唐故嶺南經略副使御史馬君墓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嶺南經略副使御史馬君墓誌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柳河東全集》和《全唐文/卷0589

元和九年月日,扶風馬君卒。命於守龜,祔於先君食。卜葬明年某月庚寅亦食。其孤使來以狀謁銘,宗元刪取其辭,曰:君凡受署,往來桂州、嶺南、江西、荊南道,皆大府。凡命官,更佐軍衛錄王府事、番禺令、江陵戶曹錄府事、監察御史,皆為顯官。凡佐治,由巡官、判官至押番舶使、經略副使,皆所謂右職。凡所嚴事,御史中丞良、司徒佑、嗣曹王皋、尚書胄、尚書伯儀、尚書昌,皆賢有勞諸侯。其善事,凡管嶺南五府儲跱,出卒致穀,以謀畫平哥舒晃,假守州邑,民以便安。殄火訛,殺吏威,海鹽增筭,邦賦大減,所至皆用是理。年七十,不肯仕,曰:「吾為吏逾四十年,卒不見大者。今年至慮耗,終不能以筋力為人贏縮。」因罷休,以經書教子弟,不問外事。加七年,卒。君始以長者重許與聞,凡交大官,皆見禮。司徒佑嘗以國事徵,顧謂君曰:「願以老母為累。」受託,奉視優崇,至忘其子之去。

君諱某,字某。曾祖某,某官。祖某,某官。父某,某官。嗣子隴西李氏出,曰徵,由進士為右衛胄曹,早沒。次四子,皆京兆韋氏出,曰儆,曰倣,曰敏,曰庭。女一人,嫁柳氏,壻曰宗一。其銘曰:

不懈于位,不替于謀。慮寇以平,撫民以蘇。
僭火不孽,悍吏不牟。惟寶于鹽,亦贏其籌。
公以忠施,私以義躋。既至于年,乃靜于懷。
衣柔膳甘,子侍孫携。觀經考古,教導斯齊。
克壽克樂,嗚呼終哉!
于陰之原,爰位其墓。千萬子孫,來拜來附。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