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東川節度使檢校右僕射兼御史大夫贈司徒周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東川節度使檢校右僕射兼御史大夫贈司徒周公墓誌銘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7》和《全唐文/卷0755

周平王次子烈封汝墳侯,秦以汝墳為汝南郡,侯之孫因家焉,遂姓周氏。自烈十八世至西漢周仁,繼烈封侯。其後逃西晉亂,南去黃岡。靈起仕梁為桂州刺史,生炅,在陳為車騎將軍。炅生法明,年十二,一命為巴州刺史,陳滅臣隋,為趙之真定令。隋亂歸黃岡,起兵取蘄、安、沔、黃,武德中,籍四州地請命,授總管蘄、安十六州軍事、光祿大夫,封國於道。太宗命虞世南銘書墓碑。相國為六代孫,曾祖惲,汝州梁縣令;祖沛,左拾遺;皇考頲,右驍衛兵曹參軍,贈禮部侍郎。

公少孤,奉養母夫人以孝聞。舉進士登第,始試祕書正字、湖南團練巡官。母夫人亡,哭泣無時,里人過公廬,曰:「無驚周孝子。」後自留守府監察真拜御史、集賢殿學士。李公宗閔以宰相鎮漢中,辟公為殿中侍御史、行軍司馬。

後一年,復以殿中書職徵歸。時大和末,注、訓用事。夏六月,始逐丞相宗閔,立朋黨語,鉤挂名人,凡白日逐朝士三十三輩,天下悼懾以目。受意附兇者,屢以公為言,注、訓曰:「如去周殿中,恐人益驚。」竟不敢議。注、訓取公為起居舍人。文宗復二史故事,公濡筆立石螭下,丞相退,必召語旁側,窺帝每數十顧。遷考功員外郎,帝曰:「周某不可不見,宜兼前官。」數月,以考功掌言。謝日,帝曰:「就試翰林。」公辭讓堅懇,帝正色以手三麾之,遂兼學士。遷職方郎中、中書舍人,政事細大,必被顧問,公終身不言,事故不傳。

武宗即位,以疾辭,出為工部侍郎、華州刺史,入禁軍二十四內司居華下者,籍役等百姓,不敢妄出一辭。李太尉德裕伺公纖失,四年不得,知愈治不可蓋抑,遷公江西觀察使、兼御史大夫。公既得八州,施展教令,申明約束,發以虔守陳弇贓,坐弇以法死,吏手膠拳,窮鄉遠井,如公在旁。縛出洞寇劉大朴,大朴徒數百人,劚撥根脉,無有遺失。彭蠡東口,戍五百人,上下千里,無一賊跡。遷禮部尚書、鄭‧滑節度使。老將某項領不如教約,公鞭背降為下卒,聲北入魏,皆曰:「周尚書文儒,能治百姓,仁愛兵士,而復敢爾,是豈可犯。」九歲,入拜兵部侍郎、度支兼戶部吏曹事,積邊糧穀九十萬石。

今天子即位,二年五月,以本官平章事。後一月,正位中書侍郎、監修國史,就加刑部尚書。因河湟事議不合旨,以檢校刑部尚書出為劍南東川節度使。明日,入謝,面加檢校右僕射。

公自舉進士第,非其人不交言,旁睨後進,鐫心鏤志。及為將相,近取遠挽,悉置于位。李太尉德裕會昌中以恩撰元和朝實錄四十篇,溢美其父吉甫為相事,公上言曰:「人君唯不改史,人臣可改乎?《元和實錄》皆當時名士目書事實,今不信,而信德裕後三十年自名父功,眾所不知者而書之。此若垂後,誰信史?」竟廢新本。

并帥王宰剷所部財貨,承事貴倖,自請來朝,聲言我取平章事鎮大梁。公上言曰:「宰破太原,取汴州,不知天下治所凡幾得知太原、汴之大者,可飽宰欲?乞宰還鎮,自補其殘。」後二日,還宰詔下。駙馬都尉韋讓求為京兆尹,公言曰:「尹坐堂上,階下拜二赤縣令,屬官將百人,悉可笞辱。非有德者,京兆不可為,豈止取吏事。」讓議竟寢。自此非道求進者鼠遁自屏。

及鎮東蜀一歲,欲歸閑洛師,微得風恙。公曰:「我今去是以疾去,疾愈去非晚。」大中五年,歲在辛未,二月十七日,薨于位,享年五十九。訃至,廢朝三日,册贈司徒,命諫議大夫盧懿弔䘏其家。

公信於朋友,公於為官。事嫠姊,出告返面,家事不敢自專。同曾祖兄弟入門,呵笞奴婢,衣服飲食無二等。免相位西去,送公還者,雖武將散秩,嘆息咨嗟,曰:「周相公無私,我惜其去,豈有私乎!」夫人義興蔣氏,先公某年終。生二男一女。長曰寬饒,崇文校書;次曰咸喜,京兆參軍,皆孝謹有文學。女嫁起居舍人薛蒙。大中六年,歲次壬申,二月十二日,歸葬先塋河南府河陽縣穀陽鄉立行里。銘曰︰

姬之支封,國自為姓。以周為氏,入唐不盛。烈後幾世,厥生賢孫。當唐中興,為唐相臣。文思天子,跨古為治。提起王道,以公為倚。迒音剛。蹊隙竅,去者鳥駛。誰塞誰棘,勞公碎指。三屏大邦,駿壯武事。哺撫稚老,父母赤子。曰將曰相,公其愧幾。指古為比,公其無愧。以公遺去聲。唐,而後公死。不錫壽考,誰其辯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