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中散大夫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守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騎都尉賜紫金魚袋贈左散騎常侍崔公神道碑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中散大夫使持節都督洪州諸軍事守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騎都尉賜紫金魚袋贈左散騎常侍崔公神道碑銘(並序)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98

博陵崔公諱某字某,仕至御史中丞洪州刺史江西都團練觀察使。元和七年冬十一月某甲子,啟手足於郡舍,享年五十五。皇帝不視朝,襚以左散騎常侍印綬,命郎吏吊祠。明年十一月,祔窆東都河清縣先正之大墓。又明年,其孤仲謨,纂其代德家法,命書湣冊,請刻石係辭,且自本曰:炎帝之後,秦夏裏黃公廓,漢東萊侯伯基,東漢長岑長駰,濟北相瑗,晉左仆射洪之代也。洪七葉至北劉禮部尚書文恭公聖念,聖念四葉至君曾祖知晦,應銷聲舉,授袞州金鄉丞。王父瑜,朝議大夫忠王府諮議,贈太子賓客。烈考灌,再為灃州潭州刺史,以御史中丞領湖南觀察使。當宣武之際,用愷悌修政,為代吏師,優詔錫今爵。推理行第一,神道繆盭,遭罹戕害,他日以君之勤,贈太子少師。君慈和修潔,平粹文敏,以勤身之功善,揚積厚之風類。始以門蔭調河中府參軍,曆邑丞廷史從事,察視凡南台外,三為殿中侍御史。嚐以公事貶台州司馬,聯帥表於理下,旋以上介入拜侍御史,遷考功員外郎度支吏部二郎中商常二州刺史,以至按部撫封,為太子守臣。所居可紀,漸漬光大。其為郎中,考課經費,彌綸綜覈,三劇曹無留事,瀕江郡國,仍歲夭癘,而浙河之東,凶旱特甚。縣官恤然,臨遣使臣,發吳之公聚,賑越之艱食。君受載馳,仁聲先翔,噢咻憯怛,布施優裕。不樂宴私,不嚐酒肴,東人鼓舞,感動肝膈。其為常州,漕引河渠通申夏二浸,以宣利澤。郡有聽斷之下,有如神明,及處方任,為仁由已。凡封逋負數千萬夫家病焉。君曰:「不曠然大貸,無以休息。」悉用條上,盡蒙可報。然後均列城之田賦,去都府之煩弊,吏措手足,事無尢違,仁矣哉!《詩》稱仲山甫「柔嘉維則」,申伯「柔惠且直」,惟君亦「柔而立」,「溫良而能斷」,教訓導利,外寬內明,函達於雅故,勤施於政事,稽《洪範》三德,其甫申之柔乎?凡曆柱下史東曹郎,皆居代官,列郡一千石方帥執法,皆循風訓,江湖之間,壤地相錯,蒙君父子仍代之澤,豈天意之裕斯人耶?鄙夫久貳六官,與君周旋甚熟,頃忝宰府,詳知報政,迨茲居守,而仲謨儼然焉。衰疾不文,直詞傳信。銘曰:

矯矯少師,蒞湖之南,播遺懿兮。抑抑常侍,在江之西,施美利兮。仍代元侯,寬明輯柔,政樂易兮。此物此誌,四封茂遂,古循吏兮。宜永介福,百然廞復,左貂襚兮,河清鮮原,羽葆翻翻,潛智氣兮。有涯必盡,流此淑聞,斯可貴兮。刻飾豐碑,崔嵬龜螭,永為識兮。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