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灞陵駱處士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灞陵駱處士墓誌銘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56》和《樊川文集/卷06

灞陵駱處士名峻,字肅之,華州華陰人也。當建中四年,年二十,遊京師。值泚亂,為其黨源休拘,委以事,處士逸,一日夕行二百里,拜親於華陰。因啓度賊終不能東出百里間,鄉里不足憂,願得一見天子於艱危中。遂入奉天,至漢中,屢以兵食干執事者。後長安李懷光踵叛,關中公私饑,李、馬、渾兵十餘萬,計日餉食,有司因請授處士岳州灞陵尉,繫職於饋運間。後四遷上揚州士曹參軍。

至元和初,以母喪去職,哀哭濱死,終喪,因曰:「汚吾跡二十餘年者,食豐衣鮮,以有養也,今可以行吾志也。」乃於灞陵東坡下得水樹以居之。相國杜公黃裳在蒲津,相國張公弘靜在并州、大梁,渾尚書鎬在易定,潘侍郎孟陽在蜀之東川,司徒薛公革在鄭滑,皆挈卑詞幣馬至門,曰:「處士不能一起助我為治乎?」皆以疾辭。長慶初,桂府觀察使杜公凡兩拜章,乞為梧州刺史,詔因授之。眾皆曰:「今黃家洞賊熾,邕、容兵連敗,縮首不出,猶鼎鼈耳。交阯殺都護,復旱亂相仍,朝廷豈捐此三處,不以公治之,而久置公為梧守耶?」處士慘而讓,祇以疾辭解,訖不言其他,爾後人知其堅不可復動矣。

田三百畝,菓蔬占其一,捽墾辛苦,不受人一錢惠。朝之名士,多造其廬,未嘗以栖退超脫之高露於言色。溫敬畏下,如勇於仕進者。論及當代利病,活人緩邊之策,必亹亹盡吐,冀達於在位者,至於安危機鍵之語,默不出口。尤不信浮圖學,有言者必約其條目,引《六經》以窒之,曰:「是乃其徒盜夫子之旨而為其辭,是安能自為之。」善圖山水狀,鑑者比之朱審、王維之儔。里百家鬬訴吉凶,一來決之。凡三十六年,無一日不自得也。以會昌元年十一月某日卒,年七十九。以某月日,歸葬於華陰縣先人之墓。

處士嘗曰:「相國劉公晏,不急征,不橫賦,承亂亡之餘,食數十萬兵者二十餘年,斯過蕭何遠矣。」每長短校量今古富人強國之術。我烈祖司徒岐國公、趙國公李公,當貞元、元和時,儒學術業冠天下,每與處士語,未嘗不嗟嘆其才,恨其尚壯,不可屈以仕,優禮接之。嗚呼賢哉!銘曰:

不見可欲,使心不亂。古之作者,窮栖自斷。去聲。子伯子至,王霸久臥。向栩相趙,馬良車煥。子夏高弟,心中交戰。處士之居,落青門畔。文駟連羈,繡軒交貫。危冠自喜,音戲。前縈後絆。言訖揖去,一如不見。我齒未衰,誰知己知。岐公主師,見必迎喜,語必移時。論兵計食,屈指無遺。功名富貴,不能釣之。諸侯六辟,南服一麾。笑而不答,亦無是非。三百畝田,百實滋繁。三十六年,食具衣完。今其去矣,誰知其端。嗚呼賢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