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秘書少監贈絳州刺史獨孤府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秘書少監贈絳州刺史獨孤府君墓誌銘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昌黎先生集

獨孤郁有傳,事多出此誌。

君諱郁,字古風,河南人。[1]常州刺史贈禮部侍郎憲公諱及之第二子。[2]憲公躬孝踐行,篤實而辨於文,勸飭指誨,以進後生,[3]名聲垂延,紹德惟克。君生之年,憲公歿世,[4]與其兄朗,[5]畜於伯父氏。[6]始微有知,則好學問,咨稟教飭,不煩提諭,月開日益,卓然早成。年二十四,登進士第。[7]時故相太常權公掌出詔文,[8]望臨一時,[9]登君於門,歸以其子,[10]選授奉禮郎。楊於陵為華州,署君鎮國軍判官,奏授協律郎;[11]朋遊益附,華問彌大。元和元年,對詔策,拜右拾遺。[12]二年,兼職史館。[13]四年,遷右補闕。詔中貴人承璀,[14]將兵誅王承宗河北,君奏疏諫,召見問狀,有言動聽。其後上將有所相,不可於眾,君與起居舍人李約交章指摘,事以不行。五年,遷起居郎,為翰林學士,愈被親信,有所補助。權公既相,君以嫌自列,[15]改尚書考功員外郎,復史館職。[16]七年,以考功知制誥,入謝,因賜五品服。八年,遷駕部郎中,職如初。權公去相,復入翰林。[17]九年,以疾罷,尋遷秘書少監,[18]即閑於郊。[19]十年正月,病遂殆;甲午,輿歸,卒於其家。贈絳州刺史。[20]年四十。

男子二人,長曰某,早死;次曰天官,始十歲,[21]有至性,聞呼父官,與聞吊客至,輒號泣以絕。女子一人。夫人天水權氏,贈太子太保、貞孝公臯之承孫,[22]故相今太常德輿之女。胤慶配良,是似是宜。[23]四月己酉,其兄右拾遺朗,以喪東葬河南壽安之甘泉鄉家塋憲公墓側。[24]將以五月壬申窆,[25]謂愈曰:“子知吾弟久,[26]敢屬以銘。”銘曰:

於古風,襮順而裏方。[27]不耀其章,其剛不傷。戴美世令,[28]而年再不贏。惟後之成。

註釋[编辑]

  1. 河南洛陽人。
  2. 及,字至之,代宗時,官常州刺史,二子:郎、郁。
  3. 《舊史·公傳》:大歷、貞元間,文士多尚古學,效揚雄、董仲舒之述作,而獨孤及、梁肅最稱淵奧。愈從其徒遊,銳意鉆仰,欲自振於一代。
  4. 大歷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卒,年五十三,時郁始二歲。
  5. 郎即用晦。
  6. 郁始生而孤,與朗育於伯父汜。
  7. 貞元十二年,郁與朗同來舉進士,時郁年二十二。十四年,郁登第。
  8. 時權德輿為中書舍人,知制誥。
  9. 望或作迎。
  10. 歸或作妻。
  11. 晁本無“奉禮”至“奏授”十八字。
  12. 元和元年四月,應材識兼茂明於體用科,中第三,辛酉為右拾遺。
  13. 兼史館修撰。
  14. 七罪切。
  15. 元和五年九月,德輿同平章事,郁以嫌自列,守本官起居郎。
  16. 郁以德輿故,辭翰苑,憲宗曰:“德輿乃有此佳婿!”因詔宰相高選世族,故族,故杜琮尚岐陽公主,然帝猶謂不如德輿之得郁也,因拜為考功員外郎,充史館修撰,判院事。
  17. 元和八年,德輿罷相。一月,復以郁為翰林學士。
  18. 元和九年,以疾辭內職。十月,改秘書少監。
  19. 謂屏居鄠縣。閑下或有居字。
  20. 晁本有上五字,本或系於年四十下,方並無。
  21. 《傳》云:“子庠,字賢府,喪父始十歲。”此雲天官,豈小字耶?
  22. 承孫字未詳。
  23. 是似,方作是以。今按:“是似是宜”承上句,言胤慶而似,配良而宜也。方似作以,非是。
  24. 家或作冢。
  25. 彼驗切。
  26. 知或作與。久或作友。
  27. 《詩》“繡衣朱襮”,謂衣領之在外者。於下或有乎字。今按:上篇四言,不應首句為三字,此乃雜言。或有此三字句也。襮,布谷切,又音博。
  28. 戴或作載,令或作命。今按:此言戴前人之美,而世其令德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