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范陽太君盧氏墓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范陽太君盧氏墓誌
作者:杜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60

五代祖柔,隋吏部尚書容城侯。大父元懿,是渭南尉。父元哲,是廬州慎縣丞。維天寶三載五月五日,故修文館學士著作郎京兆杜府君諱某之繼室范陽縣太君盧氏卒於陳留郡之私第,春秋六十有九。嗚呼!以其載八月旬有一日,發引歸葬於河南之偃師。以是月三十日庚申,將入著作之大塋,在縣首陽之東原,我太君用甲之穴,禮也。墳南去大道百二十步,奇三尺,北去首陽山二里。凡塗車芻靈設熬置銘之名物,加庶人一等,蓋遵儉素之遺意,塋內西北去府君墓二十四步,則壬甲可知矣。遣奠之祭畢,一二家相進曰:「斯至止,將欲啟府君之墓門,安靈櫬於其右,豈廞飾未具,時不練歟?前夫人薛氏之合葬也,初太君令之,諸子受之,流俗難之。太君易之,今茲順壬取甲,又遺意焉。嗚呼孝哉!孤子登,號如嬰兒,視無人色。且左右仆妾,洎廝役之賤,皆蓬首灰心,嗚呼流涕,寧或一哀所感,片善不忘而已哉?實惟太君積德以常,臨下以恕,如地之厚,縱天之和,運陰教之名數,秉女儀之標格。嗚呼!得非太公之後,必齊之薑乎?

恭氏所生子,適曰某,故朝議大夫兗州司馬。次曰升,幼卒,報復父讎,國史有傳,次曰專。曆開封尉,先是不祿。息女長適钜鹿魏上瑜,蜀縣丞。次適河東裴榮期,濟王府錄事。次適范陽盧正均,平陽郡司倉參軍。嗚呼!三家之女,又皆前卒。而某等夙遭內艱,有長自太君之手者,至於婚姻之禮,則盡是太君主之。慈恩穆如,人或不知者,鹹以為盧氏之腹生也。然則某等亦不無平津孝謹之名於當世矣。登即太君所生,前任武康尉。二女:曰適京兆王佑,任硤石尉;曰適會稽賀撝,卒常熟主簿。其往也,既哭成位,有若塚婦同郡盧氏、介婦滎陽鄭氏,钜鹿魏氏京兆王氏,女通諸孫子三十人,內宗外宗,寢以疏闊者,或元纁玉帛,自他日互有所至。若以為杜氏之葬,近於禮而可觀,而家人亦不敢以時繼年。式誌之金石,銘曰:

太君之子,朝儀所尊。貴因長子,澤就私門。亳邑之都,終天之地。享年不永,歿而猶視。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