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豫章郡參軍秦府君墓志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豫章郡參軍秦府君墓志銘並序

前濮陽郡鄄城縣尉張台撰並書

公諱洽,字伯淮,新興人也。其先盖秦之苗裔,因命氏焉。衣冠禮樂,奇才異行,無代無之,俻詳之於史策矣。曾祖叔寶,本朝佐命,在邦必聞,拜左武衛大將軍、上柱國,封翼國公,食實封益州雙流縣九百戶,改封胡國公,贈徐泗亳等三州刺史。祖善道,公侯之子,箕裘不墜,拜左金吾衛將軍、上柱國,食邑千戶。父景嗣,名以學立,慶因善餘,累遷廬陵郡司馬。令問長世,鐘美於公。公幼而岐嶷,長而聰敏,學詩禮以過庭,聞俎豆而入 廟。未及弱冠,而已荣名。動不踰閑,久而益敬。卿人之所好,君子以為難。主若為師,有道則仕,衒詞華於藻鏡,補參卿於豫章。周旋公府,詢謀政事。度越時輩,光揚令名。滿歲歸洛陽舊業,絆良馬之足,壟大鵬之羽。將一日千裏,而藏器待時。嗚呼!天降之殃,人不可贖。以開元廿三載正月十六日寢疾而終,享年卅六。有生必死,加朝之暮。不秀不實,傷哉悲夫。夫人河間劉氏,盧陽郡太守處泰之女也。鳳皇于飛,琴瑟好合。未亡為稱,之死靡他。厥保永年,如何不淑。春秋卌五,以天寶十三載七月十二日終于洛陽之大陽里私第。無非命也,复何言哉。其載歲次甲午閏十一月 朔廿九日庚寅合祔於河南府洛陽縣金墉鄉之原,禮也。孤子寰,欲養而親不待,處喪而哀有餘。父母既歿,兄弟無在。傷肝焦肺,託我以文。非夫人之為銘,而誰與其辭曰:

夫子令望,夫人淑質。同歸逝川,有如曒日。長夜綿邈,高墳崔嵬。生事已矣,可哀也哉。九泉之下,百歲之後。觀大化兮,未始不亡。纪盛德兮,斯為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