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軍器使內寺伯賜紫金魚袋贈內常侍袁公夫人太原郡夫人王氏墓誌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軍器使內寺伯賜紫金魚袋贈內常侍袁公夫人太原郡夫人王氏墓誌銘(並序)
作者:王孟諸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2

夫舉族稱官。蓋制作之常意。況王氏承帝王之後,派分貴仕,代亦眾矣。斯皆增輝圖牒,稱望天下。若乃複序述祖宗之盛德,謂悠悠繁詞,故略而不書也。夫人襄陽人也,性稟專貞,早貪詩禮。閑柔淑慎,葉窈窕之風規;纂組女工,得家人之深旨。軍器常侍先娶潁川祿氏,數奇不耦,夫人祿氏早亡。軍器常侍時護漢南,鼓盆歌罷,曰:「粢祀之職,禮不可虧。潔以蘋蘩,必資中饋。」由是思鵲巢之共理,詠雞鳴以求賢。慕王氏奕世之宗,以夫人繼室。夫人承訓結褵,移天配德,克崇婦道,懿績可嘉。閨門之美,實光彤管。軍器常侍自漢南更命荊門,歲滿入覲,複領軍器使。柰何天不福善,偕老願乖,軍器常侍尋臥疾薨於私第。夫人居喪晝哭,髡發誓誌,動循法則,不尚繁華。言必洽於族姻,喜怒不形於色。棲心象外,宏譽宜家。其仁賢體度,蓋為外戚之表儀矣。將及魚軒荷寵,昭示懿圖,麟角功高,隙駒難駐。嗚呼!徽音潛翳,閱水興悲,賦命有涯,奄隨川逝。以大中十四年春正月十二日,終於長安縣修德裏,享年卅有五。以其年四月五日,窆於萬年縣灞陵之原,鄰軍器常侍之塋,禮也。嗣子五人,或腰金備寵,近侍丹墀,或朱紱青袍,皆宣翊讚。德門之盛,世莫能儔,而複泣銜哀,俾述遺範。言必實錄,托而用文。誌而銘曰:

青門道兮國之旁,素滻北兮龍之鄉。紛旟旐兮引靈襄,泉路永兮歌白楊。生何促兮死何長,音容寂兮雲泱泱。唯有松楸樹,悲風起夕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