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金紫光祿大夫尚書右僕射致仕上柱國宏農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司空楊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金紫光祿大夫尚書右仆射致仕上柱國宏農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司空楊公墓誌銘
作者:李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9

由楊喜追殺項羽,以功封侯,後數世生敞,官至丞相。敞曾孫寶,不應王莽之命,光武特徵,老病不到。寶生震,諸儒謂之關西孔子,位至大司徒太尉,卒以忠死。楊氏由是益大。載於史傳,世不絕人。曾祖珪,辰州司戶,贈膳部員外郎。大父冠俗,奉先縣尉,贈吏部郎中。父太清,宋州單父縣尉,累贈至太保。

公諱於陵,字達夫。年十八舉進士第,選補潤州句容主簿。鄂嶽觀察使奏為判官,轉左驍衛兵曹,累改評事監察御史,曆殿中,得緋衣銀魚。使遷江西,公隨之,加侍御史著作郎。及府除,屏居建昌,不至京師。貞元八年徵拜膳部員外郎,轉考功,知別頭舉,轉吏部員外郎。及判南曹,宰相之親,有以文書不足駁去者,宰相召吏人詰之,堅執不改,遂以公為宣武吊祭使。故事南曹郎未嚐有出使者,公既出,宰相之親由是判成矣,故公卒不得在詔誥之清選,遂為右司郎中。郎官惰於宿直,臨直多以假免,公白右丞,建立條例,郎官不悅,為作口語,宰相有知,其事者,遽以公為吏部郎中。改京兆少尹,出為絳州刺史。有言公弗當居外者,德宗召見,遂以為中書舍人。其年知吏部選事。時京兆尹李實有寵,去不附己者,故給事中許孟容為太常少卿,而公改秘書少監。

德宗崩,為太原、幽、鎮等十道告哀使,持節之遺,並辭不受。複命,除華州刺史,賜三品衣魚。所取賓僚,皆一時名人,後皆顯官,有至宰相者。其年冬遷浙江東道團練觀察使。越中大饑,人至相食,公奏請度支米三十萬斛,又乞糴他道以賑救之,民得生全。入為戶部侍郎,未到改京兆尹,奏請諸軍使有犯罪者,皆禁身推罪,以狀牒送本軍,又請屬諸軍諸使人置挾名敕五丁者,推兩丁屬軍,遞立節限,以便於治,詔皆可其奏,京師稱之。複為戶部侍郎,人望益重,僉以公遂為宰相。會考制舉人,獎直言策為第一,中貴人大怒,宰相有欲因而出之者,由是為嶺南節度使。是時得考策者凡四人,公既得嶺南,員外郎韋貫之再貶巴州刺史,而李益、鄭敬皆抵於患。

其在廣州,以韋詞為節度判官,任之以政,改易侵人之事,凡一十有七,嶺外之人至茲傳道之。節度使徐申以已俸薄,月加三十萬,且曰「後來所期共守」,公引常袞所奏敕皆罷之。撤去蒲葵,陶瓦覆屋,遂無火災,民賴以安。監軍許遂振,好貨戾強,而小人有陰附之者,故遂振密表譖公,直言韋詞、李翱惑亂軍政,於是除替罷歸。遂振既領後事,捶撻吏人,求公之非,吏人大聲呼曰:「楊尚書他方所遺,尚不收去,豈有侵用官錢乎?」遂振遽令取他方所遺,及其既至封印不啟,遂振慚而止。

宰相裴垍素未知公,及遂振之譖,遂以公為吏部侍郎。重修甲敕,用備奸源,又於南曹更置別曆,以相檢覆,奉令選人納直,為出簽告以給之。吏息奸欺,官收羨錢,公食豐絜,廨宇以修,迄茲守行,遂為故事。凡曆四年,補內外官三千餘員,皆當其分,無怨訴者。轉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判度支,當淮西用兵,漕挽供饋,鹽鐵積欠官錢,與之廷辯。高霞寓以唐、鄧之師攻蔡州,怯懦不敢直進,欲南抵申州,出於空虛不守之地,其路險狹,糧運難繼。公麵於上前累言利害,並以疏陳霞寓逗遛之狀,請於北道直進,足以援許、汝之師,賊勢自蹙,上許之。霞寓深怨之,遂內外結構,出為郴州刺史。霞寓果敗,由是談者知公之冤。

其為郴州,躬勤於治,不以卑遠為薄。明年召拜原王傅,數日又為戶部侍郎,複知吏部選事。元和十四年淄青平,兼御史大夫,以本官充東平宣慰處置使。是時初誅李師道,得兗、鄆州等十二州,列為三道。劉悟既除滑州,猶未出鄆,及公至,悟出迎,公促之,悟即日遂發。頒行賞賜,皆得其實。上甚悅,謂宰臣曰: 「楊某不易得。」及浙西觀察使李修死,上問宰臣崔群、皇甫鎛曰:「何不進浙西人名?」皇甫鎛知公方有恩,懼作相,遂言公「所至皆有理績,以臣所見,莫如楊某」,凡數百言。上惟以一字應之曰:「惜。」人聞之者,且以必為相矣。是時裴門下既出太原,崔中書為鎛所譖,鎛又改尊號中上旨,故鎛計竟行,而公不相矣。

明年遷戶部尚書,又一年改太常卿,又一年改東都留守兼兵部尚書御史大夫,充蘄汝都防禦使。既三年,方將告休,會以疾而罷,乃歎曰:「年老致政,本吾夙誌,茲則負吾平生心矣。」疾平,遷檢校左仆射兼太子少傅。或勸求分司以自便者,公曰:「年至力憊,便當乞骸骨於朝,何用分司為?」遂西至京師,朝謝訖不到中書,遂還私家,不判上案,三上表乞自退。詔遷左仆射致仕,全給俸料。數月,上表固讓,乞就半俸,許之。廟享之外,不複經過人家,每佳辰體安,則以子弟孫僮侍遊於園沼之中,用以為適。太和四年十二月癸亥,以疾薨於新昌第,享年七十有八。天子為之廢朝,凡朝廷賢,設位而哭者,不知幾人,冊贈司空。明年四月庚午,歸葬鄭州滎澤縣先太保之兆,祔於潁川韓氏贈華陰郡太夫人之塋。

夫人丞相少師休之孫,丞相晉國公滉之女,柔順之德,紀於前銘,下從舅姑四十有三年矣。子景複,衛尉卿;曰嗣複,戶部侍郎;曰紹複,舉進士登宏詞科;曰師複,未仕,用文為業。女適右司郎中韋公素。孫承渙,試大理評事鄜坊節度巡官。承渙之下及在童稚者十有一人。大卿侍郎以翱之受恩也久,來請為誌。銘曰:

公生六年,太保棄捐。未及成童,虢國又終。漂泊江湖,誰食誰衣。服習文學,不勞於師。爰始有名,既於永歸。六十一年,祗慎德儀。由直屢黜,進無異詞。凡所臨蒞,去而可思。與之厚者,莫匪雋材。自我進者,多遇良能。恩建葭莩,濡洽以財。袒免緦麻,亦盡其哀。止足告歸,偃息邱園。子裔孫童,十有五人。有列卿曹,貴為侍郎。祿秩且多,膳飲馨香。門吏諸生,中外顯光。車馬盈門,歲時之良。既壽且貴,示終以常。福薦攸歸,疇可比望。為廟太祖,百世蒸嚐。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