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書志傳/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唐書志傳
◀上一回 第三十五回 李文紀上表辭官 劉樹義襲封尚主 下一回▶


  時李綱以尚書領太子詹事,為建成師。建成忌秦王世民功高,每於唐主前短之。綱屢諫不聽。及見文靜被誣以死,乃上表乞骸骨。表曰:

    臣李綱輒瀝誠懇,仰干天聽:載惟冒瀆,良積兢惶。伏念臣學識迂疏,材術短淺,幸遭陛下龍飛之初,誤蒙識擢,獲參大政。比者奉命以臣領太子詹事,臣懼偎陋之質,近侍東君,非愚臣所能克堪。伏望陛下選擇老成淵才碩德,以代臣職,任許歸田里,終始保全,使臣得退休養疾,僅盡餘年,豈勝感戴激切之至!

  唐主觀表,擲於階下,罵曰:「卿為何潘仁長史,乃恥為朕尚書耶!」綱曰:「潘仁賊也,每欲妄殺人,臣諫之則止。為其長史,可以無愧。陛下創業明主,臣所言如水投石,於太子亦然。臣何敢久污天臺,辱東朝乎?」唐主曰:「知公直士,留輔吾兒。」以為太子少保、尚書詹事如故。綱退朝上書,謂太子曰:「綱老矣。幸未就木,備位保傅,冀得效愚鄙。今殿下飲酒過量,非養生之道。凡為人子,務孝謹以慰上心,不宜聽受邪說,與朝廷生/間。」太子覽書不悅,所為益縱。李綱悒悒不自賴,固稱老病辭職。唐主優詔解尚書,仍為少保。唐主考第群臣,以綱及孫伏伽為第一,謂裴寂曰:「隋因主諂臣驕亡天下,朕即位以來,每虛心求諫,唯綱盡忠款,伏伽誠直,餘人皆踵弊風俯首而已。豈朕所望哉。朕視卿如愛子,卿當視朕如慈父,有懷必盡,勿自隱也。」裴寂承旨,退修其職。

  話分兩頭。秦王軍中令人京師打探劉文靜消息,回報:「文靜已被殺於長安東市,籍沒其家。」世民聞之泣下,謂其將佐曰:「文靜與吾初起晉陽,自建大義,西出關中,北使突厥,功績居多。今未遇太平,被誣見殺,使吾追思往事,不由不悲痛也!」言罷淚揮滿面。李靖亦為之痛哭。軍中聞之,無不傷悼者。即具表奏上唐主,用收其屍而葬之,庶報起義功勳。表進京師,唐主亦悔,下詔令有司具禮儀葬文靜於彭城,追復官爵,以子劉樹義襲魯國公,詔尚主。然怨上故殺其父,因謀反伏誅。仍遣使慰勞秦王,使之進兵。

◀上一回 下一回▶
唐書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