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書志傳/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唐書志傳
◀上一回 第四十一回 丘行恭單騎救主 段志賢匹馬鏖兵 下一回▶


  是時二人在草坡前戰上二十餘合,連斬步騎數十人,賊將亦不敢甚近之,惟遠遠圍定。秦王合有天子洪福,卻好這裡得遇行恭來到。行恭曰:「主公可即乘臣之馬,隨某出陣。」秦王跟行恭衝圍。殺出長堤,回頭又不見秦王。行恭復殺入尋秦王。秦王言:「弓箭多,不能出。」行恭曰:「主公在前,某在後,可以出重圍。」行恭橫身左、右遮護,身被數箭,箭透重鎧。迎頭一陣兵攔住去路,乃羅質副將武雄,驟馬舞刀,直取行恭,只一合,被行恭斬於馬下。衝散餘騎。此時鄭兵四下並集,越殺越厚。行恭透不得重圍。正在危急之際,遙見陣前一人飛轉而來。乃段志賢也。行恭曰:「主公在此!可以力戰!」志賢曰:「爾保主公出羊角山,吾自抵住鄭軍!」行恭刺斜保定秦王,殺出鄭陣中。雖是步走,賊將皆不敢當。追兵若近,回矢射之,發無虛鏃。不說行恭保護秦王殺透重圍,

  且說段志賢截住追兵,見東南殺氣連天,知必有唐兵。不歸本寨,即率所部三千餘人,殺奔東南上來,接住竇德玄問曰:「主公何在?」志賢曰:「已與行恭出了重圍。爾可乘吾軍先殺出。」德玄在前,志賢在後,且戰且走。所到之處,無敢迎敵。志賢正走之間,山上西路兵截出,斷其去路。旗號分明,乃是東都人氏劉師立手下副將:一個晏明,一個洪彪。兩支兵器齊舉,來戰志賢。約鬥十餘合,志賢料不能勝,奪路而走,晏明、洪彪背後趕來。志賢連人和馬跌下土坑。晏、洪二賊見志賢墜於坑中,兩條槍直刺下來,正夾持了志賢之髻。志賢忽湧騰而上,大叫一聲:「賊將休走!」先劈晏明於坑下,鄭軍驚駭不迭,志賢即乘晏明之馬,衝路便走。洪彪復率餘騎後追。志賢大怒,復勒回馬徑取洪彪。二人戰不三合,被志賢一刀斬於馬下。殺散餘軍,直奔高平而回。後人有詩贊段志賢之勇云:

    大將英雄膽氣豪,腰橫秋水雁翎刀。折衝陷陣功勞著,斬獲歸營血染袍。

  又贈丘行恭救秦王之難一首:

    匹馬驅馳劍戟叢,千軍隊裡見英雄。秦王自是君人福,致使當時救護功。

  秦王回高平,在軍中計點戰將,止不見段志賢。正在憂慮,忽報:「志賢引數千軍,血染袍鎧來到。」入軍中拜見秦王,俱訴以交鋒斬將之事。秦王曰:「卿真將軍也!」秦王賞行恭解救之功,作宴重待諸將,乃謂曰:「今日之厄,非行恭不惜性命,被數十槍,自步行以馬吾乘,保出重圍,幾不見公等也。」言罷,親解所服紅袍一領賜之。行恭頓首拜曰:「殿下一者仗唐主之洪福,二者眾將齊力,致能脫離虎口也。行恭何功焉。」

  秦王在高平與世充相拒數日,時劉武周舊將尋相日前因唐、鄭交兵,引所部叛去降世充。其舊眾與諸營相參為用者,亦與諸將多不相合。至是往往逃去,殆無虛日。小校報於殷開山、屈突通等。屈突通謀於殷開山曰:「尋相與敬德皆劉武周故將,今其主亡降唐。審其動靜,常有不平意。今尋相見唐、鄭交兵,未分成敗,即以所部叛去。尚有敬德留在軍中,倘亦有不測,從中應於世充,誰人可制?不如乘其未及,縛囚之以告秦王,再勸秦王誅之。除此大患,亦吾等之功也。」殷開山曰:「公言正合吾意。事不宜遲,恐走透消息不便。」眾人即將敬德囚監於偏營,所部人馬,各營分掌之。次日,屈突通、殷開山入見秦王曰:「敬德本劉武周之將,不得已而降。自居軍中,常有不足。且其人驍勇無敵。今吾等見尋相叛去,恐敬德復生異志,著人囚縛軍中。若留之,必生後患,不如殺之,以絕禍根。」秦王曰:「不然。敬德若叛,豈在尋相之後耶?且敬德為人極是忠義。吾待之不薄,安有此事?爾等慮之大過矣!」遂命釋之。眾人皆默然而退。

  是夜,秦王引敬德入於寢室,以白金十斤賜之,因謂之曰:「吾以諸將有疑爾欲叛我而去,虛意拘留,但欲試汝之心耳。大丈夫意氣相期,勿以小嫌介意。吾終不聽讒言,以害忠良。公宜體之。若必欲去者,聊以此金相助,庶表一時共事之情也。」敬德曰:「某本朔州一武夫,志在尋真主而事。自拜識大王以來,感恩不淺,恨無以報。欲為大王掃清海宇,垂名竹帛,庶效初志之萬一。惟諸人見其在軍中,多不相合,故疑恭有異志,特進讒言,以激大王加害於某也。敬德如果有此不忠之念,天地神明當表其心!」秦王見敬德忠言剴切,拱手稱謝曰:「公宜勉力相扶。富貴功名,實與爾共之。」敬德曰:「但施犬馬之勞,共圖大業。」秦王大喜。敬德拜謝而退。後人有詩贊秦王善遇其下者矣:

    秦王端不聽讒言,敬德忠良信不偏。暮夜賜金恩義盡,果然勛業著當年。

  卻說秦王著人體探世充虛實如何,細作人回報:「世充軍中連營數十里,旌旗嚴整,人馬雄壯。見今遣人會各處人馬,欲與我軍決一勝負。」秦王聽報,乃聚眾將曰:「今世充親來,諸公有何高見?」房玄齡曰:「近日打探軍回,世充所轄郡邑,被吾軍攻擊,不暇為謀,決不能來會。竇建德與鄭國深仇之人,彼有持遲,一時亦不肯出兵。大王只可深溝高壘,勿與之戰。發檄於各處。截守世充救援。那時世充知各郡受困,必復轉洛陽,為守株之計。然後大王鼓兵而東,一戰可勝矣。」秦王曰:「足下之論甚高。」即發檄文會知史大奈、劉德威等,進兵攻擊。不數日間,果是管州總管楊慶榮、州刺史魏陸、陽城令王雄、汴州刺史王要漢,皆來降。秦王曰:「誠不出公之料也。」

  秦王因連日未交兵,身體怠倦,欲與一二將佐多帶弓弩,前往榆窠圍獵。李世勣曰:「不可。水北之地,便是王世充寨柵。與榆窠止隔六十里遠。倘有伏兵標何?」秦王曰:「縱世充自來,吾何懼哉。」世勣曰:「前大王與鄭交兵,不知持防,致有長堤之厄。若非丘行恭之力戰,那時眾將亦不知大王所在。此事慎當為鑒,不宜復蹈之。」世民曰:「今日與諸君同往無妨。」遂不聽世勣勸,全裝慣帶,綽槍上馬,引五百鐵騎出寨。徐世勣與數員將佐,只得隨從。行至榆窠,一望平坦之地,周圍廣闊,乃天生一個寨場。左山陵,右川澤,前有照應,後有隱伏,又有勝境所在。昔黃帝遺下石室,魏宣武營造皇陵。秦王左右顧盼,稱羨不已,顧謂世勣曰:「吾欲過水北去,看王世充寨壁虛實。」世勣曰:「大王兵戎在身,豈宜頃刻而離?今圍獵已久,作急回寨。如復任看王世充營寨,倘有不測,何以御之?」世民曰:「爾將眾騎在此等候,以防伏兵。吾往即回。」遂勒馬前進。眾將苦勸不住,將近行到世充寨壕邊,早有伏路軍報入左營。

  有守將單雄信聽得此事,即引槊上馬,率步騎萬餘,繞營而出,抄從秦王背後趕來。秦王正待與諸將回營,忽見坡下征塵蕩起,一員猛將黑面黃鬚,身材雄偉,大叫:「秦王休走!」搶上坡來。世民大驚,勒馬便走。時秦王驍騎蔣雲龍挺槍躍馬,抵住交鋒。戰上數合,雄信只要捉秦王,那裡顧廝殺,拋了雲龍,衝過鐵騎來趕。不說雄信追趕秦王,且說徐世勣與眾將在坡前等候,忽雲龍一匹馬飛跑來到,曰:「主公有難!被世充將追得甚緊。」世勣大驚曰:「爾可速回大寨,報知接應!」言罷,率眾騎隨後趕來。未及數里,正見二人在前面交鋒。玩辭話者,且聽下節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唐書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