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書志傳/8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唐書志傳
◀上一回 第八十三回 李世勣兵進安市城 薛仁貴智取黃龍坡 下一回▶


  是時太宗將府庫金銀,分給賞了將士,改其城為岩州。調兵鎮守。李世勣奏曰:「前面乃是安市城,按圖指示,及問鄉導之人,此安市城為高麗一個大郡。攻了此城,便是建安城。前至高麗二百里也。此一處須用得陛下親臨陣中,諸將乃肯盡心。」太宗曰:「卿言甚善。朕聞安市城濠塹固完,兵精糧足。我兵臨城攻之,不能以歲月破也。今建安城兵弱而糧少,城郭低淺,若出其不意,攻之甚易。使建安襲破,安市在吾掌中耳。此兵法所謂:城有不用攻,自能取之也。」世勣曰:「陛下之策,難保全勝。建安城在南,安市城在北,吾軍糧皆在遼東。今越過安市而攻建安,倘若麗兵絕斷吾糧,不能運進,如之奈何?」太宗從之,即敕諸將護駕前往安市城進發。後人有詩云:

    帷幄籌謀可萬全,太宗親討志何堅。曾聞諸葛能興漢,未必田單解誤燕。貔虎風雷驚海岳,旌旗閃電耀山川。六軍雲擁驅安市,悉掃妖氛靜塞邊。

  卻說御駕離了白岩,大軍水陸並進,沿路旌旗不斷。雖是夏月,御駕前全不見日影,因是太宗無暑渴之疾。大軍行了三日,與安市城只曾一百五十里程途。李世勣與張亮分兵二處征進:張亮率水軍,出虎胥江,直趨建安城;自提步兵進安市,前至黃雲塞屯紮,與張士貴等東西立營。遣人將戰書投進安市城。

  卻說守安市城者,卻是高麗國左、右親衛軍官鎮守,各分「絕奴」、「灌奴」等部。絕奴部主帥梁萬春、鄒定國、李佐升,灌奴部主帥歐飛、暨武、張猴孫,共六員猛將,虎踞於安市城中。近日哨馬報:「唐天子御駕已取了白岩城。引大軍來。」都準備下迎敵器械。是日正在廳堂上會集二部商議。灌奴部歐飛進曰:「唐兵合水陸三十餘萬而來,近日所向無敵。麗兵屢挫其鋒。今大軍指日到安市城。臨時出戰,未得地利。乘其未至,先引部下精兵數萬,直抵黃龍坡屯住,阻住御駕。且看他從那裡過?」梁萬春曰:「此計大妙。與君精兵五萬,先截住唐軍,我隨後亦有人馬來應。」歐飛慨然與副將暨武、張猴孫等領了五萬麗兵,即日出得安市城,直抵黃龍坡紮下營寨。原來此黃龍坡離安市七十餘里,乃是大官路,最是險隘。對面阻污泥河,兩邊盡是石山,人馬不堪行。正中有水可飲,他處皆絕泉源。若有一夫當之,萬夫不能過去。實乃天生一個戰場。

  當日歐飛兵馬立寨在正路口,左邊有一條樵路,可通安市,已將大石橫木築斷了。四下皆安著箭垛,令善射者守把,甚是堅固。歐飛等占住此個去處,按兵不出。哨馬軍報入前軍總管李世勣帳中:「見有麗兵把住黃龍坡,甚是堅固,不能進前。」世勣聽的,即喚過張士貴、契苾力、薛萬備等,入軍中吩咐曰:「安市城人馬不比他處,此近高麗封境,盡是驍勇者鎮守。今聽的我大軍將到,先遣將把住黃龍坡。我觀畫圖,及問此處嚮導,皆言止有一條中路進安市,左壁有條小路,人馬不堪行,且各處無水吃。今值此炎勢天氣,若絕了泉,我等何以存濟。爾眾人正須用力攻破黃龍坡,據了此地,方好進兵取安市也。」眾將皆領命,部兵去了。時李思摩箭瘡平伏,乃進曰:「不才數十日未經戰陣,今引本部人馬,取黃龍坡,以報天子。」世勣曰:「君養傷痕新痊,未可即動力。吾有他處用得君。此回莫行。」思摩曰:「大丈夫得死沙場幸矣。吾瘡口安痊,今日要立功處。總管何如不許?」堅執要行。世勣見其志銳,乃付與精兵一萬,令為合後。思摩即引兵去訖。世勣分撥已定不題。

  卻說張士貴、契苾何力、薛萬備等,領騎兵六萬,迤邐哨到坡下,並不曾見一騎往來。張士貴與眾將商議曰:「麗兵守住此個隘口,果實堅固。彼若不出,將奈他何?」薛萬備曰:「且把三軍至隘下,一時攻打。看有敵人出來否?」士貴從其議,驅三軍直抵隘下。忽聽坡頂一聲鼓,早發下數矢。唐兵退避不及者,中了弩箭。士貴看時,豎著一面彩繡白旗,旗下數員麗將,靠壘而立。士貴隘下指而罵曰:「不量時勢麗蠻,今日天兵到此,尚自抗拒。豈不見前路守將,曾饒過誰來?早開隘道與御駕前征,則留汝等性命。若執迷不醒,死在目前!」坡上歐飛曰:「我高麗未曾侵犯中朝,何故深入吾地,自來送死哉」我今守住此處,縱是人馬能飛,亦過不去矣。」士貴大怒,令三軍一齊攻擊。隘上見唐兵迸集,攻上坡來。歐飛一聲梆子響,兩邊強弓硬弩齊發,箭如雨落,唐兵不能著腳,傷損者無算。6何力曰:「未得地利,且抽回人馬,再作計較。」士貴然之。即揮三軍退離隘下二十里。麗兵見唐兵退去,欲出兵追襲。歐飛曰:「中國人譎計甚多,恐有埋伏。我等只是堅守,彼自不能過也。」眾人依其議,遂按甲不追。

  卻說副總管張士貴,見攻不得黃龍坡,計無所出,悶悶不悅。先鋒薛仁貴進曰:「量此一個小可關隘,不能攻拔,何況要取高麗!總管無憂,我有一計,使高麗兵盡死隘中。黃龍坡唾手可得。」士貴驚曰:「將軍有何妙算,願聞其略。」仁貴曰:「兵法云:『得地利者勝。』今麗兵守住隘口,是地利彼先得矣。總管若以力取,一年亦不能過。此當以智勝之也。」士貴聞仁貴此言,即屏退左、右,引仁貴入中軍,詳細問其取黃龍坡計策。仁貴曰:「今訪得居民,說此處有二條路,可通安市城中:一條麗兵守把,乃是大路;左壁有小路可通,只是險峻,人馬不堪行。即目麗兵將木石斷絕了。為今之計,總管且把兵馬作左、右營屯紮,休兵養銳,再勿復出。麗人多疑,見我兵不來攻擊,只作前面提防。小將部五千健卒,各帶火箭、火炮,密地潛出小路,抄進黃龍坡。約過一日,總管可調右營悄悄埋伏隘下,有躲藏處。近三更左側,軍中候火箭連起,吾兵已出隘後,可將伏兵催起,遠遠的喊聲攻打。麗兵見是夜裡,必慌。待他矢下弓弩,從軍多著皮鎧遮護,我軍從寨後放起火來,內外夾攻,遼將便有撥天關本事,亦逃不出吾之料也。」士貴聽了,以手加額曰:「將軍真當代之孔明也。何憂高麗不破哉!」即密秘傳下軍令,將人馬分作兩營,一依仁貴所行。

  仁貴曰:「事不宜遲,恐有走透不便。」士貴即日選精兵軍士五千,各給與乾糧。仁貴全身披掛,辭主將徑取黃龍坡小路而來。是時六月末旬,初更無月,仁貴與步騎穿林透嶺,攀藤附葛,行過數里,到一處山嶺,險峻小路口,都用大石疊斷。仁貴令健卒疏開而過。約近三更,已出黃龍坡後寨。仁貴連放起數根火箭,伏路軍報入唐營中,薛萬備知的,催起伏兵,於隘下齊聲吶喊,火把兢天。坡上麗兵聽有唐兵攻擊,一時速集隘前守護。歐飛下令曰:「夜裡不分人馬,眾軍只管發下矢石,敵兵自退。」麗眾得令,長弓木石,一齊放下,四邊箭如蝟集。唐兵亦不近前,只在遠地擊鼓,如攻打之狀。麗將緊守住隘口,不提防薛仁貴轉到寨後,令步兵堆起硫黃燄硝,放起火來,糧草積聚,一時燒著,半夜南風正起,風隨火勢,火趁風威,坡頂光衝漢表,聲振天。比及遼兵報知歐飛,隘下見坡上火起,知的仁貴幹功,薛萬備率軍士乘勢攻上坡來。麗兵不戰自亂,都只顧走路。歐飛與暨武、張猴孫等,知唐兵襲其後,急來救應。且看下節何如?

◀上一回 下一回▶
唐書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