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0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唐會要卷三
卷四 

皇后[编辑]

宣皇帝皇后張氏。諡宣獻。咸亨五年八月十五日追諡。

光皇帝皇后賈氏。諡光懿。咸亨五年八月十五日追諡。

景皇帝皇后梁氏。諡景烈。咸亨五年八月十五日追諡。

元皇帝皇后獨孤氏。諡元貞。武德元年六月二十二日追諡。

高祖皇后竇氏。武德元年六月二十二日,追諡穆皇后。貞觀九年五月九日,追尊太穆神皇后。天寶八載六月十五日,追尊太穆順聖皇后。

太宗皇后長孫氏。武德九年八月二十一日,立爲皇后。貞觀十年五月二十六日,崩于立政殿。年三十六。諡曰文德皇后。咸亨五年八月,追諡文德聖皇后。天寶八載六月,加尊文德順聖皇后。

高宗皇后王氏。永徽元年正月,立爲皇后。六年十月十二日,廢爲庶人。

天后武氏。貞觀十年,文德皇后崩。太宗聞武士彠女有才貌,召入宮,以爲才人。時上在東宮,因入侍,悅之。太宗崩,隨嬪御之例出家,爲尼感業寺。上因忌日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潸然。時蕭良娣有寵,王皇后惡之,乃召入宮,潛令長髮,欲以間良娣之寵。旣入宮,寵待踰於良娣,立爲昭儀。良娣、王皇后協心謀之,遞相譖毀,上終不納。俄誣王皇后與母柳氏求厭勝之術,昭儀所生女暴卒,又奏王皇后殺之,上遂有廢立之意。上從容言王氏無子,以風長孫無忌,無忌竟不順旨。永徽五年,中書舍人李義府上表請廢王皇后,立昭儀,以厭衆庶之心。上悅,謂李勣曰︰「立昭儀之事,褚遂良固執不從。遂良旣是顧命大臣,事不可,當止也。」勣遂密奏曰︰「此是陛下家事,何須更問外人。」許敬宗又言於朝曰︰「田舍翁積得十斛麥,尚欲換卻舊老婦,況天子富有四海,立一皇后,有何不可,關諸人何事,妄生異議。」上意乃定,遂立爲皇后。顯慶五年十月已後,上苦風眩,表奏時令皇后詳決,自此參預朝政,幾三十年。當時畏威,稱爲「二聖」。咸亨五年八月十五日,稱天后。弘道元年十二月,高宗崩。十二月,皇太子卽位,尊爲皇太后,臨朝攝政。載初元年九月九日卽位,改國號稱周,賜帝姓武氏。神龍元年正月二十三日,傳位於中宗。二十六日,徙居上陽宮。二十七日,上尊號則天大聖皇帝。十二月二十六日,崩於洛陽仙居殿。年八十一。諡曰則天大聖皇后。國子司業崔融爲哀册文。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祔葬乾陵。唐隆元年七月七日,依舊爲天后。景雲元年十月十八日,改爲大聖天后。延和元年六月十七日,又改爲天后聖帝。八月五日,改爲聖后。開元四年十二月,改爲則天后。天寶八載六月十五日,追尊則天順聖皇后。年號二十。嗣聖二年二月七日,改爲文明。文明元年九月五日,改爲光宅。光宅二年正月一日,改爲垂拱。垂拱五年正月一日,改爲永昌。永昌五年十一月一日,改爲載初。載初元年九月九日稱周,改爲天授。天授三年四月四日,改爲如意。如意元年九月九日,改爲長壽。長壽三年五月十日,改爲延載。延載二年三月一日,改爲證聖。證聖元年九月二十九日,改爲天册萬歲。天册萬歲二年臘月,改爲萬歲登封。萬歲登封元年四月一日,改爲萬歲通天。萬歲通天二年九月九日,改爲神功。神功二年正月一日,改爲聖曆。聖曆三年五月五日,改爲久視。久視二年正月五日,改爲大足。大足元年十月二十三日,改爲長安。長安五年正月一日,改爲神龍。

宰相七十八人:劉仁軌、薛元超、郭正一、姚元崇、裴炎、袁恕己、敬暉、岑長倩、郭待舉、魏玄同、劉齊賢、韋弘敏、桓彥範、王德眞、劉褘之、武承嗣、騫味道、崔詧、李景諶、韋方質、沈君諒、裴居道、韋思謙、蘇良嗣、韋待價、張光輔、王本立、范履冰、邢文偉、武攸寧、傅遊藝、史務滋、宗秦客、格輔元、樂思誨、任知古、歐陽通、裴行本、狄仁傑、楊執柔、李遊道、袁智宏、崔神基、崔元綜、李昭德、姚璹、李元素、王璿、婁師德、韋巨源、陸元方、豆盧欽望、蘇味道、王孝傑、武什方、楊再思、杜景佺、周允元、孫元亨、李道廣、王方慶、王及善、宗楚客、武三思、吉頊、李嶠、張錫、韋安石、李懷遠、顧琮、李迥秀、朱敬則、唐休璟、韋嗣立、崔玄暐、張柬之、房融、韋承慶。

中宗皇后趙氏。天寶八載六月十五日,追尊和思皇后。皇后初爲英王妃,母常樂公主得罪,妃坐廢,幽死於內侍省。中宗崩,將葬於定陵,莫知瘞所。將行招魂祔葬之禮。太常博士彭景直曰︰「招魂葬禮非古,不可備棺槨,置轀輬,宜據《漢書‧郊祀志》,葬黃帝衣冠于橋山。」遂以皇后褘衣于陵所寢宮招魂,置衣魂轝,以太牢告祭,遷衣於寢宮御榻之右,覆以夷衾焉。

皇后韋氏。神龍元年二月十二日,立爲皇后,十一月二日,尊爲順天皇后。三年八月十五日,加順天翊聖皇后。唐隆元年六月二十日,降爲庶人。初,神龍元年十二月,侍中桓彥範上表曰︰「昔孔子論《詩》,《關雎》爲始,言后妃者人倫之本,理亂之端也。故英、皇降而虞道興,任姒歸而周宗盛。桀奔南巢,禍階妹喜;魯桓滅國,惑以齊媛。伏見陛下每臨朝聽政,皇后必施帷幔,坐於殿上,得聞政事。臣歷選列辟,詳求往代,帝王有與婦人謀及政者,莫不破國亡身,傾輈繼路。且以陰乘陽,違天也;以婦凌夫,違人也。違天不祥,違人不義,由是古人譬以『牝雞司晨,惟家之索』。《易》曰︰『无攸遂,在中饋。』言婦人不得預於國政也。伏願鑒古人之言,察古人之意,上以社稷爲重,下以蒼生爲念,宜令皇后無往正殿,干及外朝,專在中宮,聿修陰敎,則坤儀式固,鼎命維新。」

睿宗皇后劉氏。唐隆元年六月二十八日。贈皇后。景雲元年二月二十三日。追諡肅明皇后。天寶八載六月十五日。追尊肅明順聖皇后。

皇后竇氏。唐隆元年贈皇后。景雲二年,追諡昭成皇后。天寶八載,追尊昭成順聖皇后,贈諡日月,並與肅明皇后同。

玄宗皇后王氏。長壽二年,納爲妃。先天元年八月二十日,立爲皇后。開元十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廢爲庶人。

皇后楊氏。至德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追尊皇后,諡曰元獻。立廟於太廟之西,四時薦享,皆準太廟一室之儀。至寶應二年四月,遷神主于太廟,祔玄宗室。

皇后武氏。恆安王攸止女。攸止卒後,后尚幼,隨例入宮。及王皇后廢,賜號惠妃,宮中禮秩,一同皇后。開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七日薨。年四十。贈皇后,諡曰貞順,仍立廟於京師昊天觀之角。乾元之後,享祀仍停。初,十四年四月,侍御史潘好禮聞上欲以惠妃爲皇后,進疏諫曰︰「臣嘗聞《禮記》曰︰『父母之讎,不共戴天。』《公羊傳》曰︰『子不復父讎,不子也。』昔齊襄公復九世之讎,丁蘭報木母之恩,《春秋》美其義,漢史稱其孝。陛下旣不以齊襄爲法,丁蘭爲戒,豈得欲以武氏爲國母,當何以見天下之人乎!不亦取笑於天下乎!非止虧損禮經,實恐污辱名敎。又惠妃再從叔三思、從父延秀等,並干亂朝綱,遞窺神器。豺狼同穴,梟獍同林,至如惡木垂陰,志士不息,盜泉飛液,正夫莫飲,良有旨哉!且匹夫匹婦,欲結夫妻者尚相揀擇,況陛下是累聖之貴,天子之尊乎!伏願陛下詳察古今,鑒戒成敗。愼擇華族之女,必在禮義之家,稱神祇之心,允億兆之望。爲國大計,其在於茲。且惠妃本是左右執巾櫛者也,不當參立之。故《春秋》書宋人夏父之會,無以妾爲夫人;齊桓公誓命於葵丘,亦曰無以妾爲妻。此則夫子恐開窺競之端,深明嫡庶之別。又漢成帝欲立趙氏爲皇后,劉輔極言;漢桓帝欲立薄氏于中宮,李雲切諫。又見人間盛言,尚書左丞相張說自被停知政事之後,每諂附惠妃,誘蕩上心,欲取立后之功,更圖入相之計。伏願杜之于將漸,不可悔之于已成。且太子本非惠妃所生,惠妃復自有子,若惠妃一登宸極,則儲位實恐不安。皇太子旣守器承祧,爲萬國之主本,何可輕易,輒有搖動?古人所以見其漸者,良以是也。昔漢高祖以戚夫人之故,將易太子之位,時有商山四皓,雖不食漢庭之祿,尚能輔翼太子,況臣愚昧,職參憲府,慷慨關心,感激懷憤,陛下留神省察。」

蘇冕駁曰︰此表非潘好禮所作。且好禮先天元年爲侍御史,開元十二年爲溫州刺史致仕。表是十四年獻,而云「職參憲府」,若題年恐錯,卽武惠妃先天元年始年十四,王皇后有寵未衰,張說又未爲右丞相,竟未知此表是誰獻之。

肅宗皇后吳氏。寶應元年五月十九日,追尊皇后,諡曰章敬。

皇后張氏。至德二年十二月十五日,良娣張氏册爲淑妃。乾元元年三月六日,立爲皇后。寶應元年,有罪幽死別所。

代宗皇后獨孤氏。大曆十年,追尊曰貞懿皇后,十月十六日忌。

皇后沈氏。開元末,選入宮。天寶末,以胡寇犯闕,玄宗西狩棄妃,故爲賊所得,拘于東都之掖庭。代宗收東都,見之,留宮中。及史思明再犯河洛,遂失所在,十餘年求之不得。至德宗卽位,建中元年八月,追尊爲皇太后。遂以睦王述爲奉迎皇太后使,工部尚書喬琳爲副,昇平公主宜備起居,候知行在,卽嚴扈法駕奉迎。至二年二月,羣臣以皇太后問至,稱賀,旣而謬焉。四方詐稱太后者數四,至貞元元年九月,禮儀使奏︰「太皇太后沈氏,厭代登眞,於今二十有七年,大行皇帝至孝惟深,哀思罔極。建中初,已發明詔,舟車所至,靡不週遍,歲月滋深,迎訪理絕。謹按晉庾蔚之議云︰『尋求三年之外,又俟中壽而服之。』今參詳禮經,博稽故事,伏請以大行皇帝啓攢宮日,百官舉哀於肅章門內之正殿,先令有司造褘衣一副,發哀日,令內官以褘衣置於幄座,自後令宮人朝夕上食。先告元陵,次告宗廟,上太皇太后諡册,次造神主,擇日祔代宗廟。其褘衣,備法駕奉遷於元陵祠殿,置于代宗皇帝袞衣之右。便以今年十一月二日發哀爲忌,追册曰睿眞皇后。」從之。

德宗皇后王氏。貞元二年十一月,册爲皇后,其月二十一日忌。三年正月,上尊諡曰昭德皇后。其諡册文初令兵部侍郎李紓撰,上以紓謂皇后爲「大行皇后」,非也,詔學士吳通元爲之。通元又云「咨后王氏」,亦非也。按貞觀中岑文本撰文德皇后諡册文,曰「皇后長孫氏」,斯得之矣。其年二月,皇后發引,梓宮進辭太廟於永安門,升轀輬車於安福門,從陰陽之吉也。三月,以皇后廟樂章九首付有司,令議廟舞之號。禮官請號《坤元》之舞,從之。其樂章初令宰臣張延賞、柳渾等撰,及進,留中不下。又命翰林學士吳通元爲之。時上務簡約,不立廟,令於陵所祠殿奉安神主。三年正月十八日,太常博士李吉甫奏曰:「準國朝故事,昭成皇后、肅明皇后、元獻皇后並置別廟。若於大行皇帝陵所祠殿奉安神主,禮經典故,檢討無文。伏以元獻皇后廟在太社之西,今請修葺,以爲大行皇后別廟。」勅旨︰「宜依,仍付所司。」至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翰林待詔楊季炎等奏︰「奉進止,宜於兩儀殿虞祭畢,擇日祔廟。準經勘擇,用三月十八日一時,兩儀靈座,便請除之。」詔下太常,詳求典故。太常卿董晉與博士李吉甫、張薦等奏曰︰「伏惟古禮,合用今年七月卒哭,祔廟。國朝故事,高祖六月而葬,睿宗十月而葬,並葬訖便卒哭,祔廟。聖朝典故,伏請遵仍,令所司於今月十八日已前擇卒哭位。哭訖,以十八日祔廟。」制曰︰「可。」

順宗皇后王氏。貞元元年八月,册爲太上皇后。元和元年五月,册爲皇太后。十一年三月四日忌。

憲宗皇后郭氏。元和十五年閏正月,册爲皇太后。大中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忌。其年七月,上尊諡曰懿安皇太后。

皇后鄭氏。會昌六年四月,上尊號曰皇太后。大中元年,上尊號曰孝明皇太后。

穆宗皇后王氏。長慶四年二月,册爲皇太后。會昌四年正月十二日忌。五年四月,上尊諡曰恭僖皇太后。

皇后蕭氏。寶曆三年三月,册爲皇太后。大中元年四月十五日忌。其年八月,上尊諡曰貞獻皇太后。

穆宗皇后韋氏。會昌時,追册爲皇太后,諡曰宣懿,武宗母也。

敬宗皇后。史闕。

文宗皇后。史闕。

武宗皇后鄭氏。

宣宗皇后鼂氏。大中十三年九月,上尊諡曰元昭皇太后。

懿宗皇后王氏。咸通十四年八月,册爲惠安太后。文德元年四月,上尊諡曰恭獻皇太后。

僖宗皇后。史闕。

昭宗皇后何氏。光化元年四月,册爲皇后。天祐元年,册爲皇太后,居積善宮。天祐二年十二月,爲梁王密遣人所害。

雜錄[编辑]

開元四年正月,大理少卿李衢奏︰「奉進止,令修皇后譜牒事,伏請降明勅。」奉勅︰「宜依,仍令戶部量事供其紙筆。」貞元二年十二月,有司以皇后在殯,請禁公私聲樂,詔曰︰「大行皇后喪,庶民之間,並已除服。緣情制禮,須使合宜。其太常權停敎習,京城及諸府任舉樂音。」

三年正月,詔中書門下兩省及常參官,各宜撰大行皇后挽歌詞三首。其月,詔內外諸親設祭於大行皇后,並不假飾花果。已後公私集會,並宜準此。初,皇后母郕國夫人鄭氏等請設祭,可之。自是宗室諸親及李晟、渾瑊、神策六軍大將,皆請設祭。自啓攢宮後,日有數祭,至於將遷座乃止。

元和十一年三月,順宗皇后王氏崩於南內之咸寧殿,諡曰莊憲。初,太常少卿韋纁進諡議,公卿署定,欲告天地宗廟,禮院奏議曰:「謹按《曾子問》︰『賤不誄貴,幼不誄長,禮也。』古者天子稱天以誄之。皇后之諡,則讀於廟。《江都集禮》引《白虎通》曰︰『皇后何所諡之?諡之於廟。』又曰︰『皇后無外事,無爲于郊。』《傳》曰︰『故雖天子,必有尊也。』準禮,賤不得誄貴,子不得爵母。所以必諡於廟者,諡宜受成於宗廟,故天子諡成于郊,皇后諡成于廟。今請準禮,集百官連署諡狀訖,讀於太廟,然後上諡于兩儀殿,旣符故事,允合禮經。」從之。其年四月,西川節度使李儀簡遣使往南詔告皇太后哀。凡天子之喪,嗣天子以卿大夫告於四夷;太后皇后之喪,則方鎭告之,故事也。時以太后崩,不聽政,欲準故事,冢宰以總百官。宰相禮儀使裴度獻議曰:「冢宰是殷、周六官之首,旣掌邦禮,實統百司,故王者諒陰,百官權聽之制。後代設官,旣無此號,不可虛設。且國朝故事,或置或否,古今異制,不必因循。其諸司公事,望請中書門下處分。」從之。其年七月,禮儀使奏:「自秦、漢以來,天子之后稱皇后,母稱皇太后,祖母稱太皇太后。加『太』字者,所以加尊稱也。國朝典禮,皆稱舊制。開元六年正月,太常奏昭成皇太后諡號,已牒禮部,禮部以『太』字非之。太常報曰︰『入廟稱后,義係於夫;在朝稱太后,義係於子。』並載在史策,垂之不朽。今百司文牒及奏狀,參詳典故,恐不合除『太』字。如諡冊入陵,神主入廟,卽當去之。」奏可。十五年五月,莊憲皇太后弟故左金吾衞大將軍王用妻胡氏進狀云︰「請用姑莊憲皇太后蔭,補千牛。申中書門下,稱准格無條。伏見貞元中,沈翬用姑睿眞皇太后蔭;元和中,妾弟二男浩,亦用皇太后蔭。伏乞天恩,允妾所奏。」可之,仍入格令。

天祐元年九月,冊昭宗皇后何氏爲皇太后。中書門下奏請太后宮請以積善爲名,從之。

內職[编辑]

舊制,皇后之下有貴妃、淑妃、德妃、賢妃各一人,爲夫人,正一品;昭儀、昭容、昭媛、修儀、修容、修媛、充儀、充容、充媛各一人,爲九嬪,正二品;婕妤九人,正三品;美人九人,正四品;才人九人,正五品;寶林二十七人,正六品;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采女二十七人,正八品,以備《周禮》六宮之數。其外又有尚宮、尚儀、尚服、尚食、尚寢、尚功,分掌宮中服御藥膳之事。宮正糾愆失,彤史紀功書過。龍朔二年,改易官名,置贊德二人,正一品,以代夫人;宣儀四人,正二品,以代九嬪;承閨五人,正四品,以代美人;承旨五人,正五品,以代才人;衞僊六人,正六品,以代寶林;供奉八人,正七品,以代御女;侍櫛二十人,正八品,以代采女。又置侍巾三十人,正九品。咸亨二年,復舊。高祖、太宗黜隋之亂政,未下車而大放宮女。正位配尊,惟其舊德;宮閫之職,備員而已,所謂刑于內以正乎外。及高宗永徽之後,政出宮中,公卿大夫罔不憚服,其取威也多。山陵未畢,而冢嗣再廢。遂闕翦王室,改立宗社,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漸矣。及中宗追王韋氏,崇寵三思,使以先朝故事尊誘之。於是慶雲之瑞,宣於朝廷;桑女之歌,布於天下。防閑之道大壞,亂逆之謀預召矣。卒以禍敗,爲後王誡。玄宗卽位,大加懲革,內外有別,家道正矣。

懿宗淑妃郭氏。生同昌公主,帝在藩邸,常經重疾,妃侍醫藥,見黃龍出入臥內。旣間,妃以異告,帝曰:「愼勿言之,貴必不相忘。」婕妤崔氏、王氏。此條原本有闕。

雜錄[编辑]

貞觀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尚書八座議曰:「謹按王者正位,作爲人極,朝有公卿之列,室有嬪御之序。內政修而家理,外敎和而國安。爰自周代,洎乎漢室,名號損益,時或不同,然皆寤寐賢才,博採淑令,非唯德洽宮壼,抑亦慶流邦國。近代以降,情溺私寵,掖庭之選,有乖故實。或微賤之族,禮訓蔑聞;或刑戮之家,怨憤充積。而濫吹名級,入侍宮闈,卽事而言,竊未爲得。臣等伏請,今日以後,後宮及東宮內職員有闕者,皆選有才行充之。若內無其人,則旁求於外,采擇良家,以禮聘納。」

永徽六年十月,武后未立,上特號爲宸妃。侍中韓瑗、中書令來濟奏言︰「帝王嬪妃,自有恆數,今若別立妃號,臣等竊以爲不可。」乃止。

貞元六年七月九日,太常卿崔縱奏:「謹按《司封令》及《六典》,王母爲太妃。高祖宇文昭儀生韓王元嘉,後爲韓國太妃。太宗燕妃生越王貞,後爲越國太妃。今諸王母未有封號,請遵典故。」其月,吏部郎中柳冕署狀,稱︰「歷代故事及《六典》無公主母稱號,臣謹約文比義,公主母旣因公主而貴,伏請降於王母一等,命爲太儀,各以公主本封,加太儀之上。」旨依。

元和四年,德宗皇帝妃韋氏卒,廢朝三日。妃祖濯尚中宗女定安公主,官至衞尉少卿。父會昌中爲義王駙馬。妃少入宮,性敏順,善於承奉,德宗重之,遂册爲妃,六宮服其德。崇陵復土畢,於園寢終三年之制,至是卒。

尚宮宋氏葬,奉勅令所司供鹵簿。準故事,只合給儀仗,詔以鼓吹賜之。宋氏姊妹五人,皆有文學。貞元中,澤潞節度使李抱眞貢至闕下,德宗召入宮試,兼問經史文義,深加賞歎。自後皇太子及諸王公主等,多從受學。姊妹中,尚宮尤通達人事,自憲宗、穆宗,呼爲先生。其名實根本,具在《憲宗實錄》。寶曆元年,贈梁國夫人。其年七月,勅殿中上奉御郭環曾祖故陳州刺史崇,可封工部尚書;曾祖母唐氏,可贈晉昌郡夫人;祖母李氏,可贈隴西郡夫人;父右威衞將軍義,可贈禮部尚書,以環妹才人有寵故也。未爲妃后,一旦褒贈,榮及祖禰,前例無之。

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爲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爲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爲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爲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

其年十二月勅︰「宮嬪女職,本備內任,近年以來,稍失禮儀。今後每遇延英坐朝日,只令小黃門祇候引從,宮人不得擅出內。」

出宮人[编辑]

武德九年八月十八日詔︰「王者內職,取象天官,上備列宿之序,下供埽除之役,肇自古昔,具有節文。末代奢淫,搜算無度,朕顧省宮掖,其數實多。憫茲深閉,久離親族,一時減省,各從娶聘。」自是中宮前後所出,計三千餘人。貞觀二年春三月,中書舍人李百藥上封事曰:「自陛下受命已來,詔示天下,薄賦輕徭,恤刑愼獄,躬行節儉,減損服御,雖堯、舜德音,無以過此。然陰氣鬱積,亦恐是旱之咎徵。往年雖出宮人,未爲盡善。竊聞大安宮及掖庭內,無用宮人,動有數萬,衣食之費,固自倍多。幽閉之冤,足感和氣,亢陽爲害,亦或由茲。」至七月三日,上謂侍臣曰:「婦人幽閉深宮,情實可愍。隋氏末年,求采無已,此皆竭人財力,朕所弗取。且灑埽之餘,更何所用。今將出之,任求伉儷,非獨以省費息人,亦各得遂其性。」於是命尚書左丞戴冑、給事中杜正倫等,於掖庭宮西門簡出之。開元二年八月十日詔曰:「古者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女,以備內職焉。朕恭膺大寶,頗修舊號。而六宮曠位,未副於周禮;八月算人,不行於漢法。至於姜后進諫,永巷脫簪;袁盎有言,上林引席,此則朕之所慕,未曾忘也。頃者,人頗喧譁,聞於道路,以爲朕求聲色,選備掖庭。豈余志之未孚,何斯言之妄作!往緣太平公主取人入宮,朕以事雖順從,未能拒抑。見不賢莫若自省,欲止謗莫若自修,改而更張,損之可也。妃嬪已下,朕當揀擇,使還其家。宜令所司將車牛,今月十二日赴崇明門待進止。」

大曆十四年五月,出宮人百餘人。

貞元二十一年三月,出後宮人三百人。其月,又出後宮及敎坊女妓六百人,聽其親戚迎於九僊門。百姓莫不叫呼大喜。

元和八年六月,出宮人二百車,任其嫁配。十年十二月,出宮人七十二人。

長慶四年二月,勅先在掖庭宮人及逆人家口幷配內園者,並放出外,任其所適。其月敕文:「宮中老年及殘疾不任使役,幷有父母者,並委所司,選擇放出。」

寶曆二年十二月勅︰「在內宮女,放三千人,願嫁及歸近親,並從所便,不須尋問。」

開成三年二月,文宗以旱出宮人劉好奴等五百餘人,送兩街寺觀,任歸親戚。翌日,因紫宸對,宰相李珏曰︰「陛下放宮女數多,德邁千古。漢制八月算人,晉武平吳,亦多採擇,仲尼所謂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宰相鄭覃曰︰「昔晉武以採擇之失,中原化爲左袵,千古可爲殷鑒矣。」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