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0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七 唐會要 卷七十八
諸使
卷七十九 

 諸使中黜陟使貞觀八年。將發十六道黜陟大使。畿內未有其人。上問房元齡。此道事最重。誰可充使。尚書右僕射李靖曰。畿內事大。非魏徵莫可。上曰。朕今欲向九成宮。事亦不小。朕每行不欲與其相離者。乃為其見朕是非得失。必無所隱。乃命李靖充使。

  二十年正月。遣大理卿孫伏伽等。以六條巡察四方。黜陟官吏。

  開元二十九年十月二十一日遣使。以崔翹等為之。  天寶五載正月遣使。以席豫等為之。

  至德三載四月遣使。以虢王巨等為之。

  建中元年正月制。諸道宜分遣黜陟使。觀風俗。問疾苦。自艱辛以來。徵賦名目繁雜。委黜陟使與諸道觀察使刺史。計資產作兩稅法。比來新舊徵科色目。一切停罷。兩稅外輒別配率。以枉法論。乾元元年。與採訪使並權罷。至是復置之。自建中已後。至今未嘗置。初。司封郎中韋楨。為山南黜陟使。薦興鳳兩州團練使嚴震。理行為山南第一。特賜上下考。封鄖國公。在鳳州十四年。能政不替。  採訪處置使宰相張九齡奏置。

  開元二十二年二月十九日。初置十道採訪處置使。以御史中丞盧絢等為之。至三月二十三日。諸道採訪處置使華州刺史李尚隱等奏。請各使置印。許之。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命諸道採訪使考課官人善績。三年一奏。永為常式。至二十七年二月七日赦文。三載考績。黜陟幽明。允協大猷。以勸天下。比來諸道所通善狀。但優仕進之輩。與為選調之資。責實徇名。或乖古義。自今已後。諸道使更不須善狀。每三年。朕當自擇使臣。觀察風俗。有清白政理著聞者。當別擢用。

  二十六年三月敕。諸道採訪使判官等。自今已後。並須首末經三年。其緣事故停不得滿年限者。承優節文。準開元二十四年二月十九日敕處分。  二十九年七月敕。採訪使等所資按部。恤隱求瘼。巡撫處多。事須周細。不可匆遽。徒有往來。宜準刺史例入奏。  天寶九載三月敕。本置採訪使。令舉大綱。若大小必由一人。豈能兼理數郡。自今已後。採訪使但察訪善惡。舉其大綱。自餘郡務所有奏請。並委郡守。不須干及。

  十二載二月。河南道採訪處置使河東郡太守李?。河南道採訪處置使陳留郡太守王濬等奏。請依舊通前置兩員交使。望以周載。許依元敕酬功處分。敕。諸道準此。黔中道各一人。宜依舊定。

  乾元元年四月十一日。詔曰。近緣狂寇亂常。每道分置節度。其管內緣徵發及文牒兼使命來往。州縣非不艱辛。仍加採訪。轉益煩擾。其採訪使置來日久。并諸道黜陟使便宜且停。待後當有處分。其年。改為觀察處置使。

  大歷十二年五月。中書門下奏。開元末。置諸採訪使。許其專停刺史務。廢置由己。請自今已後。刺史有犯贓等色。本道但具狀聞奏。不得輒追赴使。及專擅停務。差人權攝。其刺史亦不得輒詣使出界。未先聞奏。皆按常刑。

  五坊宮苑使五坊。謂鵰。鶻。鷹。鷂。狗。共為五坊。宮苑舊以一使掌之。自寶應二年後。五坊使入隸內宮苑使。近又有閑廄使兼宮苑之職焉。

  開元十九年。金吾將軍楊崇慶。除五坊宮苑使。其後來擢。牛仙客。李元祐。韋衢。章仇兼瓊。王?。呂崇賁。李輔國。彭體盈。藥子昂等為之。  大歷十四年五月詔。鷹隼豹貀獵犬。皆放之。時以永徽已來。文單國累貢馴象三十有二。皆豢於禁中。有善舞者。以備元會充庭之飾。因是與鷹隼之類同放之。

  元和二年六月敕。五坊戶。諸色影占者多。宜令府縣收管。  三年七月。五坊品官朱超晏。王志忠。放縱鷹隼入長安富人家。旋詣其居。廣有求取。上知之。立召二人。各笞二十。奪其職。自是貢鷙鳥略大者。皆斥之。貞元末。五坊小兒張捕鳥雀羅於閭里者。皆為暴橫。以取人錢物。或有張羅網於門。不許人出入者。或以張井上。使不得汲者。近之輒曰。汝驚供奉鳥雀。即痛毆之。出錢物求謝。乃去。或相聚飲食於酒肆。醉飽而去。賣者或不知。就索其直。多被毆詈。或時留蛇一囊為質曰。此蛇所以食鳥雀而捕之者。今留付汝。幸善飼之。勿令飢渴。賣者媿謝求哀。乃攜挈而去。憲宗在春宮時。知其弊。嘗欲奏禁之。及即位。遂推而行之。人情大悅。

  十三年十月。上怒五坊使楊朝汶追捕平人。命殺之。

  皇城使天祐三年閏十二月。皇城使奏。伏以皇城之內。咫尺禁闈。伏乞準元敕條流。鼓聲絕後。禁斷人行。近日軍人百姓。更點動後。尚恣夜行。特乞再下六軍止絕。從之。

  元帥武德元年六月七日。秦王世民加西討元帥。

  上元三年三月。相王旦除涼州道行軍元帥。周王顯除洮河道行軍元帥。昇儲後。至聖歷元年九月。又除河北道元帥。亦稱天罰道元帥。大足元年六月。相王旦除安北道行軍元帥。至長安二年九月。又除并州道行軍元帥。自後親王為銜者甚多。其元帥之號。自武德已來。唯王始拜。至天寶十五載正月。哥舒翰除諸道兵馬元帥。始臣下為之。乾元二年三月。郭子儀除東畿山東河南諸道節度防禦兵馬元帥。後上元二年七月。李光弼除河南淮南淮西山南東道荊南五節度行營元帥。此並副元帥也。

  至德元載。以廣平王為天下兵馬元帥。統大軍東征。以子儀為副。其載九月。吏部尚書平章事房琯抗疏請兵一萬人。自為元帥。以收兩京。詔許之。以兵部尚書王思禮為副。分為三軍。使楊希文將南軍。自宜壽入。劉貴悊將中軍。自武功入。李光進將北軍。自奉天入。而琯以中軍為帥。次便橋。二軍先遇賊。戰於陳濤斜。王師敗績。時琯以車二千乘。以馬步夾之。為乘車之戰。賊順風揚塵鼓噪。牛皆振駭。因縛草縱火焚之。人畜大亂。故敗。琯自將南軍。又戰不利。楊希文劉貴悊降於賊。琯幕府偏裨等。奔赴行在。肉袒請罪。詔並宥之。

  建中四年九月。以舒王謨為揚州大都督。持節充荊襄江西沔鄂等道節度諸軍行營兵馬都元帥。仍賜名誼。改封晉王。大開幕府。文武僚屬之盛。前後出師。未見其比。

  天復三年二月。以輝王祚為諸道兵馬元帥。其年十二月十三日敕。國史所書元帥之任。並以天下為名。乃自近年。設為諸道。宜卻復為天下兵馬元帥。

  都統乾元元年十二月。戶部尚書李峘。除都統淮南江東江西節度宣慰觀察處置等使。都統之號始於此。

  上元二年八月。李若幽除戶部尚書。充朔方鎮西北庭興平陳鄭等九節度行營兵馬及河中節度都統處置使。

  建中元年十二月。以汴州節度使李勉。充河南汴州宋滑亳河陽等道都統使。  元和四年九月。以邠寧慶三州節度高崇文。充南京都統。

  大中五年五月。以特進守司空兼門下侍郎平章事白敏中。充邠寧節度使招討南山平夏党項兵馬都統處置等使。  元和四年九月。以宣武軍節度韓宏。充淮西諸軍行營兵馬都統。

  乾符五年。黃巢大掠江淮。宰相王鐸進奏曰。臣忝宰執之長。在朝不足分陛下之憂。願自帥諸軍。盪滌群寇。朝議然之。乃拜守司空平章事荊南節度使諸道行營兵馬都統。其年。以鎮海軍節度使高駢。為諸道行營兵馬都統。

  中和二年七月。復以宰相王鐸為京城四面諸道行營兵馬都統。以崔安潛副之。至大順元年五月。以宰臣張濬為太原四面行營兵馬都統。

  節度使每使管內軍附。  武德元年。因隋舊制。呼為大總管。其年六月七日。諸州總管。加號使持節。至七年二月十八日。改大總管為大都督。  貞觀三年八月。李靖除定襄道行軍大總管。貞觀三年已後。行軍即稱總管。本道即稱都督。永徽已後。除都督帶使持節。即是節度使。不帶節者。不是節度使。景雲二年四月。賀拔延嗣除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此始有節度之號。遂至于今不改焉。

  朔方節度使。開元元年十月六日敕。朔方行軍大總管。宜准諸道例。改為朔方節度使。其經略。定遠。豐安軍。西中受降城。單于。豐。勝。靈。夏。鹽。銀。匡。長安。樂等州。並受節度。至十四年七月。除王晙帶關內支度屯田等使。十五年五月。除蕭暠。又加鹽池使。二十年四月。除牛仙客。又加押諸蕃部落使。二十九年。除王忠嗣。又加水運使。天寶五載十二月。除張齊邱。又加管內諸軍採訪使。已後遂為定額。

  豐安軍。在靈州黃河西。去郡一百八十里。

  定遠軍。在靈州東北二百里。先天二年正月。郭元振置。  貞觀十四年三月十五日。置寧朔大使。以護突厥。即舊朔方節度之號。

  河東節度使。開元十一年以前。稱天兵軍節度。其年三月四日。改為太原已北諸軍節度。至十八年十二月。宋之悌除河東節度。已後遂為定額。

  大同軍。置在朔州。本大武軍。調露二年。裴行儉改為神武軍。天授二年。改為平狄軍。大足元年五月十八日。改為大武軍。開元十二年三月四日。改為大同軍。  橫野軍。初置在飛狐。復移于新州。開元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張嘉貞移于古代郡大安城南。以為九姓之援。天寶十三載十二月一日。改為大德軍。

  岢嵐軍。武德中為鎮。永淳二年。改為柵。隸平狄軍。長安三年。李迥秀改為景龍中軍。張仁亶移軍朔方。留一千人充守捉。屬大武軍。開元十二年。崔隱甫又置軍。十五年。李暠又廢為鎮。其後又改為軍。

  天兵軍。聖歷二年四月置。大足元年五月十八日廢。長安元年八月又置。景雲元年又廢。開元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張嘉貞又置。十一年三月四日。改為太原已北諸軍節度使。  清塞軍。貞元十五年四月。以清塞城為軍。

  開元九年十一月四日。河東河北不須別置支度。並令節度使自領支度。

  隴右節度使。開元元年十二月。鄯州都督陽矩。除隴右節度。自此始有節度之號。至十五年十二月。除張志亮。又兼經略支度營田等使。已後為定額。

  臨洮軍。置在狄道縣。開元七年移洮州縣。就此軍焉。

  河源軍。置在鄯州西南。又云本趙充國亭侯也。

  白水軍。開元五年。郭知運張懷亮置

  安人軍。置在星宿川鄯州西北界。開元七年三月置。

  積石軍。置在廓州達化縣西界。本吐谷渾之地。貞觀三年。吐谷渾叛。置靜邊鎮。儀鳳二年。置軍額焉。

  莫門軍。置在洮州。儀鳳二年置軍。開元十七年。洮州移隸臨洮軍。百姓隸岷州。置臨州。二十七年四月。又改為洮州。今為臨洮軍是也。

  振武軍。置在鄯州鄯城縣西界吐蕃鐵仞城。亦名石堡城。開元十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信安王褘拔之置。四月。改為振武軍。二十九年十二月六日。蓋嘉運不能守。遂陷吐蕃。天寶八載六月。哥舒翰又拔之。閏六月三日。改為神武軍。

  威戎軍。置在鄯州界。開元二十六年五月。杜希望收吐蕃新城。置此軍。

  鎮西軍。置在河州。開元二十六年八月置。

  神策軍。天寶十三載七月十七日。隴右節度哥舒翰。以前年收黃河九曲。請分其地置洮陽郡。內置軍焉。以成如璆為太守。充神策軍使。去臨洮軍二百餘里。

  宛秀軍。同前年分九曲置澆河郡。內置軍焉。以臧奉忠為太守。充軍使。

  保義軍。元和元年二月。改隴右經略使為軍。

  河西節度使。景雲二年四月。賀拔廷嗣為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自此始有節度之號。至開元二年四月。除陽執一。又兼赤水九姓本道支度營田等使。十一年四月。除張敬忠。又加經略使。十二年十月。除王君?。又加長行轉運使。自後遂為定額也。

  赤水軍。置在涼州西城。本赤烏鎮。有泉水赤。因以為名。武德二年七月。安修仁以其地來降。遂置軍焉。軍之大者。莫過於此。

  新泉軍。大足元年。郭元振奏置。開元五年。改為守捉。

  大斗軍。本是守捉使。開元十六年。改為大斗軍焉。  建康軍。置在甘肅二州界。證聖元年。王孝傑開四鎮回。以兩州界迴遠。置此軍焉。

  寧寇軍。舊同城守捉。天寶二年五月五日。遂置焉。

  玉門軍。本廢玉門縣。開元六年置軍焉。

  墨離軍。本是月支舊國。武德初置軍焉。

  豆盧軍。置在沙州。神龍元年九月置軍。

  白亭軍。天寶十四載正月三日置。  開元十四年三月二日敕。河西長行轉運九姓。即隸入支度使。宜加支度判官一人。

  安西四鎮節度使。開元六年三月。楊嘉惠除四鎮節度經略使。自此始有節度之號。十二年以後。或稱磧西節度。或稱四鎮節度。至二十一年十二月。王斛斯除安西四鎮節度。遂為定額。又先天元年十一月。史獻除伊西節度兼瀚海軍使。自後不改。至開元十五年三月。又分伊西北庭為兩節度。至二十九年十月二十九日。移隸伊西北庭都督四鎮節度使。至天寶十二載三月。始以安西四鎮節度封常清。兼伊西北庭節度瀚海軍使。

  伊吾軍。本昆吾國也。置在伊州。景龍四年五月置。

  天山軍。置在西州漢車師前王故國。地形高敞。改名高昌。貞觀十四年置。

  瀚海軍。置在北庭都護府。本烏孫王境也。貞觀十四年置庭州。文明元年。廢州置焉。長安二年十二月。改為燭龍軍。三年。郭元振奏置瀚海軍。

  天山軍。並在碎葉城。

  范陽節度使。先天二年二月。甄道一除幽州節度經略鎮守使。至開元十五年十二月。除李尚隱。又帶河北支度營田使。二十七年十二月。除李適之。又加河北海運使。天寶元年十月。除裴寬為范陽節度使。經略河北支度營田河北海運使。已後遂為定額。

  經略軍。置在范陽城內。延載元年置。

  漁陽軍。在幽州北盧龍古塞。開元十九年九月十七日。改為靜塞軍。

  清夷軍。垂拱二年。媯州刺史鄭崇古奏置。

  威武軍。大足元年置在檀州。開元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改為威武軍。

  北平軍。在定州西三里。

  恆陽軍。恆州郭下。

  高陽軍。本瀛州。開元二十年移在易州。

  唐興軍。在莫州。

  橫海軍。在滄州。並開元十四年四月十二日置。各以刺史為使。

  懷柔軍。在蔚州界。先天元年八月八日置。

  鎮安軍。貞元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於燕郡守捉置。  懷遠軍。在故遼城。天寶二年二月。安祿山奏置焉。  平盧軍節度使。開元七年閏七月。張敬忠除平盧軍節度使。自此始有節度之號。八年四月。除許欽●。又帶管內諸軍諸蕃及支度營田等使。二十八年二月。除王斛斯。又加押兩蕃及渤海黑水等四府經略處置使。遂為定額。

  平盧軍。在柳城。本古遼西之地。

  盧龍軍。置在北平郡古孤竹國。天寶二年置。

  開元十三年三月二十日敕。平盧軍。幽州。太原。朔方。河西。隴右。劍南等七道節度使。宜各置木契行勘。

  劍南節度使。開元五年二月。齊景冑除劍南節度使支度營田兼姚嶲等州處置兵馬使。因此始有節度之號。至八年。除李濬。始下兼兵馬使。二十七年。章仇兼瓊又兼山南西道採訪使。其後或兼或不兼。無定制。至上元二年二月。分為兩川。廣德二年正月八日。合為一道。大歷二年正月二十日。又分為兩川。至今不改。貞元十一年九月。韋皋為節度。就加統攝近界諸蠻兼西山八國雲南安撫等使。

  天保軍置在恭州。東南九十里。開元二十九年置。

  洪源軍。置在黎州漢黎郡也。開元三年置軍。

  昆明軍。置在巂州。開元十七年十一月置。  嶺南節度使。至德二載正月。賀蘭進明除嶺南五府經略兼節度使。自此始有節度之號。已前但稱五府經略。自此遂為定額。又云。杜佑授嶺南節度使。德宗興元。朝廷故事。執政往往遺忘。舊日嶺南節度。常兼五管經略使。佑獨不兼。蓋一時之誤。其後遂不帶五管經略名目。至咸通三年五月。分為兩節度。以廣州為嶺南東道。邕州為嶺南西道。

  清海軍。天寶元年置。在悚烏鎮。有泉水赤︾柔遠軍。貞元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置。

  淮南河南江東道。乾元元年三月六日。置節度使。

  鎮州節度使。大歷十四年四月。名其軍曰成德。至天祐二年九月。改為武順。

  汴宋潁亳節度使。建中三年二月二日。名其軍曰宣武。

  浙江節度使。建中二年六月。浙江東西節度使。尋改為鎮海軍。以團練為節度。從理潤州。元和五年十一月。團練使奏。丹陽軍比因置節度改為鎮海。今請依前置鎮海軍。從之。

  滑州節度使。貞元元年五月。罷滑州永平軍。其年四月。名其軍曰義成。

  淮西節度使。貞元二年二月。改淮西節度為淮寧軍。

  申光蔡等道節度使。貞元十四年正月。名其軍曰彰義。

  易定節度使。貞元十五年三月。滿城縣置永清軍。建中三年五月。名其軍曰義武。

  安黃節度使。貞元十九年二月。名其軍曰奉義。

  陳許節度使。貞元二十年四月。名其軍曰忠武。

  徐州節度使。貞元二十一年三月。名其軍曰武寧。至咸通四年四月。降為支郡。隸兗州。至十一年十一月。改為感化軍。  劍南節度使。元和二年二月。改天威軍名曰天征軍。

  荊南節度使。元和六年八月敕制。荊南是賦稅之地。與關右諸鎮。及河南河北有重兵處。體例不同。節度使之外。不合更置軍額。因循已久。煩弊實深。嚴綬所請停永安軍額。宜依。其合收錢米。委嚴綬于當府諸縣蠲除。不支濟人戶。均減訖聞奏。

  天平軍節度使。元和十四年三月。平李師道。以所管十二州。分三節度。馬總為天平軍節度。王遂為兗海沂密節度。薛戎為平盧軍節度。仍加押新羅渤海兩蕃使。仍舊為平盧軍。賜兩蕃使印一面。

  河陽節度使。會昌四年十月。平劉禎。以河陽三城鎮遏使為孟州。號河陽軍。額懌二州隸焉。

  歸義軍節度。大中五年八月。沙州刺史張義潮。以瓜沙伊肅等十一州戶口來獻。自河隴陷蕃百餘年。至是悉獲故地。乃以沙州為歸義軍。授義潮節度使。

  戎昭軍節度使。天祐二年九月。以金州置軍額。三年四月。復以為州。

  義昌軍節度使。太和五年正月。以滄景德州號義昌軍。  山南東道節度使。乾元元年置節度。元和十年十月。分為兩節度。以戶部侍郎李遜為襄復郢等節度使。右羽林大將軍高霞寓為唐鄧等州節度使。景雲二年正月二十九日敕。諸節度除緣兵馬外。不得別理百姓訴訟事。元和六年十元十四年四月十二火事群有司。方澄源流。以責實效。其諸道都團練使。足修武備。以靜一方。而別置軍額。因加吏祿。亦既虛設。頗為浮費。思去煩以循本。期省事以便人。潤州鎮海軍。宣州采石軍。越州義勝軍。洪州南昌軍。福州靜海軍等使額。並宜停。所收使已下俸料。一事以上。各委本道充代百姓闕額兩稅。仍具數聞奏。庶我愛人之心。不至于惜費。立制之意。必在其正名。

  十三年二月。襄陽節度使李愬奏。請判官大將已下官凡一百五十員。上不悅。謂裴度曰。李愬誠立奇功。然奏請過當。遂留中不下。其年七月。詔曰。事關軍旅。並屬節制。務繫州縣。悉歸察廉。二使所領。管轄諸道度支營田。承前各別置使。自艱虞以後。各置因循。方鎮除授之時。或有兼帶此職。遂令綱目。所在各殊。今者務修舊章。思一法度。去煩就理。眾已為宜。唯別置營田處。其使且令仍舊。其忠武。鳳翔。武寧。魏博。山南東西。橫海。邠寧。義成。河陽等道支度營田使。及淮南支度。近已定省。其餘諸道。並准此處分。初。景雲開元間。節度支度營田等使。諸道並置。又一人兼領者甚少。艱難以來。優寵節將。天下擁旄者。常不下三十人。例銜節度支度營田觀察使。其邊界藩鎮。增置名額者。又不一。前後六十餘年。雖嘗增減官員及使額。而支度營田。以兩河諸將兼領。故朝廷不議停廢。至是。群盜漸息。宰臣等奏罷之。

  乾符三年。以宰臣鄭從讜為北京留守。河東節度使。詔許自擇賓佐。

  親王遙領節度使貞觀二年五月。吳王恪除使持節大都督益綿邛眉雅等八州諸軍事。益州刺史。濮王泰除使持節大都督揚州。常。海。潤。楚。舒。廬。濠。壽。歙。蘇。杭。宣。東睦。南和等十六州諸軍事。揚州刺史。  開元四年正月二十九日。郯王嗣直除安北大都護。充安撫河東關內隴右諸蕃部落大使。陝王嗣昇為安西都護。充河西道及四鎮諸蕃部落大使。安北大都護張知運為副都護。親王遙領節度。自茲始也。其在軍節度。即稱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十五年五月。以慶王渾為涼州都督。兼河西節度大使。忠王浚為單于大都護。朔方節度大使。棣王●為太原已北諸軍節度大使。鄂王瑤為幽州都督。河北道節度大使。營王滉為京兆牧。隴右節度大使。光王琚廣州都督。五府節度大使。儀王璲河南牧。潁王璈安東都護。平盧節度大使。永王璘。荊州大都督。壽王瑁。益州大都督。劍南節度大使。延王泗。安西大都護。磧西節度大使。盛王沐。揚州大都督。

  建中元年八月。以舒王誼為涇原節度大使。

  貞元四年七月。以虔王諒為申光隨蔡節度觀察大使。  七年七月。以邕王謜為義武軍節度。易定等州觀察使。

  九年十二月。以通王諶為宣武軍節度使。

  十年七月。復以邕王謜為昭義軍節度使。

  十一年五月。復以通王諶為河東節度大使。北都留守。

  十六年九月。以開府儀同三司虔王諒為徐州節度大使。觀察支度營田等使。  元和二年八月。以建王審為鄆州大都督。淄青等州節度。觀察。處置。陸運。海運押。新羅。渤海兩蕃等使。  九年三月。以遂王宥開府儀同三司。充章義軍節度管內營田。申光蔡等州觀察處置等使。

  寶歷元年十二月。以晉王普為昭義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劉悟子前將作監主簿從諫。為節度留後。  太和八年十二月。以通王諶為幽州經略盧龍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權勾當幽州兵馬使史元忠為留後。開成五年十二月。以福王綰為開府儀同三司。行魏州大都督。充魏博等州節度觀察處置等使。  會昌二年正月。以撫王為開府儀同三司。行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幽州盧龍軍節度。觀察。處置。押奚。契丹兩蕃。經略盧龍等軍大使。

  四年十一月。以皇子鄂為開府儀同三司。朔方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時以党項叛命。故以親王制之。

  大中十一年。以昭王汭為開府儀同三司。成德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佐司馬王紹知成德軍兩使留後。  咸通十年十二月。以蜀王佶為開府儀同三司。劍南西川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盧耽知西川事。

  乾符四年正月。以壽王傑為開府儀同三司。幽州經略盧龍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李可舉知幽州兵馬事。

  宰相遙領節度使開元十六年十一月。兵部尚書。河西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蕭嵩。除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節度如故。宰相遙領節度使。自茲始也。至二十六年二月。中書令李林甫。遙領隴右節度。天寶十載十一月。楊國忠又遙領劍南節度。蕭嵩以牛仙客為留後。李林甫以杜希望為留後。楊國忠以崔圓為留後。

  諸使雜錄上奏薦附。

  貞觀元年四月。發諸道簡點使。

  咸亨三年十二月。頒下簡點格。其年五月十一日敕。中書門下兩省供奉官。及尚書省御史臺現任郎官御史。自今已後。諸使不得奏請任使。永為常式。

  二年三月十一日。關內道覆囚。使邵師德等奉辭。上謂曰。州縣諸囚未斷。甚廢田作。今遣爾等往省之。非遣殺之。無濫刑也。至開元十年十月。宇文融除殿中侍御史。充覆囚使。

  儀鳳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詔。宜令關內河東簡練有膂力雄果者。即以猛士為名。

  三年正月二十五日。遣左金吾將軍曹懷舜。李知十等。分往河南河北。以募猛士。

  萬歲通天元年九月。令山東近境州置武騎團兵。至聖歷元年臘月二十五日。河南河北置武騎團。以備默啜。每一百五十戶。共出兵十五人。馬一匹。

  先天二年正月十五日詔。住者計戶充兵。使二十二入募。六十出軍。既憚劬勞。咸欲逃匿。不有釐革。將何致理。天下衛士。取年二十五已上充。十五年放出。頻經征鎮者。十年放出。自今已後。羽林飛騎。先于衛士中簡擇。  長壽三年正月詔。諸州大都督。及上州刺史。大都督府長史。諸軍經略鎮守大使。一子為宿衛官。

  開元十年六月七日敕。支度營田。若一使專知。宜同為一額。共置判官兩人。  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敕。同華兩州。精兵所出。地資輦轂。不合外支。自今已後。更不得取同華兵防秋。容其休息。

  二十一年正月二十四日敕。令百寮尋勝。因置檢校尋勝使。以厚其事。  天寶七載十一月。給事中楊釗充九成宮使。其使及木炭使。並是岐州刺史勾當。至是。釗欲移奪大權。遂兼監倉司農。出納錢物。召募劍南健兒。兩京太倉含嘉倉出納。召募河西隴右健兒。催諸道租庸等使。

  蘇氏駁曰。九寺三監。東宮三寺。十二衛。及京兆河南府。是王者之有司。各勤所守。以奉職事。尚書准舊章。立程度以頒之。御史臺按格令。採姦濫以繩之。中書門下立百司之體要。察群吏之能否。善績著而必進。敗德聞而且貶。政有恆而易為守。事歸本而難以失。夫經遠之理。捨此奚據。洎姦臣廣言利以邀恩。多立使以示寵。剋小民以厚斂。張虛數以獻忱。上心蕩而益奢。人怨結而成禍。使天子有司。守其位而無其事。受厚祿而虛其用。宇文融首倡其端。楊?繼遵其軌。楊國忠終成其亂。仲尼云。寧有盜臣。而不畜聚斂之臣。誠哉。是言也。前車既覆。後轍不改。欲求化本。不亦難乎。  十二載十二月二十二日。左相陳希烈充祕書省圖書使。

  十四載十一月。安祿山叛命。諸州當賊衝者。始置防禦使。至寶應元年五月十九日。停諸州防禦使。

  乾元二年七月九日敕。宜令御史大夫充?騎使。令御史充判官。

  廣德二年九月。以太子詹事李峴為江南東西及福建等道知選事。并勸農宣慰使。

  大歷十二年五月十日。中書門下狀奏。諸州團練守捉使。請一切並停。其刺史自有持節諸軍旅。司馬即同副使之任。其判司既帶參軍事。望令司兵判兵馬按。司倉判軍糧按。司事判甲仗案具。兵士量險隘召募。謂之健兒。給春冬衣。并家口糧。當上百姓。名曰團練。春秋歸。冬夏追集。日給一身糧及醬菜。其月十一日。諸道先置上都邸務。名留後使。宜令並改為上都進奏院官。十三日。諸道觀察都團練使判官各置一人。支使一人。推官一人。餘並停。

  十四年二月四日敕。准諸道上都知進奏院官。自今已後。並不須與正官。

  六月一日敕。郎官御史充使。絕本司務者。宜改與檢校及內供奉裏行。其月三日敕。御史中丞董晉。中書舍人薛蕃。給事中劉迺。宜充三司使。仍取右金吾廳一所充使院。并於西朝堂置幕屋。收詞訟。至建中二年十月停。後不常置。有大獄即命中丞。刑部侍郎。大理卿鞫之。謂之大三司使。又以刑部員外郎。御史。大理寺官為之。以決疑獄。謂之三司使皆事畢日罷。  建中元年四月一日。門下侍郎楊炎。充刪定格式使。五月。刑部侍郎蔣況。充副使。二年七月。中書侍郎張鎰與盧杞同充格式使。其月二十三日旨。令刑部長官兼知。其使停。

  建中二年正月二十五日。潭開宜依舊置防禦使。

  二月十八日。卻置京畿觀察使。以御史袁高充使。

  三年九月九日。御史中丞楊奏。見任官或被諸司不奏。便移文牒充判官。伏請自今已後。應見任州縣正官。不承制敕差補。不得輒離任。敕旨依焉。

  貞元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敕。杜亞宜兼充管內營田使。其楚州營田使宜停。  四年二月敕。諸道幕府判官。及諸軍將。比奏改官。例多超越。應從散秩入清望官。並折資處分。  十三年六月。加劍南西山運糧使檢校戶部員外郎韋肇。兼御史大夫。員外兼大夫新例。

  十四年六月。罷宣。歙。池三州。鄂。岳。沔三州都團練觀察使。陝。虢兩州都防禦觀察使。以其地分隸諸道。置東畿觀察。以留臺御史中丞為之。

  十六年十二月敕。諸道觀察。都團練。防禦。及支度。營田。經略。招討等使。應奏副使。行軍。判官。支使。參謀。掌書記。推官。巡官。請改轉臺省官。宜三週年以上與改轉。其緣軍務急切。事跡殊常。即奏聽進止。

  元和二年正月。鄂岳等州觀察使呂元膺。奏新妹婿京兆府咸陽尉馬縫。授試大理評事。充京兆觀察支度使。為憲司所劾。密親佐幕。有虧典法。敕。諸使府參佐檢校。釋元膺之罪。時咸非之。

  七年七月敕。諸使府參佐檢校。應試官月日計。如是五品已上官。及臺省官。經三十箇月外。任奏與改轉。餘官經三十六個月奏改。如經考試有事故。及停替官。本限之外。更加十個月。即往申奏。從之。

  十三年二月。浙東觀察使孟簡授代。詔書到日。援故事。署留後而行。及常州。堂牒勒還舊鎮。待割使事而後行。初。李修授浙西觀察使。中謝日。請留所替。以待交割使事。至是因舉為例。非舊制也。

  其年七月。上藉錢穀吏以集財賦。以宣歙觀察使王遂為淄青四面。行營諸軍糧料使。

  其年九月詔。諸道新授節度。觀察。經略等使。自敕出後。使未到以前。或前使尚在本鎮。或已發差知留務軍等官。其軍府職員多停省改易。自今已後。切令禁止。縱先有此色。新使道到。並令仍舊。

  十四年二月詔。諸道節度使。團練。都防禦。經略等使。所管支郡。除本軍州外。別置鎮遏守捉兵馬者。並合屬刺史等。如刺史帶本州團練。防禦、鎮遏等使、其兵馬額便隸此使。如無別使。即屬軍事。其有邊于溪洞。接連蕃蠻之處。特建城鎮。不關州郡者。即不在此限。自艱難以來。天下有軍。諸將之權尤重。至是。遂分屬於所管州郡焉。

  其年。山南東道觀察使孟簡。舉均州鄖鄉縣鎮遏兵馬使趙潔充本縣令。有紊條章。罰一月俸料。

  其年四月。命中官五人為京西和糴使。諫議大夫鄭覃。右補闕高釴等。同以疏論。上覽之。即日罷其使。其年八月。以內侍省姚文壽充京西京兆行營宣慰計會使。六月。制以左金吾衛大將軍胡証充京西京北巡邊使。所經過州鎮。與節度。防禦使。刺史。審量利害。具事實聞奏。因程?之請也。七月。罷晉州防禦使。八月。浙東觀察使薛戎奏。淮敕。諸道所管支郡。別置鎮遏。守捉。兵馬者。宜並屬刺史。其邊于溪洞。接連蠻夷之處。特建城鎮者。則不在此限。今當道望海鎮。去明州七十餘里。俯臨大海。東與新羅日本諸蕃接界。請據文不屬明州。許之。

  十五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內外六品已下正員官。諸道諸使奏充掌職。比限兩考。及授官經二年已上。方許奏請。即與依資改轉。有才在下位者不免留滯。請今後諸道諸使應奏請正員官充職掌。經一週年。即與依資改轉。未一周年。與同類試官。從之。舊制。使府判官。二周年始許改轉。通計三考。謂之得資。與同類試官。今不依舊典。物議非之。

  長慶三年三月敕。諸道軍府大將。帶監察已上官者。三周年與改轉。如是加敕。合非時與改者。不在此限。其大將未曾奏官者。即亦仰奏焉。  四年二月敕。諸道節度使去任日。宜准元和十五年七月十五日敕處分。其交割狀限新人到任後一個月內。分析聞奏。并報中書門下據替限。委中書門下據報狀磨勘聞奏。以憑殿最。  寶歷元年十二月。江西觀察使殷侑奏。管內州縣官。大半勾當留在京師。職掌當道兩稅外。又度支米穀。見在官為送納者。今請下有司。留放五員。從之。仍敕諸道准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