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畫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朝名畫錄
作者:朱景元 唐

唐朱景元撰。景元,吳郡人。官翰林學士。《圖畫見聞誌》作朱景真,避宋諱也。是書《唐·藝文誌》題曰《唐畫斷》,故《通考》稱《畫斷》一名《唐朝名畫錄》。今考景元自序,實稱《畫錄》,則《畫斷》之名非也。《通誌略》、《通考》均稱三卷,此本不分卷,蓋後人合並。《通考》又稱前有天聖三年商宗儒序,此本亦傳寫佚之。所分凡神、妙、能、逸四品,神、妙、能又各別上、中、下三等,而逸品則無等次,蓋尊之也。初,庾肩吾、謝赫以來,品書畫者多從班固《古今人表》分九等,《古畫品錄·陸探微》條下稱上上品之外,無他寄言,故屈標第一等,蓋詞窮而無以加也。李嗣真作《書品》後,始別以李斯等五人為逸品。張懷瓘作《書斷》,始立神、妙、能三品之目。合兩家之所論定為四品,實始景元,至今遂因之不能易。四品所載,共一百二十四人。卷首列唐代親王三人,皆不入品第,猶之懷瓘《書斷》帝後不入品第,蓋亦貴貴之禮雲。

古今畫品,論之者多矣。隋梁以前,不可得而言。自國朝以來,惟李嗣真《畫品錄》空錄人名而不論其善惡,無品格高下,俾後之觀者,何所考焉?景玄竊好斯藝,尋其蹤跡,不見者不錄,見者必書,推之至心,不愧拙目。以張懷瓘《畫品》斷神、妙、能三品,定其等格上中下,又分為三。其格外有不拘常法,又有逸品,以表其優劣也。夫畫者以人物居先,禽獸次之,山水次之,樓殿屋木次之。何者?前朝陸探微屋木居第一,皆以人物禽獸,移生動質,變態不窮,凝神定照,固為難也。故陸探微畫人物極其妙絕,至於山水、草木,粗成而已。且蕭史、木雁、風俗、洛神等圖畫尚在人間,可見之矣。近代畫者但工一物,以擅其名,斯即幸矣。惟吳道子,天縱其能,獨步當世,可齊蹤於陸顧;又周昉次焉;其余作者一百二十四人,直以能畫,定其品格,不計其冠冕賢愚。然於品格之中略序其事,後之至鑒者,可以詆訶,其理為不謬矣。伏聞古人雲:“畫者,聖也。”蓋以窮天地之不至,顯日月之不照。揮纖毫之筆則萬類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至於移神定質,輕墨落素,有象因之以立,無形因之以生。其麗也,西子不能掩其妍;其正也,嫫母不能易其醜。故臺閣標功臣之烈,宮殿彰貞節之名,妙將入神,靈則通聖,豈止開廚而或失,掛壁則飛去

正文

〇國朝親王三人(漢王、江都王、嗣滕王)

漢王元昌善畫馬,筆蹤妙絕,後無人見。畫鷹鶻、雉兔見在人間,佳手降嘆矣。

江都王善畫雀蟬、驢子,應制明皇《潞府十九瑞應圖》,實造神極妙。

嗣滕王善畫蜂蟬、燕雀、驢子、水牛,曾見一本,能巧之外,曲盡情理,未敢定其品格。

〇神品上一人(吳道玄)

吳道玄字道子,東京陽翟人也。少孤貧。天授之性,年未弱冠,窮丹青之妙。浪跡東洛,時明皇知其名,召入內供奉。開元中,駕幸東洛,吳生與裴旻將軍、張旭長史相遇,各陳其能。時將軍裴旻厚以金帛召致道子,於東都天宮寺為其所親將施繪事。道子封還金帛,一無所受。謂旻曰:“聞裴將軍舊矣,為舞劍一曲,足以當惠。觀其壯氣,可助揮毫。”旻因墨旻為道子舞劍。舞畢,奮筆俄頃而成,有若神助,尤為冠絕,道子亦親為設色,其畫在寺之西廡。又張旭長史亦書一壁,都邑上庶皆雲:“一日之中,獲睹三絕。”又畫玄元廟五聖千官,宮殿冠冕,勢傾雲龍,心歸造化。故杜員外詩雲:“森羅回地軸,妙絕動宮墻。”又明皇天寶中忽思蜀道嘉陵江水,遂假吳生驛駟,令往寫貌。及回日,帝問其狀。奏曰:“臣無粉本,並記在心。”後宣令於大同殿圖之,嘉陵江三百余裏山水,一日而畢。時有李思訓將軍,山水擅名,帝亦宣於大同殿圖,累月方畢。明皇雲:“李思訓數月之功,吳道子一日之跡,皆極其妙也。”又畫內殿五龍,其鱗甲飛動,每天欲雨,即生煙霧。吳生常持《金剛經》,自識本身。天寶中,有楊庭光與之齊名,遂潛寫吳生真於講席眾人之中,引吳生觀之。一見便驚謂庭光曰:“老夫衰醜,何用圖之?”因斯嘆服。凡畫人物、佛像、神鬼、禽獸、山水、臺殿、草木,皆冠絕於世,國朝第一。張懷瓘嘗謂道子乃張僧繇之後身,斯言當矣。又按《兩京耆舊傳》雲:“寺觀之中,圖畫墻壁,凡三百余間。變相人物,奇蹤異狀,無有同者。上都唐興寺、禦註金剛經院,妙跡為多,兼自題經文。慈恩寺塔前文殊、普賢,西面廡下降魔、盤龍等壁,及景公寺地獄壁、帝釋、梵王、龍神,永壽寺中三門兩神及諸道觀寺院,不可勝紀,皆妙絕一時。”景玄每觀吳生畫,不以裝背為妙,但施筆絕蹤,皆磊落逸勢。又數處圖壁,只以墨蹤為之,近代莫能加其彩繪。凡圖圓光皆不用尺度規畫,一筆而成。景玄元和初應舉,住龍興寺,猶有尹老者年八十余,嘗雲:“吳生畫興善寺中門內神圓光時,長安市肆老幼士庶競至,觀者如堵。其圓光立筆揮掃,勢若風旋,人皆謂之神助。”又嘗聞景雲寺老僧傳雲:“吳生畫此寺地獄變相時,京都屠沽漁罟之輩,見之而懼罪改業者,往往有之,率皆修善。”所畫並為後代之人規式也。

〇神品中一人(周昉)

周昉字仲朗,京兆人也。節制之後,好屬文,窮丹青之妙,遊卿相間,貴公子也。兄皓,善騎射,隨哥舒翰征吐蕃,收石堡城,以功為執金吾。時屬德宗修章敬寺,召皓雲:“卿弟昉善畫,朕欲宣畫章敬寺神,卿特言之。”經數月果召之,昉乃下手。落筆之際,都人競觀,寺抵園門,賢愚畢至。或有言其妙者,或有指其瑕者,隨意改定。經月有余,是非語絕,無不嘆其精妙為當時第一。又郭令公婿趙縱侍郎嘗令韓幹寫真,眾稱其善;後又請周昉長史寫之,二人皆有能名,令公嘗列二真置於坐側,未能定其優劣。因趙夫人歸省,令公問雲:“此畫何人?”對曰:“趙郎也。”又雲:“何者最似?”對曰:“兩畫皆似,後畫尤佳。”又問:“何以言之?”雲:“前畫者空得趙郎狀貌,後畫者兼移其神氣,得趙郎情性笑言之姿。”令公問曰:“後畫者何人?”乃雲:“長史周昉。”是日遂定二畫之優劣,令送錦彩數百段與之。今上都有畫水月觀自在菩薩,時人又雲大雲寺佛殿前行道僧,廣福寺佛殿前面兩神,皆殊絕當代。昉任宣州別駕,於禪定寺畫北方天王,嘗於夢中見其形像。又畫士女,為古今冠絕,又畫《渾侍中宴會圖》、《劉宣按武圖》、《獨孤妃按曲圖》粉本,又畫《仲尼問禮圖》、《降真圖》、《五星圖》、《撲蝶圖》,兼寫諸真及文宣王十弟子卷軸等至多。貞元末新羅國有人於江淮以善價收市數十卷持往彼國,其畫佛像,真仙、人物、士女,皆神品也;惟鞍馬、鳥獸、草木、林石,不窮其狀。

〇神品下七人(閻立德、閻立本、尉遲乙僧、李思訓、韓幹、張藻、薛稷)

閻立本,太宗朝官至刑部侍郎,位居宰相,與兄立德齊名於當世。嘗奉詔寫太宗禦容,後有佳手傳寫於玄都觀東殿前間,以鎮九岡之氣,猶可仰神武之英威也。

閻立德《職貢圖》,異方人物詭怪之質,自梁魏以來名手不可過也。時南山有猛獸害人,太宗使驍勇者往捕之,不獲。又虢王元鳳忠義奮發,往射之,一箭而斃。太宗壯之,使其弟立本圖其狀,鞍馬、仆從皆若真,觀者莫不驚嘆其神妙。又太宗幸玄武池,見鸂氵鵓戲,召立本圖之。左右誤呼雲:“宣畫師。”立本大恥之,遂絕筆,誡諸子弟不令學畫。先圖秦府十八學士,淩煙閣二十四功臣等,實亦輝映今古。惟職貢、鹵簿等圖,與立德皆同制之。又雲慈恩寺畫功德,親手設色,不見其蹤跡。凡畫人物、冠冕、車服,皆神妙也。李嗣真雲:“立本雖師於鄭法士,實亦過之矣。”後有王知慎者,亦師範於立本,甚得其筆力。立德乃神品,知慎乃妙品。

尉遲乙僧者,土火羅國人。貞觀初其國王以丹青奇妙,薦之闕下。又雲其國尚有兄甲僧,未見其畫蹤也。乙僧今慈恩寺塔前功德,又凹凸花面中間千手眼大悲精妙之狀,不可名焉。又光澤寺七寶臺後面畫降魔像,千怪萬狀,實奇蹤也。凡畫功德、人物、花鳥皆是外國之物像,非中華之威儀。前輩雲:“尉遲僧,閻立本之比也。”景玄嘗以閻畫外國之人,未盡其妙;尉遲畫中華之像,抑亦未聞。由是評之,所攻各異,其畫故居神品也。

李思訓,開元中除衛將軍,與其子李昭道中舍俱得山水之妙,時人號大李、小李。思訓格品高奇,山水絕妙,鳥獸、草木,皆窮其態。昭道雖圖山水、鳥獸,甚多繁巧,智惠筆力不及思訓。天寶中明皇召思訓畫大同殿壁,兼掩障。異日因對,語思訓雲:“卿所畫掩障,夜聞水聲。”通神之佳手也,國朝山水第一。故思訓神品,昭道妙上品也。

韓幹,京兆人也。明皇天寶中召入供奉。上令師陳閎畫馬,帝怪其不同,因詰之。奏雲:“臣自有師。陛下內廄之馬,皆臣之師也。”上甚異之。其後果能狀飛黃之質,圖噴玉之奇。九方之職既精,伯樂之相乃備。且古之畫馬,有穆王八駿圖,後立本亦模寫之,多見筋骨,皆擅一時,足為希代之珍。開元後,四海清平,外國名馬,重驛累至。然而沙磧之遙,蹄甲皆薄。明皇遂擇其良者,與中國之駿同頒,盡寫之。自後內廄有飛黃、照夜、浮雲、五花之乘,奇毛異狀,筋骨既圓,蹄甲皆厚。駕馭歷險,若乘輿輦之安也;馳驟旋轉,皆應韶之節。是以陳閎貌之於前,韓幹繼之於後。寫渥窪之狀,若在水中;移騕褭之形,出於圖上。故韓幹居神品,宜矣。又寶應寺三門神、西院北方天王、佛殿前面菩薩及凈土壁、資聖寺北門二十四聖,皆奇蹤也。畫高僧、鞍馬、菩薩、鬼神等,並傳於世。

張藻員外,衣冠文學,時之名流。畫松石、山水,當代擅價。惟松樹特出古今,能用筆法。嘗以手握雙管,一時齊下,一為生枝,一為枯枝。氣傲煙霞,勢淩風雨,槎丫之形,鱗皴之狀,隨意縱橫,應手間出。生枝則潤含春澤,枯枝則慘同秋色。其山水之狀,則高低秀麗,咫尺重深,石尖欲落,泉噴如吼。其近也,若逼人而寒;其遠也,若極天之盡。所畫圖障,人間至多。今寶應寺西院山水、松石之壁,亦有題記。精巧之跡,可居神品也。

薛稷,天後朝位至宰輔,文章學術,名冠時流。學書師褚河南,時稱買褚得薛,不失其節。畫蹤如閻立本,今秘書省有畫鶴,時號一絕。曾旅遊新安郡,遇李白,因相留,請書永安寺額,兼畫西方佛一壁。筆力瀟灑,風姿逸秀,曹張之匹也。二跡之妙,李翰林題贊見在。又蜀郡亦有鶴並佛像、菩薩、青牛等傳於世,並居神品。

〇妙品上八人(李昭道、韋無忝、朱審、王維、韋偃、王宰、楊炎、韓滉)

李昭道,已附在思訓傳。

韋無忝侍郎,京兆人也。明皇時以畫鞍馬、異獸獨擅其名。時人稱號:韋畫四足,無不妙也。開元天寶中,外國曾獻獅子,既畫畢,酷似其狀。後獅子放歸本國,惟畫者在焉。凡展圖觀覽,百獸見之皆驚懼。又明皇射獵,一箭中兩野豬,詔於玄武門寫之,傳在人間,皆妙之極也。景玄竊以百獸之性,有雄毅逸群之駿,有馴狎順人之良,爪距既殊,毛鬛各異。前輩或狀其怒則張口,狀其喜則垂頭,未有展一筆以辯其情性,奮一毛而知其名字。古所未能也,惟韋公能之。《異獸圖》後流落於人間,往往見之。今京都寺觀之內,或有畫處,凡攻馬獸者,皆稱妙絕。

朱審吳郡人,得山水之妙,自江湖至京師,壁障卷軸,家藏戶珍。又唐安寺講堂西壁,最其得意。其峻極之狀,重深之妙,潭色若澄,石文似裂,嶽聳筆下,雲起鋒端,咫尺之地,溪谷幽邃,松篁交加,雲雨暗淡,雖出前賢之胸臆,實為後代之模楷也。故居妙上品。人物、竹木居能品。

王維字摩詰,官至尚書右丞,家於藍田輞川,兄弟並以科名文學冠絕當時,故時稱“朝廷左相筆,天下右丞詩”也。其畫山水、松石,蹤似吳生,而風致標格特出。今京都千福寺西塔院有掩障一合,畫青楓樹一圖。又嘗寫詩人襄陽孟浩然馬上吟詩圖,見傳於世。復畫《輞川圖》,山谷郁郁盤盤,雲水飛動,意出塵外,怪生筆端。嘗自題詩雲:“當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其自負也如此。慈恩寺東院與畢庶子、鄭廣文各畫一小壁,時號三絕。故庾右丞宅有壁畫山水兼題記,亦當時之妙。故山水、松石,並居妙上品。

韋偃,京兆人。寓居於蜀,以善畫山水、竹樹、人物等,思高格逸。居閑嘗以越筆點簇鞍馬人物、山水雲煙,千變萬態。或騰或倚,或龁或飲,或驚或止,或走或起,或翹或跂,其小者或頭一點,或尾一抹;山以墨幹,水以手擦,曲盡其妙,宛然如真。亦有圖麒麟之良,畫銜勒之飾,巧妙精奇,韓幹之匹也。畫高僧、松石、鞍馬、人物,可居妙上品,山水人物等居能品。

王宰家於西蜀,貞元中韋令公以客禮待之。畫山水樹石出於象外,故杜員外贈歌雲:“十日畫一松,五日畫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跡。”景玄曾於故席夔舍人廳見一圖障:臨江雙樹,一松一柏。古藤縈繞,上盤於空,下著於水。千枝萬葉,交植曲屈,分布不雜,或枯或榮,或蔓或亞,或直或倚,葉疊千重,枝分四面。達士所珍,凡目難辯。又於興善寺見畫四時屏風,若移造化風候雲物,八節四時於一座之內,妙之至極也。故山水、松石,並可躋於妙上品。

楊炎,貞元中宰相,出貶崖州。氣摽風雲,文敵揚馬。嘗畫松石山水,出於人表。初稱處士謁盧黃門,館之甚厚。久而知其丹青之能,意欲求之,未敢發言。炎遽欲辭去,盧公復苦留之。知其家洛中,衣食乏少,心所不寧,盧公乃潛令人將數百千至洛供之,擬取其家書,回以示炎,炎極感之,未知所報。盧公從容乃言:“欲求一蹤,以為子孫之家寶爾,意尚難之。”遂月余圖一障,松石雲物,移動造化,觀者皆謂之神異。後少有見筆跡者,亦可居於妙上品。

韓滉,德宗朝宰相。當建中末,值茲喪亂,遂兼統六道節制,出為鎮海軍、江浙東西兼荊湖洪鄂等道節度使、中書令、晉國公。按《唐書》:“公天縱聰明,神幹正直,出入顯重,周旋令猷,出律嚴肅,萬里無虞。”然嘗以公退之暇,雅愛丹青,詞高格逸,在僧繇、子雲之上。又學書與畫,畫則師於陸,書則師於張;畫體生成之蹤,書合自然之理。時車駕南狩,征天下兵。雖兩浙興師,勞心計,而六法之妙,無逃筆精。能圖田家風俗,人物水牛,曲盡其妙。議者謂驢牛雖目前之畜,狀最難圖也,惟晉公於此工之,能絕其妙。人間圖軸,往往有之,或得其紙本者,其畫亦薛少保之比,居妙品之上也。

〇妙品中五人(陳閎、範長壽、張萱、程脩己、邊鸞)

陳閎,會稽人也。善寫真及畫人物士女,本道薦之於上國。明皇開元中召入供奉。每令寫禦容,冠絕當代。又畫明皇射豬、鹿、兔、雁,並按舞圖及禦容,皆承詔寫焉。又寫太清宮肅宗禦容,龍顏鳳態,日角月輪之狀,而筆力滋潤,風彩英奇,若符合瑞應,實天假其能也,國朝閻令公之後,一人而已。今咸宜觀內,天尊殿中畫上仙,及圖當時供奉道士、庖丁等真容,皆奇絕。曾畫故吏部徐侍郎本行經幡十二口,皆在焉。又有女,亦能機織成功德佛像,皆妙絕無比。惟寫真入神,人物士女,可居妙品。

範長壽,國初為武騎尉,善畫風俗,田家景候、人物之狀,人間多有。今屏風是其制也。凡畫山水、樹石、牛馬,畜產,屈曲遠近,放牧閑野,皆得其妙。各盡其微,張僧繇之次也。又僧彥悰《續畫品》雲:“其博贍繁多,未見其親跡,可居妙品。”時又有何長壽,亦與齊名,近代少見其畫也。

張萱,京兆人也。嘗畫貴公子、鞍馬、屏障、宮苑、士女,名冠於時。善起草,點簇景物,位置亭臺,樹木花鳥,皆窮其妙。又畫長門怨詞,攄思曲檻亭臺,金井梧桐之景也。又畫《貴公子夜遊圖》、《宮中七夕乞巧圖》、《望月圖》,皆多幽思,愈前古也。畫士女乃周昉之倫,其貴公子、宮苑、鞍馬,皆稱第一,故居妙品也。

程脩己,其先冀州人,祖大歷中任越州醫博士,父伯儀,少有文學。時周昉任越州長史,遂令脩己師事,凡二十年中師其畫。至六十,畫中有數十病,既皆一一口授,以傳其妙訣。寶歷中,脩己應明經擢第。大和中,文宗好古重道,以晉明帝朝衛協畫毛詩,圖草木鳥獸古賢君臣之像,不得其真,遂召脩己圖之;皆據經定名,任意采掇,由是冠冕之制,生植之姿,遠無不詳,幽無不顯矣。又嘗畫竹障於文思殿,文皇有歌雲:“良工運精思,巧極似有神。臨窗時乍睹,繁陰合再明。”當時在朝學士等皆奉詔繼和。自貞元後,以畫藝進身,累承恩稱旨,京都一人而已。尤精山水、竹石花鳥、人物、古賢、功德、異獸等,首冠於時,可居妙品也。

邊鸞,京兆人也。少攻丹青,最長於花鳥,折枝草木之妙,未之有也。或觀其下筆輕利,用色鮮明,窮羽毛之變態,奪花卉之芳妍。貞元中新羅國獻孔雀解舞者,德宗詔於玄武殿寫貌。一正一背,翠彩生動;金羽輝灼,若連清聲,宛應繁節。後因出宦,遂致疏放,其意困窮於澤潞間。寫《玉芝圖》,連根苗之狀,精極,見傳於世。近代折枝花居其第一,凡草木、蜂蝶、雀蟬,並居妙品。

〇妙品下十人(馮紹政、戴嵩、楊庭光、張孝師、盧棱迦、殷仲容、陸庭曜、蒯廉、檀智敏、鄭儔)

馮紹政善雞、鶴、龍、水,時稱其妙。開元中關輔大旱,京師渴雨尤甚,亟命大臣遍禱於山澤間,而無感應。上於龍池新創,一殿,因詔少府監馮紹政於四壁各畫一龍。紹政乃先於四壁畫素龍,其狀蜿蜒,如欲振湧。繪事未半,若風雲隨筆而生。上與從官於壁下觀之,鱗甲皆濕。設色未終,有白龍自檐間出,入於池中,風波洶湧,雲電隨起,侍御數百人皆見白龍自波際乘氣而上。俄頃陰雲四布,風雨暴作,不終日而甘澤遍。(出《明皇雜錄》)

戴嵩嘗畫山澤水牛之狀,窮其野性筋骨之妙,故居妙品。

楊庭光畫道像、真仙與庖丁,開元中與吳道子齊名。又畫佛像,其筆力不減於吳生也。

張孝師畫亦多變態,不失常途。惟鬼神、地獄,尤為最妙,並可稱妙品。

盧棱迦善畫佛,於莊嚴寺與吳生對畫神,本別出體,至今人所傳道。

殷仲容攻花鳥、人物,亦邊鸞之次也。

陸庭曜畫功德,時稱第一。畫天卿寺神,亦繼踵於盧,抑亦次矣。

蒯廉性野,嘗愛畫鶴,後師於薛稷,深得其妙。

檀智敏時號檀生,屋木、樓臺,出一代之制。

鄭儔屋木、樓臺,師於檀生,可居妙品。

〇能品上六人(陳譚、鄭虔、劉商、畢宏、王定、韋鑾)

陳譚攻山水,德宗時除連州刺史,令寫彼處山水之狀,每歲貢獻。野逸不群,高情邁俗,張藻之亞也。

鄭虔號廣文,能畫魚水、山石,時稱奇妙,人所降嘆。

劉商官為郎中,愛畫松石樹木,格性高邁。時有畢庶子,亦善畫松樹水石,時人雲:“劉郎中松樹孤標,畢庶子松根絕妙。”

畢宏官至庶子,攻松石,時稱絕妙。

王定為中書,常僻於畫。公政之外,每圖像菩薩、高僧、士女,皆冠於當代。每經畫處,鹹謂驚人。

韋鑾官至少監,善圖花鳥山水,俱得其深旨。可為邊鑾之亞。韋鑾次之,其畫並居能品。

〇能品中二十八人(陸滉、李仲和、李衡、齊旻、李仲昌、李仿、孟仲暉、高雲、衛憲、程伯儀、楊辯、王拖子、姚彥山、冷元秀、譚皎、錢國養、張遵禮、張正言、沈寧、劉罄、李倫、尹澄、尹林、侯造、趙立言、曲庭、鄭珽、盧少長)

陸滉功德,李仲和、李衡、齊旻,俱能畫蕃馬、戎夷部落、鷹犬、鳥獸之類,盡得其妙。又李仲昌、李仿、孟仲暉,皆以寫真最得其妙。高雲、衛憲、程伯儀,並師周昉,盡造其妙,冠於當時。然衛憲花木、蜂蟬、雀竹,以為希代之珍。楊辯、王拖子、姚彥山、冷元琇、譚皎、錢國養、張遵禮、張正言、沈寧、劉罄、李倫、尹澄、尹林、侯造、趙立言、曲庭、鄭珽、盧少長,以上各負其誌,並極其妙。程伯儀曾畫東封圖,為時之所寶。其余眾手,皆有所能,不可具載,並稱能品也。

〇能品下二十八人(黃諤、曹元廓、檀章、耿昌言、吳玢、田深、盧弁、陳庶、梁廣、王朏、白旻、蕭溱、蕭悅、程邈、樂峻、項容、陳庭、董奴子、衛芋、陳凈心、陳凈眼、梁洽、裴遼、張涉、韓伯達、張容、僧道玠、李湊)

黃諤畫馬,獨善於時,今菩提寺佛殿中有畫,自後難繼其蹤。曹元廓、韓伯達、田深畫馬,筋骨氣力如真。及盧弁貓兒,白旻鷹鴿,蕭悅竹,又偏妙也。梁廣、程邈、董奴子、衛芋、陳庶、梁洽,皆以花鳥、松石、寫真為能,不相讓也。檀章、耿昌言、吳玢、樂峻、項容、陳庭、裴遼、僧道玠,皆圖山水,曲盡其能。陳凈心、陳凈眼,畫山水、功德皆奇。王朏、蕭溱、張涉、張容,皆士女之特善也。

〇逸品三人(王墨、李靈省、張誌和)

王墨者,不知何許人,亦不知其名,善潑墨畫山水、時人故謂之王墨。多遊江湖間,常畫山水,松石、雜樹,性多疏野,好酒,凡欲畫圖幛,先飲。醺酣之後,即以墨潑,或笑或吟,腳蹙手抹。或揮或掃,或淡或濃,隨其形狀,為山為石,為雲為水。應手隨意,倏若造化。圖出雲霞,染成風雨,宛若神巧,俯觀不見其墨汙之跡,皆謂奇異也。

李靈省,落托不拘撿,長愛畫山水。每圖一障,非其所欲,不即強為也。但以酒生思,傲然自得,不知王公之尊貴。若畫山水、竹樹,皆一點一抹,便得其象,物勢皆出自然。或為峰岑雲際,或為島嶼江邊,得非常之體,符造化之功,不拘於品格,自得其趣爾。

張誌和,或號曰煙波子,常漁釣於洞庭湖。初顏魯公典吳興,知其高節,以漁歌五首贈之。張乃為卷軸,隨句賦象,人物、舟船、鳥獸、煙波、風月,皆依其文,曲盡其妙,為世之雅律,深得其態。此三人,非畫之本法,故目之為逸品,蓋前古未之有也,故書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