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甫里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 唐甫里先生文集 附録
唐 陸龜蒙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黃蕘圃校本
校勘記


唐甫里先生陸龜𫎇傳二十卷附録

陸龜𫎇字魯望元方七世孫也父賔虞以文歴侍御

史龜𫎇少髙放通六經大義尤明春秋舉進士一不

中徃從湖州刺史張搏歴湖蘇二州辟以自佐甞至

饒州三日無所詣刺史蔡京率官屬就見之龜𫎇不

樂拂衣去居松江甫里多所論撰雖幽憂疾痛貲無

十日計不少輟也文成竄藁篋中或歴年不省爲好

事者盗去得書𤍨誦乃録讐比勤勤朱黄不去手所

藏雖少其精皆可傳借人書篇秩壞舛必為輯禠刋

正楽聞人學講論不倦有田數百畒屋三十楹田苦

下雨潦則與江通故常苦飢身畚鍤茠刺無休時或

譏其劳答曰尭舜黴瘠禹胼胝彼聖人也吾一褐衣

敢不勤乎嗜茶置園顧渚山下𡻕取租茶自判品第

張又新爲水說七種其二慧山泉三虎丘井六松江

人助其好者雖百里爲致之𥘉病酒再朞乃已其後

客至絜壷置杯不復飲不喜與流俗交雖造門不肯

見不乗馬升舟設篷席齎束書茶竈筆牀釣具徃來

時謂江湖散人或號天隨子甫里先生 比涪翁漁

父江上丈人後以髙士召不  尉盧擕素與善及

當國召拜左拾遺詔方下龜𫎇卒光化中韋荘表龜


𫎇及孟郊等十人皆贈右𥙷闕陸氏在姑蘇其門有

𦣞石逺祖績嘗仕呉為欎林太守罷㱕無裝舟輕

可越海取石為重人稱其廉號欎林石世保其居云

出唐書

甫里陸先生文集序

唐賢陸龜䝉字魯望三呉人也幼而聦悟通六籍尤

長於春秋常體江謝賦事名振江右與顔蕘皮日休

羅隠呉融為友性髙潔家貧親老屈與張搏為湖蘇

二郡佐甞至饒州三月無所詣刺史率官屬就見之

龜蒙不樂拂衣去居松江甫里多所論譔著呉興實


録四十卷松陵集十卷笠澤叢書八十餘篇自謂江

湖㪚人或號天隨子甫里先生唐末以左拾遺授之

詔下日疾終贈右𥙷闕  本朝宋景文公重修唐

書仍列於隠逸傳今蜀中惟松陵集盛行笠澤叢書

未有是書家蔵乆矣愚謂貯之篋笥以𥝠一人之觀

覽不若鏤板而傳諸好事庻斯文之不墜而魯望之

名復振亦儒者之用心也時聖宋元符庚辰𡻕仲秋

月郫人樊開題

後序

進迫取捨君子之大節惟循於道而不悖然後無過

 於聖人之門非明䡖重之理知好惡之正者未有不

 為物所勝也天隨子居衰乱之世仕不苟合家于松

 江躬劳苦甘淡簿而以讀書考古為事所飬者厚故

 其為文氣完而志直言辯而意深一㱕於尊君愛民

 崇善沮惡兹非所謂循於道而不悖者邪世所傳叢

 書多舛謬衮旣至是邑想其遺風因求善本校證刋

 之于板俾覽者非獨玩其辭而已矣扵其志節將有

 取焉政和改元季夏四日毗陵朱衮記

    二游詩序       皮 日休

 呉之士有恩王府叅軍徐修矩者守世書萬卷優游


 自適余假其書數千卷未一年悉償夙志酣飫經史

 或日晏忘飲食次有前涇縣尉任晦者其居有深林

 曲治危亭幽砌余並次以見之或退公之暇必造以

 息焉林泉隠事恣用研詠大凢游於二君宅無浹旬

 之間因作詩以留贈目之曰二游兼𭔃陸魯望

    五貺詩序       皮 日休

 毗陵處士魏君不琢氣眞而志放居毗陵凢二紀閉

 門窮學是乎里民不得以師之非乎里民不得以訾

 之用之不難柱利之被人也捨之不難退辱非及已

 也噫古君子處乎進退而全者由此道乎伯夷之隘


 惠之不恭不能造于是也江南秋風時鱸𦘺而難釣

 菰脆而易挽不過乗短䑧方言曰舩短而深者謂之䑧音歩載一甔酒加

 以隠具由五㵼涇入震澤穿松陵抵杭越耳日休甞

 聞道於不𤥨敢不求雅物成雅思乎於是買釣舩一

 脩二丈闊三尺施篷以庇烟雨謂之五㵼舟天台杖

 一色黯而力遒謂之華頂杖有龜頭山疊石硯一髙

 不二寸其仭數百謂之太湖硯有桐廬養和一恠形

 拳跼坐若變去謂之烏龍養和有南海𩼹魚殻樽一

 澁鋒齾角内𤣥外黄謂之訶陵樽皆𭔃于不𤥨行以


 資雲水之興止以益琴籍之玩眞古人之雅貺也因

 思乗葦之義不過于詞遂為五篇目之曰五貺兼請

 魯望同作

    過張祐丹陽故居      顔萱

 萱與故張處士祐世家通舊尚憶孩椎之𡻕與伯氏

 甞承處士撫抱之仁目管輅為神童期孔融於偉噐

 光隂徂謝二紀于兹適經其故居已易他主訪遺孤

 之所止則距故居之右二十餘歩荆榛之下華門啓

 焉處士有四男一女男曰椿兒桂子椅児杞児問之

 三已物故唯杞為遺孕與其女尚存欲揖杞與言則


又求食於汝墳矣但有霜𩯭而黄冠者杖䇿迎門乃

昔時愛姬崔氏也與之話舊歴然可聽嗟乎葛帔練

裙兼非所有琴書圖籍盡屬他人又云横塘之西有

故田數百畒力旣貧窶十年不耕唯嵗賦萬錢求免

無所嗚呼昔為穆生置醴鄭公立郷者復何人哉因

吟五十六事以聞好事者

   三髙祠記

乾道三年二月呉江縣新作三髙祠成三髙者越上

將軍姓范氏是為鴟夷子皮晉大司馬東曹SKchar姓張

氏是為江東歩兵唐右𥙷闕姓陸氏是為甫里先生


三君生不並世鴟夷子皮又甞一用人之國功大名

顯而去之季鷹魯望蕭然𦡱儒使有為於當年其所

成就固不可隃度要皆以得道見㣲脫屣天刑清風

峻節相望於松江太湖之上故天下同髙之而邑人

獨私得奉甞以夸於四方曰此吾東家丘云爾見大

夫趙伯䖒以故祠偪陋將改作郷老王份獻其地雲

灘乃築堂於上告遷而奠焉且屬石湖范成大為之

辞噫不有君子其能國乎今乃自放寂寞之濵掉頭

而弗顧人又從而以為髙此豈盛際之所願哉後之

人髙三君之風而跡其所以去為世道計者可以懼


 矣至於豪傑之士或肆志乎軒冕宴安留連卒悔於

 後者亦將有感於斯堂而成大何足以述之然屈平

 旣從彭咸而桂叢之猶招隠士疑若幽處林薄不死

 而僊况如三君蟬蛻溷濁得全於天者甞試𠋣楹而

 望水光浮空雲日下上風颿煙篷飄忽晦明意必徃

 來其間成大亦何足以見之姑效小山作歌三章以

 招焉遂從而歌之曰若有人𠔃扁舟撫湖海𠔃逺㳺

 衆芳媚𠔃髙丘忽獨君𠔃不可留長風積𠔃浪波白

 蕩揺空明𠔃南極一色鏡萬里𠔃鞭魚龍列星剡剡

 𠔃其下孤篷眇顧懷𠔃斯路與凉月弓入滄浦戰爭


 蝸角𠔃昨夢一𥬇水雲得意𠔃垂虹可以檥櫂僊之

 人𠔃夀無期樂哉垂虹𠔃去復来載歌曰若有人𠔃

 横大江秋風起𠔃㱕故郷鴻冥飛𠔃白鷗舞呉波鱗

 鱗𠔃而在下嗟人胡為𠔃天地四方美無度𠔃吾之

 土膾脩鱸𠔃雪霏登菰蒪𠔃芼之水僊𦆯𠔃胥命君

 可望𠔃不可追頫倒景𠔃揮碧寥娭宴息𠔃江之臯

 菉蘋堂𠔃廡杜若一杯之酒𠔃我為君酌又歌曰若

 有人𠔃北江之渚披雲而晞𠔃頮煙雨菊莎𠔃杞𣗥

 嵗晚𠔃何以續君食偭五鼎𠔃腥腐羞三泉𠔃終古

 千秋風露𠔃㱕來故墟月明無人𠔃蒼石與語牛宫


洳𠔃生蒲荷潮西東𠔃下田一波訪南涇𠔃鄰曲山

川良是𠔃丘壠多稼九畹𠔃今其刈聊舂容𠔃兹里

是𡻕六月旣望書遺邑人使習以侑祠伯䖒請遂以

為記淳熈六年八月邑長陳翥増葺祠亭重刻石

   楊文公談𫟍

唐陸龜𫎇善為賦絶妙人有收得賦材皆綴緝属對

差次比擬凢數首有題而未就盖其構思用工之非

淺相傳龜䝉多智數狡獪居笠澤有内養自長安使

杭州舟出舍下小童奴以小舟驅群鴨出内養弹其

一緑頭雄鴨折SKchar龜𫎇⿺辶䖏從舍出大呼云此緑鴨有


 異善人言適將獻狀本州貢天子今持此死鴨以詣

 官自言耳内養少長宫禁不知外事信然甚驚駭厚

 以金帛遺之龜𫎇乃止因徐問龜𫎇曰此鴨何言龜

 𫎇曰常自呼其名巧㨗多𩔖此

  茵甞𮗚其傳誦其文矣龜䝉字魯望居甫里著呉

  興實録四十卷松陵集十卷笠澤叢書四集以髙

  士召不至躬自畚鍤品茶評水不與流俗交升舟

  則蓬席束書筆床釣具徃來江湖間謂江湖散或

  號天隨子甫里先生自比涪翁漁父江上丈人清

  風素節凛凛千古因疑談𫟍所傳之過况茵所居

 視甫里無一舍逺其地荒僻眇在松江之東去

 程猶有數十里使者無由過之自武宗曁昭宗凢

 六十三載未甞遣内養使杭州揆之地理考之唐

 紀信其為誣豈談苑别有所㩀云Page:Sibu Congkan0772-陸龜蒙-唐甫里先生文集-5-5.djvu/150Page:Sibu Congkan0772-陸龜蒙-唐甫里先生文集-5-5.djvu/151Page:Sibu Congkan0772-陸龜蒙-唐甫里先生文集-5-5.djvu/152Page:Sibu Congkan0772-陸龜蒙-唐甫里先生文集-5-5.djvu/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