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異詩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異詩序
作者:范仲淹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范文正公集/卷06

皇宋處士唐異,字子正,人之秀也。之才之藝,掲乎清名。西京故留臺李公建中,時謂善畫,為士大夫之所尚,而子正之筆,實左右焉。江東林君復,神于墨妙,一見而歎曰:「唐公之筆,老而彌壯!」東宮故諭徳崔公遵度,時謂善琴,為士大夫之所重,而子正之音,嘗唱和焉。髙平范仲淹,師其絃歌,嘗貽之書曰:「崔公既沒,琴不在茲乎?」處士二妙之外,嗜于風雅,探幽索奇,不知其老之將至。一日,以集相示,俾為序焉。

嘻!詩之為意也,範圍乎一氣,出入乎萬物。巻舒變化,其體甚大。故夫喜焉如春,悲焉如秋。徘徊如雲,崢嶸如山。髙乎如日星,遠乎如神仙。森如武庫,鏘如樂府。羽翰乎教化之聲,獻酬乎仁義之醇。上以徳于君,下以風于民。不然,何以動天地而感鬼神哉?而詩家者流,厥情非一。失志之人其辭苦,得意之人其辭逸,樂天之人其辭達,覯閔之人其辭怒。如孟東野之清苦,薛許昌之英逸,白樂天之明達,羅江東之憤怒,此皆與時消息,不失其正者也。五代以還,斯文大剝,悲哀為主,風流不歸。皇朝龍興,頌聲來復,大雅君子,當抗心于三代。然九州之廣,庠序未振,四始之奧,講議蓋寡。其或不知而作,影響前輩,因人之尚,忘已之實。吟詠性情而不顧其分,風賦比興而不觀其時。故有非窮途而悲,非亂世而怨,華車有寒苦之述,白社為驕奢之語。學步不至,效顰則多。以至靡靡増華,愔愔相濫。仰不主乎規諫,俯不主乎勸誡。抱鄭衛之奏,責夔曠之賞,游西北之流,望江海之宗者,有矣。

觀乎處士之作也,孑然弗倫,洗然無塵。意必以淳,語必以真。樂則歌之,憂則懷之。無虛美,無苟怨。隠居求志,多優游之詠;天下有道,無憤惋之作。〈騷〉〈雅〉之際,此無愧焉。覽之者有以知詩道之艱,國風之正也。時天聖四年五月日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