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 唐詩紀事 卷第七十一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七十二

唐詩紀事巻第七十一

 張道古  許鼎   李京   胡曾

 伍唐珪  韓定辭  蔣貽恭  狄歸昌

 李極   髙越   許郴   孫蜀

 牛嶠   崔庸   同谷子  陳詠

 李旭   沈彬   周朴   孫魴

 王易簡  范櫨之子 鄭雲叟  謝大虚

 李嶼   江為

   張道古

昭宗時拾遺張道古貢五危二亂表黜居于蜀後聞

駕走西岐又遷東洛皆契五危之事悉歸二亂之源

因吟一章上蜀王詩曰封章才逹冕旒前黜詔俄离

玉座端二亂豈由明主用五危終被佞臣彈西廵鳳

府非為固東播鑾輿卒未安諫䟽至今如可在誰能

更與讀來㸔道古臨淄人景福中進士釋褐為著作

郎遷右拾遺播遷之後方鎮阻兵道古上危亂䟽云

只今劉備孫權已生於世矣責施州司戶參軍後入

蜀王氏聞而憾之乃變姓名賣卜導江青城市中建

開國召為武部郎中至玉壘闗謂所親曰吾唐室諌

臣終不能拳跽與鷄犬同食雖召必再貶於此之日

葬我於闗東不毛之地題曰唐佐輔補闕張道古墓

後遇害妻亦繼亡蜀主憫之俾袝葬焉鄭雲叟在華

聞之有詩哭之曰曾陳章䟽忤昭皇樸落西南事可

傷豈使諫臣終屈辱直疑天道惡忠良生前賣卜居

三蜀死後馳名遍大唐誰是後來修史者言君力死

正頽綱

乾符中道古在王鎔幕府一日久旱得雨衆賔賦詩

道古最後曰亢陽今已久嘉雨自雲傾一㸃不斜去

極多時下成禪月以詩悼之曰清河逝水太怱怱東

觀無人失至公天上君恩三載隔鑑中鸞影一時空

墳生苦霧蒼茫外門掩寒雲寂寞中惆悵斯人又如

此一聲蠻笛滿江風

   許鼎

登嶺望詩云淼淼三江水悠悠五嶺闗鴈飛猶不渡

人去若為還

鼎唐末詩人至梁正明六年始登第

   李京

除夜長安作云長安朔風起窮巷掩雙扉新嵗明朝

是故鄉何路歸鬢絲饒鏡色隟雪奪燈輝却羡秦州

鴈逢春盡北飛

京唐末詩人至梁正明六年登第

   胡曾

寒食都門詩云二年寒食住京華寓目春風萬萬家

金絡馬衘原上草玉(⿰釒义)人折路傍花軒車競出紅塵

合冠蓋爭廻白日斜誰念都門兩行淚故園寥落在

長沙

髙駢鎮蜀南蠻時飛一朩夾有借錦江飲馬之語曾

時為書記以檄破之兼有詩云辞天出塞陳雲空霧

巻霞開萬里通親受虎符安宇宙誓將龍劒定英雄

殘霜敢冐髙懸日秋葉爭禁大叚風為報南蠻須屏

跡不同蜀將武侯公或曰路嵓鎮蜀日曾為之

王衍五年宴飲無度衍自唱韓琮柳枝詞曰梁苑隋

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何如思想千年事誰見

楊花入漢宫内侍宋光溥詠曾詩曰呉王恃覇弃雄

才貪向姑蘇醉綠醅不覺錢塘江上月一霄西送越

兵來衍怒罷宴曾有詠史詩百篇行于世

   伍唐珪

寒食日獻郡守云入門堪笑復堪憐三逕苔荒一釣

船慙愧四隣教斷火不知厨裏久無煙

唐珪唐末進士也

   韓定辞

定辞為鎮州王鎔書記聘燕帥劉仁恭舎於賔舘命

幕客馬彧延接馬有詩贈韓云燧林芳草綿綿思盡

日相携陟麗譙别後巏嵍山上望羡君時復見王喬

彧詩清秀然意在試其學問韓於座酬之曰崇霞臺

上神仙客學辨癡龍藝㝡多盛德好將銀筆述麗詞

堪與雪兒歌座賔靡不欽訝然亦疑銀筆之僻也他

日彧持燕帥之命荅聘常山亦命定辞接於公舘彧

從容問韓以雪兒銀筆之事韓曰昔梁元帝為湘東

王時好學著書常紀忠臣義士及文章之美者筆有

三品或以金銀雕飾或用班竹爲管忠孝全者用金

管書之德行清粹者用銀筆書之文章贍麗者以班

竹書之故湘東之譽振於江表雪兒者李密之愛姬

能歌舞毎見賔寮文章有竒麗入意者即付雪兒叶

音律以歌之又問癡龍出自何處定辞曰洛下有洞

穴曾有人誤墮於穴中因行數里漸見明曠見有宫

殿人物凡九處又見有大羊羊髯有珠人取而食之

不知何所後出以問張華華曰此地仙九舘也大羊

者名曰癡龍耳定辞復問彧巏嵍山當在何處彧曰

此隨郡之故事何謙光而下問由是兩相悅服結交

而去

   奬貽恭

貽恭詠蚕詩云辛勤得繭不盈筐燈下繅絲恨更長

着處不知來處苦但貪衣上繡鴛鴦

貽恭江淮人唐末入蜀巧於刺譏蜀人畏之孟氏時

卒官止令佐而已

   狄歸昌

僖宗幸蜀或題馬嵬驛云馬嵬煙柳正依依重見鑾

輿幸蜀歸泉下阿蠻應有語這回休更泥楊妃或云

歸昌詩也時為侍郎或謂羅隱詩

   李極

襄王僭偽朱玫秉政百揆失序逼李極為内署極嘗

吟曰紫宸朝罷綴鴛鸞丹鳳樓前駐馬㸔惟有終南

山色在晴明依舊滿長安極終為亂兵所殺

極字昌詩隴西人登咸通十二年進士第僖宗幸寳

鷄極在鳳翔襄王逼為翰林學士及王行瑜殺玫襄

王奔京城極及妻盧皆被害

   高越

越燕人舉進士文價藹然鄂帥李簡賢之待以殊禮

將妻以女越𥨸諭其意賦詩一絶書于壁不告而去

詩云雪𤓰星眸衆所歸摩天専待振毛衣虞人莫謾

張羅網未肯平原淺草飛出唐餘録

   許郴

中秋夜有懷云趨馳早晩休一嵗又殘秋若只如今

日何難致白頭滄波歸處逺旅食向邊愁賴見前賢

説窮通不自由

郴睦州人鄭谷送郴罷舉歸睦州詩云桐廬歸舊廬

垂老復樵漁吾子雖言命鄉人懶讀書

   孫蜀

中秋夜戯酬顧道流云不那此身偏愛月等閑㸔月

即更深仙翁每被常娥使一度逢圓一夜吟

蜀與方干同時干有别蜀之作云吳越思君意易傷

别君添我鬢邊霜由來淛水偏堪恨截斷千山作兩鄉

   牛嶠

紅薔薇云曉啼珠露渾無力繡簇羅襦不着行若綴

夀陽公主額六宫爭肯學梅粧

嶠字松卿一字延峰隴西人自云僧孺之後乾符五

年進士歴遺補尚書郎王建鎮蜀辟判官及僭位為

給事中

   崔庸

蘇州崑山惠嚴寺殿基或曰鬼工有僧繇畫龍每風

雨如騰躍狀僧繇畫鎻以釘固之乾寧初呉郡進士

崔庸有詩云人莫嫌山小僧還愛寺靈殿髙神氣力

龍活客丹青

庸登天祐二年進士第

   同谷子

昭宗播岐何后用事有同谷子者詠五子之歌何后

潛令秦王誅之事未行而奔去詩曰邦惟固本自安

寧臨下常須馭朽驚何事十旬逰不返禍胎從此召

殷兵洒色聲禽號四荒郍堪峻宇又彫牆靜思今古

為君者未或因兹不滅亡唯彼陶唐有冀方少年都

不解思量如今筭得當時事首為盤逰亂紀綱明明

我祖萬邦君典則貽將示子孫惆悵太康荒墜後覆

宗絶祀滅其門𬽦讎萬姓遂無依顔厚何曾解忸怩

五子既歌邦已失一場前事悔難追

   陳詠

陳詠眉州青神人有詩名善弈碁昭宗刼遷駐蹕陜

郊是嵗䇿名歸蜀韋莊以詩賀之鄉中有嫉善者属

和韋詩曰讓德已令多士伏沽名還得世人聞譏其

比滌器當壚也陳嘗以詩自負其詩巻有一聮云隔

岸水牛浮鼻渡傍溪沙鳥㸃頭行杜光庭謂曰先軰

佳句甚多何必以此為巻首詠曰曾為朝廷見賞所

以列為巻首時人笑之

   李旭

旭及第後呈朝中知已云凌晨曉皷奏嘉音雷擁龍

迎出陸沉金牓髙懸當王闕錦衣即着到家林真珠

毎被塵泥陷病鸖多遭螻蟻侵今日始知天有意還

交雪得一生心

天祐元年進士登第

   沈彬

彬字子文髙安人也天才狂逸好神仙之事少孤西

遊以三舉為約常夢着錦衣貼月而飛識者言雖有

虛名不入月矣洪州解至長安初舉納省巻夢仙謡

云玉殿大開從客入金桃爛熟沒人偷鳳驚寳扇頻

翻翅龍悞金鞭忽轉頭第二舉憶仙謡云白榆風䬃

九天秋王母朝廻宴玉樓日月漸長雙鳳睡桑田欲

變六鼇愁雲翻簫管相隨去星觸旌幢各自流詩酒

近來狂不得騎龍却憶上清遊第三舉納省巻贈劉

象為首云曾應大中天子舉四朝風月鬢蕭踈不隨

世祖重携劒却為文皇再讀書十載戰塵銷舊業滿

城春雨壞貧居一枝何事於君惜仙桂年年幸有餘

劉象孤寒三十舉無成主司覽彬詩其年特放象及

第彬乾符中值駕起三峯四方多事南逰嶺表二十

餘年回呉中江南偽命吏部郎中致仕

彬唐末遊湖湘隱雲陽山十年余與虚中齊已貫休

以詩名相吹嘘又與韋莊杜光庭唱和皆蜀人也疑

其曾入蜀

彬詩有九衢冠盖暗爭路四海干戈多異心之句

   周朴

朴唐末詩人寓於閩中於僧寺假丈室以居不飲酒

茹葷塊然獨處諸僧晨粥夘食朴亦携巾孟厠諸僧

下畢飯而退率以爲常郡中豪貴設供率施僧錢朴

即廵行拱手各丐一錢有以三數錢與者朴止受其

一了得千錢以備茶藥之費將盡復然僧徒亦未嘗

厭也性喜吟詩尤尚苦澁每遇景物搜竒抉思日旰

忘返茍得一聮一句則忻然自快嘗野逢一負薪者

忽持之且厲聲曰我得之矣我得之矣樵夫矍然驚

駭掣臂棄薪而走遇游徼卒疑樵者為偷兒執而訊

之朴徐徃告卒曰適見負薪因得句耳卒乃釋之其

句云子孫何處閑爲客松栢被人伐作薪彼有一士

人以朴僻於詩句欲戲之一日跨驢於路遇朴在傍

士人乃欹㡌掩頭吟朴詩云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

東朴聞之忩遽隨其後且行士但促驢而去略不回

首行數里追及朴告之曰僕詩河聲流向西何得言

流向東士人領之而已閩中傳以為笑或曰曉來山

鳥閙雨過杏花稀亦朴詩也古陵寒雨絶髙鳥夕陽

髙情千里外長嘯一聲初右張為取作主客

圖黃巢至福州求得朴問曰能從我乎荅曰我尚不

仕天子安能從賊巢怒斬之

   孫魴

潤州金山寺張祐孫魴留詩為第一篇山居大江中

逈然孤秀詩意難盡羅隱云老僧齋罷闗門睡不管

波濤四面生孫生句云結宇孤峯上安禪巨浪間又

曰萬古波心寺金山名日新天多剰得月地少不生

塵過㯭妨僧定驚濤濺佛身誰言張處士題後更無

人魴夜坐句云劃多灰漸冷坐久席成㾗沈彬曰此

田舎翁火爐頭之作尔

魴南昌人唐末鄭谷避亂歸宜春魴往依之頗為誘

掖後有能詩聲終於南唐魴父畫工也王徹為中書

舎人草魴誥詞云李陵橋上不吟取次之詩顧凱筆

頭豈畫尋常之物魴終身恨之

   王易簡

易簡唐末進士梁乾化中及第名居牓尾不㸔牓却

歸華山尋就山釋褐授華州幕職後召入拜左拾遺

又辞官歸隱留詩一絶曰汨沒朝班愧不才誰能低

折向塵埃青山得去且歸去官職有來還自來及再

召為郎遷諫垣臺三十年歸華山十年而終

   范攄之子

呉人范攄處士之子七嵗能詩贈隱者云掃葉隨風

便澆花趂日隂方千曰此子他年必成名又吟夏日

云閑雲生不雨病葉落非秋千曰惜哉必不享夀果

十嵗卒

   鄭雲叟

鄭微君為詩皆祛滛靡逈絶囂塵如富貴曲云美人

梳洗時滿頭間珠翠豈知兩片雲戴却數鄉稅又詠

西施云素面已云妖更着花鈿飾臉横一寸波浸破

呉王國又七言傷時帆力劈開滄馬蹄踏破亂山

青浮名浮利過於酒醉得人心死不醒又題霍山秦

尊師老鸖𤣥猿伴採芝有時長歎獨移時翠娥紅粉

嬋娟劒殺盡世人人不知又偶題似鸖如雲一箇身

 不憂家國不憂貧擬將枕上日髙睡賣與世間榮

貴人又思山詠因賣丹砂下白雲鹿裘惟惹九衢塵

不如將耳入山去萬是千非愁殺人又景福中作云

悶見戈鋋匝四溟恨無竒䇿救生靈如何飲酒得長

醉直到太平時節醒又招友人遊春云難把長䋲繫

日烏芳時偷取醉工夫任堆金壁磨星斗買得花枝

不老無又山居云閑見有人尋移庵更入深落花流

澗水明月照松林醉勸頭陁酒閑敎孺子吟身同雲

外鸖斷得世塵侵又詩云冥心栖太室散髪浸流泉

採栢時逢麝㸔雲忽見仙夏狂衝雨戲春醉戴花眠

絶頂登雲望東都一㸃煙又詩不求朝野知卧見嵗

華移採藥歸侵夜聽松飯過時荷竿尋水釣背局上

嵓碁祭廟人來説中原正亂離

雲叟僖宗時應百篇舉不利遂隱華山月到君山酒

半醒朗吟疑有水仙聽無人識我真閑事羸得髙秋

㸔洞庭雲叟宿洞庭詩也

   謝太虚

抄秋洞庭懷王道士云漂泊日復日洞庭今更秋青

桃亦何意此夜催人愁惆悵客中月徘徊江上樓心

知楚天逺目送蒼波流謝客久已滅㣲言無處求空

餘白雲在客與隨孤舟千里杳難盡一身常獨遊故

園復何許江漢徒遲留

   李嶼

過洞庭云浩渺注橫流千潭合萬湫半洪侵楚翼一

汊属呉頭動軸當新霽漫空正仲秋勢翻荆口迮聲

擁岳陽浮逺脉滋衡岳㣲凉散橘洲星辰連影動嵐

翠逐隅收漸落分行鴈旋添趂伴舟昇騰人莫測安

穩路何憂氣與塵中别言堪象外搜此身如粗了來

把一竿休

   江為

岳陽樓云𠋣樓髙望極展轉念前途晩葉紅殘楚秋

江碧入呉雲中來鴈急天末去帆孤明月誰同我悠

悠上帝都







唐詩紀事巻第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