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唐詩紀事 卷第三十二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三十三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二

 崔琮   李竦   裴逵   于尹躬

 顔粲   葉季良  陳通方  嚴公弼

 嚴公貺  王表   陸贄   楊炎

 元季川  蔣煥   包何   陸海

 劉商胡笳十八拍

  崔琮

長至日上公獻夀詩云應暦三陽首朝天萬國同斗

邊㸔子月臺上候祥風五夜鏡初曉千門日正融王

堦文物盛仙仗武貔雄率舞皆羣辟稱觴即上公南

山為聖夀長對未央宮

琮登大曆二年進士第

  李竦

長至日上公獻夀詩云候曉金門闢乗時寳暦長羽

儀瞻上宰雲物麗初陽漢禮方傳佩堯年正捧觴日

行臨觀闕帝錫洽珪璋盛美超三代洪休降百祥自

憐朝不坐空此詠無疆

竦登大暦二年進士第官于京師朱泚亂竦與闗播

盧𣏌皆踰垣走追及帝咸陽

  裴逵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詩云圓丘才展禮佳氣近

初分太史新簮筆髙䑓紀彩雲煙空和縹緲曉色共

氛氲道㤗資賢輔年豐荷聖君恭惟司國瑞兼用察

人文應念懷鈆客終朝望碧雰

逵登大暦進士第

  于尹躬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詩云至日行時令登臺約

禮文官稱伯趙氏色辨五方雲晝漏聽初發陽光望

漸分用天為嵗備持簡出人羣惠愛周微物生靈荷

聖君常當有嘉瑞郁郁復紛紛

尹躬大暦進士元和間為中書舍人坐其弟臯漢以

贓獲罪左授洋州刺史制云雖無從坐之法合當失

教之責

  顔粲

吳宮教美人戰云有客陳兵畫功成欲覇呉玉顔承

將略金鈿指軍符轉佩風雲暗鳴𥀷錦綉趋雪花頻

落粉杳汗盡流珠掩笑誰欺令嚴刑必用誅至今孫

子術猶可静邊隅

粲登建中進士第

  葉季良

吳宮教美人戰詩云強吳矜覇略講武在深宮盡出

嬌娥妓先觀上將風揮戈羅袖巻擐甲汗粧紅掩笑

分旗下含羞入隊中皷停行未正刑舉令纔崇自可

威鄰國何勞逞戰功

李良登正元進士第

  陳通方

通方金谷園懷古云緩歩洛城下𨋎懷金谷園昔人

隨水逝舊樹逐春繁冉冉揺風弱菲菲裛露翻歌臺

豈易見舞袖乍如存戲蝶香中起流鶯暗處喧徒聞

施錦帳此地擁行軒

通方登正元進士第與王播同年播年五十六通方

甚少因期集撫播背曰王老奉贈一第言其日暮途

逺及第同贈官也播恨之後通方丁家艱辛苦萬狀

播捷三科為正郎判鹽鐵通方窮悴求助不甚給之

時李虛中為副使通方以詩求為汲引云應念路傍

憔悴翼昔年喬朩幸同遷播不得巳薦為江西院官

  嚴公弼

題漢州西湖云西湖創置自房公心匠縱横造化同

見説鳳池推獨歩髙名何事滯川中

公弼公貺嚴震之子震梓州人建中中為鳳州刺史

治行為山南第一封鄖國公公弼襲封

  嚴公貺

題漢州西湖云鳳沼才難盡餘思鑿西湖珎朩羅脩

㟁氷光映坐隅琴䑓今寂寞竹島尚縈紆猶藴濟川

志芳名終不渝

桞子厚序送公貺下第歸興元覲省云相國馮翊公

極人臣之尊分天子之憂殿邦坤隅柄是文武而子

之伯仲皆脱略貴美服勤儒素故繼登上科以及於

子是可舉嚴氏之教誦乎他門使有矜式也子何患

賈之不售耶

  王表

大暦十四年侍郎潘炎試花發上林苑表詩云御苑

春何早繁花巳繡林笑迎明主仗香拂美人簮地接

樓臺近天垂雨露深晴光來戱蝶夕景動棲禽欲託

凌雲勢先開捧日心方知桃李樹從此别成隂

清明日登城春望寄大夫使君詩云春城閑望愛晴

天何處風光不眼前寒食花開千樹雪清明日出萬

家煙興來促席唯同舍醉後狂歌盡少年聞説鶯啼

却惆悵詩成不見謝臨川

元稹叙詩寄樂天詩云有人以陳子昻感遇詩相示

吟翫激烈即日為寄思𤣥子詩二十首故鄭京兆於

僕為外諸翁深賜憐奬因以獻京兆翁深相駭異秘

書少監王表在座頋謂表曰使此兒五十不死其志

義何如哉惜吾軰不見其成就因召諸子訓責泣下

僕亦竊不自得由是勇於為文又乆之得杜甫詩數

百首愛其浩蕩津涯處處皆到始病沈宋之不存寄

興而訝子昻之未暇旁備矣不數年與詩人楊巨源

友善日課為詩性復僻嬾人事常日閑則有作識足

下時有詩數百篇矣

表大暦十四年潘炎下登第時謂牓有六異朱遂為

朱滔太子表為李納置彼軍呼為附馬趙博宣為易

定押衙𡊮同直入番為阿師竇常二十年稱前進士

其一奚陟也或曰六差

  陸贄

太暦八年試禁中春松云隂隂清禁裏蒼翠滿春松

雨露恩偏近陽和色更濃高枝分曉月虛吹雜霄鍾

香𦔳爐煙逺形疑蓋影重願符千載夀不羡五株封

幸得回天眷全勝老碧峰

錢起喜贄擢第還蘇州云鄉路歸何早雲間喜擅名

思親盧橘熟帶雨客㠶輕夜火臨津驛晨鍾隔浦城

華亭養仙羽計日再飛鳴

  楊炎

流崕州至鬼門闗作云一去一萬里千知千不還崕

州何處在生度鬼門闗

元載末年納薛瑶英為姬處以金𢇁帳却塵褥衣以

龍綃衣載以瑶英體輕不勝重衣於異國求此服也

唯賈至與炎雅與載善往徃時見其歌舞至贈詩曰

舞怯銖衣重笑疑桃臉開方知漢成帝空築避風臺

炎亦贈歌云雪靣淡眉天上女鳳簫鸞翅欲飛去玉

山翹翠歩無塵楚腰如桞不勝春

炎字公南常衮長於除書炎善德音自開元後言制

詔者稱常楊元載與炎同郡炎又出也故擢炎禮部

侍郎德宗時位宰相

  元季川

泉上雨後作云風雨蕩繁暑雷息佳霽初衆風帶雲

雨清風入我廬䬃䬃凉飈來臨窺愜所圖縁蘿長新

蔓裊裊垂坐隅流水復簷下丹砂發清蕖養葛為我

衣種芉為我𬞞誰是畹與畦弥漫連野蕪

山中晚興云河漢降玄霜昨來節物殊媿無神仙姿

亦有隂陽俱靈鳥望不見慨然悲髙梧華葉隨風揚

珍條雜榛蕪為君寒谷吟歎息知何如

季川大暦正元間詩人也一曰季川名融元次山之

弟也次山作處規云季川曰兟復不言兟有意乎

之别称也

  蔣渙

和徐侍郎書叢篠韵云中禁夕沉沉幽篁别作林色

連鷄樹近影落鳳池深為重凌霜節能虛應物心年

年承雨露長對紫庭隂

渙儀鳳宰相智周之孫與兄冽皆第進士渙永㤗初

歴鴻臚卿日本使嘗遺金帛不納唯取牋一番以貽

其副云終吏部尚書冽終尚書左丞

  包何

江上田家云近海川原薄人家本自稀黍苖期臘酒

霜葉是寒衣市井誰相識漁樵夜始歸不湏騎馬問

恐是狎鷗飛

同諸公尋李方真不遇云聞説到揚州吹簫有舊逰

人來多不見莫是上迷樓

和苖員外寓直寄臺中舍弟云朝列稱多士君家有

二難正為臺裏栢芳作省中蘭兵直分曹闊晨趨接

武歡每憐雙闕下鴈序入鴛鸞

闕下芙蓉云一人理國致昇平萬物呈祥助聖明天

上河從闕下過江南花向殿前生慶雲垂䕃關難落

湛露為珠滿不傾更對樂懸張宴處歌工欲奏採蓮聲

賦得秤送雲孺卿云願以金錘秤因君贈别離鈎懸

新月吐衡舉衆星隨掌握須平執錙銖必盡知由來

投分定莫被弄權移

何字㓜嗣融之子也大暦中為起居舍人

  劉商

秋夜聽嚴紳巴童倡竹枝歌云巴人逺從荆山客回

首荆山楚雲隔思歸夜倡竹枝歌庭槐葉落秋風多

曲中歴歴叙鄉思鄉思綿綿楚詞古身騎吳牛不畏

虎手提簔笠欺風雨猿啼日暮江㟁邊緑蕪連山水

連天來時十三今十五一成新衣巳再補鴻鴈南飛

報隣伍在家歡樂辭家苦天晴露白鍾漏遲涙㾗滿

靣㸔竹枝曲終寒竹風裊裊西風落日東風曉

移居深山謝别親故云不食黄精不採薇葛苖為帯

草為衣孤雲更入深山去人絶音書鴈自飛

商髙情放游戱為山水朩石自張璪貶後惆悵賦詩

曰苔石蒼蒼臨澗水溪風島島動松枝世間唯有張

通㑹流向衡陽那得知

商彭城人居長安劉禹錫作高陵令劉仁師遺愛碑

云武德名臣刑部尚書德威三代孫大暦中詩人商

之猶子其名重如此商終於檢校禮部郎中汴州觀

察判官

胡笳銅雀妓云魏主矜娥眉美人美於玉髙䑓無晝

夜歌舞竟未足盛色如轉圓夕陽落深谷仍令身殁

後尚縱平生慾紅粉涙縱横調絃向空屋舉頭君不

在唯見西陵朩玉輦豈再來嬌鬟為誰緑那堪秋風

裏更舞陽春曲曲罷情不勝闌干向西哭臺邊生野

草來去𦊰羅縠况復陵𥨊間雙雙見麋鹿

古意云連曙𥨊衣冷開門霜露凝風吹昨夜涙一片

枕前氷

滑州送人先歸云河水氷銷旅鴈飛寒衣未足又春

衣自憐飄蕩經年客送别千廻獨未歸

  陸海

陸餘慶與陳子昻盧藏用為方外十友孫海工於五

言為賀賔客所賞自省郎典潮州但賦詩自通

題奉國寺云新秋夜何爽露下風轉凄一磬竹䆫外

千燈花塔西

題龍門寺云䆫燈林靄裏門磬水聲中更與龍華㑹

爐煙滿夕風

孫長源有才思嘗為諷刺云忽然一曲稱君心破却

中人百家産又云城外平人驅欲盡帳中猶打衮花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