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唐詩紀事 卷第二十八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二十九

唐詩紀事卷第二十八

 張濯   孫叔向  朱長文  胡令能

 鄭丹   李希仲  杜誦   鄭錫

 古之竒  秦系   令狐峘  楊凌

 劉太眞  顧况   薛業   劉希戩

 朱絳   元凛   楊志堅  劉方平

 李揆   戎昱

  張濯

題舜廟云古都遺廟出山濆萬代千秋仰聖君蒲版

城邊長逝水蒼梧野外不歸雲寥寥象設魂應老寂

寂虞篇德巳聞向晩風吹庭下栢猶疑琴曲韻南薫

濯登上元進士第

  孫叔向

題昭應温泉云一道温泉遶御樓先皇曽向此中逰

雖然水是無情物也到宫前咽不流

送咸安公主云鹵簿遲遲出國門漢家公主嫁烏孫

玉顔使向穹廬去衞霍空承明主恩

咸安德宗女元和時追封燕國襄穆公主

  朱長文

吳興送梁𥙷闕歸朝賦得荻花云柳家汀州孟冬月

雲寒水清荻花發一枝持贈朝天人願比蓬萊殿

春眺揚州西崗𭔃於貟外云蕪城西眺極蒼流漠漠

春煙間曙樓𤓰歩早湖吞建業蒜山晴雪照揚州隋

家故事不能向鸖在山池期我遊

望中有懷云龍向洞中啣雨出鳥從花裏帶香飛白

雲㫁處見明月黃葉落時聞擣衣

𪧐新安江深度舘𭔃鄭州王使君云霜飛十月中揺

落衆山空孤館閉寒禾大江生夜風賦詩忙有意沈

約在𨵿東

送李司直歸浙東幕兼𭔃鮑將軍云翩翩書記早曽

聞二十年來願見君今日朝廷想白髪同時㡬許在

青雲人從北固山邊去水到西陵渡口分㑹作王門

曵裾客爲餘前謝鮑將軍時節度大夫𥘉封東平郡王

長文大暦間江南詩人

  胡令能

詠綉障云日暮堂前花蘂嬌争拈小筆上床描綉成

安向春園裏引得黃鶯下柳條

小兒垂釣云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映身路

人借問遥拈手恐畏魚驚不應人

喜圃田韓少府見訪云忽聞梅福來相訪笑着荷衣

出草堂兒童不慣見車馬争入蘆花深處藏

令能圃田隱者少爲負局鎪釘之業以所居列子之

里家貧遇茶果必祭列子以求聦明或夢人割其腹

以一卷書内之遂能吟詠禅學尤䆳世謂胡釘鉸者

也正元元和間人

  鄭丹

肅宗挽歌云國以重明受天從諒闇移諸侯方北靣

白日又西馳龍影當泉落鴻名向廟垂永言青史上

還見載無爲

玄宗挽歌云律暦千年㑹車書萬里同固期常戴日

豈意厭觀風地慘新疆理城摧舊戰功山河萬古壯

今夕盡歸空

高仲武云鄭丹詩剪刻婉宻寶應中獻二帝两后挽

歌三十首詞㫖哀楚得臣子之致雖不及事朝廷嘉

之解褐蘄州録事參軍二章其尤者也

丹大暦間詩人

  李希仲

東皇太一詞云吉日𥘉齋戒靈巫穆上皇焚香布瑶

席鳴珮奠椒漿緩舞花飛滿清歌水去長廻波送神

曲雲雨滿瀟湘

薊北行云旄頭有精芒胡𮪍獵秋草羽檄南渡河邊

庭用兵早漢家愛征戰宿將今巳老辛苦羽林兒從

戎榆𨵿道一身救邊速烽火通薊門前軍飛鳥斷格

闘塵沙昏寒日皷聲急單于夜將奔當湏徇忠義身

死報國恩

高仲武云希仲輕靡華勝於質此所謂才力不足務

爲清淺者也然前軍飛鳥斷格闘塵沙昏亦出塞録

疊疊不歇可及中矣

希仲趙郡人天寶𥘉宰偃師范陽趙戎挈家避亂入

江淮

  杜誦

誦哭長孫侍御云道爲謀猷重名因賦頌雄禮闈曽

擢桂憲府旣乗騘流水生涯盡浮雲世事空惟應舊

松栢蕭飋九原中

高仲武云誦詩平調不失文流如流水生涯盡浮雲

世事空得生人始終之理故編於集

誦大暦間詩人也

  鄭錫

邯鄲少年行云霞鞍金口騮豹袖紫貂裘家住叢臺

下門前漳水流喚人呈楚舞借客試吳鈎見說秦兵

至甘心赴國讎

李嘉祐與錫遊春詩云東門垂柳長回首獨心傷日

暖臨芳草天晴憶故鄉映花鶯上下過水蝶悠颺借

問同行客今朝淚㡬行李端司空曙皆錫友也

錫登寳應進士第寶暦間爲禮部員外郎事見李翺所撰李長史墓銘

  古之竒

秦人謡云㣲生祖龍代却思堯舜道何人仕帝庭㧞

殺指佞草姦臣弄民柄天子恣𠂻抱上下一相𫎇馬

鹿遂顛倒中國旣版蕩骨肉安可保人生貴年壽吾

恨死不早

李端送之竒赴涇州幕云疇昔十年兄相逢五校營

今宵舉盃酒隴月見軍城時從馬僕射辟

之竒登寶應進士第

  秦系

系呈韋蘇州詩云乆卧雲間巳息機青袍忽著狎鷗

飛詩興到來無一事郡中今有謝元暉

系字公緒㑹稽人隱泉州南安九日山張建封聞系

不可致就加校書郎自號東海釣客與劉長卿善權

徳輿曰長卿自以爲五言長城系用偏師攻之矣韋

荅系曰知掩山扉三十秋魚鬚翠碧葉床頭莫道謝

公方在郡五言今日爲君休蓋系以五言得名乆矣

年八十餘卒南安人號其峰爲高士峰

系將移耶溪舊居留呈嚴長史陳校書允𥘉云鷄犬

漁舟裏長謡任興行即今邀客醉巳𬒳逺山迎書笈

將非重荷衣着甚輕謝安無箇事忽起爲蒼生

山中贈張評事時授右衛佐云終年常避喧自注五

千言流水閑過院春風與閉門山茶邀土客桂實落

前軒何事教予起微言不足論

系家剡山向盈一紀大暦五年人或以其文聞於留

守薛公無何奏系右衛率府倉參軍意所不欲以疾

辭免因將命者獻詩云由來那敢議輕肥散髪行歌

自採薇逋客未能忘野興辟書令遣脱荷衣家中匹

婦空相笑池上群鷗盡欲飛更乞大賢容小隱益看

愚谷有光輝

系曽與鮑員外同舉場因其見尋呈情云少小爲儒

不自強如今復嬾見侯王覽鏡自知身漸老買山將

作計偏長荒凉鳥獸同三逕撩亂琴書共一床猶有

郎官來問病時人莫道我徉狂

山中𭔃錢起苗發云空山歳計是胡麻窮海無梁泛

一槎㓜子唯能覔𥠖粟逸妻相共老煙霞高吟麗句

驚巢鸖閑閉春風㸔落花借問省中何水部今人㡬

箇屬詩家

  令狐峘

儒服學從政遂爲塵事嬰䘖命東復西孰堪異郷情

懷禄且懷恩䇿名敢逃名羡彼農𠭇人白首親友并

江山入秋氣草木彫晚榮方塘寒露凝旅館凉飈生

懿交守東吳夢想聞頌聲雲水方浩浩離憂何時平

右令狐峘𭔃韋蘇州詩峘德棻五世孫天寶末第進

士宰相楊炎故出杜鴻漸門下其子封求洪文生以

託峘峘曰必得公手書得書即奏之炎具奏所以然

德宗曰姦人也自禮侍貶衡州别駕峘介愎人人以爲怨

韋蘇州荅峘詩云一㓙乃一吉一是復一非孰能逃

斯理亮在識其㣲三黜故無愠高賢當庻㡬但以親

交戀音容邈難希况惜别離乆俱忻蕃守歸朝晏方

陪厠山川又乖違吳門昌海霧峽路凌連磯同㑹在

京國相望涕沾衣明時重英才當復别彤闈白王雖

塵垢拂拭還光輝

峘再謫三衢遇田敦爲牧乃門生也方相見敦曰吾

今日方見座主乃分半俸奉之

  楊凌

淮陽爲郡暇坐惜流芳歇散懷累榭風清暑澄潭月

陪燕辭三楚戒途綿百越非當逺别離雅奏何由發

右楊凌詩韋應物剌滁州凌時以恊律客滁州旣别

韋𭔃詩云吏散山閣掩鳥鳴山郡中逺念長江别俯

𮗜坐隅空舟泊南池雨簟捲北樓風併罷芳罇燕爲

愴昨時同故凌以前詩謝之

凌明妃怨云漢國明妃去不還馬駞絃管向隂山匣

中縱有菱花鏡羞對單于照舊顔

凌字恭履最善文章大暦中與兄憑凝踵進士第時

號三楊凌終侍御史子敬之

  劉太眞

寵至乃不驚罪及非無由奔迸厯畏途𬗟邈赴偏陬

牧此彫𡚁甿屬當賦歛秋夙興諒無𥙷旬暇焉敢休

前日懷友生獨登城上樓迢迢西北望逺思不可收

今日車𮪍來曠然銷人憂晨迎東齋飯晩度南溪遊

以我碧流水泊君青翰舟莫將遷客程不爲勝景留

飛扎謝三守斯篇希見酬

右劉太眞詩太真剌信州時顧十二左迁過上饒出

韋蘇州房杭州韋睦州三使君詩太眞繼焉太眞宣

州人師蕭潁士蕭云太真吾入室者也正元四年德

宗詔群臣宴曲江自爲詩群臣皆和帝自第之以太

眞李紓等爲上鮑防于邵等次之張蒙等爲下與擇

者四十二人

韋蘓州荅太眞詩云瓊樹凌霜雪䓤蒨如芳春英賢

雖出守夲自王階人宿昔陪郎署出入迎清塵孰云

俱列郡比德豈爲隣其見重如此

  顧况

况字逋翁姑蘓人至德進士性詼諧與柳渾李泌爲

方外友德宗時渾輔政以秘書郎召及泌相自謂當

得逹官乆之迁著作郎况坐詩語調謔貶饒州司戸

居於茅山以壽終皇甫湜爲况文集序云偏於逸歌

長句駿發踔厲徃徃(⿱艹石)穿天心出月脇意外驚人語

非尋常所能及最爲快也其爲人𩔖其詞章云

况志尚踈逸近於方外時宰招以好官况以詩荅云

四海如今巳太平相公何用喚狂生此生還似籠中

鸖東望𤅀州呌一聲上柳相公

子規詩云棲霞山中子規鳥口邊血出啼不了山僧

夜後𥘉入定聞似不聞山月曉

露青竹杖歌云鮮于仲通正當年章𬽦兼瓊在蜀川

約束蜀兒採馬鞭蜀兒採鞭不敢眠橫截斜度飛鳥

邊䋲橋夜上層崕巔頭揷白雲跨飛泉採得馬鞭長

且堅浮漚丁子珠聮聮灰 -- 灰 煑蠟揩光爛然章仇兼瓊

持上天上天雨露何其偏飛龍閑廐馬數千朝飲吳

江夕秣燕紅塵撲轡汗濕韉師子麒麟聊比肩曲江

昆明洗刷牽四蹄浪頭枿天蛟龍稽䫙河伯䖍拓

羯胡鶵脚手鮮陳閎韓幹丹青妍欲貌未貌眼欲穿

金鞍王勒錦連乾𮪍入桃花楊柳煙十二樓中奏管

絃樓中美人奪神仙争愛大家把此鞭禄山入𨵿𨵿

破年忽見楊州北邸前祗有人還千一錢亭亭筆直

無皴節磨捋形相一條䥫市頭終是無人别江海賤

臣不拘絏垂綃挂影西窓缺稚子覔衣挑仰穴家僮

拾薪幾柪折玉潤猶霑玉壘雪碧鮮似染萇弘血蜀

帝祠邊子規咽相如橋上文君絶徃年䇿馬降至尊

七盤九折橫劒門穆王八駿超崐崘安用冉冉孤生

根聖人不貴難得貨金玉珊瑚誰買恩

况攻小筆嘗求知新亭監人詰之曰余要貎海中山

耳仍辟𦘕省王黙爲副任職半年觧後落筆有竒趣

山中作云野人愛向山中宿况在葛洪丹井西庭前

有箇長松樹半夜子規來上啼况又有汀洲𣺌𣺌江

籬短疑是疑非兩斷膓巫峽朝雲暮不歸洞庭春

水晴空滿頺垣化爲陂陸地堪乗舟大姑山盡

孤出月照洞庭行客船

右張爲取作主客圖

代佳人贈别云萬里行人欲渡溪千行珠淚滴爲泥

巳成殘夢隨君去猶有驚烏半夜啼

秋題葉道士山房云水邊垂柳赤欄橋洞裏仙人吹

玉簫近得麻姑書信否潯陽向上不通潮

金鐺玉珮歌云贈君金鐺太霄之玉佩金鎻禹步之

流珠五嶽眞君之秘籙九天文人之寶書東井沭浴

辰巳畢先進洞房上奔日借問君從何處來黄姑織

女機邊出

悲歌三首并序云情思發動聖所不免也故師乙陳

其宜延陵審其音理亂之所經王化之所興信無逃

聲豈徒文彩之麗遂作歌以悲之云邊城路今人犂

田昔人墓㟁上沙昔時江水今人家今人昔人共長

歎四氣相催節廻換明月皎皎入華池白雲離離渡

青漢我欲昇天天隔霄我欲渡水水無橋我欲上山

山路險我欲吸井井泉遥越人翠𬒳今何夕獨立沙

邊江草碧紫燕西飛欲𭔃書白雲何處蓬萊客

新繫青𢇁百尺䋲心在君家轆轤上我心皎潔君不

知轆轤一轉一惆悵何處春風吹曉幕江南渌水通

朱閣美人二八顔如花泣向春風聽春鳥別時多見

時少愁人一夜不得眠瑶井玉䋲相對曉

軒轅黃帝𥘉得仙鼎湖一去三千年周流三十六洞

天洞中日月星辰聮𮪍龍倒景遊八極軒轅弓劒無

人識東海青童𭔃消息

八月五日歌云四月八日明星出摩耶夫人降千佛

八月五日佳氣新昭成太后出聖人開元九年燕公

説奉詔聽置千秋節丹青廟裏貯姚宋花蕚樓中宴

岐薛清樂靈香㡬處聞鸞歌鳯吹動祥雲巳於武庫

見靈鳥仍向𣈆山逢老君率土溥天無不樂河清海

晏窮寥廓梨園弟子傳法曲張果先生進仙藥玉座

凄涼遊帝京悲翁回首望承明雲韶九奏杳然逺唯

有五陵松栢聲

洞庭秋日云青草湖邊日影低黃茅嶂裏鷓鴣啼丈

夫飄蕩今如此一曲狂歌楚水西

  薛業

洪州客舎𭔃柳博士芳詩云去年燕巢主人屋今年

花發路傍枝年年爲客不到舎舊國存亡那得知胡

塵一起天下亂何處春風無别離

晩秋贈張折衝詩云都尉今無事時清但閉𨵿夜霜

戎馬痩秋草射鵰閑位以穿楊得名因折桂還馮唐

真不遇嘆息𩯭毛班

獨孤常州送薛處士業遊廬山序云薛侯敦於詩困

於學敏於行時然後言言而寡尤口弗言禄禄亦不

及識其真者以爲永嘆而薛侯居之澹如君子哉若

人也拂纓上之塵西遊廬山趙𥙷闕驊王侍御定張

評事有略各以文爲贈余亦持片言用代踈麻瑶華

之贈

  劉希戩

彈琴詩云碧山本岑寂素琴何清幽彈爲風入松崕

谷䬃以秋庭鶴舞白雪泉魚躍洪流余欲娛世人明

月難暗投感歎未終曲淚下不可收嗚呼鐘子期零

落歸山丘死而(⿱艹石)有知䰟兮從我遊

  朱綘

春女怨云獨坐紗䆫剌綉遲紫荆枝上囀黃鸝欲知

無限傷春意併在停針不語時

顧陶取此書爲𩔖選

  元凛

九日對酒云嘉辰復遇登高臺良朋笑語傾金罍煙

攤秋色正堪翫風惹菊香無限來未保亂離今日後

且謀歡恰玉山頺誰知靖節當時事空學狂歌倒戴廻

中秋夜不見月云蟾輪何事色全微賺得佳人出綉

幃四野霧凝空寂寞九霄雲鎻絶光輝吟詩得句翻

停筆翫處臨樽却掩扉公子𠋣欄猶悵望懶將紅燭

草堂歸

  楊志堅

顔魯公爲臨川内史邑有楊志堅者SKchar學而貧妻厭

之一日告離志堅以詩送之曰平生志業在琴詩頭

上如今有二𢇁漁父尚知谿谷暗山妻不信出身遲

SKchar2任意撩新𩯭明鏡從他别𦘕眉今日便同行路

客相逢即是下山時持詩詣州請公牒求别醮顔公

案其妻曰王歡之廪旣虚豈遵黃巻朱叟之妻必去

寜見錦衣汚辱郷閭敗傷風俗若無褒貶僥倖者多

遂箠之後無棄其夫者

  劉方平

秋夜汎舟云林塘夜汎舟蟲響荻颼颼萬影皆因月

千聲各爲秋歳華空復晩郷思不堪愁西北浮雲外

伊川何處流

皇甫冉𭔃方平詩云十年不出蹊林中一朝結束甘

從戎嚴子持竿心寂歴寥落荒籬遮舊宅又曰與君

從來同語黙豈是悠悠但相識天伴三秋空復情袖

中一字無由得

方平春怨云紗䆫落日漸黃昏金屋無人見淚痕寂

寞空庭春又晚梨花滿地不開門

方平汎舟思郷云西北浮雲外伊川何處流蓋洛中

人也皇甫冉之京留别方平詩云遲遲越二陵廻首

但蒼茫喬木清宿雨故𨵿愁夕陽冉嘗爲河南從事

自是迁左拾遺留别於河南也

方平與元魯山善不仕蓋邢襄公政㑹之後也蕭潁

士云山東茂異有河南劉方平

  李揆

揆與饒州剌史封漸仲容叔霽連句揆筆力遒媚有

免相踐蓬閣卧痾淮海濵偶逢潘川守宛是潘陽親

又云共仰新侯伯同瞻舊宰臣又云郷路轅思北家

林巷喜南出江鄰㡬雜志

前定録云有巫者告揆曰公當爲拾遺遺以一書緘

之云得此官即開後明皇召試紫𢇁盛露囊賦果得

拾遺啓緘即此賦也𠝹𠝹戎昱𠝹

憲宗朝北狄頻㓂邊大臣奏議古者和親有五利而

無千金之費帝曰比聞有士子能爲詩而姓名稍僻

是誰宰相對以包子虛冷朝陽皆非也帝遂吟曰山

上青松陌上塵雲泥豈合得相親世路盡嫌良馬痩

唯君豈合卧龍貧千金未必能移性一諾從來許殺

身莫道書生無感激寸心還是報恩人侍臣對曰此

是戎昱詩也京兆尹李鑾擬以女嫁昱令其攺姓昱

固辭焉帝恱曰朕又記得詠史一篇云漢家青史内

計拙是和親社稷因明主安危託婦人豈能將玉貌

便欲静胡塵地下千年骨誰爲輔佐臣帝笑曰魏綘

之功何其懦也大臣遂息和戎之論矣

塞上曲云樓上𦘕角哀即知兵心苦試問左右人無

言淚如雨何意值明時終年事鼙皷

長安秋夕云八月更漏長愁人起常早閉門寂無事

滿地生秋草昨霄西䆫夢先入荆門道逺客歸去來

在家貧亦好

昱在零陵于襄陽聞有妓善歌取之昱以詩遣行曰

寶鈿香娥翡翠裙粧成掩泣欲行雲慇懃好取襄王

意莫向陽臺夢使君于遂遣還昱登進士第衞伯玉

鎭荆南辟爲從事後爲辰䖍二州剌史

昱贈别張駙馬云上元年中長安陌見君朝下欲歸

宅飛龍𮪍馬三十疋玉勒彫鞍照𥘉日數里衣香遥

撲人長衢雨歇無纎塵從奴斜抱勑賜錦𩀱𩀱蹙出

金麒麟天子愛壻皇后弟獨歩明時負權𫝑一身扈

蹕承殊澤甲第朱門聳高㦸鳯凰樓上伴吹簫鸚鵡

杯中醉留客㤗去否來何足論宫中晏駕人事翻一

負譴辭丹闕五年待罪湘江源冠冕凄凉㡬迁攺

眼㸔桒田變成海華堂金屋别賜人細眼黄頭揔何

在清宫相見寸心悲懶欲今時問昔時㸔君風骨殊

未歇不用愁來𩀱淚垂肅宗張皇后弟清潜尚太寕延和二郡公主代宗立廢后

爲庻人清潜皆放流

寶應中過滑州洛陽後同王季犮作苦哉行詩云妾

家清河邊七葉承貂蟬身爲最小女偏得渾家憐親

戚不相識幽閨十五年有時最逺出祗到中門前年

狂胡來懼死翻生全今秋官軍至豈意遭戈鋋匈奴

爲先鋒長鼻黃髪拳彎弓獵生人百歩牛羊羶脱身

落虎口不及歸黃泉苦哉難重陳暗哭蒼蒼天

採蓮曲云雖聽採蓮曲詎識採蓮心漾檝愛花逺回

船愁浪深煙生極浦色日落半汪隂同侣憐波静㸔

粧墮玉簮涔陽女兒花滿頭毿毿同泛朩蘭舟秋風

日暮南湖裏争唱菱歌不肯休    卷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