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唐詩紀事 卷第五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

唐詩紀事卷第五

 蕭徳言  顔師古  杜淹   裴守眞

 胡元範  元萬頃  李敬立  張文琮

 薛𧇩惑  張大安  薛元超  鄭蜀賔

 王徳真  楊思𤣥  鄭義真  徐珩

 蕭翼   弘執恭  鄭軌   王勣

 竇咸

  蕭徳言

詠舞詩云低身鏘玉珮舉袖拂羅衣對簷疑鷰語映

雪似花飛

徳言字文行正觀中為𢎞文館學士兼侍讀以年老

致仕太宗不許詔曰天下無事方欲建禮作樂偃武

修文卿年齒已衰教將何恃所冀才徳猶茂卧振髙

風使濟南伏生猶在兹日拜秘書少監

  顔師古

奉和正日臨朝云七政璿衡始三元寳律新負扆延

百辟垂旒御九賔肅肅皆鴛鷺濟濟盛簮紳天涯重

致譯日域獻竒珎

師古字籀自之推以來居關中性簡峭自負其才意

望甚髙終於秘書監諌議大夫相時其弟也師古叔

父逰秦武徳初刺廉州州人歌曰廉州顔有道性行

同莊老愛人如赤子不煞非時草髙祖璽書勞勉之

  杜淹

杜淹始見袁天綱於洛天綱謂曰蘭臺成就學堂寛

廣又語曰二十年外終恐責黜暫去即還武徳六年

以善隠太子俱配流雋州淹至益州見天綱曰洛邑

之言何其神也天綱曰不久即回至九年六月召入

天綱曰杜公至京即得三品要職淹至京拜御史大

夫檢校吏部尙書贈天綱詩曰伊吕深可慕松喬定

是虛繫風終不得脫屣欲安如且珎紈素美當與薜

蘿踈既逢楊得意非復久閑居

淹字執禮隋時隠太白山文帝惡之謫戍江表秦王

引入為天䇿府曹參軍賦詩尤工賜銀鐘楊文幹反

辭連太子歸罪淹流雋州太宗踐阼召為御史大夫

後檢校吏部尚書㕘預朝政卒

  裴守真

和太子納妃詩曰瑜珮升青殿穠華降紫微還如桃

李發更似鳳凰飛金屋貞離象瑶臺起婺徽綵纓紛

碧坐繢羽泛褕衣

雲路移凋輦天津轉明鏡仙珠照乘歸寳月重輪映

望園喜宴洽主第懽娱盛𢇁竹楊帝熏簮𥚑奉宸慶

藂雲藹曉灮湛露晞朝陽天文大景麗容藻睿詞芳

玉庭散秋色銀宮生夕凉太平起遂古萬壽樂無疆

守真綘州人髙宗時太常博士天授中為司憲府丞

覈詔獄多裁恕不合武后㫖出刺成州徙寧州卒

  胡元範

奉和太子納妃詩云帝子威儀絶宮妃禮慶優疊鼓

陪山觀凝笳翼畫輈鬱鬱神香滃弈弈彩雲浮排

空列錦𦋺勝觀溢皇州

金閨未息火玉樹鍾天愛月路飾還裝星津動歸珮

紫極流宸眷清規佇慈誨恩波洽九流光輝軼千載

側席詔親賢式宴坐神仙聖文飛聖筆天樂奏鈞天

曲池𣷉雅景文字孕祥煙小臣同百獸率舞悦堯年

高宗子洪為太子納妃有司奏贄用白鴈適苑中獲

之帝喜曰漢獲朱鴈為樂府歌今得白鴈為㛰贄㛰

乃人倫首我則無慙太子後謚孝欽皇帝裴炎請武后歸政后

以炎有異圖捕送詔獄元範為鳳閣侍郎曰炎有功

於國臣明其不反后曰炎有反端顧卿未知耳元範

曰若炎反臣軰亦反矣后曰朕知炎反卿軰不反遂

斬炎

元範申州義陽人介廉有才以炎故流死嶲州

  元萬頃

春日池臺詩云日影飛花殿風紋積翠池鳳樓通夜

敞虬輦望春移

春日詩云花輕葉亂仙人店葉宻鸎喧帝女枽飛雲

閣上春應至明月樓中夜未央

又曰鳳輦迎風乗紫閣鸞車避日轉彤闈中塘促管

淹春望後殿清歌開夜扉

奉和太子納妃公主出降詩云离元應春夕帝子降

秋期鳴瑜合清響冠玉麗濃輝和聲躋鳳掖清影步

鸞墀

從李勣征髙麗為遼東道管記勣令別將赴平壤粮

不及期萬頃作離合詩宻報勣勣曰軍機切遽何以

詩為欲斬之言狀乃免勣令作文檄髙麗其語有不

知守鴨渌之險莫離支報云謹聞命矣遂移兵鴨渌

軍不得入萬頃坐是流嶺外遇赦還為北門學士累

遷鳳閣侍郎坐事誅

  李敬𤣥

奉和別魯王詩云緑車旋楚服丹蹕佇秦川珠臯轉

歸騎金㟁引行旃一朝限原隰千里間風煙鸎喧上

林右鳬響御溝前斷雲移魯蓋離歌動舜絃别念凝

神扆崇恩洽玳筵顧惟慙叩寂徒自仰鈞天

又奉和別越王詩云飛蓋迴蘭坡宸襟佇栢梁別館

分涇渭歸路指衡漳𨵿山通曉色林籞徧春灮帝念

紆千里詞波照玉潢

敬𤣥毫州人該覽群籍尤善於禮高宗在東宫馬周

薦其材召入崇賢館侍讀後相髙宗儀鳳中劉仁軌

奏河西鎮守非敬玄不可帝强遣之由是大敗於湟

川魯王靈䕫髙祖子也歴五州刺史越王正太宗子

武后時爲豫州刺史

  張文琮

水詩云摽名資上善流𣲖表靈長地圖羅四瀆天文

載五潢方流𣷉玉潤圓折動珠灮獨有䝉園吏棲偃

玩濠梁

賦橋詩云造舟浮渭日鞭石表秦初星文遥㵼漢虹

勢尙凌虛已授文成履空題武騎書別有臨濠上棲

偃獨觀魚

和陽舎人詠中書有花樹詩云初蘂映春叢參差間

早紅因風時落砌雜雨乍浮空影照鳳池水香飄鷄

樹風豈不愛攀折希君懷袖中

文琮同潘屯田冬日早朝云假𥧌懷古人夙興瞻曉

月通辰禁門啟冠蓋趨朝謁霜靄清九衢霞灮照双

闕紛綸人物紀煥爛聲明發腰劒動陸離鳴玉和清

文琮髙宗宰相文瓘弟也貝州人好自冩書正觀中

為治書侍御史永徽中拜户部侍郎出為建州刺史卒

文琮賦蜀道難云梁山鎮地險積石阻雲端深谷下

寥廓層嵓上鬱盤飛梁架絶嶺棧道絶危巒攬境猶

長息方知斯路難

  薛孝宗御諱

進船於洛水詩云禁園紆睿覽仙棹叶宸遊洛北風

花樹江南彩𦘕舟榮生蘭蕙草春人鳳凰樓興盡離

宫暮煙灮起夕流

世傳孝宗惑善投壺背後執矢投之龍躍隼飛百發

百中

  張大安

奉別越王詩云盛藩資右戚連蕚重皇情離襟愴睢

苑分途指鄴城麗日開芳甸佳氣積神京何時驂駕

入還見謁承明越王太宗子武后時為豫州刺史大

安公謹之子上元中同中書門下三品章懷太子

令與劉訥言等共註范瞱漢書太子廢故貶普州刺

史終横州司馬

  薛元超

和同太子監守違戀詩云儲禁銅扉啓宸行玉軷遥

空懷壽街吏尚隔寢門朝北首瞻龍㦸塵外想鸞鏕

飛文映仙誥濟惠叶神飈帝念紆蒼陸乾文煥紫霄

歸塘横筆海平圃振詞條欲應重輪曲鏘洋韻九

元超收之子也髙宗時為給事中轉中書舎人薦士

若任希古郭正一崔融等皆以才自名上元初同中

書門下三品政出武后因陽喑乞骸骨卒

髙宗為太子也元超為舎人太宗親征時元超韓王

元嘉同太子監守賦違戀詩

  鄭蜀賔

蜀賔滎陽人善五言年老為江左一尉親朋餞於上

東門蜀賔賦詩曰畏途方萬里生涯近百年不知將

白首何處入黄泉酒酣詠歌聲調哀戚竟卒於官時

長壽中也

  王徳真

和過温湯詩云握圖開萬㝢屬聖啓千年驪阜疏緹

騎驚鴻映彩旃玉霜明鳳野金陣藻龍川祥煙聚危

岫慶水溢飛泉停輿興𧇩覽還舉大風篇

徳真武后時為納言房先敏以罪貶訴於相府内史

騫味道曰太后㫖劉褘之曰乃上從有司所奏云后

聞貶味道而以褘之為忠臣徳真推順曰戴至徳無

異才惟能歸善於君為時所服后曰善

  楊思𤣥

湯泉詩云豐城觀漢迹温谷幸秦餘地接幽王壘塗

分鄭國渠風威肅文衛日彩鏡雕輿逺岫凝氛重寒

叢樹影踈迴瞻建章闕佳氣滿宸居

奉和別魯王詩云元王詩傳奏文后寵靈優未若動

宸眷龍章送逺逰潼關踈别道㶚岸引行舟北林分

苑樹東流溢御溝鳥聲含吹咽騎影曳花浮聖澤九

垓遍天文七曜周方翹獻雅樂簮帶奉鳴球

髙宗時人

  鄭義真

温湯詩云洛川方佇蹕豐野暫停鑾湯泉常獨涌

温谷豈知寒漏皷依巗畔相風出樹端嶺煙遥聚草

山月逈臨鞍日用誠多幸天文遂仰觀

髙宗時人

  徐珩

日暮望涇水詩云導源經隴阪屬汭貫嬴都下瀬波

常急迴圻溜亦紆毒流秦卒斃泥糞漢田腴獨有迷

津客懷歸𨋎暮途

髙宗時人

  蕭翼

太宗以翼爲監察御史𠑽使取羲之蘭亭序真蹟於

越僧辯才翼初作北人南逰一見欵宻留宿設缸靣

酒江東缸靣猶何北曰甕頭蓋初熟酒也酣樂之後

探韻賦詩才探來字詩云初醖一缸開新知萬里來

披雲同落莫步月共徘徊夜久孤琴思風長旅鴈哀

非君有秘術誰照不燃灰翼探招字詩云邂逅欵良

霄慇懃荷勝招彌天俄若舊初地豈成遥酒蟻傾還

泛心猨躁似調誰憐失羣翼長苦業風飄既而以術

取其書以歸本名世翼

南部新書曰蘭亭序武徳四年歐陽詢就越詐求之

始入秦王府麻道嵩奉教搨兩本一送辯才一王自

收道嵩私搨一本正觀二十三年禇遂良請入昭陵

  弘執恭

和平凉公觀趙郡王妓詩云小堂羅薦陳妙妓命燕

秦翠眉凝假黛紅臉自含春合舞俱迴雪分歌共落

塵齊竽不可厠空願上龍津

賦劉生云英名振闗右雄氣逸江東逰俠五都内來

去三秦中劒照七星影馬控千金騘縱撗方未息因

兹定武功劉生不知何代人齊梁以來歌為三秦逰

  鄭軌

觀兄弟同夜成㛰詩云棠棣開䨇蕚夭桃照兩花分

庭含珮響隔扇偶粧華迎風俱似雪映綺共如霞今

霄二神女併在一仙家

  王勣

詠妓詩云妖SKchar飾浄粧窈窕出蘭房日照當軒影風

吹滿路香早時歌扇薄今日舞衫長不應令曲誤持

此試周郎

勣武徳正觀間人有集五卷

  竇威

出塞曲云匈奴屢不平漢將欲縱撗㸔雲方結陣却

月始連營潜軍渡馬邑楊斾掩龍城㑹勒燕然石方

傳車騎名威字文蔚沈𮟏有噐局貫覧群言諸兄詆

爲書癡武徳初爲内史令

唐詩紀事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