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四 唐詩紀事 卷第五十五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六

唐詩紀事卷第五十五

 周墀   王起   盧肈   丁稜

 姚鵠   高退之  孟球   劉耕

 裴翻   樊𩦪   崔軒   蒯希逸

 林滋   李宣古  黃頗   張道符

 丘上卿  石貫   李潜   孟宁

 唐思言  左牢   金厚載  王甚荑

  周墀

武宗㑹昌三年王起僕射再主文柄起自長慶至此

凢三領貢籍墀時剌華州以詩𭔃賀云文場三化魯

儒生三十餘年振重名曾忝木鷄誇羽翼又陪金馬

入蓬瀛墀𥘉年木鷄賦及第常陪僕射守職内庭雖欣月桂居先折更羡

春蘭㝡後榮欲到龍門㸔風雨𨵿防不許暫離營

列姓名於後

詶李常侍立秋日奉詔祭嶽見𭔃云秋祠靈嶽奉樽

罍風過𭰹林古栢開蓮掌月高珪幣列金天雨露鬼

神陪質明三獻雖終禮祈壽千年别上柸豈是𤨏才

䏻祀事洪農太守主張來常侍李景遜也亦曽知華州

墀字德升汝南人長史學属辭高古武宗時剌華州

召為兵部侍郎遂為宰相以議河湟事不合指罷鄭

顥言於帝曰世謂墀以直言相亦以直言免帝悟加

拜右僕射

  王起

和周侍郎見𭔃云貢院離來二十霜誰知更忝主文

塲楊葉縱能穿舊的桂枝何必愛新香九重毎憶同

僊禁六義初吟得夜灮莫道相知不相見蓮峰之下

欲徴黃

張籍喜起放牓詩云東風時節近清明車馬爭來滿

禁城二十八人𥘉上牓百千萬里盡傳名誰家不惜

花園㸔在處多將酒噐行共賀春司能鑒識今年應合

有分卿勑下後人置皮袋例以圖章酒噐錢絹實之逢花即飲太和中文宗重之曽為

詩寫于太子之笏武宗嘗以乃方二字問之起曰群

書未之見也周穆王有二字百儒但言古馬名

于今未詳臣所不識者惟此八駿圖中三五字而巳

帝曰知卿夙學偶相試示

起字舉之元和末為中書舎人穆宗時錢徽坐貢舉

失實貶詔起覆核起建言以所試送宰相閱可否然

後付有司議者謂起失職李訓為相起門生也引與

共政文宗上文好古學時鄭覃以經術進起以該愽

顯武宗時自東都召為尚書判太常卿帝患選士不

得才特命起典貢舉凡四舉士皆知名者人伏其鑒

慈恩寺題名云進士題名自神龍之後過𨵿宴後率

皆期集於慈恩塔下題名故貞元中劉太真侍郎試

慈恩寺望杏園花發詩會昌三年賛皇公為上相其

年十一月十九日勑諌議大夫陳商守本官權知貢

舉後因奏對不稱㫖十二月十七日宰臣遂奏依前

命左僕射兼太常卿王起主文二十二日中書覆奏

奉宣㫖不欲令及第進士呼有司為座主趨附其門

兼題名局席等條䟽進來者伏以國家設文學之科

求貞正之士所宜行崇風俗義本君親然後升於朝

廷必爲國噐豈可懷賞技之𥝠恵忘教化之根源自

謂門生遂成膠固所以時風𥨊壞臣節何施樹黨背

公靡不由此臣等啇量今日㔾後進士及第任一度

叅見有司向後不得聚集參謁及於有司宅置宴其

曲江大會朝官及題名局席並望勒停縁初𫉬美名

實皆少雋旣遇春節難阻良遊三五人自爲宴樂並

無所禁唯不得聚集同年進士廣爲宴㑹仍委御史

臺察訪聞奏謹具如前奉勑宣依於是向之題名各

盡削去蓋賛皇公不由科第故設法以排之洎公失

意悉復舊態

李德𥙿為秘省校書有雨中自秘省歸訪王御史

為監察御史集賢直學士知早入朝便入集賢不遇詩起和之序

云起頃任集賢校書及升桓堂又與秘閣相對今直

書殿有張學士嘗忝同幕而與秘書稍逺故瞻望之

詞多詩云台庭才子來欵扉典校𥘉從天禄歸巳慙

陋巷廻玉趾仍聞細雨占綵衣詰朝始趍鳯闕去此

日遂歎鷄𮮐違憶昨謬官在烏府喜君對門討魚魯

直廬相望夜毎䦨高閤遥臨月時吐昔聞三入承明

廬今來重入中秘書校文復忝丞相属博物更與張

侯居新冠峨峨不變鐡舊泉脉脉猶在渠忽在情人

吐芳訊臨風不羡潘錦舒憶見青天霞未卷吟翫瑶

華不知晩自憐超足風引舟如何漸與蓬山逺

樂天惜玉蘂花懷集賢王校書云芳意將䦨風又吹

白雲離葉雪辭枝集賢讎校無閑日落盡瑶花君不知

  盧肇

嵩高降德為時生洪筆三題造化名鳳詔佇歸專北

極驪珠搜得盡東瀛褒衣巳換金章貴禁掖曾隨玉

樹榮明日定知同相印書衿新列柳間營自肇至王甚夷各和

主司王起一章多用起韵

開成初就江西觧試為試官末送肇謝曰巨鼇屓贔

首冠蓬山試官曰某恨人數擠排𭰹慙名第奉浼何

云首冠肇曰頑石處上巨鼇戴之豈非冠耶

張祐於甘露寺觀肇詩曰不謂三呉經此詩也祐曰

日月光先到山河勢盡來肇曰地從京口斷人自海

門回因而仰㐲

肇初計偕至襄陽竒章公方有真珠之惑肇賦詩曰

神女初離碧玉堦彤雲猶擁牡丹鞋知道相公憐玉

腕強將纎手整金SKchar2

肇字子發𡊮州人也初登第或問所由來曰肇𡊮民

也或曰𡊮州出舉人耶肇曰𡊮州出舉人亦猶沅江

出龜甲九肋者蓋稀矣肇筮仕之初為鄂岳盧啇從

事其後江陵節度裴休太原節度盧簡求奏為門吏

後除著作郎遷倉部外郎克集贒院直學士咸通中

出知歙州肇競渡詩云石溪乆住思端午舘驛樓前

㸔發機鞞鼓動時雷隱隱獸頭凌處雪微微衝波突

出人齊噉躍浪爭先鳥退飛向道是龍剛不信果然

奪得錦標歸

咸通初恩除歙州途中𭔃座主王侍郎詩云忽忝專

城奉六條自憐出谷屢遷喬駈車雖覺還家近捧日

惟愁去國遥朱戸昨經新棨㦸風㠶常覺戀簞瓢江

天夜夜知消息長見台星在碧霄

  丁稜

公心獨立副天心三轄春闈冠古今蘭署門生皆入

室蓮峰太守别知音同升翰苑時名重遍歴朝端主

意𭰹新有受恩江海客坐聽朝夕繼為霖李德𥙿嘗

左䆠冝春盧肇以文見知旣拜相舊例放牓先呈宰

相王起問德𥙿所欲荅曰何問為如盧肇丁稜姚鵠

豈可以不與及第起遂依次放之

唐放牓訖謁宰相即牓元致詞肇以故不至稜口吃

而形陋俛曰稜等登鞠躬赬汗卒不能致後語左右

皆𥬇或曰君善箏耶稜猶不悟也稜字子威

  姚鵠

三年竭力向春闈塞斷浮花衆路岐盛選棟梁稱昔

日平均雨露及明時登龍舊美無斜徑折桂新榮盡

直枝莫道只陪金馬貴相期更在鳳凰池

鵠尋趙尊師不遇詩云羽客朝元晝掩扉林中一逕

霧中㣲松隂遶院鶴相對山色滿樓人未歸盡日獨

思風馭返寥天幾望野雲飛慿高目斷無消息自醉

自吟愁落輝

鵠字居雲

  高退之

昔年桃李巳滋榮今日蘭蓀又發生葑菲采時皆有

道權衡分處且無情叨陪鴛鷺朝天客共作門䦨出

谷鸎何事感恩偏覺重忽聞金牓扣柴荆退之自頋㣲劣始不

敢有叨𥨸之望䇿試之後遂歸盩屋山居不期一旦進士則遣人齎牓扣関相報方知忝矣

退之字遵聖

  孟球

富年門下化龍成今日餘波進後生仙籍共知推麗

則禁垣同得薦嘉名桃蹊早茂誇新萼菊圃𥘉開耀

晩英誰料羽毛方出谷許教齊和九臯鳴

球字庭玉

  劉耕

孔門頻建鑄顔功紫綬青衿感激同一簣勤勞成太

華三年恩德華維嵩楊隨前軰穿皆中桂許平人折

欲空慙和周郎應見顧感知大造竟無窮

  裴翻

常將公道選群生猶𬒳春闈屈重名文柄乆持殊歳

紀恩門三啓動寰𤅀雲霄幸接鴛鸞盛變化欣同草

木榮乍得陽和如細桞參荖長近亞夫營

翻字雲章

  樊𩦪

滿朝簮髪半門生又見新書甲乙名孤進自今開道

路至公依舊振寰瀛雲飛太華清詞著花發長安白

屋榮忝受恩光同上客惟將報德是經營

𩦪字元龍

  崔軒

滿朝朱紫半門生新牓勞人又得名國噐曰知收片

玉朝宗轉斍集登𤅀同升翰苑三年美繼入花源九

族榮共仰蓮峰聽雪唱欲賡僊曲意怔營

軒字鳴嵐

  蒯希逸

一振聲華入紫微三開秦鏡照春闈龍門曰列金章

貴鸎谷新迁碧落飛恩感風雷皆變化詩裁錦繡借

光輝誰知散質多榮忝鴛鷺清塵接布衣

芳草復芳草斷膓還斷膓自然堪下淚何必更斜陽

楚峰千萬里燕鴻三兩行有家歸不得况舉别君觴

牡牧之池州送希逸詩也

武幹者事蒯希逸十餘歳希逸擢第幹辭以親在求

去希逸以詩送之略曰山險不曽離馬後酒醒長見

在床前士人皆有繼和

希逸字大隱

希逸詩蟾蜍醉裏破蛺蝶夢中殘牛相在揚州嘗稱之

  林滋

龍門一變荷生成况是三傳不朽名美譽早聞喧北

闕頽波今見走東𤅀鴛行旣接參差影鷄樹仍同次

第榮從此青衿與朱紫升堂侍宴更何營

望九華山詩云兹山突出何恠竒上有萬狀無凡姿

大者嶙峋(⿱艹石)奔兕小者𡾋嵬如嬰兒玉柱金莖相拄

枝干空榆碧𫝑參差稀中始訝巨靈擘阧處乍驚愚

叟移蘿煙石月相蔽𧇊天風裊裊猿咿咿龍潭萬古

噴飛溜虎宂幾人能得窺吁予比少愛靈境到此始

𮗜魂神馳如何獨得百丈索直上高峰抛俗覊

滋字後象

  李宣古

恩光忽逺暁春生金牓前頭忝姓名三感至公禆造

化重揚文德振寰𤅀佇為霖雨曾相賀半在雲霄覺

更榮何處新詩𣸸照灼碧蓮峰下桞間營

宣古嘗賦寒食日亥時云人定朱門尚未開𥘉星粲

粲照人回此時寒食無燈燭花桞蒼蒼月欲來

杜司空悰自忠武軍節度使出鎭澧陽宣古數陪遊宴

乗醉慢侮悰欲辱之長林公主曰豈有飲而舉人細

過耶謂宣古請為詩冀彌縫也宣古得韻立成詩曰

紅燈初上月輪高照見堂前萬朶桃觱栗調清銀字

管瑟琶聲亮紫檀槽能歌姹女顔如玉觧引蕭郎眼

似刀爭奈夜𭰹抛耍令舞來挼去使人勞

宣古字垂後

冉冉池上煙盈盈池上栁生貴非道傍不㫁行人首

翠蓋不西來池上天池歇右張為取作主客圖

  黃頗

二十二年文教至三千上士滿皇州獨陪宣父蓬𤅀

奏方接顔生魯衛遊多羡龍門齊變化屢㸔鷄樹第

名流升堂何處㝡榮美朱紫環罇幾處酬

頗為失第後乆方第摭言曰黃頗以洪奥文章蹉跎

者一十三載劉纂以平漫子弟而折丹桂由斯言之

可謂命通性能豈曰性能命通者歟韓愈自潮州量

移宜春郡頗學愈為文亦振大名頗嘗觀盧肇為碑

版則唾之而去頗宜春人與肇同郷頗富而肇貧同

日遵路赴舉郡牧餞頗離亭肇駐蹇十里以俟明年

肇以第一名還𡊮因競渡即度賦詩云向道是龍剛

不信果然奪得錦標歸

頗字無頗

  張道符

三開文鏡継芳聲暗暗雲霄接去程會厭洪波先得

路早陞清禁共垂名蓮峰對處朱輪貴金牓傳時玉

韻成更許下才聽白雪一枝今過郤詵榮

道符字夢鍚

  丘上卿

常將公道選諸生不是鴛鴻不得名天上宴回聮歩

武禁中麻出滿寰𤅀簮𥚑盡過前賢貴門舘仍叨舊

學榮㸔著鳯池相⿰糹⿱𢆶匹入都堂那肯滯𨵿營

上卿字陪之

  石貫

重德由來為國生五朝清顯冠公卿風波乆佇濟川

檝羽翼三遷出谷鸎絳帳青矜同日貴春蘭秋菊異

時榮孔門弟子皆賢哲誰料窮儒忝一名

貫字惣之

  李潜

文學宗師心秤平無𥝠三用佐貞明恩波舊是仙舟

客德字新𣸸月桂名蘭署崇資金  重蓮高唱玊

音清羽毛方荷生成力難⿰糹⿱𢆶匹鸞凰上漢聲

濳字德隱宜春人

  孟宁

科文又主守𥘉時光顯門生濟會期美擅東堂登甲

乙榮同内署待恩𥝠群鸎共喜新遷不𩀱鳳皆當即

入池别有陪𭰹知感士曾經两度得芳枝

宁字處中長慶三年王起放及第為時相所退是年

大和主和戎至會昌三年起以左揆再知貢舉宁龍

鍾就試成名是歳石雄入塞公主自蕃還京

  唐思言

儒雅皆傳德教行幾崇浮浴賛文明龍門昔上波濤

逺禁署同登渥澤榮虚散謬當陪𣏌梓後先寕異感

生成時方側席徴賢急况説謌謡近帝京

思言字子文

  左牢

聖乾文德最稱賢自古儒生少比肩再啓龍門將二

紀兩司鶯谷巳三年蓬山皆美成榮貴金牓誰知忝

後先正是感恩流涕日但思旌斾碧峰前

牢字德膠

  金厚載

長慶曾收間世英果居臺閣冠公卿天書再受恩波

逺金牓三開日月明巳見差肩趍翰苑更期連歩掌

台衡小儒謬跡雲霄路心仰蓮峰望太清

厚載字化光

  王甚夷

春闈帝念主生成長慶公聞兩歳名有詔赤心分雨

露無私和氣浹寰𤅀龍門乍出難勝幸鴛侶先行是

㝡榮遥仰高峰㸔白雪多慙属和意屏營

甚夷字無黨


唐詩紀事卷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