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九 唐詩紀事 卷第六十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十一

唐詩紀事巻第六十

  李節  費冠卿  劉虛白  蕭建

  袁不約 孫緯   周祚   崔澹

  盧頻  李廓   李頻   賈馳

  薛能  曹鄴   裴䖍餘  陳陶

   李節

㑹昌季年武宗大剪釋氏巾其徒且數萬人民隷其

居容㒵於𡈽木者沉諸水言詞於紙素者烈諸火分

命御史乗馹走天下察敢隱匿者罪之由是天下名

祠珍宇毁撤如掃天子建号之初雪釋氏之不可廢

也詔徐復之而自湖已南逺人畏法不能酌朝廷之

躰前時焚撤書像殆無遺者故雖明命復許創立莫

能得其書道林寺湘川之勝逰也有釋疏言警辯有

謀獨曰太原府國家舊都多釋祠我聞其帥司空范

陽公天下仁人我第往求釋氏遺文以惠湘川之人

冝其聽我而助成之矣即杖而北逰既上謁軍門范

陽公果諾之因四求散逸不成藴帙者至釋祠而不

見焚而副剰者又命講丐以𥙷繕缺漏者月未幾凡

得釋經五千四十八巻以大中九年秋八月輦自河

東而歸於湘焉喜釋氏之助世既言之矣向非我君

洞察理源其何能復立之即既立之且亡其書非有

䟽言識逺而誠堅孰克洪之耶吾喜疏言奉君之令

演釋之宗不憚寒暑之勤德及逺人為叙其事且贈

以詩湘川信信兮俗獷且佷利殺業偷兮吏莫之訓

繄釋氏兮易暴使仁釋何在兮釋在斯文湘水滔滔

兮四望何依猿狖騰拏兮雲樹飛飛月沉浦兮烟暝

山檣席巻兮櫓牀閑偃仰兮嘯詠皷長江兮何時還

湘川超忽兮落日晼晼松覆秋亭兮蘭被春苑上人

去兮幾千里何日同遊兮湘川水

節登大中進士第

   費冠卿

閑居即事云生計唯將三尺僮學它賢者隱墻東照

眠夜後多因月掃地春來祗籍風幾處旌旗驅戰士

一園青草伴衰翁子房仙去孔明死更有何人解指蹤

酬范中丞見惠云花宫栁陌正從行紫袂金鞍問姓

名戰國方須礼干木康時何必重侯嬴捧將束帛山

僮喜傳示銀鈎邑客驚直為雲泥相去逺一言知巳

殺身輕

秋日與冷然上人寺莊觀稼云世人從擾擾獨自愛

身閑美景當新霽隨僧過逺山村橋出秋稼空翠落

澄灣唯有中林犬猶應望我還

題中峰云中峰髙拄泬寥天上有茅庵與石泉晴景

獵人曾望見青藍色裏一僧禪

䝉召拜拾遺書情二首云拾遺帝側知難得官𦂳才

微恐不勝好是中朝絶親友九華山下詔來徴又云

三千里外一微臣二十年來任運身今日忽䝉天子

召自慙驚動國中人

桂樹藤云本為獨立難寄彼髙樹枝蔓衍數條逺溟

濛千朶垂向日助成隂當風籍持危誰言柔可屈坐

見蟠蛟螭

枕流石云不爲幽岸隱古色㴠空出願以清泚流鍳

此堅貞質傍臨玊光潤時㵼苔花宻徃徃驚游鱗尚

疑垂釣日

冠卿字子軍池州人乆居京師感懷詩云螢燭不爲

苦求名始辛酸上國無交親請謁多少難九月風到

面羞汗成氷片求名俟公道名與公道逺力盡得一

名他喜我且輕家書十年絶歸去知誰榮馬嘶渭橋

栁特地起愁聲登元和二年第母卒既葬而歸嘆曰

干禄飬親耳得禄而親喪何以禄爲遂隱池州九華

山長慶中殿院李行脩舉其孝節拜右拾遺制曰前

進士費冠卿常預計偕以文中第禄不及於榮養恨

毎積於永懷遂來屏身丘園絶跡仕進守其志性十

有五年峻節無用清颷自逺夫旌孝行舉逸人所以

厚風俗而敦名教也冝承髙奬以儆薄夫擢參近侍

之榮載佇移忠之効冠卿竟不應命杜荀鸖有詩吊

其墓曰凡弔先生者多傷荆棘間不知三尺墓髙却

九華山天地有何外子孫無亦間當時若徴起未必

得身還冠卿以拾遺召不起賦詩云君親同是先王

道何如骨肉一處老也知臣不合佐時自古榮華誰

可保

姚合嘗寄詩云逍遥繒繳外髙鳥與潜魚闕下無朝

籍林間有詔書夜眠幽洞石曉飯白雲蔬四海人空

老九華君獨居此心誰復識日與世相疎

李群玊經費拾遺故居云雲卧竟不起少微空損光

惟應孔北海為立鄭公郷舊舘苔蘚合幽齋松菊荒

空余書帶草日日上階長

   劉虛白

竟陵人劉虛白擢進士第嗜酒有詩云知道醉鄊無

戸税任他荒却下丹田出北夢𤨏言虛白與盧坦交

友坦主文虛白於廉前獻一絶云二十年前此夜中

一般燈燭一般風不知嵗月能多少猶着麻衣待

   蕭建

建與費冠卿同時建寄冠卿云見説九華峰上寺日

宫猶在下方開其中幽境客難到請為詩中圖畫來

冠卿答詩云自地上青峰懸崖一萬重踐危頻側足

登塹半齊胷飛狖啼攀桂逰人喘倚松入林寒瘁瘁

近瀑雨濛濛徑滑石稜上寺開山掌中幡花撲淨地

臺殿印晴空勝境層層别髙僧院院逢泉魚𠉀洗鉢

老玃戱撞鐘外户憑雲掩中厨課水舂搜泥時和麵

拾橡半添穜渡壑縁槎際持燈入洞窮夾天開壁峭

透石感波雄澗藹清無𡈽潭深碧有龍畬田一片淨

谷樹萬株濃野客登臨慣山房幽寂同寒爐樹根火

夏牖竹梢風邉鄙疇賢相黔黎託聖躬君能棄名利

嵗晏一相逢

建登進士第終禮部侍郎

   袁不約

不約有深秋之句云愁聲秋遶杵寒色碧山歸又有

客去之句云送將歡笑去收得寂寥廻張為取二聯

於主客圖

范櫨云李固言在成都則李珪郎中郭圎員外陳㑹

端公袁不約侍郎來擇書記薛重詩事皆逺從公可

謂蓮幕之盛不約登長慶三年

   孫緯

中秋夜思鄭延美有作云中秋中夜月世説慴妖精

顧兎雲初蔽長虵誰與勍未追良友翫安用玊輪盈

此意人誰諭裁詩寄禁城

咸通八年宏詞登科

   周祚

莫道春花獨照人愁花未必怯青春四時風雨没時

節共保松筠根底塵祚以此詩得名張為取作主客圖

   崔澹

怪得輕風送異香娉婷仙子曵霓裳惟憂錯認偷桃

客曼倩曽為漢侍郎澹贈美人太中末崔鉉自平章事鎮

淮海楊𭣣為支使𭣣狀云前時里巷初迎避馬之威

今日藩垣便仰問牛之代澹之詞也澹終於吏部侍郎

   盧頻

蛺蝶行云東園宫草緑上下飛相逐君恩不禁春昨

夜花中宿

東西行云種荷玊盆裏不及溝中水養雉黄金籠見

草心先喜

頻又有春淚爛羅綺泣聲抽恨多莫滴芙蓉池愁傷

連蔕荷一朶花葉飛一枝花光彩美人惜花心但

願春長在右張為取作主客圖

   李廓

夏日途中云樹夾炎風路行人正午稀初蟬數聲起

戯蝶一團飛日色欺清鏡槐膏㸃白衣無成歸故里

自覺少光輝

廓李程之子也登元和進士第大中中拜武寜節度

使不能治軍𥙷闕鄭魯言新麦未登徐必亂既而軍

亂果逐廓按舊史廓有詩名大中末累官至頴州刺

史再為觀察使子晝亦登進士第

廓長安少年行云金紫少年郎繞街鞍馬狂身從左

中尉官属右春坊剗戴楊州㡌重薫異國香垂鞭踏

青草來去杏園芳

追逐輕薄伴閑逰不着緋長攏出獵馬數換打毬衣

曉日尋花去春風帶酒歸青樓無晝夜歌舞歇時稀

日髙春睡足帖馬賞年華倒揷銀魚袋行隨金犢車

還携新市酒逺醉曲江花幾度歸侵黒金吾送到家

好勝躭長夜天明燭滿樓留人看獨脚賭馬換偏頭

樂奏曾無歇盃廵不暫休時時遥令笑怪客有春秋

遨遊携艷妓裘束似男兒盃酒逢花住笙歌簇馬吹

鶯聲催曲急春色送歸遲不以聞街皷華筵待月移

賞春唯逐勝大宅可曽歸不樂還逃席多狂慣衩

歌人踏日起語鷰巻簾飛婦好唯相妬倡樓不醉稀

㦸門連日閉苦飲惜殘春開鎻通新客教姬屈醉人

倩歌牽白馬自舞踏紅茵時軰皆相許平生不負身

新年髙殿上始見有光輝玊鴈排方帶金鵝立仗衣

酒深和椀賜馬疾打珂飛朝下人爭看香街意氣歸

逰市慵騎馬隨姬入座車樓邉聽歌吹簾外市SKchar2

樂眼從人閙歸心畏日斜蒼頭來去報飲伴到倡家

小婦教鸚鵡頭邉喚醉醒犬嬌眠玊簞鷹掣撼金鈐

碧地攅花障紅泥待客亭雖然長按曲不飲不曾聽

鷄鳴曲云星稀月沒入五更膠膠角角鷄初鳴征人

牽馬出門立辭妾欲向安西行再鳴引頸簷頭下月

中角聲催上馬纔分地色第二鳴旌斾紅塵巳出城

婦人上城亂招手夫婿不聞遥哭聲長恨鷄鳴别時

苦不遣鷄栖近窻户

鏡聽詞云匣中取鏡祠竈王羅衣掩盡明月光昔時

長着照容色今夜潜將聽消息門前地黒人來稀無

人錯道朝夕歸更深弱體冷如鐡綉帶菱花懷裏熱

銅片銅片如有靈願得照見行人千里形

猛士行云戰鼓驚沙𢙣天色猛士虬鬚眼前黒單于

衣錦日行兵陣頭走馬生擒得幽并少年不敢輕虎

狼窟裏空手行

送振武將軍云葉葉歸邉騎風頭萬里乾金裝腰帶

重錦縫耳衣寒蘆酒燒蓬䁔霜鴻撚箭看黃河古城

道秋雪白漫漫

小説載廓從其父程過三亭渡為小石隱足痛以呼

父程曰太華峰頭見有仙人手跡黃河灘裏争得隱

人脚跟

廓落第詩云牓前潜制淚衆裏自嫌身氣味如中酒

情懷似别人暖風張樂席晴日看花塵盡是添愁䖏

深居乞過春

姚合有送李廓侍郎赴夏州詩云酬恩不顧名走馬

覺身輕迢逓河邉路蒼茫塞上城沙寒無宿鴈虜近

少閑兵飲罷揮鞭去傍人意氣生

   李頻

頻字德新睦州人與里人方千善給事中姚合名為

詩士多歸重頻走千里丐其品藻合大加奬挹以女

妻之乾符中以工部外郎為劍州刺史卒

吳州月夜與曹太尉話别詩云早晚更看吳𫟍月西

齋長憶月當窓不知明夜誰家見應照離人隔楚江

送茶山人歸洞庭云却共孤雲去髙眠最上峰半湖

垂早月中路入疎鐘秋盡䖝聲急夜深山雨重當時

同隱者分得幾株松

湖口送友人云中流欲暮見湘煙葦岸無窮接楚田

去鴈逺衝雲夢澤離人獨上洞庭船風波盡日依山

轉星漢通霄向水連零落梅花過殘臘故園歸去及

新年

過四皓廟云東西南北人髙跡自相親天下已歸漢

山中猶避秦龍樓曾作客鶴氅不為臣獨有千年後

青青廟木春

陜下懷云故園何處在零落五湖東日暮無來客天

寒有去鴻大河氷徹塞髙岳雪連空獨夜懸歸思迢

迢永漏中

鄭谷哭建州李員外詩云今歸終故里末嵗道如初

舊友誰為誌清風豈易書雨墳生野蕨郷奠釣金魚

獨夜吟還泣前年伴直廬

羅隠題方千詩云中間李建州夏汭偶同遊頋我論

佳句推君最上流九霄無鶴板雙鬢老漁舟世難方

如此何當浣旅愁

姚合荅頻詩云一年離九陌壁上掛朝袍物外詩情

逺人間酒味髙思歸知病長失𥨊覺勤勞衰老無多

思因君把筆毫

   賈馳

秋入闗詩云河上微風來關頭樹初濕今朝關城吏

又見孤客入上國誰與期西來徒自急

馳唐末人㑹昌間陸貞洞王滌軰題三鄉詩馳後留

贈云壁古字未滅聲長響不絶蕙質本如雲松心應

耐雪耿耿離幽谷悠悠望甌越𣏌婦哭夫時城崩無

此說

馳有秋入闗詩及東風吹曉霜雪鳥雙雙來之句張

為取作主客圖

   薛能

能字大拙汾州人㑹昌六年進士大中八年平判入

等𥙷盩屋尉辟太原陜虢河陽從事李福鎮滑州表

觀察判官歴侍御史都官刑部員外郎福徙西川取

為節度副使咸通中攝嘉州刺史歸朝遷主客度支

刑部郎中俄刺同州京兆尹温漳貶命權知尹州出

領感化節度入授工書復節度徐州徙忠武廣明元

年徐兵赴溵水經許能以前帥徐軍吏懷恩舘之州

内許軍懼徐人見襲大將周岌因衆怒逐能自稱留

後能全家遇害

能申湖詩云昔年依峽寺每日見申湖下淚重來此

知心一已無雨霖舟色暗岸㧞木形枯舊境深相惱

新春宛不殊方來尋熟侶起去恨驚鳬忍事花何笑

喧吟瀑正麄堪憂從䆠到倍遣曩懷孤上馬終回首

傍人恠感吁

謝劉相寄天柱茶云兩串春團敵夜光名題天柱印

維楊偷嫌曼倩桃無味搗覺嫦娥藥不香惜恐被分

縁利市盡應難覔為供堂麄官寄與真抛却頼有詩

情合得嘗

獻僕射相公云清如氷玊重如山百辟嚴趋禮絶攀

强虜外聞應破膽平人長見盡開顔朝廷有道青春

好門舘無私白晝閑致却垂衣更何事幾多詩合詠

關關

從事蜀川日每短諸葛功業其詩曰流運有功終是

撓隂符多術得非姦又云陣圖誰許可廟㒵我揶揄

又云焚却蜀書宜不讀武侯無可律吾身能役鎮徐

州上元夜偶作云誰見將軍心似海四更親領萬人

遊自負如此果軍亂𬒳害上元詩偃王燈塔古徐州

二十年來樂事休此日將軍心似海四更身領萬人

遊又云十萬軍城百萬燈酥油香暖夜如蒸紅粧滿

地烟光好秪恐笙歌引上昇其後死於徐州

能鎮徐慕容漙劉巨容周岌俱在麾下來數年漙鎮

徐巨容鎮襄岌鎮許俱假端揆故能詩曰舊將已為

三僕射病身猶是六尚書

能題後集曰詩源何代失澄清䖏䖏狂波汙後生常

感道孤吟有淚却縁風壞語無情難甘惡少欺韓信

枉被諸侯殺禰衡縱到緱山也無益四方聯絡盡蛙

青春背我堂堂去白髮催人故故生此能詩也然無

子美大體之度

鄭谷讀許昌詩集有作云篇篇髙且真真爲國風陳

澹佇雖師古縱横得意新剪裁成幾帙近世詩人逰作公篇什最

唱和是誰人華岳題無敵黃河句絶倫韋岳黄河詩序云皆

二京之内巨題自也吟殘荔枝雨詠徹海棠春公有海棠荔枝二首序云杜子

美老於兩蜀而無此詠李白欺前軰公有寄符郎中云我生苕在開元日争遣名爲李翰

陶潜仰後塵公有論詩一章云李白終無取陶潜固不刋難忘嵩室下

公有嵩山巨篇不負蜀江濵公常從事蜀中者一千集属思看山眼𡨋搜

倚樹身楷模勞夢想諷誦爽精神筆落空追愴曽䝉

借斧斤

秋夜旅舍寓懷云夜鎻荒蕪獨夜吟西風吹動故人

心三秋木落半年客滿地月明何處砧漁唱亂松汀

鷺合鴈聲寒咽隴雲深平生只有松堪對露浥霜欺

不受侵

許州題德星亭云瀵水南流東有堤堤邉亭是武陵

溪槎松配石堪僧坐蘃杏含春欲鳥啼髙處月生滄

海外逺郊山在夕陽西頻來不似軍從事只戴紗巾

曵杖蔾

褒斜道中云十驛褒斜到䖏慵眼前常似接靈蹤江

遥旋入旁來水山闊猶藏向後峰鳥徑𢙣時應立虎

畬田開日自燒松行吟却笑公車役夜發星馳半不

   曹鄴

鄴能交有特操咸通初為大常博士白敏中卒議諡

鄴責其病不堅退且逐諫目懿宗立敏中病足求避位不許補闕王譜奏願

聽其請旡使有特寵曠責之譏帝怒斥譜舉怙威肆行諡曰醜髙元裕子

壉懿宗時為相卒鄴建言壉為宰相交㳺醜雜進取

多蹊諡法不思愛民曰刺請諡為刺

讀李斯傳云欺暗常不然欺明當自戮難將一人手

掩得天下目

杏園即席上同年云岐路不在天十年行不至一旦

公道開青雲在平地枕上數聲皷衡門巳如市白日

探得珠不待驪龍睡忩忩出九衢僮僕顔色異故衣

未及換尚有去年淚晴陽照花影落絮浮野翠對酒

時忽驚猶疑夢中事自憐孤飛鳥得接鸞鳯翅永懷

共濟心莫起胡越意

鄴字業之大中進士也唐末以祠部郎中知洋州

隣女面上花空床常對影况妾不嫁容甘為瓶墜井

右張為取此句洎讀李斯傳店園上同年詩作主

客圖

老圃堂詩云邵平𤓰地接吾廬糓雨乾時手自鋤昨來日

日春風欺不在就床吹落讀殘書

送人歸南海云數片紅霞映夕陽攬君衣袂更移觴

行人莫歎碧雲晚上國毎年春草芳雪過藍關寒氣

薄鴈廻湘浦怨聲長應無惆悵滄海逺十二重樓非

我鄉右二章韋莊取為又元集

   裴䖍餘

减通末䖍餘佐北門李公淮南幕嘗逰江舟子剡

舟竹篙濺水濕近坐之衣公色變䖍餘紀一絶云滿

額娥黄金縷衣翠翹浮動玉SKchar2垂從教水濺羅衣濕

知道巫山行雨歸公極懽命謳者傳之

   陳陶

朝元引四闋云帝燭熒煌下九天蓬萊宫曉玉爐烟

無央鸞鳯隨金毋來賀薫風一萬年

玉殿雲開露冕旒下方珠翠壓鰲頭天鷄唱罷南山

曙春色光輝十二樓

萬寓靈祥擁帝居東華元老薦屠蘇龍池遥望非烟

拜五色瞳矓在玉壺

寳柞河宫一向清龜魚天篆益分明近臣誰獻登封

草五岳齊呼萬嵗聲

閑居雜興云一顧成周力有餘白雲閑釣五溪魚中

原莫道無麟鳳自是皇家結網疎

又云長夀真人王子喬五松山月伴吹簫從他浮世

悲生死獨駕蒼龍八九霄

池塘生春草云謝公遺詠䖏池水夾通津古徃人何

在年來草自春色宜波際緑香異雨中新今日青青

意空悲行路人

北夢𤨏言云大中年陳陶歌詩似負神仙之術或露

王覇之説其詩云江湖水清淺不足掉鯨尾又云飲

水狼子痩思日鷓鴣寒又云中原不是無麟鳳自是

皇家結網疎又云一鼎雄雌金液火十年寒暑鹿麑

衣又云寄語東流任斑鬢向隅終守鐡梭飛諸如此

例不可殫紀

貫休書西人陳陶䖏士隱居云有叟傲堯日髪白肌

膚紅妻子亦讀書種蘭青溪東白雲有竒色紫桂含

天風即應迎鶴書肯羡於洞洪又云髙歩前山前髙

歌北山北數載賣柑橙山資近又足陶種柑橙令山童賣之

陶劔浦人居南昌之西山宋齊丘守南昌因有蒲安

之覲乃自詠云中原莫道無麟鳳自是皇家結網踈

與水曹任畹郎中友善寄畹詩云好向明時薦遺逸

莫交千里弔靈均江南後主即位知其運祚衰替以

修飬爲事故詩曰乾坤見了文章懶龍虎成來印綬

踈嚴尚書宇鎮豫章遣小妓號蓮花者往西山侍陶

陶殊不顧妓爲詩曰蓮花爲號玉爲腮珍重尚書遣

妾來䖏士不生巫峽夢虛勞神女下陽臺陶荅之曰

近來詩思清於月老大心情薄似雲已向昇天得門

戸錦衾深媿卓文君

陶唐末自稱布衣開宝中人或見之或云已得仙矣

蟬聲將月短草色與秋長此屋歌黃竹何人撼白

右張為取作主客圖

陶題徐穉湖亭云伏龍山横洲渚地人如白蘋自生

死洪崖成道二千年唯有徐君播青史

方千哭陶詩云雖云掛劍來墳上亦恐藏書在璧中




唐詩紀事巻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