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三 唐詩紀事 卷第六十四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十五

唐詩紀事卷第六十四

 顔萱   李縠   司馬都  崔璞

 鄭璧   魏朴   張賁   陸龜𫎇

 皮日休  崔璐   任蕃   盧休

 劉畋

   顔萱

送羊振文歸覲桂陽云髙掛呉㠶喜動容問安歸去

指湘峰懸魚庭内芝蘭秀馭鸖門前薜荔封蘇晚舊宅在桂

紅斾正憐棠影茂綵衣偏帶桂香濃臨歧獨有霑

襟戀南巷當年共化龍先軰拾遺叔父同年

送圓載上人云師來一世恣經行却泛滄波問去程

心靜已能防渇鹿𥀷喧時爲駭長鯨師云舟人遇鯨則鳴鼓

林幾結金桃重日本金桃實重一片梵室重修鐵瓦輕似鐵爲瓦輕為桃者

料得還鄉無别利只應先見日華生

萱字𢎞至江南進士也中書舍人蕘之弟嘗受知於

張祐故弔祐詩序曰尚意孩稚之歳與伯氏常承處

士撫抱之仁目管輅爲神童期孔融於偉器萱唐末

與皮陸二生酬唱有詩載松陵集

   李縠

和皮日休悼鸖云才子襟期夲上清陸雲家鸖伴閑

情猶憐反顧五六里何意忽歸十二城露滴誰聞髙

葉墜月沈休藉半階明人間華表堪留語剰向秋風

𭔃一聲

又云道林曽放雪翎飛應悔庭除閉羽衣料得王恭

披鸖鼈𠋣吟猶待月中歸

浙東罷府西歸酬别張廣文皮先軰陸秀才詩云豈

有頭風筆下痊浪成蛮語向初筵蘭亭舊趾雖曽見

抲笛遺音更不傳照曜文星呉分野留連花月晉名

賢相逢只恨相知晚一曲驪歌又幾年

縠字徳師咸通進士也唐末爲浙東觀察推官兼殿

中侍御史日休松陵集序云南陽廣文潤卿隴西侍

御徳師咸旅泊之際善其所為皆以詞致師詞之不

多去之速也縠西歸日休詩云建安才子太微仙暫

上金臺許二年形影欲歸温室樹夣魂猶傍越溪蓮

空將海月爲傖鬼恨呉天詩脱下叚

   司馬都   鄭璧

和陸龜𫎇白菊詩云白艶輕明帶露㾗始知佳色重

難群終朝疑𥬇梁王雪盡日慵看蜀帝雲燕雨似翻

瑶渚浪鴈風疑卷玉綃紋瓊飛若㑹寛裁剪堪作蟾

宫夜舞裙

璧唐末江南進士也與皮六二生酬唱又有寒夜文

譙張潤卿有期不至詩云已知羽駕朝金闕不用燒

蘭望玉京應是登仙明月好玉皇留㸔舞雙成

   崔璞

奉酬霜菊見贈詩云菊花開晚過秋風聞道芳香正

滿叢爭奈病夫難強飲應湏速自召車公

𫎇恩除替將還京洛偶叙所懐云兩載求人瘼三春

受代歸務繁多簿籍才短泛恩威共理乖天奬分憂

値歳饑遽蒙交郡印到任十二个月除替未及三年安敢整朝衣作

牧慙爲政思鄉念式微儻容還故里髙卧掩柴扉

璞唐末以大司諫刺蘇州其詩見皮六二生松林唱

和集

   魏朴

和皮日休悼鸖云直欲裁詩問杳冥豈教靈化亦浮

生風林月動疑留魄沙島香愁似藴情雪骨夜封蒼

蘚冷練衣寒在碧塘輕人間飛去猶堪恨况是泉臺

逺玉京

又云經秋宋玉已悲傷况報胎禽昨夜亡霜曉起來

無問處伴僧彈指遶荷塘

朴唐末呉中名士也皮日休松陵詩序云潤卿徳師

旅泊之際以詞致師大司諫清河公有作或命之

和亦著焉其餘則呉中名士謂司馬都鄭璧朴㒷顔萱

   張賁

旅泊呉門云一舸呉江晩堪憂病廣文鱸魚誰與伴

鷗鳥自成群反照縱横水斜空斷續雲異鄉無限思

盡付酒醺醺

酬龔美先軰見𭔃云尋疑天意䘮斯文故選茅峰𭔃

白雲酒後只留滄海客香前唯見紫陽君近年巳絶

詩書癖今日兼將筆硯焚爲有此身猶苦患不知何

者是𤣥纁

和陸龜𫎇白菊詩云雪綵氷姿𭈹女華𭔃聲多是地

仙家有時南國和霜立幾處東籬伴月斜謝客瓊枝

空貯恨𡊮郎金鈿不成夸自知終古清香在更出梅

粧弄晩霞

賁字潤卿南陽人登大中進士第唐末爲廣文博士

寓呉中與皮六二生㳺其詩多羇旅感激若異鄉無

限思盡付酒醺醺

又送李縠西歸云孤雲獨歩本無依江海重逢故舊

稀楊栁漸踈蘆葦白可堪斜日送君歸

   陸龜𫎇

字魯望父虞賔浙東從事居蘇臺亀𫎇攻文與顏尭

皮日休羅隠呉融友善家貧與張搏為廬江吴興二

郡丞李蔚盧携景重之羅隠𭔃詩曰龍樓李丞相昔

歳仰髙文黄閣今無主青山竟不焚夜船乗海月秋

寺伴江雲只恐塵埃裏浮名㸃汚君唐末以左拾遺

授之詔下日以疾終于家

皮日休松陵唱和集序云咸通十年日休為吴郡郡

從事有進士陸龜𫎇云其業見造其才之變真天地

之氣也近代稱温飛卿李義山爲之最俾生參之未

知孰為後先

龜𫎇三吴人也        尤善談𥬇嘗體

江謝賦事名振       書萬餘卷詩篇清

麗與皮日休為       卷號曰松陵集中

和功初遇疾而     為文誌其墓矣吴子華

奠文千餘言畧曰大風吹海海波淪漣㴠為子文無

偶無邊長松𠋣雪枯枝半折捉為子文真上巔絶風

下霜晴寒鍾自聲發為子文鏗將杳清武陵深間川

長晝白問為子文渺茫岑寂豕突鯨狂其來莫當雲

沉鳥沒去其倐忽膩若凝脂軟於無骨霏漠漠澹㳙

涓春哆冶秋鮮妍觸即碎潭下月拭不滅玉上煙

江湖散人歌云江湖散人天骨竒短髪搔來蓬半垂

手捉孤篁曳寒繭口誦太古滄浪詞詞云太古万万

古民怪其壄無風期夜棲正與禽獸雜獨自架結

縱横枝因而稱曰有巢氏民共敬貴如君師當時只

効烏鵲軰豈是有意陳尊卑無端後穿鑿破一𣲖

前導千流随多方忷亂元氣死日使父子生姦欺聖

人事業轉消耗尚有漁者存熙熙風波不獨因一士

凡百器具皆能施罛疎扈腐鱸鱖肥上失撿馭無䜛

疵人間所謂好男子我見婦女留鬚眉奴顔婢膝真

乞丐反以正直爲狂癡所以頭欲散不散弁峩巍所

以腰欲散不散珮陸離行散任之適坐散從傾欹語

散空谷應𥬇散春容披衣散單複便食散酸醎冝書

散忘簮履禽散虚籠池外物一以散中心散何疑不

共諸侯分邑里不與天子專隍陴靜則守桑柘亂則

逃妻兒金鏕紳帶未嘗識白刃投我窮生為或聞蕃

將負恩澤號令鐵馬如風馳大君年小丞相少當軸

自請都旌旗神鋒悉出羽林仗繪畫日月蟠龍螭太

宗基業甚牢固小醜背叛當殱夷禁軍近自肅宗署

抑遏輔國爭雄雌必然大叚剪兇逆須召勁勇持軍

麾四方賊壘猶古地死者暴骨生寒飢歸來輙擬荷

鋤立詬吏已責租錢遲興師十万一日費不翅千金

何以支秪今利口且箕歛何暇俛首哀惸嫠均荒補

敗豈無術布在方䇿撑頽𡾟氷霜襦袴易反掌白面

諸郎殊不知江湖散人悲古道悠悠幸寄羲皇傲官

家未議活蒼生拜賜江湖散人號

甫里先生傳云少攻歌詩與造物者争柄遇事輙変

化不一其體裁始則凌轢波濤穿穴險固囚鏁怪異

破碎陣敵卒造平澹而後已

亀𫎇居震澤之南巨積注有𨶜鴨一欄有驛使過挾

彈斃其尤者䝉𫎇乎一表本云此鴨能人語待附蘇

州上進使者斃之奈何使人恐酬以槖中金俟其箱

悦方請人語之由曰能呼其名使人憤且𥬇拂袖上

馬復召之還其金曰吾戯耳龜𫎇少髙放從張摶遊

歷湖蘇二州辟以自佐嘗至饒州三日無所詣刺史

蔡京率官屬就見之亀䝉不樂拂衣去不喜交流俗

不乗馬升舟設蓬席齎束書茶竈筆牀釣具徃來時

謂江湖散人或號天随子甫里先生自比涪翁漁父

江上丈人

   皮日休

日休字襲羙襄陽人咸通中為太常愽士遭亂歸

吴中黄巢冦江浙刼以從軍至京師以為翰林學士今日

休作䜟云欲識聖人姓田八二十一欲知聖人名果頭三屈

律巢大怒蓋巢頭醜掠𩯭不盡疑譏之也遂及禍

日休寒日晝齋即事三章云參佐三間似草堂恬然

無事可成忙移時寂歴澆松子盡日殷勤乳牀將近

道齋先衣褐欲清詩思量焚香空庭好待中宵月獨

禮星辰學歩四

不知何事有生涯皮揭裁衣學道家深夜數甌為相

葉清晨一氣是雲華盆池有鷺窺蘋末石板無人

掃桂花江漢欲歸

方朔家貧未有車肯從榮利捨樵漁從公未恠多侵

酒見客唯求轉借書暫聽松風生意足偶㸔溪月世

情踈如鈎得貴非吾事合向煙波爲五魚松江有五魚𠝹

日休賦亀詩嘲歸仁紹云硬骨殘形知幾秋屍骸終

是不風流頑皮死後錢須遍只爲平生不出頭

歸氏子以姓嘲日休云八片尖斜砌作裘火中燖子

水中楺一包閑氣如常在惹踢招奉卒未休

北夢𤨏言云日休傲誕自號間氣布衣日休之子光

業辭文宏贍唐末為越州副使

松陵集序曰詩有六義其一曰比比者定物之情狀

也則必謂之才才之備者於聖為六藝在賢為聲詩

噫春秋之後頌聲亡寢降及漢氏詩道荐作然二雅

之風委而不興矣在詩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

之作三言者曰振振鷺鷺于飛是也五言者曰誰謂

雀無角何以穿我屋是也六言者我姑酌彼金罍是

也七言者交交黄鳥止于桑是也九言者曰浻酌彼

行潦挹彼注兹是也盖古詩率以四言為本而漢氏

方以五言七言為之也其句亦出於周詩五言者李

陵曰携手上河梁是也七言漢武曰日月星辰和四

時是也爾後盛於建安以降江左君臣得以浮艶然

然詩之六義微矣逮及吾唐開元之世易其體為律

焉始切於儷偶拘於聲勢然詩云遇憫既多受侮不

少其對也二矣堯典曰依永律和聲其為律也甚

矣由漢及唐詩之道盡矣吾文不知千祀之後詩之

道止於斯而已即後有變而作者不得以知之夫才

之備者猶天地之氣乎氣者止乎一也分而為四時

其為春則煦枯發枿如弃如濩百物融洽酣人肌骨

其為夏則赫㬢朝升天地如窰草蕉木暍若燎毛髪

其為秋則凉颸髙瞥若露天骨景爽夕清神不蔽形

其為冬則霜陣一棲萬物皆瘁雲沮日慘若憚天責

夫如是豈拘於一哉亦變之而已人之有才者不變

則已茍變之豈異於是乎故才之用也廣之爲滄溟

細之爲四竇髙之爲山岳碎之爲瓦礫羙之爲西子

𢙣之爲四洽壯之爲武賁弱之爲處女大則八荒之

外不可窮小則一毫之末不可見茍其才如是復能

善用之則庖丁之牛慶之輪郢之斤不足喻其神解

也噫古之士窮逹必形於歌詠茍欲見乎志非文不

能宣也扵是爲其詞詞之作固不能獨善必須人以

成之昔周公爲詩以貽成王吉甫作煩以贈申伯詩

之酬贈其來尚矣後毎爲詩必多  爲 咸通七

年今兵部令狐員外在淮南今中書舍人  公守

毗陵日休皆以詞獲幸悉𫎇以所製命之和各

軸亦有名其守者十年大司諫清河公世收於吴日

休為部從事居一月有進士陸亀䝉

業見造凡數編其才之變真天地之氣也近代稱温

飛卿李義山爲之最俾生參之未知其孰為之後先

雜體詩序云案舜典帝曰 命汝典樂教胄子詩言

志歌永言在焉周禮太師之職掌敎六詩諷賦比興

風雅互作雜體遂生然後係之于樂府盖典樂之職

也在漢代李延年為恊律造新聲雅道缺樂府乃盛

鐃歌皷吹拂舞干俞因斯而興詞之體不得不因時

而易也古樂書論之甚詳今不能備載載其他見者

漢武集元封三年作栢梁臺詔群臣二千石有能為

七言詩者乃得上座帝曰日月星辰相四時梁王曰

驂駕駟馬從梁來由是聮句興焉孔融詩曰漁父屈

節水潜匿方作郡姓名離合也由是離合興焉晉傅

咸有廽文反覆詩二首云反覆其文者以示憂心展

轉也悠悠逺邁獨焭焭是也由是反覆興焉梁武帝

云後牖有朽栁沈約云偏眠舩舷邊由是疊韻興焉

詩云蝶蝀在東又曰鴛鴦在梁由是雙聲興焉詩云

惟 南有箕不可以簸場惟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

近乎戯也古詩或為之蓋風俗之言也古有採詩官

命之曰風人圍棊燒敗襖㸔子故依然由是風人之

作興焉梁書云昭明善賦短韻吴均善壓强韻今亦

効而為之存于編中陸生與予各有是為凡八十六

首如四聲詩三字離合全篇雙聲疊韻之作悉陸生

所為又足見其多能也案齊竟陵王郡縣詩曰追共

承荔浦一道信雲丘縣名由是興焉案梁元藥名詩

曰戍客栢山下當思衣錦歸藥名由是興焉陸與予

亦有是作至如鮑昭之建除沈炯之六甲十二屬梁

簡文之卦名陸惠曉之百姓梁元帝之鳥名亀兆蔡

黄門之口字古詩兩頭纎纎藁砧五雜組已降非不

能也皆鄙而不為噫由古至律由律至雜詩詩之道

盡乎此也近代作雜體唯劉賔客集中有逥文離合

雙聲疊韻如聮句則莫若孟東野與韓文公之多他

集罕見足知為之之難也

日休疊韻山中吟云穿煙泉潺湲觸竹犢觳觫荒篁

香墻匡熟鹿伏屈曲

雙聲溪上思云踈衫低通灘冷鷺立亂浪草彩欲夷

猶雲空容澹蕩

晚秋吟以題十五字韻合東臯㷑雨歸耕日免去黄冠首刈

禾火滿酒壚詩在口今人無計奈儂何

藥名離合夏日即事云季春人病抛芳杜仲夏溪波

遶壊垣衣典濁醪身𠋣桂心中無事到雲昏

懐鹿名縣名離合云山痩更培秋後桂溪澄閑數晩

來魚臺前過鴈盈千百泉石無情不𭔃書

寒日古人名云北顧懽遊悲沈宋梁武改為北顧南徐陵寢

嘆齊梁水邊韶景無窮栁寒被江淹一半黄

風人詩云江上秋聲起從來浪得名逆風猶掛蓆苦

不㑹帆情

陸亀𫎇詩云十万合師出遥知至憶君一心如瑞表

唯作兩歧分

   崔璐

璐有覧皮先軰盛製詩贈日休云河嶽挺靈異星辰

精氣殊在人為英傑與國作禎符襄陽得竒士俊邁

真龍駒勇果魯仲由文賦蜀相如渾浩江海廣葩華

桃李敷小言人無間大言塞空虚幾人遊赤水夫子

得𤣥珠鬼神争奥祕天地惜洪鑪既比曽參行仍兼

君子儒吾知上帝意將使居黄樞好保千金體須為

万姓謨

日休和云伊余㓜且賤所禀自以殊弱歳謬知道有

心臣皇符豈意海上鷹運跼軒下駒縱性作古文所

爲皆自如但恐才格劣敢誇詞彩敷句句考事實篇

篇窮𤣥虚誰能変羊質競不獲驪珠奥有造化手曽

聞天地鑪文章鄴下秀氣貎淹中儒展我此志業期

君持中樞蒼生眼穿望勿作番溪謨

璐登咸通七年進士第

   任蕃

宫怨云淚乾紅落臉心盡白垂頭自此方知怨從來

豈信愁蕃又有無語與春别細㸔枝上紅之句張爲

取作主客圗

   盧休

春寒酒力遲冉冉生微紅寒月聮句自然草木性誰祝元

化功湓浦風生破膽愁血染劒花明帳幕三千

車馬出漁陽右張為取作主客圗休不第

   劉畋

畋有晩泊漢江渡詩云末秋雲木輕蓮拆晚香清雨

下侵苔色雲凉出浪聲疊㠶依岸尽微照夾堤明渡

吏已頭白遥知客姓名又有雨後句云殘陽來霽岫

獨興起滄洲張為取作主客圖舉進士



唐詩紀事卷第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