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唐詩紀事 卷第四十九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

唐詩紀事巻第四十九

 胡杲   吉皎   劉真   鄭據

 盧貞   張渾   白居易  項斯

 龐藴   蔡京   滕邁   郭周藩

 殷潜之  裴思謙  何扶   鄭澣

 廖有方  薛書記  賈躭   盧貞

 姚合

   胡杲前懷州司馬安定胡杲年八十九

九老㑹賦詩云閑居同㑹在三春大抵愚年最出羣

霜鬢不嫌盃酒興白頭仍愛玉爐薫徘徊玩桞心猶

健老大看花意却勤鑿落滿斟判酩酊香囊髙掛任

氤氲搜神得句題紅𥿄望景長吟對白雲今日友情

何不替齊年同事聖明君

    吉皎衛尉鄉致仕馮翊吉皎年八十八

九老㑹云休官罷任巳閑居林苑園亭興有餘對酒

最宜花藻發邀歡不猒桞條初低腰醉舞垂緋袖擊

筯謳歌任褐裾寧用管絃來合雜自親松竹且清虛

飛觥酒到須先酌賦詠成詩不住書借問商山賢四

皓不知此後更何如

    劉真前磁州刺史廣平劉真八十七

九老㑹云垂𢇁今日幸同筵朱紫居身是大年賞景

尚知心未退吟詩猶覺力完全閑庭飲酒連三月在

席權豪象七賢山茗煑時秋霧碧玉盃斟處彩霞鮮

臨堦花笑如歌妓傍竹松聲當管絃雖未學窮生死

訣人間豈不是神仙

   鄭據前龍武軍長史滎陽鄭據八十五

九老㑹云東洛幽間日暮春邀懽多是白頭賔官班

朱紫多相似年幾髙低次第勻聮句每言松竹意停

盃多説古今人更無外事來心肺空有清虛入思神

醉舞兩廻迎勸酒狂歌一曲㑹余身今朝何事偏情

重同作明時列任臣

   盧貞前侍御史内供奉官范陽盧貞八十三

九老㑹云三春巳盡洛陽宮天氣初晴景象中千朶

嫰桃迎曉日萬株垂桞逐和風非論官位皆相似及

至年髙亦共同對酒歌聲猶覺妙玩花詩思豈能窮

先時共作三朝貴今日猶逢七老翁但願緑醽常滿

酌煙霞萬里㑹應通

   張渾前永州刺史清河張渾七十七

九老㑹云幽亭春盡共為懽印綬居身是大官遁跡

豈勞登逺岫垂𢇁何必坐溪磻詩聮六韻猶應易酒

飲三盃未覺難每况襟懷同要㑹共將心事比波瀾

風吹野桞懸羅帶日照庭花落綺紈此席不煩鋪錦

帳斯筵堪作畫圖看

   白居易刑部尚書致仕年七十四

九老㑹云七人五百八十四拖紫紆朱垂白鬚囊裏

無金莫嗟嘆樽中有酒且歡娯吟成六韻神還王飲

到三盃氣尚麁嵬峩狂歌敎婢拍婆娑醉舞遣孫扶

天年髙邁二踈傳人數多於四皓圖除却三山五天

笁人間此㑹且應無

樂天退居洛中作尚齒九老之㑹其序曰胡吉劉鄭

盧張等六賢皆多夀餘亦次焉於東都弊㞐履道坊

合尚齒之㑹七老相顧既醉且歡静而思之此㑹希

有因各賦七言韻詩一章以記之或傳諸好事者時

㑹昌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樂天云其年夏又有二老

年貎絶倫同歸故鄉亦來斯㑹續命書姓名年齒冩

其形貎附于圖右與前七老題為九老圖仍以一絶

贈之云雪作鬚眉雲作衣遼東華表暮𩀱歸當時一

鸖猶希有何况今逢兩令威洛中遺老李元爽年一百三十六禪僧如滿歸

洛年九十五嵗又云時秘書狄兼謨河南尹盧貞以年未七

十雖與㑹而不及列

   項斯

斯字子遷江東人始未爲聞人因以巻謁楊敬之楊

苦愛之贈詩云幾度見詩詩盡好及觀摽格過於詩

平生不解藏人善到處逢人説項斯未幾詩逹長安

明年擢上苐蒼梧雲氣詩云何年畫作愁漠漠便難

收數㸃山能逺平鋪水不流濕連湘竹暮濃蓋舜墳

秋亦有思鄉客看來盡白頭

贈金州姚合使君云爲郎名更重領郡是蹉跎官壁

題詩盡衙庭看鸖多城池連竹壍籬落帶椒坡未覺

旌旛貴閑行觸處過始張水部籍爲律格詩惟朱慶

餘親授其㫖㳂流而下有任蕃陳摽章孝摽司空圖

咸及門焉寳曆開成之際斯尤為水部所知故其詩

格與之相類鄭少師薫云項斯逢水部誰道不闗情

斯留别水部詩云省中重拜别兼領故人書已念此

行逺不應相問踈子城西並宅御水北同渠要取春

前到乗閑𠉀起居

佳人背江坐眉際列煙樹庾樓燕句馬蹄没青莎船跡成

空波春風吹兩意何處更相值燭殘催巻席坐冷

怕梳頭寒入鴈聲長右張為取於主客圖

張籍贈詩云端坐吟詩忘忍飢萬人中亦見君稀門

連野水風長到驢放秋原夜不歸日暖剰收新落葉

天寒更着舊生衣曲江亭上頻頻見為愛鸕鷀雨

   龐藴

藴有詩云未識龍宮莫説珠識珠言説與君殊空拳

只是嬰兒信豈得將來誑老夫又曰萬法從心起心

生萬法生法生何日了來去枉虛行寄語修道人空

生愼勿生如能逹此理不動出深坑

又曰極目觀前境寂寥無一人廻頭看後底影亦不

隨身又曰神識茍能無罣礙廓周法界等虛空不假

坐禪持戒律超然解脱豈勞功

藴字道元衡陽人嗜浮屠法厭離貪俗挈所有沉之

洞庭鬻竹器以為生後居襄陽臨終召刺史于頔謂

曰但願空諸所有愼勿實諸所無善住世間皆知影

響言訖奄然而化時正元間也世號龎居士

居士初參石頭和尚問師不與萬法為侣是什麽人

石頭以手掩居士口居士豁然大悟石頭一日問居

士云子自見老僧已來日用事作麽生居士云若問

某甲日用事直下無開口處石頭云知子什麽方始

問子居士遂呈一頌曰日用事無别惟吾自偶諧頭

頭非取捨處處勿張乖朱紫誰為號青山絶㸃埃神

通并妙用運水及搬柴石頭然之曰子將緇耶素耶

居士曰願從所慕遂不染剃

居士後之江南參見馬祖問不與萬法為侶是什麽

人祖云待你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言下

頓悟宗 要乃作頌曰十方同聚㑹箇箇學無為此

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居士一日訪谷隱道者道者問云誰居士立起杖子

隱云莫是上上機麽居士抛下杖子隱無語居士云

只知上上機不覺上上事隱云作麽生是上上事居

士拈起杖子隱云不得草草居士云可怜強作主宰

隱云有一機人不要拈搥豎拂亦不明對荅言辭居

士若逢如何則是居士云何處逢隱把住居士居士

驀面便唾隱無語居士與一頌曰熖水無魚下底鈎

覔魚無處笑君愁可憐谷隱孜禪伯被唾如何見亦

   蔡京

邕州蔡大夫京者故令狐文公楚鎭滑臺日於僧中

見曰此童眉目踈秀進退不懾惜其單㓜可以勸學

乎師從之乃得陪學於相國子弟後以進士舉上第

尋又學究登科作尉畿服既為御史覆獄淮南李相

紳憂悸而卒頗得繡衣之稱謫居澧州爲厲員外𤣥

所辱稍遷撫州刺史以辭氣自負郡有汝水為放生

池不許漁罟之事忽一人乘小舟釣於此蔡遣吏捕

釣者乃為詩曰抛却長竿巻却𢇁手携蓑苙献新詩

臨川太守清如鏡不是漁人下釣時京覽詩召之巳

去卒不言其姓字或曰野人張頂也京益自驕矜作

詩責商山四皓曰秦末家家思逐鹿商山四皓獨忘

機如何鬢髮霜相似更出深山定是非及假節邕交

道由呉溪傍偟賦詩乆之詩曰停撓積水中舉目孤

煙外借問呉溪人誰家有山賣既而殂於邕南藁殯

此地亦有其兆矣詠子規云千年𡨚魄化為禽永逐

悲風呌逺林愁血滴花春豔死月明飄浪冷光沉凝

成紫塞風前淚驚破紅樓夢裏心腸斷楚詞歸不得

劔門迢逓蜀江深

劉夢得有送前進士蔡京赴學究科詩云已是世間

能賦客更攻窓下絶編書又云幸遇天官舊丞相知

君無翼上虛空蓋欲薦之時相也京以進士舉登學

究科時為好及苐惡科名有錦上披簔之誚焉

令狐文公在天平後堂宴樂京時在坐故義山詩云

曰足禪僧思敗道青袍御史擬休官謂京曾為僧也

或云咸通中爲廣西節度褊忮貪克峻條令爲炮熏

刳斮法御下慘毒爲軍中所逐後貶死

   滕邁

湖州崔芻言郎中初爲越副戎宴席中有周德華者

劉採春女善歌楊柳枝詞所唱七八篇皆名流之詠

滕邁郎中一首云三條陌上拂金羈萬里橋邊映酒

旗此日令人腸欲斷不堪將入笛中吹賀知章祕監

一首云碧玉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緑𢇁絛不知細

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楊巨源員外一首云江

邊楊柳麴塵𢇁立馬憑君折一枝唯有春風最應惜

殷勤更向手中吹劉禹錫尚書一首云春江一曲柳

千條二十年前舊板橋曾與美人橋上别恨無消息

到今朝韓琮舍人二首云枝裊芳腰葉闘眉春來無

處不如𢇁㶚陵原上多離别少有長條拂地垂又曰

梁苑隋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郍堪更想千年

後誰見楊花入漢宮

雲溪子曰杜牧舍人云巫娥廟裏低含雨宋玉堂前

斜帶風滕郎中又云陶令門前罥接籬亞夫營裏拂

朱旗但不言楊桞二字㝡為妙也是以姚合郎中吟

道傍亭子詩云南陌遊人廻首去東林道者杖藜歸

不稱亭而意見矣邁登元和進士苐

   郭周藩

譚宜者陵州民叔皮子也開元末生而有異年二十

餘忽失所在大曆初年還家即霞冠羽衣真仙之流

也言訖而去其家靈泉湧出禱必有應因名譚子池

亦曰天池進士郭周藩為詩記其事曰澄水一百歩

世名譚子池余詰陵陽叟此池當因誰父老謂餘説

本郡譚叔皮開元末年中生子字阿宜墜地便能語

九嵗多髭眉不飲亦不食未嘗言渴飢十五鋭行走

快馬不能追二十入山林一去無還期父母憶念深

鄉閭為立祠大曆元年春此兒忽來歸頭冠簮鳳凰

身著霓裳衣普遍拯疲俗丁寧告親知餘為神仙官

下界不可祈恐為妖魅假不如早平夷此有黄金藏

鎭在兹廟基發掘散生聚可以救貧羸金出繼靈泉

湛若清琉璃泓澄表符瑞水旱無竭時言訖辭冲虛

杳靄上𤣥微凢情留不得攀望衆號悲尋禀神仙誡

徹廟僅開窺果獲無窮寳均融沾困危巨源出巔頂

噴湧世間稀異境流千古終年福四維

周藩河東人登元和六年

   殷潜之

野人殷潜之題籌筆驛云江東矜割據鄴下奪孤𡠉

覇略非匡漢宏圖欲佐誰奏書辭後主仗劔出全師

重襲褒斜路懸開反正旗欲將苞有截必使覺無遺

沉慮經謀際揮毫决勝時圜觚當分畫前筯此操持

山秀扶英氣川流入妙思筭成功在彀運去事終亐

命屈天方厭人亡國自隨艱難推舊姓開創極初基

緫歎曾過地寧探作敎資若歸新曆數誰復顧衰危

報德兼明道長留識者知

杜牧之和云三呉裂婺女九錫獄孤兒覇王業未半

本朝心是誰永安宫受詔籌筆驛沉思畫地乾坤在

濡毫勝負知艱難同草創得失計毫厘寂黙經千慮

分明渾一期川流縈智思山聳𦔳扶持慷慨匡時略

從容問罪師褒中秋皷角渭曲晚旄旗仗義懸無敵

鳴攻固有辭若非天奪去豈復慮能支子夜星纔落

鴻都鼎便移郵亭世自換白日事長垂何處躬耕者

猶題殄瘁詩

   裴思謙

思謙及苐後作紅牋名𥿄十數詣平康里因宿於里

中詰旦賦詩曰銀釭斜背解鳴璫小語偷聲賀玉郎

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染桂枝香

思謙開成三年登上苐

   何扶

大和九年及苐明年捷三篇因以一絶寄舊同年

曰金牓題名墨尚新今年依舊去年春花間每被紅

粧問何事重來只一人

   鄭澣

和李德裕遊漢州房公湖云太尉留琴聽時移重可

尋徽絃一掩抑風月助登臨榮駐青油騎高張白雪

音秪言酬唱美良史記王箴

又云静對煙波夕猶思棟宇精卧龍空有處馴鳥獨

忘情顧歩襟期逺參差物象横自宜雕樂石爽氣際

青城

舊竹亭聞琴云石室寒颷鶩孫枝雅器裁坐來山水

操絃斷弔遺埃

澣餘慶之子文宗時為翰林學士進左丞出為山南

西道節度使以户部尚書召卒文宗嘗為餘慶曰㴠

卿令子而朕直臣也可更相賀㴠澣舊名以文宗故

名改焉

   廖有方

有方元和十年失意遊蜀至寳雞西界窆旅逝者書

板記之曰余元和乙未嵗落苐西征適此聞呻吟之

聲潜聽而微惙也問其疾苦住止對曰辛勤數舉未

遇知音眄睞叩頭乆而復語唯以殘骸相託餘不能

言俄而逝餘乃鬻所乗馬於村豪備棺瘞之恨不知

其姓字臨歧悽斷復為銘曰嗟君没世委空囊幾度

勞心翰墨場半面為君申一慟不知何處是家鄉

明年李逢吉擢有方及第改名游鄉唐之義士也有

方交州人桞子厚以序送之

   薛書記

元相公賔府有薛書記飲酒醉後因争令擲注子擊

傷相公猶子遂出幕醒來乃作十離詩上獻府主

犬離主云馴撓朱門四五年毛香足浄主人憐無端

咬着親情客不得紅𢇁毯上眠

筆離手云越管宣毫始稱情紅牋𥿄上撒花瓊都縁

用乆鋒頭盡不得羲之手裏擎

馬離廐云雪耳紅毛淺碧蹄追風曾到日東西為驚

玉貎郎君墜不得華軒更一嘶

鸚鵡離籠云隴西獨自一孤身飛去飛來上錦裀都

縁出去無方便不得籠中再喚人

鷰離巢云出入朱門未忍抛主人嘗愛語咬咬㘅泥

穢汚珊瑚簟不得梁間更壘巢

珠離掌云皎潔圓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精宫都縁

一㸃瑕相穢不得終霄在掌中

魚離池云戱躍蓮池四五秋常揺朱尾弄輪鈎無端

擺斷芙蓉朶不得清波更一遊

鷹離主云𤓰利如鋒眼似鈴平原捉兎稱髙情無端

竄向青雲外不得君王手上擎

竹離亭云蓊鬱新栽四五行常將貞節負秋霜為縁

春筍鑚牆破不得垂隂覆玉堂

鏡離臺云鑄㵼黄金鏡始開初生三五月徘徊為遭

無限塵䝉蔽不得華堂上玉臺

元公詩云馬上同携今日盃湖邊還折去年梅年年

秪是人空老處處何曾花不開歌詠每添詩酒興醉

酣還命管絃來樽前百事皆依舊㸃檢唯無薛秀

   賈躭

躭賦虞書歌云衆書之中虞書巧躰法自然歸大道

不同懷素只攻顛豈類張芝惟劄草形勢素筯骨老

父子君臣相揖抱孤青似竹更颼飀闊白如波長浩

𣺌能方正不隳倒功夫未至難尋奥須知孔子廟堂

碑便是青箱中至寳

躭字敦詩正元中為宰相

   盧貞

字子䝉㑹昌五年為河南尹樂天九老㑹貞年未七

十亦與焉時又有内供奉盧貞貞和劉夢得嵗夜懷

云文翰走天下 琴樽卧洛陽貞元朝士盡新嵗一

悲凉名早縁才大官遲為夀長時來知病巳莫歎歩

趍妨

楊桞枝詞云一樹依依在永豐兩枝飛去杳無蹤玉

皇曾採人間曲應逐歌聲入九重

   姚合

合宰相崇曾孫登元和進士第調武功主簿世號姚

武功又為富平萬年尉寳應中歴監察御史户部外

郎出荆杭二州刺史後為給事中陜虢觀察使開成

末終秘書監與馬戴費冠卿殷堯藩張籍遊李頻師

之合有㴠元集取王維等二十六人詩百篇曰此詩

中射雕手也

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揷劔龍纒臂開旗火滿

家中去城逺日月在舡多身慙山友棄膽頼

酒盃扶右張為主客圖取李益為清竒雅正主以

合為入室

酉陽雜爼言僧清教句云雷電下嵩隂故姚監常吟

之不輟又僧雲容句云朩末上明星清教又有句云

香連鄰舎像荆州僧云犬熟䕶隣房

張籍寄合詩云病來辭赤縣按上有丹經為客燒茶

竈教兒掃竹亭詩成添舊巻酒盡卧空瓶𨵗下今遺

逸誰占隱士星

又寒食夜寄合云貧官多寂寞不異野人居作酒和

山藥教兒冩道書五湖歸去逺百事病來踈況是同

懷客寒應月上初

合酬張司業見寄云日日在心中青山青桂叢髙人

多愛靜歸路亦應同罷吏無由病因僧得解空新詩

勞見問吟對竹林風

一日看除目終年損道心合之詩也

合為魏州從事寄耿拾遺云小在兵馬間長還繫戎

職雞飛不得逺豈要生羽翼三年城中遊與君最相

識應知我𠂻腸不茍念衣食主人樹功名欲揻天下

賊愚雖乏智謀願陳一夫力人生須氣徤飢凍縳不

得睡當一席寛覺乃千里窄古人不懼死徒死亦無

益至交不可合一合難離拆君嘗相勸勉苦語毒胷

臆百年心知聞誰限河南北

送張宗原詩云東門送客道春色如死灰一客失意

行十客顔色低住者既無家去者又非歸愁窮一成

疾百藥不可治子賢我且愚命分不合齊誰開蹇躓

門日日同遊棲子行何所之切切食與衣誰能買仁

義令子無寒飢野田不草草四向生路岐士人甚商

賈終日須東西鴻鴈春北去秋風復南飛勉君向前

路無失相見期

武功縣閑居云縣去京城逺為官與隱齊馬隨山鹿

放鷄雜野禽棲連舍惟滕架侵堦是藥畦更師嵇叔

夜不擬作書題

又云簿書多不㑹薄俸亦難銷醉卧慵開眼閑行懶

繫腰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且自心中樂從他笑

寂寥

又云日出方能起庭前看種莎吏來山鳥㪚酒熟野

人過岐路荒城少煙霞逺岫多同官更相引下馬上

西坡劔器云聖朝能用將破敵速如神揷劔龍纒臂

開旗火滿身積屍川没岸流血野無塵今日當場舞

須知盡戰人

方干哭姚監云入室幾人成弟子為儒是處哭先生

又上姚杭州云身貴乆離行樂伴才高獨作後人師









唐詩紀事巻第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