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三 唐詩紀事 卷第四十四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四十五

唐詩紀事卷第四十四

   王建宮詞一百首

蓬萊正殿躰金鼇紅日初生碧海濤開着五門遥北

望柘黃新帕御床高

殿前傳㸃各依班召對西來八詔蠻上得青花龍尾

道側身偷覷正南山

龍煙日氣紫曈曈宣政門當玉殿風五刻閣前卿相

出下簾身在半天中

白玉䆫中起草臣櫻桃初出賜嘗新殿頭傳語金階

逺因進詞來謝聖人

内人對御疊花牋綉坐移來玉案邊紅䗶燭前呈草

本平明昇出閤門宣

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邊立起居每日請來金鳳

紙殿頭無事不教書

延英引對碧衣郎江硯宣毫各别床天子下簾親考

試宮人手裏過茶湯此詩亦云元稹作

朱明開着九重關金畵黃龍五色幡直到銀床排仗

合聖人三殿對西畨

少年天子愛邊功親到凌煙畵閣中教覔勲臣冩圖

本長敎殿裏作屏風

丹鳳樓門把火開先排法駕出蓬萊棚前走馬人傳

語天子南郊一宿廻

樓前立仗㸔宣赦萬歳聲長再拜齊日照綵盤髙百

尺飛仙爭上取金雞

集賢殿裏圖書滿㸃勘頭邉御印同真跡進來依字

數别收鏁在玉凾中

秋殿清齋刻漏長紫微宮女夜焚香拜陵日到公卿

發鹵簿分頭入太常

新調白馬怕鞭聲供奉騎來遶殿行爲報諸王侵早

起隔門催進打毬名

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毬内人唱好龜兹

急天子龍輿過玉樓

新衫一様殿頭黃銀帶排方獺尾長揔把金鞭騎御

馬綠緵紅額麝煙香

羅衫葉葉綉重重金鳳銀鵝各一藂每遍舞頭分兩

向太平萬歳字當中

魚藻宮中鎖翠娥先皇行處不曾過如今池厎休鋪

錦菱角鵶頭積漸多

殿前明日中和節連夜瓊林散舞衣傳報所司供蠟

燭監門金鎖放人歸

五更五㸃索金車盡放宮人出㸔花仗下一時催立

馬殿頭先報内園家

城東南北望雲樓半下珠簾半上鈎騎馬行人長逺

過忽防天子在樓頭

射生宮女宿紅粧請得新弓各自張臨上馬時齊賜

酒男兒跪拜謝君王

新秋白兎大於拳紅耳霜毛趂草眠天子不教人射

煞玉鞭遮到馬蹄前

内人籠脫解紅縚戴勝争飛出手髙直到碧雲還却

下一雙金爪菊花毛

競渡舡頭掉綵旗兩邊𭰖水濕羅衣池東争向池西

岸先到先書上字歸

燈前飛入玉揩虫未卧嘗聞半夜鍾㸔着中元齋日

到白盤金線綉真容

步行送出長門逺不許來辞舊院花只恐他時身到

此乞來自在得還家

一時起立吹簫管得寵人來滿殿迎整頓衣裳皆着

節舞頭當拍第三聲

琵琶先抹六么頭小管丁寜側調愁半夜美人雙起

唱一聲聲出鳳凰樓

春池日暖少風波花裏牽舡水上歌遥索劒南新様

錦東宮先釣得魚多

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㸃留昨日教坊新進

入並房宮女與梳頭

紅蠻捍撥帖胷前移坐當頭近御筵用力獨彈金殿

響鳳凰飛出四條絃

春風吹曲信旗竿自得深宮不怕寒誇道自家先上

馬團中橫過覔人㸔

粟金腰帶象牙錐揷散紅翎玉突支旋獵一邊還引

馬歸來花鴨遶鞍垂

雲駮月騘各試行一般毛色一般纓殿前來徃重騎

過欲得天恩别賜名

每夜停燈熨御衣銀燻籠厎火霏霏遥聽帳裏君王

覺上直聲鍾始得歸

因喫櫻桃病故歸三年着破舊羅衣内中侍從來還

去結得金花上貴妃

欲迎天子㸔花去下得金堦却悔行恐見失恩人舊

院廽來憶着五絃聲

住來舊院不堪修近敇宣徽别起樓聞有美人新入

内宮中未識大家愁

自誇歌舞勝諸人恨未承恩出内頻連夜宮中修理

院地衣簾額一時新

悶來無處可思量旋下金堦旋下床收得山丹紅蘂

粉牎中洗却麝香黃

嫌羅不着索輕對面交人染褪紅衫子成來一遍

出今朝㸔處滿園中

合暗報來門鎖子夜深應别喚笙歌房中下着珠簾

睡月過金堦白露多

御厨下食索時新每見花開即苦春白日卧多嬌似

病隔簾敎喚女醫人

藂藂洗手遶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衆裏遥抛金橘

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御波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宻奏君王知入

月喚人相伴洗裙裾

移來女樂部頭邊新賜花檀大五絃縱得紅羅手帊

子當心香畫一雙蟬

新晴草色暖温暾山雪初消漸出渾今日踏青歸校

晚傳聲問著苑東門

兩簾新換珠簾額中尉明朝設内家一様金盤五千

箇紅蘇㸃出牡丹花

舞送香迷出内家記廵傳把一枝花散時各自燒紅

燭相逐行歸不上車

家常愛着舊衣裳空戴紅梳不作粧忽把下堦衣帶

解非時應得見君王

宣勑敎歌不出房一聲一遍報君王再三博士留殘

拍索向宣徽作徹章

行中第一頭先舞愽士傍邉亦被欺忽覺管絃偷急

遍翩翩羅袖不敎知

同黄縫校捨(⿰釒义)梳欲得金仙觀内居近被天恩知識

字收來按上撿文書

月冷江清近臘時玉堦金瓦雪澌澌浴堂門外抄名

入公主家人謝面脂

未承恩澤一家愁乍到宮中憶外頭求首管絃聲欵

逐側啇調裏唱伊州

東風潑潑雨新休 盡春風蕩雪溝走馬犢車當御

路漢陽公主進雞毬

風簾水閣壓芙蓉四面拘欄在水中避熱不歸金殿

宿秋河織女夜燈紅

聖人生日明朝是私地先須属内監自冩金花紅榜

子前頭先進鳳凰衫

避脫昭儀不擲盧井邉含水噴鵶雛内中數日無呼

喚冩得滕王蛺蝶圖

内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燈火一天明宮官分半音聲

住諸院門開觸處行

玉蟬金掌三層揷翠髻髙藂緑鬢虛舞處春風吹落

地歸來别賜一頭梳

樹葉初成鳥出窠石榴花裏笑聲多舞中遺却金(⿰釒义)

子拾得從他要賞羅

小殿新裝粉欲乾貴妃姉妹盡來㸔爲逢好日先移

入續向街西索牡丹

内人相續報花開准擬君王便㸔來縫着五絃琴綉

袋宜春院裏按歌廻

廵吹遍 不相和暗㸔誰人曲校多明日棃花園裏

見先須逐得内家歌

黃金合裏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一一傍邊書勑

字分明送與大臣家

未明東上閤門開排仗聲從後殿來阿監兩邊相對

立遥聞索馬一時廽

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堦前掃地夫乞與金錢争借

問外頭還似此間無

小隨阿姉學吹笙好見君王乞與名夜掃玉床朝把

鏡黃金堦下不敎行

日髙殿裏有香煙萬歳聲來動九天妃子院中初降

誕内人爭乞洗兒錢

宮花不共外邊同正月長生一朶紅供御櫻桃㸔守

别直無鵶鳥在園中

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歩打毬一半走來爭跪

拜上朋先謝得頭籌

太儀前日暖房來嘱和昭陽乞藥栽勑賜一窠紅躑

躅謝恩未了奏花開

床前謝賜紫羅襦不下金堦上軟輿官局揔來為喜

樂院中新拜内尚書

鸚鵡誰敎轉舌関内人手裏飬來姦語多近更承恩

澤數對君王憶隴山

分明閑坐賭櫻桃休却投壺玉腕勞各把沉香雙陸

子局中闘得壘髙髙

禁寺紅樓内裏通笙歌引駕夾城中褁頭官監當前

立手把牙鞘竹彈弓

春風院院落花堆金鎻衣生掣不開更築歌臺起粧

殿明朝先進畫圖來

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

面金盆水裏撥紅𭰖

宿粧殘粉未明天揔在朝陽花樹邊寒食内人長自

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衆中愛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書破紅蠻隔子

上旋催當内美人來

後宮宮女無多少起得園中笑一團舞蝶落花相㸔

着春風共語亦應難

黛眉小婦砑裙長惣被抄名入敎坊春設殿前多隊

舞明頭各别請衣裳

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衆家揔待别人般數

盡抽中捻得鬱金牙

玉簫改調移纎指催赴紅羅綉舞筵未着柘枝花帽

子兩行宮監在簾前

牎牎戸戸院相當揔有珠簾玳瑁床雖道君王不來

宿帳中長是炷衙香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樸飛螢天階夜色凉如

水卧㸔牽牛織女星

雨入珠簾滿殿凉避風新出石盆湯内人恐要秋衣

着不住熏籠換好香

金吾除夜進儺名畫袴朱衣四隊行院院燒燈如白

日沉香火厎坐吹笙

樹頭樹厎覔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

子錯教人恨五更風

金殿當頭紫閤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迎

日五色雲車駕六龍

日晩長秋簾外報望陵歌舞在明朝添爐欲爇熏衣

麝憶得分時不忍燒

日映西陵松栢枝下臺相顧一相悲朝來樂部歌新

曲唱着君王自作詞

淚盡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紅顏未老恩先

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新鷹初放兎方肥白日君王在内稀薄暮千門臨欲

鎻紅粧飛騎向前歸

黃金捍撥紫檀槽絃索初張調更髙盡理昨來新上

曲内官簾外送櫻桃

鴛鴦瓦上忽然驚晝寢宮娥夢裏聲元是吾皇金彈

子流棠窠下打流鶯

寶仗平明金殿開暫將紈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鵶

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閑吹玉殿昭華管醉打𥠖園縹蒂花千年一夢歸人

世絳縷猶封繫臂紗

建初爲渭南尉值内官王樞宻者盡宗人之分然彼

我不均復懐輕謗之色忽過飲語及漢元靈信任中

官起黨錮興廢之事樞宻深憾其譏乃曰吾弟所有

宮詞天下皆誦於口禁掖深䆳何以知之建不能對

後爲詩以贈之乃脫其禍建詩曰先朝行坐錯相隨

今上春宮見長時脫下御衣偏得着進來龍馬每交

騎當承宻㫖還家少獨對邉情出殿遲不是當家頻

向說九重爭遣外人知

上李庶子云紫煙樓閣碧沙亭上界詩仙獨自行奇

險驅囬還寂寞雲山經用始鮮明藕綃紋縷裁來滑

鏡水波濤濾得清昏思願因秋露洗幸容階厎禮先

生建赴陜州司馬樂天夢得以詩送之夢得詩云暫

輟清嚴出太常空携詩卷赴甘棠府公旣有朝中舊

司馬應容酒後狂案牘來時唯署字風煙入興便成

章兩京大道多遊客每遇詞人戰一場樂天詩云陜

州司馬去何如養靜資貧兩有餘公事閑忙同少尹

俸錢多少敵尚書只携美酒閑爲伴惟作新詩趂下

車自有鐡牛無詠者計君投刃必應虛

張籍贈建詩云早在山東聲價逺曾將順策佐嫖姚

識來詩句無閑語老去官班未在朝身屈只聞詞客

說居貧多見野僧招獨從詩閣歸來晚春水橋邊㸔

桞條

建大暦進士爲昭應丞太府寺丞終於司馬建在昭

陽楊巨源寄詩曰武皇金輅輾香塵毎歳朝元及此

辰光動泉心初浴日氣蒸山腹㧾成春謳歌日入雲

韶曲詞賦方歸侍從臣瑞靄朝朝猶望幸天教赤縣

有詩人










唐詩紀事卷第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