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全覽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覽1 唐開元占經 全覽2 全覽3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二
  熒惑犯東方七宿
  熒惑犯角一
  荆州占曰熒惑犯左角都尉死之 陳卓占曰熒惑犯角赦期一月 石氏曰熒惑犯左右角大人憂一曰有兵大臣為亂 甘氏曰熒惑入左角有大赦入右角兵大起 黃帝占曰熒惑出角中道天下太平出陽道旱隂道多雨 陳卓曰熒惑出角隂道多隂謀 郗萌曰熒惑出入天門間宫門移 又占曰熒惑逆行角失火荆州占曰熒惑逆行角中成勾己若環繞之人主憂
  有兵䘮若關梁不通期六月 郗萌曰熒惑起角刺如鋒刅經角間三十日而三留之人主無下殿出宫廊廟間有伏陣兵 又曰熒惑赤色光芒居天門中三十日天下有大徴發男年十五至耄老三年乃止或曰三月郗萌曰熒惑起芒角赤色而光守天門中二十日饑
  一曰小旱 又曰熒惑過两角多雨 荆州占曰熒惑成鈎己環繞角有芒如鋒刅天子失位 郗萌曰熒惑乘左角為旱乘右角為兵為水又曰乘陵左右角者為日蝕國有大變 石氏曰熒惑乘右角后族家若將相有坐法死者 又占曰熒惑與角合韓相出走 河圖曰熒惑居角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居角亢間及太微宫臣有請兵於天子者若去復還居角亢之間天子聼之兵且起 又占曰熒惑大反行留角國受殃及加兵又曰色黒為疾為死靑為水為饑 又占曰熒惑反行留角三十日萬家邑拔千家邑虜既居之南北去之其邑不可用兵進為兵退為䘮 荆州占曰熒惑行廷中不止有大獄 巫咸曰熒惑舍天門人主絶祀 郗萌曰熒惑舍天門中大赦又曰入天門出復反之天下大亂守反者事大 春秋文曜鈎曰奪民時熒惑守左角 海中占曰熒惑守左角有䘮色白為兵黃為土功赤為旱靑憂黒死 郗萌曰熒惑守左角臣謀其主 荆州占曰熒惑守左角兵起將軍死之期六十日若六月又曰縑繒倍價 黃帝占曰熒惑守右角有兵起期三月將死 又占曰熒惑守左右角左右校尉都尉若相當之或戮死 又占曰熒惑守两角間若軫道絶不通出其隂隂伐利戰勝取其將 又占曰熒惑守角三十日其后憂 又占曰熒惑守角出其南多病出其北多死行右中國有殃行左負海國有殃又占曰熒惑貫若守左右角大戰 洛書曰熒惑守角下土逆謀兵乃出 春秋緯曰熒惑守角若反行留角二十日相死 石氏曰熒惑守天門中二十日國有大䘮若大臣受謀期一年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左將軍憂守右角右將軍憂去復還守之二十日將軍戮死又占曰熒惑居守角三月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其野亡又占曰熒惑守角覇者争土農者争犂聖人出二十
  日大貴 又占曰熒惑入天門已去復反守天門關梁不通進以善事則亾 甘氏曰熒惑守角忠臣誅國政危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廷尉有憂守右角太尉有憂海中占曰熒惑守左右角其色黃白小旱民小厲
  又占曰熒惑守左右角逆行為旱還立雨為五穀不收又占曰熒惑守角貴人子有繫者去獄之天牢貴人
  子赦 又占曰熒惑起芒角赤色而光久守天門王者絶嗣各以占其國 郗萌曰熒惑守左角若右角去復還之天子行誅伐期年中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左將軍右角右將軍守角前前將軍守角後後將軍一周五將軍發 又占曰熒惑守角䜛臣欲進政事急有千里之行 又曰將軍有亂有兵兵罷又曰大旱 又曰熒惑守角為中兵大臣留两角間將興國廷開梁邊境不通 又占曰熒惑守東關赦期一月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陳大饑太后族人有受誅者又曰以夏三月中守角若出角入角中外不通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熒惑守角亢其色赤不出三年則韓國王死 黃帝占曰熒惑守角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君近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石氏曰熒惑守犯凌左角為禍咎
  熒惑犯亢二
  黃帝占曰熒惑入亢有芒角犯凌之當有白衣之㑹糴大貴 郗萌曰熒惑入亢天子廷有兵有水 東官候曰熒惑入右亢謂北星也天下有白衣之期五穀不熟 石氏曰熒惑數入亢其國疾病疫 郗萌曰熒惑入亢成鈎己環繞之有亡國必有臣謀主案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三年十月癸未熒惑犯亢南星正元三年二月李豐等謀亂誅 石氏曰熒惑十二月入龍宿成鈎己若環繞之天子失廷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亢主成咸非其人 陳卓曰熒惑乘亢右星為大兵為水為穀貴 郗萌曰熒惑乘滅亢左星為大人憂乘右星為天下竒令 春秋緯曰熒惑與亢合主命凶 河圖曰熒惑居亢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荆州占曰熒惑留亢天子惡之 郗萌曰熒惑留廷中為天下大憂或曰為燋旱物不生多蟲蝗起 又占曰熒惑舍亢為嵗有小水 黃帝占曰熒惑以八月守亢两將相當在東南期一嵗石氏曰期嵗中又曰平地出水橋梁不通河内將相憂 甘氏曰熒惑守亢天下大樂民得封爵期不出年甘氏曰熒惑守亢東天下州戰守西木菓不實 又
  占曰熒惑守亢五穀不熟民死之又曰守疎廟有土事又守天門有憂 巫咸曰熒惑守亢小臣為亂臣疾疫又曰兵大起天下旱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熒惑守亢天下有白衣之㑹天子易政道路不通 海中占曰熒惑守亢成鈎己而環繞之三十日天子自將兵國易主郗萌曰熒惑守亢環繞之成鈎己天子惡之期六月
  若十月 又占曰熒惑守亢大將有喜守亢左左將軍有喜 又占曰熒惑守亢五穀以水傷敗 又占曰熒惑守亢為天下大旱多火災逆行為失火 黃帝占曰熒惑守亢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主近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郗萌曰熒惑守亢貴人病亡一曰留十日后忌 又占曰熒惑守亢天子有祠廟之事又曰天下病頭 荆州占曰熒惑色黒守亢旬日水萬里不測二旬有沒王三旬澤海又曰赦 東官候曰熒惑守亢國糴貴芒角犯凌有白衣之衆暴聚麻麦載倍價 又占曰熒惑守亢大人憂之若水船急若民憂非一國也政危守之三十日民多疫 又占曰熒惑入守亢天子有所治宗廟之事赦觧之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守亢為中兵 郗萌曰熒惑乘若守亢左星為水乘右星為大兵為有收繫者 甘氏曰熒惑犯守亢逆行不順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郗萌曰熒惑犯守亢天下病頭 東官候曰熒惑犯守亢二十日而去五穀不登大人憂亂臣在朝忠臣不進
  熒惑犯氐三
  荆州占曰熒惑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右星右中郎將誅死皆期三年 甘氏曰熒惑入天子宫天子失其宫 郗萌曰熒惑守亢還入氐中三十日大人當之其逺氐者將大病在氐南行國有小䘮在其陽者男在其隂者女 甘氏曰熒惑入氐留守二十日不下當有賊臣在内下有反者案班固天文志曰孝宣地節元年正月辛酉熒惑入氐其四年將軍霍禹范明友及奉車霍山諸昆弟嬪婚為侍中諸曺九卿郡守皆謀反伏誅其應也三十日不下其國兵起人主當之氐為天子之宮罰星入之不祥之徴所守之國其君死之 石氏曰熒惑入氐留二十日有一國之君繫饑死若毒死者 郗萌曰熒惑入天門至氐前進退人主無出廊廟間無出國無之逺宫其間有伏陣之兵 荆州占曰熒惑入氐宿留之二十日大發卒戰近期三十日中期六十日逺期百日 又占曰熒惑以戊辰嵗鈎己入氐犯西南東北星光合者到己巳嵗大將軍誅大赦天下 又占曰熒惑出東方若西方留氐者天子宮也去復還居之天子坐之 巫咸曰熒惑逆行氐失火一曰守氐多火災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氐地動 郗萌曰熒惑乘氐之左星天子自將兵於野一曰天下有大水大兵 又占曰熒惑出入留舍氐五十日不下天下大疾一曰二十日不下五月有病荆州占曰熒惑出入留舍氐十日其君當之 黃帝占曰熒惑守氐成鈎己者大人憂甘氏曰赦期六日 石氏曰熒惑守氐大人憂若强國當之若主有繫者餓而死若近臣憂非一國也政不安一曰天下有兵一曰大國憂春秋緯文曜鈎曰熒惑與氐星合失地一百里 石氏曰熒惑守氐去一旬復還有大兵起二月有亡地 又占曰熒惑逆行守氐大臣謀反其事成 甘氏曰熒惑守氐大臣相譖主大戰 巫咸曰熒惑守氐君有疾有兵起所守國其君惡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武帝永初二年六月乙酉熒惑犯氐景平元年廬陵王義真廢王領豫州也 海中占曰熒惑守氐國亂有反臣近臣有憂有兵期六月不出六十日赦不遍天下嵗春旱晚水不出其年人相食 黃帝占曰熒惑出氐復還守之强國之君惡之 郗萌曰熒惑守氐地震動又曰有土功事又曰守二十日相死親近戮死者西北之夷來又曰守氐色黒國家有小䘮 荆州占曰熒惑守氐天子惡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武帝永初二年六月乙酉熒惑犯氐三年五月宫車晏駕 郗萌曰熒惑守氐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君近期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氐成鈎己者强國之君死之王者憂貴人有饑死囚繫者謂東行反之還去两星二尺期百二十日去两星齊期二十日以赦解之 又占曰熒惑守氐去復反守之其色黃白與两星齊期十日去两星尺期六十日有赦又占曰熒惑色赤若黃以九月守氐六十日有奪地
  死王期一年
  熒惑犯房四
  洛書曰熒惑犯房亾君之夷 文曜鈎曰熒惑犯房宿將軍為亂王者惡之 荆州占曰熒惑守犯凌房國君憂色青憂䘮赤憂兵積尸成山黒右將相誅白芒角大哭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和永元五年九月火犯房北第一星為相六年正月司徒丁鴻薨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太和五年五月熒惑犯房占曰房四星股肱將相位也五月星犯守之將相有憂七月車騎將軍張郃追諸葛亮為亮所害十二月太尉華歆死晉成帝咸康八年六月熒惑犯房上第二星占曰次相憂建元二年車騎將軍江州刺史庾冰薨是時驃騎將軍何充居内冰為次相也 郗萌曰熒惑入房天子之宫大臣有反者天子憂期六月 又曰有白衣之㑹又占曰熒惑入房天下有䘮 又占曰熒惑入房三
  道為天子有子 石氏曰熒惑入房馬貴出房馬賤郗萌曰熒惑出房北主也出其南諸臣也處之憂甚行除憂無故 海中占曰熒惑行房南旱若守之為䘮行房北為水若守之為兵 郗萌曰熒惑逆行房失火若地動 春秋演孔圖曰堯恒視熒惑所在在房則改法蠲令宋均曰房為天子明堂政教有門故改法蠲令也又占曰熒惑磨心環房不留正舍徃來彷徉人主無下殿逺宫闕有伏兵 洛書曰熒惑鈎己房主命凶 玉歴曰熒惑逆行房成鈎己大人憂臣弑其君凶郗萌曰期不出六十日也下有反者大兵起文曜鈎曰熒惑與房合車馳人走宋均曰熒惑與房合為諸侯所逐也郗萌曰熒惑與太白合房哭泣者多堂空 甘氏曰
  熒惑貫房中央天下無兵出房南為男憂出其北女憂郗萌曰熒惑入房留二十日主出走留十五日主戰
  近期三十日逺三月 石氏曰熒惑出中道留也天下有夷期三月四月天下大赦 荆州占曰熒惑出入房中道良馬用天下兵滿野將相為盗大臣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守房十日不去山崩 又占曰熒惑守房大臣為亂王圍於野天下作兵五年而止 石氏曰熒惑守房天下更政 黃帝占曰熒惑守房有兵與䘮居之三月其邦有殃五月受兵十月其野亡 又占曰熒惑守房貴人疾 又占曰熒惑守房三日五日天子車駕有驚 又占曰熒惑行房南犯守之為大旱行北犯守為大水在宋地 又占曰熒惑守房入之成鈎己天子失宫期六十日 春秋緯説題辭曰房心木位熒惑守之燒弑陽類相滅子代位 石氏曰熒惑守房火近於木子火滅其母十日不去國有䘮郗萌曰有崩主十五日不去兵大起二十日不去臣弑君子殺父郗萌曰臣叛其君子去其父也民去邦邑隂陽相克天下大動期不出一年 石氏曰熒惑守房為大饑人相食死者不𦵏 又占曰熒惑守房為良馬出廐 又占曰熒惑守房左絲絮貴其守隂間星將有喜 郗萌曰熒惑逆而西行守房十日成鈎己大臣弑其主期不出六十日 石氏曰熒惑行不出房中央其年有氐守房王者惡之天下更政易王若將反逆者從近君起以赦令觧之 甘氏曰熒惑守房去復還成鈎己若環繞之國有崩䘮戴麻天下將大亂諸侯起霸天子失其宮期六月 巫咸曰熒惑守房多水災海中占曰熒惑守房三日鬼火夜行人民大恐多死
  䘮 郗萌曰熒惑以九月守房車騎盖野期後年父子盡給軍事無得留家者 又占曰熒惑守房土功興留三十日地大動大兵起 又占曰熒惑守房心赦成鈎己者水成己者火 又占曰熒惑守房間直心而留守房天下大亂東方大得西方大失 又占曰熒惑守房北燕趙負殃守中央魯衛負殃 又占曰熒惑守房為胡兵發 荆州占曰熒惑守房期一年大臣盗國寳大兵起於后宗其芒角犯凌留三十日以上大臣凶一曰秦燕趙大凶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房心星宿闇黒熒惑守之二百日止則音聲萬民相聲大水魚鹽五榖貴百姓愁苦 郗萌曰熒惑犯中乘守房左驂左服為君死所中將誅有中犯乘守房右驂右服為夫人死所中相誅 又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房左右驂主崩臣有隂謀逆徃乘凌中道天子失位而亾順行乘凌中道天下和平 韓楊曰熒惑犯房鈎鈐王者憂案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井平三年三月乙酉熒惑逆行犯鈎鈐五年穆帝崩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大元十九年十一月甲申熒惑犯鈎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宋書天文志曰宋武大明二年十一月庚戌熒惑犯房及鈎鈐壬子又犯鈎鈐占曰有兵其年索虜寇歴下遣羽林軍討破之 郗萌曰熒惑犯乘鈎鈐大臣有誤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於宗廟王者不冝出宫下殿有謀匿於宗廟中者 石氏曰熒惑逆行至鈎鈐天子侍臣俱亡 春秋緯曰出行不節則熒惑守房鈎鈐 劉向洪範曰鈎鈐天子御也熒惑守之不大僕則奉車不黜則死洪範曰漢宣帝本始元年熒惑守房其後六年奉車都尉霍山舉家謀反誅滅 郗萌曰熒惑守鈎鈐大赦若有徳令
  熒惑犯心五
  黃帝占曰熒惑犯心戰不勝國大將鬭死一曰主亡海中占曰熒惑犯心天子王者絶嗣犯太子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又占曰熒惑犯心必有饑餓而死者 郗萌曰熒惑犯心有謀臣不即有死王 文曜鈎曰熒惑入心前後星相戮中野 郗萌曰熒惑入心大臣有反者天子憂之期六月 黃帝占曰熒惑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内奉王帝必延年 郗萌曰熒惑入角道逆行進退欲留氐亢因復少進繞心與房不留止舍徃來彷徉可三十日 又曰因以東西有憂南北有䘮春秋演孔圖曰熒惑在心則縞素麻衣宋均曰熒惑在心海内之
  殃海内亾主故素縞麻衣 郗萌曰熒惑迴心若去之復還反之二日大赦 石氏曰熒惑乘心其國相死 又占曰熒惑犯蝕乘心右星太子有憂若不立一曰不死即去 洛書曰熒惑居心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入心留二十日主病三十日疾困群臣亦然 陳卓曰熒惑留心近臣為亂 石氏曰熒惑舍心貴人振旅天下大兵若色𤣥不明䘮 司馬彪天文志曰金火俱在心為大䘮 黃帝占曰熒惑宿心色靑有䘮色赤有兵宿心東為齊越西為秦鄭甘氏曰秦魏為中南荆宋北衛趙甘氏曰燕趙中為魏魯 文曜鈎曰熒惑與心合主死不死出走又曰易帝 郗萌曰熒惑起角芒如劍刃經兩角間進退不留止磨心以行有伏陣兵 甘氏曰熒惑貫心天下民饑 郗萌曰熒惑與心鬬天下暴䘮期三年洛書曰熒惑守心成鈎己不言王命凶 春秋緯曰熒惑守心海内哭案班固天文志曰漢髙帝十二年春熒惑守心四月宫車晏駕幸昭曰凢初崩為晏駕者臣子之心猶謂宫車當駕而出也 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太康八年三月熒惑守心永熙元年四月乙酉武帝薨光熙元年九月丁未熒惑守心十一月惠帝崩 石氏曰熒惑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宮案史記曰宋景公時熒惑守心子韋曰禍當君雖然可移於宰相公曰相吾之股肱所與治國家曰可移於民公曰民死寡人將誰為君子韋曰可移於嵗饑公曰嵗饑民困民誰以我為君子韋曰天居髙而聽卑君有至徳之言天必三賞君熒惑果徙三舍行七星星當一年君夀延二十一年海中占曰火守心色赤有兵臣謀其主黒主死白謀臣有賜爵者青大人有憂 石氏曰熒惑守心天子走失位入心必見血其國庫兵出天下士半死五月大旱二十日不下天子有令有憂布大貴 雒書雒罪級曰熒惑守心必有逆臣起 石氏曰熒惑守心時王將軍為亂 甘氏曰熒惑守心大臣為變謀其主諸侯皆起又占曰熒惑守心成鈎己及環繞之天子失其宫期六月 巫咸曰熒惑守心萬物不成土功興一曰嵗水海中占曰熒惑守心天下大吟居之三月有殃五月受兵十月其野亡 石氏曰熒惑守心成鈎己期三月大臣反攻戰不將軍死 海中占曰熒惑守心南為水北為旱 又占曰熒惑守心民流亡 郗萌曰熒惑守心南有小男䘮守北有小女䘮又曰以十月守心北不出其嵗國有大䘮以十月守心期六十日有辱主一曰皆起兵 又占曰熒惑守心為侵陽守心上下星名幸臣驂乘者有事黄帝占曰熒惑守心大人惡之 郗萌曰熒惑守心有反者從太子起一曰九卿為害又曰大國兵四起天子軍破又曰二十日相死又曰守心留十日后死又曰守心三十日有女䘮 郗萌曰熒惑守心房間三十日地動 又占曰熒惑守心有反者從宗家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康九年六月熒惑守心八月入羽林後二年趙王廢惠帝為太上皇俄而三王起兵討趙王倫倫悉起中軍兵相拒累月也 荆州占曰熒惑守心色黒有兵必敗陳卓曰熒惑守心期三十日彗星出王都西南指 𤣥冥占曰熒惑守心為饑案袁宏漢紀曰安帝永初元年五月戊寅熒惑逆行守心三年三月京都饑人相食 春秋緯説題辭曰熒惑守心主死天下大潰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而西守心二十日大臣為亂袁宏漢紀曰安帝永初元年五月戊寅熒惑逆行守心司空周章謀誅鄧隲兄弟廢太后及上立平原王為帝事發覺自殺 石氏曰熒惑逆行守心哭泣涔涔主命惡之國有大䘮與兵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中平三年四月熒惑逆行守心後三年而靈帝崩國易政 郗萌曰熒惑逆行守心旱失火 陳卓曰熒惑逆而行心地震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守心環繞成鈎己皆為大人忌期六月以赦解之 石氏曰熒惑逆行守心中央大星有白衣之㑹 巫咸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大臣當之在陽為燕在隂為胡一曰有火異郗萌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為萬民備火近期一
  年中期三年逺期九年一曰旱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庶子女主勢行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蝕心右星為庶子有憂若死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太子星天心明堂星有大䘮又曰中國有小憂一曰宋憂 又曰中犯乘守太子星天下大赦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成鈎己為大人憂近期十月逺期三年以赦令解之 海中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心星王者宫中亂臣下有謀易立天子者權在宗家得勢大臣
  熒惑犯尾六
  文曜鈎曰熒惑入尾三月客兵聚 郗萌曰熒惑入尾宫中有䜛䛕之臣 又占曰熒惑入尾箕九州當之甲乙日入東方有咎丙丁日入南方有咎戊巳日入中央有咎庚辛日入西方有咎壬癸日入北方有咎 荆州占曰熒惑入尾縑帛貴將相人民離其城郭 東官候曰熒惑入尾後宫有憂后惡之一曰幸臣亂宫 郗萌曰熒惑逆行尾者失火一曰大水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尾其君淫泆 郗萌曰熒惑在尾與辰星相近天下牢開大赦 文曜鈎曰熒惑繞尾踟蹰則以妾為妻荆州占曰熒惑入尾犯乘之天下有戰兵 河圖曰熒惑居尾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留尾箕臣下淫亂 郗萌曰熒惑舍司空三十日馬多死一曰牛多死一曰蒭大貴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尾其國且無人兵雖起不用吉其國繕城郭 石氏曰熒惑守尾嵗多妖祥 甘氏曰熒惑守尾皇后恐又曰人民為變國易政兵始動 巫咸曰熒惑守尾天下大饑人相食一曰留十日后忌 巫咸曰熒惑守尾下凌上君弱臣强姦臣賊子謀弑其主人民多死䘮又曰后宫干政又曰以十月守尾中央六十日天下發兵車騎行守端三十日發士卒 又占曰熒惑守尾人君為憂大臣作亂者反逆從大將家起期二十日 郗萌曰熒惑入守尾天下稱兵 又占曰熒惑守尾二十日宮中匿謀嬪妾有䜛后者一曰滿二日光明相及為女主 荆州占曰熒惑守九江赤地千里人民流亾穀貴三倍藥草再倍布貴臣有毒弑其君大臣反守尾宫中匿謀后妾相妬三公九卿姦大將有反 𤣥冥占曰熒惑守尾後宫有相害者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守尾舟船相望郗萌曰熒惑守尾箕九卿當之期二十日 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尾久者有兵起車騎聚於道大臣宫人為亂國易政 郗萌曰熒惑犯守尾為女主夫人妃后惡之 又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尾皇后有以珠玉簮珥惑天子者誣䜛大起后相貴臣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熒惑犯箕七
  春秋緯曰熒惑犯箕女主宫人有憂 郗萌曰熒惑犯箕天下國相擊男不得耕女不得織牛馬大死 春秋緯曰熒惑入箕主失位又曰天下大亂兵起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永康元年八月熒惑入箕明年趙王簒位改元年尋為大兵所滅 石氏曰熒惑入箕箕中一星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年在箕踵者嵗熟 巫咸曰熒惑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荆州占曰熒惑入箕盗大起多鬭死者嵗不熟 又占曰熒惑入箕后族有口舌事期六月入箕中倉粟出石氏曰熒惑出箕榖大貴天下大旱饑死 郗萌曰熒惑出天梁守箕大赦 又占曰熒惑逆行箕失火諸侯相謀 春秋圖曰熒惑之箕有小赦 郗萌曰熒惑舍箕用事者坐之 又占曰熒惑舍司空三十日牛車大出馬牛大死蒭大貴又曰留守箕後宫干政若有憂又曰臣下淫亂 又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箕天下有兵事君臣屬騎相連吏民相攻其國失地二百里又曰禾豆不成 黃帝占曰熒惑守箕左嵗惡天下勞 又占曰熒惑守箕燕王有疾一曰内變 文曜鈎曰熒惑守箕主恐又曰人民饑糟糠又曰其國更市 又占曰熒惑守箕天下分離臣子謀咎在人主自恣 孝經緯曰熒惑守箕多土功事小旱雨澤霜露不時嵗為中 荆州占曰熒惑十月守箕天下大赦守箕前其國惡守後糴貴三倍 石氏曰熒惑守箕主惡 海中占曰熒惑守箕大旱 海中占曰熒惑以十月守箕名曰火入水萬民饑死穀價五倍天下大赦 郗萌曰熒惑守箕貴臣亂其國主有淫事一曰攻急 又占曰熒惑守箕貴人多病死一曰主恐又曰地動守三月彗星出 又占曰熒惑守箕嵗水 又占曰熒惑守箕若留止箕口中兵起有兵罷 荆州占曰熒惑守箕有大淫事九卿當之若狐狢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入箕中守之天下兵起吏民相攻士卒半死人民流亡不居其鄉其國失地巫咸曰熒惑入箕去復還守之貴臣有誅亂主者國有土功之急貴人多死大水萬里澤為海橋梁不通 郗萌曰熒惑入箕中若守箕宫中口舌之事倉穀出三月六月 又占曰熒惑入箕去復還守之天下饑期不出三年中 荆州占曰熒惑入箕守之若犯乘箕牛馬多疾北夷來降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一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三
  熒惑犯北方七宿
  熒惑犯南斗
  石氏曰熒惑犯南斗為赦又曰破軍殺將 海中占曰熒惑犯南斗且有反臣道路不通丞相有事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永和二年八月庚子熒惑犯南斗明年五月吳郡太守羊珎等起兵反殺吏民燒宫室太守王衡拒殺珎等又江賊蔡伯流等數百人攻廬陵九江燒滅城郭殺都尉 聖洽符曰熒惑入南斗口將相有謀反者 石氏曰熒惑入南斗三月吳王死二月王后死一月相死不死出走又曰大國之臣外内謀大亂案宋書天文志曰吳王赤烏十三年五月熒惑北至逆行入南斗犯魁第二星而東大元二月權薨是時王陵謀立楚王彪晉太安二年正月熒惑入南斗七月右衛將軍陳眕率衆奉帝伐成都王大軍敗績兵逼乘輿九月王又攻成都王於鄴鄴兵潰成都由是衰亡帝還洛張方又脅如長安時天下盗賊群起張昌尤甚甘氏曰熒惑入南斗中國大亂兵大起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嘉平元年十月熒惑入南斗中其十一月㑹稽賊許昭聚衆自稱大將軍昭父坐為越王攻破郡縣也熒惑入南斗口中大臣反被誅者若將相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南斗國饑熒惑入南斗口中立太子期不出百二十日熒惑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熒惑逆行三芒入斗口中必有亾國死王 玉歴曰逆行角入斗口中必有大䘮 郗萌曰熒惑行南斗有土功事 海中占曰熒惑逆行南斗怒動大明天下大驚 郗萌曰熒惑過南斗出斗上行疾天子憂出斗下行疾臣有憂 春秋緯曰熒惑入南斗先潦後大旱郗萌曰熒惑留南斗無功者賞 甘氏曰熒惑舍南斗之西木菓不實 海中占曰熒惑舍南斗環繞成鈎己太尉上卿宰相死 郗萌曰熒惑舍南斗之東天下大戰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玉厯曰熒惑出入留舍斗魁之中五日不下天下有兵將軍國易政改元不出一年有兵事 黃帝占曰熒惑守南斗百日五穀出婦女轉漕若有諸侯客來見天子者 熒惑守南斗糴貴又曰七日以上太子疾十二日以上庶子當之又曰去復還守之吳越有憂期不出三年 河圖曰熒惑守南斗宰相坐之有兵罷 熒惑逆行守南斗山崩又曰兵車合國君為帥 石氏曰熒惑守南斗百二日大赦 巫咸曰熒惑入南斗若留守所守之國當誅 五行傳曰熒惑與斗晨出東方因留守斗其國絶嗣漢書景帝元年七月丙戌熒惑在斗晨出東方留守斗後三年吳王濞率七國舉反漢太尉周亞夫敗之滅國之應熒惑守南斗為亂為賊為䘮為兵守之久其國絶嗣漢武帝元鼎中熒惑守南斗是時南越王趙嬰齊將入朝漢其相呂嘉不願内屬乃殺其王及王太后舉兵反漢遣六將軍將兵誅之遂滅其國置交州為七郡也 海中占曰熒惑守南斗旱多火災 郗萌曰熒惑守南斗留二十日大人憂守三十日有徳令 郗萌曰熒惑以十月守南斗三十日民介胄不出一百日其國有亾兵 熒惑守南斗有内變期一年熒惑守南斗地動嬰兒多疾死關梁不通留二十日以上出復大人憂期五月 陳卓曰熒惑守南斗五榖不成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守南斗且有廢臣天下大亂道路不通一曰上官吏死
  熒惑犯牽牛二
  郗萌曰熒惑犯牽牛其國之君必有外其大臣 陳卓曰熒惑犯牽牛臣謀主 石氏曰熒惑入牽牛中四月越主死 巫咸曰熒惑入牽牛糴大貴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熒惑入留牽牛三日不出越王為强兵所逐陳卓曰熒惑入牽牛三月若四月齊王死一曰晉王當之 郗萌曰熒惑乘牽牛為天下有大水起穀貴人相棄於道 挺輔占曰牽牛為令天下者熒惑居陽則喜居隂則憂 海中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牽牛春旱秋水一曰關梁不通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牽牛三十日不下薪蒿有急牛且大貴進行十度以上至三十度不出百六十日客兵來 黃帝占曰熒惑守牽牛民為亂貴人多死 石氏曰熒惑守牽牛民餓有自賣者 巫咸曰熒惑守牽牛為多火災又曰牛大疫多有死者灾非一國牛貴十倍石氏曰三倍道無行牛一曰當有税牛之役 海中占曰熒惑守牽牛為旱 熒惑守牽牛有急行又曰嵗多雨露 郗萌曰熒惑十月守牽牛不十日兵大起 熒惑守牽牛若有穀畜産事 熒惑守牽牛有犧牲之事有反逆者從中起有走軍死將期一年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六月乙亥火犯牽牛中央星建元二年征西將軍庾亮薨 荆州占曰熒惑守牽牛三十日以上人相食 北官候曰熒惑守牽牛二十日以上有反逆者牛車用期四十日若七十日 聖洽符曰熒惑入守牽牛嵗大水津河不通五穀大傷其嵗不中 郗萌曰熒惑入牽牛中出守牽牛之南有大赦期二十日荆州占曰熒惑以春二月三月留牽牛相守者蒭蒿貴至八月止 又占曰熒惑犯守牽牛大星臣謀主諸侯將兵大人憂之其國亂人民饑甘氏曰熒惑犯牽牛留守之有破軍殺將 海中占
  曰熒惑犯守牽牛諸侯多疾
  熒惑犯須女三
  帝覽嬉曰熒惑犯須女若守之三十日不下女主有病者若府藏中有甲兵十日不下主后有死者期百八十日 石氏曰熒惑入須女中旬主后死 郗萌曰熒惑入須女留二十日為天子受女之慶近期三十日逺期四月 熒惑入須女糴貴石三百人有自賣不出縣邑有死者 熒惑入守妃貴人女子多死者 荆州占曰熒惑入須女布帛貴天子内美女不然甲兵起 郗萌曰熒惑出須女中主也出須女两傍諸臣也留為憂春秋緯曰熒惑之須女上求女 郗萌曰熒惑在須女逆行至牛復還女倐去倐還為千里無稼穡 河圖曰熒惑居須女陽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舍須女蠶不得 熒惑出入留舍須女五十日不下天下人民大恐其國開庫出兵加於吳越城 熒惑留須女有反逆者從女者諸夫人家起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須女十日不下刀劍大貴 黃帝占曰熒惑以十二月守須女之西南姦人入邑守其北百日有諸侯嫁女絶國者黃帝占曰熒惑守須女皇后疾宫中有火灾 文曜
  鈎曰熒惑守須女人主以媵為后以妾為妻若有獻女者 甘氏曰熒惑守須女王者發布帛守二十日絲綿布帛大貴 陳卓曰熒惑守須女大人不安五榖不登民多病疾 甘氏曰熒惑守須女國饑糴貴民有自賣者 巫咸曰熒惑守須女邦有女子䘮主后也又曰宫女有憂牛角大貴 郗萌曰熒惑守須女后夫人有憂大人不安 熒惑守須女女子為天下政一曰女子為亂法令更行疾無憂國有嫁女娶婦事臣下衣服奢侈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守須女北國大水人民處木上 荆州占曰熒惑守須女色靑有女䘮宫女有憂黒女多死黃白吉 海中占曰熒惑犯守須女多妖祥大臣當之 荆州占曰熒惑守犯乘須女二十日大人婦女有反逆者從女起若有女䘮其年糴三倍人民多死陳卓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須女天子及大臣有變
  必有竒令
  熒惑犯虛四
  黃帝占曰熒惑入虛東一曰居其左右君恐失火荆州占曰君有大事 文曜鈎曰熒惑入虛咎在毁傷 石氏曰熒惑入虛中三月齊王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 巫咸曰熒惑入虛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三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變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熒惑入虛逐功臣一曰牛車貴 荆州占曰熒惑入虛天下有變諸侯有死者有罷軍破將天下更政令期一年 陳卓曰熒惑在虛東東藩旱在虚南楚地旱在虚西廬江旱在虛北遼東遼西旱 郗萌曰熒惑入虛成鈎己天下大亂政急大人憂以戰不勝一曰有徳令 春秋緯曰熒惑留虚有以䘮徭 郗萌曰熒惑留虚群臣不尊敬祭祀女主不謹 熒惑留虚三十日其君臣憂 熒惑舍天府天下喜賜諸侯王又曰舍天府門中央天下赦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虚之間憂在齊其國治城郭兵來期不出十年中敗 黃帝占曰熒惑守虚赤地千里人相食 熒惑守虚大臣為亂百姓多疾 聖洽符曰熒惑守虚百二十日以上諸侯増土地將有慶賜爵封者春秋圖曰熒惑守虚五穀大貴吏民死觧 石氏曰熒惑守虛將軍及兵發起天下更令晏子春秋曰熒惑守虚期年不去公問晏子曰孰當之晏子曰齊當之公不悦曰天下大國十二齊何以獨當之晏子曰虚齊分野且天下之殃固於富强為善不用出政不行賢人使逺䜛人反昌百姓疾怨是以列舍無次熒惑逆行公曰可去乎對曰出寃聚之獄使反田矣散百官之財施之民矣賑孤寡而敬老人若能是者惡可去何獨孽乎公曰善行之三日而熒惑遷 郗萌曰熒惑守虚危有土功事九十日天下亂嵗大饑 甘氏曰熒惑守危以人民為變天下大水 郗萌曰熒惑守危以民流多死一曰女子多死 玉厯曰熒惑守危以水火入多疾疫若有土功修治陵廟期不出年 黄帝占曰熒惑入虚而犯守之天子自將兵流血滿野必有死國死王期三年 郗萌曰熒惑犯守虚有土功之事一曰合於虚土功當舉 石氏曰熒惑犯守虚天下有變更令者百姓多疾嵗旱不熟赤地千里穀糴踊貴菽粟三倍荆州占曰十倍
  熒惑犯危五
  荆州占曰熒惑犯危天下大亂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大赦天下 石氏曰熒惑入危賊臣起 熒惑入危中三月齊王死不死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危中天下有變更之令又曰入天府天子臨府事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越地亡 郗萌曰熒惑逆行危其君簡祭祀 熒惑入危留之以過復還留之大人當之 熒惑留危群臣不敬宗祀 熒惑舍天府天子賜諸侯王舍門中天下赦 熒惑出入留舍危其國繕城郭而起兵 巫咸曰熒惑出入留舍危國中大亂吏民相攻 熒惑守危大國有憂人民為變國易政不出其年天下大疾死者不𦵏 熒惑守危國為政者急 黃帝占曰熒惑守危大臣為亂 文曜鈎曰熒惑守危民多疾疫嵗旱不熟天下大饑兵起 海中占曰熒惑守危春旱秋多水災郗萌曰熒惑守危大人變常 熒惑守危賔客有事
  死 熒惑守危宫地震裂 熒惑守危為大人盖屋事荆州占曰熒惑守危南方有兵諸侯有死者庫室有
  繕者 陳卓曰熒惑守危宫多火災 北官候曰熒惑守危有土功饑兵起諸侯相謀 石氏曰熒惑守危守之三十日不下有立宫廟哭泣之事六十日不下國易政 荆州占曰熒惑入危乘守二十日若九十日東方兵起國有死者嵗旱不熟糴十倍民食草木嫁妻賣子牛羊倍價 熒惑乘危天下大亂 北官候曰熒惑入危留守三十日若九十日天下易政咎以入日占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諸侯王謀大兵起天下易變若有土功守上星為人民死守中星諸侯死守下星大臣死期百八十日 郗萌曰熒惑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聲
  熒惑犯營室六
  郗萌曰熒惑犯營室者犯陽為陽有急犯隂為隂有急石氏曰熒惑犯營室以賤人為役 熒惑入營室中
  入三月衛君死入五月相死不死出走 荆州占曰熒惑犯乘營室諸侯相攻大戰糴倍 甘氏曰熒惑入營室大臣匿謀 巫咸曰熒惑入營室臣伐主一曰有兵兵罷 郗萌曰熒惑入營室壁中有惡謀 熒惑入營室中賊臣起非盗乃客期六十日 荆州占曰熒惑入營室齊國有兵諸侯若民多死嵗不收期十月 聖洽符曰熒惑逆行營室成鈎己天子失宫殿大臣為亂兵大起 石氏曰熒惑逆行營室環繞之三十日有破國六十日不下有崩王吳太子死期一年中二年逺三年石氏曰熒惑逆行經犯營室臣謀兵起 河圖曰熒
  惑居營室两軍相據當相和不相和有殃罰 荆州占曰熒惑經營室中諸侯兵相謀 洛書曰熒惑入營室留守之大人有憂臣有隂欲殺主者後宫有大變期不出年 黃帝占曰熒惑入營室中天子宫也留二十日已上天子惡之郗萌曰天子失位也期不出十月中其經之大臣伐主 海中占曰熒惑入營室留二十日天子死守其南皇后死郗萌忌忌守其西太子死郗萌忌忌守其北為諸侯有死者 郗萌曰熒惑留營室六月大人憂期百日 陳卓曰熒惑留營室后死一曰臣下欲為賊 北官候曰熒惑舍營室大人死復居久者三年禍發中二年近一年居其隂萬家邑拔千家邑敗掠居其陽千家邑拔萬家邑亾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營室中有客來欲見君者其嵗多土功 河圖曰熒惑守營室火起後宫有變赤色怒赤而環之成鈎己乃有咎不然無咎必察喜怒以决吉凶 元命包曰熒惑守營室群妃鬭 文曜鈎曰熒惑守營室專於妻妃 石氏曰熒惑守營室天子為軍自守王者有水災糴貴 又曰守三月王者崩及立王 甘氏曰熒惑守營室客燒主人將軍凶不有誅必有逆兵主將去之有禍又曰人民為變守之三十日以上天子死 巫咸曰熒惑守營室旱五榖不成多火災 海中占曰熒惑守營室人民疾疫多死亡 郗萌曰熒惑守營室人君攻宫室為土功事又曰以正月守營室三月若五月有大旱之灾天下大饑 石氏曰營惑入若守天宫四十日諸侯轉粟千里各虛 文曜鈎曰熒惑入守犯營室以内淫近色及天殃皆不以命終王者惡之 郗萌曰熒惑犯守營室中皆有土功事黃帝占曰熒惑守離宫正東為父守正西為母守正
  北為妻守正南為子守舍星為身其焰赫赫其國離易期三年逺五年兵起
  熒惑犯東壁七
  春秋圖曰熒惑入東壁百九十日且服勞 文曜鈎曰熒惑入東壁大臣為謀人主自將兵賊臣内起天子以兵自守 石氏曰熒惑入東壁中三月衛君死入五月相死不死出走 甘氏曰熒惑入東壁有匿謀 郗萌曰熒惑入東壁九州當之甲乙日入東方有咎丙丁日入南方有咎戊巳日入中央有咎庚辛日入西方有咎壬癸日入北方有咎 熒惑入東壁民疾 荆州占曰熒惑入東壁大臣有謀殺者 北官候曰熒惑入東壁天下以食為憂 海中占曰赤星入營室東壁大臣凌主 河圖曰熒惑入東壁两軍相㨿當相和不相和有殃罰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東壁三十日不下五穀貴民流亡不居其鄉六十日不下兵至其國 黃帝占曰熒惑守東壁言政事者誅術士不相隱藏内外相譛以相勝正三軍亦大起兵 巫咸曰熒惑入東壁嵗不熟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熒惑守室壁宫失火一曰旱五榖不成一曰兵民多死 郗萌曰熒惑守東壁為天下兵起一曰伏兵起又曰為大人衛守又為多水若嵗晚水或西方有憂 熒惑守東壁三十日其君憂二十日大赦 熒惑守東壁為有土功事 熒惑守東壁其光潤澤大吉熒惑守東壁三十日不下三年兵起 荆州占曰熒惑守東壁人主自將兵糴石至千又曰文章者傷 郗萌曰熒惑守東壁諸侯相謀 陳卓曰熒惑守東壁王者大災 北官候曰熒惑守東壁守其南主后死守其西天于死守其北諸侯死守其東大人自將兵 熒惑守東壁臣下不明 巫咸曰熒惑入東壁留守之有土功 郗萌曰熒惑留守東壁臣下㺯法二十日以上賊臣起期十月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守乘壁女主自恐一曰民多疾 齊伯曰熒惑逆行守東壁成鈎己有大兵加於衛其國無以待之若三月不下衛王死不則出走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四
  熒惑犯西方七宿
  熒惑犯奎一
  黃帝占曰熒惑入奎中民多疾又曰亂臣弑其主 文曜鈎曰熒惑入奎主偏阿誅不决 石氏曰熒惑入奎中三月魯主死及國相死不死出走 北官𠉀曰熒惑入奎成勾己及環繞之天子災宮殿期六月 海中占曰熒惑潤澤出奎有喜令其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 巫咸曰熒惑從婁逆行至奎有兵起 甘氏曰熒惑入奎環繞之三十日相死三月不行其國王死不死出走期三年 石氏曰熒惑入奎留二十日以上大臣有匿謀若國有伏賊期八十日若九月 郗萌曰熒惑留奎臣下專權一曰霸者争立 孝經章句曰熒惑舎奎有兵起其民有自賣於縣邑者歲為下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奎天下且有爭言者不且有伏士出者其國兵至加於魯之城其國無以得之黄帝占曰熒惑守奎農夫不得耕 春秋圗曰熒惑
  守奎天下有叛者 感精符曰熒惑守奎庫兵當起車騎用國有死君歲多獄事 石氏曰熒惑守奎兵起北夷侵邊一曰粟有補於民 甘氏曰熒惑至奎其國相譖天下懷憂父子不相信君隔臣蔽又曰民多疾 熒惑守奎摇動進退為赦又曰天下有水民多死 巫咸曰熒惑守奎天下大水 海中占曰熒惑守奎其國坐之三十日不下其君憂 郗萌曰熒惑守奎多獄關梁不通又曰女淫 熒惑以二月守奎百日多出盗又曰女子多乳死者 熒惑守奎為溝瀆事一曰有水事荆州占曰熒惑守奎為王者憂一曰大人當之 熒惑守奎兵起車騎滿野貴人多病若有死者菽粟貴一曰歲大熟 西官𠉀曰熒惑守奎二十日以上大臣有謀國有兵若有死王兵加於魯國之地期一年 熒惑守奎其國諸貴為孽國有大賊謀在近臣近期三月逺期九月 熒惑守奎兵官當之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以二月守奎多盗賊來二千石多調役之事 石氏曰熒惑守奎色正明留二十日以上下有兵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守奎女子多暴死
  熒惑犯婁二
  石氏曰熒惑入婁中三月魯主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熒惑入婁而守之天下有聚衆兵大起車騎用必有
  死君走相天下不熟飢非一國若山林有大盗路不通期一年逺二年 甘氏曰熒惑入婁國有兵人民多死荆州占曰熒惑入婁天下有聚衆近期四十日逺期
  二百四十日兵大起車騎用 西官𠉀曰熒惑起芒角而入婁國且有焚燒倉庫之災 石氏曰熒惑逆行入婁成勾己國有焚燒倉廪庫之災若逆行至奎大兵起臣謀君將軍為亂期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留婁獄多奸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婁中守之色赤而光明胡人為凶 齊伯五星占曰熒惑出入留舎婁其國必有名者死 石氏曰熒惑守婁即庫兵動民多死 熒惑守婁為有白衣之㑹 甘氏曰熒惑守婁有大臣不當其位損常制亂政者又曰有水殃民多疾 巫咸曰熒惑守婁中民病大水金銀貴 熒惑守婁旱為多火災五穀貴 郗萌曰熒惑守婁有兵北夷侵邊道不通又曰關梁不通霸者爭立又曰大赦天下又曰北主死又曰牛多死牛大貴 熒惑以二月守婁百日多山盗一曰女多乳死 熒惑守婁之南大赦 荆州占曰熒惑守婁歲大飢若收財物 陳卓曰熒惑守婁二十日以上宫中大臣死期八十日 玉歷曰熒惑守奎婁有名人死民多疾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婁車騎發有死軍一曰貴人當獄事 海中占曰熒惑入若守婁天子受賀期三十日逺八月 郗萌曰熒惑入守婁其國坐之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犯胃三
  郗萌曰熒惑犯胃為天下榖無實以食為憂 熒惑犯胃為國有暴兵伐中國者 石氏曰熒惑入胃主死入三旬王后死 甘氏曰熒惑入胃二十日天下有兵亂倉粟出 郗萌曰熒惑入天府法令更 荆州占曰熒惑入胃國有匿謀其事不行 熒惑以三月入胃進退犯凌百日以上天下倉廩不實國有大兵流血千里二十八宿山經曰熒惑黄黑繞環胃昴畢憂多疾死春秋圖曰熒惑之胃賤人當有封者 石氏曰熒惑舍於胃天下大飢有轉粟之令 黄帝占曰熒惑守胃糴大貴 河圖曰熒惑守胃其年旱飢民多疫疾倉粟大出 文曜鈎曰熒惑守胃其國貴人戮死賤人當貴一曰大人有入牢獄者 石氏曰熒惑守胃其年旱飢民多疾王者行仁則大吉甘氏曰王者行仁則熒惑去也以火尅金以仁教義天下無咎 熒惑守胃天下藏府有火災 甘氏曰熒惑守胃有水殃 海中占曰熒惑守胃三十日其君憂 郗萌曰熒惑守胃大臣不愛百姓一曰牢獄空荆州占曰熒惑守胃銅貴 西官𠉀曰熒惑守胃若其中星衆者則粟聚星少粟散 石氏曰熒惑入胃而守之三十日不下趙地大急人民半死大兵起客軍敗主人勝期不出一年 巫咸曰熒惑入若守胃東出民擾郗萌曰熒惑入若守胃牛疾 熒惑入若守胃若天
  倉四十日旱 陳卓曰熒惑入犯守胃貴人有死者若貴人子繫獄 聖洽符曰熒惑逆行守胃天下有急兵人民飢倉廩用有賦歛之憂若有火災
  熒惑犯昴四
  巫咸曰熒惑犯昴若入之中國有邉警匈奴大出四夷兵起國有憂案晉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六年十一月熒惑守胃昴八年七月石勒死石虎自立多所殘滅是時雖勒虎僣號而其強常占昴不關太微紫微宫 文曜鈎曰棄法律熒惑入昴 石氏曰熒惑入昴天子有急令 郗萌曰熒惑入昴天下大安無兵有兵亦罷四月五月大赦近期十五日逺期三十日赦又曰不可為害一曰貴人多戮死 巫咸曰熒惑入昴畢中一入一出即有大兵可立而待 郗萌曰熒惑逆行入昴成勾己天下大赦期八十日 洛書曰熒惑入昴二十日不下國有大衆甲兵大起將軍有出者巫咸曰期六十日逺六月歲大旱人飢 海中占曰熒惑入昴留二十日以上牛馬多疾 郗萌曰熒惑留昴典吏多為奸者 甘氏曰熒惑舎昴天下多大賊 郗萌曰熒惑舎昴天下多賦歛 巫咸曰熒惑出入留昴赤色而光因犯以行邊地多警不出三月軍起在其西北八百里 齊伯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犯昴多有立屋室且有兵 黃帝占曰熒惑以春三月守昴夏旱夏守秋旱秋守冬旱冬守春旱熒惑守天獄赦 河圗曰君苛政擾民苦其誅愁氣布則熒惑守昴六月大怪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昴天下多獄其政煩雨澤不時歲為中 巫咸曰火犯守昴四夷兵起 甘氏曰熒惑守昴無罪者誅案石虎列傳曰十一年冬熒惑守昴五十餘日不移太史令趙攬奏昴趙分也熒惑舎留分其王惡之冝以朝廷寵貴大臣姓王者當之虎於是假以他罪誅中書監王浚欲以消咎於是議者進以宋景三吐仁君之言熒惑退舍夫修短分定命不可延而殺人求福不亦悖乎 巫咸曰熒惑守昴天下多火災萬物不成人民疾多死 海中占曰熒惑守昴邊境不寧 熒惑守昴憂在大人郗萌曰熒惑守昴大人為亂天下謀主大將出反國政不安一曰多獄事大將有囚者又曰地裂山崩又曰守一二日相死火以夏三月守昴至秋糴貴 熒惑守昴男子有急一曰女子有急 熒惑守昴當有津河發事熒惑以二月守昴百日其國有流民 荆州占曰熒
  惑守昴東齊越負兵守其南荆宋負兵守其西秦鄭負兵守其北燕趙負兵 熒惑守昴星色大而黄馬牛貴西官𠉀曰熒惑守昴兎多死春三月旱牛馬皆死
  熒惑守昴大將有外出者若憂旱野有流血大將死士卒病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昴且有急令諸侯謀道不通陽為中國陰為四夷若陰國有憂 石氏曰熒惑若以三月守昴皆百二十日其國有白衣之聚 巫咸曰熒惑守昴以去後反守之有臣為天子破匈奴者期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若守昴北主突厥王死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八年七月火入昴是月石勒死 春秋圗曰熒惑經昴畢之間而守之三十日不出即馬踴其足群兇相續婦兒哀哭無所止屬民食不足人相食 西官𠉀曰熒惑犯守昴中民疾病一曰赦獄訟疑出囚 郗萌曰熒惑中犯乗守昴兵北征匈奴又曰為天下有禍一曰逆臣為亂
  熒惑犯畢五
  黄帝占曰熒惑犯畢右角大戰犯畢左角小戰 熒惑犯畢出其北為陰國有憂出其南陽國有憂 海中占曰熒惑犯畢國有畋獵之事 黄帝占曰熒惑入畢中國君有衛守 文曜鈎曰熒惑入畢而出之有赦令一曰有德令爵禄之事期一百八十日 巫咸曰熒惑入畢將相憂一曰國相亂 熒惑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二日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如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熒惑入畢中有女主䘮 熒惑入畢中有大赦令期十五日若三十日將若相憂若其國有白衣之聚期不出一年 熒惑入畢為憂兵其國易主玉歴曰熒惑入畢將相有咎 郗萌曰熒惑出畢中
  央主也出旁臣也其行徐憂其行疾無故 石氏曰熒惑出畢陽則旱出陰則水為政令不行 五行傳曰熒惑行畢至昴為死䘮案漢文帝七年熒惑東行行畢陽還畢東北西而逆行至昴南而東行後四年趙王與七國謀反北連匈奴誅死之應 河圗曰熒惑在畢畢天空也不可為人客為人客者殃罰 春秋緯曰熒惑之畢有德令 郗萌曰熒惑與畢合幷光主必亡 熒惑留畢昴間天下道路塞關梁不通 熒惑入畢中留二十日以上兵起期四十日若三月 西官𠉀曰熒惑留畢臣獵不當 甘氏曰熒惑舎畢其國多枉刑 郗萌曰熒惑舍畢口六十日貴人誅死一曰貴臣有夷族者一曰貴臣有餓死者 熒惑舍畢之口其國滅無後熒惑舍畢輔太子奉蕃國 熒惑入舎畢邊有兵 熒惑出入舎留畢左右明年小旱又曰明年天下有失地之君 齊伯曰熒惑出留舎畢中軍起三年若居其左右兵起其野禾豆不入歲小旱必有失土之君 春秋緯曰熒惑守畢口即馬馳人走天下有急兵國有敗傷人民流亡 文曜鈎曰畋獵不時熒惑逆守畢 甄曜度曰熒惑守畢將相有憂白衣之㑹郗萌曰期在歲中案宋書天文志曰熒惑守畢占曰萬民飢後大官多䘮公主薨亡天子舉哀相繼歲大旱民飢 石氏曰熒惑守畢天子虐國多枉刑 甘氏曰熒惑守畢邊兵大驚侵凌中國倉穀出又曰敵兵起 郗萌曰熒惑守畢不出二十日若三十日大赦一曰成勾己赦一曰環繞之赦 熒惑守畢有亡國又曰天下多盗一曰大帥將兵期二十日邑驅掠 熒惑守畢太歲子午卯酉有兵熒惑守畢三十日其君憂若以四月守畢踵大人憂之石氏曰熒惑守畢有大兵大師為亂 郗萌曰熒惑
  以四月守畢百日匈奴有降王三十日男子有賫爵命若有赦令 熒惑入畢己去復還守之諸侯女子貴臣有誅者期不出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畢有走君熒惑守畢踵人民駭走去家千里兒婦啼哭無所觸抵留一月大兵連薄留二月二年戰留三月三年戰三月以上易政 熒惑入畢去復還守之有吏臣為天子破匈奴者期三年 熒惑逆守畢兵大起馬頓蹄牛運其角婦兒碌碌無所止屬萬民去其處飢於菽粟人相食若其國正不安其留二十日以上貴人當有掠者期七十日越地凶 河圗曰熒惑入畢留守之六十日不下有女主之䘮大臣諸侯相謀邊兵起若有戰期一年陳卓曰熒惑犯附耳為兵起若將相有䘮憂不即免退
  熒惑犯觜觹六
  石氏曰熒惑犯觜觹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甘氏曰熒惑入觜中天下有善政 郗萌曰熒惑入觜觹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甘氏曰熒惑出觜觹間天下亂西方大得東方大失西官𠉀曰東方吉西方凶 春秋圗曰熒惑之觜觹大臣且有憂 石氏曰熒惑以觜觹合趙相死 郗萌曰熒惑以觜觹合無光主必亡 荆州占曰熒惑留觜觹誅罷不行 熒惑出入留舍觜觹君臣將兵 黄帝占曰熒惑守觜觹將軍反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 黄帝占曰熒惑守觜觹參國有䘮期六十日若糴貴 文曜鈎曰逐功臣熒惑守觜參 石氏曰熒惑守觜觹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一曰西羗兵起熒惑守觜觹君臣和同 甘氏曰熒惑守觜觹萬物
  不生天下愁悲 巫咸曰熒惑守觜觹旱多火災五穀不成天子不可動兵 巫咸曰熒惑守觜觹有石墮其野者一曰有怪石以入日占何國 熒惑守觜觹榖貴入之石二百不入石一百 海中占曰熒惑守觜觹其國有憂 郗萌曰熒惑守觜觹參棄法律又曰小民多傷熒惑犯守觜觹不出三十日有兵 熒惑守觜觹國
  易政天下多不孝子父子相鬬鐡器貴一曰禾貴 西官𠉀曰熒惑守虎首一日為十日以上天下兵起斧鉞用 齊伯曰熒惑守觜觹害國之君將兵入於秦之域矣六畜大疫山谷盡空 春秋圗曰熒惑守觜觹有兵起將為亂若有急令天下斧鉞大用不出百八十日黄帝占曰熒惑犯觜觹野多反者斧鉞用 郗萌曰熒惑犯觜觹而守之六十日其國有䘮大臣有誅被逐者萬物不生天下飢穀大貴
  熒惑犯參七
  黄帝占曰熒惑犯參有大將反者兵大連精四方相射王者不安轉徙宫室 石氏曰熒惑犯參左肩大戰星角明大天下之兵卒起而強微細天下兵弱 說題辭曰熒惑入參主威下國廢 文曜鈎曰熒惑入伐有兵戰守之五日以上大將死 郗萌曰熒惑入參若伐天子憂市一曰君國失市 春秋緯曰熒惑逆入參成勾己天下大亂天子失度大人憂若環繞之主命惡若有大䘮期一年逺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逆入參必有一國之君餓若戮死者 春秋圗曰熒惑之參將有憂郗萌曰熒惑南至參將必有下獄者 甘氏曰熒惑舎伐不出三旬大赦 郗萌曰熒惑宿參若伐直横者為有反臣中兵 熒惑入參一月相死二月后死三月君死 西官𠉀曰熒惑入參留二十日以上兵戰出期七十二日若十月若有䘮小兒多傷 郗萌曰熒惑逆行若留止衡中為兵軍起 熒惑出入留舎參中天子宫中兵起 黄帝占曰熒惑守參多霜雹 河圖曰熒惑以四月守參其國兵起兵起宮中戰有功若封侯者五月守之大人有憂下獄者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參兵大殺千里之行淮主亦驚牛馬多死雨澤不時歲為下石氏曰熒惑守參大將軍反天子之軍破牛馬急行
  麥大貴人相食 甘氏曰熒惑守參王者不安徙宫室巫咸曰熒惑守參有怪石墮其野以入内占 熒惑
  守參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其國有憂 海中占曰熒惑守伐五日人主死 郗萌曰熒惑守參足下五日糴暴賤二十日以上糴大賤三十日有赦一曰四月守參三十日赦 熒惑守參為大人當之 荆州占曰熒惑以四月守參天下金貴 郗萌曰熒惑守伐百二十日成勾己若環繞之大人惡之若有憂期六月 荆州占曰熒惑守參白虎兵起鈇鉞用 陳卓曰火守伐天下更正朔 西官𠉀曰火守伐燕王當死其留二十日以上大人惡之期六十日若秦地㓙 甘氏曰熒惑守參有赤星出參中邊有兵 石氏曰熒惑以四月守參火入舎金錢發 熒惑入參守之二十日以上兵起於野將軍出戰有死將石隕其野多反者 熒惑與龍星並見參中天子更政有戮死臣 熒惑與彗星若妖星見參伐天子更政妖星一名望能 郗萌曰熒惑經參能見參伐大國君為臣所謀 熒惑與彗星見參大國君不吉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三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五
  熒惑犯南方七宿
  熒惑犯東井一
  黄帝占曰熒惑犯東井小有兵案宋書天文志曰安帝義熙九年二月丙午熒惑填星皆犯東井十三年三月索頭大衆緣河為寇髙祖討之奔退其别帥跋嵩交戰大破之嵩殲焉復攻闗中八月擒宏也 陳卓曰熒惑犯東井羣臣有以家事坐罪者案宋書天文志曰魏髙貴鄉公正元二年十二月戊午熒惑犯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甘露元年諸葛誕族滅宋孝武大明二年三月辛未熒惑入東井其年四月海陵王休茂為雍州刺史五年休茂反誅 黄帝占曰熒惑以春入東井有赦 文曜鈎曰熒惑入東井失道行陽天下大旱有火災若内亂期不出三年 石氏曰熒惑入東井兵起若旱其國亂有兵兵止無兵兵起大臣當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八月戊戌熒惑入東井是年夏發衆列戍加王遵司馬以備胡賊也 熒惑入東井必先軍起役有令 熒惑角氣行疾入東井十日相死三十日主終后命惡之 黄帝占曰熒惑入東井牛大疫兵器鉞大貴 石氏曰熒惑入東井中海水出水暴下 甘氏曰熒惑入東井有逃主又曰四百人貴一人 巫咸曰熒惑入東井中國有遁主 熒惑入東井貴人不安其位一國大旱 郗萌曰熒惑入東井國失火案漢書天文志曰景帝四年七月癸未火入東井行陰後二年有栗氏事後未央東闕火災洪範天文星辰夏占曰未央門火災 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糴貴道上多死人 熒惑入東井先起兵者大將戮死期六十日 熒惑逆行東井貴人死傷若失火海中占曰熒惑入東井角動赤黒色大人當之以水
  起兵其環繞之事必成其留二十日色赤黄大人增地黒憂奪地 司馬彪天文志曰熒惑入東井口中大臣有誅者 石氏曰熒惑正過東井中南出者天下有易王業者 海中占曰熒惑過東井上二丈者軍將必當去其兵歸必有病事 黄帝占曰熒惑去北戍至東井干一星將軍有野死不葬者干二星中倖臣有市死者北戍者北河也 春秋圗曰熒惑之東井有從白衣之封為侯者 海中占曰熒惑在東井北戍去戍三丈當復發千人以上去戍二丈復發萬人去戍一丈門開道無行人若其留戍下六十日天下大赦 晉灼曰熒惑留東井中三十日天下大水人主以身游水 熒惑西方守東井輿鬼去復還反之強國君忌之 海中占曰熒惑入東井留三十日以上既去復還居之若環繞成勾己者國君有憂若重有䘮期九十日若一年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東井三十日不下必有破國死王 河圗曰熒惑在西方若東方守東井有男䘮 石氏曰熒惑以十二月守東井且憂火 熒惑守東井名水有絶者大魚死國大旱 熒惑守東井如炬火兵起 甘氏曰熒惑守東井貴相戮 熒惑以五月守東井六十日江海决溢水出 巫咸曰熒惑守東井間有逐王 郗萌曰熒惑守東井為萬物不成久守之金錢易 熒惑守東井南主后死守其西太子死守其北諸侯有死者熒惑守日月之門國内亂以其日占國 熒惑守東井大人憂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帝大興三年十月乙亥熒惑在東井永熈元年十二月元帝崩陳卓曰熒惑守東井天下不安 郗萌曰熒惑守東井天子為軍自守 熒惑守東井百川溢 黄帝占曰熒惑入東井留守井中天子有火災 感精符曰熒惑逆行守東井成勾己天子坐之天下兵起守之二十日以上相惡之四十日以上人主當之先起殃後起昌 甄曜度曰熒惑入東井而守之二十日以上其國有大兵起有大䘮三十日不下有逃走相破軍殺將其國失地不出期年逺二年 石氏曰熒惑入若守東井河决有水令 熒惑入若守東井二十日以上宮中以火為敗若内亂臣當之 郗萌曰熒惑入若守東井為土功事熒惑犯乗守入東井中以日占臨其時者辱也留三
  日以上占其大臣當之期三月若一年二年三年逺五年 洛書曰熒惑守鉞兵大起臣謀主斧鉞用將相有戮死者案宋書天文志曰魏髙貴鄉公甘露元年七月乙卯熒惑犯井鉞三年諸葛誕夷滅晉陽秋曰安帝隆安元年八月乙巳熒惑守井鉞二年八月以譙王尚之弟允之為振威將軍守蕪湖以備庾楷等由是内外騷動王恭慮禍難復密要殷仲堪桓𤣥同㑹京師𤣥等皆嚮遣石顯仲堪在蕪湖朝廷震駭 石氏曰熒惑犯守鉞大臣有誅斧鉞用有兵起一曰執法者誅不出其年 郗萌曰熒惑中犯乗守鉞斧鉞用為其國内亂兵起一曰執法者誅
  熒惑犯輿鬼二
  黄帝占曰熒惑犯輿鬼皇后憂失勢 帝覽嬉曰熒惑犯輿鬼為國有憂大臣誅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永平十三年閏月丁亥火犯輿鬼其十二月楚王英與顔忠等造作妖書謀反英自殺忠等皆伏誅 甘氏曰熒惑犯輿鬼執法者戮司馬天文志曰延禧七年八月庚戌熒惑犯鬼質星八年二月太僕南鄉侯左勝以罪賜死弟中常侍上蔡侯綰等自殺宗親侍中比陽侯鄧康河南尹鄧萬等皆繫萬等死康等免官桂陽太守任𦙍等背散走皆棄市九年七月乙未熒惑行鬼中犯質星十一月太原太守劉瓉南陽太守成瑨皆坐殺無罪尚書郎孟璫坐受金漏言皆棄市永康元年十二月桓帝崩 荆州占曰熒惑犯輿鬼忠臣戮死皆不出一年中 甘氏曰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天下兵起大戰流血有沒軍死將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熈十四年七月甲辰熒惑犯輿鬼占曰秦有兵十五年西虜㓂長安雍州刺史朱齡石諸軍䧟沒三十日不下國有大䘮人民流亡死者大半期三年 黄帝占曰熒惑入輿鬼有兵䘮金玉用有大赦及留守之物貴天下大疾疫其留二十日以上兵大起多戰死者為宗廟神明事若民多疴疾若有女䘮期十月司馬天文志曰孝桓建和元年八月壬寅熒惑犯輿鬼質和平元年十二月甲寅梁太后崩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九年三月己酉熒惑入輿鬼占曰兵在西北有没軍死将四月鎮西将軍郭權始以秦州歸從尋為石斌所滅徙其衆於青徐春秋緯曰熒惑入輿鬼主以内亂淫泆 孝經章句
  曰熒惑入輿鬼主坐之司馬天文志曰孝質本初元年三月癸丑熒惑入輿鬼閏月一日孝質帝為梁冀鴆而崩 石氏曰熒惑入輿鬼中旬主后死七日相死四月主死 熒惑入輿鬼斧鑕用其星視動頡頡然是謂王府國家不安故則物不欲聚也皆以入日命其國 巫咸曰熒惑入輿鬼將相有誅者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九年三月己亥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四月鎮西將軍雍州刺史郭權始以秦州歸從守為石虎所㓕從其衆於青徐也 劉向洪範曰熒惑入輿鬼大賊在大人之側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元年七月戊寅熒惑在東井又犯輿鬼積尸二年桓𤣥簒位遷帝於潯陽 海中占曰熒惑入輿鬼中央星可四五日大人當之 郗萌曰熒惑入輿鬼為大人卒事以命終也 熒惑守柳入輿鬼人相食 荆州占曰熒惑入輿鬼為亂臣在内有屠城 陳卓曰熒惑入輿鬼有金錢令宋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三年六月熒惑犯輿鬼九月以皇后六宫衣服金釵雜物賜北征將士也有火災 齊伯曰熒惑入鬼中大臣有誅兵大起白骨滿野五行傳日漢宣帝本始四年熒惑入輿鬼天質後三年霍氏謀反之應也 郗萌曰熒惑留輿鬼臣下不明南官𠉀曰熒惑留輿鬼君臣疾病逆行失火女主用財大奢過度 郗萌曰熒惑舎輿鬼中十餘日出輿鬼又舎南河二十日三十日因南行國有小男䘮正月初見者七月吉凶發正月七月孟長男坐之九月初見者三月吉凶發九月三月季少男坐之 熒惑舍輿鬼中央十餘日出輿鬼又舎北河二十日三十日北行邦有小女䘮十月初見者四月吉凶發十月四月孟長女坐之十二月初見者六月吉凶發六月十二月季少女坐之熒惑舎輿鬼中三十日至五十日天下有大䘮十一
  月見五月應之他放此 熒惑舍輿鬼中央多霜露風雨不時 熒惑舎輿鬼西北婦人多姙子而死者 舍中央小兒多死一曰萬民多病頭目痛舎東北長年多死一曰必有流水舎東南老人多死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輿鬼五十日不去國傷水邑空 黄帝占曰熒惑守輿鬼女主病留十日諸侯王夫人當之留二十日太子夫人當之東去病在孔竅不利南去在頭西去病在手足北去病在陰 熒惑守輿鬼東南七日少年病守十日老人病 熒惑守輿鬼中央大人憂 石氏曰熒惑守輿鬼貴相戮 熒惑守輿鬼大人有祭祀之事巫咸曰熒惑守輿鬼有兵兵罷多水災萬物五穀不
  成 熒惑守輿鬼人君貴人憂鈇鉞用 郗萌曰熒惑守輿鬼去復還居之大國君不吉 海中占曰熒惑守輿鬼出其南水出其北旱巫咸曰守北水守南旱 郗萌曰熒惑守輿鬼執法吏有過罪者一曰主死民多疾䘮棺木蔴布貴一曰牛馬貴 熒惑守輿鬼東北男子兵相殺守東南萬民多死守西北為戎皆反逆叛兵軍守西南人君惡之秦漢有反臣兵事以赦令解之 熒惑守輿鬼在南有男䘮在北有女䘮 熒惑守輿鬼有土功事若有德令 熒惑守輿鬼北七十日女子病守南七十日男子疾 熒惑經歴輿鬼中東行還守西北角有逐王來降其後匈奴大敗北地班固天文志曰熒惑守輿鬼為火變有䘮漢孝武六年熒惑守輿鬼其歲髙園有火災竇太后崩 荆州占曰熒惑守輿鬼東北星棺木貴守東南星五穀貴守西南星金錢貴守西北星鐡器魚鹽皆百倍 玉歴曰熒惑守輿鬼秦有疾病金玉貴 石氏曰熒惑守輿鬼必大赦期六十日入鬼已去復還守之大赦 熒惑出西方若東方出入輿鬼守成勾己尊者失宗廟期六十日若百八十日 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輿鬼成勾己王者惡之兵起財帛金錢散將軍有戰死者若有火災期不出年 郗萌曰熒惑入輿鬼去復還守之期不出三年中 熒惑入若守輿鬼為多憂財空出亂臣在内若大臣謀有干鉞乗質者君人憂金玉用民多疾從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東入為丁壯 河圗曰熒惑入輿鬼犯守之天下白徒聚土功興 荆州占曰熒惑干犯守輿鬼隨所守物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天下有大䘮陽為人君陰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 荆州占曰熒惑經輿鬼中犯乗積尸者兵在西北有沒軍死將久留守之天子有䘮其以十二月入守之下賤多死有土功事有德令
  熒惑犯柳三
  河圗曰熒惑犯柳當有謀臣不從王命 石氏曰熒惑犯柳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 郗萌曰熒惑犯注色赤三芒天下有亡王若死將 黄帝占曰熒惑入注大人禦守 甄曜度曰熒惑入注而去之天下安大歸其鄉有兵兵止萬民安樂貴人吉安其社禝以六月守注百二十日其國人飢旱 巫咸曰熒惑入柳諸侯有慶賀之事天下大樂 郗萌曰熒惑入柳國有觴客之事一日五日宫中觴 南官𠉀曰熒惑入柳麻貴在後年又曰入注天下安 郗萌曰熒惑逆行柳失火 春秋圗曰熒惑之柳天下憂四夷 郗萌曰熒惑入注留二十日以上有負海之客 荆州占曰熒惑留柳供養者非其人 郗萌曰熒惑以三月舍注下芒赤色怒左右倚兩傍冬地大動民大恐兵大起三年乃止 春秋圗曰熒惑出入留舎柳三十日不下天下有急令天子大憂將有誅者其國之中必有敗土功事大起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柳將有訛言者其國必敗 黄帝占曰熒惑守柳侯王不寧 文曜鈎曰熒惑六月守柳其國失地人民以飢流亡 石氏曰熒惑守柳有兵逆臣在側石氏曰熒惑守柳為反臣中外兵以赦令解之 熒
  惑守柳天下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糴大貴 巫咸曰熒惑守柳天下大旱羊貴 郗萌曰熒惑守注三十日以上萬家邑拔千家邑擄退居之南北去之其邑不可舉事用兵反受其殃 郗萌曰熒惑守注官有治宮之事民多疾疫一曰宫有大火 熒惑守柳南聖人在南國 荆州占曰熒惑迫守柳宫門閉 陳卓曰熒惑守注三十日其君憂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柳讒臣亂若有兵 黄帝占曰熒惑犯守柳有導主為非亂其國事者若天子以飲食為害不安社禝
  熒惑犯七星四
  郗萌曰熒惑犯七星臣為亂 南官𠉀曰熒惑犯近七星三日以上所近犯者誅 文曜鈎曰幷味沉湎熒惑入注侯星宋均曰注侯七星也 甘氏曰熒惑入七星必有君置太子者 巫咸曰熒惑入七星必有觴客事 郗萌曰熒惑留七星為天下大憂憂中央 聖洽符曰熒惑舎七星人民趣舍安桑蠶寧其土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七星國失地天下大亂若臣下衣服失度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七星周國多男女䘮失城有水天下决江歲多土功大亂更為元年 郗萌曰熒惑逆行七星地動若失火 石氏曰熒惑與七星合國君惡之 郗萌曰熒惑與七星合光大人必有疾者 黄帝占曰熒惑守七星有兵若獵車騎又曰社禝傾亡宫中生荆棘又曰治宫室之事 黄帝占曰熒惑守七星四十日其君憂 河圗曰熒惑守七星二陽同居其歲枯旱五穀不成若守之百日三年不雨王者退火官伐之則災消郗萌曰熒惑守七星為反臣中兵也 甄曜度曰熒
  惑守七星民有憂萬物不成天下有水 石氏曰熒惑守七星地動 巫咸曰熒惑守七星白魚貴 海中占曰熒惑守七星人主有憂津橋不通 郗萌曰熒惑守七星三旬以上大凶天下有憂期一年 熒惑守七星曝巫於市金鼓不行百鬼不饗 熒惑守七星為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熒惑守七星為國有大徭民苦南官𠉀曰熒惑守天都民有憂大水為灾感精
  符曰熒惑入七星若犯守之人主有憂大臣有誅必有大客貴人有繫者若守五十日民多死不出其年人主行急令 郗萌曰熒惑入若守七星有觴客之事 南官𠉀曰熒惑入若守七星大人有疾者若國有徭
  熒惑犯張五
  石氏曰熒惑入張大亂兵起六月干之國空 巫咸曰熒惑入張國有觴客之事 郗萌曰熒惑入張貴人安其社禝其歲男子小憂 熒惑出張中旱 陳卓曰熒惑出張種大貴 郗萌曰熒惑逆行張地動若失火陳卓曰熒惑逆行張功臣當之 石氏曰熒惑逆行乘張大亂兵起 春秋圗曰熒惑之張天下霜 巫咸曰熒惑之張三十日不下其君憂有兵起 石氏曰熒惑與張星㑹所在之國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 河圖曰熒惑居張絶糧道 郗萌曰熒惑留張臣下衣服失度 黄帝占曰熒惑守張大將有千里驚大水五穀貴一曰土功作役不時百姓怨謗 春秋緯曰殘陰則熒惑守張 考異郵曰熒惑守張諸侯謀反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張政不平民多訴訟黄葭貴雨澤不時谷水不通歲為下 石氏曰熒惑守張天下必有歸兵一曰鳯凰下以其守日占之知何國火主禮故也 熒惑守張五榖貴大人不恤政事危急民飢有千里行者 郗萌曰熒惑守張者為有臣中兵也 石氏曰熒惑守張兵起女主用事宫中生荆棘 熒惑守張天下大飢國倉空 巫咸曰守張國必有大客逺來者 甘氏曰熒惑非其次守張當去不去其色大赤其國舉兵從留得其次不為災殃 海中占曰熒惑守張功臣當有封者郗萌曰熒惑守張天子有兵事 熒惑以六月守張
  六十日歲穰熟其歲民有慶賜之事 熒惑守張國治宗廟期二十日 熒惑守張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南官𠉀曰熒惑入張而守之天下大亂大人憂兵大起若有急弓甲聚其地其將亡 海中占曰熒惑犯張若守之天下有兵宫門當閉男子有急女子不安五穀不成民大飢一曰火居張人絶糧 荆州占曰熒惑犯若守張宫門當閉大將被甲兵
  熒惑犯翼六
  荆州占曰熒惑犯入翼車騎無極四海大兵民當何所息萬民飢愁當何所食 石氏曰熒惑入翼四月楚主死旬相死不死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翼四海有急國憂 陳卓曰熒惑入翼中將軍為亂 南官𠉀曰熒惑入翼魚鹽貴水蟲倍價 郗萌曰熒惑逆行翼不出其年大軍起天下大憂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翼邪臣亂朝廷忠臣不可以進 熒惑逆行翼失火 郗萌曰熒惑入翼留二十日以上大人有病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入翼留二十日以上國有白服之朝期百三十日中若人有病若國大徭民苦以勞 南官𠉀曰熒惑留翼臣下淫佚逆行色赤失火一曰大亂臣亂朝廷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翼使者有急事兵起不用於
  外地逆行之不出九年必有軍起天下亡矣 甄曜度曰熒惑守翼王者微弱臣不順命若大人有病天下有憂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翼先水後旱布縷大貴人病頭首雨澤不時 石氏曰熒惑守翼若大旱魚鹽五榖貴萬物不成 熒惑守翼天下修兵 甘氏曰熒惑守翼王者軟弱臣不從令忠心奉天則熒惑退 郗萌曰熒惑守翼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陳卓曰熒惑守翼川谷不通多盗賊人民相惡 玉歴曰熒惑守翼有急事若大風 南官𠉀曰熒惑守翼歲飢民流千里有亡國穀貴蛇龍見 熒惑守翼佞臣亂政其歲多風雨車騎聚天下大飢 熒惑以十月守翼五十日甲兵卒車騎軍屯輕將行五十日而罷卒有功而錫金者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翼大旱色赤亂且至人民流一曰有海國客獻神鳥也 感精符曰熒惑逆行守翼邪臣為亂忠臣不立不出其年兵大起王者憂也文曜鈎曰熒惑犯翼若守之天下大亂車騎無極大兵起四海匈匈然於無命
  熒惑犯軫七
  春秋緯曰熒惑入軫中兵大起 石氏曰熒惑入軫中四月楚主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 甘氏曰熒惑入軫有負海客 巫咸曰熒惑入軫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皆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郗萌曰熒惑入軫大水田宅貴若車貴 陳卓曰熒惑入軫國有大䘮若將軍死 南官𠉀曰熒惑入軫兵益水旱為害人民擾動妖言無實國政數改士卒勞苦石氏曰熒惑出軫南民多病出其北民多死 郗萌曰熒惑出軫陰兵出軫陽乍西乍東逺去之游其國小憂去而復還其國大憂近期一年中期二年逺期三年熒惑行軫左負海國有殃行軫右中國有殃 石氏曰熒惑逆行軫失火 文曜鈎曰熒惑逆行至軫名曰逕天其下之國當有敗者大將有憂士卒擾動人民苦役多有死者 郗萌曰熒惑守兩角間若至軫道絶不通出其南多病出北多死出其陰陰伐利戰勝取將出其陽陽伐利戰勝取將 河圗曰熒惑在軫不可為人客為人客者有殃罰當死 石氏曰熒惑與軫合而幷光主必亡 巫咸曰熒惑守軫旱川枯不通國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熒惑與軫鬬諸侯當有奪地者黄帝占曰熒惑以十月守軫三十日車騎發其居軫中也天下盡給軍事無得居家者 春秋圗曰熒惑守軫繞環及已去復還守之成勾己天下兵潰起主命惡之大臣欲謀其君大人有憂不出年 石氏曰熒惑守軫青絳帛枲其物皆貴其國有兵之災 石氏曰熒惑守軫有兵天子車駕凶若有病若大臣戮死 郗萌曰熒惑守軫兵戰將有功期不出三年 熒惑守軫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一曰水 荆州占曰熒惑守軫將軍大敗 河圗曰熒惑入軫若守之其國有䘮將軍為亂兵革大起人主惡之必有亡國期不出二年王者以赦除咎則災消 南官𠉀曰熒惑干犯軫大臣戮死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六
  熒惑犯石氏中官上
  熒惑犯攝提一
  洛書曰熒惑入攝提鈎己帝必亡 百二十占曰熒惑入攝提兵聚一國若大臣有誅人主憂期百八十日巫咸曰熒惑入若犯攝提坐大臣成刑 石氏曰熒惑出若入攝提大臣誅兵滿野 黄帝占曰熒惑與攝提合相走去 郗萌曰熒惑守左攝提左挍兵作右攝提右校兵作
  熒惑犯大角二
  郗萌曰熒惑舎大角東西必有立侯 海中占曰熒惑守大角臣謀主者有兵起急人主憂王者誡愼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逺一年 郗萌曰熒惑守大角有亡國一曰守三日天下大哭 𤣥冥曰熒惑犯守大角臣謀君子謀父天下兵起王者惡之若有大䘮近期一年中二年逺三年
  熒惑犯梗河三
  巫咸曰熒惑犯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熒惑犯招摇四
  聖洽符曰熒惑犯招摇邊兵大起敵人為冦若守之敵人敗若敵主死不出二年 荆州占曰熒惑入犯招摇回紇兵起侵犯中國若防守之兵自退主其國有憂期三年 又占曰熒惑入若守招搖旗幟起 又占曰熒惑守歴招搖星者逺夷有内相殺者若邊將有不請於上而誅夷狄者
  熒惑犯𤣥戈五
  春秋緯曰熒惑守𤣥戈之陽以左右占其方合則主居媵宫天下有議女令横行 石氏曰熒惑守𤣥戈亂於邑 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𤣥戈以妾為妻 聖洽符曰熒惑犯守𤣥戈邊兵大起敵人為患若守之敵人敗若敵王死期不出二年
  熒惑犯天槍六
  巫咸曰熒惑守天槍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槍多梟民一曰鈇鉞大用
  熒惑犯天棓七
  黄帝占曰熒惑犯天棓兵四起 巫咸曰熒惑犯天棓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熒惑犯女牀八
  荆州占曰熒惑犯牀凶 又曰熒惑守女牀後宫姦謀甘氏曰熒惑犯守女牀兵起宫中若妃后有暴誅者
  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熒惑犯七公九
  石氏曰熒惑犯七公群臣有疑議 黄帝占曰熒惑守七公為民飢君子安 石氏曰熒惑守七公有亂疾之事 石氏曰熒惑犯七公輔臣有議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 𤣥冥占曰熒惑犯守七公天下亂有兵起大臣當國有憂
  熒惑犯貫索十
  石氏曰熒惑入天牢中犯乗守者以獄為亂多不平荆州占曰熒惑入天牢天下有賊 又占曰熒惑入天牢大水期一年一曰旱期一年一曰歲飢人相食 黄帝占曰熒惑入天牢赦其守天牢二十日赦以丑未日𠉀之 荆州占曰熒惑舎貫索有國㓕無後 又占曰熒惑干貫索天下赦守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大赦 洛書曰熒惑守天牢獄寃囚多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牢名水有絶者若大魚死 又占曰熒惑守天牢十月大赦逺期八十日 巫咸曰熒惑守貫索天下亂兵大起多有獄事人有死者
  熒惑犯天紀十一
  石氏曰熒惑犯天紀天下國相攻 郗萌曰熒惑舎天紀星西人相食東五穀不實北木菓實南天下州戰巫咸曰熒惑守天紀天下國相繫 石氏曰熒惑守天紀君不安有飢民 文曜鈎曰熒惑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 甘氏曰熒惑犯守天紀天下亂山崩地動人主不安有亡國期二年
  熒惑犯織女十二
  黄帝占曰熒惑入織女兵起十年乃解北方 又占曰熒惑入織女人主政一家族之一曰政一國族之 郗萌曰熒惑入東橋二十日兵起 玉歴曰熒惑入織女天下有女䘮産乳多死一曰絲綿布帛大貴 黄帝占曰熒惑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急不出其年海中占曰熒惑入犯守織女有大兵起十年乃罷若貴女有憂
  熒惑犯天市垣十三
  黄帝占曰熒惑入天市成鈎己反環繞之天下惡期十月 石氏曰熒惑入天市都邑有兵 甘氏曰熒惑入天市幣亂人民憂一曰錢幣亂 海中占曰熒惑入天市天子失廷期六月 郗萌曰熒惑入天市名曰受榖糴大貴 又占曰熒惑入天市中為將凶一曰五官有憂一曰赦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市之中大飢 玉歴曰熒惑入天市中為將相凶有戮死者 石氏曰熒惑入天市中而出市外死罪復生 郗萌曰熒惑出入天旗大將斬 又占曰火居天市有金錢之徵 黄帝占曰熒惑入若經天市市驚亂人民有憂 郗萌曰熒惑當天市門而止糴貴再倍若入市門中糴五倍更入廷而守之糴貴十倍人民大飢 又占曰熒惑居天市民訟 石氏曰熒惑起角芒長色如雞血三十日舎天市臣謀其主 黄帝占曰熒惑守天市天下兵起 劉向洪範傳曰熒惑守天市必戮臣不忠者 郗萌曰熒惑守天市垣若入之皆為辟亂若天下名市移及失火若有暴買立市皆大臣坐之 𤣥㝠占曰熒惑守天市垣若入之皆為天下亂名人受誅人主憂期一年郗萌曰熒惑入若守天市必有大臣戮 郗萌曰熒惑入若守天市皆為更幣一曰幣易
  熒惑犯帝座十四
  石氏曰熒惑犯帝座有逆亂事 𤣥冥占曰熒惑犯帝座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急不出年 石氏曰熒惑犯天廷兵大起有自立主者若有徒王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熒惑犯𠉀星十五
  聖洽符曰熒惑守𠉀星天下飢兵革起國有憂期二年海中占曰熒惑犯守𠉀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大飢有兵起
  熒惑犯宦者十六
  甘氏曰熒惑犯守宦者左右輔臣有誅若戮死期不出年
  熒惑犯斗星十七
  郗萌曰熒惑守市斗糴石五百守斗中糴石千 石氏曰熒惑守斗斗斛之事倉吏不平
  熒惑犯宗正十八
  石氏曰熒惑犯守宗正左右羣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熒惑犯宗人十九
  石氏曰熒惑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親宗有離絶者
  熒惑犯宗星二十
  甘氏曰熒惑犯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 𤣥冥占曰熒惑觸抵宗星宗中幸臣有誅者期二年
  熒惑犯東西咸二十一
  陳卓曰熒惑犯東西咸當去不去賊臣有謀不出一年石氏曰熒惑守東西咸先樂後憂 又占曰熒惑守
  咸星女主憂誅若貴女有戮死期二年 郗萌曰熒惑守東西咸大戰 荆州占曰熒惑守東西咸憂兵 石氏曰熒惑守犯東西咸者為有臣不從令有陰謀
  熒惑犯天江二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天江必有立王一曰賊起水中案韋昭洞記曰漢靈帝中平三年熒惑守天江江夏兵過南陽反殺太守岑頡太尉張延克也 巫咸曰熒惑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人民飢亡去其鄉案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三年七月乙酉熒惑犯天江四年五月天下大水
  熒惑犯建星二十三
  聖洽符曰熒惑犯建星臣謀其主若大臣不親其君上下相疑有兵起王者有憂 郗萌曰熒惑犯建星嬰兒多死大臣相譛 黄帝占曰熒惑入建星人臣有走者甘氏曰熒惑入建星津河水大若出關梁不通 郗
  萌曰熒惑入建星人主謀兵罷出建星軍乃戰 石氏曰熒惑入建星留二十日已上諸侯謀反期百二十日甘氏曰熒惑舎建星有置主 郗萌曰熒惑舎建星
  馬大貴 荆州占曰熒惑舎建星人民起蠶桑以作婦各安其土天下大樂 黄帝占曰熒惑色青守建星北天下有辱王西去天下有女主治者 又占曰熒惑守建星三十日天下有水 石氏曰熒惑守建星三十日色赤大旱赤地千里民流滿道星色青黑則有女君憂郗萌曰熒惑守建星宰相坐之 又占曰熒惑守旗
  附三十日兵起 又占曰熒惑守建星地氣泄貴人多死 荆州占曰熒惑守建星歲水民飢有自賣者 𤣥㝠占曰熒惑守建星諸侯有謀若大臣有戮死者期百八十日
  熒惑犯天弁二十四
  甘氏曰熒惑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飢
  熒惑犯河鼓二十五
  巫咸曰熒惑犯河鼓大將死犯左右將左右將死 黄帝占曰熒惑守河鼓軍食絶 文曜鈎曰熒惑守河鼓三十日大將出必有戰守左將左將憂守右將右將憂去疾軍罷疾去遲軍罷遲期不出年 郗萌曰熒惑居河鼓中若守之日因數出入其間百日兵大起
  熒惑犯離珠二十六
  石氏曰熒惑犯離珠宫中有事若亂宫者若宫人有罪黜者 海中占曰熒惑犯離珠宫人有憂若兵起宫中若有誅期二年 黄帝占曰熒惑守離珠有憂行徐憂甚行疾無故
  熒惑犯匏𤓰二十七
  郗萌曰熒惑入匏𤓰中人主攻一邑殘之星出匏𤓰天下有遊兵不戰 甘氏曰熒惑守匏𤓰二十日狗羣嘩雞夜鳴天下盡驚若有兵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聖洽符曰熒惑犯守匏𤓰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菓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期年
  熒惑犯天津二十八
  海中占曰熒惑犯天津闗道絶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 郗萌曰熒惑犯天津五日國相出走 又占曰熒惑入漢中大亂大旱大殘以其所近舎四方中央死而不葬易世立王 郗萌曰熒惑入漢中為將相貴人有渡江事一曰貴人溺死 又占曰熒惑色青若蒼二十日舎天津中必有亡海失江天下備道路脩橋梁 又占曰熒惑赤芒而守天津三十日關梁不通不可以渡人主有憂若諸侯兵起有亡國期一年遲二年 石氏曰熒惑守天津兵船大貴 聖洽符曰熒惑入天津去復還守之津道不通諸侯起兵天下亂期三年
  熒惑犯螣蛇二十九
  石氏曰熒惑犯螣蛇魚鹽貴 甘氏曰熒惑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姦臣有謀前驅為害 海中占曰熒惑入守螣蛇天子憂前驅為害若因水為敗期不出年
  熒惑犯王良三十
  巫咸曰熒惑入王良人主墮墜以車為敗馬多死關道不通 郗萌曰熒惑入王良車騎貴 又占曰熒惑入天橋赦 又占曰熒惑舎王良地動 石氏曰熒惑三十日舎王良將亡一曰將士皆亡車騎行 文曜鈎曰熒惑守王良津橋不可渡幷諸侯不通守之三十日大兵起車騎行期二年 春秋緯曰熒惑守王良兵馬起郗萌曰熒惑守王良天下大水道不通 郗萌曰熒
  惑守天馬天子馬多死者 齊伯占曰熒惑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熒惑犯閣道三十一
  巫咸曰熒惑守閣道閣道中有伏兵臣有謀主者若宫中兵起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閣道中有伏兵人主當藏房户或備女兵 石氏曰熒惑犯守閣道而絶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王天下有兵期二年
  熒惑犯附路三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附路太僕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乗馬者
  熒惑犯天大將軍三十三
  郗萌曰熒惑入天大將軍興軍者吉 荆州占曰熒惑舎天大將軍有陰謀 石氏曰熒惑守天大將軍軍吏不安飢為敗 巫咸曰熒惑守天大將軍三十日天下有兵大將出行期一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大將軍兵大起將軍行 石氏曰熒惑守犯天大將軍為大將死若誅
  熒惑犯大陵三十四
  石氏曰熒惑入大陵國有大䘮大臣誅若戮死者大半皆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入大陵女主宗室有誅者又占曰熒惑入大陵天下盡䘮死人如丘山 玉歴
  曰熒惑入守大陵天子崩若幸臣有死者大人當之期二年
  熒惑犯天船三十五
  巫咸曰熒惑入天船諸侯有自立者有兵起若關津不通人主憂 郗萌曰熒惑守天船不出三年樓船大作五穀大貴 𤣥冥占曰熒惑守天船天下有兵若有䘮守之三十日有亡國 聖洽符曰熒惑入守天船兵大起舟楫用有亡國期不出年
  熒惑犯卷舌三十六
  郗萌曰熒惑入卷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 石氏曰熒惑乗卷舌天下多䘮 春秋緯曰熒惑守卷舌天下多亂謀國君以口舌之害起冦 石氏曰熒惑守卷舌有讒言亂主明口舌作 文曜鈎曰熒惑入卷舌若守之天下大旱有兵起讒臣亂主其國有憂期不出年
  熒惑犯五車三十七
  石氏曰熒惑犯五車大旱若有䘮一曰犯庫星兵起西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 黄帝占曰熒惑入五車大旱一曰留不去大旱 海中占曰熒惑入五車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飢若軍絶糧 巫咸曰熒惑入五車天下亂大兵起其國大旱人民飢亡若有赦期百八十日 郗萌曰熒惑入五車大旱以所近占四方中央 又占曰熒惑入五車赦必先軍起後有令 又占曰熒惑以春入五車赦 韓楊曰熒惑出入五車貴人溺死 郗萌曰熒惑至五車兵在外者有功得地五百里 黄帝占曰熒惑過畢口直五車一月兵連戰一歲留二月兵連戰二歲留三月兵連戰三歲若其留土車兵在外有小功得地百五十里留水車當以水為難 郗萌曰熒惑出五車東東西留二十日以上卿死之去之復還其國君死之有大赦 又占曰熒惑舎五車西南萬民多死 黄帝占曰熒惑守五車星五穀大貴人相食 郗萌曰熒惑守五車必易帝王天下有以車之名為官者大敗有車器之怪 又占曰熒惑守五車格休留十日有大䘮 又占曰熒惑守五車二十日有䘮以入日占何國 又占曰熒惑守五車格休右軍大發一曰大赦 黄帝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乗守天倉星下轉菽粟大貴 又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乗守天倉星以食起兵 荆州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乗守天庫星兵起亂十年
  熒惑犯天闗三十八
  海中占曰熒惑出入天關左右必有置立關塞之事一曰必有逆兵不順者 石氏曰熒惑守天關道路不通多盗賊弟攻兄子攻父臣攻君 郗萌曰熒惑守天關大臣有不道者 又占曰熒惑守天關二十日若四十日天下大赦 又占曰熒惑守天關必有一國之王不朝者車有急行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關為有兵關梁不通 𤣥㝠占曰熒惑守天關若以七月十月守之二十日若三十日必有大赦期不出年 帝覽嬉曰熒惑逆行守天關車騎有急行兵大起士卒滿野期九十日雒書摘亡辟曰熒惑逆行守天關東方兵起 荆州
  占曰熒惑入天關留止守焉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州州戰 海中占曰熒惑守犯天關道絶天下相疑有關梁之令 郗萌曰熒惑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熒惑犯南北河戍三十九
  黄帝占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南河戍為旱石氏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者為四方兵起百姓疾病 郗萌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南河戍皆為兵 又占曰熒惑經南河戍之南行法峻暴誅罰不當經北河戍之北以女子金錢貪色奢侈失治道近期三年中期六年逺期九年而災至 荆州占曰熒惑中犯乗守南河戍天下兵盡起 黄帝占曰熒惑乗南河戍若出南河為中國兵 又占曰熒惑舍南河戍二十日若三十日國有男喪 海中占曰熒惑舍南闕下飢黄帝占曰熒惑蝕南河戍西星有兵蝕南河戍東星
  天下州戰 巫咸曰熒惑守南河戍之西星木菓不實郗萌曰熒惑守南河戍間大國君重不吉子代 又
  占曰熒惑守南河戍女主憂若多旱灾 石氏曰熒惑守南河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災人民飢 玉歴曰熒惑守南河戍以火為害一曰邊冦入境 文曜鈎曰熒惑逆行犯守南河有男主之䘮若犯守北河有女主之䘮守二十日以吉成凶 荆州占曰熒惑中犯乗守南戍天下兵盡起一曰家相擊一曰州戰一曰飢郗萌曰熒惑入北河戍從西入六十日有䘮從東入五十日有兵 荆州占曰熒惑入北河守戍西留止焉不出即天下兵悉起 荆州占曰熒惑入北河戍大臣有盗賊者 郗萌曰熒惑北至北戍去北戍三丈當復發千人以上去北戍二丈復萬人以上去北戍一丈城閉道無人行 又占曰熒惑守北河戍環繞之主突厥主死 黄帝占曰熒惑入若舎北河戍天下有覆獄移擊一曰大臣誅 郗萌曰熒惑舎北河戍三十日有女䘮文曜鈎曰熒惑守北河邊兵大起來侵境若守之二
  十日其國有憂 郗萌曰熒惑守北戍間大國女主重不吉 又占曰熒惑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皆為諸侯奸荆州占曰熒惑守北河戍有兵兵罷無兵兵起一曰
  水 𤣥冥占曰熒惑守北河三十日不下天下大水人民飢期不出年若二年 郗萌曰熒惑出北河戍北若守北河戍環繞之邊境將帥有不請於上而伐夷狄之君者勝之 巫咸曰熒惑守若舎北河戍之西星人相食蝕北戍之東星五穀無實 黄帝占曰熒惑留止守北河戍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 又占曰熒惑守若蝕北戍之東星有兵 郗萌曰熒惑守輿鬼逆行守北河有女子䘮 又占曰熒惑舎兩河中留二十日關河不渡諸侯不通 黄帝占曰熒惑守南北河三十日諸川皆溢 文曜鈎曰熒惑守兩河兵起天下困悲 司馬遷天官書曰熒惑守南北河穀不登 郗萌曰熒惑守兩河戍間百日天下中隔不通 荆州占曰熒惑守兩河間天下乖離道路不通 石氏曰熒惑久守天闕門主絶祀以入日占國 郗萌曰熒惑守天闕門中三十日有大䘮 又占曰熒惑守日月之門國内亂以其日占國 又占曰熒惑入天髙先軍起後有赦 又占曰熒惑守衡星大國女主有憂 黄帝占曰熒惑入天髙中留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大赦 郗萌曰熒惑不行天門天闕門為有䘮 又占曰熒惑逆行天髙中必有破軍死將亡國去王
  熒惑犯五諸侯四十
  巫咸曰熒惑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皆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文曜鈎曰主軟弱憒愚則熒惑守五諸侯 郗萌曰熒惑守五諸侯諸侯有奪地斬死者 石氏曰熒惑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兵死者期三年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太興三年十二月己亥熒惑居五諸侯南踟蹰留止三十日永昌元年三月王敦攻京師六軍敗績于是殺周顗刁協戴淵等 海中占曰熒惑犯五諸侯其國有兵車騎出行若貴臣有殃若有死者 玉歴曰熒惑逆行犯守五諸侯秦國不以興兵先起亡後起昌 郗萌曰熒惑中犯乗守五諸侯為所中犯乗守者誅若有殃期三年兵發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五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七
  熒惑犯石氏中官下
  熒惑犯積水四十一
  巫咸曰熒惑入積水大臣誅 熒惑守積水有大名水出出入定有水兵 甘氏曰熒惑守積水兵起國有水災 荆州占曰熒惑入積水若守之大水兵起 巫咸曰熒惑犯守積水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民飢期二年
  熒惑犯積薪四十二
  巫咸曰熒惑守積薪大旱江河易道若火事 石氏曰熒惑守積薪大旱為火事庖官以火為憂 郗萌曰熒惑守積薪多火災若火事旱兵起 甘氏曰熒惑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榖不登民飢亾
  熒惑犯水位四十三
  荆州占曰熒惑守水位下田不治 石氏曰熒惑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皆不出二年
  熒惑犯軒轅四十四
  荆州占曰熒惑犯軒轅女御天子僕死 熒惑犯軒轅所中以官名名之皆成刑黄帝曰成刑者憂䘮 文曜鈎曰熒惑入軒轅主以后妃黨之過亡一曰用事女當惑之又曰曰有白衣兵期在百三十日中 荆州占曰熒惑入軒轅中其端門中而東大臣出令 雒書曰熒惑犯若勾己軒轅妃后内亂 文曜鈎曰熒惑展轉軒轅中逺后愛媵 春秋緯曰專於妻妃則熒惑展轉軒轅中 黄帝占曰熒惑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失勢者憂䘮也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不法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乗守者誅若有罪 黄帝占曰熒惑中女御為女主當之 石氏曰熒惑在軒轅中有女子謀人君者 郗萌曰熒惑留軒轅率留一日為十日久以率推之其在軒轅四方中央各為其方 黄帝占曰熒惑守軒轅期五月兵起 元命包曰熒惑守軒轅貴妾争 春秋緯曰熒惑守貴房側主亂於色 石氏曰熒惑守軒轅宫中有放者期百二十日内赦 海中占曰熒惑守軒轅十五日以上大兵起宫人不安天下亂國易政期三年郗萌曰熒惑守軒轅女主惡之宋天文志曰前廢帝永光元年九月丁酉熒惑入軒轅在女主大星北明年昭太后崩也 熒惑守軒轅天下有慶賀事赦類也晉陽秋曰孝武寜康元年七月乙未火犯軒轅大星二年正月癸未大赦天下 荆州占曰熒惑守犯軒轅地動又曰御女有誅者 石氏曰熒惑守軒轅守衛有誅者 河圗曰熒惑入軒轅中復還守應以善事則已 文曜鈎曰熒惑逆行守軒轅大星環繞之若成勾己天下大亂后妃當誅宫破主亡易其王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巫咸曰熒惑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勢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 荆州占曰熒惑犯乗守軒轅主命惡之 石氏曰熒惑入軒轅中乗守之有逆賊若火災 熒惑中犯乗守軒轅太民星大飢大流皇太后族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乗守少民星小飢小流皇后之族有誅者若有罪
  熒惑犯少㣲四十五
  郗萌曰熒惑犯少微賢士有讓善者 石氏曰熒惑入少㣲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嚴奪勢矣 石氏曰熒惑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 黄帝占曰熒惑入犯乗守少微宰相易 熒惑中犯乗守少微女主憂 石氏曰熒惑入中犯乗守少微五官亂宰相有憂
  熒惑犯太微四十六
  郗萌曰熒惑犯太微天下不安宋書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二年四月壬午熒惑入太㣲犯右執法其年四方反叛内兵大出六師親戎昭太后崩撫軍將軍殷孝祖為南賊所殺尚書右僕射蔡興宗以熒惑犯右執法自解不許後失淮北四州地彭城兖州並為虜所沒 帝覽嬉曰熒惑行犯太微左右執法大臣有憂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四年五月戊戌熒惑犯右執法五年七月庚申丞相王導薨 武帝永初三年九月癸卯熒惑經太㣲犯右執法己未犯左執法元嘉三年徐羨之及傅亮謝晦悉誅十六年九月熒惑犯右執法明年大將軍義康出徙豫章誅其黨晉陽秋曰太元十二年五月丙午熒惑出端門犯左執法十三年正月丙午左將軍謝𤣥薨戊辰冠軍將軍桓石虎薨 巫咸曰熒惑犯太微門右大將死門左小將死晉陽秋曰孝武寧康元年九月癸巳火入太微掩西蕃上將二年正月己酉北中郎將徐兖二州刺史刁彛薨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六年三月甲寅熒惑順行犯上將星四月丁丑又犯右執法是時何充為執法
  有譴命避其咎明年求為中書令建元二年庾氷死皆大將執政之應也是歲正月征西將軍庾亮薨 穆帝升平四年八月丙辰熒惑犯太微西上將星五年正月北中郎將郗曇薨 宋前廢帝永光元年熒惑入太微犯西上將星其年太宰江夏王義恭尚書令柳元景僕射顔師伯等並誅太尉沈慶之薨廬陵王敬先南平王敬猷南康侯敬淵並賜死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延熹八年五月壬午熒惑入太微犯右執法九年九月辛亥熒惑入太微西門積五十八日九年十一月太原守劉瓉荆州刺史李隗等皆棄市永康元年十二月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尚書令尹勲黄門令山氷等皆枉死 郗萌曰熒惑犯左右執法左右執法者誅若有罪 陳卓曰熒惑犯太微東南陬星天下大飢近期一年逺期五年 荆州占曰熒惑道從太微西蕃北南方星間入到南蕃東方星間出道中西蕃直出入者非道也 甘氏曰熒惑常以十月十一月入太微天庭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之國罰無道之君失禮之臣若犯左相左相誅犯右相右相誅守宫三旬必有赦期六十日 𤣥冥占曰熒惑常以十月丙子入太微宫七日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之國七日以上成災如占 文曜鈎曰熒惑以戊子日順入太㣲庭中受使於天子不為咎非其日災殃如占 郗萌曰熒惑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左執法為受事左執法當右執法為受事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飢 荆州占曰熒惑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 黄帝占曰熒惑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 帝覽嬉曰熒惑入太微而出端門者臣不臣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永夀元年八月己巳熒惑入守太㣲二十一日出端門為亂臣是時梁氏專政 聖洽符曰熒惑入太微天庭中央帝族相攻伐天子憂若守端門臣謀弑君若留止門外大臣戮死 熒惑入太微庭中天倉閉婦女不得食天下飢荒郗萌曰熒惑入天庭在屛南出門扉左左將死出門
  扉右右將死直出無為 合誠圗曰熒惑入華闕門臣殺之𠉀也 熒惑入庭中臣多逆不軌司馬天文志曰孝靈光和五年四月熒惑在太㣲中守屛占曰熒惑入太㣲為亂臣是時中常侍趙忠張譲郭勝孫璋等並姦亂也 石氏曰熒惑入太㣲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必有反臣 熒惑入太㣲西門出東門臣謀其主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華西門出中華東門為臣出令有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為天下大亂有䘮若水太 熒惑若入中華西門天子憂之若出中華東門天下大亂兵大起期不出二年 甘氏曰熒惑出太微天庭中有立王若徙王 郗萌曰熒惑出天庭中當道而為勾己天庭天下更紀宋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熈十四年十月癸巳熒惑入太微犯西蕃上將仍順行至左掖門留二十日乃逆行元熈元年三月五日出西蕃上將西三尺許又徙還入太微時塡星在太微繞塡星成勾己其年四月二十七日丙戌從端門出占曰熒惑填星勾己天庭天下更紀二年六月晉帝遜位髙祖入宫也 郗萌曰熒惑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臣伐主入西門而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 熒惑入西華門出端門為臣詐稱詔 熒惑入太微端門出東門為貴者奪威勢 荆州占曰熒惑出太微南門執法用大事出左掖門大臣誅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延光二年八月己亥熒惑出太微端門是時大將軍耿寶中常侍江京等譛太子乳母王男厨監邴吉等殺之徙其父母妻子日南也九月丁酉廢太子為濟陰王 荆州占曰熒惑入太㣲宫為天下驚一曰有兵 熒惑入天庭國不安其宫熒惑入太㣲庭中主命無期 熒惑入天庭君子惡之又曰大臣死 熒惑入太微色白無芒天下大亂一曰天下大飢 黄帝占曰熒惑東行入太微庭出東門天下有急兵宋書天文志曰安帝義熈十年五月癸卯熒惑順行入太微十一年林邑寇交州刺史杜慧度距戰於九真大敗之若守將相丞御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天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逆行出西南門有大水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 巫咸曰熒惑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 石氏曰熒惑逆行太微之中及出左右掖門者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 郗萌曰熒惑逆行入左掖門為臣刼其主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三年正月戊戌熒惑逆行犯太微西垣占曰天子戰於野上相死是年二月丙辰殺桓𤣥等桓循刼帝如江陵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諸侯將有殺上者至黄座而成不至黄座而還有謀不成以其日入占國 熒惑逆行天庭中不止有大獄 郗萌曰熒惑入太微宫中至屛而留有兵在中 郗萌曰熒惑入天庭中留十日以上赦 荆州占曰熒惑道南蕃入留止南門為大臣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中元二年八月丁巳火犯太㣲西南角星相去二寸太微西南星為將相後太尉趙熹李訢等免官 熒惑入太微若從右入七日以上為人主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永康元年正月庚寅熒惑逆行入太微東門留百日出端門其年十二月丁丑桓帝崩 宋書天文志曰晉簡文咸安元年十二月辛卯熒惑逆行入太微二年三月不退是時帝憂桓𤣥之逼常懐憂慘十二月帝崩也 熒惑入天庭中二十日以上廷尉坐之期六月 熒惑留太微庭中為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為天下有亡徒為兵者 黄帝占曰熒惑守太微垣門外之左廷尉有事守門外之右丞相御史有事 熒惑守端門中二十日臣謀反主出走期不出百二十日宋書天文志曰晉海西公太和六年閏月熒惑守端門十一月桓𤣥廢帝 甘氏曰熒惑守角亢反守太㣲臣有謀兵於天子者 春秋緯曰熒惑守太微王者惡之 郗萌曰熒惑守太微諸侯及三公謀其上鈇鑕用必有斬臣又曰女主不吉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康三年四月熒惑守太微六十日後賈后陷殺太子而趙王廢后又殺之斬張華裴頠遂簒位廢帝為太上皇天下從此搆亂連禍也 𤣥冥占曰熒惑入太微無所犯守順度而行出左右掖門所之野天子謀之 黄帝占曰熒惑干太㣲留守三日以上為必有兵革天下赦 合誠圗曰熒惑入太微陵犯留止後三年必有䘮 荆州占曰熒惑入太微天庭所犯乗守者若有罪各以守官名之 熒惑食太微東西蕃四輔輔臣有誅者
  熒惑犯黄帝座四十七
  石氏曰熒惑犯黄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 甘氏曰熒惑入中華門犯帝座天下亂賊臣害主破宫期九十日 荆州占曰熒惑犯黄帝座大臣戮死 玉歴曰熒惑入太陰西門犯黄帝座天子宫破國㓕絶嗣不出二年 甘氏曰熒惑中黄帝座臣殺其主 雒罪級曰熒惑入黄帝座不吉強臣弑主 甘氏曰熒惑入黄帝座大人戮死朝廷有哭 郗萌曰熒惑入天庭直出期十日入蕃期二十日去出尺期十日有赦 荆州占曰熒惑入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 熒惑入天庭至黄帝座有赦 荆州占曰熒惑出黄帝座北諸侯徙天子辱若中黄帝座為大人傷 甘氏曰熒惑近黄帝座大臣謀為亂不成 熒惑觸黄帝座主亡 黄帝占曰熒惑守黄帝座為大人憂
  熒惑犯四帝四十八
  玉厯曰熒惑入太微犯四帝臣有謀若被誅 石氏曰熒惑犯守四帝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 石氏曰熒惑犯乗守四帝坐辟憂辟君也 甘氏曰熒惑中犯乗守四帝坐天下亡
  熒惑犯屛星四十九
  郗萌曰熒惑入太微宫中至屛而留為有兵在中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二年正月甲午熒惑逆行在屛而南其年四方反叛内兵大出六卿親戎 甘氏曰熒惑犯守屛星君臣失禮下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 石氏曰熒惑中犯乗守屛星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熒惑犯郎位五十
  甘氏曰熒惑犯守郎位輔臣有誅左右宿衞者為亂王者宜備之
  熒惑犯郎將五十一
  巫咸曰熒惑守郎將曰凌凌則將有誅若將有憂一曰大臣為亂戒慎左右 荆州占曰熒惑犯乘守郎將且有以符節為姦者 熒惑中犯乗守郎將必有不還之使
  熒惑犯常陳五十二
  甘氏曰熒惑犯守常陳守衞有謀兵起宫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熒惑犯三台五十三
  玉厯曰熒惑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罪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去者以五色占黄白無故青黑憂死䘮期一年郗萌曰熒惑犯守上台宫中禁門燔太尉病天子惡
  之犯守中台司徒公族皇后忌犯守下台司空為庶人皆期百七十二日 文曜鈎曰熒惑犯守中台司中姦臣有謀若有誅者中公當之 巫咸曰熒惑犯守下台司禄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者死 黄帝占曰熒惑守三台三十日天下大亂兵起宫中大臣戮死若守三台間尤甚急期百八十日 郗萌曰熒惑守三台三日以上三公有戮死者 熒惑守三能之中央百二十日三公皆謀害國 熒惑入天柱天下有慶賀之事 熒惑居天柱兵起三年乃止 熒惑留繫天柱地大動兵大起 春秋緯曰天下奮擊臣子相譛三公專恣則熒惑流而觸能
  熒惑犯相星五十四
  石氏曰熒惑犯相星輔臣凶 熒惑守相星三十日大臣為亂天下兵起人主有憂
  熒惑犯太陽守五十五
  石氏曰熒惑犯守太陽守執御臣憂内將軍有死者期九十日 甘氏曰熒惑犯守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熒惑犯天牢五十六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獄貴人多枉死者 石氏曰熒惑入天牢若守之二十日名人有繫者一曰若有赦期不出百八十日 海中占曰熒惑犯守天牢王者以獄為蔽一曰貴臣多下獄若有叛臣簒獄殺君不出二年
  熒惑犯文昌宫五十七
  黄帝占曰熒惑入文昌宫庭中有兵天下有耗土空民飢 春秋緯曰熒惑入文昌庭守之二十日以上必有兵君不康 石氏曰熒惑入文昌天下大亂王者憂亡期一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文昌天下大亂不出其年郗萌曰熒惑入司命近臣有抵罪者 熒惑三十日
  舎司禄民大疾舎司命小童疾
  熒惑犯北斗五十八
  郗萌曰熒惑入北斗魁天下多獄廷尉坐之 熒惑入守北斗貴人有繋者 甘氏曰熒惑守北斗天下大亂諸侯皆起兵王者有憂 郗萌曰熒惑守北斗有移徙民宫宅賤 玉厯曰熒惑守衡星有女䘮若貴女有殃有兵兵罷無兵兵起 雄圗三光占曰熒惑入北斗魁中而守之十日天下大亂易其王天子死五都亡期二年逺三年 春秋緯曰熒惑入北斗杓頭為政令猶豫海中占曰熒惑抵北斗杓頭星女主政令猶豫若女
  主用事期一年 齊伯曰熒惑舍北斗西人相食舎其東五榖無實舎其南菓無實舍其北而之東天下大兵戰 郗萌曰熒惑繫輔星有死相若夷之 巫咸曰熒惑與北斗鬬有徙王移都邑宫室破壞人民去其鄉不出年
  熒惑犯紫㣲宫五十九
  石氏曰熒惑入紫㣲宫中大臣有謀兵起宫中天下大亂人民傍徨背棄其鄉逃走四方期不出二年逺三年荆州占曰熒惑入紫微宫天下邑裂大夫多死者一
  為天下有亡國天下無人一曰帝有亂臣一曰天下大亂又曰從陰入有死王 帝覽嬉曰熒惑守紫㣲宫中天下諸侯伐其主主以驕暴失帝位 巫咸曰熒惑守紫㣲宫民莫處其家宅流移去其鄉 荆州占曰内亂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懐永嘉三年正月庚子熒惑犯紫㣲占曰當有野死之王又為火燒宫是時太史令髙堂冲奏乗輿冝遷幸不然必無洛陽後帝崩於平陽
  熒惑犯北極鈎陳六十
  黄帝占曰熒惑入紫宫犯北極中央大星為不道臣弑其君子害其父賊臣破國天下大亂期不出九十日春秋緯曰熒惑犯北極左星支為嗣 郗萌曰熒惑犯北極中央大星帝有亂臣應以善事已 巫咸曰火入北極天下亂兵大起聚於一國若出之疾兵還罷 荆州占曰火入天樞國家有變一為天下之兵聚一國雄圗三光占曰火入北極天子憂若犯抵之天子死
  後宫亂不出三年 黄帝占曰火出天樞兵盛於四野荆州占曰火舍天樞下三月芒赤色怒地大動民大
  恐兵起不已三年乃止 甘氏曰火犯北極若守之大臣謀主若耀刺北極為殺太子期百二十日 荆州占曰火守天樞大人憂一曰天子女多死 郗萌曰火犯太子星太子憂死犯庶子星庶子憂死一曰中犯北極星主有大憂一為有大䘮一為有反相 荆州占曰火守鈎陳人主憂 黄帝曰火犯鈎陳後宫亂兵起宫中倖臣謀主王者有憂
  熒惑犯天一六十一
  石氏曰火犯天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 齊伯曰火守天一臣弑其主餘殃為水災
  熒惑犯太一六十二
  石氏曰火犯守太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八
  熒惑犯石氏外官一
  熒惑犯庫樓一
  黄帝占曰熒惑犯天庫兵車出庫所指兵徃也 石氏曰熒惑入天庫有兵火守庫兵起亂十年 郗萌曰熒惑入天庫騎官兵起期三年中一曰天下有驚若歲旱又占曰熒惑赤色角三芒三十日舎天庫國有急五
  諸侯悉發甲兵 𤣥冥曰熒惑守庫樓兵車大出守之一月兵亂十年乃罷 海中占曰熒惑逆行守天庫兵起未罷若順行乃罷以其逺近東西南北其日占之
  熒惑犯南門二
  郗萌曰熒惑天𠉀也主發兵常舎於南門其出色赤白而大東西南北非其常謀國兵起其入則兵入其所行而留止兵隨而攻之 又占曰熒惑居處無常入時不得求之南門中 石氏曰熒惑若守南門兵車大起 又占曰熒惑入守南門天下戰其北也 又占曰熒惑犯南門邊夷兵起若道路不通
  熒惑犯平星三
  石氏曰熒惑守平星兵起且以亂亡 又占曰熒惑犯平星凶 甘氏曰熒惑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 又占曰熒惑守平星有獄出疑囚
  熒惑犯騎官四
  石氏曰熒惑入騎官若守之兵大起車騎用將軍出若騎士憂 郗萌曰熒惑守騎官不出二十日赦天下甘氏曰熒惑守騎官有兵馬多發若多死
  熒惑犯積卒五
  石氏曰熒惑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 𤣥冥占曰熒惑犯守積卒主失位天下亂兵大起期百二十日 石氏曰熒惑犯守積卒主失位天下凶
  熒惑犯龜星六
  甘氏曰熒惑守龜星天下大水去之疾則旱萬物不成人民飢 石氏曰熒惑守龜星兵起兵在外再守龜兵罷 又占曰熒惑守龜星有白衣聚以入日占何國海中占曰熒惑犯守龜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熒惑犯傅說七
  石氏曰熒惑犯守傅說王者簡宗廟廢五祀後宫凶一曰有絶嗣君期不出二年
  熒惑犯魚星八
  石氏曰熒惑守魚星在其陽旱在其陰水 巫咸曰熒惑守魚星火暴出天下旱五穀不成人民大飢期不出年 甘氏曰熒惑犯守魚星之陽為大旱魚行人道之陰為大水魚鹽貴
  熒惑犯杵星九
  玉歴曰熒惑守杵星國有急兵有賦米之事若有軍糧之急 海中占曰熒惑入杵星若守之天下有急發米之事不出其年
  熒惑犯鼈星十
  郗萌曰熒惑入鼈星天下大水去則旱 黄帝占曰熒惑守鼈星為有白衣之㑹 巫咸曰熒惑守鼈星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𤣥㝠占曰熒惑入守鼈星王者有易水若大旱魚行人道
  熒惑犯九坎十一
  石氏曰熒惑守九坎天下旱名水不流五穀不成人民大飢一曰之陽大旱之陰有水 甘氏曰熒惑守九坎其國大旱若大火之變期百八十日 石氏曰熒惑犯守九坎凶
  熒惑犯敗臼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敗臼民不安其室憂失其釡甑若流移去其鄉 又占曰熒惑守敗臼飢䘮
  熒惑犯羽林十三
  荆州占曰熒惑入羽林之宫二十日天子當之 郗萌曰熒惑經過羽林中天子為軍自守 荆州占曰熒惑舎羽林之宫兵大起 黄帝占曰熒惑守羽林大赦石氏曰熒惑守羽林馬有行期三十日 又占曰熒惑芒角赤色守天軍三十日大國有急諸侯悉發兵甲一曰興兵者亡 又占曰熒惑守羽林兵起期六十日火經羽林臣欲弑主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元年九月熒惑犯哭泣星入羽林占曰中軍兵起三年六月熒惑又守羽林占曰禁兵起四年六月兖州刺史謝安謝𤣥擊氐賊大破之餘燼皆走十四年十二月熒惑入羽林十五年翟遼據司兖衆軍屢討弗克鮮卑又跨略幷冀 安帝義熈四年十月戊子熒惑入羽林五年髙祖討鮮卑是後南北軍旅運轉不息宋文帝元嘉十三年十二月戊子熒惑入羽林後三年廢大將軍彭城王義康及其黨與犯所收掩皆羽林兵出也 聖洽符曰熒惑入羽林守之二十日以上臣欲弑主大人當之期九十日案荆州占曰漢二年熒惑入羽林起角三芒守之三十日國有負兵秦以之亡也 海中占曰熒惑入守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己天下大兵關梁不通急不出其年 郗萌曰熒惑入守羽林有叛臣中兵也 元命苞曰熒惑守羽林若壘城謀在司馬將軍為亂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軍凶 又占曰熒惑入天軍兵敗不可用國更殘也 郗萌曰熒惑犯守天陣為兵起有破軍死將 甘氏曰熒惑入壘壁陣在司馬内將軍為亂宫中兵起 郗萌曰熒惑入壘城有兵起
  熒惑犯北落師門十四
  石氏曰熒惑守北落師門為兵大起舎軍門兵起 𤣥㝠占曰熒惑入守北落師門兵大起將軍出境士卒大行 石氏曰熒惑與北落師門相貫抵觸光芒相及有兵大戰破軍殺將伏尸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熒惑犯土司空十五
  海中占曰熒惑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 郗萌曰熒惑守土司空備大臣
  熒惑犯天倉十六
  黄帝占曰熒惑入天倉中主財寶出主憂臣在内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户開主人勝客客事不成期二十日中而發 石氏曰熒惑出入天倉天下穀聚一邦 郗萌曰熒惑近天倉天下大旱天下轉粟期其年中一曰期三年一曰千倉敗天下飢 春秋圗曰熒惑經天倉去而不守其歲惡糴大貴倉大出 石氏曰熒惑守天倉三十日有轉粟之事 黄帝占曰熒惑守天倉天下轉粟千里糴貴 海中占曰熒惑守天倉天下有兵若有出粟 郗萌曰熒惑守天倉已去復反天下大饑人相食不出五年 𤣥𠖇占曰熒惑逆行守天倉天下大饑人相食期二年逺三年
  熒惑犯天囷十七
  石氏曰熒惑入天囷天下兵起國倉儲積之物皆發出一曰御物多有出者庫藏空虛期二年 郗萌曰熒惑守天囷二十日粟出布於民歲大飢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二十年六月熒惑入天囷隆安九年王恭舉兵朝廷殺之及王國寶王緒是後連歲水旱人民大飢也 玉厯曰熒惑守天囷兵起王者財寶皆出用庫藏中虚耗人主不安其國有憂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熒惑犯天廪十八
  黄帝占曰熒惑守天廩有兵起天下粟聚於一國若有運粟之事 甘氏曰熒惑入守天廩天下有兵歲大飢倉粟散出不出其年 石氏曰熒惑犯守天廪天下亂粟散出
  熒惑犯天苑十九
  巫咸曰熒惑入天苑天下以馬起兵若守之牛馬禽獸多死 石氏曰熒惑入守天苑牛馬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
  熒惑犯參旗二十
  石氏曰熒惑入參旗邊縣兵起 石氏曰熒惑守天弓天下亂兵大起人民驚恐其國憂若三十日守之必有國亡 陳卓曰熒惑守參旗下謀上 郗萌曰熒惑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士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熒惑犯玉井二十一
  黄帝占曰熒惑入玉井為強國失地其出之強國得地巫咸曰熒惑入玉井國有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不
  成期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玉井多大水有溺死者 齊伯五星占曰熒惑守玉井天下大水溝瀆溢流殺人民期百八十日
  熒惑犯屛星二十二
  郗萌曰熒惑留舍屛星三日民疾疫 石氏曰熒惑守屛星二十日臣謀主若貴臣有誅若戮死期一年 甘氏曰熒惑守天屛二十日國移 又占曰熒惑入守屛星諸侯有謀若大臣戮死者
  熒惑犯天厠二十三
  黄帝占曰熒惑守天厠國移若易名 石氏曰熒惑守厠中有賊兵 郗萌曰熒惑守天厠糴貴 又占曰熒惑守厠矢矢圊之間有伏謀反貴人驚於圊厠 甄曜度曰熒惑入守厠星天下大飢人相食死者大半期二年 甘氏曰熒惑入守厠星有謀臣在厠中王者警備之
  熒惑犯天矢二十四
  海中占曰熒惑守矢星天下旱五穀不成人民大飢多疾死期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矢星貴人有疾
  熒惑犯軍市二十五
  荆州占曰熒惑入守軍市兵大起將軍出若以飢兵起雄圗三光曰熒惑入軍市若守之軍大飢將離散士
  卒亡期不出年
  熒惑犯野鷄二十六
  甘氏曰熒惑入犯守野鷄其國凶必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走
  熒惑犯狼星二十七
  春秋緯曰熒惑守狼弧諸侯相攻 海中占曰熒惑守狼星四夷兵起來侵中國弓矢大貴王者有憂一曰夷將有死者 郗萌曰熒惑守狼弧小有憂其成鈎己若環繞之大人憂期六月 又占曰熒惑守狼弧狄自反其主 郗萌曰熒惑守狼有小令出大水 荆州占曰熒惑守狼天下發兵一曰其國有兵 又占曰熒惑守狼星狗大貴不即多死狼天狗也 石氏曰熒惑入守狼野獸死 甘氏曰熒惑犯守狼星將軍出有千里之行天下皆兵盗賊縱横若有死將期二年
  熒惑犯弧星二十八
  巫咸曰熒惑守弧星兵大起將軍出行弓弩大貴國多盗賊民不安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郗萌曰熒惑守弧星人民飢食茹粟榖大貴 又占曰熒惑以五月守弧星六十日其邦有兵戰 荆州占曰熒惑守弧星貴人多死若將當伐貴人 又占曰熒惑守弧星大將有千里之行國政驚一曰車騎兵出
  熒惑犯天稷二十九
  海中占曰熒惑犯守天稷有旱災五穀不登歲大飢饉一曰五穀散出
  熒惑犯甘氏中官二
  熒惑犯四輔一
  荆州占曰熒惑犯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
  熒惑犯五帝内座二
  荆州占曰熒惑入紫微宫中犯五帝内座大臣弑主
  熒惑犯造父三
  郗萌曰熒惑入造父中車馬貴 又占曰熒惑舎造父水大出 黄帝占曰熒惑守造父材官騎士出馬動兵起
  熒惑犯杵臼四
  郗萌曰熒惑守杵臼星國有舂米軍旅之事 又占曰熒惑守天杵即大溝瀆多水
  熒惑犯司命五
  郗萌曰熒惑守司命多暴死者司命主百鬼與輿鬼同𠉀
  熒惑犯天雞六
  郗萌曰熒惑舎天雞三十日旱又曰雞夜鳴天下盡驚
  熒惑犯市樓七
  郗萌曰熒惑犯市樓天下易弊 又占曰熒惑乘市樓天下有所發期不出三年
  熒惑犯日星八
  郗萌曰熒惑犯日星為大戰
  熒惑犯亢池九
  郗萌曰熒惑犯亢池海大魚死
  熒惑犯天田十
  郗萌曰熒惑守天田五穀不成黍貴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田旱 又占曰熒惑守天田人主犯禮有災
  熒惑犯天門十一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門去復還關梁不通 又占曰熒惑舍天門進退前後凶兵大起熒惑守天門國絶祀各以其日占
  熒惑犯平道十二
  甘氏曰熒惑入守平道天下兵亂
  熒惑犯進賢十三
  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孝建元年十月乙丑熒惑犯進賢星時吏部尚書謝莊表解職
  熒惑犯酒旗十四
  春秋文曜鈎曰飲食失度熒惑徘徊酒旗 荆州占曰熒惑守酒旗天下大酺有酒肉財物賜若爵宗室
  熒惑犯諸王十五
  春秋緯曰熒惑入諸王星主以妃黨縱恣為天下所謀又占曰熒惑入諸王星下不信上王者微
  熒惑犯天髙十六
  郗萌曰熒惑入天髙先軍起後有赦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髙有竒令又曰入天髙中十日成鈎己有贖罪之令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髙留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大赦 郗萌曰熒惑逆行天髙中必有破軍死將亡國去王 蓬萊占曰熒惑守左髙反者不勝守右髙反者勝
  熒惑犯礪石十七
  郗萌曰熒惑入礪石邊卒兵起 黄帝占曰熒惑舎礪石二十日諸侯開庫發兵
  熒惑犯積尸十八
  甘氏曰熒惑守積尸大人當之
  熒惑犯五潢十九
  黄帝占曰熒惑入五潢為天下大亂易政一曰貴人死郗萌曰熒惑舍五潢有兵車騎行 黄帝占曰熒惑
  入五潢為運道不通兵起 郗萌曰熒惑舎五潢牛馬多疾死腐爛道傍 巫咸曰熒惑入五潢中大亂大旱大殘以其近占四方殃死而不葬易世立王 陳卓曰熒惑守五潢賊起水中一曰有淫雨 黄帝占曰熒惑中犯乗守五潢期二十日兵起
  熒惑犯咸池二十
  黄帝占曰熒惑入咸池中天下大旱 甘氏曰熒惑入咸池因行其中不止是謂致兵諸侯兵起天下亂 甘氏曰熒惑入咸池有兵䘮天子且以大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不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 郗萌曰熒惑入咸池為有以迷惑人主者一曰地動山搖
  熒惑犯天街二十一
  郗萌曰熒惑舎天街中央大赦一曰當天街為諸侯自立為王一曰大水 熒惑留止若逆行天街中為兵革起 熒惑不從天街者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文曜鈎曰熒惑守天街政塞姦出上下相疑四方隔絶無通時 郗萌曰熒惑犯天街國絶祀以入日占國石氏曰熒惑犯守天街及徘徊亂行主弱臣強道路隔絶天下不通
  熒惑犯甘氏外官三
  熒惑犯狗星一
  郗萌曰熒惑舎狗星三十日旱又曰狗羣嘷天下人盡驚
  熒惑犯狗國二
  荆州占曰熒惑守狗國外夷為變
  熒惑犯哭星三
  晉陽秋曰孝武太元元年九月癸亥熒惑犯哭星二年八月征西大將軍桓豁薨十月尚書令王彪之薨
  熒惑入八魁四
  荆州占曰熒惑守八魁兵大起
  熒惑犯鈇鑕五
  荆州占曰熒惑犯鈇鑕五月以上臣有謀者 石氏曰熒惑入鈇鑕若其星動摇鈇鑕用 郗萌曰熒惑犯乗守鈇鑕為鈇鑕用將有憂
  熒惑犯天庾六
  郗萌曰熒惑入天庾中大旱粟貴發用
  熒惑犯芻藁七
  黄帝占曰熒惑入芻藁中主財寶出亂臣在内
  熒惑犯九州殊口八
  荆州占曰熒惑守九州殊口九州兵起
  熒惑犯天節九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節持節臣有姦謀若使臣死
  熒惑犯九游十
  石氏曰熒惑守九游日食星墜天下大亂若入九游兵起
  熒惑犯軍井十一
  荆州占曰熒惑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歲大水
  熒惑犯水府十二
  荆州占曰熒惑入水府有謀臣一曰逆行水府天下大水 郗萌曰熒惑守水府天下洪水
  熒惑犯天狗十三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狗兵謀北夷大飢來歸鄰國多土功若守之為兵謀
  熒惑犯天廟十四
  黄帝曰熒惑入天廟若守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廟有廟殘之事吏不去則死
  熒惑犯巫咸中外官四
  熒惑犯長垣一
  郗萌曰熒惑入長垣敵人入中國出長垣則出 玉厯曰熒惑入長垣若守之匈奴入漢國敵人四夷若皆出期一年
  熒惑犯土司空二
  荆州占曰熒惑守土司空有兵又曰守入土司空有土徭之事
  熒惑犯鍵閉三
  郗萌曰熒惑犯乘鍵閉星大臣有謀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於宗廟王者不冝出宫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 宋書云晉穆帝升平三年正月壬辰熒惑犯鍵閉占曰人主憂五年正月穆帝崩
  熒惑犯天柱四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柱兵鼓起
  熒惑犯天淵五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淵大旱山焦枯若守之海水出江河决溢若海魚出
  熒惑犯鈇鑕六
  黄帝占曰熒惑入鈇鑕為大臣誅 推度覽曰大臣戮亡熒惑環鈇鑕 荆州占曰火犯鈇鑕兵起
  熒惑犯天廐七
  荆州占曰熒惑入天廐十日以上廐馬有食變 石氏曰熒惑出入天廐天下廐有憂長吏敗若干天廐兵起黄帝占曰守天廐為廐災之事人主以馬為憂不即
  馬疾 郗萌曰熒惑守天廐三十日騎馬出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七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塡星占一
  塡星名主一
  石氏曰塡星其神雷公决星名曰卿魄 荆州占曰塡星常晨出東方夕伏西方其行歲塡一宿故名塡星石氏曰塡星主季夏主中央主土於日主戊巳是謂黄帝之子主德女主之象冝受而不受者為失塡其下之國可伐也德者不可伐也其一名地侯案服食經曰雄黄塡星之精也淮南子曰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執繩而制
  四方繩直也其神為塡星其獸黄龍其音宫其日戊巳春秋緯曰塡星主德徳失則宫室髙臺榭繁故塡星
  縮火燒門動則水决江河破凶 文曜鈎曰塡星主德以正常德失則罰出塡星二十四徵以效存亡 合誠圗曰塡星主正紀綱 甘氏曰塡星主太常主周梁海中占曰周梁中國也邦有德塡星當也 巫咸曰塡星之德厚安危存亡之機 塡星所宿者其國安大人有喜増土五行傳曰塡星於五常為信言行不二於五事為思心寛容受諫若五常五事皆失塡星為變動為土功為女主為山崩為地動 吳龔天官星占曰塡星所居國有德不可以兵加也 班固天文志曰塡星者信也思也仁義禮智以信為主貌言視聽以心為正故四星皆失塡星迺為之動 郗萌曰塡星主祭祀鬼神宮及太常荆州占曰塡星土之精主四季 塡星主司天下女
  主之過女主邪塡星邪女主正塡星正 石氏曰塡星正女主正紀綱
  塡星行度二
  五行傳曰塡星以上元甲子歲十一月朔旦冬至夜半甲子時與日月五星俱起於牛前五度順行二十八宿右旋歲一宿二十八宿而周天案厯法塡星一年平行十二度十一萬六千四百三十二分度之四萬六千二百七十一二十九年百六十八日千九百七十六分日之千一百三十七而周天是三百八十三年而十三周天 淮南子曰塡星以甲寅元始建斗寅元始厯起之年也建斗塡星起於斗也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歲行十二度百一十二分度之五二十八歲而周天 春秋緯曰塡星出百二十日反逆西行百二十日東行見三百三十日而入入三十日復出東方運之常也守度持節為紀綱順之吉逆之凶 荆州占曰塡星出東方三百三十日而夕伏西方三十日而復晨見東方 尚書緯曰氣在於季夏其紀塡星是謂大静無立兵立兵命曰犯命奪人一畝償以千里殺人不當償以長子不可起土功是謂犯天之常滅德之光可以居正殿安處舉有道之人與之慮國人以順式時利以布大德脩禮義不可以行武事可以赦罪人與德相應其禮衣黄是謂順陰陽奉天之常也如是則塡星得度其地無災 動聲儀曰宫音和調塡星如度不逆則鳳凰至 巫咸曰塡星受制則養老存鰥寡行饘粥施恩澤事賓客 郗萌曰填星用事務招録賢聖擇亷平勸民耕農實倉庫治城郭通溝渠奉天祠修治社禝數問牢獄察勉失職務安百姓如是則塡星不盈縮不逆行變色 荆州占曰塡星順行而明其國有厚德 塡星行中道陰陽和調 皇甫謐年歴曰甘石太初歴所以記星出不同者以星盈縮在前各錄後所見也塡星之精凡六十三變
  填星相王休囚死三
  荆州占曰塡星之相也從立夏至仲夏時其色大如精明無芒角 塡星土也位在中央王於四季其星從孟夏至仲夏時色當赤而微小及季夏王時其色比北極中央大星赤黄而光明有芒角 塡星之休也從孟秋至仲秋時色黑而細小無精光季秋時其色當比奎大星黄白而光明有芒 塡星之囚也從立冬至仲冬其色青而細小赤黑止而不行甘氏云如小不明也至季冬王時色當比左角青黄而光明有芒 塡星之死也從立春至仲春其色白而細小不明至季春時色當比參左肩而黄白光明有芒 甘氏曰當其相也而有王色主弱女主用事有休色有土功有囚色女主不昌有死色貴人多䘮所留守舍其國有女徵其進舎也及退舎皆為土功憂事 當其王也而有相色則女主宗強有休色政在公卿有囚色女主不昌有死色女主族不祥其所留之舎有德厚其進舍也其國得土其退舎也則失土當其休也而有王色臣下縱横有相色女主請謁行有囚色女主宗族有誅傷死色重有女䘮所留之舎其國民流亡其進舎也及退舍其國受殃 當其囚也而有王色有政令四時不和多風雨災五穀不成盗賊起野多囚人有相色臣下為謀謀及司空有休色女主與妾訟有死色國有土功所留之舎其國是當其進舍也絶嗣復興其退舎也有哭音 當其死也而有王色下勝上枯木復生臣專政有相色地泄其藏從地中出有休色五穀暴貴人臣散亡有囚色必有霜雹所留之舍尤凶其進舍也地動若有蛇怪其守舍也有移徙澤
  塡星光色芒角四
  甘氏曰𠉀填星以季夏戊巳此王氣色當如其常色變則失所也 郗萌曰塡星色有常黄比參右肩 荆州占曰塡星常色如北極明星赤比角星黑比奎明星黄帝占曰填星色白多為獄一曰有素服天下不安填星色黄而光輝輝大更宫室有土功事 填星色黄大無光女主得意一曰女主年中有忿争 禮記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則填星黄而暉多 詩緯曰塡星華此奢侈不節王政之失 海中占曰填星光明歲熟其所守國安大人有喜增地 郗萌曰塡星赤華也期九十日兵起 填星春色蒼歲善大熟 填星色青黄其國有憂 填星赤色光而澤也不出其年兵起塡星色赤飢期三年色青黄有憂色青白期不出五
  月兵若獄大起青多為兵白多為獄青白等兵獄並起色青黑六十六日有䘮皆所在之宿名其國 天官書曰填星色青圎憂病一曰憂水青角有兵憂 填星色白圎有䘮若星赤圎有兵黄圎則吉 荆州占曰塡星居之分久而光明人主吉昌 塡星色春青夏赤秋白冬黒色順四時其國強女主昌 填星色黒圎多疾若水黒而小國有死王赤為兵白為䘮黄則吉 塡星色黑黄圎女主吉有喜赤圎女主凶 填星色黄潤澤即國有慶 海中占曰填星色白芒澤有子孫喜立王郗萌曰塡星赤有芒其野謀兵 荆州占曰填星芒邪亂失色女主心不正 填星色赤芒有兵若火 填星三黄芒女主盛其國強三黑芒其國亡 天官書曰塡星兩黒角水青角憂有兵白角哭泣之聲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 荆州占曰填星七角又有芒女主專政妄誅 填星出其角為旱 填星在四方宿當如其方色吉失色而角青為憂赤為旱白為兵黒有死䘮 填星失色五角即有戰若色黄而有九芒有大水不乃天裂地動 填星黑角則水赤角有兵若旱黄角有土功事
  填星盈縮失行五
  甘氏曰塡星失次而上二舎三舎是謂大盈有王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而下二舎是謂縮女后有戚其歲不復不乃天裂若地動 甘氏曰塡星緩則不逮急當過舍逆則占 班固天文志曰塡星盈為主不寧縮有軍不復 荆州占曰填星退舎為縮所次之國凶 黄帝占曰塡星見東方一歲行二舎吏民相將至退地諸侯有失邑者 填星西行一舎以上吏棄法令民棄其君子去其父離其鄉里渡於河海動地而起矣 填星逆行天下更王 洛書曰塡星盈縮下士逆謀兵乃生填星盈縮地動摇宫有此類則亡引也 塡星盈縮九州騷動四方相賊 潢舍孳曰陽弱臣逆則塡星盈縮陽者君也王者禮義德殺刑盡失填星乃動而盈王者以貪擾不寧大水出 文耀鈎曰填星南西行為畋獵恣南西者南多西少也 論語䜟曰填星盈動國門闔 石氏曰填星失次進則亡地退則有䘮 填星所居久者其國有德厚不可以軍如所居易者徐廣曰易猶輕速也國其德薄可侵以土地 填星所居之國吉未當居而居之已去而復還居之其國得地不乃得女當居不安既已居之又東西去之國失土不乃失女不可舉事用兵不有土事若女子之憂其國可伐居之久福禄厚居之易福禄薄 巫咸曰填星盈失次退地白有䘮角為争大為得地小為失地 塡星之居宿國五歲若六歲四歲其君強固安其所去者其君憂也 填星亂行人主且失地使之不然無滛亂於樂無見諸侯客無出遊如是則止 海中占曰塡星去宿天子不立后去宿南數十尺女主不用事若大水去其宿北數十尺女主當之若大旱 主好畋獵走狗馳馬出入不時賜與不當則填星失宿民多病歲多大風黍稷無實 京房曰人君内無仁義外多華餙則塡星失度東西叛逆不救必憂霜雪其救也治社禝明堂近方直親厚重之人災消矣荆州占曰不救有雷雹山崩地坼之災也 郗萌曰人君宰相簡鬼神廢禱祀毁宗廟社禝即塡星逆行色變地動 塡星逆行有白衣之㑹逆行一舍為水 塡星超舎而前東行一歲二舍諸侯有歸國者 填星逆行二舍有兵六十日大赦填星逆行三舎為政者死 以季夏戊子日𠉀塡星其色變行不如常行失也 淮南子曰填星歲填一宿當居而不居其國亡地未當居而居之其國増地歲熟荆州占曰人君宰相大臣治宫室為臺榭内淫泆夫婦無别淫女用事䙝羣神而簡宗廟則填星逆行變色殃至地動無救則枉矢出民疫飢女主淫泆者塡星逆行入陰外淫泆者逆行入陽逆行入陰旱入陽水逆行十五度以上女主坐亡之 塡星逆行不軌為殃為賊填星盈出其色蒼白䘮 王者德重填星居之女主德薄填星離宿一曰當居不居其國以水亡 填星應居之而去其分飢荒流滿四方若居之而不安不可興土功不可舉大衆 填星亂行王者無德女主不仁淫放外逰出入無度此惡之所致人君修德以禳之則可無咎 填星行舎居其南居其北若去之疾其分不可用兵必受殃若居之而去更反守之分増地 填星離宿一丈之陽女主不用事去宿一丈之陰女主死 填星行順道陰陽和若不順道去舍南北若一丈女主不治一曰王者不立后 填星失次上及二舎大水出上三舍則天裂地陷逆一舍己上吏擊人民棄妻子去其邑星東行二舎分失地星若亂行人主失土無滛放無出遊無興宫室則可以免 填星行失次逆一舎至二舎其國飢荒人民流亡去其鄉 填星主土以填四方其行於列客所干年不入 填星出北方宿中舉兵者不利出東方利用兵國強出南方宿下有兵者亡地出西方宿兵起 填星逆行入陰内事逆行入陽外事逆
  填星晝見經天六
  甘氏曰填星晝見臣謀君女主憂上相死 填星經天而逆行天下更政地大動 巫咸曰填星不經天經天更封 荆州占曰填星起左角逆行至軫是經天其下國當者亡地戰不勝
  填星變異生足大小傍有小星七
  龍魚河圗曰夫填星主得土之慶其星下為虚星之神巫咸曰填星下為杜嫗止於空城黄石公三畧曰初張良遇神老於路
  則脫履命良取之良跪而進之老曰年少可教與良三期而後付三略焉良受書老告之曰後穀城見有黄石乃是吾也遂號曰黄石焉然則黄石填星之精黄者填之色也石者星之質也填為土德漢為火行子以王事告其母也神老杜嫗同故備其說 荆州占曰填星失色生足女主退若被罪 黄帝占曰填星大如狼星而黄天下之兵雖㑹其國不亡 填星始出大而日愈小所在國不利始出小而日愈大所在國利 巫咸曰填星大人主將昌地廣民人惶惶繫心而行不憂其家乃憂其王 易緯曰土令廢填消食於戊巳以春月 巫咸曰填星小人主有憂使之不然無聽鼓鐘之音民人有罪者釋之如是則止不者民多死有土功失地 荆州占曰填星細㣲女主失勢 黄帝占曰填星旁有小星守填星臣欲弑主小星入填星中事立决小星去臣利填星徃復小星主得臣見東方東方有之見西方西方有之見南方南方有之見北方北方有之皆以所在之宿名其國
  填星流動與列星鬭八
  雒書曰填星動溢地侯之災山崩裂 填星動盛不吉天下亂畔 元命包曰填星動則水决江海破山命曰地侯躍天雨絲絲偽言咄咀民作船主急去地吐泉魚衘葂宋均曰一作龜晉陽秋曰孝武大元三年七月乙亥填星摇三年六月大水 春秋緯曰黄星動海水浮三公及左右謀 鈎命决曰天水失信則𤣥龜不見填星大動 石氏曰禮德義刑殺盡失則填星為之動 填星動摇離舎使者交接道路 荆州占曰填星動女主有怒若有怨 郗萌曰填星變色逆行相凌而鬬㑹客環守其國無道 荆州占曰填星與列舍鬬不出其年分亡地死將
  填星穰氣暈彗九
  洛書曰黄帝起填星珥魚氣如魚形在填星旁 黄帝占曰填星旁有雲如狗狀有土功期一月 孝經内記曰填星生氣而為黄穰者明日大温旦霧夕雨見此者不出五日五榖賤所見之國尤甚不出三旬中民多疾病亦死荆州占曰填星出穰氣長四丈一曰雨土 巫咸曰填星自暈有土功有䘮 郗萌曰填星出彗所居下國受兵亡地不出一年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二
  填星犯東方七宿
  填星犯角一
  黄帝占曰填星犯左角大戰一曰軍死 郗萌曰填星入角亢去左角三尺若一尺與角並出左角一寸期丙丁日中地動 春秋圗曰填星逆行角中王后有異喜郗萌曰填星逆行角女主出入不時 石氏曰填星
  在左角失行至房侯王皇帝出入不時王者有所誅春秋圗曰填星之角天下有徙家為二千石者 荆州占曰填星起右角之左角尉理受執填星乗右角后族家若將相有坐法死者 郗萌曰填星乗右角為旱乗左角為水為兵 填星留西角間軍興國廷間邊境不通 填星逆乗凌左右角其為日食國有大變 填星出入天門中兵在外罷 填星宿角不明者女主少子孝經緯曰帝誠孝填角幷 黄帝占曰填星出中道
  天下太平出陽道旱陰道多雨 陳卓曰填星出陰道多陰謀 荆州占曰填星出入留舎角六十日不下天下多暴獄七十日不下天下有急令八十日不下一國有急事 石氏曰填星守角萬物不成 填星守左角天門多直人 填星守右角天子好游獵國亡 填星守天門中國弱四夷侵 甘氏曰塡星守角星后有喜巫咸曰填星守角為水為兵 海中占曰填星守角
  五穀多傷人民流亡 填星守左角右角其色潤澤即歲大熟其逆行從一宿得二宿穀貴一倍從二宿得三宿三倍其還立賤 填星左右角其色黄小旱民小厲其逆行即旱其退立雨 郗萌曰填星守角將有憂一曰有土功之事 填星守左角更政令填星守角為中兵大臣也 玉厯曰填星守角天子㣲弱賢人為輔臣郗萌曰填星出角若守角兵起西方 甘氏曰填星
  犯守角強臣不伏若更政令 郗萌曰填星守犯凌右角為有禍咎
  填星犯亢二
  郗萌曰填星犯亢廷臣為亂諸侯當有失國者 石氏曰填星數入亢其國疾疫 甘氏曰填星逆行亢女主治政一曰徙倚亢前後女主非其人若賤人女暴貴郗萌曰填星逆行亢女主干朝事 荆州占曰填星倚亢前後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春秋圗曰填星之亢天下有大䘮 郗萌曰填星合亢為歲小有水 填星乘滅亢右星為大人憂為天下有竒令 填星出入留舎亢其國以歲致天下一曰有失地之君天下憂 齊伯曰填星出入留舎亢其國有兵起菓實大賤賤人之女暴貴 春秋圗曰填星守亢去一尺若七尺四夷附中國 石氏曰填星守亢五穀傷民流亡 填星守亢四海且安居貴禮義 填星守亢色青有兵黄有土功白義黑客事 甘氏曰填星守亢旱有土功天下必有得地之君其國以歲致天下 巫咸曰填星守亢為土功又曰旱傷在南方萬物不成多火災民疾疫有中兵 海中占曰填星守亢北水在北方 郗萌曰填星守亢人民田宅賤一曰人民大亡五穀以水傷敗 填星守亢為燋旱不生草一曰多蟲蝗 黄帝占曰填星逆行守亢為中兵 聖洽符曰填星入守亢為民多疫物不成五穀傷民流亡 郗萌曰填星乗亢右星為水乗左星為大兵穀貴 填星乘若守亢右星為水若糴大貴乗左星為兵 海中占曰填星守若舎亢為五穀頗不成甘氏曰填星犯守亢逆行不順失明其邑大政不用
  填星犯氐三
  荆州占曰填星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犯右星右中郎將誅死期三年 陳卓曰填星入氐中期三十日彗星出王邑西南指 郗萌曰填星逆行氐女主不居宫春秋圗曰填星入氐果實大賤賤人女暴貴 郗萌曰填星徙倚前後於氐女主非其人 填星乗氐之右星天下有大水乗氐之左星天子自將兵於野 填星出入留舍氐天下用兵期不出四年更立侯王 填星出入留舎氐必有亡地者 黄帝占曰填星守氐皇后有拜賀太子一曰賤人女有暴貴者若有土功之事 黄星守氐有赦令 石氏曰填星守氐有德令 填星守氐即歲安色赤有分土裂地之君四夷不服天下大疫填星守氐國有大賢 填星守氐有土功之事 填
  星守氐田宅大貴一曰有赦 甘氏曰填星守大星皇后有賀 郗萌曰填星守氐太子有智慧九州清 填星守氐天下必有亡國死王 荆州占曰填星守氐為后夫人憂謂東行反還去氐兩星二尺期百二十日去兩星尺期六十日與兩星齊期二十日以赦解之 荆州占曰填星守氐姦臣有謀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填星色青守氐四十日鄭國王死更立人君 海中占曰填星入守氐必有亡城者天下用兵期不出三年更立侯王八十日不下野有萬人之衆
  填星犯房四
  石氏曰填星犯房天下相誅 荆州占曰填星犯房右服為秦魏左服為楚右驂為齊左驂為趙 郗萌曰填星犯房成勾己為后夫人䘮 填星入房三道為天子有子 填星入房十日成勾己者天子惡之以赦解之聖洽符曰填星逆行房成勾己女主自恣若淫泆
  石氏曰填星到房心皆正不失儀失儀則為變 填星在右角失行至房侯王皇帝出入不時王者有所誅春秋圗曰填星之房倉穀豐 援神契曰填星舎房符命道興 石氏曰填星舎房更起土功宫室數移多殃禍 填星守房左二國交易守房右世多鰥寡人 守房左右去復還庻子乘國 應去而守房其國有殃甘氏曰填星守房國有女主喜 巫咸曰填星守房有獻馬者若有土功事起宫室者 填星守房貴人多死者 填星守房地動多旱民疾疫一曰民多疾 海中占曰填星守房為土功 郗萌曰填星守房大赦其國有兵一曰人主無下堂又為天下諸侯相謀慮道不通又為敵兵發一云南為旱北為水並在宋地 填星守房為大飢人相食死者不𦵏 荆州占曰填星守房有反逆臣大人䘮天下易主宋書天文志曰晉光熈元年九月己亥填星守房心占曰土守房多禍䘮守心國内亂天下赦是時司馬越專權十一月惠帝崩懷帝即位大赦天下 黄帝占曰填星行房南若守之為大旱行房北犯守之為大水 郗萌曰填星逆行守房女主出入自恣一曰女主干政 荆州占曰填星入房留居之有失國君進而守之其國有兵退而守之其國有慶 填星中犯凌房國君憂色青憂䘮色赤憂兵積尸成山色黑有將相誅色白有芒角大哭 海中占曰填星入房若犯之有失地君其國有兵若女主憂 郗萌曰填星中犯乗守房左驂若左服皆為其君死所中將誅 填星中犯乗守右驂若右服皆為大人死所中相誅 陳卓曰填星中犯乗守房南二星君死北二星大人死 郗萌曰填星留逆犯守乗房左右驂主崩臣有陰謀逆行乗凌中道太子失位而亡順行乘凌中道天下和平 韓楊曰填星犯鈎鈐王者憂 郗萌曰填星犯乘鈎鈐大臣有謀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於宗廟王者不宜出宫下殿有謀匿於廟中者 黄帝占曰填星守鈎鈐王者失天下
  填星犯心五
  海中占曰填星犯天王王者絶嗣犯太子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郗萌曰填星入心大臣有喜 填星逆行心女主怨望一曰女主干政 黄帝占曰填星至房心皆正不失其道天下和平軌道失繩災變 填星經心清明列照天下内奉明王帝必延年 填星之心主賛明其國安㤗人主有増地天下太平天子有慶郗萌曰填星在心多雨澤歲熟 巫咸曰填星在心
  主人親賢 石氏曰填星乗心其國相死 黄帝占曰填星居心人主任賢 聖洽符曰填星犯乗心為内亂臣欲弑主有失地君近期十月中期一年逺期二年荆州占曰填星犯乘心大人凶近期三年逺期九年 郗萌曰填星中犯乗凌心天下大赦 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凌太子位太子憂少子位少子憂 填星犯食心左星為天子因後有憂 海中占曰填星出入留舎心二十日不下且有急令三十日不下有名人死者四十日不下其國大空民亡去其室堂 感精符曰填星守心為旱若有火災 石氏曰填星守心萬物不成一曰義士多烈節庸夫立義 填星守心色黄無故青黑旱飢死 甘氏曰填星守心聖主天下太平若天子有慶巫咸曰填星守心其國内亂若有土功事一曰民多疾病又云有火 郗萌曰填星守心國安大人有喜増地一云太子反 陳卓曰填星守心太子庻子凶色光明黄吉有慶賜之事 甘氏曰填星逆行守心成勾己若環繞之其國内亂天子惡之赦解之期六月 郗萌曰填星犯乗守心明堂為内亂臣欲弑主有亡國近期十月中期一年逺期三年又曰大臣當之 填星犯乗太子者太子憂不死則去犯乗守明堂大人憂近期十月逺三年 郗萌曰填星犯乘守心右星為庻子憂 東官𠉀曰填星犯乘心明堂萬民備火 巫咸曰填星中犯乘守心明堂為戰不勝將軍鬬死 郗萌曰填星中犯乗守明堂為旱若備火 石氏曰填星中犯守明堂大臣當之在陽為燕在陰為越 海中占曰填星留逆犯守乗凌心王者宫内戰亂臣下有謀易立天子權在宗家得勢大臣
  填星犯尾六
  黄帝占曰填星逆行入尾箕妾為女主若星色黄后宫有喜若立后 渾儀曰填星出入尾必有大將出征魚鹽大貴 填星與火入尾縑布大貴則將相人民去其城郭 填星宿尾逆行而變色女多進者 郗萌曰填星出入留舎尾魚鹽貴至六倍 齊伯曰填星出入留舎尾必有大將出者而加於齊矣其國無以持之 石氏曰填星守尾禽獸多暴百姓 填星守尾若角動更姓易政天下不安其處 巫咸曰填星守尾兵起 海中占曰填星守尾髙田不得食下田荒人民飢 郗萌曰填星守尾大臣誅 𤣥冥占曰填星守尾后貴人有喜若立后 石氏曰填星犯尾有兵起國多盗賊一曰天下旱人民飢 郗萌曰填星犯守尾為夫人女主后妃惡之 填星留逆犯守乘陵尾皇后有以珠玉簮珥惑天子者巫䜛大起后相貴臣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填星犯箕七
  春秋緯曰填星犯箕若入宫中天下大亂兵大起 郗萌曰填星犯箕女主有憂一曰為天下大赦又曰大亂巫咸曰填星入箕中伺其出而數之如期二十日兵
  發伺始入而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荆州占曰填星入箕盗大起多鬬死者歲不熟 石氏曰填星入箕天下大亂其中有一星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風在箕踵歲熟不者不熟 百二十占曰填星之箕丘陵且發 郗萌曰填星舎箕用事坐之 石氏曰填星出箕穀大貴天下旱飢死過半 郗萌曰填星出入流舎箕年多蟲蝗 石氏曰填星守箕后貴人大喜若立后一曰王者陵發 填星守箕后有亂 填星守箕若角動色黑有土功其色青有兩軍相當先起兵者敗中起兵者昌後起兵者亡 巫咸曰填星守箕有水災兵起五穀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填星守箕有大䘮有土功事 郗萌曰填星守箕為其歲水 𤣥冥曰填星依度之箕歲大熟 玉厯曰填星守箕人主有謀二十日不下兵大起若有水災 東官𠉀曰填星出入箕留守之九十日民人流亡兵大起期一年多雨蟲必有空國死王谷水至小人專政矣 海中占曰填星出入舎守箕兵大起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三
  填星犯北方七宿
  填星犯南斗一
  石氏曰填星犯南斗為大赦 郗萌曰填星犯行入南斗且失地使之不然無淫於樂無見諸侯客無出逰如此即止又曰入庫以䘮起兵國中 填星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 陳卓曰填星出南斗兵起四方若西南 郗萌曰填星逆行南斗地動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懷永嘉三年填星久守南斗其年地動 填星逆行南斗女主賞賜不當 黄帝占曰填星守南斗先水後旱若守之一旬名水有溢者不然則有暴水出 郗萌曰填星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 北官侯曰填星處南斗不用衆有天下填星與太白舎南斗抵斗若兩大宰相為亂 郗萌
  曰填星出入留舎南斗之間二十日不下有大䘮 齊伯曰填星出入留舎南斗二十日不下有喜三十日不下民人無事五十日不下彗星出六十日不下民人憂九十日不下天下用兵 春秋緯曰填星守斗王者封賞諸侯若上官吏有受賜者 石氏曰填星守斗國多義士 郗萌曰填星守南斗地裂一曰山崩天子失制天下大赦 荆州占曰填星守斗大臣逆姦民賊子欲殺其主又曰在陽田宅賤在陰田宅貴 石氏曰填星逆行守斗女主賞淫泆一曰姦臣賊子欲謀君 巫咸曰填星失次守斗所守之國當誅 聖洽符曰填星入斗口而守之人民有背主者天下壅蔽在陽為天子在隂為諸侯期不出一年 郗萌曰填星不入南斗道女主嫡子不代
  填星犯牽牛二
  郗萌曰填星入牽牛為天下牛車有行一曰有盗賊陳卓曰填星逆行牽牛女主為姦為賊 春秋圗曰填星之牛天下求皮革筋角 郗萌曰填星乘牽牛為天下有大水起又為人相乘於道 填星出入留舎牽牛有失地之君 春秋圗曰填星守牛二十日不下大人有疾牛馬多疫疾而死 石氏曰填星守牽牛諸侯多忠烈一曰大赦天下有急守牛南為天子牛北為吳郗萌曰填星守牽牛貴人憂 海中占曰填星守牽牛為牛多疾一曰兵起凶關東憂雨雪大人疾民人疫郗萌曰填星守牽牛為穀貴又曰山崩地裂冬雷疾病姦臣賊子謀弑其主有急令一曰涌水出 陳卓曰填星守牛鹽貴 石氏曰填星犯守牛有土功事 甘氏曰填星犯牛留守之為破軍殺將
  填星犯須女三
  荆州占曰填星入須女天子有大喜 陳卓曰填星逆行須女主不親事 荆州占曰填星犯乗須女人民相惡有女䘮 郗萌曰填星守須女逆行色不明女主不親桑 齊伯曰填星出入留舎須女其國得以強且以武致天下三十日不下國有失地之君五十日不下且有亡王走王民人歸其故鄉 春秋緯曰填星守須女后宫有喜賤女暴貴若后宫專政女謁横行 石氏曰填星守須女多姣女朝臣幸 巫咸曰填星守須女世多姣好一曰貴女與賤人交 海中占曰填星守須女陰山水出廬宅壞天下多土功事 郗萌曰填星守須女為大水且至 陳卓曰填星逆行留犯守凌須女天子及大臣有變必有竒政令
  填星犯虚四
  巫咸曰填星入虚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 郗萌曰填星入虚有德令大人憂天下大虚天下亂政急 填星逆行虛危其時天下宗廟及諸侯血食有官者盡罷 荆州占曰填星逆行虚君臣不尊敬祭祀女主不謹 春秋圗曰填星之虚有大憂 郗萌曰填星舎天府門中央赦 填星出入留舎虚中且有急令行未當至而至有客兵不過五日而去當至不至其國且用兵 文曜鈎曰填星守虚土壅水有土功事若宫女有死亡之憂 石氏曰填星守虚之中水且為急進而守之有客兵斧鑕將用一曰世俗遊讒髙談雅論 巫咸曰填星守虚宫人多有病瘧死者若水雨不時天下大旱多風粟貴一曰有兵災為水災萬物不成穀敗 海中占曰填星守虚人民不安多妖言 郗萌曰填星守虚大臣有欲危宗廟者 填星守天府必有亡國死主又曰天下賜喜 石氏曰填星逆行守虚其君簡祭祠 海中占曰填星入虚犯守之當有急令星行疾而入必有客兵斧鑕用不出其年
  填星犯危五
  荆州占曰填星入危天下大亂若賊臣死 郗萌曰填星逆行危女主事先人不謹一曰齋戒不謹 春秋圗曰填星之危黍大熟民有憂 填星出入留舎危其國破亡矣必有流血國空虚有死王期二年一曰中外有急未當至而至國有客兵不出五日而去當去而不去其國且用兵 河圗曰填星守危去之一尺皇后有憂若貴女有死者 文曜鈎曰填星守危人民有憂 石氏曰填星守犯若角動色黄黑以興功搆架屋事一曰天下弋獵事在天子 海中占曰填星守犯兵起南方一曰野物入國庫人君戮有土功為旱五穀不實民人不安寧民流亡且有疾 郗萌曰填星守危為大人盖屋事一曰民多兵 荆州占曰填星守危民多病癰疽者小有兵 郗萌曰填星逆行守危其君簡祭祀 甘氏曰填星犯守危皇后憂疾兵䘮並發國且有大戰工匠大用 海中占曰填星入危留守之其國破亡有流血將軍戰死亡地五百里必有徙王期三年 郗萌曰填星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聲
  填星犯營室六
  石氏曰填星犯營室犯陽為陽有急犯陰為陰有急荆州占曰填星犯營室宫中有變土功事興 春秋圗曰填星之室田宅大貴 巫咸曰填星居營室關梁不通出入操持符節貴人多死 郗萌曰填星宿室而逆行則女子自恣 北官𠉀曰填星出入留舍營室中六十日不下土功事大起 河圗曰填星守營室邦君有喜賜其爵禄有封土者 石氏曰填星守營室東壁天下不安百姓易處人主徙宫有工匠之事一曰守室色黄白宫女有分離賜邑而去者 甘氏曰填星守營室國有軍若有爵封増國 海中占曰填星守營室南則主賜金錢 郗萌曰填星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一曰后夫人憂 齊伯曰填星守營室三十日不下土功大起王者作宫室 郗萌曰填星犯守營室宫中有夭死大人皆有土功之事 荆州占曰填星犯守室為女有宗廟事以赦解之 春秋圗曰填星逆行留守室天下不寧貴族不相信親戚離公侯不相敬下欲謀上
  填星犯東壁七
  郗萌曰填星逆行東壁女主干治 春秋圗曰填星之東壁民大煩 郗萌曰填星出入留舎東壁九十日不下帝王且有起一曰有徙王一曰必有䘮兵 石氏曰填星守東壁逺國獻珍寶 巫咸曰民多疾 郗萌曰填星守東壁為大人衛守又有土功之事又為天下兵起一曰狄兵起又為多水一曰歲晚水一曰圗書興文章進士用人主之廷天下大豐人民順 百二十占曰填星守壁且有易市 聖洽符曰填星入壁而守之歲大旱民多病萬物不成 甘氏曰填星逆行守東壁成勾己其國必有大兵政之事六十日不下有立王 郗萌曰填星逆行守東壁旱民多病萬物不成一曰女主自恣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四
  填星犯西方七宿
  填星犯奎宿一
  郗萌曰填星入奎以䘮起兵一曰國有水事 海中占曰填星潤澤出奎有善令其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 郗萌曰填星逆行奎女主為賊若舎奎四夷皆服來朝中國 荆州占曰填星舎奎國有德令 石氏曰填星出入留舍奎大水不通行 黄帝占曰填星出奎女主攝政國有女喜若有女貴 郗萌曰填星出奎兵起東方 荆州占曰填星出入留舎奎其國大亂更為元年 黄帝占曰填星守奎有名者死 石氏曰填星守奎天子戒在邊境不可逺將兵凶郗萌曰填星宿奎地動 石氏曰填星守奎色黄黑
  有土功之事 巫咸曰填星守奎有兵災萬物不成荆州占曰填星守奎王者憂之一曰大人當之
  填星犯婁二
  海中占曰填星之婁五穀豐熟人民息天下安 填星出入留舍婁天下且起兵一曰外國兵來入邊 陳卓曰填星守婁有亡國者 石氏曰填星守婁天下國土同心天子優賞賢士 郗萌曰填星守婁者皆為有白衣之㑹一曰天子或在邊境不可逺將兵凶 荆州占曰填星守婁逆不去有姦臣謀主 巫咸曰填星逆行守婁三十日不下女主出入不時女主謁行若守之久九十日不下有姦臣謀主 荆州占曰填星出入守婁六十日不下用兵三年至十月小旱秋有兵禾稼不成歲有小霜
  填星犯胃三
  石氏曰填星犯胃臣為亂 郗萌曰填星在胃陽女主不用事居其陰女主死 又曰犯胃為天下榖無實以食為憂 石氏曰填星之胃天下有德令當有封爵者郗萌曰填星出入留舎胃九十日不下客軍大敗天
  下小憂兵不用 填星舎胃開倉廪賜貧窮 石氏曰填星守胃白帝金人將來獻騶⿰一曰歲穀大貴動搖有兵 填星守胃赤黄天子自將兵甲而出其國以亡填星守胃天子無蓄積一曰有德令 巫咸曰填星
  守胃多水災又為兵災萬物不成 玉歴曰填星逆行守胃若成勾己天下有兵六十日不下士卒大飢軍大敗九十日不下鄰國有暴兵來伐中國期不出年 巫咸曰填星犯守胃天下倉有繕者當有殃罰
  填星犯昴四
  聖洽符曰填星入昴敵人為亂若其王死將軍出兵當有流血兵起東北不出其年 郗萌曰土星入昴中地動水溢宗廟壞 填星逆行昴女主飲食過度 石氏曰填星守昴天下人民貧不得飽又為民多疾一曰多火災為旱 甘氏曰皇后憂失勢王者以赦除咎 石氏曰守昴有土功 巫咸曰填星守昴萬物五穀不成石氏曰填星出入守昴外人多為亂一歲不下大將
  出兵三年乃止守西北方百里流血 玉厯曰填星犯守昴居其南男子多死居其北有女䘮居其東六畜死居其西兵起國有憂 郗萌曰填星中犯守昴天下有福一曰土星居北為國家憂若北主死又曰兵北征於狄一曰為白衣之會
  填星犯畢五
  黄帝占曰填星犯畢出其北陰國有憂 郗萌曰填星犯畢有兵謀期八十日若八月 巫咸曰填星入畢中伺其入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兵罷 郗萌曰填星入畢者為其國易王若入畢口中大人當之又曰地大動水溢 又曰入畢中為憂有兵若出奎入畢大亂若舎畢口諸侯夷滅一曰大人當之兵起一曰不戰 填星出入留舎畢中八十日不下兵起居野而不用客軍死之若守畢口君禦守 石氏曰填星守畢人君為下所制赦令不行 甘氏曰填星守畢邊有軍者降王侯受賀若有大戰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熈六年九月丁丑填星犯畢九年三月林邑王范明達將萬餘人入冦九真太守杜慧度拒破之朱齡石滅蜀 巫咸曰填星守畢徭役賦歛煩衆卑者竭尊者盈下惡其上強凌弱兵並起 郗萌曰土星逆行畢女主數遊弋獵不當 陳卓曰填星守附耳兵起若將相有憂若䘮不即免退
  填星犯觜觽六
  石氏曰填星犯觜觽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郗萌曰土星守觜觽民人數亡 黄帝占曰填星入觜觽中有兵郗萌曰填星入觜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
  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兵罷 石氏曰填星守觜國有叛者 巫咸曰有兵災為水萬物五穀不成石氏曰民流不安去其國宅一曰君和同又曰西方客動侵地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 黄帝占曰土星犯守觜國有土功事 甘氏曰土守觜天下安寧 巫咸曰有兵災為水一曰為萬物不成五穀不盈 郗萌曰女主喜怒不常土星逆行觜參 荆州占曰填星守觜觽所出之宿其國亡地所入之宿其國得地
  填星犯參七
  石氏曰填星犯參國有叛者 郗萌曰填星逆行若留止衡中者為兵革起 西官𠉀曰填星舍參國有行城郭兵備 郗萌曰土宿參伐高田賤下田貴 石氏曰填星守參天下有大䘮 填星犯守參大臣有出國使者 又曰守參有赤星出參中邊有兵 甘氏曰填星守參大人出使天下治城姦臣謀主有外兵 海中占曰土星守參軍破國亡 郗萌曰填星守參若角動赤黑色觸破參中央星臣子弑其君父 填星守參為后夫人當之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五
  填星犯南方七宿
  填星犯東井一
  郗萌曰填星出東井兵起東北 黄帝占曰填星入東井有賜爵禄事 石氏曰填星入東井大人憂宋書天文志曰青龍三年七月己丑填星犯東井距星四年三月癸卯在參又還犯之景元初年九月皇后毛氏崩三年正月明帝崩 荆州占曰填星入東井天下無主 五行傳曰填星當在觜參而去東井亡地漢天文志曰景帝中元元年土星當在觜參而居東井觜參梁分也後四年梁孝王死景帝以其子為王也 甘氏曰填星守東井其歲五穀不登 石氏曰填星宿東井逆行女主齋戒不謹敬若出入留舎東井三十日不下水且大出流殺人 郗萌曰填星守東井民多疾 黄帝占曰填星守東井為萬物不成久守之金錢易 黄帝占曰填星守東井為水災或犯守在東井守其陽旱守其陰水若國君受誅以其留守日占國 石氏曰填星守東井為旱赤地千里不出九十日有赦 郗萌曰土星守東井為土功事 甘氏曰填星守東井大壅水 石氏曰填星出入留舎東井六十日不下兵起必有破國死王 填星守井鉞大臣有誅斧鉞用若兵起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青龍三年六月丁未填星犯井鉞四年閏月乙巳復犯井鉞景初元年公孫淵叛司馬懿討㓕之 晉穆帝永和十年正月癸酉填星掩鉞星十二年十一月齊城陷執段龕殺三千餘人安帝義熙八年十二月癸卯填星犯井鉞九年三月誅諸葛長民西虜正横安定咸尅之 黄帝占曰填星入井鉞王者惡之一曰大臣誅 郗萌曰填星犯鉞人君有戮死者
  填星犯輿鬼二
  甘氏曰填星犯輿鬼人君必有所戮 黄帝占曰填星犯鬼鑕人君有戮死者 甘氏曰填星犯天尸皇后憂失勢 黄帝占曰填星入輿鬼有兵 石氏曰填星入輿鬼大臣有誅者 郗萌曰填星入輿鬼中央天下有疫守西南星西南病守東南星東南病守東北星東北病守西北星西北病 填星入鈇鑕王者惡之 荆州占曰填星入輿鬼國有戮死者一曰戮王 南官𠉀曰填星入鬼王者戮大臣若將相若九親臣當之 司馬彪天文志曰填星入輿鬼國有大䘮 南官𠉀曰填星入輿鬼君謀其臣 黄帝占曰填星逆行犯輿鬼女主用財奢滛過度若女主貴親有憂 郗萌曰填星舎輿鬼中央赦 南官𠉀曰填星出入留舎輿鬼五十日不下必有大疾大旱棺木貴絲綿布亦貴 海中占曰填星守輿鬼出其東水出其北旱 石氏曰填星守輿鬼大人憂宗廟改一曰主死又為大人有祭祀之事 巫咸曰填星守輿鬼後宫有憂若旱萬物不成有土功事郗萌曰填星守輿鬼天下賜喜 石氏曰填星守輿
  鬼色黄潤大人増地不則太子當之 郗萌曰填星守輿鬼西南為秦漢有叛臣以赦令解之 百二十占曰填星守輿鬼大人當之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熙十年七月庚辰填星犯輿鬼遂守之九月又犯鬼十四年髙祖還彭城受宋公明年安帝崩母弟瑯琊王踐祚是曰恭帝也 填星入若守輿鬼為主憂財寶出亂臣在内若大臣誅有干鉞乘鑕者君貴人憂金玉用民多疾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人東入為丁壯棺木倍價 荆州占曰填星守天尸隨所守主者廢之不出七十日其天下國有大䘮陽為人君陰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
  填星犯柳三
  甘氏曰填星犯柳若不以正道而入之其國有旱不則有大災若逆行入之地大動名山崩 荆州占曰填星入注貴人有喜 石氏曰填星犯柳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若宿柳不旱即水 郗萌曰填星出入留舎柳有急令丹青貴 石氏曰填星守柳天子戒飲食食官欲殺主 甘氏曰填星守柳君臣和同天下道興 郗萌曰填星守柳萬物五穀不成大飢民多疾疫一曰為叛臣中兵也以德令解之 海中占曰填星守柳宫中大亂以相驚若有土功事 郗萌曰填星守柳女主不敬祭祀一曰多水災
  填星犯七星四
  甘氏曰填星入七星為人君有事置太子 填星出入留舎七星其國五穀大貴守五十日不下有兵起倍海國大敗 郗萌曰填星留七星者天下大憂憂中央填星宿七星不入其道水一曰旱 黄帝占曰填星守七星王道興天下治又曰大人有喜 郗萌曰填星守七星人主出不還一曰有德令 石氏曰填星守七星有遷王一曰有立后 郗萌曰填星守七星為叛臣中兵也以德令解之 填星守七星人主出必不還必有立后徙王一曰有赦若逆行七星女主衣服不法
  填星犯張五
  黄帝占曰填星入張天下大通去關梁宗室煌煌 郗萌曰填星出張東舎二尺以上國失地 填星出張兵起北方 巫咸曰填星在張天下安關梁通 石氏曰填星留舍張陰陽不和民流千里魚鱉死陸道民憂疾賊 郗萌曰填星出入留舍張兵甲盡出其秋冬仲月土功事大起 甘氏曰填星守張天下大通去關梁一曰天下和平宫女有大喜 郗萌曰填星守張有叛臣中兵 巫咸曰填星守張三日其事㣲守之三十日其事巨大國諸侯謀慮大臣伏法死 填星守張多盗賊人民相惡兵並起 南官𠉀曰填星守張兵大起一曰有土功 石氏曰逆行張女主亂朝 郗萌曰女主飲食過度
  填星犯翼六
  黄帝占曰填星逆行翼女主亂朝 填星在翼大臣誅石氏曰填星守翼有叛臣中兵也若有土功事一曰
  萬物不成 郗萌曰填星守翼有兵 甘氏曰填星守翼王者承德君臣賢明六合同風天下和平禮樂大興若守一年豐一曰女主有喜者 巫咸曰填星守翼多水災五穀不成 南官𠉀曰填星守翼后夫人有喜
  填星犯軫七
  巫咸曰填星入軫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填星逆行軫女主持䘮不謹 填星出入留舎軫六十日不下必有大旱六月一曰不出年河海盡空一曰不出三年必有大䘮 石氏曰填星守軫中兵大起 甘氏曰填星守軫土功大起國有白衣之會必有亡地不出其年荆州占曰填星守軫后有憂 齊伯曰填星入軫若
  守之兵大起有憂國河當竭天下大旱禾稼死傷人民大飢期二年 石氏曰填星逆行軫女主貴親坐之郗萌曰填星起左角逆行至軫其下國戰不勝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六
  填星犯石氏中官
  填星犯大角一
  海中占曰填星犯守大角臣謀主者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逺一年
  填星犯梗河二
  巫咸曰填星犯守梗河國有謀心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填星犯招摇三
  聖洽符曰填星犯招摇兵大起敵人為冦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 荆州占曰填星守招摇旗幟廢不用
  填星犯𤣥弋四
  聖洽符曰填星犯守𤣥戈邊兵大起敵人為㓂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
  填星犯天槍五
  巫咸曰填星守天槍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填星犯天棓六
  巫咸曰填星犯守天棓邊夷兵機槍大用防戍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填星犯女牀七
  荆州占曰填星犯女牀凶 甘氏曰填星犯守女牀兵起宫中若后妃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填星犯七公八
  石氏曰填星犯七公羣公有疑議 黄帝占曰填星守七公為飢民君不安 石氏曰填星守七公輔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
  填星犯貫索九
  石氏曰填星入貫索中犯乗守者以獄為亂多不平巫咸曰填星守犯貫索天下亂兵大起多獄事貴人有死者
  填星犯天紀十
  文曜鈎曰填星犯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
  填星犯織女十一
  黄帝占曰填星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不出其年
  填星犯天市十二
  石氏曰填星入天市將相凶糴大貴若女主有憂又曰填星入天市中相不死使於皇道 郗萌曰填星入若守天市糴大賤一曰大貴 又占曰填星入天市中王宫有憂一曰赦 石氏曰填星守天市有訟事入市必有戮主留百日失大將 又占曰填星逆行入天市驚一曰將相凶
  填星犯帝座十三
  𤣥㝠占曰填星犯帝座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不出年
  填星犯𠉀星十四
  海中占曰填星守𠉀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大飢有兵起
  填星犯宦者十五
  甘氏曰填星犯守宦者左右輔臣有誅戮者期不出年
  填星犯宗正十六
  石氏曰填星犯守宗正左右羣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填星犯宗人十七
  石氏曰填星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主宗親有離絶者
  填星犯宗星十八
  甘氏曰填星犯守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
  填星犯東西咸十九
  石氏曰填星守犯東西咸為臣不從令有陰謀
  填星犯天江二十
  巫咸曰填星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損民飢亡去其鄉
  填星犯建星二十一
  陳卓占曰填星犯建星大臣相譖 甘氏曰填星守建星女主有謀兵起宫中女主有黜者期不出年中 海中占曰填星守建星田宅大貴一曰在陽賤在陰貴
  填星犯天弁二十二
  甘氏曰填星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粟大貴民飢
  填星犯河鼓二十三
  海中占曰填星入河鼓大將有受賜地者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黄帝占曰填星中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有誅其犯守之為誅若有罪以五色占之
  填星犯離珠二十四
  石氏曰填星犯離珠宫中有事若有亂宫者若宫人有罪黜者
  填星犯匏𤓰二十五
  聖洽符曰填星犯守匏𤓰天下有憂若有搶兵各菓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其年
  填星犯天津二十六
  郗萌曰填星犯天津關道絶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若守有兵革 黄帝占曰填星出天津中天下大水有溢者若天下有急
  填星犯螣蛇二十七
  甘氏曰填星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奸臣有謀前驅為害
  填星犯王良二十八
  石氏曰填星守王良為有兵 齊伯曰填星守犯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填星犯閣道二十九
  石氏曰填星犯守閣道而絶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土天下有兵期二年
  填星犯附路三十
  石氏曰填星守附路大僕有罪若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乘馬者
  填星犯天大將軍三十一
  郗萌曰填星入天大將軍興軍者吉 石氏曰填星犯守天大將軍為大將困若有死者
  填星犯大陵三十二
  石氏曰填星入大陵國有大䘮大臣有誅若戮死人民死者大半皆不出其年
  填星犯卷舌三十四
  石氏曰填星乘卷舌天下多䘮 又占曰填星入守卷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卷舌為人主有憂
  填星犯五車三十五
  石氏曰填星犯五車大旱若有䘮一曰犯庫星兵起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 海中占曰填星入五車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飢若軍絶糧 郗萌曰填星守天庫以䘮起兵國中 又占曰填星舎五車中央大旱又多蠱在燕代 又占曰填星舎五車東北六畜蕃息繒帛大賤一曰天下多凶舍東南髙田収下田不収又萬民多疾無死者民反壽舎西南布若棺槨並貴舍西北天下安寧 又占曰填星守昴東行至天髙復反五車為邊兵發有赦令
  填星守天關三十六
  石氏曰填星行天關中每至柳楊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盛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絶道路不通 郗萌曰填星守天關貴人多死 巫咸曰填星守天關王者壅蔽信使不達若關梁不通 郗萌曰填星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填星犯南北河三十七
  黄帝占曰填星乗南河戍若出南河南為中國 石氏曰填星守南河蠻夷兵起邊城有憂若旱災人民飢黄帝占曰填星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之為旱一曰為有疾在民 郗萌曰填星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之為有䘮 黄帝占曰填星出北河戍北若乘之為 王死郗萌曰填星出北河戍北若乘之為有女䘮 又占
  曰填星守北河戍西五穀無實 又占曰填星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皆為諸侯奸 𤣥冥占曰北主死天下大水人民飢期不出二年之内 郗萌曰填星經南河戍之南刑法峻暴誅伐不當經北河戍之北以女子金錢貪色奢侈失治道期三年 又占曰填星守南北河戍賜爵禄不出六十日有赦一曰有土功事 黄帝占曰填星出北河戍間若留守北戍若居南河戍間若守南戍為天下有難起道路不通
  填星犯五諸侯三十八
  石氏曰填星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死者 巫咸曰填星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二十日兵發伺其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石氏曰填星中犯乗守五諸侯兵死期三年 郗萌曰填星中犯乘守五諸侯為所中乘守者諸侯有殃期三年兵發
  填星犯積水三十九
  巫咸曰填星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萬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飢期二年
  填星犯積薪四十
  甘氏曰填星守積薪天下旱五穀不登人民飢亡
  填星犯水位四十一
  石氏曰填星守犯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不出二年
  填星犯軒轅四十二
  黄帝占曰填星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失勢者憂䘮也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治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乗守者誅若有畢 石氏曰填星在軒轅中有以女子謀人君者 又占曰填星守軒轅天下大赦 甘氏曰填星守軒轅天下大亂後宫破散改政易王人主以赦除咎期三年 黄帝占曰填星守犯女主女主當之中犯女主女主憂 巫咸曰填星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賊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二年十二月辛夘填星犯軒轅大星三年十月豫州刺史謝萬入朝衆潰而歸除名為民十一月司徒會稽王以二鎮敗求自貶三等也 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守軒轅大民星大飢大流太后宗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乗守少民星小飢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 石氏曰填星入軒轅中犯乗守之有逆賊若火災
  填星犯少㣲四十三
  石氏曰填星入少㣲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奪勢矣 石氏曰填星犯守少㣲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 黄帝占曰填星入中犯乗守少㣲為宰相易又曰為女主有憂 石氏曰填星入中犯乘守少㣲為五官亂宰相有憂
  填星犯太㣲四十四
  陳卓曰填星犯太㣲女主持政大夫執綱 荆州占曰填星入太㣲軌道吉軌道者入西門出東門若左右掖門行不留也不軌道者謂有所犯守也 石氏曰填星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 荆州占曰填星入太㣲宫皆為天子大驚一曰有兵又曰入天庭不安 黄帝占曰填星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 荆州占曰填星道西番入留止南門者皆為大臣有憂石氏曰填星入太㣲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有大臣叛 郗萌曰填星入太微有德令石氏曰填星入西門出東門皆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入中華西門出中華門間為臣出令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皆為天下大亂有䘮若大水 春秋緯合誠圗曰填星入中華闕門者為臣弑主之𠉀 黄帝占曰填星東行入太㣲廷出東門天下有兵急若守將相丞御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廷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門南行出西門國有大水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郗萌曰填星入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皆為大臣伐主入西門西折出右掖門皆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石氏曰填星逆行太微之中及出門左右掖門者有
  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也郗萌曰填星當左右執法為受事守太㣲門三日已
  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飢 荆州占曰填星中犯左右執法執法者誅若有罪荆州占曰填星入太㣲從右入七日以上皆為人主憂 巫咸曰填星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 郗萌曰填星入西華門出端門皆為臣詐稱詔石氏曰填星入太㣲廷所中犯乘守者皆為天子所誅若有罪 石氏曰填星守太微宫必有破國易世改王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熈十四年八月癸酉填星入太微中犯右執法因留太㣲積二百餘日乃去是年髙祖受宋公恭帝元年七月受宋王二年三月庚午填星犯太㣲六月晉帝遜位髙祖入宫 荆州占曰填星有留太㣲廷中皆為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皆為天下有亡徒為兵者 黄帝占曰填星干太微留守三十日以上必為有革天下大赦 郗萌曰填星逆行入左掖門皆為臣刼其主又入東門至黄帝座出西門皆為臣欲弑主不成 陳卓曰填星逆行執法四輔若還繞守之所守者有憂若死亡近期一年逺期五年
  填星犯黄帝座四十五
  石氏曰填星犯黄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期三年 石氏曰填星入太㣲干黄帝座其女主執政用威勢 荆州占曰填星入黄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 又占曰填星觸黄帝座星賊死 黄帝占曰填星守黄帝座為人主憂 荆州占曰填星逆行入太微天廷中者為諸侯將有弑主者至黄帝座而成不至黄帝座而還有謀不成以其入日占國 雒書摘亡辟曰填星逆守黄帝座亡君之戒
  填星犯四帝座四十六
  石氏曰填星犯守四帝座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又占曰填星中犯乗守四帝座辟憂 甘氏曰填星中犯乘守四帝座天下亡
  填星犯屛星四十七
  甘氏曰填星犯守屛星君臣失禮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 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守屛星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填星犯郎位四十八
  甘氏曰填星犯守郎位輔臣有謀左右宿衞者為亂王者宜備之
  填星犯郎將四十九
  巫咸曰填星犯守郎將者命曰凌凌則將有誅若將憂一曰大臣為亂戒慎左右 荆州占曰填星中犯乘守郎將必有不還之使
  填星犯常陳五十
  甘氏曰填星犯守常陳守衞有謀近起宫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填星犯三台五十一
  玉歴曰填星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罪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走者以五色占黄白無咎青黑憂死䘮期一年巫咸曰填星犯守下台司禄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
  者死
  填星犯相星五十二
  石氏曰填星犯相星輔臣凶
  填星犯太陽守五十三
  甘氏曰填星守犯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填星犯天牢五十四
  海中占曰填星犯天牢王者以獄為弊貴人多有繫者
  填星犯文昌五十五
  石氏曰填星入文昌天下兵起其臣不安若有走主荆州占曰填星入文昌國安
  填星犯北斗五十六
  郗萌曰填星入守北斗中貴人繫
  填星犯紫宫五十七
  巫咸曰填星守紫宫民莫處其室宅流移亡其鄉 又占曰填星入紫宫王者益地天下有喜一曰主敬妃后又占曰填星入紫宫中若守之女主用事誅大臣期
  六十日有赦
  填星犯北極五十八
  甄曜度曰填星乘守中犯北極主星有大䘮若犯妃后星女主有殃一曰大人當之 黄帝占曰填星犯守鈎陳後宫亂兵起宫中幸臣王者憂
  填星犯天一五十九
  石氏曰填星犯天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
  填星犯太一六十
  石氏曰填星守太一幸臣有謀兵起人主憂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七
  填星犯石氏外官一
  填星犯庫樓一
  郗萌曰填星入庫樓兵出 又占曰填星入天庫以舉兵大吉
  填星犯南門二
  石氏曰填星犯守南門邊兵起若道路不通
  填星犯平星三
  石氏曰填星犯平星凶 甘氏曰填星犯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
  填星犯騎官四
  甘氏曰填星犯守騎官有兵起馬多發若多死
  填星犯積卒五
  石氏曰填星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
  填星犯龜星六
  海中占曰填星犯守龜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填星犯傅說七
  石氏曰填星犯守傅說王者宗廟廢五祀後宫凶一曰有絶嗣君期不出二年
  填星犯魚星八
  石氏曰填星犯守魚星凶 甘氏曰填星守魚星之陽為大旱魚行人道守陰為大水魚鹽貴
  填星犯杵星九
  海中占曰填星入杵星若守之天下有急發米之事不出其年
  填星犯鼈星十
  黄帝占曰填星守鼈星為有白衣之會 巫咸曰填星守鼈星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填星犯九坎十一
  石氏曰填星守九坎天下旱河水不流五穀不登人民大飢一曰之陽大旱之陰有水
  填星犯敗臼十二
  郗萌曰填星守敗臼民不安其室憂失其釡甑若流移去其鄉
  填星犯羽林十三
  郗萌曰填星入羽林為叛臣中兵也 海中占曰填星入守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己天下大兵關梁不通不出其年 石氏曰填星入天軍以䘮兵起 郗萌曰填星犯守天軍為兵起有破軍死將
  填星犯北落師門十四
  石氏曰填星守北落師門為兵起 又占曰填星與北落師門相貫抵觸光芒相及有兵大戰破軍殺將伏尸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填星犯土司空十五
  海中占曰填星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
  填星犯天倉十六
  黄帝占曰填星入天倉户中主財寶出君憂臣在内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户俱開主人勝客事不成期二十日中而發 荆州占曰填星守天倉天下飢粟出
  填星犯天囷十七
  石氏曰填星入天囷天下兵起囷倉儲積之物皆發用一曰御物多有出者庫倉空期二年
  填星犯天廪十八
  石氏曰填星守天廪天下大亂 又占曰填星入守天廪天下有兵歲大飢倉粟散不出其年 又占曰填星犯守天廪天下亂粟散不出年
  填星犯天苑十九
  石氏曰填星入守天苑牛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
  填星犯參旗二十
  海中占曰填星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士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填星犯玉井二十一
  黄帝占曰填星入玉井強國失地其出之強國得地巫咸曰填星入玉井國有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不成期不出年
  填星犯屛星二十二
  甘氏曰填星入屛諸侯有謀若大臣有戰死者一為疫
  填星犯厠星二十三
  黄帝占曰填星守天厠為大臣有戮
  填星犯軍市二十四
  石氏曰填星入守軍市兵大起將軍出若以飢兵起
  填星犯野雞二十五
  甘氏曰填星入軍市犯守野雞其國凶必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走
  填星犯狼星二十六
  石氏曰填星守狼星野獸死 荆州占曰填星守犯狼星大將出行其國有兵一曰有死將
  填星犯甘氏中官二
  填星犯四輔一
  荆州占曰填星犯乗守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者
  填星犯酒旗二
  荆州占曰填星守酒旗天下大酺有酒肉財物賜若爵宗室
  填星犯天髙三
  荆州占曰填星守天髙有大赦
  填星犯天潢四
  黄帝占曰填星入天潢兵起運道不通 黄帝占曰填星入天潢為天下大亂易政一曰貴人死 巫咸曰填星出入天潢中大亂大旱民死不葬改世易主以所入占四方中央 郗萌曰填星失度留潢中為人主以水為害若以井為害以入日占其國 黄帝占曰填星中犯乘守天潢期二十日兵起
  填星犯咸池五
  甘氏曰填星入咸池有兵䘮天子且以火為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不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 郗萌曰填星入咸池女子為亂若迷惑人主者
  填星犯天街六
  郗萌曰填星當天街為諸侯自立為王一曰大水 石氏曰填星犯天街徘徊亂行主弱臣強道路隔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 又占曰填星留止若逆行天街中者皆為兵革起
  填星犯甘氏外官三
  填星犯鈇鑕一
  荆州占曰填星犯鈇鑕五日以上臣有謀者 郗萌曰填星乗守鈇鑕為鈇鑕用一曰將有憂
  填星犯蒭藁二
  黄帝占曰填星入蒭藁中主財寶出憂臣在内
  填星犯軍井三
  郗萌曰填星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歲大水國多土功
  填星犯水府四
  郗萌曰填星守水府天下洪水
  填星犯天廟五
  黄帝占曰填星入天廟若守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荆州占曰填星入天廟若守有廟殘之事不去則死
  填星犯巫咸中外官四
  填星犯土司空一
  荆州占曰填星守入土司空有土徭之事
  填星犯鍵閉二
  郗萌曰填星犯守鍵閉星大臣有誤天子不尊事天者天子不宜出宫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案宋書天文志曰魏齊王正始九年七月癸丑填星犯鍵閉明年車駕謁陵司馬懿奏誅曺爽等天子野宿是其失勢之驗也
  填星犯天淵三
  荆州占曰填星守天淵海水出江海决溢若海魚出
  填星犯鈇鑕四
  荆州占曰填星犯鈇鑕誅諸侯 黄帝占曰填星入鈇鑕為大臣誅 荆州占曰填星犯守鈇鑕兵起
  填星犯天廐五
  荆州占曰填星入天廐十日以上廐馬有食變 黄帝占曰填星守天廐為有災事天子以馬為憂不即馬疾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四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一
  太白名主一
  石氏曰太白者大而能白故曰太白一曰殷星一曰大正一曰營星一曰明星一曰觀星一曰大衣一曰大威一曰太皡一曰終星一曰大相一曰大囂一曰爽星一曰太皓一曰序星上公之神出東方為明星 荆州占曰出東方為啟明 郭璞曰太白晨見東方為啟明爾雅曰明星謂之啟明 詩曰東有啟明西有長庚鄭𤣥曰日既入謂明星為長庚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北為觀星出東方若東南為明星出西方為太白也吳龔天官星占曰太一位在西方白帝之子大將之象一名天相一名大臣一名太皓 石氏曰太白主秋主西維主金主兵於日主庚辛主殺殺失者罰出太白太白之失行是失秋政者也以其舎命國 甘氏曰太白主大將主秦鄭 巫咸曰太白主兵革誅伐正刑法五行傳曰太白者西方金精也於五常為義舉動得宜於五事為言號令民從義虧言失逆秋令則太白為變動為兵為殺 班固天文志曰逆秋令傷金氣罰見太白 石氏曰太白司兵䘮奸凶不時禁不祥或出東方或出西方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色黄而明旱黄而不明此常色也 太白出西方其髙而色正白旱若色青白此其正色也即變其常以五色占
  太白行度二
  洪範傳曰太白以上元甲子歲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夜半甲子時與日月五星俱起於牛前五度順行二十八宿右遊一歲而周天案厯法太白一終凡五百八十三日一千三百四十分日之一千二百二十九竒九星行過一周天二百一十八度一千二百一十九竒是二百六十七年而百六十七終也星平行日行一度一周天也 石氏曰太白出東方髙三舎命曰明星柔上又髙三舎命曰大囂剛其出東方也行星九舎為百二十三日而反反又百二十日行星九舎入又伏行百二十三日行星十二舎昏出西方也髙三舎命曰太白柔上又三舎命曰大囂剛其出西方也行星九舎為百二十三日而反反又百二十日行星九舎而入入又伏行星二舎為日十五日晨東方出營室入角出角入畢出畢入箕出箕入柳出柳入營室其出西方也出營室入角盡如出東方之數 甘氏曰太白以攝提格之歲正月與營室晨出於東方亢氐出東方為日八歲二百二十二日而復與營室晨出於東方太白之居左也其恒二百三十日其遲也二百四十日其居右也順行二百四十日其速二百三十日從左過右也其又百三十日其速九十日而見從右過左也其又三十日其速十日而見從右適左其又三十日其速十日而見荆州占曰太白凡見東方二百三十日而伏不見四十六日名少罰太白與歲星為雄雌出於東方西方髙三舎為太白柔又髙三舎為太白剛用兵象也剛則入地深吉淺凶柔則入地淺吉深凶 石氏曰太白出百二十日乃極乃極退也未滿此日便至極疾也東方以辰巳為極西方以申未為極 太白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出入必以風太白當期而出其國昌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如度天下昌 石氏曰太白出則出兵入則入兵戰則有勝用兵象太白吉反之凶 荆州占曰太白已入而未出先起兵者國破亡禍及一世 石氏曰太白兵象也行疾用兵疾吉遲凶行遲用兵遲吉疾凶 太白行疾前用兵者善行遲後用兵者善太白所居久其鄉利所居易其鄉凶 太白出髙用兵深吉淺凶出卑淺吉深凶 荆州占曰太白之出西方也在酉南則為楚在酉北則為秦齊燕 石氏曰太白出西方出酉秦勝楚出申楚勝秦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西方其國伐宋勝韓韓勝趙趙勝魏 石氏曰太白伏外有軍則罷將起兵則止國勿攻戰 太白進退主𠉀兵 荆州占曰太白所抵之國凶 石氏曰太白不見不宜出軍若有客來挑軍可應先動破軍殺將必有積尸 太白出所直之辰從其色而角勝其色害者敗 太白所直之辰其直之者國為得位得位者戰勝 太白出東方也為德舉事左之近之吉右之背之凶 太白出西方也為刑舉事右之背之吉左之近之凶 太白入東方未出西方其六十五日為陽其六十五日為陰以此時出兵雖勝有殃得地必復歸之陽為中國陰為負海國巫咸曰太白受制則脩城郭繕藩垣審羣禁節兵甲敬百官誅不法 太白入西方未出東方其十五日為陽其十五日為陰名曰行天命以此時出兵其國亡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常出申酉之間失行而北走是謂反坐有破軍有屠城在北方 天官書曰太白出卯南南方勝北方出卯北北方勝南方正在卯東國勝出酉北北方勝南方出酉南南方勝北方正在酉西國勝荆州占曰太白逺日為兵深其將強近日為兵淺其將弱 太白伏也出兵有殃 魏武帝兵法曰太白已出髙賊深入人境可擊必勝去勿追雖見其利必有後害荆州占曰太白以仲冬出東方若西方以伐利 太
  白始出東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之將傷在其陰利始出東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凶在陽吉 出西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凶在其陰吉 出西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之將傷在其陽利 又曰出日北維匈奴有兵相攻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上行不至未而反陰國強陽國敗戰不勝 太白出見西方上至未將横行大強偹四方 又曰出西方上至未有覇一曰陰國霸 太白出西方上不得過申至之地大臣有憂一曰將奪君位南至未丁之地大將有憂羣臣獄人主治獄 太白
  始出東方西方之國不可以舉兵 始出西方東方之國不可以舉兵破軍殺將其國大破敗 辰星不出太白獨出東方有德令獨出西方正在酉西方兵起不戰獨出戍敵兵起不戰 太白入東方未出西方西方北方以舉兵身死國亡 太白入西方未出東方東方南方以舉兵雖勝得地復歸之主不血食殃及三世將死凡出軍在外必視太白太白西與之西東與之東短
  與之短長與之長陰與之陰陽與之陽翕與之翕張與之張善馴其道以戰大勝當前戰者軍破將死 太白在陽陽國利其以陽時出於陽重利在行不失中國勝太白在陰陰國利其以陰時出於陰重利
  太白王相休囚死三
  荆州占曰太白之相也從季夏至夏盡及四季王時其色黄白精明無芒 太白之王也從立秋至秋之盡其色比狼星而光明仲秋之時有芒角 太白之休也從立冬以至冬之盡其色不精明而無光 太白之囚也從立春以至春之盡其色青黄而無光明 太白之死也從立夏以至夏之盡其色赤黑細小而不明 甘氏曰當其相也而有王色主弱將強有休色將不兵有囚色將誅不成有死色將誅傷所留之舎其國兵其進舎也是趣兵其退舎也兵出不成 當其王也而有相色主弱將權勢縱横天下有謀專行君事有囚色所囚者有罷徒之令有死色大將死不葬所留之舎其國兵起其進舎也其下之國兵歸之其退舎也兵弱不用 當其休也而有王色野多賊兵有相色野多兵入人民亂未央有囚色攻牢墓囚人勢横有死色從軍死不葬其所守之舎有逐將死王其進舎也武吏縱横文吏為虎狼天下大赦 當其囚也而有王色大將反成有相色下犯其上有休色野多暴兵盗賊並起有死色妖言多不祥所留之舎不可舉事用兵其進舎也歲多雹霜萬物不成其退舎也秋冬無霜雪 當其死也而有王色流水湯湯有相色野火煌煌有休色金幣不行有囚色國多虎狼其留守也野獸食人其進舎也白刃鏘鏘其退舎也兵不成行
  太白光色芒角四
  荆州占曰秋三月太白出西方色當白而不白逆行必有金石之妖且見隕星墜為石石之所下冦至其野凶山崩地裂出水無火而金自燔天雨血髙臺自壓見此二者國有大䘮及為祠蓐收西海之神命及為役命兵令勤事試車馬警邊境脩邊地  甘氏曰𠉀太白以秋庚辛此王氣色當如其常色變則失所也 石氏曰太白赤比心黄比參右肩蒼比參左肩黑比天豕之右目荆州占曰太白赤比心白比狼星織女星黄比左角班固天文志曰黄比參左肩青比參右肩黒比右角天官書曰黑奎大星也此太白之常色也一書云青
  比左角也 石氏曰太白色猛赤次白而蒼若悴而不光是謂失色雖得地位擊之必克其大而圎黄而澤可以為好事其圎大怒而赤天下兵降而不戰 太白色白圎明潤吉黄圎和黑圎憂青圎小憂 荆州占曰太白青圎為水 巫咸曰太白赤東西南北行非常色此有謀國兵起 太白失色國失兵將亡 太白光明見影歲熟戰勝 海中占曰太白光明見影戰當太白者將軍增爵主増壽 郗萌曰太白當效而出色黄為土中央利有土功事有軍一曰有德令其國利 太白光如張盖所在之國有立王揚光見影歲大熟 太白色圎而悴期不出六十日有大䘮 太白色黄黑軍在外者罷有謀者以雨厭之 荆州占曰太白始出色黄其國吉赤有兵而不傷其國色白歲熟色黑有水 太白始生未可擊色隆未可擊色衰未可擊色死急擊勿置不急擊客將為主人 太白其状炎然而上則有兵大起下則有天狗所下其野流血出無時則易其政 太白色正蒼有兵青有憂 太白色蒼黑期六十日有水若䘮黒多為水蒼黒等水兵並起 太白蒼白而静天下厭兵 太白色蒼白期不出六十日中有䘮若憂太白始出色白其國歲熟又曰秦利 太白色黑芒澤有子孫喜立王 太白色赤白而潤有喜 太白始出色黄其國吉黄白和同色赤來年有兵戰勝又曰楚利又曰始出色赤而淳得地 巫咸曰太白色黑秋水尚可春破師 海中占曰太白色赤淳得食白淳有喜蒼憂蒼黑為死 荆州占曰太白色白而無角將不勝巫咸曰太白色黄有角其國疫又色白旱 荆州占曰太白色黑燕利 甘氏占曰太白色白五芒出早為月食晚為彗星及天矢將發於無道之國 郗萌曰太白常形行則垂芒上銳下大色如常止 荆州曰太白蒼芒有䘮憂 甘氏曰太白獨行赤則武也可以戰白而芒則文也不可以戰若行疾者武也不行者文也 海中占曰太白十二芒鈎不可以戰 京氏曰尚書㣲則太白垂芒 荆州曰太白見一芒兵起不用見二芒戰攻見三芒天下皆兵起見四芒諸侯死境見五芒天下更制王國一曰立邦 太白十芒皆鈎不戰而受地太白所在之鄉視芒而日増長如行過維此大人之氣也不可不備 石氏曰太白青角有木事黑角有水事白角有䘮赤角有戰 石氏曰太白赤角用兵敢戰吉不敢戰凶順角所指擊之吉逆之凶 荆州占曰太白大王光有角將暴虐為民賊所徃者民苦之所去者民不治 巫咸曰太白赤而有角將勝赤而無角將不勝荆州占曰太白四角者赦 海中占曰太白有五角
  立將帥六角有取國地七角伐王 荆州曰太白過宿有角長取地長角短取地短 太白過宿有角外指其國得地内指其國失地期一年 太白居實有德居虚無德行勝色晉灼曰太白行得度勝有色也色勝位有位勝無位有色勝無色行得盡勝之晉灼曰行應天度雖有色得位行盡勝之行重而色位輕星經得字作德出於辰之南鄭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赤大而角勝蒼小敗出於辰卯間宋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赤大而角勝黑小敗出於寅卯間衛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大而角勝蒼小敗出於寅之北趙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華大而角勝蒼小敗出于午未間吳越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蒼亷赤大而角勝黄小不勝亷亦敗出於申之南楚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赤大而角勝赤小敗出於申酉間漢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大而角勝赤小敗出於酉戌間齊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蒼大而角勝白小敗出於戍之北燕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黑大而角勝黄小敗 班固天文志曰太白所直之辰其國為得位得位者戰勝所有之辰順其色白角者勝其色害者敗晉灼曰鄭色黄而赤蒼小敗宋色黄而赤黒小敗楚色赤黒小敗燕色黒黄小敗皆大角勝 荆州占曰太白之色赤也將者勝其白無角不勝其剛也破軍殺將其柔也勝不殺將太白赤而角者武也戰不戰凶 太白之色赤澤而有角命曰大旗旗長取地長旗短取地短文曜鈎曰太白青角棺槨貴 荆州占曰太白黄而角有土功色白而角文不可以戰一曰哭泣之聲色黑而角大水有兵在外戰吉不戰凶 元命包曰太白髙下進退應兵名舒疾左右角曜兵官驚慎武將斥武臣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二
  太白盈縮失行一
  石氏曰日方南太白居其南日方北太白居其北曰盈侯王不寧用兵進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其北日方北太白居其南曰縮侯王憂用兵退吉進凶遲吉疾凶日方南謂夏至後也日方北謂冬至後也 元命包曰太白嬴則將相謀太白縮則后族患圎而不行我侍為君 荆州占曰太白出於巳殺大將出於未陽國傷 春秋緯文耀鈎曰太白躍沉浮主代提天下更紀世有名師宋均曰主德不一則攝提代移更紀授有令名能為天下師表者也 荆州占曰太白見東方上至已皆更政出西方順行過已不及午有霸國及午陰國令天下案班固天文志曰三年秋太白出西方有光幾中乍北乍南過期乃入是時項羽為楚王而漢已定三秦與相距滎陽幾中是秦地戰將勝而漢國將興也晉灼注曰幾中近踰未地也 郗萌曰太白出戌入未是謂犯地行刑絶天維國大小暴兵將多傷荆州占曰太白行小失道其將為奸行大失道其將為大奸其國將坐之逆行尤甚 石氏曰其國失殺秋政則太白失行 巫咸曰太白出西方失道有過八月不盡九月至一日期三月 又占曰太白失行而南是謂金入火有兵兵罷不出三年國有男䘮若有兵魏武帝兵法曰不有破軍必有屠城北國當之 荆州占曰太白失行而北金入水災大兵起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光熙元年四月太白失行自翼入尾箕占曰太白失行而北是謂反生不有破軍必有屠城五月汲桑攻鄴魏郡太守馬嵩出戰大敗桑遂害東燕王騰殺萬餘人焚燒魏時宫室皆盡也 荆州占曰太白出至其國之日而獨不見其兵弱若有此可擊必能得其將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失行而北中國敗失行而南倍海國敗 石氏曰太白出西方失行倍海之國敗天文志曰夷狄敗其出東方失行中國敗 荆州占曰太白有不見三日有亡國敗師 又占曰太白一南一北九侯皆伏 又占曰太白一東一西害於侯王謂有免侯王也 又占曰太白在東方以始出為位在月南為得行在月北為失行不有破軍必有屠城與月相過失行月不盡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而兵起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下行一舎如下北兵將當有戮者 郗萌曰太白出東方若西方過營室強國君有興者不及營室而反還入強國有敗者 海中占曰主好聽䜛廢直大臣女子為政刑法誅殺不以道理則太白逆行天鳴地坼歲多暴風大水庻民負子而逃孕多死麥豆不收 劉向洪範曰好戰功輕百姓飾城郭侵邊境是謂不艾厥極憂時生蟊則太白變色逆行 郗萌曰太白逆行變色簡宗廟廢禱祀去祭祀逆天行 荆州占曰太白逆行失常有兵革又占曰王者失於秋政則太白逆行變色揚芒與他星舎鬬環繞犯乗變為妖星彗掃其害庭國破主死天下皆兵王者修德赦罪存孤恤寡薄賦省徭可得無咎荆州占曰太白始出逆行不可以逆戰大凶敗亡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逆行不至已而返陽國強陰國敗戰不勝一曰陽國有興者 荆州占曰太白東方逆行過己不至午有霸國及午陽國令天下一曰陽國霸石氏曰太白出西方逆行至四正西方之國吉出東方逆行至四正東方之國吉 文曜鈎曰太白當出不出陰匿留主沉湎大臣有謀 石氏曰太白當出不出當入不入是謂失舎不有破軍必有死王亡國案天官書曰必有國君之墓又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咸寧四年九月太白當見不見是時羊祜表請伐吳上許之五年十一月兵出太白始夕見西方太康元年三月大破吳軍孫皓靣縳請死吳國遂亡應之 荆州占曰太白未當入而入天下聚糧 石氏曰太白當出而不出當入而不入天下偃兵兵在外而入荆州曰有軍則罷 文曜鈎曰太白不當出而出主躁臣熾軍破主死兵馬滋荆州占曰太白當出而出外有急兵出南方南方急出北方北方急 石氏曰太白出東方為東方入為北方出西方為西方入為南方又曰所居久其國利 荆州占曰居宿如度其鄉利易其鄉凶蘇林注漢書天文志曰疾過也一說易鄉而出入晉灼曰上言易而出易言疾過是 甘氏曰太白政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逆則凶 又占曰太白未及其時而出不及其時而入天下舉兵所當國亡以時出而不出時未入而入天下偃兵野有兵者所當之國大凶 巫咸曰太白可出不出國且有謀可入不入國有置兵當入不入過二十日天下有兵事 又占曰太白可入不入國且置侯未可入而入野有冦 又占曰太白出西方黄昏而出陰國之兵強 天官書曰太白暮食而出小弱夜半而出中弱雞鳴而出大弱是陰䧟於陽 巫咸曰太白在東方平旦而出東方南方以舉兵天下不能當平明而出東方陽國之兵強雞鳴而出其國大弱黄昏而出中弱是謂陽陷於陰 石氏曰太白未當出而出當入而不入天下起兵有破國 巫咸曰太白未當出東方而出東方色黄白名曰重華吏民讙譁事擾不治民不得耕織或騷動不得食使之無然聽訟得其理則止非重華色而重華人民作為不祥 巫咸曰太白未可下而下東方色黄而不明名曰少歲少歲亂行人民驚惶於野若牧牛羊使之不然斷執死罪以下釋之如此則止非少歲色而少歲其歲飢百鬼不享 巫咸曰太白未可出西方而出西方色白者名曰太白有聚卒使之不然止工作無聚衆縱市三旬以當有卒聚如此則止非太白色而太白有兵 巫咸曰太白未可出而出國且有謀過二十日天下有兵事 巫咸曰太白未可下而下西方色青白名曰白肖白肖亂行且有甲兵搶攘民惶惶徭役以行百神不享使之無然死人於市者勿𦵏吏民三月帶劒佩刀操兵以當有兵如此則止非白肖色而白肖有䘮 海中占曰太白出不上不下留桑榆門晉灼曰行遲而下也病其下國巫咸曰兵其下國 班固天文志曰太白上而疾未盡期日過叅天晉灼曰參天者三分天過其一此戌酉之間也病其對國 荆州占曰太白出王羸百六十日而上過參天主尊令行民治無盗賊少徭賦 荆州占曰太白出上百六十日不能參天主卑令不行民亂多盗賊倍徭賦 又占曰太白未滿日參天其國亡 又占曰太白以其時出陽四十日不動先起兵者不利 甘氏曰邦將亂謀太白徃守之 荆州占曰太白夕出西方其旦昏當午道無行人其下之國兵起不利期六月 荆州占曰太白夕出西方其昏正月而還有失地之君期九十日 石氏曰太白已出三日而復㣲入三日乃復盛出是謂懦而伏其下之國有軍其衆敗其將死 石氏曰太白入三日而復㣲出三日乃復盛入其下國有憂其師有糧遺人食有兵革遺人用之士卒雖衆將軍為人所虜班固天文志云其下之國憂師師雖衆敵人食其糧用其兵虜其帥 文曜鈎曰太白已入三日復出師憂將慮主大遇宋均曰大遇如衛卜追敵師有夫出征而䘮其雄遇獲敵將也遇或為愚 荆州占曰太白已出三日而復入天文志曰復㣲也入三日而復出天文志曰復盛也是謂逆伏其下之國有敗軍死將不出其年今日入明日出其君死之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三日而反入其將軍虜 石
  氏曰太白入七日復出相死入十日復出將軍戰死入又復出人君死 荆州占曰太白不滿其日數入入而復出入一日十日而兵死入五日五十日而兵死入十日百日而兵死當其日以命其國 荆州占曰太白已出髙二三丈乍入乍見如此三日四日不過五日必有大戰 兵勢要秘術曰太白出三日而復入入三日乃出其國有軍軍敗所謂出國若是已國戒勿動有挑戰勿應之雖戒勿動宻嚴可也軍出乃為動耳 文曜鈎曰陰卑俯軍相圗先戰敗將見誅又曰上復下下復上將反天下駭擾 荆州占曰太白不出一年強國之君當之不出二年強國之君死之
  太白經天晝見三
  石氏曰凡太白不經天若經天天下革政民更主是謂亂紀人民流亡孟康曰謂出東入西出西入東也太白陰星出東當伏東出西當伏西過午為經天晉灼曰日陽也日出則星亡晝上午上為經天也 石氏曰太白經天見午上秦國王天下大亂 荆州占曰太白晝見於午名曰經天是謂亂紀天下亂改政易王人民流亡棄其子去其鄉里案宋書天文志曰宋後廢帝元徽五年五月戊申太白晝見午上光明異常宋順帝昇明元年九月丁亥太白在翼晝見經天占曰更姓後一年齊受禪之驗 荆州占曰太白夕見過午亦曰經天有連頭斬死人陰國兵強王天下女主用事陽國不利 春秋元命包曰殺失則攻戰刑故太白逆經天屠君父外夷征 京房對災異曰人君薄恩無義懦弱不勝任則太白失度經天則變不救則四邊大動蠻貊侵也 春秋文曜鈎曰太白經天主失樞春秋緯曰彗守角太白經天金精之國虚謀殺作兵春秋漢含孳曰陽弱臣逆則太白經天陽弱君宗弱不堪為主也孝經鈎命訣曰天子失兵則太白經天 雒書雒罪級曰太白經天不日桀侯代政 巫咸曰太白晝見而經天争明而兵起天下驚強國弱女主有名 天官書曰太白晝見經天強國弱弱國強女主昌也 巫咸曰太白當户期百八十日蚩尤出兵且起大將在野 巫咸曰太白上中天下有一主之命 又占曰太白不當中而中孟月見之侯王當之仲月見之大將軍當之季月見之小民當之 又占曰太白不當過中是謂絶綱四國兵起 春秋緯運斗樞曰太白赤芒世有過為大臣三公所乘則太白經天有此類則亡引也 荆州占曰太白經天海内悲泣九州摇動奮兵負糧 春秋緯考異郵曰陪臣行毒諸謁向尊則太白經天主命凶 荆州占曰太白𠕂經天一入中宫天下更王國破主絶期不出三年案班固天文志曰秦二世即位太白再經天因以張楚並興兵相跆藉秦遂以亡蘇林曰跆音臺登躡也或作蹈 荆州占曰太白晨出東方過食時而明有兵期四十日若至日中而明兵起將行期三月 荆州占曰太白晨出東方而中乃明亡地之君在東方若東北方期六十日 又占曰太白見東方上至午將奪君又曰陽國王當位者受之 又占曰太白見東方至丙巳之間小將死過午有起霸者 荆州占曰太白出髙至己午之間士卒勞有不利軍者難以得功也 又占曰太白出西方上至未陰國有霸者若過未及午陰國王令天下一曰至午者陰國王者當其位者受之陳卓曰太白從西方若東方上至午皆為有兵 荆州占曰太白上至午未間天下易王陽國兵強當其位者受之 又占曰太白始出辰巳間為荆楚正巳殺大將出午天下有亡國出午未間天下亡王者昌 荆州占曰太白晝見與日爭光是謂經天大亂十年人民流亡去其鄉女主昌執政近日國必有䘮日中而見事必然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晝見經天為兵䘮在大人案檀
  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太元三年九月太白晝見在角五年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十二年六月癸夘太白晝見經天在柳十月庚午太白晝見在斗十三年正月内左將軍康樂公謝𤣥薨十四年妖賊鄧黎稱號於皇丘劉牢之㓕之 甘氏曰太白晝見天子有䘮天下更王大亂是謂經天有亡國百姓皆流亡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元年六月辛丑太白晝見經天延光元年三月癸巳鄧太后崩孝順永和五年四月戊午太白晝見其六年大將軍梁商薨九江丹陽賊周生馬勉等起兵攻沒郡縣梁氏又專權於漢廷中孝順漢安二年正月己亥太白晝見七月甲申太白晝見明年順帝崩孝冲即位明年正月又崩韋昭洞紀曰桓帝元嘉元年二月太白晝見永興元年二月太白晝見其年夏月河水溢漂殺人百姓飢窮流移道路數十萬户宋書天文志曰魏黄初四年六月甲申太白晝見五年十月乙卯太白又晝見時孫權受魏爵號而稱兵拒守七年五月文帝崩八月吳圍江夏冦㐮陽魏江夏太守文聘固守得全將軍司馬懿救㐮陽斬吳將張覇晉惠永康元年三月太白晝見占曰為不臣晉孝武太元七年十一月太白晝見在斗中八年四月甲子太白又晝見在參九年六月皇太后禇氏崩也荆州占曰太白晝見名曰昭明強國弱弱國霸兵大起期不出年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七年十一月太白晝見在斗八年四月甲子太白又晝見在參是月桓冲征沔漢楊亮伐蜀並拔城略地八月苻堅自將兵號百萬九月攻沒壽陽十月劉牢之破堅將梁成斬之殺獲萬餘人謝𤣥等又破堅於肥水斬其弟融堅大衆奔潰九年八月謝𤣥出屯彭城經略中州十年八月苻堅為其將姚萇所殺十一年二月戊申太白又晝見在東井十二年慕容垂冦東阿翟遼冦河上姚萇假號安定苻登自立隴上吕光竊據凉十二年十月庚午太白晝見又在斗自是慕容垂翟遼姚萇苻登慕容永並阻兵争強十四年正月彭城妖賊又稱號於皇丘劉牢之攻破滅之三月張道破合鄉圍太山向欽之擊走之是年翟遼又攻滎陽侵略陳項于時政事多弊治道陵遲也 巫咸曰太白晝見是謂陰明來年強國有䘮宋孝武太元二十年七月太白晝見在太㣲二十一年三月太白連晝見在羽林二十一年七月武帝崩 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晝見為強臣爭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青龍三年十月壬申太白晝見在尾歴二百餘日恒見占曰尾為燕燕臣強有兵四年三月己巳太白與月俱在丙晝見積二百八十餘日是時公孫淵自立為燕王署置百官發兵距司馬懿討滅之韋昭洞記曰漢安帝永初二年正月太白晝見漢陵河陽失殺三千五百七十人五月旱三年京師人相食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永和三年三月壬子太白晝見六月丙午太白晝見八月乙卯太白晝見閏月乙卯太白晝見太白將軍之官又為西州晝見陰盛與君争明此時將軍梁商父子秉勢故太白常晝見
  太白變異大小傍有小星四
  巫咸曰太白下為壯公止於山林案風俗通云東方朔者太白星精黄帝時為風后堯時為務成子周時為老聃在越為范蠡在齊為鴟夷言其神聖能興王覇之業變化無常列仙傳及漢武故事並云朔是歲星精應劭云是太白精 荆州占曰太白赤圎大而光期不出九十日大兵起 石氏曰太白圎大怒而赤天下有兵盛而不戰 巫咸曰太白出而大兵革將興旌旗相望兩敵相當大將行 甘氏曰太白獨行赤則十五日戰從芒之所指而擊者勝 荆州占曰太白大而芒角色青白若芙蓉置竿有影歲大熟主壽將益禄以戰勝守固 荆州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白西方利荆州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黑北方利 又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赤為兵不足傷南方利 荆州占曰太白色白又曰白甚春有䘮 又占曰太白始出赤而大其年有兵 又占曰太白色赤有憂又曰其色赤國失兵將死 甘氏曰太白始出大而後小其國兵弱始出小而後大其國兵強 荆州占曰太白出小而後大大兵起東方為陽國西方為陰國又曰始出㣲細不明後大而光者戰兵初弱後勝 荆州占曰太白始出大而後小出東方為陽國出西方為陰國又曰始出大而生光後小不明戰兵初勝後亡 巫咸曰太白出小有城其將不能守有兵而不戰 又占曰太白㣲小不明天下盗賊多不明亮者所居之國尤甚 荆州占曰大白小色黒角短歲熟一曰飢旱主卑將軍辱戰不勝 石氏曰太白小以角動兵起 郗萌曰太白小以角動不出三年中央兵起 巫咸曰太白出西方小而圎荆州占曰或小而髙敢戰吉不敢戰凶西方北方以舉兵天下不能當黄昏出陰國之兵強 巫咸曰太白傍有小星數寸若尺期八日邊城有功 荆州占曰太白色赤小以動天下出兵大將失地以歸之兵起 巫咸曰太白夕出西方以八月四日𠉀之傍有小星附之若去之尺餘至二尺客軍大敗有死將軍在外傍有小星去之尺軍罷
  太白流動與列星鬬五
  郗萌曰太白流國有兵將死 石氏曰太白動摇進退左右用兵吉靜凶太白圍以静用兵靜吉躁凶 荆州占曰太白大而角摇居不安東西南北乍上乍下如欲驚者其年有䘮大小必至 郗萌曰太白與宿星鬬不出一年有失國之君將失位 荆州曰太白與列星鬬兵弱為客者利
  太白穣氣暈彗六
  黄帝占曰太白生為氣而白穰明日大風發屋折木道上無灰不出五日粟大貴五倍不出年中有兵歲多大霧傷五榖婦人多災傷其子者不過十月而止 黄帝占曰太白生穣氣長三丈若六丈大風雨兵起所指處天下民主俱驚丈或作尺 孝經右祕曰太白垂冠天下亂臣下叛 甘氏曰太白之為雲如林如杖如杵皆兵䘮俱起期二月 巫咸曰太白白暈天下赦有䘮有喜不出二十日且失國失兵 郗萌曰太白出彗西南維中國民受兵亡地不出二年 石氏曰太白出箒西北維胡狄受兵不出一年亡地 石氏曰太白出箒西南維𠉀中國民為多受兵亡地不過一年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三
  太白犯東方七宿
  太白犯角宿一
  黄帝占曰太白犯左角大戰不勝將軍死 海中占曰太白犯右角將軍有憂若兵起一曰有旱災 石氏曰太白入左角天子憂諸侯用事 太白逆行左角間有刺客天子明慎之 黄帝占曰太白乗左角羣臣有謀不成其以家坐罪案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五年六月戊午太白犯角正元元年李豐等謀亂悉誅之 郗萌曰太白乘左角為水兵 石氏曰太白乘左角天子遊獵冬吉 太白俠左角大臣退國亡 郗萌曰太白犯守角道路不通 黄帝占曰太白守右角五榖不成歲大水 石氏曰守左角上臣陵其主守左角下奴婢大賤 太白守左角上一尺邊境不寧二尺憂百姓亡其俗一曰七寸國危亡也 太白守左角下芒成民不民主不主 太白守左角芒不成兵不用芒成所向無前 太白守左角去復還臣欲為亂 太白守左角為填星所干國有忠將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歲星所干福德又曰太白守左角為辰星所干龍下淵池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天狗所干六畜蕃息 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枉矢所干四夷有弓矢事 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孛星所干皇后有子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彗星所干皇后有知臣心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流星所干國少好妻又曰太白守左角為鈎陳所干大厨賜食皆謂太白守左角也 太白守右角一尺十六日太子驕溢 太白守右角鄭多佞臣國君親小人 巫咸曰太白守角國都圍一曰大人自將兵於野民多疾疫 海中占曰太白守左角右角其色黄白小旱民小厲其逆行即旱其還立雨糴如故 郗萌曰太白守角三十日大赦 海中占曰太白守角為兵西北行其色黄大臣增地赤色臣欲反其主 太白犯守左角大人自將兵於野臣有謀主者 巫咸曰太白犯守左右角居熒惑之後及而共犯之有大戰破軍殺將若犯守左右角熒惑從之所犯不成 郗萌曰太白入角亢間有貴客來
  太白犯亢二
  黄帝占曰太白入亢中國有兵若行疾犯陵而有芒角朝廷貴臣有戮者期百日逺八月 石氏曰太白數入亢其國疾病 海中占曰太白入亢有䘮 陳卓曰太白犯天府廷臣為亂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亢鄭國多亡民更為無年五榖不成一曰五榖多霜死 黄帝占曰太白守亢為兵大人自將兵於野 石氏曰太白守亢収歛國兵以備北方案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五年十月丙申太白犯亢時淮北地常縁淮立重戍以備防北虜也 郗萌曰太白乘亢左星為水右星為火為兵有竒令有收族者 巫咸曰太白守亢國君有憂其下有水 荆州占曰太白守亢有奸吏有兵牛馬用行宿北兵期六十日 郗萌曰太白守亢為焦旱不生一曰多蟲蝗一曰大旱牛馬用太白守亢有亡國天下不通人君憂水又曰五穀以水傷 東官𠉀曰太白守亢兵行疾有芒角犯陵期百日行遲期八月黄帝曰太白逆行守亢為兵 甘氏曰太白守犯亢逆行不順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太白犯氐三
  荆州占曰太白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犯右星右中郎將誅死皆期三年 石氏曰太白入氐天下大役一曰有兵 荆州占曰太白入氐芒角犯陵王者亡地有大兵期四月 郗萌曰太白乘氐之左星天子有子兵將於野乘氐之右星天下大水大兵 石氏曰太白臨氐霜雨不時 黄帝占曰太白守氐國君有憂變北君失邑 石氏曰太白守氐天下大役無兵兵起有兵兵罷 荆州占曰太白守氐國有䘮君大哭 甘氏曰太白守氐與兩星齊將軍受賀大臣受拜逺人蒙恩又曰期十日而赦 巫咸曰太白守氐國有大憂王者失地海中占曰太白守氐有兵不行在西南 石氏曰太
  白入氐守之兵加其國 郗萌曰太白入氐守之春糴大貴案宋書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二年十月辛巳太白入氐其年春彭城穀貴民飢 石氏曰太白入氐犯守之其國大亂大人有憂君失地糴大貴荆州占曰太白守氐房大飢六畜多死
  太白犯房四
  援神契曰太白合表四夷合從合表為行中道也 郗萌曰太白入房十日成勾己為天子忌之以赦解之文曜鈎曰太白入房天子以微誅 郗萌曰太白逆行犯房成勾己為大人憂以赦解之 石氏曰太白到房心皆正不失儀失則為變 荆州占曰太白守犯陵房國君有憂色青憂䘮色赤憂兵積尸成山色黑有將相誅色赤有芒角大䘮 黄帝占曰太白守房國有大䘮大臣有戰死者案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大明八年十月太白守房丹陽尹顔師伯豫章王子尚並誅明年昭太后崩 又曰太白守房南天子有良友輔亦為旱守房北天子有良友亦為水 石氏曰太白守房為良馬出廐太白守房左去還復太子去復還其國多廢立天子守房右去復還又曰太白守房臣盗君命 甘氏曰太白守房臣脅君又曰太白守房兵車滿野中國有殃貴女用事王者失位期二年 巫咸曰太白守房國有變令兵四起大臣當之國相為亂又曰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房為人主無下堂又曰有奸謀 荆州占曰太白守房國易政又曰守天馬天子馬多死又曰太白守房天下易王大人有憂反逆臣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二年八月癸丑太白犯房北第二星十二月桓𤣥簒位遷帝於潯陽又宋後廢帝元徽三年八月己巳太白犯房北頭第二星四年七月建平王㨿京口反時廢主凶暴無度五年七月殞 郗萌曰太白辰星守房土功大起布枲大貴將相失位 荆州占曰太白守房六畜多死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二年十一月癸巳太白犯房明年牛多死者詔大官停宰牛 考異郵曰太白犯房王失德 韓揚曰太白犯房大臣當之晉成帝咸康四年九月太白犯房上相五年七月庚申相王遵薨 石氏曰太白逆行守房羣臣戴麻鏘鏘 黄帝占曰太白行房南若犯守之為大旱行房北犯守之為大水 郗萌曰太白出入房霜雨不時人飢於食牛馬多死 石氏曰太白犯守房為天下相誅海中占曰太白入鈎鈐王室大亂 文曜鈎曰太白入鈎鈐主德移 石氏曰太白犯房鈎鈐王者憂
  太白犯心五
  海中占曰太白入心有白衣之衆又為䘮 甘氏曰太白犯心三寸以内帝怯於兵將軍亡劒㦸上殿羣臣廵走 海中占曰太白犯心天子立后絶嗣犯太子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石氏曰太白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内奉明王帝必延年 郗萌曰太白犯食心左星為太子有憂若立 荆州占曰太子不死則去一曰女主失勢 荆州占曰太白犯守心君后走藏 郗萌曰太白犯守心糴貴 石氏曰太白舎心𤣥色不明有䘮 太白中犯乘陵守心太子位太子憂小子位小子憂 摘亡辟曰太白守心大山崩後九年大飢 黄帝占曰太白守心天下有大怪國有大䘮一曰天下有大蟲 巫咸曰太白守心君弱臣強姦臣賊子謀殺其主石氏曰太白守心兵騎滿野為中國殃有軍在外客
  軍大敗其年飢蝗蟲敗殺一曰哭聲吟吟戴麻鏘鏘海中占曰太白守心不出一年有大兵多禍殃在貴人傍 巫咸曰太白守心有火異 郗萌曰太白守心國王有死者又曰有姦謀又曰天子亡敗物 黄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哭者吟吟戴麻鏘鏘有大䘮若大臣當之近期一年中二年逺三年 黄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環繞成勾己為大人忌故赦以解之期六月 郗萌曰太白退守心客軍大飢 巫咸曰太白中犯乘守心為戰不勝將軍鬬死 郗萌曰太白中犯乘守心明堂為萬民備火近期一年中期三年逺期九年一曰為旱又曰兵戈四起國相為亂一曰大臣當之案後漢孝靈帝中平六年八月丙寅太白犯心前星戊辰犯心中大星其日未暝四刻大將軍何進于省中為諸黄門所殺己巳車騎將軍何苖為進部曲吳匡所殺 又曰太白出入留舎心三十日不下國兵大起在八月九月
  太白犯尾六
  石氏曰太白犯尾人民為變國易政 甘氏曰太白守尾宫人有罪者 巫咸曰太白守尾有亂多火災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尾天下大蟲軍無糧大將鏘鏘滿道不行又曰守尾近女主去逺女主廢 巫咸曰太白守尾人民為變國易主不然皇后去若太后去一曰宫人死之 郗萌曰太白抵司空出入君惡之 東官𠉀曰太白守若入尾兵大起民多妖言期三年 巫咸曰太白出入留守尾兵起於野將士滿道不行所謂不行國乏粮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尾春糴貴一曰更為無年太白留逆犯守乘凌尾皇后有珠玉簪珥惑天子者
  誣讒大起后相貴人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太白犯箕七
  石氏曰太白犯箕天下大飢 郗萌曰太白犯箕女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軍 巫咸曰太白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皆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 荆州占曰太白入箕中人主自備下有兵 郗萌曰太白在箕中天下州戰若入箕中有赦 甘氏曰太白出入留舎箕五日不下天下大恐其時多蟲五穀不熟燕國且以義致天下若有赦 黄帝占曰太白守箕大人衛守 巫咸曰太白守箕多土功事一曰民疾疫 海中占曰太白守箕天下有兵若角動天下無所定 郗萌曰太白守箕歲水萬物不成糴貴德令不行又曰守箕口執政者為亂 東官𠉀曰太白守箕兵起一歲國増地必得國 石氏曰太白逆行守箕成勾己兵起大臣為亂天下有憂王當之期一年郗萌曰㮛箕出入人君惡之一曰更政 太白與熒
  惑相隨而變熒惑舎天門凶太白舎天津中人主無出門若之逺宫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四
  太白犯北方七宿
  太白犯南斗一
  石氏曰太白犯南斗為赦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康帝建元二年閏月乙酉太白犯南斗九月康帝崩太子立大赦晉陽秋曰孝武帝寧康二年九月甲子太白犯斗第五星三月丁未大赦天下也石氏曰太白去南斗七寸陰乘陽小人在位 巫咸
  曰太白入南斗中國更政令 石氏曰太白入斗大人禦守有兵兵罷將軍為亂守魁二十日大赦 甘氏曰太白入南斗將軍戮死國易政期三年司馬彪天文志曰永元五年五月九日金入南斗魁中為大將軍死至六年十二月車騎將軍鄧鴻坐追虜失利下獄死 海中占曰太白入南斗將相有黜者一曰有被殺者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延光四年九月甲子太白入南斗口中侍中黄門孫程等合謀追尉衛顯等立太子保為天子是為孝順帝郗萌曰太白入南斗不出三十日有大兵丞相死又
  曰入斗外國使來見主出斗主遣使至外國皆期三十日太白入南斗留舎斗中十日不下匈奴入於所守之國進者必有兵退者家久長 太白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九月壬午太白入南斗口犯第四星五年五月哀帝立大赦賜爵禄 荆州曰太白星入南斗中將軍戮辱不出三十日有赦去復還將死之 文曜鈎曰太白守南斗威爍 陳卓曰太白入南斗有䘮一曰君死不則病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九月壬午太白入南斗口犯第四星五年五月穆帝崩郗萌曰太白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 黄帝占曰太白守斗大人當之國易政 甘氏曰太白失次守斗所守者誅 巫咸曰太白守南斗執政為變太白留守斗所守之國當誅太白犯守南斗國有兵事大臣有反者有名之人誅宋書天文志曰吳太平元年九月壬辰太白犯南斗其明年諸葛誕反又明年孫綝廢亮晉元帝大興元年七月太白犯南斗三年九月太白又犯南斗永昌元年三月王敦率江荆之衆來攻京都六軍拒戰敗績於是殺䕶軍將軍周顗尚書令刁協驃騎將軍戴淵等 石氏曰太白犯斗留守之破軍殺將
  太白犯牽牛二
  海中占曰太白入牽牛為天下牛車有急行 郗萌曰太白入牽牛留守之大臣為亂 陳卓曰太白入牽牛留守之大人死將軍失其衆關梁不通民飢有自賣者石氏曰太白去牽牛一尺六畜貴 海中占曰太白
  提牽牛出入萬物死 太白出入留舎牽牛三十日不下牛大貴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留舎牽牛五十日不下軍出至越城下 黄帝占曰太白守牽牛吳越兵起牛多死十日不下牛大貴宋書天文志曰宋前廢帝永光元年正月丁酉太白掩牽牛明年廣州刺史袁曇逺等反 海中占曰太白犯守牽牛諸侯不通陳卓曰太白犯守牽牛將軍凶 石氏曰太白守天
  鼓有急令 海中占曰太白守天閑二十日大赦 石氏曰太白守牛北人民流死在其西虎狼入邑在其南多亡狗在其東小兒多死 巫咸曰太白守牽牛為五穀不成 海中占曰太白守牽牛其國兵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無已 荆州占曰太白守牽牛有兵謀萬人多死 海中占曰太白守牽牛為犧牛疾疫 甘氏曰太白犯守牽牛國有大兵將軍為亂大人憂國易政太白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太白犯須女三
  陳卓曰太白犯須女布帛貴軍起 玉厯曰太白去須女一尺而守之一夫十婦天下女多男少 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舎須女其國棺貴三十日不下國有兵 石氏曰太白守須女王者發布帛絲庫藏珍寳出 石氏曰太白守若入須女中倖臣與女亂妃黨謀王太白守須女為有女䘮 巫咸曰太白守須女為萬物不成海中占曰太白守須女兵起鏘鏘東北行有嫁女娶婦之事 郗萌曰太白守須女為后夫人有變一曰妾為主 百二十占曰太白守須女妃謀主兵發於内 荆州占曰太白守須女天下多寡女 北官𠉀曰太白入須女留守有女䘮大臣謀主 陳卓曰太白逆行留守犯陵須女天子及大臣有疾女有竒政令
  太白犯虚四
  文曜鈎曰太白入虚天子以㣲誅 巫咸曰太白入虚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 海中占曰太白入虚不出九十日有大赦遍天下天下欲從 太白提虚出入大臣謀主政急 郗萌曰太白提虚出入大臣多就詔獄者又曰多土功民流亡 石氏曰太白去虚一尺稻粱貴十倍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虚五十日不下其國若有疾事 石氏曰太白守虚國多孤寡 甘氏曰太白守虚母覆其子太子承號之衆當封賞拜賜者 巫咸曰太白守虚為民多疾疫一曰天下大亂一曰萬物不成又曰太白守虚有兵兵罷又曰太白守虚天子將兵流血滿野農人荷㦸一曰有兵災 荆州占曰太白芒角守虚大臣謀君 海中占曰太白守虚兵起東北敵人出楚吳亦然 郗萌曰太白在虚中為彗如劒形虚國發兵
  太白犯危五
  北官𠉀曰太白入危有兵兵罷無兵兵起多火災一曰旱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提天府出入大臣謀主政急 石氏曰太白守危去之一尺諸侯無忠者以讒言相謗若有黜者 郗萌曰太白守危賔客有以事死甘氏曰太白守危將軍凶去公門災消國有憂 荆州占曰太白守危民多瘡疽之病 百二十占曰太白犯守危大臣為亂天下有兵 𤣥冥占曰太白入危犯守之天下有急事兵大起國有憂有兵加於齊國之城郗萌曰太白與危鬬不出其年國有反臣 太白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聲
  太白犯營室六
  郗萌曰太白犯營室陽陽有急犯陰陰有急 太白晨出東方上至營室而反還復入東方其出西方若出東方過營室強國君有興者不及營室而反強國有敗者石氏曰太白去營室一尺威令不行 甘氏曰太白
  入營室犯之天下兵滿野人主威令不行六十日不下將軍死之 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舎營室五十日不下衛國將困一歲不去將軍死之 石氏曰太白守營室太子及妃后與臣謀兵起於内 郗萌曰太白守營室君有殃 石氏曰太白守營室有兵罷國士安 郗萌曰太白守營室東壁中期六十日天下金賤 甘氏曰太白守營室天下軍起兵甲滿野大兵乗水欲攻王侯之國不出四十日 荆州占曰太白守營室天下更令有破軍期二月若百二十日 郗萌曰太白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 北官𠉀曰太白入營室而守之太子及妃后俱謀兵起於宫中期百八十日
  太白犯東壁七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東壁五十日不下大人當之石氏曰太白去東壁一尺諸侯用命 黄帝占曰太白守東壁文武幷行術士用兵大人當之其國亡 石氏曰太白守東壁為有兵災 甘氏曰太白守東壁天下有軍不戰 巫咸曰太白守東壁旱多火災 郗萌曰太白守東壁為天下兵起一曰狄兵起 百二十占曰太白守犯東壁且有兵䘮 石氏曰太白犯守東壁天下有兵不戰 石氏曰太白守東壁兵發於内太子及妃后與人民謀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八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五
  太白犯西方七宿
  太白犯奎一
  荆州占曰太白入奎中大水横流不出百八十日 郗萌曰太白入天庫兵起西方 海中占曰太白出奎起兵於國外 太白潤澤出奎有善令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 石氏曰太白守奎外夷入 海中占曰太白守奎出復入糴貴人流食貴 石氏曰太白守奎五十日不下大水有兵且戰一嵗不下三嵗有兵 甘氏曰太白守奎大霜 海中占曰太白守奎以水起兵國中 巫咸曰太白守奎萬物不成民疾病 海中占曰太白守奎兵起凶一曰聖人出一曰徭大起 郗萌曰太白守奎有匿謀不過嵗中又曰大將軍戰死若戮死期九十日國有流民又曰赦 荆州占曰太白守奎為王者憂一曰大人當之 玉厯曰太白入奎若守之水泉湧出五十日不下秦且開庫發兵加魯城有兵戰國多流民 石氏曰太白守奎外國兵來入有軍不戰一曰水潦為害傷五穀 甘氏曰太白犯守奎外兵來入國若去奎一尺四夷共治中國期二年 文曜鈎曰太白垂芒守奎天下柝擊
  太白犯婁二
  郗萌曰太白犯婁有衆聚發事 玉厯曰太白順行之婁子離其母其政和平國有喜 石氏曰太白經婁四夷還去 太白去婁一尺爵禄貴 太白出入留舍婁外國兵來入 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婁天下大兵起秦國以發兵必有兵加於魯之城 黄帝占曰太白守婁小旱萬物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婁有兵期四十日又曰有大令 石氏曰太白守婁赦 甘氏曰太白守婁子守其母天子至孝將有徳 荆州占曰太白守婁為聚衆兵起三軍行天下多飢豕大貴 石氏曰太白守犯婁其郷吉天下和平將軍有喜
  太白犯胃三
  甘氏曰太白犯胃色赤五十日不下其國大敗有亡主期不出年 海中占曰太白入胃中守之有喪 黄帝占曰太白守胃二十日兵大起流血 石氏曰太白守胃五十日兵大起其鄉有轉穀百里百姓飢國大亂甘氏曰太白守胃大臣執忠天子奉其祀四海安寧巫咸曰太白守胃民疾病若流亡一曰民小流又曰太白守胃為有兵災萬物不成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胃五十日不下天下大亂百姓饑其國必敗 海中占曰太白守胃有徳令兵革不用有兵兵不用 陳卓曰太白犯守胃將為亂國以無義亡 太公決事曰太白守胃五十日不下兵見百里流血後月赦 郗萌曰太白守胃有仁令一曰天下大赦 西官候曰太白守胃色赤如火兵起見血流一曰青黄有徳令 文曜鈎曰太白貫胃倉廩虚邊兵結四夷侵禍謀成 黄帝占曰太白逆行守胃成勾己其國君死大臣有誅若去之一尺燕趙大饑人相食期百八十日 孝經右祕曰嵗將大惡金加胃
  太白犯昴四
  文曜鈎曰太白入昴天子以嵗誅 陳卓曰太白犯昴旱大暑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太白犯昴六月旱 陳卓曰太白犯昂兵起近期一年逺期五年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太白犯昴四月石虎偵騎至歴陽朝廷慮其哨衆復至加司徒王導大司馬治兵動衆又遣慈湖牛渚鹿湖三戍五月乃罷是時湖賊又圍襄陽庾亮拒而退之 石氏曰太白入昴天下擾兵大起期五十日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大安二年太白入昴是年冬成都河間攻洛陽二年正月東海王越執長沙王乂張方反 晉康帝建元二年正月壬午太白又入昂是年石虎殺其太子邃及其妻子徒屬二百餘人又遣將劉寜寇没狄道又使將張舉將萬人屯荆東以備慕容皝 郗萌曰太白入昴中大赦近期十五日逺期三十日太白行疾期近行遲期逺 又占曰太白入昴中大赦期九十日玉厯曰太白入昴中大憂國易政有流血千里主命惡之不出其年 石氏曰太白去昴一尺賤人貴 郗萌曰太白奔昴若出北者為隂國有憂 黄帝占曰太白犯昴若舍昴留四五日不去即大臣有死者 又占曰太白出入留舍在昴北有女喪在昴南有男喪 又占曰太白守昴四夷有兵事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章帝建初元年正月丁巳太白在昴西一尺昴為邊兵是時蠻夷陳縱等叛漢 春秋元命苞曰太白守昴政絶石氏曰太白守昴兵從門闖入人主出走一曰胡兵
  入且亡國若有謀主之變居其北則四夷有毒霜早降嵗有疾癘一曰胡不安期六十日當有自來王 甘氏曰太白守昴將軍下獄 海中占曰太白守昴將軍有聚衆 石氏曰太白守昴有更令若有大赦期百八十日 巫咸曰太白守昴國易政大人當之 巫咸曰太白逆行守昴擾有兵起民多有恨獄者一曰大臣有獄死 又占曰太白入昴若居昴北若犯乘守北主死郗萌曰太白與昴鬬不出其年有反臣 又占曰太白中犯乘守昴為兵北征於邊 荆州占曰太白犯乘守昴有角兵大起天下流血千里民多疾
  太白犯畢五
  黄帝占曰太白犯畢出北陽國有憂 石氏曰太白犯畢左角大戰不勝將軍死 太公決事占曰太白犯畢口大兵起一嵗罷 西官候曰太白犯畢右角敵兵大戰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永平十六年四月癸未太白犯畢畢為邊兵後北匈奴入雲中至咸陽使者高𢎞發三郡兵追討無所得太僕蔡彤坐不進下獄 石氏曰太白入畢口中為大人當之國危 石氏曰太白入畢口有女喪 西官候曰期百二十日逺期十月一曰將相當之若有憂大人惡之天文志曰孝安永初三年五月丙寅太白入畢口中延光元年三月癸巳鄧太后崩五月庚辰太后兄車騎將軍鄧隲等七侯皆免官自殺之驗也 石氏曰太白入昴近陽星大將出征立功有光榮 石氏曰太白入畢口與兩股齊期四十日兵起入直一星期十日兵起守之五日期三日兵起若有人以獵惑人君者也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畢不下一國有憂兵起北方出入留舍六十日不下天下有立王百日不下不越四年中王侯有大喪巫咸曰太白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
  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軍罷 郗萌曰太白入畢口不出民人走有狄奪國又曰大赦近期十五日逺期三十日太白行疾期近行遲期逺 西官候曰太白入畢人主守衞將相有亂者人主當之犯左角大兵戰左右將死乘陵其上邊將軍死 太公決事占曰太白出東方入畢口車馬貴易政 石氏曰太白出畢陽則旱出畢隂則為政令不行 石氏曰太白出畢一尺國豐 西官候曰太白抵天都尉出入天下有兵驚民離主亦驚 文曜鈎曰太白貫畢倉廩虚邊兵繕四夷侵禍謀成 石氏占曰太白守畢傍有兵 石氏曰太白守畢天子虚國多枉刑 甘氏曰太白守畢大將有功大臣使出 巫咸曰太白守畢諸侯兵起一嵗罷又曰為水萬物五穀不成 西官候曰太白守畢柄有兵邑益强一曰大臣出使又曰太白入畢守之將軍謀反大將出從竟立功名國易政期不出二年 𤣥冥占曰太白入畢而守之將軍為亂國君守衞大臣當之改朔易令 郗萌曰太白犯守畢有大兵民多死 郗萌曰太白犯守畢有急令一曰相死邊境不安 黄帝占曰太白犯守畢左股邊夷兵起左將軍戰死若犯守右股右將軍戰死不出其年 海中占曰太白犯守附耳國有讒亂之臣在主側以畋獵惑主者若相有喜陳卓曰太白犯附耳兵將相憂喪也若不即免退
  太白犯觜觿六
  石氏曰太白犯觜觿萬物不成 石氏曰太白犯觜觿其國兵起天下移動 甘氏曰太白犯觜觿大臣為亂大臣當之國易政兵起鈇鉞用期九十日 郗萌曰太白入觜觿中有兵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守觜觿地數裂兵且起大人當之 黄帝占曰太白守觜觿時節不調當温反寒當寒反温當雨反晴當晴反雨 石氏曰太白守觜觿不出三十日有將軍叛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 石氏曰太白守觜觿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 荆州占曰太白守觜觿天下兵 石氏曰太白守觜觿君臣和同 甘氏曰太白守觜觿四夷和合天下咸寧 巫咸曰太白守觜觿為萬物不成一曰民多疫大臣有變 西官候曰太白犯守觜觿天下兵起人民相謀
  太白犯參七
  太公決事占曰太白犯參左股戰大勝 郗萌曰太白犯參右股戰不勝將軍死 海中占曰犯參有大兵將行 西官候曰太白犯參右肩有戰右將憂犯守左肩亦有戰左將憂若大臣當之將軍有死者 荆州占曰太白抵參出入天下驚抵天都尉出入天下發兵 石氏曰太白逆行若留止衡中兵革起 荆州占曰太白宿參若宿伐為反臣中兵也 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參名將死天下大亂兵起而不用人民流亡不居其鄉不出年山谷亦空 石氏曰太白守參有兵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 巫咸曰太白守參大臣為變 石氏曰太白守參有赤星出中邊有兵 郗萌曰太白守參天下不安國大危大憂若糴貴 甘氏曰太白守參將軍出外降邊兵大戰 巫咸曰太白守參國有反臣海中占曰太白守參若大水在西方 石氏曰太白守犯參伐大臣為亂車騎人皆急兵起 郗萌曰太白守伐衛尉若國將當之期五月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六
  太白犯南方七宿
  太白犯東井一
  海中占曰太白犯東井人主浮船 石氏曰太白犯東井將軍惡之宋檀道鸞晉陽秋日孝武太元五年五月丁酉太白犯東井八月己巳領軍將軍新除太常韓伯卒安帝元年三月丙辰太白犯東井後將軍王國寳於獄賜死又左將軍王緒斬於市也石氏曰太白入東井中大人衛守國君失政大臣為亂兵大起案晉書天文志曰晉永康二年二月太白出西方逆行入東井是時齊王冏起兵討趙王倫倫滅冏擁兵不朝專權淫侈明年誅死車頻秦書曰符生夀光三年二月太白犯東井太史奏曰必有暴兵生曰星入井者必將渴耳何怪也時長安謠曰百里望空城蔚蔚一何青瞎兒不知法仰目不見星其年符法殺生而堅代立是其應也 郗萌曰太白入東井中先起兵者大敗天下大水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昇平三年六月太白犯東井四年五月天下大水之驗也郗萌曰太白出東方入咸池東下行入東井下不忠有謀上者 荆州占曰太白入東井將軍有戮死者 玉歴曰太白入東井失道行陽先起者亡後發者昌 郗萌曰太白入東井出入諸侯兵驚政急民流 南官侯曰太白入東井留二十日以上天下更政若六畜疾又曰兵大起天下易正朔謂留井中 黄帝占曰太白入東井為水 石氏曰太白守東井為旱 石氏曰太白守東井十日不下大臣坐之三十日不下神水出歳多土功 郗萌曰太白守東井一東一西一南一北男子不得耕女子不得織 巫咸曰太白守東井邑君失政大人當之大臣為盜有誅者又占曰太白守東井為萬物不成若失火 郗萌曰太白守東井兵起東南 石氏曰太白入若守東井中大臣為盜 郗萌曰太白犯乗守井鉞為其國内亂兵起 黄帝占曰太白入犯井鉞為臣誅 郗萌曰太白入若犯鉞將誅 石氏曰太白犯守鉞有兵起不出其年
  太白犯輿鬼二
  甘氏曰太白犯輿鬼質將戮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永初三年六月癸酉太白入輿鬼為將凶後中郎將任尚坐贓侵其年檻車徵棄市也 荆州占曰太白入輿鬼將誅 陳卓曰太白入輿鬼兵革起 石氏曰太白犯天尸將軍有憂其主廢 齊伯曰太白犯入輿鬼以罪斬大臣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延熹八年五月癸酉六月壬戌太白行入輿鬼九年十一月太原郡守劉瓚等坐殺無辜荆州刺史李隗為賊所拘皆棄市永康元年十二月大將軍竇武尚書令尹勲黄門令山冰等皆枉死也若五十日不下且有大喪 石氏曰太白入輿鬼西北婦人多兵死 郗萌曰太白入輿鬼為大人卒事以命終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質本初元年四月辛巳太白入輿鬼閏月一日孝質帝為梁冀所鴆之騐 郗萌占曰太白入輿鬼歳惡婦人多懐子而死者 荆州占曰太白入輿鬼亂臣在内有屠城案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太元二年四月戊戌太白入輿鬼四年二月襄陽城陷四月魏興城崩五月彭超攻陷盱眙城南官𠉀曰太白入輿鬼犯積尸國有大喪大兵起將軍有戰人多死白骨滿野無有𦵏者期二年 郗萌曰太白舍輿鬼東北天下多梟死者一曰有兵 郗萌曰太白舍輿鬼中央左右羣臣有伏劍若吞藥而死者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輿鬼五十日不下民大疾死而不收案宋書天文志曰孝武孝建三年四月戊戌太白犯輿鬼明年夏京邑疾疫明帝泰始四年六月壬寅太白又犯輿鬼其年普天下大半疾疫也 南官𠉀曰太白出入留舍輿鬼五十日不下國兵起開庫發卒 石氏曰太白守輿鬼有兵災若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輿鬼傍萬民當之 石氏曰太白守輿鬼大人有祭祀之事 海中占曰太白守輿鬼出其南水出其北旱南官𠉀曰太白乆守輿鬼病在女主其留二十日以上有喪期八月 玉厯曰太白行守輿鬼成勾己若環繞之國有死王大臣有戮者五十日不下人民死者大半郗萌占曰太白入若守輿鬼為主憂財寶出亂臣在
  内若大臣謀有干鉞棄質者君貴人憂金玊用民多疾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人東入為丁壯棺木倍貴 荆州占曰太白干犯守輿鬼隨所守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其下國有大喪陽為人君隂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 郗萌曰太白輿鬼鬬不出其年有反臣
  太白犯栁三
  南官𠉀曰太白犯栁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 郗萌曰太白入栁天庫兵起西北方又曰大人守禦 南官侯曰太白入注兵大起有益地者 海中占曰太白逆行入栁成鈎己下刑上臣謀主民有怨仇多暴死 春秋文曜鈎曰殘百姓誅名臣則太白入栁 石氏曰太白去栁一尺國有專臣専命無忌 荆州占曰太白提天相出入有隂謀 南官𠉀曰太白逆乗注下刑上民多怨仇暴死者 又占曰太白抵栁出入隂謀其主諸侯應其急 甘氏曰太白守栁將軍受賀王者封臣石氏曰太白守栁戰大勝大得地 海中占曰太白守栁兵大起一歳罷若小旱傷五穀 南官𠉀曰太白守栁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 南官𠉀曰太白守栁兵起一歳大益也 郗萌曰太白守栁敵不安 齊伯曰太白守栁秦兵且至無王者 巫咸曰太白犯守注有急兵若有變更之令下陵上君弱臣强奸臣賊子謀殺其主 郗萌曰太白守栁人民多狂 荆州占曰太白迫守栁大將軍出
  太白犯七星四
  郗萌曰太白犯七星臣為亂 甘氏曰太白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 郗萌曰太白出七星太子且立 石氏曰太白去七星一尺國致七十二人 郗萌曰太白提天都出入歳旱惡 荆州占曰太白經七星民非吾民一曰當有詐為王者 郗萌曰太白犯守七星兵大起曝巫移市 又占曰太白留七星中央為天下大憂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七星三十日不下兵且起六十日不下必有破國亡王死將八十日不下三年兵起期在春一曰有急令期不出年 黄帝占曰太白守七星不出二十日有兵 又占曰太白守七星二十日以上有急兵 石氏曰太白守七星兵渡津橋者大凶 甘氏曰太白守七星將軍納忠國君有德 巫咸曰太白守七星兵大起又為水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七星國失政大人當之 郗萌曰太白守七星戰大勝天子益地 荆州占曰太白守七星七日以上至三十日大將軍出 又占曰太白守七星車騎滿野又曰行天都王者有憂 南官𠉀曰太白守七星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
  太白犯張五
  春秋文曜鈎曰太白入張天子以微誅 巫咸曰太白乗犯張三日以上至七日將軍内反賊臣在側 郗萌曰太白提張出入相自擅隂謀其主 荆州占曰太白提張出入諸侯應其急 石氏曰太白守張春旱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張兵起於其國 甘氏曰太白守張其國有兵謀不成天下以空發兵一曰兵起不行巫咸曰太白守張必有大水多水灾萬物五穀不成民憂食 南官𠉀曰太白守張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 百二十占曰太白守張先旱後水 石氏曰太白犯守張兵革滿四野必有亡國天下易政 巫咸曰太白守張下凌上君弱臣强奸臣賊子謀殺其主 郗萌曰太白犯守張人民多狂
  太白犯翼六
  荆州占曰太白入翼天下兵塞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翼大風將至一曰其國不平若大水出 海中占曰太白去翼一尺翼陽也太白金隂也隂來附陽秦朝楚郗萌曰太白舍翼有客一曰舍左翼旱 黄帝占曰
  太白舍右翼兵起 郗萌曰太白犯守翼其國失地石氏曰太白守翼為萬物不成人民流亡 石氏曰太白守翼三日以上大臣不臣一曰大臣為亂 巫咸曰太白守翼有反臣中兵也 郗萌曰太白守翼四夷兵大起五穀傷風民多疫 玉厯曰太白守翼有急事若有大風 齊伯曰太白守翼臣不承令人主有憂 百二十占曰太白守翼有兵在西方 黄帝占曰太白守翼易代臣行主命
  太白犯軫七
  石氏曰太白守軫其國兵起得地 海中占曰太白犯軫將軍為亂其國兵起臣欲謀君賊人謀貴人兵死一曰去之一尺天下大飢期不出百八十日 巫咸曰太白入軫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黄帝占曰太白犯守軫兵起西方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軫軫分為楚府廷太白秦國之星也主金行軫客兵來過楚矣必有死主黄帝占曰太白守軫將軍為亂車騎出 甘氏曰太白守軫將軍有憂 海中占曰太白守軫兵車四夷兵大起 南官𠉀曰太白守軫兵大起有亡地千里恐有大喪 又占曰太白守軫兵謀欲起人有代上之符入軫中兵起國易政及有自來侯王受命於王者男子有功封爵之慶士卒有逺征之役諸侯應之魏以位禪晉時太白入軫中及留度進過於午之間二十餘日晉代吳之二年太白入軫 荆州占曰太白守軫將軍有疾𤣥冥占曰太白入守軫中央兵起國易政亡地千里若有大喪士卒有逺征之役吳楚當受其兵期二年 郗萌曰太白起左角逆行至軫國亡地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七
  太白犯石氏中宫
  太白犯攝提一
  聖洽符曰太白入犯攝提兵起滿野强臣謀主若守衛臣有謀期二年
  太白犯大角二
  郗萌曰太白守大角兵大用有國亡 荆州占曰太白守大角兵大動 文曜鈎曰太白守犯大角天下亂大兵起强臣謀主若貴人被戮期一年 海中占曰太白犯守大角臣謀主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逺一年
  太白犯梗河三
  巫咸曰太白犯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太白犯招搖四
  聖洽符曰太白犯招摇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兵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三年 荆州占曰太白守招摇旗幟起 甘氏曰太白入守招摇天下兵大起非一國逺夷為亂欲侵中國人主有憂期一年
  太白犯𤣥戈五
  聖洽符曰太白犯守𤣥戈為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
  太白犯天槍六
  巫咸曰太白犯守天槍邊兵起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太白犯天棓七
  巫咸曰太白犯守天棓邊夷起機棓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太白犯女妝八
  荆州占曰太白犯女牀凶若守女牀宫有變害若被誅甘氏曰太白守犯女牀兵起宫中若后有誅期百八
  十日逺一年
  太白犯七公九
  石氏曰太白犯七公羣臣有誅 黄帝占曰太白守七公為飢君不安 石氏曰太白犯守七公輔臣有誅議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 甘氏曰太白犯守七公兵革大起大臣有誅若有戮死者期不出年
  太白犯貫索十
  巫咸曰太白犯守貫索天下亂兵起多有獄事貴人有死者 石氏曰太白入貫索中犯乗守以獄為亂 𤣥㝠占曰太白犯守天牢以獄起兵大人憂
  太白犯天紀十一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紀有兵亂 石氏曰太白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若犯守大臣為亂兵起宫中若有大旱之災人民大飢
  太白犯織女十二
  巫咸曰太白守織女后有誅者 黄帝占曰太白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不出其年
  太白犯天市垣十三
  海中占曰太白入天市國有謀兵將相有戮死者期百八十日 郗萌曰太白入天市中五官有憂一曰將有憂一曰大臣戮若糴貴 文曜鈎曰太白入居守天市中驚國有謀兵鈇鉞用兵大起期不出三年 巫咸曰太白入天市而守之相坐之有兵起貴人有憂若誅期二年 郗萌曰太白入若守天市諸侯貴人必有戮者一曰更幣
  太白犯帝座十四
  海中占曰太白犯帝座大臣為亂强臣謀主有兵期不出年 石氏曰太白守犯帝座有逆亂事
  太白犯侯星十五
  石氏曰太白犯守侯星諸侯起兵有千里之行政令急民多苦 海中占曰太白犯守𠉀星隂陽不和五穀傷人民大飢有兵起
  太白犯宦者十六
  石氏曰太白守宦者凶 甘氏曰太白犯宦者左右輔臣有謀若戮死期不出年
  太白犯斗星十七
  石氏曰太白守斗星者凶
  太白犯宗正十八
  石氏曰太白守宗正左右羣臣多死者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太白犯宗人十九
  石氏曰太白犯宗人親族貴人憂若有死者一曰主親有離絶
  太白犯宗星二十
  甘氏曰太白犯守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 𤣥冥占曰太白觸抵宗星幸臣有誅者期二年
  太白犯東西咸二十一
  石氏曰太白守東西咸女主憂誅若貴女有戮死期二年 荆州占曰太白守東西咸憂兵起 石氏曰太白守犯東西咸者為臣不從令有隂私
  太白犯天江二十二
  陳卓曰太白守天江暴水為害不出其年 巫氏曰太白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水齊城郭人飢亡去其鄉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永和十一年八月己未太白犯天江占曰河津不通昇平元年慕容雋遂據臨漳有幽并青冀之地縁河諸將漸奔散津河隔絶矣
  太白犯建星二十三
  陳卓曰太白犯建星大臣相譖 郗萌曰太白入建星外國使來見主出建星主遣使至國期皆三十日 黄帝占曰太白守建星滿二十日必大赦 巫咸曰太白入建星若守之兵起闕道不通若有外國使來者期一年
  太白犯天弁二十四
  甘氏曰太白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兵起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飢
  太白犯河鼓二十五
  黄帝占曰太白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有誅者若有罪以五色占之 石氏曰太白入河鼓兵大起大將出若守之所犯之將誅期二年 郗萌曰太白守河鼔兵起期六十日
  太白犯離珠二十六
  石氏曰太白犯離珠宫中有事若有亂宫者宫人有罪黜者 巫咸曰太白犯離珠有兵起後宫凶女主有憂
  太白犯匏𤓰二十七
  𤣥冥占曰太白守匏𤓰人主誅邑族若有兵一曰王者以菓賜諸侯 聖洽符曰太白犯守匏𤓰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菓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其年
  太白犯天津二十八
  海中占曰太白犯天津關道絶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憂文曜鈎曰太白入天津兵起大亂以其所近四方中
  央死而𦵏易政立王 齊伯曰太白守天津兵起有亡國期一年逺二年 石氏曰太白有赤芒而守天津三十日關道不度人主有憂若諸侯
  太白犯螣蛇二十九
  甘氏曰太白守螣蛇天子前駈凶奸臣有謀前駈為害𤣥冥占曰太白守螣蛇諸侯若先駈者一曰以水為
  災水物不成
  太白犯王良三十
  帝覽嬉曰太白入王良人主以車為𡚁馬多死關津不通國有憂 石氏曰太白守王良為兵 海中占曰太白守王良三十日大將亡一曰主將皆大亡兵起車騎行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郗萌曰太白守天馬天子馬多死者 齊伯曰太白犯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恐强臣謀主期不出年
  太白犯閣道三十一
  石氏曰太白守閣道而絶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王天下有兵期二年 齊伯曰太白守閣道天子禦難御道塞臣謀君一曰宫人有謀戒慎女兵
  太白犯附路三十二
  石氏曰太白守附路太僕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乗馬者
  太白犯天將軍三十三
  郗萌曰太白入將軍興軍吉 荆州占曰太白乗犯天將軍將軍以兵事誅又曰太白守天將軍兵大起將軍行 文曜鈎曰太白入守天將軍大將有憂若兵起一曰以飢為敗人民憂 石氏曰太白犯守天將軍為大將誅若有死者
  太白犯大陵三十四
  石氏曰太白入大陵國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戮死人民死者大半皆不出其年 荆州占曰太白乗大陵天下盡大喪死人如岳 甘氏曰太白犯守大陵其國有喪大人憂若有土功墳陵之事期百八十日
  太白犯天船三十五
  郗萌曰太白守天船大人當之天下赦 聖洽符曰太白入守天船兵起舟船用有亡國期不出年 海中占曰太白入守天船國有喪貴臣有戮期二年
  太白犯卷舌三十六
  海中占曰太白犯卷舌有奸亂之變若入之臣有妄言於君者若讒臣謀君以口舌起兵而亂國者期百二十日若一年 石氏曰太白乗卷舌天下多喪若入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
  太白犯五車三十七
  石氏曰太白犯五車大旱若有喪兵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飢君絶糧犯倉星穀貴若有水一云若入而中犯乗庫星兵起北方若西北方 郗萌曰太白入五車留不去秦國金玉貴一曰兵大起百萬人以上入日占其國 荆州占曰太白入五車天庫天下大兵起文曜鈎曰太白入經五車四猾起 百二十占曰太白入五車若犯天潢有大水五穀不成糴大貴期不出年郗萌曰太白入五車留不去即有兵春見若舍其西
  北多死人馬牛多疾疫在酒泉燉煌方舍東北糴石五百 黄帝占曰太白守五車四夷人相食三歳不復其亂 郗萌曰太白守五車有大兵不出九十日而至矣黄帝占曰太白乗守天庫四夷兵起必有死王 郗
  萌曰太白乗守天庫中國兵所向無不服有自來之將其民入中國國有大喜
  太白犯天關三十八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天關萬人多死 石氏曰太白行天關中每至栁楊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隆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絶道路不通 河圗曰太白提天關關梁所出入貴人多死海中占曰地氣泄生相害萬物大傷 海中占曰太白守天關二十日大赦一云臣誅主歳水一曰守之二十日兵甲鏘鏘以水行 郗萌曰太白守天關大臣反宋書天文志曰晉簡文咸安二年五月丁未太白犯天關占曰兵起六月庚午入康城 一曰為地氣泄貴人多死 西官𠉀曰太白守天關兵大起關道不通人民相恐 海中占曰太白守犯天關道絶天下相疑有關梁之令 郗萌曰太白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太白犯南北河三十九
  黄帝占曰太白乗南河戍者出南河為中國兵起 石氏曰太白行南河戍中若留止為西方兵起百姓疾郗萌曰太白舍河戍三十日國有男喪 黄帝占曰太白舍南河戍間天下難起道不通 石氏曰太白守南河戍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災人民飢 海中占曰太白守南河戍邊臣有謀郗萌曰有奸謀也 若諸侯兵起君憂若敗亡 黄帝占曰太白留止守南河戍為百姓病若行其中或留止守之為旱有喪 郗萌曰太白行南河戍若留止守之為有喪在北河戍下中國有兵所向者勝 黄帝占曰太白乗北河戍若出北河北皆為胡王死若留北河戍下三十日必有自來主將其民降中國其留過三十日四夷大亂太白從南來南方當之從北方來北方當之 郗萌曰太白舍北河戍三十日有女喪 甘氏曰太白守北河戍邊戍有謀若有兵起關梁不通人主有憂期一年 郗萌曰太白守北河戍有内謀一曰有白衣之㑹又曰四夷相伐 荆州占曰太白留止守北河中兵起道不通 𤣥冥占曰太白守北河戍胡夷兵動若守之三十日不下胡人敗若胡王死天下大水人民飢期不出年若二年 石氏曰太白入北河戍中而留止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兵戰秋冬臨衝革也春夏徳也 郗萌曰太白經南河戍之南刑法峻暴誅伐不當經北河戍之北女子金錢貪色奢佞失治道皆期三年中期六年逺期九年而災至居南北河戍中若守之百日兵大起 荆州占曰太白守兩河間天下乖離道路不通若在陽門中天下並戰 郗萌曰太白在陽門中旱入天髙中有奇令若失度守隂門若陽門為諸侯奸入天髙成勾己天下有憂 黄帝占曰太白留守隂門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若以四月從東方來入天髙留三十日天下民受賜留五十日兵起宫中 郗萌曰太白不行天門天關為國有喪太白與熒惑俱在帝闕中則有大事分國
  太白犯五諸侯四十
  石氏曰太白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死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熙六年三月太白犯五諸侯是年三月始興太守徐道覆反江州刺史何無忌討之大敗於豫章無忌死之四月盧循寇湘中攻巴陵五月循等大破豫州刺史劉敬宣僅以身免八年六月臨川烈武王道規薨時為豫州九月兖州刺史劉蕃伏誅 巫咸曰太白犯五諸侯有兵起大將出若大臣有誅若有戮死如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日而處之率一日為十日而軍罷 文曜鈎曰太白守五諸侯四猾起兵官亂 荆州占曰太白守五諸侯兵起 郗萌曰太白犯乗守五諸侯為所中死乗守者誅若有殃期三年兵發 石氏曰太白中犯乗守五諸侯諸侯兵死期三年
  太白犯積水四十一
  巫咸曰太白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飢期二年
  太白犯積薪四十二
  甘氏曰太白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人民飢亡
  太白犯水位四十三
  石氏曰太白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期不出二年
  太白犯軒轅四十四
  荆州占曰太白犯軒轅女御天子僕死 文曜鈎曰太白入軒轅四猾起 石氏曰太白入軒轅中犯乗之有逆賊若火災 黄帝占曰太白出東陵必有白龍出左右宫若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憂喪也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不治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乗守者誅若有罪 荆州占曰太白行軒轅端貫出其中而東大臣出令 石氏曰太白在軒轅中有以女請人君者 黄帝占曰太白中女主女主當之其守犯女主女主有憂宋書天文志曰魏青龍四年七月七日甲寅太白犯軒轅大星景初元年皇后毛氏崩 晉成帝咸康六年六月七日太白犯軒轅大星七年三月皇后杜氏崩 安帝義熙六年八月壬午太白犯軒轅大星七年八月皇后王氏崩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八月朔日犯軒轅明年皇后袁氏崩 聖洽符曰太白守軒轅兵大起憂宫中若有女喪各以其所犯占之期一年 帝覽嬉曰太白守軒轅大星若環繞之皇后有急若憂誅一曰天下易王女主有殃 荆州占曰太白守軒轅女御有誅者 巫咸曰太白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勢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九年七月乙夘金星犯軒轅大星十月己丑又犯之軒轅者後宫之官大星者後宫之皇后金犯之為失勢是時郭后已失勢見踈後廢為中山太后 孝和元年四月乙酉金星犯軒轅東北二尺四年竇氏被誅太后失勢 孝桓永夀二年八月戊午太白犯軒轅大星為皇后後二年四月懿獻后以憂死荆州占曰太白中犯守軒轅左角為大臣當之
  太白犯少微四十五
  石氏曰太白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奪勢太白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
  有死者 黄帝占曰太白入中犯乗少微為宰相易女主有憂 石氏曰太白入中犯乗守少微為五官亂宰相憂
  太白犯太微四十六
  春秋緯曰太白犯太微主受期命奪號滅衝為期宋書天文志曰晉愍帝建武元年六月丁夘太白犯太微占曰王者惡之七月愍帝崩于寇廷也 帝覽嬉曰太白行犯太微左右執法為大臣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元初元年閏月己未太白犯太微左執法建光元年五月太后兄車騎將軍隲等七侯皆免官自殺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四年九月太白犯左執法五年七月庚申丞相王𨗳薨 安帝義熙六年九月甲寅太白犯左執法八年九月兖州刺史劉蕃尚書僕射謝琨伏誅也 石氏曰太白入太微庭所中犯乗守者為天子所誅若有罪 太白犯左右執法左右執法者誅若有罪 郗萌曰太白犯天府庭臣為亂 荆州占曰太白道從太微西蕃北南方星間入到南蕃東方星間南出道也中西蕃直坐入者非道也 太白以庚子日順入太微天庭中天子所使也不以庚子曰非天子使 太白入太微軌道吉軌道者入西門出東門若左右掖門行不留也不軌道者謂有所犯守也 郗萌曰太白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在左執法受事左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飢 石氏曰太白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 太白入太微出左掖門大將軍出東南伐出右掖門大將軍出西南伐皆不出其年 黄帝占曰太白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 帝覽嬉曰太白入太微而出端門臣不臣 雒書曰太白入左右掖門出太陽東門强臣暴誅若入端門庭守十日臣欲害君期不十日 春秋圗曰太白入西華門出東華門大臣作亂謀其主若諸侯不從王命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石氏曰太白入太微庭中華東西門若左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必有反臣 太白入西出東門皆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西華門出中華東門為臣有不令有入太隂西門出太隂東門皆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 甘氏曰太白入太隂西門出東門天下大亂主死破宫若有大水期一年司馬彪天文志曰王莽地皇四年秋太白在太微中燭地如月光太白為兵太微為天庭太白贏而北入太微是兵將入天子庭也是時王莽遣二公之兵至昆陽已為光武所破莽又拜九人為將軍至華隂皆為漢將劉畢李崧所破進攻京師十月戊申漢兵自宣平城門入二月己酉城中少年子弟數千人起兵攻莽商人杜昊殺莽漸臺之上校尉公賔斬莽首大兵蹈公庭之中仍以更始入長安居前殿皆以火入宫庭者 郗萌曰太白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大臣伐主入西門而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太白入西華門出端門東門詐穪詔 太白入太微西門若入端門出東門為貴者奪勢 太白入太微中臣相殺國有憂 荆州占曰太白主西方北方入太微西南陽星之南為西方入二星之北為北方皆臣殺主之𠉀也犯帝座星臣勝不犯不勝視其所止留之宿國以知其所誅 荆州占曰太白入太微西蕃第一星行至東蕃第一星東下去太微者天子之庭也太白行其中宫門當閉大將軍被甲守兵大臣伏誅左右有罪者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帝建寧元年六月太白在西方入太微犯西蕃南頭星其年八月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謀欲盡誅諸宦者其年九月辛亥中常侍曹節長樂五官吏朱瑀覺之先矯制殺蕃等家屬徙日南 荆州占曰太白入太微宫為天下驚一曰有兵 太白入天庭國不安其宫 太白入太微中近臣起兵入庭中丞相御史誅 北官𠉀曰太白入太微天庭天子自將兵大臣謀立若有誅者 黄帝占曰太白東行入太微庭中出東門天下有急兵若守將相丞相御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入南門逆行出西門國有大水逆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 巫咸曰太白逆行入太陽東門出西門有反臣欲伐其主期九十日 太白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 石氏曰太白逆行入左掖門為臣刼其主 太白逆行於太微之中及出左右掖門為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 荆州占曰太白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諸侯將有殺者若至黄帝座而謀成不至黄帝座而還有謀不成以其入日占國 玉歴曰太白逆行入太微强臣凌主天下大亂諸侯皆兵起 太白留太微庭中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為天下亡徒為兵者 太白道南蕃入留止南門為大臣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羸而北入太微大兵將入天子之庭出太微宫中有兵 荆州占曰太白從右入七日以上為主有憂 感精符曰太白入端門而守之大臣謀叛將軍伐主外臣陵内天下大亂期二年 黄帝占曰太白干太微留守二十日以上為必有兵革天下大赦春秋緯曰太白入太微庭其陵犯留焉三十日必有喪荆州占曰太白入太微天庭中犯乗守者殺若有罪
  各以守宦名名之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大安二年秋太白守太微成都河間攻洛陽三年正月東海王越執長沙王乂張方又殺之 太白食若中犯乗守太微東西蕃四輔為君失禮輔臣有誅者
  太白犯黄帝座四十七
  石氏曰太白犯黄帝座改政易主天下亂存亡半 雒書罪級曰太白入黄帝座强臣殺主 荆州占曰太白入黄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 太白入太微宫中至黄帝座有兵在中 郗萌曰太白抵黄帝座為有土功事荆州占曰太白觸黄帝座君死 黄帝占曰太白守
  黄帝座為大人憂 海中占曰太白守端門若至帝座星南禍小若犯黄帝座臣弑主天下大亂不出年
  太白犯四帝座四十八
  石氏曰太白犯四帝座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 甘氏曰太白中犯乗守四帝座天下亡 玉歴曰太白犯四帝座臣謀主若被誅 石氏曰太白中犯乗守四帝座辟君憂也
  太白犯屏星四十九
  郗萌曰太白入太微宫中至屏而留為有兵在中 甘氏曰太白犯守屏星君臣失禮下而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 石氏曰太白犯乗守屏星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太白犯郎位五十
  甘氏曰太白犯守郎位輔臣有誅左右宿衛為亂王者有備
  太白犯郎將五十一
  巫咸曰太白犯守郎將命曰陵陵則將有誅者將憂荆州占曰太白犯乗牛郎將有以符節奸者一曰必有不還使 太白中犯乗守郎將名曰陵節郎誅一曰大臣為亂誡左右
  太白犯常陳五十二
  甘氏曰太白犯常陳守衛有謀兵起宫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太白犯三台五十三
  玉歴曰太白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罰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走者以五色占色黄白當無故青黒憂死期一年 文曜鈎曰太白犯守中台司中奸臣有誅若有誅者中公當之 巫咸曰太白犯守下台司禄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者死 郗萌曰太白犯守上台大尉自將兵在宫中大戰交刄流血滂沱貴人多死期在七月守中台司徒反守下台司空反 荆州占曰太白守三台天下驅掠兵聚一隅 太白舍天柱下地大動民恐臣以謀主 石氏曰太白擊天柱地大動兵大起
  太白犯相星五十四
  石氏曰太白犯相星輔臣凶 太白守相星三十日大臣為亂天下兵起人主有憂
  太白犯太陽守五十五
  石氏曰太白犯太陽守執御臣憂内將軍有死者期九十日 甘氏曰太白犯守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太白犯天牢五十六
  石氏曰太白犯天牢王者以獄為𡚁貴人多有斬者一曰若有赦期不出百八十日太白入天牢犯守者以獄為亂
  太白犯文昌宫五十七
  石氏曰太白入文昌天下兵起其君不安若有走主春秋緯曰太白入文昌三軍反兵滿都以弱亡
  太白入北斗五十八
  𤣥㝠占曰太白入北斗魁中强臣奪主位天子棄宫走天下大亂更政易王期不出三年 甄曜度曰太白守北斗人主御守兵罷國亂一曰執政令吏憂以五色占之 石氏曰太白入守北斗執政大臣有憂若被誅郗萌曰太白入守北斗貴人有擊者
  太白犯紫微宫五十九
  巫咸曰太白守紫微宫民莫處其室宅流移去其鄉
  太白犯北極鈎陳六十
  聖洽符曰太白入紫微宫中犯北極臣害其主天下大亂兵走四塞易主期百八十日逺一年 黄帝占曰太白犯守北極主星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抵之兵喪並起文曜鈎曰太白犯守太子庻子星各以所守有罪若
  死 荆州占曰太白犯乗守北極主星者為大人憂一曰有喪一曰為有反者 太白三月舍樞星下芒赤色怒兵起 黄帝占曰太白犯守鈎陳後宫亂兵起宫中幸臣謀主有憂
  太白犯天一六十一
  石氏曰太白犯天一幸臣有謀兵起人主憂
  太白犯太一六十二
  石氏曰太白犯太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有憂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一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八
  太白犯石氏外官一
  太白犯庫樓一
  郗萌曰太白入庫樓三日兵起尤甚一曰兵起西北方若舍之三十日諸侯兵悉發大將出 玉厯曰太白守庫樓兵起將軍出車騎徧野
  太白犯南門二
  石氏曰太白犯守南門邊夷兵起若道路不通
  太白犯平星三
  石氏曰太白犯平星凶 文曜鈎曰太白歴平星主命傾 甘氏曰太白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期一年
  太白犯騎官四
  甘氏曰太白犯守騎官有兵起馬多發若多死 石氏曰太白入騎官若守之兵大起車騎用將軍出若騎士憂 郗萌曰太白入守騎官不出二十日赦天下
  太白犯積卒五
  石氏曰太白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 𤣥㝠占曰太白犯守積卒主失位天下亂兵大起期百二十日
  太白犯鼈星六
  黄帝占曰太白守鼈星為有白衣之㑹 巫咸曰太白犯守鼈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隂則水
  太白犯九坎七
  石氏曰太白守九坎天下旱名水不流五穀不登人民大飢一曰之陽大旱之隂有水又曰犯守九坎凶
  太白犯敗臼八
  石氏曰太白守敗臼民不安其室失其釜甑若流移去其鄉
  太白犯羽林九
  郗萌曰太白入羽林有反臣中兵也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元年十二月己巳太白入羽林占曰兵動明年羽林兵出誅太宰江夏王義㳟尚書令栁元景僕射顔師伯等明年㑹稽太守尋陽王子房廣州刺史袁曇逺雍州刺史袁顗青州刺史沈文秀並反 太白經過羽林中天子為軍自守 黄帝占曰太白守羽林兵起期六十日 石氏曰太白守羽林為有馬行期三十日甄曜度曰太白入守羽林兵大起大將軍出行臣謀其主若有喪期二年 海中占曰太白入守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己天下大兵關梁不通不出其年荆州占曰太白入天軍大將軍在外 石氏曰太白入天軍中為兵起一曰入天軍留守若變色逆行成勾己為兵起急 郗萌占曰太白犯天軍為兵起有破軍死將 太白入天壘天下有兵期二十日若百二十日石氏曰太白入守壘壁陣天下兵起左右倖臣為亂期四十日若百二十日
  太白犯北落十
  石氏曰太白入守北落亦為兵大合軍門 海中占曰太白守北落天下有兵夷狄入塞來侵中國將士出石氏曰太白與北落相貫抵觸有光芒相及為兵戰覆軍殺將伏尸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太白犯土司空十一
  聖洽符曰太白守土司空邦君有死者 海中占曰太白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石氏曰太白守土司空有兵喪天下憂水
  太白犯天倉十二
  黄帝占曰太白入天倉中主財寶出主憂臣在内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户俱開主人勝客事不成期二十日而發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倉天下飢粟出 齊伯曰太白守天倉諸侯有發粟之事有兵起星若當户守之將受命不為主用 石氏曰太白入守天倉有兵起食粟散出一曰年穀不登人民飢 郗萌曰太白中犯乗守天倉四夷人相食期三歳兵起西方若北方
  太白犯天囷十三
  石氏曰太白入天囷天下兵起囷倉儲積之物發用一曰御物多有出者庫藏空虚期二年 海中占曰太白入天囷天下兵起諸侯謀囷倉庫藏有破者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大元二年四月壬申太白入天囷占曰為飢隆安元年王㳟舉兵脅朝廷内外戒嚴出國寶以謝之又水旱民飢
  太白犯天廩十四
  石氏曰太白守天廩天下大飢 甘氏曰太白入守天廩天下有兵歳大飢倉粟散不出其年 玉歴曰太白入守天廩兵起滿野天下粟出給軍糧一曰糴貴 石氏曰太白犯守天廩天下亂粟散出
  太白犯天苑十五
  荆州占曰太白入天苑出兵犯外夷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苑兵起馬死 石氏曰太白入守天苑牛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漢班固天文志曰漢孝武元鼎五年太白入天苑占曰將以馬起兵也一曰馬將以軍而死耗其後以天馬故誅大宛馬大死於軍 𤣥冥占曰太白入守天苑邊境兵起王者出兵征外夷天下馬發
  太白犯參旗十六
  文曜鈎曰太白守參旗九州騷動天下皆兵弓不下弦矢不舍筈其國不寧王者有憂 海中占曰太白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將士出行一曰弓矢貴
  太白犯玉井十七
  黄帝占曰太白入玉井為强國失地其出之强國得地巫咸曰太白入玉井國有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為
  不成期不出年 感精符曰太白入守玉井水兵大起若以水為變魚鹽十倍
  太白犯屏星十八
  甘氏曰太白入屏星為大臣戮若疾 𤣥冥占曰太白入守屏星諸侯有謀若大臣有戮死者
  太白犯天厠十九
  黄帝占曰太白守天厠為大臣戮者 郗萌曰太白守厠星國多疾疫兵飢並起人主有憂 甄曜度曰太白入守天厠天下大飢人相食死者大半期二年
  太白犯天矢二十
  帝覽嬉曰太白守天矢貴人多有疾而病死者一曰民多以飢死
  太白犯軍市二十一
  荆州占曰太白守軍市以飢兵起 石氏曰太白入守軍市兵大起大將軍出若以飢兵起一曰天下亂四夷兵起道路不通一曰大軍飢絶其糧兵士逃亡期二年
  太白犯野鷄二十二
  甘氏曰太白入軍市犯守野雞其國凶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
  太白犯狼星二十三
  感精符曰太白守狼星車騎出滿野守二十日將相有死者 石氏曰太白守狼星野獸死 郗萌曰太白提狼星而出入守之車騎兵出大將有千里之行 荆州占曰太白守狼敵兵起 太白犯守狼星大將出行其國有兵一曰有兵將死 齊伯曰太白犯守狼星兵大起士卒行天下凶諸侯相攻多賊盜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永興二年四月丙子太白犯狼星是年茍晞破公師藩張方破莊陽王虓關西諸將攻河間王顒顒奔走東海王逐而殺之也
  太白犯弧星二十四
  荆州占曰太白守弧星弓弩矢貴大將軍有千里之行民多死者 𤣥㝠占曰太白守弧星臣有謀主者庫兵盡用關梁四塞津道不通期二年
  太白犯稷星二十五
  海中占曰太白犯天稷有旱災五穀不登歳大飢五穀散出
  太白犯甘氏中官二
  太白犯四輔一
  荆州占曰太白犯乗守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者
  太白犯天厨二
  荆州占曰太白犯天厨大官事誅 石氏曰太白守天厨大官吏死
  太白犯鼓旗三
  石氏曰太白守鼓旗兵革起
  太白犯天田四
  文曜鈎曰發大兵相殘賊則太白入天田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田五穀傷
  太白犯天門五
  荆州占曰太白舍天門中人主無出邦門之逺宫廊廣門大有伏兵
  太白犯平道六
  甘氏曰太白入守平道天下兵亂
  太白犯酒旗七
  文曜鈎曰太白犯酒旗三公九卿謀 荆州占曰太白守酒旗天下大酺有酒肉財物若爵宗室
  太白犯天髙八
  黄帝曰太白以四月從東方來入天髙留三十日民受賜留五十日兵起宫中 郗萌曰太白入天髙成勾己天下有憂 太白舍天髙中有奇令
  太白犯礪石九
  荆州占曰太白守礪石兵起以入日占國
  太白犯積尸十
  石氏曰太白守積尸大人當之
  太白犯天潢十一
  黄帝曰太白入天潢中天下大亂易政一曰貴人死又曰兵起軍起道不通 郗萌曰太白失度留天潢為人主憂以水為害若以井為害以入日占其國
  太白犯咸池十二
  黄帝曰太白入咸池中犯乗守之有喪 春秋緯曰太白入咸池天下亂易政人君惡之 石氏曰君死皆以入日占其國 甘氏曰太白入咸池有兵喪天子且以大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不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 石氏曰太白入天井大臣為亂國家易政令 郗萌曰太白入咸池中犯乗守之若糴貴一曰為有迷惑人主者 荆州占曰太白中犯乗守咸池大兵起百萬人以上
  太白犯天街十三
  郗萌曰太白當天街為諸侯自立為主一曰大水若留止逆行其中為兵革起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街兵塞道 文曜鈎曰太白犯守天街徘徊亂行主弱臣强道路絶天下不通 荆州占曰太白不行天街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
  太白犯甘氏外官三
  太白犯狗星一
  石氏曰太白守狗星守衛之臣作亂
  太白犯狗國二
  荆州占曰太白順行守狗國出兵討鮮卑烏丸逆守之其國為亂
  太白犯天田三
  郗萌曰太白提天田出入大水一曰五穀霜死
  太白犯哭泣四
  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四年十一月太白犯哭星占曰天子有哭泣事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 孝武大明三年十月太白犯哭泣後六宫多喪公主薨天子舉哀歳大旱民飢
  太白犯八魁五
  荆州占曰太白守八魁兵大起
  太白犯鈇鑕六
  荆州占曰太白犯鈇鑕五日以上臣有謀主者 太白犯鈇鑕誅執法之官 郗萌曰太白犯乗鈇鑕為鈇鑕用一曰將有憂
  太白犯蒭藳七
  黄帝曰太白入蒭藳中主寶出憂臣在内
  太白犯九州殊口八
  荆州占曰太白守九州殊口九州兵起
  太白犯天節九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節大將以兵出
  太白犯軍井十
  荆州占曰太白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歳大水
  太白犯天狗十一
  荆州占曰太白入天狗北夷大飢來歸隣國多土功
  太白犯天紀十二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紀天下兵悉起
  太白犯天廟十三
  黄帝曰太白入天廟若守之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又曰太白入守天廟有廟殘之事吏不去死
  太白犯巫咸外官四
  太白犯長垣一
  感精符曰太白入長垣三公九卿謀主兵大起天下亂王者有憂
  太白犯土司空二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土司空有大徭之事
  太白犯鍵閉三
  郗萌曰太白犯乗鍵閉星大臣有悮天子不尊事天者致大災於宗廟天子崩一曰王者不宜出宫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
  太白犯天桴四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桴兵鼔起
  太白犯天淵五
  荆州占曰太白守天淵海水出江河決若海魚出
  太白犯斧鑕六
  郗萌曰太白中犯乗守斧鑕為斧鑕用一曰兵將有憂黄帝曰太白入斧鑕為大臣用 荆州占曰太白犯
  守斧鑕兵起 郗萌曰太白入斧鑕大將誅 荆州占曰太白犯斧鑕誅執法之臣
  太白犯天廐七
  荆州占曰太白入天廐十日以上廐馬有食變 太白守天廐為廏災之事人主以馬為憂不則馬疾 郗萌曰太白守天廏三十日騎馬出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一
  辰星名主一
  郗萌曰辰星七名小武星天免安周細爽星能星鈎星荆州占曰辰星一曰句星一曰鼎星一曰小霜一曰
  音黄一曰歳咸吳龍 天官星占曰辰星北方之位黒帝之子宰相之象一名安調一名細極一名能星一名鈎星一名伺星辰主德常行四仲 張楫廣雅釋天篇曰謂之爨星 鴻範五行傳曰辰星者北方水精也於五常為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攉貪道於五事為聴不惑是非智虧聽失逆冬令則辰星為變怪為水災為四時不和班固天文志曰逆冬令傷水氣則罰見辰星 淮南子曰北方水也其帝顓頊其佐𤣥㝠執權而治冬其神為辰星其獸𤣥武其音羽其日壬癸荆州占曰辰星色太隂之精黑帝之子立冬主北維
  其國燕趙於日壬癸其位卿相又曰人君之象天子執政主刑刑失者罰出辰星之易是也 合誠圗曰星主正常 巫咸曰辰星主調和隂陽節四時効其萬物辰星脩順之則喜逆之則怒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殺伐之氣鬬之象也 五行志曰辰星為蠻夷 荆州占曰辰星主内謀天下有急一時憂出 辰星主刑罰王者殺無辜好暴逆簡宗廟重徭役逆天時則辰星伏而不效主恩寛赦有罪輕徭役賦斂賑貧窮調隂陽和四時則星效於四仲天下和平災害不生 荆州占曰辰星主刑獄法官及廷尉人君宰相之治重刑罰惰法令殺無罪戮不辜弃正法貨賂上流則辰星不效度不時節法官憂 荆州占曰有軍於野辰星為偏將之象無軍於野辰星為刑事之象 辰星主徳燕趙代以北宰相之象 石氏讚曰辰星效四時和隂陽
  辰星行度二
  洪範五行傳曰辰星以上元甲子歳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夜半甲子時與日月五星俱起牽牛前五度右行迅疾常與日月相隨見於四仲以正四時歳一周天案歴法辰星夕見西方三十日而伏二十二日而晨見東方而伏伏入三十三日一千五百四十分日之一千一百六十八奇六十六復夕見西方如初一終凡一百一十五日一千一百七十八奇六十六星行度數亦如之是七十七年而二百四十九終也星平行日一度一年周天舊説皆云辰星效四仲以為謬矣 丞相之象一歳一周出以四仲天下和平不出四仲災變生人民大飢穀不榮隂陽錯亂國家傾冬温夏寒害傷人洛書曰春分二日辰星在奎晨見東方十八日而晨
  入東方夏至二日辰星在井晨見東方十八日而晨入東方秋分二日辰星在氐昏出西方十九日而昏入西方冬至二日辰星在女昏出西方十九日而昏入西方春秋緯曰辰星出四仲為初紀春分夕出夏至夕出
  秋分夕出冬至晨出其出常自辰戌入丑未 淮南子曰辰星正四時常以二月春分效奎婁效見也 以五月夏至效東井輿鬼以八月秋分效角亢以十一月冬至效斗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出二旬而復入晨𠉀之東方夕候之西方 石氏曰辰星仲春春分暮出奎胃東五舍為齊仲夏夏至暮出東井輿鬼栁東七舍為楚仲秋秋分暮出角亢氐房東四舍為漢中仲冬冬至晨出東方與尾箕斗牛俱出西方為中國 甘氏曰辰星是正四時春分效婁夏至效輿鬼秋分效亢冬至效牽牛其出東方也行星四舍為日四十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入於東方其出西方也行星四舍四十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入于西方 皇甫謐年厯曰辰星春分立夘之月夕效於奎婁宋均曰常以二月春分見婁夏至立午之月夕效於東井秋分立酉之月夕效於角亢宋均曰見角亢冬至立子之月晨效於斗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宋均曰二旬入晨𠉀之東夕𠉀之西 其星將出必先隂風辰之情也 巫咸曰辰星出四仲以正四時出孟天下大亂更王班固天文志曰漢髙之時辰星出四孟後二年漢滅楚也 出四季彗星出有敗國一曰諸侯不反命 尚書緯曰文政失於冬辰星不效其節 孝經援神契曰辰星出仲徳和柔 巫咸曰辰星出常不見山海且有聚卒辰星受制則閉門閤無通客斷罰殺當罪節關梁禁流徙 郗萌曰太白不出辰星獨出西方兵起不戰辰星入兵罷 荆州占曰太白不出辰星獨出東方天下有兵罷無兵有德令
  辰星相王休囚死三
  荆州占曰辰星之相也從立秋以至秋之盡其色即當精明無芒角不搖光 辰星之王也從立冬以至冬之盡其色則當比奎大星而青白有精光冬至之時有芒角 辰星之休也從立春以至春之盡其色則當無精光微小而蒼黄 辰星之囚也從立夏以至夏之盡其色即當赤黑而不明 辰星之死也從仲夏以至夏之盡及四季其色則當赤細小微不明又辰星之死也從仲夏以至夏之盡及四季不行有囚色秋不下霜有死色禾稼不成雷電不藏其留守也其國破亡其進舍也與五星舍其下有殃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舉事用兵 甘氏曰當其王也而有相色大臣專政令不行有休色冬不氷有囚色冬無霜雪有死色冬有霧日不明雷電行其留守也其國不祥其進舍也與五星合天下有謀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舉事用兵 當其休也而有王色是謂不祥人主𡚁臣下縱横有相色將相君臣不和有囚色夏不雨天旱有死色六月大疫傷貴人有土功其留守也其國多小兒喪其進舍也五星合其下有水災其退舍也五星及之不可舉事用兵 當其囚也而有王色則夏雨雪霜蟄虫生雷電行有相色秋有暴兵有休色流水湯湯有死色有暴獄大臣受殃其進舍也與五星合有德令其退舍也五星及之其下之國不可舉事用兵 當其死也而有王色貴人疾疫有相色臣下疾疫有休色庻人疫有囚色大旱其進舍也與五星合其年不登政令重使者相望其退舍也五星及之其下之國有兵不成
  五星光色芒角四
  甘氏曰𠉀辰星以冬壬癸此王氣色當如其常色變則失所也 荆州占曰辰星色比織女大星為正色青比左角赤比參右肩黑比亢此辰星之常色也 禮斗威儀曰居水而王辰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光 春秋緯曰辰星之効也其色春青黄夏赤白若赤黄秋青白國有徳令冬黄而不明皆無傷也則變厥也其時不昌辰星當効而出色白為旱黄為福又為五穀熟赤為兵黑為水青為疫 石氏曰其國失刑失冬政則辰星易色 辰星在東方其色赤中國勝其出西方而赤倍海國勝天下無兵於外而赤則兵起 辰星其色黄而小出而易處天下之災變而不義美矣 辰星之制也仲夏五月而出則當赤黑色今反青黑其時多水晚出為箒星必有空國 巫咸曰辰星四時皆變其色不出其年君以女憂亡一曰以女樂亡 荆州占曰辰星正旗而出破軍殺將視旗所指順而擊之大勝 石氏曰辰星芒角為毁則君蔽期九年奸興三九二十七年亂不禁
  辰星盈縮失行五
  春秋緯曰辰星其時宜効而不効為失律天下有兵不出兵在外不戰 辰星三時不出兵甲大起四時不出天下更政 元命包曰刑失則簡宗廟廢祭祀故辰星不以時出當寒反温四時錯政 春秋緯曰辰星失其時而出當寒反温當温反寒政反清濁同倫也 考靈曜曰政失於冬辰星不効其鄉 孝經鈎命曰失信則辰星縮天下大水歳不豐熟 石氏曰辰星當出而不出謂之擊卒伏而待兵大起豪傑發 甘氏曰辰星政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非時則占 邦將大飢辰星出不以時 巫咸曰辰星一時不出其時不和兵起二時不出二時不和一曰名水大出三時不出三時不和兵甲大起四時不出天下大飢有決水流殺人民一曰有孛星出於東方 辰星春不見期百八十日大風發屋折木秋不實不見婁長稼傷乃見彗星 辰星夏不見期百六十日旱冬則不藏不見輿鬼中稼傷乃見月食辰星秋不見期百八十日有兵不見亢穉稼傷 辰星冬不見期百八十日隂雨六十日有流民夏則不長不見牽牛民大流辰星上出四孟天下亂一曰天下更王洪範五行傳曰辰星出孟易王之表也漢髙三年辰
  星出四孟後二年漢滅楚也 辰星一時而再見兵起其行右兵右行行左兵左行有兵兵罷一曰辰星一時再出色赤而角不出其年中而兵起 辰星亂行流水湯湯兵革搶搶使之不殺治溝渠通水道如此則止辰星出天南大潦出北大旱 海中占曰辰星出四孟為月食出四季彗星 主好破壊名山壅塞大川通谷名水則辰星不出歳大旱草木不長禽獸牛馬不蕃五穀不滋民多病體癰疽 辰星逆行一舍以其時水出京房對災異曰人君内無仁義外多華飾則辰星失
  度不救必有逆主之謀其救也明刑慎罰審法心中無縱功治城郭可以聘士來賢廣恩行恵則災消矣 荆州占曰辰星出不待其時當水反旱當旱反水 辰星不以時効者用刑罰不中 辰星一時不効其時不和二時不効風雨不適三時不効水旱不調四時不効王者憂綱紀天下飢荒人民流亡去其鄉 辰星不効四仲則春多苦雨夏多淒風當温反寒當寒反温隂陽不和五穀不成 辰星出四季有破軍 巫咸曰辰星出四季敗國 荆州占曰辰星春不見期百日必有暴風疾雨而傷苗稼夏不見為旱飢期九十日有流民秋不見期六十日大水冬不見五穀不藏人民流亡四時俱不見河海決波 仲女為妖彗見於二十八宿各以其舍命其國 辰星縮天子失卒臣害作 辰星亂行甲兵鏘鏘上見四孟改政易王見於四仲隂陽和五穀成下見四季寇賊相望政失綱 辰星變色而逆其國殃留守環繞不去其國大凶無道 水星一南一北害於禾稷侯王有憂 辰星行諸列宿失道乗陽為水乗隂為旱 石氏曰辰星出孟月天子尊師習兵有殺謀郗萌曰辰星出西丁未間天下大旱赤地千里
  辰星晝見經天六
  石氏曰辰星晝見其國不亡則大亂 荆州占曰辰星經天凶
  辰星變異生足大七
  龍魚河圗曰天辰之氣主司災其精下為先農之神巫咸曰辰星下為女子止於都津 石氏曰辰星之為雲如曲流水災期四月 春秋緯曰辰星生足故主走新主入 石氏曰辰星始出東方而大天下有兵 巫咸曰辰星失其常賊人且昌社稷傾亡事行脩鼓革男女更治事不治 荆州占曰辰星出東方白而大有兵於外解色黄國有福五穀熟色赤旱為兵色黑為水青為憂白喪 巫咸曰辰星小而失常主近無益之臣妾内亂兵起 天官書曰辰星黄而小出而易處天下之文變而不善矣 巫咸曰辰星小而動兵小起大動兵大起 文曜鈎曰辰星小而色黄地大動 荆州占曰辰星始出東方小而不明天子有無益事 辰星小而色黄當雨反旱當旱反雨
  辰星流與列宿合鬬八
  巫咸曰辰星流君臣倍有反事一曰流若明明信有事石氏曰辰星流出天下有大水太子御史諸官多死荆州占曰辰星與宿合東方臣伐主 巫咸曰辰星
  與宿合若鬬西方期六月强國宫中有事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他星遇而鬬晉灼曰妖星彗孛之屬也 一曰五星天下大亂出於房心間地動
  辰星禳氣暈彗九
  黄帝占曰辰星生氣而為黑穰明日大霧暮時大雨不出六十日所在宿獨大水 孝經内記曰辰星生氣而為黑穰者不出六十日牛馬羊皆貴三倍 荆州占曰辰星出穰氣一丈大水 孝經右秘曰辰星冠珥帝不明三月之中正陽滅弱下力强隂制政反蔽陽佞人出世有兵 辰星冠珥王失土 巫咸曰辰星白暈邊有兵其失色兵其國凶 辰星白暈邊有水兵患三年乃止 郗萌曰辰星出彗東北不出三月兵聚其下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三十年閏月甲午水在東井二十度生白氣東南指熖長五尺為彗東北行至紫宫西藩上白氣為喪有熖作彗彗所以除穢紫宫天子之宫彗加其蕃除宫之象後三年光武崩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二
  辰星犯東方七宿
  辰星犯角一
  黄帝占曰辰星出中道天下太平出陽道旱出隂道多雨多隂謀乗左角為旱乗右角為水兵小戰 乗右角將相若后家族有坐法死者 近角合鬬女子為天下害大臣殺主 留兩角間關梁不通軍有釁國庭邊境不通 守角王者刑罰急國有帝者天下大亂又為水災一曰多水災一曰五穀不成又曰大水滂滂民往來舟船相望 守左右角黑為水赤為旱青為憂白為喪守角中央為大臣憂
  辰星犯亢二
  辰星舍亢歳小水燋旱不至 辰星數入亢其國疫病乗亢左星萬物不成五穀貴 乗右星為大兵有奇
  令 乗若守亢左星為水乗右星為大兵為有擊者逆乗滅右星為大人憂 守亢多盜賊兵並起人民相惡逆行守亢為中央 入亢而犯守之名曰隂閉三光
  大水滂滂無有立牆
  辰星犯氐三
  辰星入氐犯守貴臣暴憂法官有獄事 乗氐右星天下有大水大兵天子有自將兵於野 守氐其下七日有水守十八日有兵大起逺九十日 守氐多惡風天下大旱穀不成天下大疫國易政 守氐為多水災
  辰星犯房四
  郗萌曰辰星入房三道為天子有子 入房十日成勾己為天子忌之以赦解之 守房人民多暴死者又為良馬出廏或有暴誅大臣相害乖天下道不通一曰天下水起不則有兵 守鈎鈐地裂若山崩 辰星犯守房馬大貴若大赦 入守房心間地動 守房為人主無下堂又曰東去而復還成勾己為后夫人有喪一曰為大飢人相食死者不𦵏又曰守南以水起兵 守房為天下諸侯相謀慮道不通一曰天下易王大人喪有反逆臣 逆行守房心天子被藥酒死一曰宫人食糟糠 犯房穀大貴大飢犯若守房有白衣之㑹一曰為天下相誅若犯左右驂大人中相誅 犯房奸臣有謀辰星留逆犯守乗陵房左右驂若左右服皆為主崩
  臣有謀隂所中將謀逆行乗陵中道天子失位而亡順行乗陵中道天下和平 辰星犯乗鈎鈐大臣有悞天子不尊事天者致大災於宗廟王者不宜出宫下殿有謀匿於宫廟中者 犯鈎鈐王者憂 中犯乗陵房星者國君憂色青憂喪赤憂積尸成山黑有將相誅白芒角大哭
  辰星犯心五
  辰星犯天子王者絶嗣犯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辰星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内奉明王帝必延年合心𤣥色不明有喪 守心以水滅火三日不去主
  服女藥大臣相戮山川大潰水溢滂滂一曰大人以外兵死色黄增地色白有義於天下一曰隂侵於陽臣謀其主又曰天下大敗易王一曰大臣弑主 逆行守房心天子被藥酒死一曰宫人食糟糠 辰星中犯乗守心明堂大人憂大臣當之在陽為燕在隂為胡期十月逺三年 逆行犯心明堂環繞成勾己為大人憂期六月若逺三年赦以解之 辰星中犯乗守心明堂皆為内亂臣欲殺主有亡國近期十月中期一年逺期二十八年又曰大臣當之 留逆犯守乗陵心星者宫内賊亂臣下有謀易王權在宗家及得勢大臣
  辰星犯尾六
  辰星入尾天下大水江河決溢魚鹽貴三倍 辰星入九江天下多水 守尾者為大人女君惡之 辰星守尾大飢人相食民異其國君子賣衣小人賣子妃后亂守尾執政得事又曰以水起兵其年必成一曰疾病守尾箕後宫有省者一曰後宫有罪廢者 守尾為
  用事者當之天下牢開大赦一曰天下大水萬物不成民多疾疫 留逆犯守乗陵尾皇后以珠玉簪珥惑天子者誣讒大起后相貴臣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辰星犯箕七
  辰星犯箕河水大溢若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皆期三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若入箕天下大赦一曰牢開一曰大人當之 守箕皆為其歳水一曰皆為女主憂合箕用事者坐之 出箕穀大貴天下大旱飢死過半 守箕中國有大兵執政者當之若守之七日以内禍災起若有疾風解之守箕若角動色黑貴者有棄損自戮死 守箕歳大旱多火災萬物不成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三
  辰星犯北方七宿
  辰星犯南斗一
  石氏曰辰星犯南斗為赦 巫咸曰辰星入南斗口中大臣誅一曰不用衆而有天下 郗萌曰辰星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 文曜鈎曰辰星之南斗天下大水五穀傷人民飢 辰星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 黄帝占曰辰星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敗白而大裂地相賂為和黑而小其國亡 石氏曰辰星守南斗在北民凍死在西虎狼多入邑在南狗多死在東女子多死 劉向洪範傳曰辰星守南斗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 甘氏曰辰星守南斗若角動色青黑萬民大死橋梁不通天下水起 辰星失次守南斗所守者誅 郗萌曰守南斗有兵易正朔 陳卓曰辰星守南斗萬物不成五穀傷 石氏曰辰星犯南斗留守之破軍殺將 司馬彪天文志曰辰星犯南斗有戮將若有死相
  辰星犯牽牛二
  郗萌曰辰星乗牽牛為人相弃於道 陳卓曰辰星乗牽牛穀貴天下大水 巫咸曰辰星守牽牛為五穀不成 感精符曰辰星守牽牛國以水為敗犧牲疫牛多死 春秋緯曰辰星守牽牛牛先賤後貴 石氏曰辰星守牽牛水涌為敗大牛多死 辰星守牽牛民有自賣者歳多水災萬物不成五穀傷一曰地氣泄貴人多死甘氏曰辰星守牽牛有犧牲之事若使人以四足䖝
  為虎來者色青有病色黑有死喪 海中占曰辰星守牽牛歳多水民歸兵陵齊燕尤甚 郗萌曰辰星守牽牛民人死喪一曰穀貴民多流亡 荆州占曰辰星守牽牛關梁不通 陳卓曰辰星守牽牛臣謀其主 甘氏曰辰星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陳卓曰辰星犯守牽牛涌水出 北官𠉀曰辰常以冬朝牽牛當朝不朝名曰失律二時不朝名曰失政三時不朝五穀不登 郗萌曰辰星急過牽牛一度過水一動二度過水二動三度過水三動四度過水四動五度過水小出六度過水大出地為之動
  辰星犯須女三
  黄帝占曰辰星守須女其國當有娶婦嫁女之事若他國來貢女者一曰兵起大臣當之 石氏曰辰星守須女為有女喪 巫咸曰辰星守須女為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天下水雨無濟者至關東盡然 郗萌曰為后夫人有變妾為主一曰為大水且至若守須女南其地數被火守其北數被水 石氏曰辰星犯守須女女主御世天下大赦其國驚水國大亂 荆州占曰天下多寡女若子死繒帛貴 陳卓曰天下有雨災萬物不成國飢民多疾 陳卓曰辰星逆行留犯守陵須女天子及大臣有變必有奇政令
  辰星犯虚四
  洛書曰辰星犯虚大臣為謀主有兵起其國必敗 甘氏曰辰星犯虚其邦多水災 洛書曰辰星入虚有兵起 文曜鈎曰辰星躍入虚得所欲 巫咸曰辰星入虚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辰星入虚為有德 春秋緯曰辰星之虚兵起大水出 郗萌曰辰星在虚東春水虚南夏水虚西秋水虚北冬雷雨水 黄帝占曰辰星守虚雨水常降流溢滂其國失綱人民流亡 石氏曰辰星守虚國内亂一曰政急天下大亂天下虚大人憂 甘氏曰辰星守虚若角動青色臣有欺君者有兵有喪於國内 海中占曰辰星守虚有兵災丁壯行徭妻子獨居萬室虚一曰春旱秋水五穀不成 郗萌曰辰星守虚有武臣誅國必亡一曰中山水出人民無所居從山而處災生日並見 荆州占曰辰星犯乗虚若冬守其陽色赤黄旱萬物不成亂兵起
  辰星犯危五
  荆州占曰辰星犯入危奸臣謀主一曰天下大亂若賊臣起 巫咸曰辰星之危霖雨百日其國大水五穀不成人民飢 石氏曰辰星守危糴大貴天下起兵兵大發 辰星去危客水滅名宫若守危大水有大喪 甘氏曰辰星守危大臣有戮刑法官有憂一曰皇后憂病兵喪並起 海中占曰辰星守危天下兵大發 郗萌曰其國破危一曰為大人蓋屋事若逆行守危其君簡祭祀 陳卓曰辰星犯守危國多水災 郗萌曰辰星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事
  辰星犯營室六
  郗萌曰辰星犯營室為土功事犯陽陽有急犯隂隂有急 黄帝占曰辰星入營室天下兵乗水欲攻王侯之國不出百二十日 春秋圗曰辰星之營室天下徭役民不寧其處 甘氏曰辰星守營室其色青宫中女多有死者大人憂一旬三月相近三旬五月國君死 巫咸曰辰星守營室多水災五穀不成 郗萌曰徭役起一曰后夫人憂有大喪一曰守營室東壁北關梁不通又曰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 𤣥冥曰辰星守營室大兵乗船大水欲入侯王之國不出四十日 百二十占曰天下諸侯發動於西北 聖洽符曰犯守營室中女有夭死者大人有土功之事
  辰星犯東壁七
  陳卓曰辰星犯東壁王者刑急法深朝廷憂愁國有蓋藏保守之事 春秋圗曰辰星之東壁天下和平 石氏曰守東壁國有大喪一曰大水又曰兵革起 郗萌曰辰星守東壁為大人衛守一曰為天下兵起又曰秋兵起亦云有土功事又曰為多水一曰歳晚水 春秋圗曰辰星入東壁而守之奸臣有謀 玉厯曰逆行守東壁大水出橋梁不通舟船用民大飢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四
  辰星犯西方七宿
  辰星犯奎一
  石氏曰辰星入奎有決漏之事名水有絶 海中占曰辰星潤澤出奎有差令變色入奎有為令來者出奎有為令出使者 春秋圗曰辰星之奎天下賤人出貴女黄帝占曰辰星守奎奸臣賊子謀弑其主 河圗曰
  有大水之災又曰大臣下獄 聖洽符曰有溝瀆之事於國外 石氏曰外國之王入御中國一云天下多愁一曰山水潰出 巫咸曰多火灾為旱萬物不成有兵灾 郗萌曰有水事 荆州占曰王者憂之大人當之
  辰星犯婁二
  聖洽符曰辰星之婁其國任能賢人當用良才得達甘氏曰辰星守婁若角動赤黑色臣有争禄而起兵者巫咸曰多火灾 郗萌曰為白衣之㑹又曰外國之
  主入御中國 天文志曰辰星守婁為兵為匿謀 郗萌曰有兵兵罷無兵兵起 荆州占曰有兵犧牲多死陳卓曰多水灾萬物五穀不成 百二十占曰且有
  水出 陳卓曰犯守婁刑罰劇急 洛書曰逆行守婁歳有水若有蝗蟲犧牲多死萬物不成 甘氏曰辰星入婁犯守之王者刑法急大臣當誅必有下獄者
  辰星犯胃三
  郗萌曰辰星犯胃天下穀無實以飢為憂一曰為亂春秋圗曰辰星之胃布帛賤 黄帝曰辰星守胃且有兵令一曰國主當之 黄帝曰有兵國以無義失𡚁又曰大飢失政一曰有隂兵夷狄勝中國 甘氏曰辰星守胃若角動色赤白以水兵起無名而窮又曰有立侯王若旱五穀不成 巫咸曰辰星守胃多火灾為旱萬物不成有兵 海中占曰民人大飢亂 荆州占曰逆行守胃天下有兵倉穀空虚 雌雄圗三光占云辰星犯胃母子同死國立後王且有急令國主當之 陳卓曰若犯守胃國主不寧 荆州占曰辰星守胃穀貴傷火災
  辰星犯𭥦四
  石氏曰辰星犯乗𭥦且有亡國有謀主之變若行其北西夷有毒霜早降歳有疾癘 荆州占曰辰星犯乗𭥦夷狄之兵起為民害 郗萌曰辰星乗𭥦若出北者為隂國有憂若北主死 郗萌曰入𭥦中有三丈之水五穀不成大飢 春秋圗曰辰星之昴民且從之陵 石氏曰辰星留二十日若六十日守昴中國開門有大客國政大危易政令若自來之王 黄帝占曰辰星守𭥦兵起破散民流亡 洛書曰大水決溢為民害傷五穀石氏曰夷狄勝中國若五穀不成民大飢 甘氏曰
  守昴若角動其謀者在北方大將之家外戚之親以星入日占期 甘氏曰辰星守昴執法臣誅 郗萌曰天下失綱有兵一曰起中野又曰多水灾又曰守畢𭥦東行至天髙復反至五車為邊兵發有赦 感精符曰逆行守𭥦有兵大臣有坐法死者一曰寃獄失理 荆州占曰逆行守昴環繞兵起 郗萌曰犯若守𭥦為白衣之會 雌雄圗三光占曰犯守昴夷狄之兵起國失政一曰有隂兵 郗萌曰中犯乗守𭥦為兵北征
  辰星犯畢五
  黄帝占曰辰星犯畢出其北為隂國有憂出其南陽國有憂 郗萌曰辰星犯畢若入之兵起於外狄有憂荆州占曰犯乗畢邊兵起 巫咸曰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軍罷 海中占曰入畢中有兵一曰歳熟 郗萌曰有憂一曰其國易主 石氏曰出畢陽則旱出畢隂則水為政令不行 春秋圗曰辰星之畢有大赦 黄帝占曰辰星守畢山崩民流 聖洽符曰川河大盛民多死亡 春秋圗曰子歸母天下安寧若有赦 巫咸曰辰星守畢邊有以水起兵者 石氏曰山水潰河大溢潦大至 甘氏曰辰星守畢民多疾病死亡 巫咸曰有水災萬物不成 郗萌曰野人為亂 陳卓曰犯附耳為兵起若將相有喪憂也不則免退 郗萌曰守畢急謀兵期八十日若八月
  辰星犯觜觿六
  石氏曰辰星犯觜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荆州占曰犯乗觜憂水兵之災 郗萌曰入觜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石氏曰守觜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 甘氏曰守觜子歸母君臣和同 巫咸曰為萬物不成一曰旱五穀不成大人憂又曰不出百日天下大飢 巫咸曰多火灾 海中占曰守觜中有兵 郗萌曰守觜萬物五穀不成一曰天子不可動衆行兵又曰有反臣不出百日天下水趙國尤甚
  辰星犯參七
  甘氏曰辰星犯乗參貴臣黜 荆州占曰國有水兵春秋圗曰之參兵大起 巫咸曰留止衡兵革起守參貴臣黜 郗萌曰逆行若留止衡中為兵革起 黄帝占曰辰星守伐星移南敵入塞星移北敵出塞 石氏曰守參且有水兵一曰有反者國有憂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參出南方為旱若大臣誅 石氏曰守參天子不可以將兵動衆國有反臣一曰有赦若出參中邊有兵 巫咸曰水災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守伐衛尉當之 郗萌曰守參若守伐為有反臣中兵一曰為后夫人當之一曰内亂 春秋圗曰逆行守參邊將有憂一曰外夷動 聖洽符曰入參犯守之不出其年有兵起若拔邑先起兵者破亡後起兵者昌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五
  辰星犯南方七宿
  辰星犯東井一
  文曜鈎曰辰星入東井蠻夷君憂有死者若邊兵起期不出年 郗萌曰辰星入東井軍在外星進兵退星退兵進 河圗曰辰星出入東井有暴兵馬當貴 荆州占曰辰星出入東井有亂臣 黄帝曰辰星守東井為水天文志曰光武建武三十年閏月甲午水在東井二十度生白氣東南指熖長五尺為彗東北行至紫宫西藩上五月甲子不見凡見三十一日水常以夏至後效東井閏月在四月尚未當見而見是躁而進也東井為水衡水出之為大水是嵗五月及明年郡國大水壊城郭傷禾稼殺人民也 感精符曰辰星守東井去之七寸七日已上至十五日王者誅大臣期不出百八十日 石氏曰守東井其年早旱晚水一曰天下大水又曰法臣相戮一曰入其中王者易更政甘氏曰守東井若角動色赤黑以水起兵 色黄潤澤天子有善令若色變大人憂天下有名水絶所謂絶者逆行而入之 郗萌曰辰星乆守東井為金錢易萬物五穀不成一曰守東井胡兵起五穀霜死其國尤甚歳大惡 辰星入犯乗守東井三日以上蠻夷君當之死期三月若一年二年三年 石氏曰犯東井守錢大臣誅鈇鉞用有兵起 荆州占曰守東井道上多死人陳卓曰守東井百川皆溢
  辰星犯輿鬼二
  河圗曰辰星犯輿鬼為國有憂大臣誅 石氏曰有兵一曰犯天質兵起 郗萌曰犯輿鬼亂臣在内 黄帝曰犯輿鬼質執法者誅 南官𠉀曰犯天尸貴臣有罪犯四星天子發之 郗萌曰入犯輿鬼執法者有戮死若兵起將軍有憂人多死 甄曜度曰入輿鬼犯積尸大臣有誅斧鑕用貴人有犯罪者若戮死 郗萌曰辰星入輿鬼為大人卒事以命終 荆州占曰亂臣在内有屠滅 天文志曰為死喪一曰大臣有死 陳卓曰蠻夷之君有誅 春秋圗曰辰之鬼天下有疫病 郗萌曰守輿鬼月食若五穀不成 春秋圗曰民多病歳大惡人飢亡一曰君有戮死者 春秋緯曰守犯輿鬼金錢發用民多痛耳目 石氏曰守輿鬼有兵死者一曰王者崩一曰大人有祭祀之事 海中占曰守輿鬼出其南水出其北旱 郗萌曰守輿鬼三月后夫人疾二十日太子夫人疾十日諸國王夫人病 守輿鬼西南為秦漢有反臣兵事以赦令解之 守輿鬼質星鈇鉞用 守輿鬼有喪右為主人左為客一云五月大水蝗蟲 海中占曰守入鬼大人憂 郗萌曰入若守輿鬼為主憂財寶出若大臣有謀乗質者君貴人憂金玊用民疾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東入為壯棺木貴 荆州占曰干犯守輿鬼隨所守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天下有喪陽為人君隂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天文志曰孝順漢安二年七月甲申辰星犯輿鬼明年八月順帝崩孝沖即位明年正月崩
  辰星犯栁三
  石氏曰辰星犯栁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 海中占曰入天庫以水起 荆州占曰入注下刑上子訟父民多仇粟貴大旱馬貴 春秋圗曰辰星之栁天下米貴馬貴先潦後旱 黄帝占曰歲不收 甘氏曰王者賜客若國有貴客 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一曰舟船相望在於北方若處其陽大旱又死喪處其隂大水為灾傷 𤣥冥占曰貴臣得地後有德令不出九十日 郗萌曰辰星守栁注藥在酒食中忌不可食之
  辰星犯七星四
  郗萌曰辰星犯七星臣為亂 甘氏曰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 春秋圗曰辰星之七星天下勞多流亡 郗萌曰留七星為天下大憂憂中兵也 石氏曰守七星民多疾一曰民流千里又曰兵内起若守二十日以上有水甘氏曰守七星若角動天下有兵三年乃解又曰萬
  物不成 海中占曰大臣凶貴人有罪若法官有憂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一曰大水為灾此荆州占也 巫咸曰犯七星三日以上賊臣在側若有叛臣皆九十日應之以善令則無咎
  辰星犯張五
  春秋圗曰辰星之張有賢人在下當為卿相 石氏曰守張天下大水兵起若守而角動有臣傷其君色赤有兵出其君傷諸侯之臣起於宫中從庖厨奉牢之間是也其色黑食中有藥不可食大人有憂 甘氏曰守張貴臣專國天下不寧 巫咸曰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謂赦令也 又曰夏麥不收大飢一曰民多喪病又多鬬訟 南官𠉀曰天下大飢百二十占曰且有更令 郗萌曰入張若守之水入
  火為逆理犯上天下不安下謀上多鬬訟若多疾
  辰星犯翼六
  玉厯曰辰星入翼中兵大起 春秋圗曰辰星之翼有賢在民間當用 石氏曰守翼水入火逆理貴臣有憂若大臣有戮又曰水旱之灾星入其度當位者退之以消天怒王者以赦除咎又曰守翼為萬物不成一曰為人民流亡又曰鹽鐵大貴四倍牛馬行 甘氏曰守翼大水兵起色白京師起色黄事成色青黑死事 巫咸曰為旱 海中占曰有兵灾若大水在北方五穀不成郗萌曰多火灾一曰火在北方又曰為反臣中外兵
  以德解之 荆州占曰近臣為有亡國飢歳民流千里若地龍見 陳卓曰王者有疾期不出年中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辰星一年不出出于翼軫主死 𤣥冥占曰守翼若有誅者 玊厯曰有急事若有大風 陳卓曰犯守翼天下大荒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翼見西方大臣誅
  辰星犯軫七
  石氏曰辰星入軫中為大兵起 巫咸曰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黄帝占曰守軫天下大疾貴者多死一曰國有喪天文志曰守犯軫為白衣之會 石氏曰守軫萬物
  五穀不成 郗萌曰守軫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又曰執法貴臣凶車騎用 玊厯曰天下疾疫人多死其死灾多在北方 南官𠉀曰戚臣凶 甄曜度曰入軫及守犯之有兵必大戰有破軍殺將於其野人心驚駭守過二十日以上光明色大有數十萬人戰流血積尸殃不則大水有山河崩決百姓流波之災五穀傷敗人民飢死期二年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七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六
  辰星犯石氏中官
  辰星犯大角一
  海中占曰辰星守大角臣謀主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遠一年
  辰星犯梗河二
  巫咸曰辰星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辰星犯招摇三
  聖洽符曰辰星犯招摇邊兵大起四夷為寇若守之夷人敗若夷主死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𤣥戈四
  聖洽符曰辰星犯𤣥戈邊兵大起侵掠為寇若守之夷主死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天槍五
  辰星犯天槍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辰星犯天棓六
  巫咸曰辰星犯天棓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辰星犯女牀七
  荆州占曰辰星犯女牀凶 甘氏曰犯守女牀兵起宫中若后妃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辰星犯七公八
  黄帝占曰辰星守七公為饑民居不安 石氏曰犯守七公輔臣有謀議臣相疑若人主有憂
  辰星犯貫索九
  荆州占曰辰星入天牢天下有賊又曰水期一年一曰旱期一年又曰歲饑人相食一曰大赦期百二十日巫咸曰犯守貫索天下兵大起多有獄事貴人有死者石氏曰入天牢中犯乗守者以獄多為亂不出年
  辰星犯天紀十
  文曜鈎曰辰星犯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王者有憂
  辰星犯織女十一
  黄帝占曰辰星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兵起不出其年
  辰星犯天市垣十二
  石氏曰辰星入天市大臣有誅 郗萌曰辰星入天市中皆為將相凶一曰五官有憂一曰赦又曰辰星入若守天市蠻夷之君戮又曰為驚一曰更市
  辰星犯帝座十三
  石氏曰辰星犯帝座為臣謀主有逆亂事 𤣥㝠占曰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不出年
  辰星犯候星十四
  海中占曰辰星犯守候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民大饑有兵起
  辰星犯宦者十五
  甘氏曰辰星犯宦者輔臣有誅若戮死期不出年
  辰星犯宗正十六
  石氏曰辰星犯守宗正左右羣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辰星犯宗人十七
  石氏曰辰星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主親宗有離絶者
  辰星犯宗星十八
  甘氏曰辰星犯宗星宗室之人有分離者
  辰星犯東西咸十九
  石氏曰辰星犯東西咸為臣不從令有陰謀
  辰星犯天江二十
  黄帝占曰辰星入天江大水決城郭 陳卓曰暴水為害不出其年 巫咸曰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人民饑去其郷
  辰星犯建星二十一
  陳卓曰辰星犯建星大臣相譛 百二十占曰辰星出建星中國有水旱五穀不成人民饑不出年 郗萌曰守建星地氣泄貴人多死一曰臣謀其主 荆州占曰犯建星歲水人饑有自賣者
  辰星犯天弁二十二
  甘氏曰辰星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饑
  辰星犯河鼓二十三
  齊伯曰辰星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將有誅若守之將有罪以五色占之 甘氏曰辰星入河鼓大將出用兵
  辰星犯離珠二十四
  石氏曰辰星犯離珠宫中有事若有亂宫者若宫人有罪黜者
  辰星犯匏𤓰二十五
  辰星犯匏𤓰三十日狗夜嘷雞鳴天下盡驚 聖洽符曰犯守匏𤓰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果貴一曰魚鹽貴十倍不出其年
  辰星犯天津二十六
  海中占曰辰星犯天津關道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郗萌曰守天津兵革起
  辰星犯螣蛇二十七
  甘氏曰辰星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姦臣有謀前驅為害
  辰星犯王良二十八
  石氏曰辰星守王良為有兵 齊伯曰辰星犯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彊臣謀主期不出年
  辰星犯閣道二十九
  石氏曰辰星犯閣道絶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主天下有兵期二年
  辰星犯附路三十
  石氏曰辰星守附路太僕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乗者
  辰星犯天將軍三十一
  郗萌曰辰星入天將軍興軍者吉 石氏曰守天將軍為大將軍死若誅
  辰星犯大陵三十二
  石氏曰辰星入大陵國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戮死人民死者大半不出其年 荆州占曰辰星入大陵積尸天下盡喪死人如丘山星衆兵起星稀無兵
  辰星犯天船三十三
  郗萌曰辰星守天船革也 聖洽符曰入天船或守之兵大起舟船用有亡國期不出年
  辰星犯卷舌三十四
  石氏曰辰星乗卷舌天下多喪又曰守卷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
  辰星犯五車三十五
  石氏曰辰星犯五車大旱若有喪一曰犯庫星兵起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 元命包曰入五車則水開班固天文志曰大水 海中占曰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饑若軍絶糧 黄帝占曰入五車中犯乗守天庫以水潦起兵
  辰星犯天關三十六
  石氏曰辰星行天關中每至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隆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絶道路不通 文曜鈎曰守天關天下大水津梁不通人民饑有自賣期一年石氏曰行天關為臣謀主 郗萌曰辰星守天關者皆為貴人多死 海中占曰辰星守犯天關道絶天下相疑關梁之令
  辰星犯南北河三十七
  黄帝占曰辰星乗南河戍若出南皆為中國 石氏曰守南河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災人民饑又曰留守南戍中方兵起 黄帝占曰辰星出北河戍間若留守北戍若居南戍間若守兩戍間為天下有難起道不通 荆州占曰守兩河戍間天下乖離 郗萌曰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為諸侯姦又曰不行天門天關間為喪
  辰星犯五諸侯三十八
  石氏曰辰星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死者 巫咸曰辰星入五諸侯伺其出之日而數之二十日兵起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 石氏曰守犯乗守五諸侯諸侯兵死期三年
  辰星犯積水三十九
  石氏曰辰星守積水旱 巫咸曰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饑期二年
  辰星犯積薪四十
  甘氏曰辰星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人民饑亡
  辰星犯水位四十一
  石氏曰辰星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浸傷人民皆不出二年
  辰星犯軒轅四十二
  黄帝占曰辰星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憂喪也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六月辛亥辰星犯軒轅五年五月帝崩哀帝立禇后失勢 孝武太元五年七月丙子辰星犯軒轅占曰女主當之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 安帝隆安三年五月辛未辰星犯軒轅大星四年七月太皇后李氏崩也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不治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乗守者若有罪 石氏曰辰星在軒轅中有以女子請人君者 巫咸曰辰星行犯守軒轅女主失勢一曰大人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 石氏曰入軒轅中犯乗守之有逆賊若火災又曰犯守軒轅太民星大流太后宗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乗守小民星小饑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
  辰星犯少微四十三
  石氏曰辰星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奪勢者矣又曰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又曰五官亂宰相易有兵憂矣 石氏曰辰星入中犯乗守少微宰相易一曰女主憂不出其年帝覽嬉曰行犯左右執法為大臣有憂 郗萌曰犯左右執法執法者誅若有罪又曰犯天庭臣為亂
  辰星犯太微四十四
  荆州占曰辰星道從太微西藩北南方星間入到南方東方星間南出道中西藩直坐入者非道也 春秋圖曰辰星若以立秋後七十二日得壬子入太微朝見當此之時陰氣隆盛陽氣潜藏不欲穿池決溝渠犯之冬雷 荆州占曰辰星以壬子日順入太微天子所使也不以壬子日非天子使也 郗萌曰辰星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左執法為受事左執法當右執法為受事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饑 荆州占曰辰星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事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秋黄帝占曰辰星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
  赦 巫咸曰辰星入太陰門西出太陰門東後宫破若有大水期百二十日 合誠圖曰辰星入華闕門為臣弑之候也 石氏曰辰星入太微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必有反臣若入西門出東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華西門出中華東門為臣出令入太陰西出太陰東門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 郗萌曰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大臣伐主入西門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入西華門南出端門為臣詐稱詔入太微若入端門出東門貴者奪勢 荆州占曰辰星入太微宫天下有聖女子出燕代若有大水傷人民期三十日天文志曰孝桓永壽元年七月己未長星入太微中八十日去出左掖門是歲洛水溢至津門南陽大水荆州占曰辰星入太微天庭出端門臣不臣入太微宫為天下大驚一曰有兵又曰入天庭國不安其宫又曰辰星見太微天子當之陳卓曰辰星入太微天子之宫羣臣相殺宋書天文志曰晉永寧元年七月辰星入太微初齊王冏定京都因留輔政遂専權無君是月成都王頴河間王顒長沙王又討之冏又交戰攻焚宫闕冏兵敗夷滅又殺其兄上將軍寔以下二十餘人大安二年成都攻長沙於是公私飢困百姓力屈也齊伯曰辰星入左右掖門而東出天下有憂若入端門而守天庭强臣奪主位 黄帝占曰辰星東行入太微庭出東門天下有急兵若守將相丞相御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門逆行出西門國大亂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藩而不留去楚國凶殃 巫咸曰辰星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石氏曰辰星逆行於太微中及出左右掖門者有逆
  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也
  辰星犯黄帝座四十五
  石氏曰辰星犯黄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
  辰星犯四帝四十六
  甘氏曰辰星犯乗守四帝座天下亡又曰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
  辰星犯屏星四十七
  甘氏曰辰星犯守屏星君臣失禮下謀上
  辰星犯郎位四十八
  甘氏曰辰星犯守郎位輔臣有謀左右宿衛者為亂王者宜備之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七
  辰星犯石氏外官一
  辰星犯庫樓一
  郗萌曰辰星入庫樓以水起兵亦大水 荆州占曰入天庫鈇鉞用大臣誅
  辰星犯南門二
  石氏曰辰星犯守南門邊夷兵起若道路不通
  辰星犯平星三
  石氏曰辰星犯平星凶 甘氏曰犯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
  辰星犯騎官四
  甘氏曰辰星犯守騎官有兵起馬多發若多死
  辰星犯積卒五
  石氏曰辰星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 𤣥㝠占曰犯積卒主失位天下亂兵大起期百八十日
  辰星犯龜星六
  海中占曰辰星犯守龜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即旱守陰即水
  辰星犯傅說七
  石氏曰辰星犯守傅說王者簡宗廟廢五祀後宫凶一曰有絶嗣君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魚星八
  石氏曰辰星犯守魚星凶 甘氏曰犯守魚星之陽為大旱魚行人道之陰為大水魚鹽貴
  辰星犯杵星九
  海中占曰辰星入杵星若守之天下有急發之事不出其年
  辰星犯鱉星十
  黄帝占曰辰星守鱉星有白衣之㑹 巫咸曰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辰星犯九坎十一
  石氏曰辰星守九坎天下旱名水不流五穀不登人民大饑一曰之陽大旱之陰大水 石氏曰犯守九坎凶
  辰星犯敗臼十二
  石氏曰辰星守敗臼民不安其室憂失其釡甑若流移去其鄉
  辰星犯羽林十三
  郗萌曰辰星入羽林有反臣中兵 巫咸曰入羽林天下兵起四夷入國人主憂一曰其國以水為憂 荆州占曰熒惑與辰星俱入天庫軍凶若有水災 郗萌曰犯守天陣為兵起有破軍死將 海中占曰入犯守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己天下大兵關梁不通不出其年
  辰星犯北落十四
  石氏曰辰星守北落亦為兵大合女子兵起若與北落相貫抵觸光相及有兵大戰破軍殺將伏尸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甘氏曰守北落斧鑕用大臣有誅期不出年
  辰星犯土司空十五
  海中占曰辰星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
  辰星犯天倉十六
  齊伯曰辰星守天倉諸侯有發粟之事有兵起星若當户守之將受命不為主用 荆州占曰辰星入天倉中主財寳出主憂亂臣在内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户俱開主人勝客事不成期二十日中而發 郗萌曰入若天倉為粟發用 黄帝曰守天倉大水 荆州占曰守天倉天下饑粟出
  辰星犯天囷十七
  石氏曰辰星入天囷天下兵起囷倉儲積之物皆發用一曰御物多有出者庫藏空虚期二年
  辰星犯天廩十八
  石氏曰辰星犯天廩天下亂粟散出一曰天下大饑
  辰星犯天苑十九
  石氏曰辰星入天苑牛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
  辰星犯參旗二十
  海中占曰辰星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士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辰星犯玉井二十一
  黄帝占曰辰星入玉井為彊國失地其出之彊國得地巫咸曰辰星入玉井國有大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
  不成期不出年
  辰星犯屏星二十二
  甘氏曰辰星入守屏星諸使有謀若大臣有戮死者甘氏曰入天屏為大臣戮若疫
  辰星犯厠星二十三
  黄帝占曰辰星守厠為大臣有戮者 甄曜度曰入守厠星天下大饑人民相食死者大半期二年
  辰星犯軍市二十四
  石氏曰辰星入守軍市兵大起大將軍出若以饑兵起
  辰星犯野雞二十五
  甘氏曰辰星入犯守野雞其國凶必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走
  辰星犯狼星二十六
  石氏曰辰星入守狼星野獸死 聖洽符曰辰星犯守狼星天下多姦盜有兵起其國以水為憂 荆州占曰守狼星大將出其國有兵一曰死將
  辰星犯狐星二十七
  荆州占曰辰星守狐星大將有千里之行國政驚
  辰星犯稷星二十八
  海中占曰辰星守天稷有旱災五穀不登歲大饑一曰五穀散出
  辰星犯甘氏中官二
  辰星犯四輔一
  荆州占曰辰星中犯乗守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者
  辰星犯平道二
  甘氏曰辰星入守平道天下兵亂
  辰星犯酒旗三
  荆州占曰辰星守酒旗天下大酺有酒肉財物賜若爵宗室
  辰星犯天髙四
  郗萌曰辰星舍入天髙有竒令
  辰星犯積尸五
  石氏曰辰星守積尸大人當之
  辰星犯天潢六
  黄帝占曰辰星入天潢中者為起軍道不通天下大亂國易政一曰貴人死若中犯乗守之皆期二十日兵起郗萌曰辰星失度留天潢中為人主以水為害若以
  井為害以日入占其國若出乗天潢赦期百二十日内
  辰星犯咸池七
  郗萌曰辰星入咸池為有迷惑人主者 荆州占曰若入咸池天下大亂人君死易政以入日占國 甘氏曰有兵喪天子且以大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不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 文曜鈎曰大水 郗萌曰大人憂若出乗之赦期百二十日内
  辰星犯天街八
  郗萌曰辰星不從天街者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當天街者為諸侯自立為王一曰大水若留止逆行天街中為兵革起 石氏曰犯守天街徘徊亂行主弱臣彊道路隔絶天下不通
  辰星犯甘氏外官三
  辰星犯八魁一
  荆州占曰辰星犯守八魁兵大起
  辰星犯鈇鑕二
  荆州占曰辰星犯守鈇鑕兵起 黄帝曰入鈇鑕為大臣誅
  辰星犯蒭藁三
  黄帝占曰辰星入蒭藁中主財寶出憂臣在内
  辰星犯九州殊口四
  荆州占曰守九州殊口九州兵起
  辰星犯軍井五
  荆州占曰辰星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歲大水
  辰星犯水府六
  荆州占曰辰星守水府臣謀主入之水流入邑
  辰星犯天狗七
  荆州占曰入天狗北夷大饑來鄰國多土功若守之為兵謀
  辰星犯天廟八
  黄帝占曰入若守之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 荆州占曰為有廟殘之事吏不去則死
  辰星犯巫咸中外官四
  辰星犯土司空一
  荆州占曰守入土司空有土徭之事一曰守之有兵
  辰星犯鍵閉二
  郗萌曰犯乗大臣有謀天子不尊事王者不宜出宫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
  辰星犯天泉三
  荆州占曰守之海水出江河決溢若海魚出
  辰星犯鈇鑕四
  荆州占曰犯之五日以上臣有謀者 郗萌曰犯守為鈇鑕用一曰兵將有憂
  辰星犯天廐五
  荆州占曰入之十日以上廐馬有食變 郗萌曰守之三十日騎馬出 黄帝曰守之為災廐之事人主以馬為憂不即為疾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
  唐 瞿曇悉達 撰
  東方七宿占一
  角一
  春秋緯曰列宿二十八是日月五星之所由吉凶之所由兆也故石氏簿讚皆始於角而終於軫今如舊次東方七神之宿為少陽攝提建節青華叶流蒼帝靈威仰協助所因乗也 角二星天關也其間天門也其内天庭也故黄道經其中日月五星之所行也角主兵一曰維首一曰天陳一曰天相左角為天田為獄為理主刑南三度曰太陽道右角為尉為將主兵北三度曰太陰道右角葢天之三門猶房之四表也萬理之所由禍福之源始也故三光軌道從之則吉干僻抵觸則凶也石氏曰角二星十二度劉向洪範傳曰與古度同度距左角先去
  極九十一度在黄道外度金星也巫咸占同春夏為木秋冬為金兩角之間是中道鄭之分野角一名天田一名天根右角為尉左角為獄角者天之府庭也天門者左右角之間天道之所治也陽氣之所升也臣之象也 郗萌曰右角為天庭左角為天田又曰角亢秋獄角為龍角二十八宿山經曰角山與亢山相連在韓金門山中山中有憂變則星應於上星若有變則山應於下角亢星神常居其上君臣和同山星無異麒麟鳳凰芝草醴泉四時降矣 黄帝占曰視兩角星明王道大治其星微小不明王道失政輔臣不言角星左蒼右黄正色也吉其色白也凶王者大行百八十日災應逺不出一年二年 角星明而潤澤朝臣有次第兩角微小而不明天下有兵德令不行亂錯角垂芒 角星明大王道太平 角為天將之官兩角之間三光之道也南三度太陽道北三度太陰道日月五星出入中道天下太平 出陽多旱出陰多雨有陰謀乗左角法官謀南三尺獄理多寃 兩角不明天下
  有兵右角赤明天下有兵左角赤明天下平 日月五星天之三明也皆從角所行行陽道道其陽不從其行歲大水有兵二十八宿皆同 角星明大潤澤賢者在朝廷蒼帝德行天門為開 角主為兵動内五寸國中兵起動外五寸邊兵起左右動摇非其常人主憂臣弑君各以日占
  亢二
  石氏曰亢四星九度在黄道内五度半春夏為火秋冬為水五星占曰亢火也亢北四尺是中道鄭之分野 石氏曰亢者廟也亢者天帝廟宫亢為天府 海中占曰亢三光也三公之事下者地也中央者丞相也主享祠一曰亢亦為疏廟一名天庭主火與疾故亢龍多疾 亢星齊明宗廟有敬朝廷有序星不明則輔臣失次君令不行 亢星不明王者内亂星明大輔臣納忠天下平安 郗萌曰亢星明大民無疾疫 石氏曰亢星垂芒為亂錯 亢星離落位有天子動旗而卒戰於野亢為疾國有疾占在亢秋分視亢不見五穀盡傷糴將二倍 石氏曰亢為朝
  廷總領四海故置平星以統理 海中占曰亢為朝廷布政宫
  氐宿三
  石氏曰氐四星十五度古十七度距西南星先至去極九十四度在黄道内一度春夏為金秋冬為水五星入宿占氐木也氐南二尺是中道宋之分野氐天子行宫也一名天廟一名天府前二大星嫡後二星妾前星皇后貴族府其星欲明臣奉法度邦君安寧當大而小其位臣失勢其星動其臣出海圖曰氐宿宫后女之貴府出入路寢之宿 氏星發即有土功事氐為天庭氐主疫 二十八宿山經曰氐山在鄭白馬山東氐星神常居其上 氐星明大則民無出門之徭馬無汗勞 氐主徭役氐動者徭役起氐為宿路寢所止故置庫樓以捍咎 氐為宿宫休解之房
  房宿四
  石氏曰房四星鈎鈐二星五度古七度距房西南第二星去極一百八度在黄道外一度弱春夏為水秋冬為火又曰房土星也房兩服之間是中道宋分野房為天府一曰天馬或曰天駟一名天旗一名天廐一名天市一名天街一名天燕一名天倉一名天表一名天龍 房為天子明堂王者歲始布政之堂房為天馬主車駕房為四表表者桀也石氏曰天道四表之間三光之正路人天之定位也
  天廟者房也房者闕也日月之行常出其中不出其中為不道不道者政令不行 石氏曰房主宿街南二星君位也北二星夫人之位也房主財寶房動外財寶出動内財寶入 二十八宿山經曰房山在宋地與心山相連房心星神常居其上房心二宿動摇則房心之山崩國有走主填星色黑出入七十日以上房心山崩下伐上也其星不明則山有音聲人民擾擾五穀貴房心星暗黑火星守之二百日房心山則音聲萬民相驚大水魚鹽五穀貴百姓愁若星色赤赤地千里房心不見帝無教房星欲明羣臣奉忠天下道興
  鈎鈐天子御也鈎鈐相去疎者天下且赦相去數者天子急多暴令關閉鈎鈐去房不駕鈎鈐離房法令王者至孝則鈎鈐明昆弟有親親之思則鈎鈐不離房鈎鈐去房欲其近也近則天下同心遠則天下不和房主開閉以其蓄藏之所由也
  心宿五
  石氏曰心三星五度古十二度距前第二星去極一百八度半在黄道外三度半春夏為木秋冬為水又曰心星火也北四尺是中道宋之分野 心為天相一名大辰一名大火一名天司空心者宣氣也心為大丞相 石氏曰心三星帝座大
  星者天子也心者木中火故其色赤為天關梁 心三星星當曲天下安直則天子失計心為明堂中大星天王位前後小星子屬以開德發陽不欲直直王失勢期九十日地動主客天子以弱亡 爾雅曰大火謂之大辰房心尾也主天下之賞罰主天下之急故天下變動則心星見不祥明堂旁多小星天子憂弱子未處天子威令不出閣天下乖爭無君伯八九心星直心星變色黑大人有憂民血流心星滅則主泣血后奔逃强國起心星消江河為害期九年天子滅 心星動國有急心星動摇若角芒者天下大兵 心星離移有流民心前後星皆光明赤黄者太子庶子各有賜賀之事 心三星明大則天下同慶響風被澤 太史公曰心三星上星太子星星不明太子不得代下星庶子星星明庶子代後心動者國有憂
  尾宿六
  石氏曰尾九星十八度古九度距東第二星先至去極百三十四度在黄道外十五度少春夏為火秋冬為水又曰水星尾北十尺是中道燕之分野 尾一名後族一名天厠一名天狗一名天司空一名天雞 尾者後宫之塲也妃后之府也上第一星后也第三星旁一星相去一寸名神宫解衣之内室說虞之堂一曰天矢一曰天九江 尾者邊臣也又曰通溜宫尾市也天復船也 尾第一星嫡妃也第三星夫人也次五星嬪妾星欲均明大小相承則後宫有序多子孫 二十八宿山經曰尾山與箕山相連在燕九都山西尾箕星神常居其上 尾主水又主君臣尾動者君臣不和必有事尾天子之九子也騰躍坼絶不居其所天下大亂君臣不和 尾星明大皇后有喜不明微細皇后有憂及疫 尾星疏遠皇后失勢尾星明五穀大熟則民不煩擾其星不明五穀大傷尾星離徙而直皇后失勢其星就聚有大水君臣不和則占於尾
  箕宿七
  石氏曰箕四星十一度古十度又十一度四分之一度距西北星先至去極百一十八度在黄道外五度少春夏為金秋冬為土又曰金星也箕北六尺是中道也燕之分野箕星一名風星月宿之必大風箕星為風東北之星也一名天陣一名狐星主狐貉一名風口一名天后也為天狢府廷天雞也主時金星也箕斗天子之冠服也竝後宫别府也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女妾别宫四者女相也故尾箕主百二十妃尾者蒼龍之末也直寅主八風之始 箕后星動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箕主致客箕庫也一曰天司空箕為寄客 爾雅曰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漢津也一曰天市主八風 箕為風又箕主蠻夷箕動者蠻夷有使來箕舌一星芒動則大風不出三日箕舌動如致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沙 箕星居河邊歲大惡若中河而居天下食人 易緯是類謀曰大山失金雞西岳亡玉羊箕星明大即國無䜛賊箕中少星則糴貴箕者人之精也故天下安樂即星衆不安即星少 箕星離徙天下大不安民移徙其處星不明天下五穀傷其星明穀大熟其就聚細微天下憂食箕中欲其多星 石氏曰尾箕主後宫妃后府故置傅說衍子孫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