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唐開元占經 卷十三 卷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三
  月與列星相犯
  郗萌曰月宿東壁營室奎婁胃皆主水以此星雨者則衝月雨水甚則水甚雨澤入地一寸至其報月立水七寸其潢流絶車轍谿谷溢 又占曰月宿觜參井鬼栁皆主旱以此星雨者則衝月旱雨甚者大旱雨㣲者小旱 帝覽嬉曰月犯列宿其國有憂 又曰列星貫月隂國可伐也期不出五年其國受兵不出十年中國有内亂大危 甘氏曰月蝕列宿其國憂星㓕天下有亡國星復見亡國復立兵起大勝 髙宗占曰星入月中將有大兵 海中占曰星入月中其國君有憂一曰不出三年臣勝其主 京房易傳曰星入月中大臣謀伐其主主令不行 荆州占曰星入月中其國有䘮又曰有破軍 又占曰月未中而星入之有賊人為攻者在東方文者長武者亡月過中而星入之有賊人為攻者在西方武者長文者亡 帝覽嬉曰星出月隂負海國有勝星出月下芒角相歴者君死人飢 甘氏曰月犯列星其國憂若受兵殃 荆州占曰月犯所宿之星其國有軍將死 京氏妖占曰星與月同光臣不作亂則人民非上 荆州占曰月蝕列星不見者其國亡星還復見者國復立 又占曰星蝕月其國相死 京氏妖占曰月中有星天下有賊星多者賊多 荆州占曰列星居月中無光其國以飢亡
  月犯東方七宿
  月犯角一
  石氏曰月犯左角大人憂期六月一曰大臣憂䘮 海中占曰月犯角其國有憂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左角左將戰死期不出三年犯右角右將戰死 荆州占曰月犯左角大臣誅天下决水大獄犯右角兵起 河圖帝覽嬉曰月乗左角法官誅乗右角兵起 海中占曰月出角南國家多暴獄治病驕恣 荆州占曰月出左角南三尺多獄五尺以上至丈所天子明威 又占曰月乗右角后族家及將相有坐法死者 郗萌曰月乗左角為旱右角為水 又曰犯左角左將軍死之一曰天下有兵按魏正始七年七月丁丑月犯左角占曰月犯左角天下有兵左將軍死到嘉平元年正月甲午大將軍曹爽誅時太𫝊舞陽侯屯兵浮橋積二年七月咸熙二年閏月庚子月犯左角到太始四年十月荆州刺史上言吳遣使持節施續領三萬人圍軨鄉右丞相萬彧領萬五千人圍直城大將軍丁奉徇夀春義陽王率諸軍徇夀春兵起之應也 郗萌曰月貫左角三年太子死 又占曰月蝕角大人憂期三年一曰有獄事都尉死一曰天下大凶 巫咸占曰月蝕角天子憂牢獄空用赦當之期九十日 荆州占曰月蝕角三年更赦 河圖帝覽嬉曰角星貫月三年國君死 郗萌占曰左角入月中不出其年强國有䘮右角入月中其君死期三年
  月犯亢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亢兵起期不出三年 黄帝占曰月犯亢將軍亡其鼓其國將死 海中占曰月犯亢亡地其國有憂 荆州占曰月犯亢朝臣有事 郗萌曰月乗亢左星為水右星為大兵案魏正始九年正月辛亥月犯亢南星占曰兵起一曰將軍死到嘉平元年正月廢大將軍曹爽等十六日誅爽時太傅勒兵浮橋積一年魏嘉平三年五月甲寅月犯亢距星到七月太尉王凌誅到四年三月鎮東将軍諸葛恪上言賊朱異蟻聚即誅截死者三萬餘人積十一月始應
  月犯氐三
  韓楊曰月入氐天下兵起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氐其國有軍將死一曰將當之 荆州占曰月犯氐其國有軍一曰其國有憂 海中占曰月犯氐左星郎中左將誅死犯右星郎中右將誅死皆期三年 荆州占曰月乗氐右星天下有大兵天子自將兵於野按魏嘉平三年四月戊子月犯氐東北星占曰將軍死五年二月癸丑後将軍兖州刺史黄華薨 海中占曰月蝕氐氐星翳一將死之國有誅者
  月犯房四
  帝覽嬉曰月行中道是謂安寜天下和平舉兵不吉欲被其刑逆天之道辱以無名又曰月宿天廏中央一軍罷歸期不過三十日 郗萌占曰月當天門駟之間五穀大得人主益夀 河圖帝覽嬉曰月行陽環多小暴事又曰月宿天廐左間將軍論老弱分歸期不過三十日又曰月行陽裏治驕恣多暴獄及驚駭内亂又曰月行四表之南陽人且錯禍不可克又曰冬三月月出房南近小旱逺大旱期在衝去房三尺曰近五尺曰逺 郗萌占曰月宿房南粟不美稻不實又曰正月十九日𠉀月出房南有兵女主䘮 荆州占曰月出四表以南人君有憂 河圖帝覽嬉曰月行太陽天下亂人民啼哭及天下大荒禍不可禁天下有兩心又曰月行隂間多隂事小起又曰月宿天廐右間將軍伐期不過三十日 郗萌曰月出陽間黍稷不為菽美 河圖帝覽嬉曰月行隂裏權衡不得兵革時作邊境不休 又曰月行四表之北隂人將革禍不可克又曰冬三月月出房北近小水逺大水期在衝 郗萌曰月行四表之北水旱不時民皆流食 荆州占曰月行房北帝有亂臣河圖帝覽嬉曰月行太隂天下兵悉起及内滛流食荆州占曰月行太隂民流亡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房星四足之蟲多死期不出一年 海中占曰房上第一星上相次星次相下第一星上將次星次將也按晉咸康二年正月辛亥月犯房南第二星占曰將相有憂五年七月丞相王導八月太尉郗鑒六年正月征西大將軍庾亮並薨也 荆州占曰月犯房為死亡近之為辱將相期三年按魏景初元年二月乙酉月犯房第二星房四星股肱臣將相位也占曰將相有憂若死亡到十二月司空陳羣薨到三年七月司徒陳矯薨積一年六月 黄帝占曰月犯上將上將誅犯次將次將誅犯次相次相誅犯上相上相誅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房心天下有殃主有憂 郗萌占曰月犯房有亂臣期不出三年臣伐其主天下有亡國 陳卓曰月犯房有兵又曰天下有殃主憂 郗萌曰月乗房㓕左右官為有誅伏甲者陣兵在宗廟中天子不可出宫下堂又曰多暴事 河圖帝覽嬉曰月行房心間其旁有紅雲一諸侯一王死 郗萌曰月乗鈎鈐大人憂火令 荆州占曰月有中犯陵房星者國君憂色青憂喪赤憂積尸成山黒有将相誅白芒角大哭 郗萌曰月有中犯乗守房左驂左服皆為夫人死所中相誅 又曰月犯乘鈎鈐大臣有誤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於宗廟天子崩王者不宜出宫下殿有謀匿於宗廟中者一曰犯鈎鈐駟馬駕将有行按魏正始六年十二月己巳月犯鈎鈐占曰王者憂一曰有火災到七年二月熒乗黄廐署屋延燒又魏青龍三年十二月戊辰月犯鈎鈐王者憂到景初二年十二月明帝崩積三年十一月又案魏正始六年十二月己巳月犯鈎鈐占曰五星犯鈎鈐皆主王者憂一曰有火災到七年二月熒乗黄廐延燒西掖門到嘉平二年七月壬戌皇后甄氏崩 積三年七月應又案魏時火犯鈎鈐皆為后崩也 郗萌曰月守房皆為人君無道又曰皆為天下諸侯謀相吞道不同又曰皆為胡發兵
  月犯心五
  班固天文志曰月犯心其國有憂若有大喪 摘亡辟曰六月辛酉月犯心亡君之戒也 郗萌曰月犯明堂星大人憂 海中占曰月犯心中央星人主惡之犯其前星太子惡之及失位犯其後星庶子惡之皆應以善事 郗萌曰月行出心以南在外大将易一曰無兵太子事 陳卓曰月行宿心而霧山崩谷塞一曰水深石氏占曰月乗心其國相死月北出其國旱宗廟有焚者月南出其將相有起兵 荆州占曰月犯乗心大人凶天下大旱萬民災傷近期三年逺九年 石氏占曰月合心星其君死 又曰犯大星主遇賊害國人為亂又占曰月犯心大星女執行又曰太子不立 郗萌
  曰月犯心星臣弑君又曰㓕其君三年有憂賊臣 海中占曰月犯心有亂臣天下有亡國蝕心國内亂有大賊 河圗帝覽嬉曰月犯心亂臣在旁伐國期不出三年其下有亡國又民伐其主應之以善事已殃除 海中占曰月犯心中央星人主敗國有賊人為亂按魏甘露二年六月己酉月犯心中央大星景元元年五月髙貴鄉公敗 郗萌曰月貫心其國亂臣弑君 石氏占曰月貫心其國政亂海中占曰月貫心一年國君死不則臣伐主 黄帝占曰月貫心星三年國内亂按漢孝成帝陽朔元年七月壬子月犯心星占曰其國憂若有䘮房心為宋今為楚地十月辛未楚王芳薨積四月應又按王莽地皇元年正月月犯心前星為太子是歳後莽殺太子臨之黄初四年十二月丙子月犯心大星占曰犯心國憂若有䘮七年五月丁巳文帝崩積二年六月魏景初二年閏九月癸丑月犯心大星占曰月犯中央星其國有憂若有大䘮到三年十二月明帝崩積一年四月
  月犯尾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尾君臣不和 郗萌曰月犯尾貴戚有誅者其國有軍將死又曰在尾宿有變後宫不安妃后争人君子孫不吉在宫中矣
  月犯箕七
  石氏曰月干犯箕度君臣不和 含文嘉曰月至箕則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春秋緯考異郵曰月失行離於箕者風 春秋緯潛潭巴曰月入箕中其國有憂 黄帝占曰月入箕糴大貴 郗萌曰月入箕天下大亂有兵國君死之又曰必赦月在箕踵期三十日在口期六十日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箕有客讒人者 海中占曰月犯箕女主有憂 郗萌曰月犯箕其國有軍將死按魏嘉平五年六月十二日庚辰月犯箕占曰軍將死到正元元年正月乙丑鎮東將軍毌丘儉反正月甲辰斬儉積一年九月 又按魏甘露元年八月七日辛亥月犯箕東北星占曰犯箕東北星軍將死到二年五月征東大將軍諸葛誕謀叛不就後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樂綝積十月
  月犯北方七宿
  月犯南斗一
  郗萌曰月宿南斗風一曰雨 又曰月入南斗魁中大人憂一曰太子殃又曰宫中有自賊者期三十日 荆州占曰月入南斗兵起有憂不出三年 京氏曰月以子丑申入南斗後百八十二日赦無餘囚 陳卓曰月犯入南斗魁天下大赦一曰兵起按晉成帝咸和六年正月丙辰月入南斗占曰有兵一曰有大赦是月石勒殺掠婁武進二縣於是遣戍中州明年湖賊又掠南沙海虞民是年正月大赦伐淮南討襄陽平之 又咸和八年三月己巳月入南斗與六年占同其年七月石勒死彭彪以譙石生以長安郭權以泰州並歸順於是遣督護喬球率衆救彪彪敗球退又石季龍石斌攻滅生權咸康元年正月大赦黄帝占曰月以十月至四月入南斗中天下大赦近期六十日中期六月逺期一年 郗萌曰月一歳三入南斗口者其歳有赦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南斗大臣及將去 郗萌占曰月犯南斗魁女主當之不出三年荆州占曰月犯南斗將軍死 陳卓曰月犯南斗風雨不時大臣誅不出三年 郗萌曰月乗南斗色惡蒼蒼丞相死 又占曰月變於南斗亂臣有更天子之法令者荆州占曰月變於南斗易相近臣死
  月犯牽牛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牽牛將軍奔天下牛多死 郗萌曰月犯牽牛其國有憂將軍亡旗鼓一曰有軍將死陳卓曰月犯牽牛星道路不通牛馬暴貴天下有大誅邦穀大貴又曰月犯牽牛軍亡犯河鼓戰 郗萌曰月乘牽牛天下有大水起 又占曰月變於牽牛犧牲事也又曰四足之蟲疾 荆州占曰月行犯若暈牽牛天下馬多疾死
  月犯女三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須女天下多女患 陳卓曰月犯須女將軍死其國有憂 郗萌占曰月變於須女有兵不戰而降又曰有嫁女娶婦之事 陳卓曰月宿須女霧大人死一曰蟄蟲死
  月犯虛四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虛空邑復起 郗萌曰月犯虛天下亂政天下大虛其國有憂軍將死有哭泣之事又占曰月變於虛有土功事又曰在外軍大飢
  月犯危五
  郗萌曰月行若犯危有哭泣之事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危治樓室屋者多 海中占曰月犯危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危有軍將死 陳卓曰月行所宿危而霧兵起士卒多死 荆州占曰月有入危者大亂天下大亂也
  月犯室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營室以亂若亡地及宗廟毁若起室者 海中占曰月犯營室其國有憂 郗萌曰月犯營室有宰相死 荆州占曰月犯營室兵起 郗萌曰月變於營室大臣為亂兵在外軍人見棄敗
  月犯壁七
  郗萌曰月宿東壁不雨則風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東壁大亂人民多死 海中占曰月犯東壁其國有憂郗萌曰月犯東壁兵在外軍將死一曰有土功事 郗萌曰月變於東壁兵在外軍人大驚近臣去 海中占曰月蝕東壁其國有閉門事 石氏占曰月蝕東壁大臣戮亡有文章者被執
  月犯西方七宿
  月犯奎一
  郗萌曰月入天庫天下有兵起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奎大亂人多死者 郗萌曰月犯奎邊兵不安又曰有大水亂人多死 又占曰月犯若暈奎其國大人有憂又占曰月蝕奎星大將戰死軍乏食 海中占曰月
  蝕奎星必有大戰軍乏食 郗萌曰月變於奎有溝瀆事一曰女子事 陳卓曰月宿奎而霧有妖星見或曰妖死一曰十日妖見君車
  月犯婁二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婁多滛獵 海中占曰月犯婁國有憂 郗萌占曰月犯婁軍將死民多移徙又曰獄多寃死 陳卓曰月犯乘婁國君好愛婦女逰獵無度黄帝曰月變於婁有兵在外不戰而和 陳卓曰月行宿婁而霧多有人死復生者 海中占曰月蝕婁星軍不戰在外罷
  月犯胃三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胃倉庫散若有令一曰其國有變荆州占曰月犯胃倉粟散 海中占曰月犯胃其國
  有憂 郗萌曰月犯胃隣國有暴兵伐中國一曰有軍將死又曰以夷為憂天下國無實 海中占曰月犯乘胃小國起兵倉庫虛一曰軍不戰民多病傷有令 陳卓占曰月宿胃而霧死於孕孝婦謀死
  月犯昴四
  石氏曰月入昴中胡王死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昴天子破匃奴不出五年中若有白衣㑹 荆州占曰月犯昴以粟米為賤 河圖帝覽嬉曰月行犯昴北有赤白雲縁月兵入匈奴地有得赤白雲不縁月兵入無得期不出三年 黄帝占曰月乘昴貴人有憂 郗萌曰月乗昴天下用法峻一曰水滿野五穀不收 又占曰月合昴有赦 又占曰月行觸昴匈奴擾擾 又曰月生於昴天下有赦 黄帝占曰月變於昴兵在外食絶郗萌曰月變於昴國有喪 石氏占曰月蝕昴貴臣誅貴女失勢 海中占曰月蝕昴諸侯黜門户臣有事天下飢 石氏曰月出昴北天下有福一曰胡王死 郗萌曰月犯昴其國有憂將軍死一曰胡不安按魏正始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戊午月犯昴東頭第一星其年十月庚寅月犯𭥦北第四星占曰月犯昴胡不安將軍死到二年六月征西將軍趙㒈上言鮮卑大人阿妙兒等殺掠敦煌太守王延等將兵斬首千一百級冬十月又討斬阿妙兒虜首千級三年正月又斬鮮卑大師首六百級討鮮卑斬首千餘級八月丁巳輕車將軍特進王忠薨積三年四月應
  月犯畢五
  詩曰月離於畢俾滂沱矣謂大雨也 春秋緯考異郵曰月失行離於畢則雨 蔡氏月令章句曰月離者所歴也 班固天文志曰月入畢則多兩 郗萌曰月入畢其國君大憂又曰兵起期一年先起兵者有破亡又曰與兩股齊近期二十日逺期六十日有將死 劉向洪範傳曰月入畢中將若相有一家事坐罪者近期百二十日逺期十月一曰國有反臣 郗萌占曰月犯畢兵革起一曰有女喪一曰女主當之按魏太和四年二月丁未月加午在畢大星四寸其五年十二月丁未月犯畢赤星占曰下犯上貴人諸侯當之又曰有大赦其五年三月蜀劉升為丞相諸葛亮將五萬人入天水攻将軍賈魏副車騎将軍舒等三萬餘人討之斬首三萬餘人投降者萬餘人七月乙酉大赦六年正月甲戌皇女泰薨上及羣臣皆為之服五月甲戌皇太子殿下薨十一月壬寅吳越賊將周賀於東莱牟平之内恣殺掠與青州刺史程喜戰射殺周賀斬首四千餘級又生擒八千餘人青龍元年八月己未大赦二年三月庚寅故漢帝山陽公崩以天子禮葬之諡曰獻帝積三年六月應也 郗萌曰月入畢有拘主近期百日中期十月逺期一歳又曰小人自立一曰小人罔上一曰將相驚又曰大赦期三月一曰在畢口期六十日赦在踵期三十日又曰有土功又曰有以弋獵事惑其君者 石氏曰月居畢中不出其年女君死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畢天子用法以誅罰急貴人有死者 京氏妖占曰月犯畢天下有變令 黄帝占曰月犯畢出其北隂國有憂 海中占曰月犯畢南陽國有憂一曰賊臣誅不然邊有兵 郗萌曰月行犯畢赤星臣弑主一曰乗畢赤星將死 又占曰月犯蝕畢有小疾 又曰合畢天下有赦合其隂水合其陽風又曰月變於畢邊境有事 黄帝占曰月蝕畢使邊者凶 郗萌占曰月蝕畢諸侯相謀 又曰月入畢中而暈人主生一曰人主伐 又占曰月入畢而聖人生一曰人主伐 荆州占曰月蝕畢中星居月中不出其年女主當之 石氏占曰月蝕畢星中有土功事一曰女主有憂大臣繫囚者一曰天下兵起是謂小人國 陳卓曰月行宿濁而霧君使有道死於諸侯者一曰諸侯之使有道死者濁者畢也 陳卓占曰月犯附耳兵起若將相有喪憂不即免退
  月犯觜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觜觿小將有死者 海中占曰月犯觜觿小戰又曰小將吏多死 郗萌曰月犯觜觿武將皆叛 荆州占曰月犯觜觿道多死人
  月犯參七
  郗萌曰月宿參若宿伐皆為風雨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參伐有兵事競城堡 海中占曰月犯參其國有憂又曰國有兵事 郗萌曰月犯參有軍將死 海中占曰月犯參右肩右將戰死犯左肩左將戰死 郗萌曰月犯右股大將戰死犯赤星將誅 石氏曰月犯乗參右股五穀熟 黄帝占曰月蝕參貴臣誅赤地千里其國大飢人民相食 京房易傳曰月蝕參天下有小兵陳卓占曰月蝕參兵起戰從蝕所勝 海中占曰月
  蝕參伐兵大起
  月犯南方七宿
  月犯井一
  郗萌占曰月宿東井雨不雨則風 河圖帝覽嬉曰月入東井諸侯貴人多死 荆州占曰月入東井有兵河圗帝覽嬉曰月犯入東井中其國君有憂 黄帝占曰月犯東井有水事若水令 郗萌占曰月犯東井軍將死按魏𤯝龍三年十一月己丑月犯東井北轅西第一星占曰月犯東井將死一曰國内有憂一曰有水令到十二月乙夘右將軍朱葢薨四年十二月癸巳司空穎隂侯陳羣薨 又景初元年九月壬申詔曰今年雨過差冀兖徐豫四州持劇遇水溺沒死者所在開倉救濟庚辰皇后毛氏崩積二年十一月應正始五年十一月壬申月犯東井距星六月癸酉月犯東井南轅西頭弟二星占曰月犯東井將死到七年十一月庚子鎮北將軍吕昭薨積二年魏嘉平三年四月戊寅月犯東井南轅西頭第二星占曰月犯東井將死一曰有憂到七月壬戌甄皇后崩太尉王陵誅積四年 黄帝占曰月蝕東井大臣有謀皇后不安五穀不登 陳卓曰月行宿東井而霧有水患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鉞大臣誅 郗萌曰月中犯乘鉞兵起斧鉞用 又曰月中犯乗鉞若蝕鉞為内亂按魏正始四年十月七日十一月十四日月犯乗守鉞兵起一曰斧鉞用是月太傅舞陽侯上言吳將諸葛恪屯據遣衆軍討恪恪棄城奔走投水死者萬計到五年三月己夘大將曹爽率衆軍西征蜀積六月應又按魏嘉平五年月暈犯鉞兵起一曰光禄夫夫張緝皆誅九月車騎將軍郭淮上言姜維等攻隴西斬首萬餘人積十月應
  月犯鬼二
  郗萌占曰月犯輿鬼有軍將死 陳卓曰月行宿輿鬼而霧軍戰主人敗 又占曰月犯乘天尸亂臣在内郗萌曰月有入輿鬼者皆為財寳出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鬼大臣有誅一曰國有憂 陳卓曰月犯鬼天尸國君有憂大亂大臣誅 又曰月入輿鬼乗質者君貴人憂金玉用人民多病從南入為男從北入為女從西入為老棺木倍貴按魏青龍二年二月辛夘月犯輿鬼中史星其年十二月甲子復犯輿鬼為天鑕主斬殺占曰民多病大臣憂又曰國有憂三年正月辛巳自冬渉春節氣不和因下詔曰連年疫疾彫傷人民二月丁巳文徳皇后崩四年五月乙夘司徒樂平侯董昭薨三年三月應魏正始二年九月癸酉月犯鬼西北星主金玉三年二月丁未月犯鬼西南星主布帛占曰大臣憂一曰有錢金到八月丁巳輕車將特進王忠薨至四年甲子上加服元賜諸侯王公公卿校將軍以下錢各有差一年五月應又魏嘉平二年十月丙申月犯鬼距星五年三月一日月犯鬼距星如占六年七月甄皇后崩太尉王凌楚王彪有謀妻子五歳以下皆誅積十月應 陳卓曰月蝕輿鬼貴臣皇后有憂天下不安近期一年逺期三年
  月犯柳三
  郗萌曰月入天庫天下有起土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栁有木功事 又占曰月犯栁其國有憂又曰有軍將死 石氏曰月犯乗栁工匠興 陳卓曰月行宿柳而霧民多隂内之病又鳥多死 石氏占曰月蝕柳王者以病不安宫室 黄帝占曰月蝕栁大臣憂
  月犯七星四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七星兵在外戰 海中占曰月犯七星輕車戰 郗萌占曰月犯七星掌食臣有誅者國有憂將軍死 黄帝占曰月行宿七星而霧民分 郗萌占曰月犯七星臣為亂 石氏占曰月蝕七星君后大臣有暴憂國大飢 海中占曰月蝕七星國相更政
  月犯張五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張有饗客 郗萌曰月犯張將相死其國有憂 黄帝占曰月蝕張貴臣失勢皇后有憂期七十日 陳卓曰月宿張而霧天子惡之
  月犯翼六
  河圖帝覽嬉曰月犯翼飛蟲多死 海中占曰月犯翼其國有憂一曰相傳令一曰外夷有兵 郗萌曰月犯翼有軍將死若北夷有兵 又曰月犯翼女主惡之黄帝占曰月蝕翼忠臣見譖言正事者亡不出其年陳卓曰月行宿翼而霧后惡之
  月犯軫七
  海中占曰月犯軫兵車用近期二年逺期三年 郗萌占曰月宿軫風又曰月犯軫其國有憂一曰兵車出近期一年逺三年中 班固天文志曰月入軫則多風黄帝占曰月蝕軫貴人亡皇后不安期有八十日者






  唐開元占經巻十三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