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四 唐開元占經 卷十五 卷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月占五
  月暈一
  石氏占曰月傍有氣圓而周匝黄白名為暈 巫咸曰月之暈者臣専權之象 石氏占曰月暈受衡所在之國安 甘氏曰月暈戰兵不合若軍罷 甘氏占曰日月皆暈戰兵不合謂盡有日暈夜有月暈也 京房易傳曰凡月暈七日無雨大風兵作土功起 髙宗占曰月暈明王自將兵 荆州占曰月暈赤有光主起兵城降 帝覽嬉曰月暈兵春起不勝 荆州占曰月終歳不暈天下和親 荆州占曰四孟月之七日四仲月之八日四季月之九日皆當月暈暈不以其日不出三日有暴風甚雨石氏曰月以正月一日二日暈必有土功 荆州占
  曰月春二暈者其民好鬭不有從民歳必大惡不出一年粮貴 石氏占曰正月上旬一暈樹木蟲二暈禾穀蟲三暈震雷 荆州占曰一月五六七八九暈天下有亡地者十一暈天下更政 帝覽嬉曰五月中九暈以上者道上有熱死者 荆州占曰月暈四仲月之八日四季月之九日三日不雨皆為月蝕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中赤外青羣臣親内外赤中青羣臣内其身外其心 荆州占曰正月九日十六日夜月暈者其五月有令十日暈者三月有令十一日暈者其月大旱十二日十五日暈者飛蟲多死二十三日二十四日暈者五穀不成二十五日二十六日暈者女枲貴 荆州占曰月以庚戌暈有救以遲疾為期謂暈疾亦疾暈遲亦遲 荆州占曰月正月甲乙日暈者木貴民人多病丙丁日月暈者旱金錢輕戊巳日月暈者歳美小旱田宅貴庚辛日暈赦壬癸日暈者多水 髙宗八節月暈占曰月以立春四十六日内暈者赤有兵黒多水蟲為災逆賊生民生子多怪月以春分四十六日内暈者赤為兵黄白憂多蟲月以立夏四十六日内暈者赤少水白旱萬物不出者死人民流亡月以夏至四十六日内暈者赤小水黄白萬物化為白耳月以立秋四十六日内暈者赤小白明日甚雨出黄羽異身傷害五穀之心謂螟螣之類也月以秋分四十六日内暈者赤少黄白大雷發折木殺人月以立冬四十六日内暈者赤重如葢狀明日甚霧黒多冰霜春多風月以冬至四十六日内暈赤大白春多風殺人京房易傳曰正月三暈所宿國小飢五暈大飢
  月重暈二
  石氏占曰月以十二月八日暈再重大有風兵起三重天下兵大亂 石氏占曰月暈再重天下大風起 帝覽嬉曰月暈三重其外青中濁不散軍㑹聚 荆州占曰月暈四重以有亡國死王者五重其國女主死七重天下易主八重天下有亡國漢髙祖七年月暈圍參𭥦七重占曰畢昴間天街也街北胡街南中國𭥦為匈奴參為趙畢為邊兵是嵗髙祖為冐頓單于所圍荆州占曰月暈三重赤雲貫之其國破喪 巫咸曰月五月中暈有九重以上道路大有熱死者 髙宗占曰月暈十重天下更王 京房易傳曰月暈十二重天下半亡 帝覽嬉曰月暈再重倍在外私成於外倍在内私成於内
  月交暈三
  帝覽嬉曰月色黄白交暈一黄一赤所守之國受兵髙宗占曰月交暈赤有光其國不出二年遇兵 石氏占曰月交暈貫月有事從貫擊者勝殺將有珥有喜
  月連環暈四
  荆州占曰月暈連如環為兩軍兵起君争地 石氏占曰月暈一重下缺不合上有冠戴傍有兩珥白暈連環貫珥接北斗國有大兵大戰流血其地紛紜不出一年憂 石氏占曰月暈如連環重暈北斗魁前第一第二星大臣下獄流移一千里又曰暈輔星大臣下獄 荆州占曰月暈如連環有白虹干暈不及月女貴人有隂謀亂
  月暈五星五
  嵗星
  甘氏占曰月暈歳星色不明主人勝客明客勝主人巫咸曰月暈歳星其國主死 荆州占曰月暈歳
  星糴貴石千文民相食 海中占曰月暈歳星其主病重暈囚死或大水五暈人主有病喪 髙宗占曰月暈歳星三復之相出走戰不勝所宿國飢 荆州占曰月暈歳星三復之人相擊客不勝所擊主人勝五復之國女主死 帝覽嬉曰月暈四重華五復之所宿其國主死三復之黜相一曰客畔之不合所攻主人勝 帝覽嬉曰月暈囬留歳星所守之國歳大熟 石氏曰歳星與月合在氐而暈不出四十日有徳令
  熒惑
  巫咸占曰月暈熒惑星女主有憂若有死亡 巫咸占曰月暈熒惑星其國主亡 荆州占曰月暈熒惑有兵在野大戰歸其國亡 荆州占曰月暈赤星熒惑三月兵起 海中占曰月暈熒惑三復之國貴人憂荆州占曰月暈熒惑三復之相死 海中占曰月暈
  熒惑五復之主出走 荆州占曰月暈熒惑五復之主死 帝覽嬉曰月暈囬熒惑所守之國亡又客兵入境為冦掠 帝覽嬉曰月暈囬熒惑其色惡不明客敗其色明如角則客勝 郗萌曰月暈胃熒惑在其中天下有兵發于魏國不出一年大赦
  填星
  甘氏占曰月暈填星色不明主人勝客明客勝主人巫咸占曰月暈填星其國主死一曰旱 髙宗占曰月暈填星所在之國兵起戰不勝 海中占曰月暈填星相死若皇后死不則亡地 荆州占曰月暈填星五合五解所宿國主當之 帝覽嬉曰月暈囬填星所宿之國有徳 帝覽嬉曰月暈囬填星三復之相死天下土盡動大起邑屋大壊女主有憂五復之主死
  太白
  甘氏占曰月暈太白色不明主人勝客明客勝主人巫咸占曰月暈太白其國主死 荆州占曰月暈太白與月合其主死境外 荆州占曰月暈太白入暈其色惡不明則客敗其色明而有角客勝其色如暈與月合人主憂從中宫起 海中占曰月暈太白五復之主死荆州占曰月暈太白五復之其國女主死 帝覽嬉
  曰月暈太白當其野者國受兵戰不勝又曰所守之國兵起 帝覽嬉曰月暈太白三復之所宿國將若相死之一曰客攻不合所攻主客
  辰星
  甘氏占曰月暈辰星色不明主人勝客明客勝主人巫咸曰月暈辰星再合再解其國敗不出其年 巫咸曰月暈辰星其國主死 荆州占曰月暈辰星其國以水亡又曰秋兵起 海中占曰月暈辰星在春大旱在夏主死在秋大水在冬大喪 荆州占曰月暈辰星再合再解所宿之國飢敗期一年 髙宗占曰月暈辰星三復之國以水亡 荆州占曰月暈辰星五復之其國女主死 帝覽嬉曰月暈圍辰星所守之國有大水帝覽嬉曰月暈囬辰星春夏民疾寒熱秋兵起及水冬主死若有水憂 荆州占曰月暈辰星角亢回二重如連環不出三年大臣大謀若誅
  月暈列宿同占六
  郗萌曰月以正月十二月暈角亢氐房心五星者大赦暈四星者小赦 巫咸占曰月暈角亢氐蟲多死天下士卒死 陳卓曰月暈角亢大將軍有憂 帝覽嬉曰月暈囬角亢蟲多死 石氏曰月暈氐房心有徳令郗萌曰月暈氐房心其地有役 石氏曰月暈房心帝國有兵廟堂句氐宿大赦句三宿小赦五百里以下句二宿赦百里内 石氏曰月暈房箕風地動 石氏曰月暈心尾亢骨蟲為害一曰四足蟲一曰不出其年易政山崩出五十里外 石氏曰月以十一月暈心尾麥有價 荆州占曰月暈尾箕分有疾凶 石氏曰月暈箕斗兵從東方北方来者勝從南方来者不勝 帝覽嬉曰正月月暈囬箕斗五穀不成 巫咸曰月暈圍斗五穀不成大將易 帝覽嬉曰月暈牽牛須女女子功絲枲皆貴一曰牛多暴死 郗萌曰月暈虛危有兵謀不成風起乂曰有喪 石氏曰月暈虛危兵革離動宗廟 荆州占曰月暈營室東壁其地有謀不成一曰風起一曰大水且至又曰寡婦嬰兒多死 帝覽嬉曰月暈營室東壁有大土功 郗萌曰月暈奎婁其地大病一曰水蟲多死 帝覽嬉曰月暈胃昴民多腹之疾郗萌曰月暈胃昴畢有慶上賜下者一曰有徳令無令則有兵起 郗萌曰月暈昴及畢比有反者 郗萌曰月暈昴畢參赦者有善令期六十日又曰不出三年人主憂若有賜令 郗萌曰月以太歳所在辰暈畢與五車及一星小赦二星次赦三星及五星大赦 郗萌曰月以十一月暈五車及昴參其星皆入暈中有大赦其不盡入有小赦期在来年五月中 石氏曰以正月上旬月暈昴畢參伐有赦令 帝覽嬉曰月暈囬畢參觽矢弓弩貴 石氏曰月暈參井氷霜數至 巫咸曰月暈圍井鬼其年不和一曰旱 京房易傳曰月暈翼軫軍在外戰亡其偏將 郗萌曰月暈軫角先起兵者不勝重開吉重發兵者兵死 巫咸曰月暈軫角赦期百二十日一曰以四孟月暈軫角皆為赦
  月暈東方七宿
  月暈角一
  石氏占曰月暈左角有軍軍道不通 石氏曰月暈右角大將軍有病歳徧民飢角鱗蟲多死 黄帝占曰月暈圍兩角大水期一年 石氏占曰月角中而暈王者喜 石氏曰月暈左右角大赦暈一角小赦甲乙為春丙丁為夏庚辛為秋壬癸為冬 巫咸曰月暈角亢有角蟲多死天下士卒死及角中央王自將兵不行百里士遁亡軍道不通及右角害大尉及左角獄大亂後魏書曰天興五年十月戊申暈左角時帝討姚興弟平於乾辟克之太史令姚崇奏角䖝野死上慮牛疾乃命減諸輜重甲戌車駕北引牛大疾死者十八自宫車所馭巨犗數百同日斃於路側尾相屬亦多死之徵也 海中占曰月暈角亢歳民饑 陳卓曰月暈角大將有殃郗萌曰月暈角有兵百日罷無兵後百日起又曰先
  起兵者不勝又曰暈右角右將軍有殃暈左角左將軍有殃又曰暈右角臣倍主暈左角大臣謀期三年暈天門十月十二月諸侯有不通者又曰乗若暈角為水又曰多風雨 荆州占曰月暈圍左右角天下有大兵天子為軍自守左右動摇非常人主憂臣弑君 荆州占曰月以正月暈角公子死一曰將軍死歳飢又曰以正月十七日月暈於角天下赦正月戊巳暈左角有喪河圖帝覽嬉曰月行天門暈三重天清浄闗梁不通
  應之以善事咸和三年月暈左角有赤白珥禮約以問戴洋洋曰壹門當大戰有賊亂洋字國流吴國人頗識天文隂陽之數約為豫州洋為督護約本胡後洋遍遊公侯之門莫不説重其所占𠉀並多神驗事見晉史也 甘氏曰月入角而暈大赦不則日蝕所蝕之宿其邦不安 帝覽嬉曰月暈左角天子為軍自守暈兩角有軍軍道不通大龍見
  月暈亢二
  石氏曰月暈圍亢君有兵革之事期三十日逺三月石氏曰月以秋一日三暈亢大臣有死者兵大戰水中期三十八日再暈大雨雪水 郗萌曰月暈亢有兵八十日罷無兵後八十日兵起秋三月再暈亢民移千里三暈亢有赦令秋一月再暈亢必冬雷而水三暈亢大臣有死者一曰大戰三冬暈亢年有所不安以赦解之荆州占曰月暈圍亢王者自將兵不過百里期一月
  逺三月 帝覽嬉曰月暈亢主自將兵不行百里 海中占曰月暈角亢歳凶民飢 石氏占曰月暈亢者角蟲多死
  月暈氐三
  郗萌占曰月暈氐人多疾以十一月十二月暈左天子有不安以赦解之 郗萌曰月暈圍氐不出四十日有治道之事 河圗帝覽嬉曰月暈氐大將誅若水蟲多死
  月暈房四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房行三軍而戰 郗萌曰月暈房太子座之若財寳出若穀貴又曰月以三冬暈房天子有所不安以赦解之 荆州占曰月暈圍房四方兵起野有露骨不𦵏 荆州占曰月暈圍房心其地大疫水蟲多死 易緯是類謀曰月珥指房四方煩若以土之功
  月暈心五
  石氏曰月暈心大戰山崩谷塞水出五十里一曰火 海中占曰月暈圍心人主有殃又曰大旱 荆州占曰月暈心主憂一曰將死又曰軍進又曰有兵三十日罷無兵三十日兵起又曰月以正月暈心蠶不為繭圍心将易有主死又曰赤地千地 石氏曰月暈心穀大貴 帝覽嬉曰月暈心不出其年大失火 郗萌曰月暈心三日不隂不雨不出三日有大喪又曰三日不風雨不出三十日有竒令 石氏曰月一歳再暈圍心有大旱及大火其将舉兵起若國易相期三年 郗萌曰月暈心五重其國女主死再重為有大喜 海中占曰月暈圍心中有赤雲若白雲大如杵而貫月大人當之不然兵起 郗萌曰月暈心三重赤雲貫之此謂之守國破喪戮侯王
  月暈尾六
  東觀占曰月暈尾有益地者百里以上又曰民多病寒熱又曰風大至若水 石氏曰月暈尾益地 郗萌曰月暈天司空其歳不登有大水在東方又曰不出其年有赦 荆州占曰月暈圍尾有益地者百里以上又曰民病寒熱又曰大風至
  月暈箕七
  石氏曰月暈箕五穀以風傷 郗萌曰月暈司空不出百里必有守倉求食者以千數 荆州占曰月暈箕大風發屋有坐口舌死者北夷穀貴燕趙大飢 荆州占曰月暈箕歳星在其中王者娉皇后貴妾不出百八十日
  月暈北方七宿八
  月暈斗一
  郗萌曰月暈南斗大將死民流千里馬牛大病 陳卓曰月暈南斗大臣免大將為亂五穀不成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南斗大將出
  月暈牛二
  郗萌曰月暈乗牽牛五穀不成 黄帝占曰月暈牛有軍曝血將死 黄帝占曰月暈牛小兒多死牛疫死一曰馬多疫死 荆州占曰月暈牛牛羊貴
  月暈女三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須女必有軍曝血將死 郗萌曰月暈須女寡婦多疾有兵謀謀不成風起 石氏曰月暈圍須女兵進而不鬭一曰兵不戰而降寡婦多死有兵謀謀不成風起 荆州占曰月暈須女布帛倍價河圖帝覽嬉曰月暈須女兵起不鬭一曰民多去室宅一曰絲貴
  月暈虚四
  黄帝占曰月暈虚兵起大戰 郗萌占曰月暈虚民飢有哭泣蟄蟲死一曰飛蟲多死又曰兵起有土功事荆州占曰月暈虛有白衣聚逺期百八十日又曰宗廟動兵 帝覽嬉曰月暈虛民多去室宅者
  月暈危五
  黄帝占曰月暈危有兵一曰軍敗 郗萌曰月暈危其國主死民多疾死有兵謀不成 荆州占曰月暈危有亂謀天下擾民無所措 帝覽嬉曰月暈危軍所止民多去宅者 郗萌曰月正月暈危民去室宅
  月暈室六
  海中占曰月暈室大城圍屠 郗萌曰月暈營室為宫敗又曰有蠻夷来 荆州占曰月常以四月七月十月𠉀月月暈𤣥宫不出六十日必有妄言驚聚百姓者不然不出九十日天下有急事 帝覽嬉曰月暈室有喪
  月暈壁七
  海中占曰月暈東壁有大土功事 黄帝曰月暈於東壁軍人敗 郗萌曰月暈壁民流亡一曰見大龍一曰婦兒多死者 荆州占曰月暈壁大亂又曰月暈壁三重國動兵不戰不出一年 帝覽嬉曰月暈壁見龍大敗
  月暈西方七宿九
  月暈奎一
  郗萌曰月暈奎妖星出大將戰死 巫咸曰月暈奎米貴 荆州占曰月暈奎兵大敗士卒亡魯國亡 石氏曰月暈奎兵大敗一曰有兵令一曰不出十日妖星見荆州占曰月暈奎婁絮大貴
  月暈婁二
  郗萌曰月暈婁大人憂一曰大人死一曰蠶多死糴苦絮貴四孟之月暈赦 荆州占曰月暈婁五日之内不雨宰相疑黙事解 郗萌曰月暈婁盡圍三星赦若歳星守婁在暈中大赦期九十日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囬婁君和解
  月暈胃三
  郗萌曰月暈胃其國主死天多隂雨姙婦多死一曰山崩又曰盡圍三星赦 荆州占曰月暈圍胃兵起其國戰不勝有破軍一曰不戰山崩若軍大歸穀大貴 郗萌曰月以四孟之月三四暈胃赦 荆州占曰月暈圍胃兵不戰一曰姙女多死 河圖帝覽嬉曰月暈回胃兵不戰
  月暈昴四
  荆州占曰月暈昴其國主死一曰貴人多死一曰有兵若暴令近期三十日逺百里坐流言者又曰不出其年天下有變又曰水無收糴貴民離其鄉又曰有腹病畜産多死 荆州占曰月暈昴天下飢 京氏曰月以九月十二月十三日暈昴及五車天下赦 郗萌曰月暈昴以甲午乙未及戊巳必大赦期三日戊巳期六十日郗萌曰月暈昴盡得七星三月小赦 石氏曰月暈
  昴天下飢一曰貴人多死一曰糴貴 郗萌曰月暈昴三重不出五十日赦 巫咸曰月暈昴食大絶一曰兔多死 石氏曰月一歳三圍昴来年天下大赦若弓絮貴 郗萌占曰月暈昴民憂疾又曰一歳一暈小赦再暈中赦三暈大赦期並不出其年
  月暈畢五
  郗萌曰月暈畢無徳令則民憂兵又曰五穀大賤 荆州占曰月暈畢大赦期三十日 郗萌占曰月入畢中而暈人主坐之一曰人主代 京房對災異占曰月三暈畢天下中外俱赦 郗萌占曰月暈從畢兩角前圍之不及本一星主四月赦
  月暈觜六
  荆州占曰月以正月暈觜觿大赦 郗萌曰月暈觜觽有徳令女子多疾 荆州占曰月暈觜觽大赦期三十日 河圖帝覽嬉曰月囬觜觿道多死人大將死一曰弓弩貴
  月暈參七
  郗萌曰月暈參不出歳中天下亂其國戰兵弱地裂人主有殃 荆州占曰月暈參其國客軍大恐戰不勝郗萌曰月暈參頭赦期二十日一曰暈二星小赦暈三星大赦衝為期 石氏曰月暈伐將軍死貴人有誅者京房易飛𠉀曰月暈參其有兵則戰無師是年三操
  土功事 郗萌曰月暈伐大人多死 石氏曰月暈參軍不勝暈匝有雲潰暈兵大起在外大戰 荆州占曰月暈伐二百一十日有兵若赦有善令不出五日雨郗萌曰月以正月十一月十二月暈參其歳惡虎狼羣出害人民 甘氏占曰月以正月暈伐二夜不出三旬兵起
  月暈南方七宿
  月暈井一
  海中占曰月暈東井胡兵起 郗萌曰月暈東井天下有兵 郗萌曰月暈東井王者出遊来年大旱又曰後六月丙辰大赦 荆州占曰月暈東井隂陽不和又曰月暈圍東井四夷求和 郗萌曰月以十二月壬癸暈東井大赦 巫咸占曰三月暈東井大水流
  月暈鬼二
  石氏曰月暈鬼黍貴三倍 甘氏曰月夏三暈鬼大雨五穀不成 郗萌曰月以正月上旬暈鬼赦期三十日海中占曰月暈鬼大旱 荆州占曰月暈鬼陣不戰郗萌曰月以一月再暈鬼多死人 郗萌曰月以夏
  三月暈鬼一曰大霧一曰大雹大霜一曰大雪一曰大雨水一曰大蟲一曰大火又曰二暈小水一暈為寒郗萌曰月以夏一月一暈鬼為寒再暈小水三暈大水郗萌曰月以四月七月十月暈輿鬼中出氣東行者
  皆為老公多死南行者皆為丁壯多死西行者皆為老嫗多死北行者皆為少年多死皆期九十日
  月暈柳三
  石氏曰月暈柳秋木鬱若有兵戰 巫咸占曰月暈柳三日有赦大臣有死者兵不戰有水民移 郗萌曰月暈柳有獄事若其地旱民多疾死又曰月暈注其地有禍其歳中人多死者老小哭泣道路若飛蟲多死又曰穀貴人相食又曰圍注不出三十日有野兵圍城注即栁之别名 巫咸占曰月暈柳有野兵 郗萌曰月以正月十月暈栁頭赦期三十日
  月暈星四
  郗萌曰月暈七星有獄事其地有禍若旱一曰輕車戰河圖帝覽嬉曰月暈七星輕兵戰若飛蟲多死 石
  氏占曰月以七月暈七星月暈七星民多夭傷物再榮
  月暈張五
  黄帝占曰月暈張天下大水 黄帝占曰月暈張飛鳥死一曰海鳥亡 郗萌曰月暈張其地旱若大人憂一曰人相食 荆州占曰月暈張大水魚行人道 陳卓曰月暈張五穀貴若鹽貴 帝覽嬉曰月圍張飛蟲多死一曰獄罪人民不定
  月暈翼六
  郗萌曰月暈犯翼女主惡 黄帝占曰月暈翼士卒多遁走一曰士卒大聚 陳卓曰月暈翼士卒大盜一曰卒勝大盜一曰士卒勝一曰春赦一曰亡其將 郗萌曰月暈翼春有赦又曰旱若大風傷 荆州占曰月暈翼兵起天下庫兵出一曰有軍軍罷 巫咸占曰月暈翼大戰民去室宅 郗萌曰月以二月暈翼至五月赦又曰月暈翼有車馳人走之事貴人多反者
  月暈軫七
  春秋緯考異郵曰月暈軫諸侯滅兵 黄帝占曰月暈軫大將軍戰死一曰亡其將一曰罷軍無軍 郗萌曰月暈軫兵起先起兵者不勝若大風傷歳 陳卓曰月暈軫嵗小旱 荆州占曰月一月而三暈軫天下無懸車繫馬 郗萌曰月以正月暈軫公子死又曰大飢車貴以二月暈軫至五月赦以四月暈軫有徳令以十二月暈軫庫無懸車廐無繫馬一曰有軍則罷


  唐開元占經卷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