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五 唐開元占經 卷二十六 卷二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歲星占四
  嵗星犯西方七宿
  嵗星犯奎一
  郗萌曰嵗星入奎其年五穀以蟲為害居其南春糴賤牛馬繒帛皆賤居其西糴貴凡物皆貴民不安 海中占曰嵗星潤澤出奎有善令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 帝覽嬉曰嵗星之奎有喜慶之事若有赦令 石氏曰嵗星居奎五穀以水傷處奎中有土功之事 郗萌曰嵗星處奎中有白衣之㑹 海中占曰嵗星處奎中小赦 帝覽嬉曰嵗星舍奎南牛馬繒布帛賤舍其北八月兵起七十二日罷或至三嵗乃罷 海中占曰嵗星舍奎處其南春食賤處其東糴乍賤乍貴民移徙不安處其西四月五月食貴處其北民憂 齊伯五星占曰嵗星出入留舍奎有小旱晚多水雨居左右者不占其中者外客軍且來矣 黃帝占曰嵗星守奎北夷來降 洛書曰嵗星守奎三十日天下道興符明 洛書曰嵗星守奎五穀成熟 石氏曰嵗星守奎大饑 甘氏曰嵗星守奎其國道興王者至仁行忠臣並進天下三年而平 海中占曰嵗星守奎執法吏多死 海中占曰嵗星守奎逆行旱五穀耗其順行色潤澤即嵗大熟 海中占曰嵗星守奎南馬賤一曰牛賤 郗萌曰嵗星守天庫多獄貴人 又曰嵗星守天庫以饑起兵若有客軍 又曰嵗星守奎為有溝瀆事一曰有水事 荆州占曰嵗星守奎王者憂之一曰大人當之 又曰嵗星逆行守奎女子多死 河圖曰嵗星入奎中而守之國有匿謀有兵起人主有憂若大臣當之 甘氏曰嵗星逆行入奎而守之其君好攻戰兵甲不息人民流亡不安其居
  嵗星犯婁二
  荆州占曰嵗星入婁國有聚人若有䘮期一年 海中占曰嵗星入居婁中小赦 春秋圖曰嵗星之婁牛馬大賤 郗萌曰嵗星居婁五穀以水傷嵗多水 海中占曰嵗星處婁南春食賤牛馬繒帛賤處其北八月兵起七十二日罷逺期三年 郗萌曰嵗星處婁北有奪地之君處東金噐貴 海中占曰嵗星舍婁胃去婁舍奎有赦 河圖聖治符曰嵗星守婁天下赦 石氏曰嵗星守婁三十日不下天下平九十日不下國有兵穀貴 甘氏曰嵗星守婁王者承天得度天下安平 巫咸曰嵗星守婁王者承天位天下安寕有慶賀有兵罷司馬彪曰嵗星守婁為兵為匿謀 海中占曰嵗星
  守婁中又暈之大赦期九十日 巫咸曰嵗星守婁民多疾疫 郗萌曰嵗星守婁有土功之事一曰大熱又曰嵗星守婁嵗多獄貴人 又曰嵗星守婁有死君嵗大饑 又曰嵗星守婁有白衣之㑹 荆州占曰嵗星守婁東有徙民守其北有兵守其西不占守其隂牢空天下有慶賀 又曰嵗星守婁有德令牛馬多死苑囿空虚 𤣥㝠占曰嵗星守婁去之五尺以外守之十五日以上至三十日王者出祀四海山川百神不出九十日 西官候曰嵗星守婁南春糴賤牛馬又賤皆在嵗月中守其東一貴一賤守其中有白衣之㑹又有小赦 𤣥㝠占曰嵗星守婁六畜大貴其國尤甚 海中占曰嵗星逆行守婁甚其君牢吏獄斷不以時人多怨訟若有赦令 感精符曰嵗星入婁犯守之有白衣衆聚三十日不下其國有兵九十日不下必有大䘮期三年
  嵗星犯胃三
  郗萌曰嵗星犯胃為天下榖不實以食為憂 石氏曰嵗星經胃昴畢趙水澇魚行人道 春秋圖曰嵗星之胃其年早霜 又曰嵗星處胃北八月兵起七十二日罷逺三年 郗萌曰嵗星處胃中有白衣之㑹處其南男子疾一曰牛馬賤處其東民移徙不定若食貴 又曰嵗星舍胃是謂去陽之隂有喜牢空 荆州占曰嵗星宿之逆行胃其君不愛五穀 齊伯五星占曰嵗星入留守胃國家即妄動土功事不祥小人且亡絲綿布帛有急令 郗萌曰嵗星出入留舍胃兵起不用一曰大人有憂一曰十月小旱 巫咸占曰嵗星守胃為兵灾萬物不成 黃帝占曰嵗星守胃國以無義失幣有水旱事 甘氏曰嵗星守胃王者順天徳中畿國昌海中占曰嵗星守胃嵗大熱一曰五穀大熟 郗萌曰嵗星守胃趙兵伐中國 荆州占曰嵗星守胃三尺以外守入二十日王者開倉廩大賦天下轉運不出百八十日 甄曜度曰嵗星入胃犯守之國有更令大人有憂若有禍殃必有土功 郗萌曰嵗星犯守胃鄰國有暴兵伐中國者 荆州占曰嵗星犯胃國有變更之令期四月又曰天下獄空 陳卓曰嵗星犯守胃天下無人
  嵗星犯昴四
  甄曜度曰嵗星入昴胡兵入國有土功若有赦令 郗萌曰嵗星入昴天下有白衣之㑹期六十日逺百二十日 郗萌曰嵗星入昴中小赦 西官候曰嵗星入昴為金寳貴 春秋圖曰嵗星之昴棺木大貴 郗萌曰嵗星乘昴若出北者為隂國有憂若外王死 郗萌曰嵗星居昴畢間赤色大旱一曰其國有大殃 又曰嵗星處昴南男子病嵗旱早水晚處昴北多暴雨處昴東徙民 又曰嵗星留之逆行昴其君殺不辜 荆州占曰嵗星舍昴處南有土功民多口舌 郗萌曰嵗星入留舍昴五十日不下必有死君期三嵗若有死將期四月 又曰嵗星出入留舍昴其年早霜 齊伯五星占曰嵗星出入留舍昴胡人以出其國無兵禾豆耗布帛貴 黃帝占曰嵗星守昴東糴大貴三月復守北其國有徳令 孝經章句曰嵗星守昴在其南糴一貴一賤其月土功有死君變其政在其東金噐刀劍貴在其北有别離之國奪地之君若死在其西不占 甘氏曰嵗星守昴王者有徳令昴者天之囚室嵗星近之下獄之臣皆有解者不出四十日 巫咸曰嵗星守昴大饑為萬物不成 又曰嵗星守昴大旱多火灾若有兵 海中占曰嵗星守昴天倉實 郗萌曰嵗星守昴夷狄勝中國 又曰嵗星守昴北多暴雨 又曰嵗星守昴東行至天髙復反至五車邊兵發一曰為赦令 石氏曰嵗星入若守天獄天下獄虛 河圖曰嵗星犯守昴大臣有坐法死者津關吏憂人民饑多食草實 郗萌曰嵗星中犯乘守昴為兵北征於狄一曰近臣為亂一曰白衣之㑹 甘氏曰嵗星守昴王者失禮䧟於刑大赦除咎 郗萌曰嵗星中犯乘守昴天下有福一曰近臣為亂
  嵗星犯畢五
  黃帝占曰嵗星犯畢出其北為隂國有憂出其南為陽國有憂 聖洽符曰嵗星入畢口將相憂大人當之期不出百八十日 石氏曰嵗星入畢中邊有兵 巫咸曰嵗星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軍罷 郗萌曰嵗星入畢為其國易主 又曰嵗星入畢中邊有憂兵 西官候曰嵗星入畢中八十日若有百四十日人君謀兵大起 石氏曰嵗星出畢陽則旱出畢隂則水為政令不行 郗萌曰嵗星逆行畢其君畋獵不時若徙倚不明其君不敬祠 春秋圖曰嵗星之畢有徳令 郗萌曰嵗星居畢昴間色赤大旱國有大殃在王一曰在民又曰嵗星處畢北其嵗有赦令有别離之國奪地之君一曰嵗星處畢南有土功男子多疾早旱晚水處畢東多暴雨金噐刀劍貴 又曰嵗星出入留舍畢二十日其國有以武致天下絲絮布帛大貴兩百斤千 荆州占曰嵗星出入留舍畢三十日不下人民流亡不反故鄉 春秋圖曰嵗星守畢王者出逰獵不出四十日兵車行 石氏曰嵗星守畢中國大赦王賜夷狄若有徳令一曰糴大貴 巫咸曰嵗星守畢為大旱多水灾郗萌曰嵗星守畢萬物不成國以饑亡 玉歴曰嵗星入畢留守之三十日不下人君有謀大兵起有攻戰客軍敗人民流亡不反其鄉期一年 陳卓曰嵗星犯守畢年穀小豐 西官候曰嵗星犯守畢軍亂國有赦令王者有賜夷狄若有謀兵期八十日若二百四十日陳卓曰嵗星犯畢附耳兵起若將相有䘮憂也若不即免退
  嵗星犯觜觿六
  石氏曰嵗星犯觜觿萬物不成 石氏曰嵗星犯觜觿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郗萌曰嵗星入觜觹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嵗星入觜觹五穀更貴更賤嵗一旱一水天氣不和調一曰有兵 郗萌曰嵗星入觜觹多盗賊 又曰嵗星逆行觜觹其國君誅罰不當 春秋圖曰嵗星之觜觹兵噐大貴 洪範傳曰嵗星舍觜觹為白衣之㑹 郗萌曰嵗星入留觜觹六十日不下禾豆半傷九十日不下侯王見功 又曰嵗星出入留舍觜觹二百日不下客軍大敗主人大勝一曰山林空 石氏曰嵗星守觜觹三日以上王者大將軍出兵在道石氏曰嵗星守觜觹國有反者民疫天下大饑 又曰嵗星守觜觹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主崇禮以制義則國安 又曰嵗星守觜觹君臣和同 荆州占曰嵗星守觜觹妖怪起丁壯多暴死 𤣥冥占曰嵗星守觜觹大臣且亡魏時木守觜觹後諸葛公亡 齊伯五星占曰嵗星守觜觹六十日五穀傷九十日兵起 石氏曰嵗星犯守觜觹不出一旬民病瘧 海中占曰嵗星犯守觜觹不出一旬必有偵候之事農夫不耕天子皇后俱崩期甲辰日 玉歴曰嵗星犯守觜觹三十日五穀傷其國大饑民多餓天下大疫農夫不耕婦女不績
  嵗星犯參七
  石氏曰嵗星犯參水旱不時 聖洽符曰嵗星入參天子更布政宰相不安期六月 郗萌曰嵗星逆行參其君誅罰不當 又曰嵗星逆行若留上衡中為兵革起黃帝占曰嵗星處參東若處伐東多走民多暴雨處
  參西若處伐西多流民從東方來處參北若伐北衡水郗萌曰嵗星處參南若處伐南為易君一曰大人多
  寒熱之疾處參北國有易相處參東若伐東晚稼不成處參西若伐西産子者多死一曰老人多死 荆州占曰嵗星處參所近者是王者欲封為逺國君也期一年郗萌曰嵗星宿參若宿伐者為有反臣中兵也 荆
  州占曰嵗星入參七日以上至七十日王者欲出之他國不出百八十日 石氏曰嵗星守參國有反者五穀更貴 又曰嵗星守參天下農夫不耕 又曰嵗星守參有赤星出參中邊有兵 甘氏曰嵗星守參其嵗大疫王者恐疫木入金其君危 荆州占曰嵗星守參多雨嵗惡 巫咸曰嵗星守參萬物不成民大饑 海中占曰嵗星守參多盗賊髙田貴下田賤其年樹木多爛郗萌曰嵗星守參晚稼不成 海中占曰嵗星守參
  后夫人當之一曰天下有兵驚一曰旱人民多病 春秋圖曰嵗星入參犯守之其國以兵致天下退而守之士卒有驚若離散五穀貴一曰水火為敗 郗萌曰嵗星入參守伐天下有兵驚不足傷民天下受兵事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六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