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六 唐開元占經 卷七十七 卷七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七
  唐 瞿曇悉逹 撰
  客星占一
  瑞星
  宋均曰景星大而中空 孟康曰景星者有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赤方氣中有兩黄星青方中一黄星凡三星合為景也案蜀志曰後主景耀元年史官言星見於是大赦改年為景耀也 天官書曰天晴而見景星景星者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有道之國 瑞應圖曰景星者大星也狀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為明王者不私人則見又曰德及幽隱則出又曰景星者星之精也光従月出出於西方王者不私人以官使賢者在位則景星出見佐月為明 班固天文志曰天晴而見景星占六十日晴精明亡 河圖曰黄帝治景星見於北斗也 尚書中候握河紀曰堯即位去年景星出翼鳯凰止庭鄭𤣥注曰景大也明也翼朱鳥宿也 又曰帝執德恭聰明宻㣲思心清靜在庭從宜仁推度符移序精和天地休通五行相化景星出攝提 含文嘉曰王者序長㓜各得其正則房心有德星應之 合誠圖曰天子精耀心墳務德則景星窺宋均曰墳盛也窺猶見也 禮稽命㣲曰王者制禮作樂得天心則景星見 感精符曰王者德上感皇天則景星見 孔演圖曰天子以賢舉則景星效於天 春秋緯曰周圖變書云赤雀所銜蜀下授文王於豐殿之天子精耀招神任理 有嚮心順務德則景星見鸞鳯下 元命包曰仁義茂盛賢俊彰明神符感出景星守參 感精符曰堯時氣充盛上感皇天故景星見 孝經内事曰天子行孝德則景星出 援神契曰王者德至天則景星見 白虎通曰景星者大星也月或不見景星恒見可以夜作有補於人 帝王世紀曰舜時景星見於房 坤靈圖曰至德之萌黄景索於北斗必以戊巳日其光無芒行久無武動軍莫之敢拒 含文嘉曰宫室之禮得則虛危有德星應 又曰居䘮以禮則德星應在虛危 稽命徵曰禮得其宜則虛危有德星見 含文嘉曰宫室之禮得營室有德星應 又曰居䘮以禮則德星應輿鬼 又曰天子穆穆諸侯皇皇則少㣲有德星 又曰殯䘮之禮以其時則三階平正有德星出入其間 又曰天子祫楴巡狩有度考功責實外内之制各得其宜四方之事無蓄滯上下交通則山澤出靈龜寳石麒麟至苑囿六畜繁多天苑有德星應案申穎秦書苻堅建元六年四月天苑有大星色甚白占者以為太平之祥乃立望氣臺於宫左冬十一月平燕國擒慕容暐 含文嘉曰天子行饗射飲酒之禮得其宜則曰大徳天苑左右角皆有大德星應海中占曰德星守建星君臣俱明天下更平五榖更興宋均曰含譽瑞星光耀佀彗 援神契曰喜則含譽
  
  客星名狀二
  黄帝曰客星者周伯老子王蓬絮國皇温星凡五星皆客星也行諸列舍十二國分野各在其所臨之邦所守之宿以占吉凶 又曰客星大而色黄煌煌然名曰周伯見其國兵起若有䘮天下大饑人民流亡去其鄉又曰客星明大白淳然名曰老子所出之國為饑為凶為善為惡為喜為怒常出見則兵大起人主有憂王者以赦除咎則災消 又曰客星狀如粉絮拂拂然名曰王蓬絮見則其國兵起若有䘮白衣會其邦飢亡 荆州占曰王蓬絮星色青而熒熒然所見之國風雨不如節燋旱物不生五穀不登多蝗䖝 黄帝曰客星出而大其色黄白望之上有芒角名曰國皇見則兵大起國多變若有水饑人主惡之人多疾 又曰客星色白而大狀如風動摇名曰温星常出四隅出東南天下有兵將軍出於野出東北有千里暴兵出西北亦如之出西南其國兵䘮並起若大水人饑 石氏曰温星出東南為大將軍服屈不能發者出於東北暴骸三千里出西亦然 黄帝曰客星見其分若畱止即以其色占吉凶星大事大星小事小星色黄得地色白有䘮色青有憂色黒有死色赤有兵各以五色占之皆不出三年 巫咸曰客星入列宿中外官者各以其所部舍官名為其事所之者為其謀其下之國皆受其禍以所守之舍為其期以五氣相賊者為其使
  客星犯月三
  河圖曰日月與大星晝並見是謂爭明大國弱小國强河圖曰大客星流入月中無光當有與君俱并兵死
  者 又曰客星入月中有破觸月臣弑主有内亂 洛書曰客星入月中有破軍 又曰大星入月中臣弑主又曰大星入月月無光其國再伐而亡一曰其國當
  者滅亡四夷來侵 又曰居月見不出三年人主死不死國有殃 又曰星見月中不出其年主憂 又曰月未中而日星入之有賊人為政者在東方文者長武者亡月過中而星入之有賊人為政者在西方武者長文者亡 又曰他星入月中兵將起他國有來降者 高宗曰星入月中將有大兵 海中占曰星入月中其國若有憂一曰不出三年臣勝其主 京氏曰星入月中臣賊其主奪其家 又曰月中有星天下有賊星多者賊多 又曰星入月中大臣謀伐其主主令不行 荆州占曰星入月其國有䘮 又曰星入月中有破軍殺將又曰大客星入月中月無光其國滅亡四夷來侵期五月若十月又云客星貫月其國内亂大臣死 洛書曰星在月右角者秦氏丁氏為姦在西宫中 又曰星在月左角竇氏宋氏為姦在東宫中星在月上者鄧氏司馬氏為姦在南宫中星在月下者趙氏李氏為姦在後宫中星在月兩角劉氏為姦敗 孝經内記曰月在星角者臣與黄門僮女人隂姦為賊兩星在月角者臣與人君共作姦一星在月中臣與君婦女共作姦謀一星在月下者後宫列女要臣為姦也 河圖曰星在月隂負海國有勝星出月下芒相爍也君死人飢 京氏曰星與月同光臣下作亂人民非上令不行 甘氏曰星食月其國相死 洛書曰星毁月下司上
  客星犯嵗星四
  荆州占曰嵗星與他星合人主不安 又曰嵗星與他星薄之主有謀又曰有賊 又曰客星與嵗星鬬不出其年强國易相 巫咸曰他星守嵗星越有憂一云城邑有憂 甘氏曰有星守嵗星人主有憂 春秋緯曰嵗星與他星㑹而鬬因破他星人主不寧他星薄破之主有謀賊害
  客星犯熒惑五
  石氏曰熒惑與他星㑹而鬬者皆為禍 荆州占曰熒惑與他星㑹而鬬天下兵起他星破熒惑為禍熒惑破他星㑹事雖有不能為禍 又曰熒惑與他星合相陵而鬬二星相近者其殃大相逺其殃小
  客星犯太白六
  甘氏曰有星入太白中强國以戰亡 又曰有星入金星天子伐諸侯武士大將死 郗萌曰縣亂星出也常出太白之旁相去三四寸所星出天下大亂 又星從他所來之太白旁居與徃來亦為使其事急又太白與他星過於四方必有大敗 又太白與他星遇太白避他星兵畏他星避太白兵成
  客星犯辰星七
  巫咸曰有星入水星天下大水大理御史官多死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他星遇而天下亂 石氏曰辰星與他星㑹光相薄乃為害不相及雖同㑹不為害 荆州占曰辰星與他星㑹破之刑事行他星不破刑事不害 石氏曰辰星出與他星遇而鬭天下大亂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