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1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七 唐開元占經 卷一百十八 卷一百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馬休徴
  神馬
  援神契曰王者徳至山陵則澤出神馬宋均注云神馬廵狩四方典略曰神馬者河之精也 晉中興書徴祥說曰孝武帝大元十四年六月寧朔州刺史賈統上言晉寧須池縣此月辛亥有馬二匹出於河上一白一烏槃戲相逐河水上從夘至巳乃没
  龍馬
  尚書中候曰堯勵徳匪懈萬民和欣龍馬銜甲赤文綠色龜背袤廣九尺五色頦下有赤文似字注云龍形象馬赤熛怒之使甲所以藏圖王者有仁徳則龍馬見也其文赤色而緑地也 瑞應圖曰龍馬者仁馬也河水之精髙八尺長頭身有鱗甲骼上有翼旁有垂毛鳴聲嚘咿蹈水不沒有明王則見又曰王者不儲秣馬則龍馬乗黄澤馬白馬朱髦並集矣
  騰黄 飛SKchar 騕褭 澤馬 玉馬 駮馬
  瑞應圖曰騰黄者神馬也其色黄王者徳被四方則至一名吉光乗之夀三千嵗以馬無死時 又曰飛SKchar者馬名也日行三萬里禹治水有功勤勞歴年捄民之害天眷其徳而至 又曰騕褭者神馬也與赤SKchar同應 應劭注漢書云騕褭古駮馬赤喙𤣥身日行一萬五千里又曰王者愛人而賤馬則澤馬來 又曰王者勞來
  百姓則至 隨巢子曰夏后之興方澤出馬 瑞應圖曰王者精明尊賢則玉馬至 又曰師曠時玉馬出又曰世治則西王母獻岱駮馬 禮斗威儀曰君乗火而王其政和平則南河輸駮馬注曰駮馬者黄赤色馬也 天鏡曰王者不傷禽獸則駮馬見
  白馬朱鬛 青馬白鬛
  瑞應圖曰明王在上則白馬朱鬛至 又曰王者乗服有度則白馬朱鬛 又曰白馬朱鬛者任用賢良則出禮記威儀曰周王白馬朱鬛 天鏡曰王者資服有制則青馬白鬛來
  馬咎徵
  馬化為牛狐及出地中
  京房曰馬化為牛君且無强兵也 紀年曰周宣王三十三年有馬化為狐 京房易傳曰馬出地中國有兵民散亡又曰軍喪不出三年
  馬變毛
  京房曰馬一夜改毛易政 又曰馬一夜變毛名曰易衣君且小憂有馬之家家長死 又曰馬一夜變易毛色南郷更為北郷東郷更為西郷政且有變 握鏡曰馬忽易色君憂一曰馬忽變易赤色主有大喪
  馬悲鳴 馬能言
  潜潭巴曰天子馬行而鳴天號無聲故馬應之而鳴天鏡曰馬鳴蹹地不食必逺行千里若國君所乗馬主伐他國 主乗馬夜悲鳴國有外賊 京房曰馬無故一夜皆鳴且有大兵來者 又曰馬能言如其言吉則吉言凶則凶 吕氏春秋曰亂國之妖馬乃言
  馬入宫殿
  潜潭巴曰有馬入宫大臣不從行不忠其有聲也臣名於天下主令不行輕見虜注云馬地精隂也從人無所不之今忽入宫臣欲奪主位居其宫之祥也有聲是日而鳴聲者欲行主教令也 京房曰馬走入君宫有兵事大憂 異苑曰後趙建武十四年有妖馬一疋色青尾燋燎自中陽走闕下是嵗虎死國亂 晉陽秋曰咸康八年有馬色赤如血自宣陽門直入殿前走出不知所之 二石偽事曰石混説建武十四年時忽有斕馬一疋有四目繫著殿中十餘日突去不知所在
  馬生角
  地鏡曰馬忽生角其君以兵攻國破亡 吕氏春秋曰亂國之妖馬乃生角 京房曰下不順政厥妖馬生角兹謂賢士不足 又曰天子親伐馬生角 洪範五行傳曰文帝十二年有馬生角於吴在耳前上向右角長三寸左角長二寸皆大二寸劉向以為馬不當生角猶吴主不當舉兵向上也 又曰成帝綏和二年二月大厩馬生角左右耳前圍長各一寸是時王莽為大司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晉紀曰隆安四年梁州刺史郭詮送馬生角桓𤣥之應也 趙書曰前趙臨涇縣馬生角在耳長七寸摇之則動
  牡馬生駒
  京房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馬生駒 史記秦昭王二十年牡馬生駒而死非類妄生而死猶秦恃力强得天下而還自滅之象也 漢書五行志曰哀帝建平二年定㐮牡馬生駒三足隨羣飲食太守以聞馬國之武用三足不任用之象後侍中董賢年二十二為大司馬居上公之位天下不宗哀帝暴崩成帝母王太后召弟子新都侯王莽入收賢印綬賢自殺莽因代之
  馬生子異形
  京房曰馬生子一目其君弱 馬生子三目以上臣制主令 馬生子二口以上者其令多亂 馬生子三鼻以上民流亡 馬生子三耳以上其民人多死者 馬生子二疋以上民流亡 馬生子三足其邑主且有不祥 馬生子二隂以上有兵 馬生子目在腹下及在旁其邑有兵 馬生子目在四支其邑俘囚 馬生子目在隂其邑大弱主亡 馬生子目在背民流亡不從令 馬生子口在背邑民大去其君 馬生子口在腹邑饑五榖大貴 馬生子耳鼻在四支者兵作 馬生子耳鼻在腹及背臣謀叛上敗績 馬生子足在首失邑君 馬生子足在背人主有行 馬生子及在腹主勞民饑 馬生子尾在首足榖不成 馬生子尾在背其君摇 馬生子尾在腹臣謀反 馬生子無目其邑君久疾 馬生子無口鼻其邑君無子 馬生子無耳主失位 馬生子無足主失位 古今注曰漢哀帝大初四年中張㓜郷有馬生子一身三頭九口各有言民皆書之户上華陽國志曰蜀李特將亡馬生駒一頭二身著六牙一牡 異苑曰李勢時有馬生駒一頭二身六脚身中有牝牡
  馬生人
  京房曰上無天子諸侯相伐民流百姓勞厥妖馬生人馬生人一身有兩頭以上邑有反者兵大作 馬生
  人一首三顙以上邑相撓亂 馬生人一首兩顙以上邑有大兵 馬生人一身而兩首無目一耳居顙以上且有兵 馬生人一身三首以上三耳以上無目一耳居顙上是謂不祥天下有兵民流亡 馬生人一身兩首九口鼻居項天下大饑民流亡 馬生人一身兩首以上無耳無口二鼻以上一鼻著項一鼻著顙天下有兵喪 馬生人一身兩首邑無主 馬生人一身而兩面以上其邑大不祥 馬生人三首以上邑争凶 馬生人一身三耳以上其邑亂 馬生人一首兩鼻以上邑民貧 馬生人有臂無首足邑有兵不勝凶 馬生人三臂以上邑君有惡疾 馬生人三足以上其邑勞馬生人三腹以上無足邑有大喪 馬生人三隂以
  上臣謀其主 馬生人首在腋下主賊殺其臣 馬生人首在足下邑君私社稷亡 馬生人首在背民大勞苦 馬生人首在隂其君亡地 馬生人目在腋下其君喪 馬生人目在背邑有大兵流亡 馬生人目在腹若喉顙人主有亡地 馬生人目在足下此謂下視欲謀其上 馬生人口在腹邑有兵民且飢 馬生人口在背邑有大事民絶食 馬生人鼻在腹下主令不行 馬生人鼻在足下民相從哭 馬生人鼻在腹下其邑榖不成 馬生人鼻在背邑民勞 馬生人鼻在隂邑君鬼神不享 馬生人耳在背民不相從邑有兵馬生人耳在腹其邑弱主治不行 馬生人耳在隂
  賢者不上通 馬生人腹在跨其邑大飢君亡地 馬生人隂在上其君無子 馬生人隂在背腹民飢臣下大謀其主 馬生人四支在首及項其君失位 馬生人無首其君大疾 馬生人無目其國失令亡 馬生人無口天下大飢 馬生人無鼻其邑有喪 馬生人無耳其邑有鬼驚人主 馬生人無手足其邑不榖馬生人無臂邑有兵兵敗 馬生人無腹邑亡有兵民飢 馬生人人身而畜面者民飢主易 馬生人人面而六畜身者是不祥邑有兵 馬生人人面野獸身者邑有大客及兵 馬生人人身而野獸面天下有亡邑馬生人人面鳥身是謂不祥邑有兵 馬生人人身
  而蟲蛇面者邑且亡 馬生人人面而蟲虵身者謂邑虛及有兵 馬生人人身而蛇龍面其邑有弱主不治馬生人人面而龍蛇身者民流亡 洪範五行𫝊曰
  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馬生人占曰畜生非其類子孫必有非其姓者後始皇葢吕不韋子也 史記曰秦孝公有馬生人劉向以為皆馬禍也孝公始用商君攻守之法東侵諸侯其象将以兵革抗極成功而還自害也
  馬生六畜
  京房曰馬生六畜君有大事 馬生羊邑安又曰國無憂民大安 馬生牛人安五榖蕃 馬生六畜一首兩身其君且逐 馬生六畜二口以上天下有作兵者馬生六畜二鼻以上民大飢 馬生六畜三耳三目以上君失社稷亡 馬生六畜無首人君失位馬生六畜無四支其君不安 馬生六畜無目臣塞君之善上令不行 馬生六畜無鼻口天下有兵 馬生六畜無耳天子失忠臣 馬生六畜無隂者女主治
  馬生野獸飛鳥 馬生魚蟲
  京房曰馬生野獸有他變民盡為兵 馬生野獸天下不通 馬生飛鳥民不安有反臣 馬生飛鳥有他變形者皆為兵喪 又曰馬生魚邑主憂又云大水至糓不成 馬生蟲虵及蜂蚊者其邑流亡
  馬生五榖金錢鐵石土草木
  京房曰馬生五榖嵗樂昌 馬生金錢其邑臣有欲賊主者 馬生石其邑强 馬生土其邑増地 馬生草木其君疾 馬生布帛者政令且更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八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