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商論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應詔集

商之有天下者三十世,而周之世三十有七。商之既衰而復興者五王,而周之既衰而復興者,宣王一人而已。夫商之多賢君,宜若其世之過於周,周之賢君不如商之多,而其久于商者乃數百歲,其故何也?

蓋周公之治天下,務以文章繁縟之禮,和柔馴擾剛彊之民,故其道本於尊尊而親親,貴老而慈幼,使民之父子相愛,兄弟相悅,以無犯上難制之氣。行其至柔之道,以揉天下之戾心,而去其剛毅果敢之志,故其享天下至久。而諸侯內侵,京師不振,卒於廢為至弱之國。何者?優柔和易,可以為久,而不可以為強也。若夫商人之所以為天下者,不可復見矣。嘗試求之《詩》、《書》。《詩》之寬緩而和柔,《書》之委曲而繁重者,舉皆周也;而商人之《詩》,駿發而嚴厲,其《書》簡潔而明肅,以為商人之風俗,蓋在乎此矣!夫惟天下有剛強不屈之俗也,故其後世有以自振於衰微,然至其敗也,一散而不可復止。蓋物之強者易以折,而柔忍者可以久存。柔者可以久存,而常困於不勝;強者易以折,而其末也,乃可以有所立。此商之所以不長,而周之所以不振也。

嗚呼!聖人之慮天下,亦有所就而已。不能使之無弊也,使之能久而不能強,能以自振而不能以及遠。此二者,存乎其後世之賢與不賢矣。太公封于齊,尊賢而尚功。周公曰:“後世必有篡弑之臣。”周公治魯,親親而尊尊。太公曰:“後世寖衰矣!”夫尊賢尚功,則近于強;親親尊尊,則近於弱。終之齊有田氏之禍,而魯人困於盟主之令。蓋商之政近于齊,而周公之所以治周者,其所以治魯也。故齊強而魯弱,魯未亡而齊亡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