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子知陳必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襄王不許請隧 單子知陳必亡
國語
展禽論祀爰居
本作品收錄於《國語》和《古文觀止

定王使單襄公聘于宋,遂假道于陳以聘于楚。火朝覿矣,道茀不可行,候不在疆,司空不視塗,澤不陂,川不梁,野有庾積,場功未畢,道無列樹,墾田若蓻,膳宰不致餼,司里不授館,國無寄寓,縣無旅舍,民將築臺於夏氏。及陳,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南冠以如夏氏,留賓弗見。

單子歸,告王曰:「陳侯不有大咎,國必亡。」王曰:「何故?」對曰:「夫辰角見而雨畢,天根見而水涸,本見而草木節解,駟見而隕霜,火見而清風戒寒。故先王之教曰:『雨畢而除道,水涸而成梁,草木節解而備藏,隕霜而冬裘具,清風至而修城郭宮室。』故夏令曰:『九月除道,十月成梁。』其時儆曰:『收而場功,㣥而畚挶!』營室之中,土功其始;火之初見,期于司里。此先王所以不用財賄,而廣施德於天下者也。今陳國火朝覿矣,而道路若塞,野場若棄,澤不陂障,川無舟梁,是廢先王之教也。

「周制有之曰:『列樹以表道,立鄙食以守路。國有郊牧,畺有寓望,藪有圃草,囿有林池,所以禦災也。其餘無非穀土,民無縣耜,野無奧草;不奪農時,不蔑民功;有優無匱,有逸無罷;國有班事,縣有序民。』今陳國道路不可知,田在草閒,功成而不收,民罷于逸樂,是棄先王之法制也。

「《周》之《秩官》有之曰:『敵國賓至,關尹以告,行理以節逆之,候人為導,卿出郊勞;門尹除門,宗祝執祀,司里授館,司徒具徒,司空視塗,司寇詰姦,虞人入材,甸人積薪,火師監燎,水師監濯,膳宰致饔,廩人獻餼,司馬陳芻,工人展車,百官以物至,賓入如歸。』是故小大莫不懷愛。其貴國之賓至,則以班加一等,益虔;至于王吏,則皆官正涖事,上卿監之;若王巡守,則君親監之。今雖朝也不才,有分族于周,承王命以為過賓于陳;而司事莫至,是蔑先王之官也。

「先王之令有之曰:『天道賞善而罰淫,故凡我造國,無從匪彝,無即慆淫,各守爾典,以承天休。』今陳侯不念胤續之常,棄其伉儷妃嬪,而帥其卿佐,以淫于夏氏,不亦瀆姓矣乎?陳,我大姬之後也。棄袞冕而南冠以出,不亦簡彝乎?是又犯先王之令也!昔先王之教,懋帥其德也,猶恐隕越;若廢其教而棄其制,蔑其官而犯其令,將何以守國?居大國之閒,而無此四者,其能久乎?」

六年,單子如楚。八年,陳侯殺于夏氏。九年,楚子入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