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妻房的男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嗅妻房的男人
作者:薄田泣堇
譯者:謝六逸
本作品收錄於《近代日本小品文選

正文[编辑]

我的友人S氏的同窗,有一個年靑的理學士。

理學士己經結婚了。妙齡的女郞有了丈夫,便發見了一向未曾知道的,和不想知道的一切;可是年靑的理學士的妻子所發見的,除了許多新嫁娘所經驗的那樣的事以外,還有,僅僅一件,誰也似乎是不知道的事。

那是,在女子有時歸寧囘來,理學士的丈夫,定例似的,走近她的身旁來,把鼻子推押在妻子的身上,噴噴地嗅來嗅去。

「到什麽地方去過了?」

這般的,疑心深深地訊問。旣而囘答説,囘娘家探望母親的病轉來了。丈夫驚訝似地道:

「不是有男子的氣味嗎?會見了什麽男子來了吧。」

又這樣的追根的訊問了。旣而她一想,不錯,女僕的阿哥——時常在家中出入的花匠也去探病,偶然和他坐在房內。於是把这個緣由囘答了。丈夫滿足似的,

「可不是麽,你的身上有那樣的氣味囉。」

說時,笑起來了。

這樣的事不只一次,像射「的」般的一件一件都巧中了,知道了此事的年靑的妻房,對於敏銳的丈夫的鼻子,漸漸地有了興味。於是,當外出之時,雖是坐電車,也特意選擇在那年靑而貌美的男子的旁邊坐了下來;雖是進咖啡店,甚至於也特意選了一把挨近時髦男子的椅子。這幾次,丈夫像獵犬般的兢兢地動着鼻子,在年靑的妻房的身體的周圍,嗅着尋覓。

「會了誰來,有年靑男子的氣味……」

「不錯,會過了。然而,什麽也沒有的。」

她故意囘他一個說開了去的囘答,丈夫重新又嗅了好幾次。

「那麽,說出名字來!名字!究竟那男子是你的什麽人?」

他以爲妻子有了什麽隱情似的,變了眼色,坚决地訊問。當這時候,妻子把遭人嫉妬的幸福,暗暗地在心裏玩味了。

等她警覺了病的鼻子之敏銳,在病的丈夫的心裏投了難於消失的陰影之時,他不能不悔恨由一點好奇心而深入惡作劇的自家了。妻子因爲要醫治丈夫的這種病癖,用碎了各種心思,在她自己,竭力的不挨近年靑男子身旁了。(這不僅是因爲要醫治丈夫,在防備她自己的輕浮是必要的也不可知。)然而卽是這樣,丈夫依然團圑轉地嗅妻子的身體,不會忘記追究她所會見的男子,這在妻子也頗有點爲難了。後來,妻子終於發明了妙法了。就是當作自己的嗜好,無論何時,都用香度極烈的香水灑在身上。於是,名不虛傳的丈夫的敏銳的鼻子,果也麻痺了。丈夫顰蹙着臉道:

「好強烈的氣味!」

他僅僅說了這一句就算了,也不再追究她所會過的人,妻子這才放心了。

「旣是這樣,無論在什麽地方會什麼人,一點也不打緊的。」

也許妻子在肚内暗暗地想這樣的事也未可知,因爲她只是想沒有誰人來嗅她了。

附記[编辑]

薄田泣堇,是日本有名的詩人,他的最初的詩集暮笛集,出版於明治三十二年(1899)。詩篇充溢着溫暖的情緒,以英國的詩人雪萊(Shelley)濟慈(Keats)爲法。其後有暮春等詩集行世。隨筆集有茶話太陽使草放香猫的微笑諸篇,均富有詩的情趣。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