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祐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嘉祐集 卷第一
宋 蘇洵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景宋鈔本
卷第二

嘉祐集卷第一

            趙郡蘇洵

  幾䇿

   審勢

治天下者定所上所上一定至於萬千年而不變使民之耳目純

於一而子孫有所守易以爲治故三代聖人其後丗逺者至七八

百年夫豈惟其民之不忘其功以至於是蓋其子孫得其祖宗之

法而爲據依可以永乆夏之上忠商之上質周之上文視天下之

所冝上而固執之以此而始以此而終不朝文而暮質以自潰亂

故聖人者岀必先定一代之所上周之丗蓋有周公爲之制禮而

天下遂上文後丗有賈𧨏者說漢文帝亦欲先定制度而其說

果用今者天下幸方治安子孫萬丗帝王之計不可不預定於此

時然萬丗帝王之家常先定所上使其子孫可以安坐而守其舊

至於政弊然後變其小節而其大體卒不可革易故享丗長逺而

民不茍簡今也考之於朝野之間以觀國家之所上者而愚猶有

惑也何則天下之勢有強弱聖人審其勢而應之以權勢強矣強

甚而不巳則折勢弱矣弱甚而不巳則屈聖人權之而使其甚不

至於折與屈者威與惠也夫強甚者威竭而不振弱甚者惠褻而

下不以爲德故處弱者利用威而處強者利用惠乗強之威以行

惠則惠尊乗弱之惠以養威則威發而天下震慄故威與惠者所

以我節天下強弱之勢也然而不知強弱之勢者有殺人之威而

下不懼有生人之惠而下不喜何者威竭而惠褻故也故有天下

者必先審知天下之勢而後可與言用威惠不先審知其勢而徒

曰我能用威我能用惠者末也故有強而益之以威弱而益之以

惠以至於折與屈者是可悼也譬之一人之身將欲乳藥餌石以

養其生必先審觀其性之爲隂其性之爲陽而投之以藥石藥石

之陽而投之隂藥石之隂而投之陽故隂不至於涸而陽不至於

亢茍不能先審觀巳之爲隂與巳之爲陽而以隂攻隂以陽攻陽

則隂者固死於隂而陽者固死於陽不可救也是以善養身者先

審其隂陽而善制天下者先審其強弱以爲之謀昔者周有天下

諸侯太盛當其盛時大者巳有地五百里而畿内反不過千里其

勢爲弱秦有天下散爲郡縣聚爲京師守令無大權柄伸縮進退

無不在我其勢爲強然方其成康在上諸侯無小大莫不臣伏弱

之勢未見於外及其後丗失德而諸侯禽奔獸遁各固其國以相

侵攘而其上之人卒不悟區區守姑息之道而望其能以制服強

國是謂以弱政濟弱勢故周之天下卒斃於弱秦自孝公其勢固

巳駸駸焉日趨於強大及其子孫巳并天下而亦不悟專任法制

以斬撻平民是謂以強政濟強勢故秦之天下卒斃於強周拘於

惠而不知權秦勇於威而不知本二者皆不審天下之勢也吾宋

制治有縣令有郡守有轉運使以大系小絲牽繩聮緫合于上雖

其地在萬里外方數千里擁兵百萬而天子一呼於殿陛間三尺

堅子馳傳捧詔召而歸之京師則解印趨走唯恐不及如此之勢

秦之所恃以強之勢也勢強矣然天下之病常病於弱噫有可強

之勢如秦而反陷於弱者何也習於惠而怯於威也惠太甚而威

不勝也夫其所以習於惠而惠太甚者賞數而加於無功也怯於

威而威不勝者刑弛而兵不振也由賞典刑與兵之不得其道是

以有弱之實著於外焉何謂弱之實田官吏曠惰職廢不舉而敗

官之罰不加嚴也多贖數赦不問有罪而典刑之禁不能行也冗

兵驕狂負力幸賞而維持姑息之恩不敢節也將帥覆軍疋馬不

返而敗軍之責不加重也羗胡強盛陵壓中國而邀金繒增幣帛

之恥不爲怒也若此𩔖者大弱之實也乆而不治則又將有大於

此而遂浸微浸消釋然而潰以至於不可救止者乗之矣然愚以

爲弱在於政不在於勢是謂以弱政敗強勢今夫一輿薪之火衆

人之所憚而不敢犯者也舉而投之河則何熱之能爲是以負

秦之勢而溺於弱周之弊而天下不知其強焉者以此也雖然政

之弱非若勢弱之難治也借如弱周之勢必變易其諸侯而後強

可能也天下之諸侯固未易變易此又非一日之故也若夫弱政

則用威而巳矣可以朝改而夕定也夫齊古之強國也而威王乆

齊之賢王也當其即位委政不洽諸侯並侵而人不知其國之爲

強國也一旦發怒裂萬家封即墨大夫召烹阿大夫與常譽阿大夫

者而發兵擊趙魏衛趙魏衛盡走諸和而齊國人人震懼不敢飾非

者彼誠知其政之弱而能用其威以濟其弱也況今以天子之尊籍

郡縣之勢言脫於口而四方響應其所以用威之資固巳完具且

有天下者患不爲焉有欲爲而不可者今誠能一留意於用威一

賞罰一號令一舉動無不一切出於威嚴用將法而不赦有罪力

行果㫁而不牽衆人之是非用不測之刑用不測之賞而使天下

之人視之如風雨雷電遽然而至截然而下不知其所從𤼵而不

可逃遁朝廷如此然後平民益務檢愼而姦民猾吏亦常恐恐然

懼刑法之及其身而斂其手足不敢輒犯法此之謂強政政強矣

爲之數年而天下之勢可以復強愚故曰乗弱之惠以養威則威

發而天下震慄然則以當今之勢求所謂萬丗爲帝王而其大體

卒不可革易者其上威而巳矣或曰當今之勢事誠無便於上威

者然孰知夫萬世之間其政之不變而必曰威邪愚應之曰威者

君之所恃以爲君也一日而無威是無君也乆而政弊變其小節

而矣之以惠使不至若秦之甚可也舉而弃之過矣或者又曰王

者任德不任刑任刑覇者之事非所冝言此又非所謂知理者也

夫湯武皆王也桓文皆覇也武王乗紂之𭧂出民於炮烙斬刖之

地茍又遂多殺人多刑人以爲治則民之心去矣故其治一出於

禮義彼湯則不然桀之德固無以異紂然其刑不若紂𭧂之甚也

而天下之民化其風淫惰不事法度書曰有衆率怠弗協而又諸

侯昆吾氏首爲亂於是誅鋤其強梗怠惰不法之人以定紛亂故

記曰商人先罰而後賞至於桓文之事則又非皆任刑也桓公用

管仲仲之書好言刑故桓公之治常任刑文公長者其佐狐趙先

魏皆不說以刑法其治亦未甞以刑爲本而號亦爲覇而謂湯非

王而文非覇也得乎故用刑不必覇而用德不必王各觀其勢之

何所冝用而巳然則今之勢何爲不可用刑用刑何爲不曰王道

彼不先審天下之勢而欲應天下之務難矣

   審敵

中國内也四夷外也憂在内者本也憂在外者末也夫天下無内

憂必有外懼本旣固矣盍釋其末以息肩乎曰未也古者夷狄憂

在外今者夷狄憂在内釋其末可也而愚不識方今夷狄之憂爲

未也古者夷狄之勢大弱則臣小弱則遁大盛則侵小盛則掠吾

兵良而食足將賢而士勇則患不及中原如是而曰外憂可也今

蠻夷姑無望其臣與遁求其志止於侵掠而不可得也比胡驕恣

爲日乆矣歳邀金繒以數十萬計曩者幸吾有西羗之變出不遜

之語以撼中國天子不忍使邊民重困於鋒鏑是以虜日益驕而

賄日益増迨今凡數十百萬而猶慊然未滿其欲視中國如外府

然則其勢又將不止數千百萬也夫賄益多則賦斂不得不重賦

斂重則民不得不殘故雖名爲息民而其實愛其死而殘其生也

名爲外憂而其實憂在内也外憂之不去聖人猶且恥之内憂而

不爲之計愚不知天下之所以乆安而無變也古者匈奴之強不

過冒頓當𭧂秦刻剥劉項戰奪之後中國溘然矣以今度之彼冝

遂入踐中原如決大河潰蟻壤然卒不能越其疆以有吾尺寸之

地何則中原之強固百倍於匈奴雖積衰新造而猶足以制之也

五代之際中原無君晉瑭茍一時之利以子行事匈奴割幽燕之

地以資其強大孺子繼立大臣外叛匈奴掃境來宼兵不血刃而

京師不守天下𬒳其禍匈奴自是始有輕中原之心以爲可得而

取矣及吾宋景德中大舉來宼章聖皇帝一戰而却之遂與之

盟以和夫人之情勝則狃狃則敗敗則懲懲則勝匈奴狃石晉之

勝而有景德之敗懲景德之敗而愚未知其所勝甚可懼也雖然

數十年之間能以無大變者何也匈奴之謀必曰我百戰而勝人

人雖屈而我亦勞馳一介入中國以形凌之以勢邀之歳得金錢

數十百萬如此數十歳我益數百千萬而中國損數百千萬吾日

以冨中國日以貧然後足以有爲也天生北狄謂之犬戎投骨於

地狺然而爭者犬之常也今則不然𫟪境之上豈無可乗之釁使

之來宼大足以奪一郡小亦足以殺掠數千人而彼不以動其心

者此其志非小也將以蓄其銳而伺吾隙以伸其所大欲故不忍

以小利而敗其逺謀古人有言曰爲虺弗摧爲蛇奈何匈奴之勢

日長炎炎今也柔而養之以冀其卒無大變其亦惑矣且今中國

之所以竭生民之力以奉其所欲而猶恐恐焉懼一物之不稱其

意者非謂中國之力不足以支其怒邪然以愚度之當今中國雖

萬萬無有如石晉可乗之勢者匈奴之力雖足以犯邊然今十數

年間吾可以必無犯邊之憂何也非畏吾也其志不止犯邊也其

志不止犯邊而力又未足以成其所欲爲則其心惟恐吾之一旦

絶其好以失吾之厚賂也然而驕慠不肯少屈者何也其意曰邀

之而後固也𬷮鳥將擊必匿其形昔者冒頓欲攻漢漢使至輒匿

其壯士徤馬故兵法曰詞卑者進也詞強者退也今匈奴之君臣

莫不張形勢以夸我此其志不欲戰明矣闔廬之入楚也因唐蔡

勾踐之入吴也因齊晉匈奴誠欲與吾戰邪曩者陜西有元昊之

叛河朔有王則之變嶺南有智髙之亂此亦可乗之勢矣然終以

不動則其志之不欲戰又明矣吁彼不欲戰而我遂不與戰則彼

旣得其志矣兵法曰用其所能行其所欲廢其所不能於敵反是

今無乃與此異乎且匈奴之力旣未足以伸其所大欲而奪一郡

殺掠數千人之利彼又不以動其心則我勿賂而巳勿賂而彼以

爲辭則對曰尓何功於吾歳欲吾賂吾有戰而巳賂不可得也雖

然天下之人必曰此愚人之計也天下孰不知賂之爲害而勿賂

之爲利顧勢不可耳愚以爲不然當今夷狄之勢如漢七國之勢

昔者髙祖急於滅項籍故舉數千里之地以王諸將項籍死天下

定而諸將之地因遂不可削當是時非劉氏而王者八國髙祖懼

其且爲變故大封吳楚齊趙同姓之國以制之旣而信越布綰皆

誅死而吳楚齊趙之強反無以制當是時諸侯王雖名爲臣而其

實莫不有帝制之心膠東膠西濟南又從而和之於是擅爵人赦

死罪戴黃屋刺客公行匕首交於京師罪至章也勢至逼也然當

時之人猶且徜徉容與若不足慮月不圖歳朝不計夕循循而摩

之喣喣而吹之幸而無大變以及於孝景之丗有謀臣曰⿱日黽 -- 鼂錯始

議削諸侯地以損其權天下皆曰諸侯必且反錯曰固也削亦反

不削亦反削之則反疾而禍小不削則反遲而禍大吾懼其不及

今反也天下皆曰⿱日黽 -- 鼂錯愚吁七國之禍期於不免與其發於逺而

禍大不若發於近而禍小以小禍易大禍雖三尺童子皆知其當

然而其所以不與錯者彼皆不知其勢將有逺禍與知其勢將有

逺禍而度巳不及見謂可以𭔃之後人以苟免吾身者也然則錯

爲一身謀則愚而爲天下謀則智人君又安可捨天下之謀而用

一身之謀哉今日匈奴之強不减於七國而天下之人又用當時

之議因循維持以至於今方且以爲無事而愚以爲天下之大計

不如勿賂則變疾而禍小賂之則變遲而禍大畏其疾也不若畏

其大樂其遲也不若樂其小天下之勢如坐弊船之中駸駸乎將

入於深淵不及其尚淺也舎之而求所以自生之道而以濡足爲

解者是固夫覆溺之道也聖人除患於未萌然後能轉而爲福今

也不幸養之以至此而近憂小患又憚而不決則是逺憂大患終

不可去也赤壁之戰惟周瑜吕蒙知其勝伐吳之役惟羊祜張華

以爲是然則宏逺深切之謀固不能合庸人之意此⿱日黽 -- 鼂錯所以爲

愚也雖然錯之謀猶有遺憾何者錯知七國必反而不爲備反之

計山東變起而𨵿内騷動今者匈奴之禍又不若七國之難制七

國反中原半爲敵國匈奴叛中國以全制其後此又易爲謀也然

則謀之柰何曰匈奴之計不過三一曰聲二曰形三曰實匈奴謂

中國怯乆矣以吾爲終不敢與之抗且其心常欲固前好而得厚

賂以養其力今也遽絶之彼必曰戰而勝不如坐而得賂之爲利

也華人怯吾可以先聲脅之彼將復賂我於是宣言於逺近我將

以某日圍某所以某日攻某所如此謂之聲命𫟪郡休士卒偃旗

鼓寂然(⿱艹石)不聞其聲聲旣不能動則彼之計將出於形除道翦𣗥

多爲疑兵以臨吾城如此謂之形深溝固壘清野以待寂然若不

見其形形又不能動則技止此矣將遂練兵秣馬以出於實實而

與之戰破之易爾彼之計必先出於聲與形而後出於實者出於

聲與形期我懼而以重賂請和也出於實不得巳而與我戰以幸

一時之勝也夫勇者可以施之於怯不可以施之於智今夫呌呼

跳踉以氣先者丗之所謂善𨷖者也雖然蓄全力以待之則未始

不勝彼呌呼者聲也跳跟者形也無以待之則聲與形者亦足以

乗人於卒不然徒自弊其力於無用之地是以不能勝也韓許公

節度宣武軍李師古忌公嚴整使來告曰吾將假道伐滑公曰尔

能越吾界爲盜邪有以相待無爲虚言滑師告急公使謂曰吾在

此公安無恐或告除道翦𣗥兵且至矣公曰兵來不除道也師古

詐窮遷延以遁愚故曰彼計出於聲與形而不能動則技止此矣

與之戰破之易耳方今匈奴之君有内難新立意其必易與鄰國

之難覇王之資也且天與不取將受其弊賈𧨏曰大國之王幼弱

未壯漢之所置傅相方握其事數年之後大抵皆冠血氣方剛漢

之傳相以病而賜罷當是之時而欲爲安雖尭舜不能嗚呼是七

國之勢也


嘉祐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