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子陵垂釣七里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嚴子陵垂釣七里灘
作者:宮天挺

第一折[编辑]

某姓嚴名光,字子陵,本貫會稽嚴州人也。自幼年好遊玩江湖,即今在南陽富春山畔七裏灘,釣魚為生。方今王新室在位,為君一十七年,滅漢宗一萬五千七百餘口,絕劉後患,天下把這姓劉的捉拿。有一人春陵鄉白水村姓劉,名秀,字文叔。不敢呼為劉文叔,改名為金和秀才。他常從我為兄相待,近日在下村李二公莊上,閑攀話飲酒。想漢朝以來,

【仙呂】【點絳唇】開創高皇,上天責降,蕭丞相、韓信、張良。自平帝生王莽。

【混江龍】自從夏桀將禹喪,獨夫殷紂滅成湯。丕顯立弔民伐罪,丕承立守緒成王。剛四十垂拱嚴郎朝彩風,弟五輩巡狩湘流中淹殺昭王。自開基起運,立國安邦,坐籌幃幄,竭力疆場。百十萬陣,三五千場,滿身矢簇,遍體金瘡,屍橫草野,鴉啄人腸。未曾立兩行墨蹟在史書中,卻早臥一丘新土在芒山上。咱人這富貴如蝸牛角半痕涎沫,功名似飛螢尾一點光芒。

【油葫蘆】劉文叔相期何故爽?一會家白暗想,怎生來今日晚了時光?他則在魚州攬住收罾網。酒旗搖處沽村釀,暢情時酌一壺,開懷時飲幾觴。知他是暮年間身死中年間喪,醉不到三萬六千場。

【天下樂】則願的王新室官家壽命長。我這裏斟量,有個意況。體乾坤姓正的由他姓王。他奪廠呵奪漢朝,篡了呵篡了漢邦,到與俺閒人每留下醉鄉。

【那吒令】則咱這醉眼覷世界,不悠悠蕩蕩。則咱這醉眼覷日月,不來來往往。則咱這醉眼覷富貴,不勞勞穰穰。咱醉眼寬似滄海中,咱醉眼竟高似青霄上,咱醉眼不識個宇宙洪荒。

【鵲踏枝】他笑咱唱的來不依腔,舞的來煞顛狂,俺不比您名皺定眉兒別是天堂。富漢每喝菜湯穿粗衣樸裳,有一日潑家私似狗令羊腸。

【寄生草】我比他吃茶飯知個饑飽,我比他穿衣服知個暖涼。酒添的神氣能榮旺,飯裝的皮袋偏肥胖,衣穿的寒暑難侵傍。看誰人省悟是誰癡,怕不鳳凰飛在梧桐上。

【六么序】您將他稱賞,把他贊獎。那廝則是火避苛虎,當道豺狼。咱人但曉三章,但識斟量,忠孝賢良,但似嚴光,怎肯受王新室紫綬金章?時史令鬼眼通身眼,有多少馬壯人強,改年建號時間旺,奪了劉家朝典,奪了漢世封疆。

【么篇】遍端詳,那廝模佯,休緊休忙。等那穹蒼,到那時光,漢室忠良,議論商量。引領刀槍,撞入門牆,拖下龍床,脫了衣裳,木驢牽將,鬧市云陽,手腳舒長,六道長丁釘上。咱大家看一場。不爭你動起刀槍,天下荒荒,正應道龍門魚傷,盡乾坤一片青羅網。咱人逃出大纛高張,您漢家枝葉合興旺,見放著天天摧地搭,國破家亡。

【後庭花】你道我瓦盆兒醜看相,磁甌兒少意況。強如這惹禍患黃金盞,招災殃碧玉觴。玉斝內飲瓊漿,耳邊傍音嘹亮,絳紗籠銀燭光。列金釵十二行,裙搖的瓊珮響,步金蓮羅襪香。嬌滴滴宮樣妝,玉纖纖手內將。黃金盞盞面上,關埋伏鬧隱藏。

【青哥兒】那裏面暗隱著風波、風波千丈,你說波使磁甌的有甚災傷?我醉了呵東倒西歪盡不妨。我若爛醉在村鄉,著李二公扶將到茅舍茅堂。靠甕牖蓬窗,新葦席清涼,舊木枕邊廂,袒脫下衣裳,放散誕心腸,任百事無妨。倒大來免慮忘憂,納被蒙頭,任意番身。強如您宰相侯王,遭斷沒屬官象牙床,泥金坑。

【賺煞尾】平地上窩弓,水面上張羅,扯扭誰想村尋相訪?鴻鵠志飛騰天一方,揀深山曠野潛藏。莫行唐,驀嶺登崗,拽著個鈍木斧、擊著條系麻繩、攜著條舊擔杖。我則待駕孤舟蕩漾,趁五湖煙浪,望七裏灘頭、輕舟短棹、簑笠綸竿,一鉤香餌釣斜陽。

第二折[编辑]

【越調】【鬥鵪鶉】我把這蔓笠做交遊,簑衣為伴侶,這蔓笠避了些冷霧寒煙,簑衣遮了些斜風細雨。看紅鴛戲波面千層,喜白鷺頂風絲一縷。白日坐一襟芳草裀,晚來宿中間茅苫屋。想從前錯怨天公,甚也有安排我處。

【紫花兒】您道我不達時務,我是個避世嚴陵,釣幾尾漏網的遊魚。怎禁四蹄玉兔,三足金烏。子細躊躇,觀了些成敗興亡閱了些今古,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昨日個虎踞在咸陽,今日早鹿走姑蘇。

【金蕉葉】七裏灘從來是祖居,十輩兒不知禍福。常繞定灘頭景物,我若是不做官一世兒平生願足。

【調笑令】巴到日暮,看天隅,見隱隱殘霞三四縷。釣的這錦鱗來滿向籃中貯,正是收綸罷釣漁父。那的是江上晚來堪畫處,抖擻著綠蓑歸去。

【鬼三台】休停住,疾回去,不去呵枉惹的我訛言訛語。回奏與您漢鑾輿,休著俺閒人受苦。皂朝靴緊行拘我二足,紗襆頭帶著掐我額顱。我手執的是斑竹綸竿,誰秉得你花紋象笏?

【禿廝兒】您那有榮辱襴袍靴笏,不如俺無拘束新酒活魚,青山綠水開畫圖。玉帶上掛金負,都是囂虛。

【聖藥王】我在這水國居,樂有餘。你問我棄高官不做待閒居。重呵止不過請些俸祿,輕呵但抹著滅了九族。不用一封天子詔賢書,回去也不是護身符。

【麻郎兒】我盡說與你肺腹,我共您鑾輿,俺兩個常繞著南剛酒盧,醉酩酊不能家去。

【么篇】俺是酒徒醉余睡處,又無甚花氈繡褥。我布袍袖將他蓋覆,常與我席頭兒多處。

【絡絲娘】倒兩個醉廛市同眠抵足,我怎去他手裏三叩頭揚塵拜舞?我說來的言詞你寄將去,休忘了我-句。

【尾】說與你劉文叔,有分付處別處分付。我不做官呵,有甚麼沒發付您那襴袍靴笏?我則知十年前共飲的舊知交,誰認的甚麼中興漢光武!

第三折[编辑]

自從與劉文叔酌別之後,又經十年光景。他如今做了中興皇帝,宣命我兩三次,我不肯做官。您不知國家興廢!漢家公卿笑子陵,子陵還笑漢公卿。一竿七裏灘頭竹,釣出千秋萬古名。云山蒼蒼,江水泱泱,貧道之風,山高水長。主人宣命我兩次三回,我不肯去。則做那布衣之交,時作一書來請命我。好一個聖明的皇帝,能昭千葉為之光,克除禍亂為之武。休說君臣相待,則做個朋友相看,也索禮當一賀。

【正宮】【端正好】高祖般性寬洪,義帝般心明聖,可知漢業中興。為我不從丹詔修書請,更道違宣命。

【滾繡球】嚴子陵,莫不忒煞逞?我是個道人家動不如靜。休!休!我今番索通個人情,便索登,遠路程,怎禁他禮節相敬,豈辭勞鞍馬前行。不免的手攀明月來天闕,我則索袖挽清風入帝京,怎得消停。

【倘秀才】來了我呵鷗鷺在灘頭失驚,不見我呵漁父在磯台漫等。來了我呵釣臺上青苔即漸生。這其間柴門靜悄悄,茅舍冷清清,料應!

【滾繡球】柴門知他扃也不扃?人笑卻足應也那不應?荒疏了俺那柳陰花徑,有賓朋來呵淮人出戶相迎?到初更酒半醒,猛想起故園景,忽然感懷詩興,對蓬窗斜月似挑燈。香馥馥暗香浮動梅搖影。疏刺剌翠色相交竹弄聲,感舊傷情。

【倘秀才】見旗幟上月華日精,唬的些居民從速風迸,呈百般的下路潛藏無掩映。不知您,帝王情,是怎生。

【滾繡球】折鑾駕卻是應也不應?布民人卻是驚也不驚?更做道一人有慶,漢君王真恁地將鑾駕別無處施呈。他出郭迎,俺舊伴等,待剛來我根前顯耀他帝王的權柄,和俺釣魚人莫不兩國相爭。齊臻臻戈殳鐙棒當頭擺,明晃晃武士金瓜夾路行,我怎敢衝撞朝廷。

【倘秀才】他往常穿一領粗布袍被我常扯的扁襟旦領,他如今穿著領柘黃袍我若是輕抹著該多大來罪名。我則似那草店上相逢時那個身命,便和您,敘交情,做聽那伴等。

【滾繡球】投至得帝業興,家業成,四邊平靜,經了幾千場虎鬥龍爭。則為我交契情,我費打聽,到處裏曾問遍庶民百姓,最顯的是暮秋霜氣岩凝。都說你須知複漢功臣力,不及泥田一片冰,端的是鬼怕神驚。

【脫布衫】則為你般調人兩字功名,軀榮人半世浮生。-個楚霸王拔山舉鼎,烏江岸劍抹了咽頸。

【小梁州】都則為恥向東吳再起兵,那其間也漢高祖功成。道賊王莽篡了龍廷,有真命,文叔再中興。

【么篇】貧道暗暗心內自思省,建武十三年八月期程,王新室有百萬兵,困你在昆陽陣。那其間醉魂也半輪明月,覺來時,依舊照茅亭。

【耍孩兒】自古興亡成敗皆前定,若是你不患難如何得太平?自從祖公公昔日陷彭城,真乃是死裏逃生。不龍吟怎得真龍顯?不發黑如何得曉日明?雖然你心明聖,若不是云臺上英雄並力,你獨自個孤掌難鳴。

【煞】為民的樂業在家內居,為農的欣然在壟上耕。從你為君,社稷安,盜賊息,狼煙靜。九層春露都恩到,兩鬢秋霜何星星?百姓每家家慶,慶道是民安國泰,法正官清。

【三】休將閒事爭提,莫將席面冷,磁甌瓦缽似南陽興。若相逢個飲空歸去,我怕聽陽關第四聲。你把這甕內酒休教剩,我若不令十分酩酊,怎解咱數載離情。

【四】你也不是我的君,我也不是你的卿,咱兩個一樽酒罷先言定。若你萬聖主今夜還得去,我便七裏灘途程來日登。又不曾更了名姓,你則是十年前沾酒劉秀,我則是七衛灘垂釣的嚴陵。

【尾】您每朝聚九卿,你須當起五更,去得遲呵著那兩班文武在丹墀候等。俺出家來納被蒙頭,黑甜一枕,直睡到紅日三竿猶兀自喚不的我醒。(下)

第四折[编辑]

則想在昨卻外相見之後,便指望便回俺那七裏灘去天。不想今日又請我做拂塵筵席。

【雙調】【新水令】屈恙著野人心直宣的我入宮來,笑劉文叔我似前是何相待。待剛來則是矜誇些金暇甯,顯耀些玉樓臺,末過足玉殿金階。我住的草舍茅齋。比您不曾差犬役著萬民羞。

【喬牌兒】輦路傍啄綠苔,猛然間那驚怪,元來是七裏灘朱頂仙鶴在碧云間將雪翅開,他直飛到皇宮探我來。他為甚還悶在闌幹外?是不是我的仙鶴?若是我的呵,則不肯來。和他那獻果木猿猱也到來。我山野的心常布。俺那裏水似藍山如黛,不由我見景生情,睹物傷懷。俺那七裏灘好多好景致:麋鹿銜花,野猿獻果。天燈自見,烏鵲報曉,禽有禽言,獸有獸語。

【滴滴金】俺那裏是猿猱會插手,仙鶴展翅,把人情都解,非濁骨與凡胎。我在綠柳堤邊。紅蓼灘頭,白爇洲外,這其間鷗鷺疑猜。

【折桂令】疑猜我在釣魚灘醉倒來回來,俺出家兒散誕心腸,放浪形骸。我把您上下君臣,非是嚴光,把您花白。為君的緊打併吞伏四海,為臣的緊鋪勞日轉千階。我說與您聽,我不人才。有那等不染塵埃,不識興衰,靠嶺偎崖,撒網擔柴,尋覓將來,則那的便是人才。

敢也不敢?中也不中?我問你咱。

【喬牌兒】腳緊抬腳慢抬,一層邁兩層邁上金階。宮女將我忙從策,把嚴陵來休怪責。

【殿前歡】扶策的我步瑤階,心懷七裏濉釣魚臺。醉醺醺跳出龍門外,似草店上般東倒四歪,把我腦攛的搶將下米。這殿閣初興蓋,您君臣鬥耍誇胸大,大古裏是茅茨不剪,三尺臺階。

倘或間失手打破這盞兒呀,家裏有幾個七裏灘賠得過?

【水仙子】我這裏輕揎袍袖手舒開,滿飲瓊漿款落台。飲罷時放的穩忙加額,比俺那使磁甌奸好不自在,怎如咱草店上倒開懷。不想闐是禍患,不知闐足利害,暢好拘束人也玳則筵殲。

【落梅風】我在江村裏住,肚皮裏饑上來,俺則有油鹽和的半盞野菜。食魚羹稻飯幾曾卓器擺,幾曾這般區區將將大驚小怪。

我則待回七裏灘去。

【離亭宴煞】九經三史文書冊,壓著一千場國破山河改。富貴榮華,草介塵埃。唱道祿重官高,闐是禍害,鳳閣龍樓,包著成敗。您那裏是舜殿堯階,嚴光則是跳出了十萬丈風波是非海。

正名劉文叔醉隱三家店

嚴子陵垂釣七裏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