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時纂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四時纂要
作者:韓鄂 

[编辑]

夫有國者,莫不以農為本;有家者,莫不以食為本。□□舜禹胝胼,神農憔悴,后稷播植百穀,帝堯恭受四時,是以德邁百王,澤流萬世者也。復有商鞅務耕織,遂成秦帝之基;范蠡開土田,卒報越王之恥。下及祖龍狼顧四海,蠶食諸侯,遂焚詩書,欲愚黔首,唯種樹之法,卜筮之文免陞秦坑,不藏魯壁,故知賢愚共守之道也。

管子曰︰「倉廩實知禮節,衣食足知榮辱。」誠哉是言也!若父母凍於前,妻子餓於後,而為彥閔之行,亦萬無一焉。設此帶甲百萬,金城湯池,軍無積糧,其何以守?雖有羲軒之德,龔黃之仁,民無粒儲,其何以教?知貨殖之術,實教化之先。

且商辛之有八荒,而國用不足;姬昌之王百里,而兵食有餘,非夫天雨菽粟於周,而降水旱於紂,盖不務勸農之術,而無節財之方。

余是以編閱農書,搜羅雜訣,《廣雅》、《爾雅》,則定其土產;《月令》、《家令》則叙彼時宜,采范勝種樹之書,掇雀寔試穀之法,而又韋氏《月録》,傷於簡閱,《齊民要術》,弊在迃疎,今則刪兩氏之繁蕪,撮諸家之術數,諱農則可嗤孔子,速富則安問陶朱;加以占八節之風雲,卜五穀之貴賤,手試必成之䤈醢,家傳立效之方書;至於相馬、醫牛、飯雞彘,既貴博識,豈可棄遺!事出千門,編成五卷。雖慙老農老圃,但冀傳子傳孫。仍希好事英賢,庶幾不罪於此。故目之為「四時纂要」云耳。

春令卷之一[编辑]

正月[编辑]

孟春建寅。自立春即得正月節,凡陰陽避忌,宜依正月法。昏,昴中;曉,心中。日入後二刻半為昏,日出前二刻半為曉。雨水為正月中氣。昏,畢中;曉,尾中。凡出行,要知昏曉,上梁架屋,所為百事,莫不順其早晚,是以列於篇首,實為切務。

天道:是月天道南行,修造、出行,宜南方吉。

晦朔占:朔旦,晴明無雲,而溫不風至暮,蠶善而米賤;若有疾風盛雨折木發屋,揚沙走石,絲緜貴,蠶敗而穀不成。晦與旦風雨者,皆穀貴。朔日霧,歲飢。朔日雷雨者,下田與麥善,禾黍小熟。朔日雨水,猛獸見,狼如狗。朔日立春,民不安。

歲首雜占:《月令占候圖》曰:「自元日至八日占禽獸:一日為雞,天晴氣朗,人安國泰,四夷來貢。二日為狗,無風雨即大熟。三日為猪,天氣明朗,君安。四日為羊,氣色和煖,無災,臣順君命。五日為馬,如晴明,天下豐稔。六日為牛,日月光晴,歲大熟。七日為人,從旦至暮,日色晴朗,夜見星辰,民安國寧,君臣和會。八日為穀,如晝晴夜見星辰,五穀豐熟。其日晴明,則所主之物蕃;息陰晦則衰耗。」

月內雜占:是月一日值甲,米賤,人疫;值乙,米麥貴,人病死;值丙,四十日旱,人安;一云四月。值丁,絲緜六十日貴;值戊,粟麥魚鹽貴,又旱四十五日;值己,米貴,蠶凶,多風雨;值庚,金銅貴,穀熟,人多病;值辛,麻麥貴,穀熟;值壬,米麥賤,絹、布、大豆貴;值癸,穀傷,人病,多雨。月內甲戌大風從東南來折樹,稻熟。甲寅、庚寅風從西北來,亦稻貴。幸深即麥賤,午深即桑貴。又常以冬至數至正月上午日,滿五十日,人食足;長一日,餘一月食;少一日,即少一月食:此有據。朔日溫,正月糴賤。以十二日占十二月,取最風最寒之日為最貴之月;若自一日至五日已來,不風雨,調和無寒,穀賤。正月戊寅、己卯日小風,穀小貴;大風,大貴,在六十日。上卯日風從東北來,穀三倍貴;東來,一倍;西來,賤。月內有甲子,蠶善而桑貴。巳日溫,麥善;丑日溫,禾善;寅日溫,稻善;卯日溫,豆善。此月虹出,七月穀貴。月蝕,粟賤,人多災。

立春雜占:常以入節日日中時,立一丈表竿度影,得一尺,大疫,大旱,大暑,大飢;二尺,赤地千里;三尺,大旱;四尺,小旱;五尺,下田熟;六尺,高下熟;七尺,善;八尺,澇;九尺及一丈,大水。若其日不見日,為上。次立八尺表日中時,影得一丈三尺七分半,宜大豆。凡春夏影短為旱,長為病,為水;秋冬短為旱,長為水、霜、雷。如度即吉。他節准此。其日陰者,前後十日同占。

占月影:十五夜月中時,立七尺表影得一丈。九尺、八尺,並澇而多雨。七尺善;六尺,普善;五尺,下田吉,並有熟處。四尺,飢而蟲;三尺,旱;二尺,大旱;一尺,大病大飢。又上下弦,月色占之,青黑潤明,主旬有雨;黃赤無其雨。餘月倣此。

占雲氣:立春日,艮卦用事,雞鳴丑時,艮上有黃雲氣。艮氣至也,宜大豆。艮氣不至,萬物不成,應在其衝衝在七月。朔旦四面有黃雲氣,其歲大豐,四方普熟。有青雲氣,雜黃雲氣,有蝗蟲;赤氣,大旱;黑氣,大水。又朔旦東方有青氣,春多雨,人民疫;白雲,八月凶;赤雲,春旱;黑雲,春多雨;黃雲,春多土功興。南方有赤雲,夏旱,穀貴;黑雲青雲,夏多雨;白雲,夏凶,黃雲,夏土功興。西方占秋,北方占冬,並准此占之。又朔旦日初出時,有赤雲如霞蔽日,蠶凶,緜帛貴。又四面並有赤雲,歲猶善,但小旱。

占風:立春日,艮風來,宜大豆又熟;坤來,多寒,大豆貴,貴在四十五日中。兌來,疾病;巽來,多風;离來,多旱;震來,霜傷物;乾來,亦霜,害物而穀貴;坎來,春寒,立春以金尤寒,大飢而疾。立春雨,傷五禾。春甲乙日,必有風雨,無風雨,人民不耕。又朔日風從南來,夏糴賤,年中旱;西來,春夏糴貴,豆熟;東來,糴賤;北來,澇;西北來,小豆熟,又夏糴貴;東北來,大熟;東南來,疾疫。朔日無風沉陰,不見日而溫,歲美十倍;若大風寒,菜甚貴。從旦至巳,即正月貴;從巳至申,即二月貴;從申至酉,即三月貴。一日占至三月,他皆倣此。風悲鳴,疾起,災深;若小小微動,葉,災輕。又旦日至三日已來,不風,空陰不見日,其年大善十倍。又月旦決八風,風從北方為中歲,東北為上歲。聽都邑人民之聲。聲宮則歲美;商則有兵;徵則旱;羽則水;角則歲凶。宮吉居中屬土,商口開張屬金,角舌縮却屬木,羽脣撮聚屬水,徵舌拄齒屬火。

占雷:元日雷鳴,主禾黍麥大吉。正月有雷,人民不炊。甲子雷,主五穀豐稔。

占雨:朔日雨,春旱,人食一升;二日雨,人食二升;三日雨,人食三升;四日雨,人食四升;五日雨,主大熟。如此至七日已來驗也。數至十二日,直其月,占水旱。春雨甲子,赤地千里。五日內霧,穀傷民飢;朔日霧,歲必飢。又春三雨甲寅乙卯,夏糴貴一倍;夏雨丙寅丁卯,秋穀貴一倍;秋雨庚寅辛卯,冬穀貴一倍;冬雨壬寅癸卯,春穀貴一倍。若四時皆雨,米一石直金一斤,皆以入地五寸為侯。凡甲申風雨,五穀大貴,小雨小貴,大雨大貴。若溝瀆皆滿者,急聚五穀。甲申至己丑已來風雨,皆穀貴。庚寅至癸巳風雨,皆主糴折,皆以入地五寸為侯。五月為麥,六月為黍,七月為粟,八月為菽,九月為穀,以此則之。假如五月雨庚寅,即麥折錢,他月倣此。春夏三雨辰,蟲生;三雨未,蟲死。蟲生蟲死,非獨蝗蜚,百蔬五果之蟲同占。

占六子:正月上旬有甲子則雨,丙子則旱,戊子則蟲蝗,庚子則凶。縱收得半,唯壬子豐稔。

地元:按《師曠》曰:「其年一物先生,主一年之侯。薺先生主豐;葶藶先生,主苦;藕先生主水;蒺藜先生主旱;蓬先生,主流亡;藻先生疾。」又月所離列宿,日風、雲,占其國。然必察大歲所在,金穰,水毀,木飢,火旱。此其大經也。

占八穀萬物:凡八穀,各自為陰陽,主一貴一賤。稻與小麥為陰陽,黍與小豆為陰陽,粟與大豆為陰陽。此八物,一貴一賤。常以入節日審察其價,上增三,下減四。先一日,後一日,亦同占。若相貴,十四五已上,可積百倍。又入節之日,五穀價下一增三,萬不失一,期在四十五日中。又萬物入市候之,人言賤者則聚之,百姓棄者急之。其貴不過一時,皆以數倍矣。近則一時九十日,遠則三時二百七十日

元日:備新曆日。爆竹於庭前以辟出《荊楚歲時記》。。進屠蘇酒方具十二門。。造仙木,即今桃符也。《玉燭寶典》云:「仙木,象欝壘山桃樹,百鬼所畏。歲旦置門前,插柳枝門上,以畏百鬼。」又歲旦服赤小豆二七粒,面東以虀汴下,即一年不疾病。闔家悉令服之。又歲旦投麻子二七粒,小豆二七粒於井中,辟瘟。又上椒酒,五辛盤於家長以獻壽。朔旦,可受符錄。又元日理敗履於庭中,家出印綬之子。又曉夜子初時,凡家之敗箒,俱燒於院中,勿令棄之出院,令人倉庫不虛。又縷懸葦炭,芝麻稽排插門戶上,却疫癘,禁一切之鬼。

上會日:七日也,可齋戒。早起,男吞赤小豆一七粒,女吞二七粒,一年不病。又初七日夜,俗謂鬼鳥過行,人家槌床打戶,狗耳,滅燈以禳之。鬼鳥,九頭蟲也,其血或羽毛落人家,凶,壓之則吉。又凡人無子者,夫婦同於富人家盜燈盞以來,安於床下,則當月有孕矣。

上元日:十五日也。可齋戒。《讀黃庭度人經》,則令人能資福壽。

月內占吉凶地:天德在丁月德存丙,月空在壬,月合在辛,月厭在戌,月殺在丑。凡修造宜於天德、月德、月合上取土,吉,厭殺凶。凡藏衣安產婦或一切掩穢事,月空上吉。修造取土,月空吉。他月不復編敘,取此為例。

黃道:子為青龍,丑為明堂,辰為金匱,已為天德,未為玉堂,戌為司命。凡出軍、遠行、商賈、移徙、嫁娵,吉凶百事,出其下,即得天福;不避將軍、大歲、刑禍、姓墓、月建等。若疾病,移往黃道下,即差;不堪移者,轉面向之,亦吉。

黑道:寅為夭刑,卯為朱雀,午為白虎,申為天牢,酉為玄武,亥為句陳。已上不可犯,犯之必有死亡、失財、劫盜、刑獄之事,切宜慎之。凡用黃道,更與天德、月德、月空、月合日者,用之尤吉。若值大歲、黑方、五鬼、將軍并者,雖云不避,亦宜且罷;世人尚不欲以威力臨之,即凶神亦不可以天福凌之也。他月倣此。

天赦:春三月在戊寅,吉。

出行日:凡春三月,不東行,犯王方又立春後七日為往并立春日數之。不可遠行,移徙。正月丑為歸忌,不可出行、還家、嫁娵、埋葬。立春前一日,并癸亥日,正月六日、七日、二十日,是窮日,寅日為天羅,亦名往亡。土公,不可遠行、動土,傷人,凶。晦、朔亦忌出行。

臺土時:正月每日禺中巳時是,行者往而不返。

四殺沒時:四孟之月,用甲時寅後卯前,丙時巳後午前,庚時申後酉前,壬時亥後子前。已上四時,鬼神不見,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並宜用之。

諸凶日:子為狼籍,巳為天剛,亥為河魁,不可為百事,嫁娵、埋葬尤忌。他月倣此。辰為九焦,又為九空,不可種蒔;上官、求財為坎坷。丑為血忌,不可針灸、出血。子為天火,巳為地火,不可起造、種蒔。

嫁娵日:求婦,成日吉。天雄在寅,地雌在午,不可嫁娵。新婦下車,壬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四月、十一月生女,害夫,大凶。是月納財,火命女,宜子孫;水命女,吉;木命女,自如;土命女,凶;金命女,孤寡。是月納財,壬子、癸卯、壬寅、乙卯,吉。是月行嫁,卯、酉女吉,丑、未女妨夫,寅、申女自妨,辰、戌女妨父母,巳亥女妨舅姑,子、午女妨首子、媒人。又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不可嫁娵,主生離。又春甲子、乙亥,害九夫。又陰陽不將日:丙寅、丁卯、丙子、丁丑、己卯、丁亥、己丑、庚寅、辛卯、己亥、庚子、辛丑、辛亥。已上十三日不將日,嫁娵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寅、申、巳、亥人,不可臨屍,凶。斬草:丁卯、辛卯、癸卯、乙卯、壬子,吉。殯:壬子、吉。葬:壬申、癸酉、壬午、丁酉、丙申、丙午、己酉、辛酉,吉。

推六道:死道甲、庚,天道乙、辛,地道乾、巽,兵道丙、壬,人道丁、癸,鬼道坤、艮。地道、鬼道,葬送往來吉。天道、人道,嫁娵往來吉。他月倣此。

五姓利年:宮姓,丑、未、巳、午、申、酉年吉;商,子、亥、申、酉年;角,寅、卯、子、亥年吉;徵,寅、卯、巳、午、丑、未年;羽,申、酉、子、亥、寅、卯年吉。五姓用月、日、時,同此。

起土:飛廉在戌,土符在丑,月刑在巳。大禁北方。地囊:庚子、庚午。已上地不可起土修造,凶。日、辰亦避之,吉。寅為土公,月福德在酉,取土吉。月財地在午,此黃帝招財致福之地,若起屋,令人得財大富,疾者愈,繫者出;如不起造,即掘其地方圓三尺,取土泥屋四壁,令人富。出《金匱訣》。

移徙:大耗在申,小耗在未,五富在亥,五貧在巳。貧耗日,移徙往其方,立致亡財、口;五富日,吉。餘具出行門。

架屋日:甲子、乙丑、丙子、戊寅、辛巳、丁亥、癸巳、己亥、辛亥、辛卯、己巳、壬辰、庚午、庚辰、庚子、乙巳、丙午,已上架屋吉。

禳鎮:正旦元日,以鵲巢燒之著厠,辟矢。又厠前草,月初上寅日燒中庭,令人一家不著天行。月三日,買竹筒四枚置家中四壁上,令田蠶萬倍,錢財自來。十五日,以殘餻糜,熬令焦,和穀種種之,辟蟲。月內甲子,拔白。晦日,汲井花水服,令髭髮不白。元日,取五辛飡之,令人開五臟,去伏熱。元日,取小便洗腋下,治腋氣,大效。四日,凌晨拔白,永不生,神仙拔白日。他月倣此。拔白髭髮。八日,沐浴,去災禍,神仙沐浴日。

禳鼠日:此月辰日,塞穴,鼠當自死。又取前月所斬鼠尾,於此月一日日未出時,家長於蠶室祝曰:「制斷鼠蟲,切不得行。」三祝而置於壁上,永無鼠暴。

食忌:此月勿食虎、豺、貍肉,令人傷神。勿食生葱,令人起游風。勿食蓼。

是月也,命童子入學之暇,習方術,止博弈。合諸九、散,煎膏藥。余有二膏方,手試神效,救人甚多,已載在十二月中。

祀門戶土地:《歲時記》云:「望日以柳枝插戶上,致酒脯祭之。」《齊諧記》云:「吳縣張成,夜於宅東見一婦人,曰:『我是地神,明日月半,宜以餻糜,白粥祭我,令君家蠶桑萬倍。』後果如言。令人效之,謂之『黏錢財』。」

辟五果蟲法:正月旦雞鳴時,把火遍照五果及桑樹上下,則無蟲。時年有桑果災生蟲者,元日照者,必免也。

嫁樹法:元日日未出時,以斧斑駮椎斫果木等樹,則子繁而不落,謂之「嫁樹」。晦日同。嫁李樹則以石安樹丫間。

種藕:初春掘取藕根,取藕根頭著泥中種之,當年著花。

附地刈楮:事具月種楮門中。若種榆,此月亦同此法。

治薤畦:此月上辛日,掃去薤畦中枯葉,下水加糞。

貯神水:立春日貯水,謂之「神水」,釀酒不壞。

耕地:《齊民要術》云:「此月耕地,一當五。」

鋤麥:是月鋤麥。再遍為良。又種春麥。

壠瓜地:是月以犂壠其地。法:冬中取瓜子,每數介內熱牛糞中凍之,拾取聚置陰地。至正月,耕地,逐場布種之,一步一下糞塊,耕而覆之。瓜生則茂而早熟。

種冬瓜:是月晦日,傍墻區種之。區圓二寸,深五寸,著糞種之。苗生,以柴引上墻。每日午後澆之。

種葵:晦日種之,神仙種法。臨種必須乾㬠子。其子千歲不暍。地不厭良,故彌善。薄則糞之。葵須畦種、水澆。畦長兩步,闊一步,大則水難勻。他畦倣此。深掘,以熟糞和中半,以鐵齒杷耬之令熟。足躡令堅平。下水令微濕滲,下葵子。又取和糞土蓋之,厚一寸。葵生葉,然後一澆。澆以早暮。每一掐,即爬耬地令起,下以加糞。三掐即更種。秋掐須俟露晞。收葵子須俟霜降。若以穰草蓋,經冬收子,謂之「冬葵子」,入藥用。

接樹:右取樹本如斧柯大及臂大者,皆可接,謂之樹砧。砧若稍大,即去地一尺截之;若去地近截之,則地力大壯矣,夾煞所接之木。稍小即去地七八寸截之;若砧小而高截,則地氣難應。須以細齒鋸截鋸,齒麁即損其砧皮。取快刀子於砧緣相對側劈開,令深一寸,每砧對接兩枝。候俱活,即待葉生,去二枝之弱者。所接樹,選其向陽細嫩枝如筯大者,長四五寸許;陰枝即小實。其枝須兩節,兼須是二年枝方可接。接時微批一頭入砧處,插入砧緣劈處,令入五分。其入須兩邊批所接枝皮處,插了,令與砧皮齊切,令寬急得所。寬即陽氣不應,急即力大夾殺,全在細意酌度。插枝了,別取本色樹皮一片,闊半寸,纏所接樹砧緣瘡口,恐雨入。纏了即以黃泥封之,其砧面并枝頭,並令如法泥訖。仍以紙裹頭,麻纏之,恐其泥落故也。砧上有葉生,即旋去之。仍以灰糞擁其砧根。外以刺棘遮護,勿使有物撥動其根枝。春雨得所,尤易活。其實內子相類者,林擒、梨向木瓜砧上,栗向櫟砧上,皆活,蓋是類也。

秧薤:每一科一莖。

雜種:是月種豍豆、葱、芋、蒜、瓜、瓠、葵、蓼、苜蓿、薔薇之類。

栽樹:凡栽樹,須記南北枝。坑中著水作泥,即下樹栽,搖令泥入根中,即四面下土堅築。上留三寸浮土。埋須是深。澆令常潤。勿令手近及六畜觝觸。凡一切樹,正月十五日已前上時,兼多子。

種桑:收魯桑椹,水淘取子,曝乾。熟耕地,畦種如葵法。土不得厚,厚即不生。待高一尺,又上糞土一遍,當四五尺,常耘令淨。來年正月移之。白桑無子,壓條種之。纔收得子便種,亦可,只須於陰地頻澆為妙。

移桑:正月、二月、三月並得。熟耕地五六遍,五步一株,著糞二三升。至秋初,斸根下,更著糞培土。三年即堪採。每年及時科斫。以繩繫石墜四向枝令婆娑,中心亦屈却,勿令直上難採。

種梓:以此月下子,明年以此月移之,同桑法也。

種竹:宜高平處。取西南引根者,去梢葉,院中東北角栽種之。坑深二尺許,作稀泥於坑中,即下竹栽,以土覆之,杵築定,勿將脚踏,踏則笋不生。土厚五寸。竹忌手把及洗手面肥水澆著,即枯死。竹性好西南,故於東北種之。

種柳:取青嫩枝如臂大,長六七尺,燒下頭三二寸,埋二尺已來,常以水澆。苗俱出,留一茂者,豎一木作依,以繩縳定,勿令風動。一年便大,但旋去傍枝。尤宜濕地。

松柏雜木:此月並是良時;惟果樹從朔及望而止,過即少子。俗云:「一年計,樹之以穀;十年計,樹之以木。」又云:「一日之計在一晨,一年之計在一春。」故知時不可失也。

種榆:榆性好陰地,其下不植五穀。種者宜於園北背陰之處。秋,熟耕其地,以榆漫散澇之。明年正月,附地刈却,草覆,放火燒之,一根上必數十莖條生,只留一根強者,餘悉去之。一年便長八九尺。後年移栽之。叢長直而且速,故三年乃可移。初生三年,勿採葉,亦勿斫;剝之須留距二寸許。三年外賣葉。五年堪作椽。十五年堪作車轂。年年科揀,為柴之利,已自無筭,况堪充諸器物,其利十倍。斫而復生,不勞更種。一頃地,歲收千匹。只用一人守護,既省人工,又無水旱蟲蝗之災,比之餘田,勞逸萬倍。男女初生,各乞與小樹二十株種之。洎至成立,嫁娵所用之資,粗得充事。夾樹、刺榆三種之法略同。

種白楊林法:秋耕熟地,正、二、三月,犂壠中逆順一正一倒,使寬。斫白楊枝如指大,長二尺,屈壠中,壓上,令兩頭出。二尺成株。明年正月剪去惡枝。一畝三壠,七百二十株。六畝,四千二百二十株。三年堪為蠶椽。五年堪作屋椽。十年堪作棟樑。歲種三十畝,三年種九十畝。歲賣三十畝,永世無窮矣。

投臘酒:前月所釀,此月投。

合醬:此月為上時。法已具十二月中。若晦日造,取初夜於北墻下和,面北,銜枚勿語,蟲即不生。

備種子:農事將興,此月具農器、種子。

辟虸蚄蟲法:具在九月中。

辟蝗蟲法:以原蠶矢雜禾種種,則禾蟲不生。又取馬骨一莖,碎,以水三石煑之三五沸,去滓,以汁浸附子五箇。三四日,去附子,以汁和蠶矢各等分,攪合令勻,如稠粥。去下種二十日已前,將溲種,如麥飰狀。常以晴日溲之,布上攤,攪令一日內乾。明日復溲。三度即止。至下種日,以餘汁再拌而種之。則苗稼不柀蝗蟲所害。無馬骨,則全用雪水代之。雪者,五穀之精也,使禾稼耐旱。冬中宜多收雪貯用。所收必倍。煑繭蛹汁和溲,亦耐旱而肥,一畝可倍常收。

五穀忌日:凡種五穀,常以生、長日種。吉;老、死日,收薄;忌日種,傷敗;用成、滿、平、定、開日,佳;九焦、死日,不收。《范勝書》曰:「禾生於寅,壯於午,長於甲,老於戌,死於申,惡於壬、癸,忌於丙、丁。又大小豆生于申,壯子子,長于壬,老于丑,死于寅,惡于甲、乙,忌于丙、丁。又大小麥生于亥。壯于卯。長于辰。老于巳。死于午。惡于戊、己,忌于子、丑。又黍、穄生于巳,壯于酉,長于戌,老于亥,死于丑,惡于丙、丁,忌子寅、卯。小豆忌卯,麻忌辰,秫忌未、寅,小麥忌戌,麥忌除,大豆忌卯。」按《大史》曰:「陰陽之家,拘而多忌。」不可不知。俗曰:「以時及澤為上策。」然忌日種之多傷敗,非虛言也。如燒穰則害瓠,理不可知。

揀耕牛法:耕牛眼去角近,眼欲得大,眼中有白脉貫瞳子,頸骨長大,後脚股開:並主使快。旋毛當眼下,無壽。兩角有亂毛起,妨主。初買時牽來牛口開者,凶,不可買。赤牛、黃牛烏眼者,妨主。白頭牛白過耳,主群。倚脚不正者病。毛欲得短密,疎長者不耐寒。耳多長毛不耐寒。尿射前脚者快,直下者不快。不用至地。頭不用多肉。尾骨麁大少毛者有力。角欲得細。身欲得圓。鼻如鏡鼻者難牽。口方易飼。筋欲密。鼻欲大而張,易牽仍易使。「陰虹」屬頸者,千里牛也。「陰虹」屬頸而白尾者,昔甯戚所飰者。「陽塩」欲廣,「陽塩」者,夾尾前兩尻上。當「陽塩」中間脊欲得窊,如此者佳;若窊則為雙膂,主多力;不窊者則為單膂,少力。

治牛疫方:當取人參細切,水煎取汁,冷,灌口中五升已來,即差。又取真安息香於牛欄中燒,如焚香法,——如初覺一頭,至兩頭,是疫,即牽出。——令鼻吸其香氣,立止。又方:十二月免頭燒作灰,和水五升,灌口中差。

牛欲死腸腹脹方:取婦人陰毛,草中與牛食,即差。又方:研麻子汁五升,溫令熱,灌口中,即愈。此治食生豆脹欲死者方,甚妙。

牛鼻脹方:以醋灌耳中,立差。

牛疥方:煑鳥豆汁,熱洗五度,一本云「鳥頭汁」。

牛肚脹及嗽方:取榆白皮,水煑令熟,甚滑,以三五升灌之,即差。

牛蝨方:以胡麻油塗之,即愈。猪肚亦得。六畜塗之亦差。

牛中熱方:取兔腹膍,音毗,獸之百葉也。去糞,以草裹,令吞之,不過再服即差。

收羔種:《要術》云:「羔正月生者為上,以其母含重之時足乳,食母乳適盡,即得春草,而羊兒不瘦。是故十二月及正月生者為上,十一月者次之,收為種。放羊勿近水,傷水則蹄甲膿出,但二日一飲。緩驅行,急行則傷。春夏宜早放,秋冬宜晚。冬日收圈。圈不厭寬,架北墻為廠,圈中立臺開竇,勿使停水。二日一飲,除糞。圈內須傍豎柴棚圈匝,令棚出墻,勿令狼虎得越,又恐羊揩墻土,即毛不堪入用。羊有疥者,即須別著。」

羊疥方:藜蘆根歊打令皮破,以泔浸之,瓶盛,塞口,安於竈畔,令當煖。數日味酸,便中用。以甎瓦刮疥處令赤,若堅硬者,湯洗之,去痂,拭令乾,以藥汁塗之,再上即愈。疥若多,逐日漸漸塗之,勿一頓塗,恐不勝痛也。又方:猪脂和臭黃塗之,愈。

羊中水方:羊膿鼻眼不淨者,皆以水洗治之。其方用湯和塩杓中,研令極醎,候冷,取清者,以角子可受一雞子者,灌兩鼻各一角。五日後必肥。以眼鼻為候,未差再灌。

羊膿鼻方:羊膿鼻及口頰生瘡如乾癬者,相染多致絕群,治之方:豎長竿圈中,竿頭致板,令獼猴居上,辟狐狸而益羊差病也。

羊夾蹄方:取羖羊脂,和煎令熟,燒鐵令微熱,勻脂烙之。勿令入泥水。不日而差。

凡羊經疥,疥差後至夏肥時,宜速賣之;不爾春再發。

引羊法:《家政令》曰:「養羊以瓦器盛塩一二升挂羊欄中,羊喜塩,數歸啖之,則羊不勞人收也。」

別羊病法:當欄前後作坑,深二尺,廣四尺,荊、湖、江、浙以南,多是山羊,可廣王尺。往來皆跳過者,不病;如有病,入坑行,宜便別著,恐相染也。

貯羊糞:牛羊糞正月貯之,充煎乳大軟而無患,柴火則易致乾焦也。

雜事:豎籬落。糞田。開荒。租放地。修蠶屋。織蠶箔。舂米。此月人閑。造桑机。造麻鞋。放人工。築垣墻。

孟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草木先落。

行秋令,則人有大疫,飄風暴雨總至,黎、莠蓬、蒿並興。

行冬令,則水潦為敗,雪霜大摯,首種不入。

是月也,宜蔬齋持戒,課誦經文,謂之三長月。三長月,正、五、九月是也。

春令卷之二[编辑]

二月[编辑]

仲春,建卯。自驚蟄即得二月節。陰陽避忌,並宜用二月法。昏,東井中;曉,箕中。春分為二月中氣。昏,東井中;曉,南斗中。事具正月門中

天道是月天道西行修造出行宜西方吉

晦朔占:朔日雨,稻惡,糴貴。晦日雨,多疾病。

月內雜占:是月無三卯,稻為上,早種之。有三卯,宜豆。無丙午,夏禾稼不長。是月虹見,八月穀貴;出西方,棺木貴。朔驚蟄,蝗蟲。朔春分,歲凶。

占雨:月內甲寅、乙卯兩,甲申至己丑雨,庚寅至癸巳雨,雨三辰,雨三未:已上並同正月占。又,春雨甲子,旱。皆以入地五寸為侯。

占雷:凡雷聲初發和雅,歲善;聲擊烈驚異者,有災害。起艮,糴賤;起震,棺木貴,歲主豐;起巽,霜卒降,蝗蟲;起离,主旱;起坤,有蝗災;起兌,金鐵貴;起乾,民多疾;起坎,歲多雨。春甲子雷,五穀豐稔。

春分占:先立一丈表占影。已具正月。次立八尺表日午時,得影長七尺四寸五分,宜麥。或長短,已具正月中。其日陰,前後一日同占。

占氣:春分之日,震卦用事,日出正東,有雲氣青色,震氣至也,宜麥,歲大善。若無青雲氣,震氣不至,年中小雷,萬物不實,人民熱疾;應在八月,謂其衝也。其日晴明,萬物不成。陰不見日為上。

占風:春分日,西方有疾風來,小麥貴,貴在四十五日中;震風來,小麥賤而年豐;兌風來,春寒,人疫;巽風來,蟲生,四月多暴風;乾風來,歲中多寒;离風來,五月先水後旱;坎風來,小水;艮風來,其年米貴一倍。春分以金,歲多風。

別寢:驚蟄前後各五日,別寢;否則生子不備。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坤,月德在甲,月空在庚,月合在巳,月厭在酉,月殺在戌。

黃道:寅為青龍,卯為明堂,午為金匱,未為天德,酉為玉堂,子為司命。

黑道:辰為天刑,巳為朱雀,申為白虎,戌為天牢,亥為玄武,丑為句陳。事並具正月注中。

天赦:春三月,戊寅。

出行日:春不東行。驚蟄後十四日為往亡,又二日、七日、十四日為窮日,亥為天羅,寅為歸忌,巳日亦為往亡,亦為土公,春分前一日,春分日,乙亥,並不可遠行。

臺土時:二月辰時是,行者往而不返。

四殺沒特:四仲月,用乾時戌後亥前,艮時丑後寅前,坤時未後申前,巽時辰後巳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皆吉。

諸凶日:子為天剛,午為河魁,卯為狼籍,丑為九焦,未為血忌,卯為天火,酉為地火。並具正月注中。

嫁娵日:求婦,收、成日大吉。天雄在亥,地雌在未,不可嫁娵。新婦下車,乾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五月、十一月生女,害夫。此月納財,火命女,宜子孫;水命女,大吉;土命女,凶;木命女,自如;金命女,孤寡。納財日:己卯、壬寅、癸卯、壬子、乙卯。此月行嫁,寅、申女吉,辰、戌女妨夫,巳、亥女妨首子,子、午女妨舅姑,丑、未女妨父母,卯、酉女妨媒人。天地相去日。已具正月。春甲子、乙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可以結婚:乙丑、丙寅、丁卯、乙亥、丙子、丁丑、己卯、丙戌、丁亥、己丑、庚寅、己亥、庚子、庚戌,並大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子、午、卯、酉生人,不可臨屍,凶。斬草:丙子、庚子、壬子,吉。殯:丙寅、甲午、庚寅、庚子、甲寅,大吉。葬:庚午、壬申、癸酉、壬子、甲申、丙申、壬午、己酉、庚申,吉。

推六道:死道乙、辛,天道乾、巽,地道丙、壬,兵道丁、癸,人道坤、艮,鬼道甲、庚。

五姓利月:徵、羽、商、角,皆為利月。其利日與年,並具在正月門中。宮姓,凶。

起土:飛廉在巳,土符在巳,土公在巳,月刑在子。大禁西方。地囊在癸亥、癸丑。已上地不可起土建造。月福德在申,月財地在乙,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酉,小耗在申,五富在寅,五貧在申。移徙不可往貧耗方,凶。春甲子、乙亥,並不可移徙、婚娵、入宅,凶。

架屋:甲子、丙子、戊寅、丁亥、甲午、己亥、庚子、辛亥、癸卯、庚辰、庚午、辛丑、己巳、乙未、癸巳、辛巳、丁巳,已上並大吉良日。五酉日,不架屋。

禳鎮:桃杏花,此月丁亥日收,陰乾為末,戊子日用井花水服方匕,日三服,療婦人無子,大驗。又此月乙酉日日中時,北首臥,合陰陽,有子即貴。上丑日,取土泥蠶屋,宜蠶。上辰日,取道中土泥門戶,辟官事。八日沐浴。注具正月。八日拔白,神仙良日。上卯日沐髮,愈疾疾。南陽太守目盲,太原王景有沉痾,用之皆愈。

食忌:是月勿食蓼,傷腎。勿食兔,傷神。勿食雞子,令人惡心。九日勿食鮮魚,仙家大忌。

習射:順陽氣也。

耕地:此月耕地,一當五也。

種穀:是月上旬為上時。凡春種欲深。遇小雨,接濕種。遇大雨,待草生,先鋤草而後下子。春種即用秋耕之地;得仰壠待雨。苗出壠則深鋤。鋤不厭頻;無草亦鋤。鋤滿十遍,粟得八米。種穀良日,已具正月。

種大豆:是月仲旬為上時。每畝用種八升。種欲深。再鋤之。三、四月種亦得,但用費子耳。肥田欲稀。豆地不求熟;熟地則葉茂少實。若地熟,則稀種之。葉落盡,然後刈之;不盡則難治。刈訖則速耕,——大豆性炒,不秋耕則地無澤。

區種法:坎,方深各六寸,相去二尺許。坎內好牛糞一升,攪和。注水三升。下豆三粒。覆土,勿令厚,以掌輕抑之,令土、種相親。每畝用種三升,糞十三石五斗。生五、六葉,即鋤之。旱則澆。至秋,每畝合收十六石。

收豆法:莢黑莖蒼,便須收之。過熟則莢落,損折太多。收豆,青莢在上,黑莢在下也。

種早稻:此月中旬為上時。先浸,令開口,耬耩音講、掩種而科大。再鋤澇。若歲旱,慮時晚,即勿浸種,恐芽焦不生。若春有雨,依此種,又勝擲者。如者,五、六月中霖雨時拔而栽之。苗長者,亦可拔之,去葉端數寸,勿令傷心。

種瓜:是月當上旬為上時。先淘瓜子,以塩和之;著塩則不籠死。先開方圓一尺,——淨去浮土。坑雖深大,若雜以就土,令瓜不生。深五寸。納瓜子四介,大豆三介於坑傍。瓜性弱,苗不能獨生,故得大豆以起土。瓜生則掐去豆苗。

治瓜籠法:旦起,露未乾,以杖舉瓜蔓起,撒灰根下。後一兩日,復以土培根,瓜則廻矣。鋤則著子多,不鋤則少子。五穀、蔬、果,皆此例也。

種胡麻:宜白地。是月為上時;四月為中,五月為下。月半前種,實多而成;月半後,少子而多秕。種欲截雨脚。若不因雨濕,則不生。一畝用子二升。撒種者,先以耬耩,然後撒子,空曳澇。澇上著人,土厚不生。時,用炒沙中半,和沙下之,不爾即不勻。不過三遍。刈束欲小。束大難乾。五、六束為一叢,相倚之。候口開,乘車詣田,逐束倒豎,小杖輕打之,斗藪。取了,還聚之。三日一打。四、五遍乃盡耳。八稜為胡麻而多油,世言黑者為胡麻,非也。油麻每科相去一尺為法。若能區種,每畝收百石。

種芋:芋宜近水肥地,和糞種之。區方深三尺。取豆萁內區中,足踐之,厚五寸。取區上濕土和糞蓋豆萁上,厚二寸,以水澆之,足踐令保澤。每區安五芋,置四角及中央各一芋,足踐。旱則澆之。萁爛芋生,一區可收一石。芋可以備凶年,宜留意焉。

種韭:韭畦欲深,下水和糞,與葵同法。剪之,初歲唯一剪。每剪即加糞。須深其畦,要容糞故也。韭勾頭,第一番割棄之,主人勿食。韭不如栽作行,令通鋤。割一遍,以杷耬之,令根不相接為佳。如此,當葉闊如薤。

種薤:宜白軟良地,耕三遍佳。二月、三月種,八月、九月亦得。長一尺一根為本。必須乾㬠,切去強根。葉生則鋤,鋤不厭多。葉不用剪,剪則損白。

種茄法:畦、水如葵法。其茄著五葉,因雨移之。

蜀芥、芸薹:並因雨種之。二物不耐寒,故春種而五月收子。

揠蒜:條拳者揠之,否則獨顆而黃。中旬鋤。三遍,無草亦鋤。

種署預:《山居要術》云:「擇取白色根如白米粒成者,預收子。作三五所坑:長一丈,闊三尺,深五尺;下密布甎,坑四面一尺許亦倒布甎,防別入土中,根即細也。作坑子訖,填少糞土。三行下子種,一半土和之,填坑滿。待苗著架,經年已後,根甚麁。一坑可支一年食。根種者,截長一尺已下種。」

又法:《地利經》云:「大者折二寸為根種。當年便得子。收子後,一冬埋之。二月初,取出便種。忌人糞。如旱,放水澆;又不宜苦濕。須是牛糞和土種,即易成。」

造署藥粉法:二、三月內,天晴日,取署預洗去土,小刀子刮去外黑皮後,又削去第二重白皮約厚一分已來,於淨紙上著,安竹箔上㬠。至夜,收於焙籠內,以微火養之。至來日又㬠;如陰,即以微火養。以乾為度。如久陰,即如火焙乾。便成乾署藥。入丸散便用。其第二重白皮,依前別㬠乾,取為麵,甚補益。

又《方山廚錄》云:「去皮,於篣籬中磨涎,投百沸湯中,當成一塊。取出,批為炙臠,雜乳腐為罨炙。素食尤珍,入臛用亦得。」

種地黃法:已具八月收根門中。

下魚種:上庚之日下種。法具四月種魚門中。

種栗法:具九月收栗種門中。

種桐:青桐九月收子,二月、三月作畦種之。治畦、下水,種如葵法。五寸一子,熟糞和土覆。生則數數澆令潤,性至宜濕。當年高一丈。至冬,豎草樹間,令滿中,外復厚加草,十重束之。明年二、三月,植廳堂前,雅淨可愛。大則不用草裹。已後每樹收子一石。其子生於葉上,炒食之,甚良。白桐無子,遶大樹掘坑取栽。其木堪為樂器、車板、盤合等用。

移楸:楸無子,亦大樹掘坑取栽,兩步一樹種之。楸,作樂器,亦堪作盤合。堪為棺材,更勝松柏。

種櫟:宜山阜地,三遍熟耕,漫撒橡子,再遍澇。生則耨治令淨。十年,中作椽。二十年,作屋棟。伐而復生。凡有家者,向來之木,皆宜植。十年後,無求不給。

移椒:移大椒樹,二、三月。先作熟穰泥,出即和根泥却。行百里猶生。若冬移,即須草裹。或先生陰巖映日之地者,少稟寒氣,須裹之。木尚以性成,朱藍能不易質?故知「觀鄰識士,見友知人」者也。

種紅花:二月、三月初,雨後速種,如種麻法。具五月收紅花子門中。

種牛蒡:熟耕肥地,令深、平。二月末下子。苗出後耘。旱即澆灌。八月已後,即取根食。若取子,即須留却隔年方有子。凡是閑地,須是種之,不但畦種也。

乾菜脯:枸杞、甘草、牛膝、車前、五茄、當陸、合歡、決明、槐芽,並堪入用。爛蒸、碎搗,入椒、醬,脫作餅子。多作以備一年。

種木:取根子劈破,畦中種。上糞下水。一年即稠。苗亦可為菜,若作煎。宜多種之。

種黃菁:擇取葉相對生者是真黃菁。劈長二寸許,稀種之。一年後,甚稠。種子亦得。其葉甚美,入菜用。其根堪為煎。术與黃菁,仙家所重,故附于此。

種決明:春取子畦種,同葵法。葉生便食,直至秋間有子,若嫌老,作畨種亦得。若入藥,不如種馬蹄者。

種百合:此物尤宜雞糞。每坑深五寸,著雞糞,糞上著百合瓣,如種蒜法。百合,蚯蚓所化,而反好雞糞,理不可知。

百合麵:取根曝乾,搗作麵,細篩,甚益人。

種枸杞:作畦種,法具十月收枸杞子門中。

種園籬:凡作籬,於地畔方整深耕三壠,中間相去各三尺,刺榆夾壠中種之。二年後,高三尺,間斸去惡者,一尺留一根,令稀稠勻,行伍直。又至來年,剔去橫枝,留距;如不留距,瘡大即冬死。剔去訖,夾截為籬。來年更剔夾之,便足用焉。豈獨蛇鼠不通,兼有龍鳳之勢,非直姧人慙笑,亦令行者嗟稱。次以五茄、忍冬、羅摩植其下,採綴且免遠求,又助藩籬蓊欝,尤宜存意。《山居要術》用枳殼,今謂之臭橘也,人家不宜此物為籬。

種大胡蘆:二月初,掘地作坑,方四五尺,深亦如之。實填油麻、菉豆䕸及爛草等,一重糞土,一重草,如此四五重,向上尺餘,著糞土,種下十來顆子。待生後,揀取四莖肥好者,每兩莖肥好者相貼著,相貼處以竹刀子刮去半皮,以刮處相貼,用麻皮纏縳定,黃泥封裹,一如接樹之法。待相著活後,各除一頭,又取所活兩莖,准前刮半皮相著,一如前法。待活後,唯留一莖左者,四莖合為一本。待著子,揀取兩箇周正好大者,餘有,旋旋除去食之。如此,一斗種可變為盛一石物大。此《莊子》魏惠王大瓠之法。

種茶:二月中於樹下或北陰之地開坎,圓三尺,深一尺,熟斸,著糞和土。每坑種六七十顆子,蓋土厚一寸強。任生草,不得耘。相去二尺種一方。旱即以米泔澆。此物畏日,桑下、竹陰地種之皆可。二年外,方可耘治。以小便、稀糞、蠶沙澆擁之;又不可太多,恐根嫩故也。大槩宜山中帶坡峻。若於平地,即須於兩畔深開溝壠洩水。水浸根,必死。三年後,每科收茶八兩。每畝計二百四十科,計收茶一百二十斤。茶未成,開四面不妨種雄麻、黍、穄等。

收茶子:熟時收取子,和濕沙土拌,筐籠盛之,穰草蓋。不爾,即乃凍不生。至二月,出種之。

種牛膝:已具八月收子門中。

續命湯,主半身不遂、口喎、心昏、角弓反張、不能言方:麻黃六分去節,獨活、防風各六分,升麻、乾葛各五分,羚羊角、桂心、甘草各四分。右件藥,各切辟。用水二大升先煎麻黃六七沸,掠去沫。次下諸藥,浸一宿。明日五更,煎取八大合,去滓,分為兩服。溫溫服畢,以衣被蓋臥。如人行十里,更一服,准前蓋臥。晚起,避風。每年春分後,隔日服一劑,服三劑,即不染天行、傷寒及諸風邪等疾。忌生葱、菘菜、生冷等物。

神明散:方具十二月中。春分後,宜將施人。

雜事:栽柳。舒蒲桃上架。解栗裹縛。去石榴裹縛。造醬。是月合為中時。造油衣。收羔種。收乾牛羊糞。買氊褥、綿衣,此月賤。三月亦同。寒食前後收柴炭。造漆器。造弓矢。造布。放麥價。浣冬衣。採桑螵蛸。可糶粟、大小麥、麻子等。收毛物。回四月。

仲春行夏令,則歲大旱,煖氣早來,蟲螟為害。

行秋令,則有大水,寒氣摠至。

行冬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

三月[编辑]

季春建辰。自清明即得三月節,陰陽使用,宜依三月法。昏,柳中;曉,南斗中。穀雨為三月中氣。昏,張中;曉,南斗中。事具正月。

天道:是月天道北行,起造、出行,宜北方吉。

晦朔占:朔日風雨,民多病。晦雨,麥惡。朔日清明,竹木再榮。朔日穀雨,多雷震,或旱炎爍石。朔,風從北來,申時不止,粟貴。

月內雜占:此月無三卯,宜種麻、黍。有三卯,宜豆。虹出,九月穀貴,魚塩中五倍。月蝕,糴貴,人飢。此月雷,為上歲,五穀熟。旦為上歲,日中為中歲,暮為下歲。四日雷,五穀豐稔。測穀價:五穀以取賤月測之,若春最賤。貴在來年夏;冬最賤,貴在來秋。凡春貴去年秋冬每斗利七,到夏復貴於秋冬每斗利九者,是陽道之極,急糶之,必值賤。大法:正月、二月,合貴不貴,即三月、四月必貴;三、四月不貴,即五、六月必貴。當貴不貴,即封倉待之,必大儉兆也。

占雨:春雨甲寅、乙卯,甲申至己丑雨,庚寅至癸巳雨,三雨辰,三雨未,並同正月占。甲子雨,同二月占。皆以入地五寸為侯。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壬,月德在壬,月空在丙,月合在丁,月厭在申,月殺在未。

黃道:辰為青龍,巳為明堂,申為金匱,酉為天德,亥為玉堂,寅為司命。

黑道:午為天刑,卯為句陳,未為朱雀,戌為白虎,子為天牢,丑為玄武。已具正月。

天赦:在戊寅。

出行日:四季月不往四維方,犯王方也。清明後三七日為往亡,甲申、丙申為行很,不可出行、上官,多窒塞。巳為天羅,子為歸忌,八日、二十一日為窮日,四季、巳、亥、申日為往亡,為土公,並不可出行。

臺土時:每日日出時是也。

四殺沒時:四季月,用乙時卯後辰前,丁時午後未前,辛時酉後戌前,癸時子後丑前。已具正月。

諸凶日:未為天剛,丑為河魁,午為狼籍,戌為九焦,寅為血忌,午為天火,申為地火。

嫁娵日:求婦成日吉。天雄在申,地雌在寅,不可嫁娵。新婦下車,辛時吉。此月生男,不宜娶六月、十二月生女,妨夫。此月納財,金命女,宜子孫;火命女,吉;土命女,自如;水命女,大凶;木命女,孤寡。此月行嫁,巳、亥女吉,卯、酉女妨首子、媒人,丑、未女妨舅姑、夫主,辰、戌女妨自身,寅、申女妨父母,子、午女吉。天地相去日。已具正月門中。甲子、乙亥,損九夫。陰陽不將日:乙丑、甲戌、乙亥、丙子、丁丑、乙酉、丙戌、丁亥、己丑、丁酉、己亥、己酉,並大吉。喪葬:此月死者,妨辰、戌、丑、未人斬草;丁卯、辛卯、甲午、庚子、壬子、乙卯,殯;丙寅、丙子、甲寅、庚寅、丁酉葬;庚子、壬申、癸酉、甲申、乙酉、丙申、壬寅、庚申、辛酉,大吉。

推六道:死道乾、巽,天道丙、壬,地道丁、癸,兵道艮、坤,人道甲、庚,鬼道乙、辛。

五姓利月:宮,戊辰大墓;徵,丙辰小墓;羽,壬辰大墓;商、角,利月。其利日與年,巳備正月。宮、羽,凶。

起土:飛廉午,土符酉,土公申,月刑辰。大禁南方。地囊:甲子、甲寅。已上不可動土。月福德,子;月財地在已,取土吉。

移徙:大耗戌,小耗酉,五富巳,五貧亥。不可移往貧耗方,凶。春甲子、乙亥,不可嫁娵、移徙、入宅,凶。

架屋:甲子、庚午、庚子、辛亥、己巳、乙丑、癸巳、丙子、戊寅、辛巳、庚寅,已上架屋吉。又五酉日不架屋,凶。

禳鎮:六日申時洗頭,令人利官。七日平旦及日入時浴,並招財。此月庚午日,斬鼠尾血塗屋梁,辟鼠。三日天陰或雨,蠶善。此月採桃花未開者,陰乾百日,與赤椹等分,搗和臘月猪脂,塗禿瘡神效。三日,取桃花收之,方具月中。三日收桃葉,㬠乾,搗篩。井花水服一錢,治心痛。寒食日,取黍穰,於月德上取土,脫塹一百二十口,安宅福德上,令人致福。術具《二宅經》。六日沐浴,除百病。十三日拔白,同正月注中。

食忌:是月勿食脾,土王在脾故也。勿食雞子,令人一生昏亂。勿食鳥獸五臟及百草,仙家大忌。此月庚寅日,勿食魚,大凶。

種穀:是月為上時。蟲食桃者即穀貴。

大豆:此月上旬為中時。一畝用子一斗。

種麻子:《范勝書》云:「取肥良地,耕三遍。一畝用子三升。種須斑麻子,謂之雌麻。若只求皮,即不必斑麻子。三月為上時。二尺留一根。稠即不成科。若只求皮,不用鋤去。鋤常淨。待穀即去雄者。未穀而去雄者,即雌不成實。慎不得於大豆地上種少子。」

種黍穄:此月上旬為上時;四月上旬為中時,五月上旬為下時。凡五穀、百果,上旬種即多子,十五日巳後種即少子矣。其地,宜開荒,大豆下為次,穀下為下。其地欲熟,再轉乃佳。若春耕者,下種後再澇,唯熟為良。一畝用子四升。苗與壠平,即爬澇之。鋤三遍乃止。其地鋤治,皆如禾法;但欲種疎於禾耳。刈穄欲早,刈黍欲晚;穄多零落,黍早即米不成。

種瓜:此月上旬為中時。法具二月中。

種水稻:此月為上時。先放水,十日後,碌軸打十遍。淘種子,經三宿,去浮者,漉裛;又三宿,芽生,種之。每畝下三斗。美田稀種,瘠田宜稠矣。

胡麻:此月為上時。法具二月。

紫草:宜良軟黃白地,青沙尤善;開荒黍穄下尤佳。不耐水,必須高田。秋耕後,至春又轉。耬地,逐壠手下之。一畝良地用子一斗半,薄地用子二斗。下訖,澇之。鋤如穀法,唯淨為佳。壟底草,手之。九月子收,熟刈之。候秿乾,秿,音文,禾積名。其草以茆縛束之,四把為一頭。當日斬齊,顛倒十重許為長行,置堅平地,以板石鎮壓之,令褊。及濕壓,長而直。壓兩三宿,豎頭日中曝令浥浥。不乾則黑暍,太乾則稱折。五十頭作「洪」。著廠下陰處凉棚收之。忌驢馬糞、人溺、人溺,人尿。煙入,並令草失色。此利勝藍。若人家停之,五月須入屋,塞穴令密;若風入,則草色黑。立秋乃開。

種藍:良地三遍細耕。此月中浸種令芽。理畦、下水,一如葵法。三葉出,則澆之,晨夜為准。耨令淨。候可栽,即遇雨後拔而栽,三莖作一科,相去七八寸;併工急手栽,勿令地乾。鋤五遍為良。

冬瓜、萵苣,並下旬種。

種薑:宜白沙地,和少糞。耕不厭熟,七八遍佳。此月種之。闊一步作畦,長短任地形;橫作壟,壟相去一尺餘,深五六寸。壟中一尺一科,帶芽大如三指闊。蓋土厚三寸許,以蠶沙蓋之,糞亦得。牙出後,有草即耘;漸漸加土。已後壟中却高,壟外加深,不得併上土。鋤不厭頻。五月、六月,作棚蓋之,性不耐熱與寒故也。九月中,掘窖以穀稗合埋之,不爾即凍死。

蘭香、荏、蓼:此月並上時。荏,雀多嗜之,宜近人種。荏,一名紫蘇。花斷即須收;遲則子落盡,不可待黃也。葱、薤壟中分種之。

種石榴:此月上旬,取直枝如大拇指大,斬一尺長,八九條共為一科,燒下頭二寸。作坑,深一尺餘,口徑一尺。豎枝坑畔,周布令勻。置枯骨、礓石於枝間,下土令實。一重石、骨,一重土,出枝頭一寸。水澆即生。又以石置枝間,即茂。

種諸名果:此月上旬,斫取直好枝如大拇指,長一尺五寸,插芋頭中種之。若無芋頭,用蘿蔔、蔓菁根插亦得。全勝種核,當年便茂。

栽杏:將熟杏和肉埋糞土中。至春既生,移栽實地;既移,不得更於糞地,必致少實而味苦。移須合土。三步一樹,穊即味甘。服食之家,尤宜種之。須防霜著。若五果花盛時遭霜,即少子。可預於園中貯備惡草,遇天雨初晴,夜北風寒緊,必燒熅草煙,以免霜凍。

種菌子:取爛構木及葉,於地埋之。常以泔澆令濕,兩三日即生。又法:畦中下爛糞。取構木可長六七尺,截斷磓碎。如種菜法,於畦中勻布,土蓋。水澆長令潤。如初有小菌子,仰杷推之。明旦又出,亦推之。三度後出者甚大,即收食之。本自構木,食之不損人。構又名楮。

種蘘荷:宜樹陰下種。一種永生。且不須鋤,但加糞而已。八月初,踏其苗令死,不爾根不盛。十月以糠覆之。二月掃去。

種薏苡:熟地相去二尺種一科。一種數年。不問高下,但肥即堪種。尤宜下糞。收子後,苗可充薪。

煎餳法:糯米一斗,揀去粳者,淨淘。爛蒸,出置盆中,入少湯,拌令勻,如粥狀。候冷如人體,下大麥糵半升——節碎如麴——入飯中,熟拌,令相入;如著手及黏物,即入半盌湯洗刮物、手,免令生水入。和拌了,布蓋,煖處安;天寒,微火養之。數看,候銷,以袋濾之,——細即用絹為袋,麁則用布為袋。然後銅銀器及石鍋中煎,杓揚勿停手,候稠即止。鐵鍋亦得。

是月收合龍駒:合驢馬之牝牡,此月三日為上。准《令》:「季春之月,乃合騾牛、驢、馬,遊牝于牡。仲夏之月,遊牝別群,則縶騰駒。仲冬之月,牛馬畜獸放逸者,取之不詰。」

相馬法:《馬經》:「驢、馬生,墮地無毛,日行千里。溺舉一足,行五百里。又數其肋骨,得十莖,凡馬也;十一者,五百里;十三者,千里也;過十三者,天馬也。白額入口白喙,名『的盧』;目下有橫毛、旋毛,名『盛淚』;旋毛在吻後,名『銜禍』;旋毛在項;白馬黑髦;鞍下有旋毛,名『負屍』;腋下有旋毛,名『挾屍』;左脇下有白毛直上,名『帶劍』;汗溝過尾本者,踏殺人;後脚左右白;白馬四蹄黑:已上不利主人。」

馬所忌:石灰泥馬槽及繫驢馬於門上,令馬損駒。常繫獼猴於馬坊內,辟惡消百病,令馬不患疥。

治牛馬溫病方:獺肉、肝、肚,煑汁灌之,不用糞。

治馬喉腫方:以物纏刀子,露刃鋒一寸許,刺咽喉,潰即愈。又方:取乾馬糞置瓶子中,頭髮覆之,火燒馬糞及髮,煙出,著馬鼻熏,令煙入鼻中,須臾即差。又方:猪脊引脂、亂髮,燒煙熏鼻,同上法。又療馬心結熱、起臥寒戰、不食水草方:黃連二兩杵末,白鮮皮一兩杵末,油五合,猪脂四兩細切。右以溫水一升半,和藥調停,灌下。牽行,拋糞,即愈。

馬疥方:臭黃、頭髮,臘月猪脂煎,令頭髮消,及熱塗之,立效。

馬傷水:用葱、塩、油相和,槎成團子,內鼻中,以手捉馬鼻,令不通氣,良久,待眼淚出,即止。

馬傷料多:用生蘿蔔三五箇,切作片子,啖之,立效。

馬卒熱腹脹起臥欲死方:藍汁二升,和冷水二升,灌之,立效。

治新生小駒子瀉肚方:蒿本末三錢匕,大麻子研汁調灌,下喉咽便效。次以黃連末大麻汁解之。

驢馬磨打破瘡:馬齒菜、石灰,一處搗為團,㬠乾後,再搗,羅為末。先口含塩漿水洗淨,用藥永貼之,驗。

裹馬附骨藥:粉霜、䃃砂、硫黃、砒黃、水鼈子。右以黃蠟融和,傅骨上。候骨消,急去之。

常啖馬藥:欝金、大黃、甘草、山桅子、貝母、白藥子、黃藥子、黃芩、款冬花、秦膠、黃檗、黃連、知母、䓀梗、蒿本。右件一十五味,各等分,同搗,羅為末。每一匹馬,每啖藥末二兩許,用油、蜜、猪脂、雞子、飯少許,同和調啖之。啖後不得飲水,至夜方可餒飼。

馬氣藥方:青橘皮、當歸、桂心、大黃、芍藥、木通、郁李仁、矍麥、白芷、牽牛子。右件十味,各等分,同搗,羅為末。用溫酒調灌。每匹馬,藥末半兩。

裹熁馬藥:浪蕩子、烏頭、芫花、茱萸、狗脊、蒼术、木鼈子、葶藶子。右件八味,各等分,搗,羅為末。每匹馬,藥末半兩,大蒜二顆碎搗,醋調麵,椒少多,同藥調煎,熁之。

治馬肺藥:蜀升麻、琵琶葉拭去塵土、馬兜零、乾地黃、人參漢防己、貝母、黃連、乾署藥、麥門冬、䓀梗、欝金、大黃、甘草、款冬花、白藥子、黃藥子、黃檗、山桅子、秦膠。右件二十味,各等分,搗,羅為末。每匹馬,用末二兩糯米三合,杏仁一兩去尖皮,大麻子四合,研麻、杏汁,煑糯米粥,入蜜六兩,調藥,放冷啖之。

點馬眼藥:青藍、黃連、馬牙硝、蕤仁。右件四味,各等分,同研為末,用蜜煎,入瓷瓶子盛。或點時,旋取少多,以井水浸化點之。

治馬急起臥:取壁上多年石灰,細杵羅,則油酒調二兩已來,灌之,立效。

治馬食槽內草結方:好白礬末一兩,分為二服,每貼和飲水後啖之,不過三兩度,即內消却。此法神驗。

收蔓菁花:是月收得,治小兒疳瘡甚妙。

收桃花:是月多收。修術具七月門中。

清明日,修蠶具、蠶室,宜蠶。又清明前二日夜雞鳴時,取炊湯澆井口及飰瓮四面,辟馬蚿、百蟲。

造酪:是月牛羊飽草,好造矣。

造氊:春毛、秋毛相半赶造為上。二年鋪後,小有垢黑,九月、十月,以水踏洗了,㬠乾。明年更洗,永存不敗。

合裛衣香:零陵一斤,丁香半斤,蘇合半斤,甘松三兩,龍脛二兩,無則以甲香代之。麝香半兩,欝金二兩。右件並須新好者,一味惡則損諸香物。都搗,如麻、豆,以夾絹袋子盛,或安衣箱中,或帶於身上。

收甲香:右取大甲香如崑崙耳者,水煑令甚軟;又以酒煑,取氷去聲,煖水淨刮洗,去皮膜;次用蜜熬,令色勻黃時,取少許,指撚之,隨手如碎麩金;更煖水洗去蜜,㬠乾,入諸香使用。

造油衣,法具六月。

剪羊毛:是月候毛床動則鉸。鉸訖以河水洗,則生毛潔白。

收榆子:此月收。種宜於塹坑中。以陳屋草布塹中,散榆莢於其上,以土輕覆之,即生。

雜事:是月順陽氣,宜布德賑乏絕。利溝瀆,葺垣墻,治屋室,以待霖雨。修門戶,設守備,以防春飢之寇。糶黍、粟。博布。貨百日油。子丑造者。放鋤刈工價。脫墼。移越瓜、茄子。收蔓菁花。作乾菜。

季春行夏令,則人多疾疫,時雨不降。

行秋令,則天多陰沉,淫雨早降。

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

種木綿法:節進則穀雨前一二日種之,退則後十日內樹之。大槩必不違立夏之日。又種之時,前期一日,以綿種雜以溺灰,兩足十分揉之。又田不下三四度翻耕,令土深厚而無塊,則萠葉善長而不病。何者?木綿無橫根,只有一直根,故未盛時少遇風露,善死而難立苗。又種之後,覆以牛糞,木易長而多實。若先以牛糞糞之,而後耕之,則厥田二三歲內土虛矣。立苗後,鋤不厭多,須行四五度。又法:七月十五日,於木綿田四隅摑金錚,終日吹角,則青桃不殞。

夏令卷之三[编辑]

四月[编辑]

孟夏建巳。自立夏即得四月節,陰陽避忌,悉宜依四月法。昏,翼中;曉,牽牛中。小滿,四月中氣。昏,軫中;曉,女中。

天道:是月天道西行。事具正月。

晦朔占:朔日當熱而反有風雨者,米貴,人食草木。風起西北方,大荒,人相食。

《師曠占》:朔日風從南來、西來,糴賤;東來則秋糴賤;風從東南來,黍善,從旦至夜半大佳,五穀熟;風從西南來至十日不止者,賣牛以𡨢音居,貯也。穀。朔日雲蒼白色者,麥善;青色,大蝗蟲,麥損半。風從東來,豆善。朔日風雨,麥惡,赤地千里。朔日立夏,地震。朔小滿,凶。晦、朔大雨,大蝗。

月內雜占:此月凡辰雨,皆為蝗蟲;庚辰、辛巳雨,尤甚,大雨大蟲,小雨小蟲。二日雨,百草旱,五穀不成。三日雨,小旱;風從西來,麻善。四日雨,五穀貴。五日、六日雨,有旱處。四日至七日風者,大豆善。八日微雨,熟,俗云:「八日雨班闌,高低盡可憐。」此月自一日至十四日惡風者,皆不可種豆。此月虹見,穀貴。月蝕,人飢。有三卯,麻不成。

占雨:夏三月甲、乙、丙、丁日無雨,民不耕。夏雨丙寅、丁卯,秋糴貴一倍。又月內甲申至己丑雨者,麥大貴;庚寅至癸巳日雨者,麥大賤,貯麥者必折。夏三雨辰,蟲生;三雨未,蟲死。皆以入地五寸為侯。甲申大雨,五穀大貴,急聚五穀。夏甲子、庚辰、辛巳雨,蝗蟲死。雷同占。

立夏雜占:立夏日,立一丈表占影。法同正月。次立八尺表度影法同正月。一尺五寸三分,宜秫。若天氣晴明,必旱。立夏以木,夏寒,民和而令行。立夏以金,五穀成,夏多風。

占氣:立夏巽卦用事,以禺中巳時候東南方雲氣如難子,宜黍秫。東南有青氣見,即巽氣至也,年中大豐。巽氣不至,歲多大風發屋,應在十月。巽氣黃赤而厚者,秫黍尤善。皆以巳時候之。

占風:立夏日,東南風來,謂之巽風,其年豐而民安;乾來,年凶人飢,災霜,麥不刈;离來,夏旱,木焦;坎來,大水,魚行人道;坤來,萬物妖傷;艮來,泉湧出而地動,人疫;兌來,蝗蟲,人不安;震來,雷電非時擊物。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辛,月德在庚,月空在甲,月合在乙,月厭在未,月殺在辰。注具正月。

黃道:青龍在午,明堂在未,金匱在戌,天德在亥,玉堂在丑,司命在辰。

黑道:天刑在申,朱雀在酉,白虎在子,天牢在寅,玄武在卯,句陳在巳。

天赦:夏三月,甲午日是也。

出行日:夏三月,不南行,犯王方。立夏後八日為往亡,立夏前一日為窮日,丑為歸忌,亥為往亡,為土公。已具正月注中。又夏丁亥,此月乙未、丁未為行很。已上並不可遠行。

臺土時:是月平旦寅時是也。

四殺沒時:四孟之月,用甲時寅後卯前,丙時巳後午前,庚時申後酉前,壬時亥後子前。已上四時,鬼神不見,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並宜用之。

諸凶日:河魁在申,天剛在寅,狼籍在酉,九焦在未,種蒔凶。血忌在申,不可針灸、出血。天火在酉,不架屋。地火在未。不種蒔。他皆倣此。

嫁娵日:求婦丑日平章辰、戌上來吉。天雄在巳,地雌在酉,不可嫁娵。新婦下車壬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正月、七月生女,害夫。此月納財,土命女,宜子孫;木命女,吉;火命女,自如;水命女,自妨;金命女,孤寡。納財吉日:己卯、庚寅、辛卯、壬辰、癸卯、壬子、乙卯。行嫁,辰、戌女大吉,卯、酉女妨媒人,巳、亥女妨自身。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日嫁娵,主離。丙子、丁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甲子、甲戌、乙亥、丙子、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丁酉、戊戌、戊甲,已上嫁娵大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寅、申、巳、亥人。斬草:辛卯、甲午、庚子、癸卯、甲寅日,吉。殯:丁卯、庚寅、乙卯,吉。葬:庚午、癸酉、甲申、乙酉、丁酉、庚申、辛酉日,吉。

推六道:死道壬、丙,天道丁、癸,地道甲、庚,兵道坤、艮,人道乙、辛,鬼道乾、巽。地道、鬼道,葬送往來吉,餘凶。天道、人道,嫁娵往來吉。

五姓利月:徵姓大吉;年與日利寅、卯、午、申、丑,吉。商姓大利;年與日利子、卯、辰、巳、申、酉,吉。角姓大利;年與日利子、寅、卯、辰、巳、午,吉。宮姓小吉。羽姓凶。

起土:飛廉在未,土符在寅,土公在亥,月刑在申。大禁東方。地囊:己卯、己丑。已上動土,凶。月福德在戌,月財地在未,已上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亥,小耗在戌,五富在申,五貧在寅,不可往貧耗上。夏丙子、丁亥,不可嫁娵、移徙、入宅,凶。

架屋:甲子、丙寅、戊寅、辛巳、庚寅、甲午、癸卯、乙卯、壬辰、庚辰、癸未、乙未、乙丑,已上日,吉。五酉不可架屋。

禳鎮:四月七日沐髮,令人大富。九日日沒時浴,令人長命。十六日拔白,生黑髮。八日勿殺生、伐草木,仙家大忌。

食忌:勿食雉,令人氣逆。勿食鮮魚,害人。勿食蒜,傷氣損神。

鋤禾:禾生半寸,則一遍鋤;二寸則兩遍;三寸、四寸,令畢功。一人限四十畝,終而復始。

種穀:《要術》云:「棗葉生、地黃花落為下時。法具工月。此月上旬為下時。若三月種,每畝用子一斗;若四月種,每畝一斗二升。」

黍、稻、胡麻,並上旬為中時;唯稻為下時,術具二月。

移椒:此月初,取椒熟時所收得黑子畦種之,——同葵法,——方三寸下一子,篩土蓋之,厚一寸,後又篩過糞蓋。常澆令潤。高數寸,連雨時移之。先作小坑,圓深三寸;刀子圍,合土移於坑中,萬不失一。椒不耐寒,一二年栽子,冬中以草裹護霜雪;樹大即不用矣。

斫楮:此月為次時。具月中。

剪冬葵:此月八日後,剪葵種賣之。已後日日剪之,而鋤其地令起,水澆,糞蓋之。直至八月社日止。留長作秋葉種子。

造醋:四日為良日。

壓油:此月收蔓菁子,壓年支油。

收茶:收貯年支喫茶,時不可失。

收蠶沙:《河圖》云:「收蠶沙於宅內亥地埋之,令人大富,得蠶。又甲子日以一石三斗鎮宅,令家財千萬。」

貯麥種:《要術》云:「是月擇大小麥熟穗,曝乾,白艾雜之,大約麥一石,艾一把,藏以瓦器。順時種之,則收倍於常。」詳此法,合在五月中。

上庚日種魚:齊威王聘陶朱公問曰:「何術可以速富?」對曰:「夫治生之法有五,所謂水畜者第一。其法:以地六畝為池,池置九洲,即下懷妊鯉魚長三尺者二十頭,雄鯉四頭。以二月上庚日放池中,令水無聲,魚必生。四月上庚日內一神守。神守者,鼈也,以守其魚。六月上庚日內二神守。八月上庚日內三神守。凡魚滿三百六十頭,則蛟龍為其長,將魚飛去;內神守則不復飛去,周遶九洲,自謂江湖也。至來年二月,得魚長一尺者一萬五千頭,三尺者萬頭,二尺者萬頭。每頭計五十文,得錢一百七十五萬。至明年,長一尺者十萬頭,二尺者萬頭,四尺者萬頭。留長二尺者二千頭作種。餘可貨,得五百一十五萬錢。復至明年,不可稱紀矣。」齊威王一依此法,乃於後苑治地為池,逐年歲獲錢三千餘萬矣。

養魚池:要須載取陂湖產大魚之處近水際土十餘車,以布池底,三年之中,即有魚,以土中先有魚子故也。

收毛物:一切毛物,此月已後收拾,即不蛀損。氊,無人坐臥,即取角黃,一名角蒿。——五六月著角後採,曝乾,——布氊內,卷收之,置棚上,十年不蛀。又方:取柞柴、桑柴灰,入夏,羅過,布厚五分,卷束,凉處閣之,無蟲。

是時也,是謂乏月,冬穀既盡,宿麥未登,宜賑乏絕,救飢窮。九族不能自活者,救。無固蘊畜而忍人之貧,貪貨殖之宜,忘種福之利,君子不取也

雜事:收絲緜。詳此合在五月、六月。買氊。收蔓菁、芥、蘿蔔等子。收乾椹子。鋤葱。收乾笋。藏笋。此月伐木,不蛀。修隄防,開水竇,正屋漏,以備暴雨。

孟夏行春令,則蟲蝗為災,暴風來格,秀草不實。

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五穀不滋。

行冬令,則草木早枯,後乃大水,敗其城郭。

五月[编辑]

仲夏建午。自芒種即得五月節,用忌宜依五月法。昏,角中;曉,危中。夏至,五月中氣。昏,亢中;曉,室中。

道:是月天道北行,修造、出行,宜北方言。

晦朔占:朔日當熱而反風雨者,大貴,人食草木。晦,風雨,春糴貴。又云:天雨五朔,不出一年,人民飢,人食草木,而蝗蟲。風從北來,人民相食,糴大貴。風從東來,半日不止,吉。朔夏至,米大貴。朔芒種,六畜哀鳴。

月內雜占:此月庚辰是金錢相求日,宜得人錢財,不宜出財。上辰雨,蝗蟲皆隨雨道食禾,其驗如神。巳日雨,亦蝗蟲,與四月庚辰同占。虹出,麥貴。此月無三卯,早種豆;有三卯,大小豆善。其餘占雷、占雨,並同四月。

夏至雜占:先立一丈表,已見正月。夏至日次立八尺之表,得影一尺六寸,宜黍。夏至日以水,有妖;以金,大暑毒;以丙寅、丁卯,粟貴。

占雲氣:夏至之日,离卦用事,日中時南方有赤雲氣如馬者,离氣至也,宜黍;离氣不至,日月無光,五穀不成,人病,目痛,冬中無冰,應在十一月。

占風:夏至之日,風從离來為順風,其歲大熟;坎來,山水暴出;坤來,六月水橫流大道;兌來,秋多霖雨;震來,八月人多疾疫;乾來,傷萬物;巽來,九月風落萬物。若風雨從北來,穀大貴,貴在四十五日;又云黍貴。若晴明無雲,旱。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乾,月德在丙,月空在壬,月合在辛,月厭在午,月殺在丑。

黃道:青龍在申,明堂在酉,金匱在子,天德在丑,玉堂在卯,司命在午。

黑道:天刑在戌,朱雀在亥,白虎在寅,天牢在辰,玄武在巳,句陳在未。

天赦:甲午日是也。

出行日:夏三月,不南行。自芒種後十六日謂之往亡,寅為歸忌,卯為天羅,卯為往亡,又為土公,夏至前一旦、夏至後十日、十六日為窮日,又丁亥日,並不可遠行。

臺土時:是月每日雞鳴丑時是也。忌出行。

四殺沒時:四仲之月,用乾時戌後亥前,艮時丑後寅前,坤時未後申前,巽時辰後巳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皆吉。

諸凶日:河魁在卯,天剛在酉,狼籍在子,九焦在卯,血忌在卯,天火在子,地火在午。

嫁娵日:求婦丑日吉。天雄在寅,在雌在戌,不可嫁娵。新婦下車時乾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二月、八月生女,妨夫。此月納財,土命女,宜子孫;木命女,富貴;火命女,自如;金命女,大凶;水命女,孤寡。納財吉日:庚子、己卯、庚寅、辛卯、壬寅、癸卯、乙卯,並吉。行嫁,丑、未女大凶,卯、酉女妨舅姑,子、午女妨自身,巳、亥女妨夫,寅、申女妨父母,辰、戌女妨媒人,首子。天地相去日,已具四月中。夏丙子、丁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癸酉、甲戌、乙亥、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乙未、丙申、戊戌、戊申、癸亥,已上嫁娵大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子、午、卯、酉生人。斬草:丙子、庚寅、庚子、壬子、乙卯日,吉。殯:丙寅、甲寅日,吉。葬:壬申、甲申、乙酉、丙申、壬寅、乙卯、庚申、辛酉日,吉。

推六道:死道丁、癸,天道坤、艮,地道甲、庚,兵道乙、辛,人道乾、巽,鬼道丙、壬。注已具四月中。

五姓利月:徵姓大利;年與日用丑、寅、卯、巳、午、申吉。角姓大利;年與日用子、寅、卯、辰、己、午吉。宮小吉。商、羽,凶。

起土:飛廉在寅,土符在午,土公在卯,月刑在午。大禁北方。地囊在戊辰、戊寅。上日不可動土,凶。月福德在亥,月財地在酉,已上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子,小耗在亥,五富在亥,五貧在巳。移徙不可往貧耗上。又夏丙子、丁亥,不可嫁娵、移徙、八宅,凶。

架屋:此月切不可起造。

端午日禳鎮附:此日午時取蝦蟆,陰乾百日,以其足畫地,成水流。出《枹朴子》。午日採艾收之,治百病。一日沐浴,令人吉利。《枹朴子》云:「午日造赤靈符,著心前,辟兵。」《歲時記》云:「午日以綵線五色造長命縷,繫臂上,辟兵。」又以艾蒜為人,安門上,辟瘟。出《風土記》。收蟾蜍,合一切疳瘡藥。蜀葵赤白者,各收陰乾,治婦人赤白帶下,赤治赤,白治白。為末,酒服之,甚妙。又午日採桑上木耳白如魚鱗者,患喉者,搗碎,綿裹如彈丸大,蜜浸,含之,立差。

金瘡藥:午日日未出時,採百草頭,——唯藥苗多即尤佳,不限多少,——搗取濃汁,又取石灰三五升,以草汁相和,搗,脫作餅子,曝乾。治一切金刃傷瘡,血即止;蒹治小兒惡瘡。

淋藥:午自取葵子驍作灰,收之。有患砂石淋者,水調方寸匕服之,立愈。

心痛藥:取獨頭蒜五顆,黃丹二兩,午日午時,搗蒜如泥,相和黃丹為丸,丸如雞頭大,曝乾。患心痛,醋磨一丸服之。

瘧藥,名四神丹:朱砂一分,麝香一分,黃丹二兩,砒半分。右各研細,又同一處研令相合,即研飯為丸,如梧桐子大,曝乾。有患者,得三發已後,第四發日五更,以井花水吞一丸。一日內忌熱物。若是勞瘧,更一發,稍重,便差。痰瘧即大吐;吐甚者,即研小菉豆漿服之,即止。思瘧便定。有孕婦人不可服。緣有砒故也。一月內忌毒物雞、猪肉、鮮魚、酒、果、油膩等。

痢藥阿膠散子:當歸剉碎酒熬,黃連去毛淨洗,訶子煨取肉,阿膠慢火令泡起即止,甘草漿水浸,。右件五味,各等分,細搗,羅為。黃丹三兩,白礬二兩,二味相和細研,入瓶子內,以炭火斷之,通良久,放冷,即出細研之。此藥與前草藥等和合為散。每服三錢匕,米飲調下。若要作丸子,以麵糊和為丸,丸如豌豆大。一服十丸。散兼治一切瘡及小兒瘡,以人乳調塗。餘瘡乾用。

木瓜餅子,治冷氣、藿亂、痰逆方:青木香、甘草、白檳榔、訶棃勒、人參、陳橘皮、芎藭、吳茱萸、高良薑、當歸、益智子、草豆蔻、桂心。已上各半兩;細杵為末。桑白皮一兩,白术、生薑各二兩,大腹五介。四味別搗。右先以四味用水三升并前藥篩不盡麁滓末同入煎之。煎至二升許,去滓,入淨塩一升,又煎似藥塩令乾。先以好土木瓜十顆,去皮核,爛蒸,入砂盆內細研;入藥塩及前藥末同研,取勻細,曝乾,脫作餅子,火焙乾。忽遇藿亂,咬一片子喫便定。遠近出入,將行隨身,用防急疾。或是酒筵下出,香美而且風流。

壓鎮:一日沐浴,吉利。二十日拔白髮。已具正月門中。

雜忌:此月君子齋戒,節嗜慾,薄滋味,無食肥濃,無食煑餅。

別寢:是月五日、六日、十六日別寢,犯之三年致卒。

暵麥地:是月不暵音漢而種則寡矣。同六月。

小豆:此月為上時。但加熟耕,下。澤多者,耬耩漫擲,澇之,如麻法。再遍鋤之。候落刈之。

種槐:槐子熟時收,擘取曝乾,勿令蟲生。數數曝不妨。夏至前十餘日水浸,六七日芽生,——如浸麻子法,勿令傷皮。如好雨種麻時,和麻子撒之。當年與麻齊,豎木,繩欄之。當繩草裹,勿令傷皮。明年斸地令熟,還於地上種麻,令速長。二年正月移植之。亭亭條直,千百如一。

種苴麻:夏至前十日為上時,夏至日為中時,夏至後十日為下時。熟耕地縱橫七遍已上,生則無葉。良田一畝用子三升,薄田二升。麥黃時種,種亦良候也。麻子有兩般:一般自麻子,為雄,即少子,此月種。一般黑斑,謂之苴麻,即宜依三月中法種之。待地白背,以耬耩,漫擲子,空曳澇。若截雨脚種者,地濕,令麻瘦;若待白背而種,即麻肥。如少雨,即略浸而種,不可令芽生,頭中難下也。麻生數日,常驅雀。葉青即止。布葉而鋤。勃如灰便收。未勃而收者,皮不成;若放勃而收,遇雨即離。束欲小,鋪欲薄,其為易乾故。一宿輒翻之,得霜即麻黃。撲即欲淨,有葉者愛爛。澻欲水清。

種麻良日:丙申、戊申、戊寅、壬辰、癸卯、乙巳,四季則辰、、丑,戊、己,並吉日。

浸麻子法:安麻子於水中,如炊二石米久,便漉出,著席上布之,令厚二寸,頻攪之令勻,得地氣,一宿即芽生。若澇沛,即不用生芽也。

辨麻種:麻子顏色雖白,齒咬破,乾無膏潤者,秕子也,不中種。口含少時,顏色如舊者佳;色變異者,暍子也。

胡麻:此月上旬為下時。

肥田法:菉豆為上,小豆、胡麻為次,皆以此月及六月穊種之。七八月耕殺之。春種穀,即一畝收十石,其美與蠶沙、熟糞同矣。

晚越瓜:此月至六月上旬種之,以供冬藏。法具二月。

收紅花子:《齊民要術》云:「種紅花,地欲良熟。二月末三月初,雨後速種,耬下,如種麻法。鋤種者,省子而科,又易斷治。花開,日日乘凉摘,必須淨盡,留餘即隨合去,不復吐花也。去五月,子熟,收乾,打取子,不得令暍。五月種晚花,還用春子。七月摘之。任為燭及脂車並得。」

殺花法:摘得花,即熟挼令勻,入器中,布蓋,經一宿,明日趁早筲席上㬠,取苗內乾,脫作餅子。不早乾者,多致暍矣。

燕脂法:紅花不限多少,淨柔洗一二十遍,去黃汁盡,即取灰汁退取濃花汁,以醋漿水點,染布一丈,依染紅法,唯深為上。要作燕脂,却以灰汁退取布上紅濃汁,於淨器中盛。取醋石榴子搗碎,以少醋水和之,布絞取汁,即瀉置花汁中。無石榴,用烏梅。即下英粉,大如酸棗;看花子多小入粉;粉多明白。澄著良久,瀉去清汁至醇處,傾絹角袋中懸,令浥浥。捻作小瓣,如麻子粒,用葛粉作亦得。

種晚紅花:若舊收得子,入此月便種。若待新花子,即太晚而花少。七月摘之,其色鮮濃,耐久不暍,勝春種者。多,用人併摘。頃收三百斛。

栽藍:因雨而接濕拔栽之。

栽早稻:此月霖雨時拔而栽之。栽欲淺植,根四散。不必須此月,隨處鄉風早晚。

種桑椹:是月取椹淘淨,陰乾,以肥地每畝和黍子各三升種之。候桑、黍俱生,看稀稠鋤之。長與黍齊,和黍刈𠊷,曝乾,順風燒。至來春生葉。每一畝飼蠶三箔。

移竹:此月十三日神日可移之。

種諸果:種梅杏等法,並同桃李,取核種之。經接者,核不堪種。又杏熟時,和肉埋糞中。至春既生,則移栽實地;既移不得更安糞地,必致少實而味苦。梅杏皆可多種,作油。可以度荒歲。俗曰:「木奴千,無凶年。」

漚麻:夏至後二十日漚麻。水欲清。水小則麻脆。浸生則難剝,過爛則不任持,唯在恰好。得溫泉而漚者,最為柔䏰。

作杏酪:五六月杏熟時收核,至冬中取仁一斗,揀去山杏仁及雙仁有毒者,去尖、皮,搗研,濾於淨釜中,煎令苦味盡,接沸數數揚勿住手。即入好白粳米二升,候汁濃,出貯之。更入少蘇、蜜。若有氣疾,入加蘇子、薏苡汁二升同煎。一切風及百病、咳嗽上氣、金瘡奔肫氣、驚悸、心中煩熱、風頭痛,悉宜服之,下氣不可言。

務糶糴:糴大小麥。收布。糶大小豆、胡麻、黍、秫、糯。

笐油衣:不笐則暑濕相粘。

曝畫、裘、衣服、匹叚、圖障、書籍:每晴明則曬,直至八月。

籠炕皮物、弓矢、馬鞭、刀劍及諸皮毛物:入此月後常以火籠如人體,常旋漆熟炭火,以灰蓋,勿令太甚。秋霖罷乃止。

拭弓劍:劍須常以帛子乾拭刃;鞘宜數歇見風,不得㬠,㬠即緊窄。准律令:人家得畜弓劍、短槍八尺已下。自餘器械不合畜。

焙茶、藥:茶、藥以火閣上及焙籠中長令火氣至。茶又忌與藥及香同處。

雜事:灰藏毛羽物。氊須人臥,不臥晴則晒,苕箒掃。剪羊毛,同三月。收蠶種、豌豆、蜀芥、胡荽子。

仲夏行春令,則五穀晚熟,百螣時起。

行秋令,則草木零落,果實早成,人殃於疫。

行冬令,則雹傷穀。

六月[编辑]

季夏建未。自小暑即得六月節,陰陽使用,宜依六月法。昏,氐中;曉,東壁中。大暑,六月中氣。昏,尾中;曉,奎中。

天道:是月天道東行,修造、遠行,宜東方吉。

晦朔占:朔日風雨,糴貴。晦同。朔日夏至,急糴,歲必大饑饉。朔日大暑,多死亡。朔日小暑,山崩河不流。

月內雜占:此月虹見,麻子貴。月蝕,旱。月內雷雨,同四月占。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甲,月德在甲,月空在庚,月合在巳,月厭在巳,月殺在戌。並解具正月門中。

黃道:青龍在戌,明堂在亥,金匱在寅,天德在卯,玉堂在巳,司命在申。

黑道:天刑在子,朱雀在丑,白虎在辰,天牢在午,玄武在未,句陳在酉。

天赦:甲午日是也。

出行日:夏三月,不南行。自小暑後二十四日謂之往亡。夏不南行,四季月亦不宜往四維方。子為歸忌,又午為往亡及土公,已具正月注中。丑為天羅。亥日、十二日、二十四日窮日,並不可遠行、嫁娵、還家。

臺土時:是月每日夜半子時是也,行者往而不返。

四殺沒時:四季之月,用乙時卯後辰前,丁時午後未前,辛時酉後戌前,癸時子後丑前。已具四月注中。

諸凶日:河魁在戌,天剛在辰,狼籍在卯,九焦在子,血忌在酉,天火在卯,地火在巳。

嫁娵日:求婦丑日吉。天雄在亥,地雌在卯,不可嫁娵。新婦下車戌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三月、九月生女,妨夫。此月納財,金命女,宜子孫;火命女,孤寡;木命女,凶;水命女,大凶;土命女,自如。納財:丙子、己卯、庚寅、辛卯、壬寅、癸卯、壬子、乙卯日,並吉。此月行嫁,子、午女大吉,卯、酉女妨子、媒人,寅、申女妨夫,巳、亥女妨父母,丑、未女妨自身,辰、戌女妨舅姑。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又夏丙子、丁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壬申、癸酉、甲戌、甲申、乙酉、甲午、乙未、戊戌、戊申、戊午、壬戌、壬午、癸未,並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辰、戌、丑、未人。斬草:丙寅、丙子、乙卯、甲子、庚子、壬子日,吉。殯:丁卯、辛卯、癸卯、甲寅,吉。葬:庚午、壬申、癸酉、庚寅、丙申、丁酉、丙午、壬午、甲申、乙酉、辛酉、壬寅、庚申日,吉。

推六道:死道坤、艮,兵道乾、巽,天道甲、庚,地道乙、辛,人道丙、壬,鬼道丁、癸。注具四月。

五姓利月:角姓,乙未,大墓。商,辛未,小墓。徵,吉;年與日利丑、寅、卯、巳、午、申,吉。羽,吉;年與日利子、寅、卯、未、申,吉。宮,大利;年與日利申、酉、丑、未,吉。

起土:飛廉在卯,土符在戌,土公在午,月刑在丑。大禁西方。地囊:己巳、己未。已上皆不可動土。其方位與日、辰同。月福德在卯,卯上及卯日動土吉。月財地在亥,並動土吉。

移徙:大耗在丑,小耗在子,五富在寅,五貧在申。移徙不可往貧耗上。又夏丙子、丁亥,不可嫁娵,移徙、入宅,凶。

架屋:甲子、丙寅、丁卯、辛巳、甲午、丁巳、己巳、己丑、庚午,並吉。

禳鎮:一日沐,吉。七日、八日、二十一日浴,令人去病除災。二十四日、十九日拔白,永不生。

食忌:是月勿食生葵,宿疾尤不可食。食露葵者,犬噬,終身不差。勿食諸脾,勿飲澤水,令人病鼈癥,六日勿起土。仙家大忌。

伏日進湯餅。《歲時記》云:「食之辟惡。」

腎瀝湯,治丈夫虛羸、五勞七傷、風濕、賢藏虛竭、耳目聾暗方:乾地黃、黃蓍、白茯苓各六分,五味子、羚羊角、桑螵蛸、防風、麥門冬去心各五分,地骨皮、桂心各四兩,磁石三兩打破如碁子,洗去十數遍,令黑汁盡。,白羊腎一對猪腎亦得。去脂膜,切作柳葉片子。右以水四大升先煑腎,耗水升半許,即去水上肥沫,去腎滓,取腎汁煎諸藥,取八大合,絞去滓,澄清。分為三服。三伏日各服一劑,極補虛,復治丈夫百病。藥亦可以隨人加減。忌大蒜、生葱、冷、陳、滑物。平旦空心服之。伏日切不可近婦;婦死已不還家。

種小豆:上伏種之為中時,每畝用子一斗。中伏為下時,每畝用子一斗二升。

晚瓜、早稻。並同五月。

種柳:是月取春生小枝種之,皮青氣壯,長倍矣。

種秋葵:此月一日種之。白莖者佳,紫者劣。

宿根蔓菁:是月於麻中散子。唯只收根,乾㬠,可備凶年矣。

蘭香:此月連雨中拔栽。九月收作菹。

胡荽:欲黑良地。三遍耕。每畝下子一斗。須早種,逢雨即生。畦種即須牙子,如葵法。

黃蒸:䑔音伐,舂也。生小麥,細磨,水溲,蒸之。氣溜下,攤冷,蒿蓋之,一如黃衣法。勿楊簸之。

罨黃衣:淨淘小麥,於瓮中浸令醋,漉出,熟蒸之。於箔上鋪席,攤,厚二寸許。先一日刈蒿,或荊葉、構葉皆可,薄覆蓋之。待黃衣上遍,便出曝之,令乾。去葉。慎勿揚簸,凡合造,以仰黃衣為熱爾。

種蕎麥:立秋在六月,即秋前十日種;立秋在七月,即秋後十日種。定秋之遲疾,宜細詳之。

六日造法麴:小麥三石:一石生;一石蒸,曬乾;一石炒,炒勿令焦。各別磨,羅取麵。其麩留取入麴使。取蒼耳、蓼,爛搗,絞取汁,溲和。五更和,取了。若天明後則無力。溲欲剛,搗欲熟。於平板上以範子緊踏,脫之。淨掃東向戶室,密牎牖,泥封隙,使不通風。地上鋪蒿草厚三寸,豎麴如隔子眼,以草覆之令厚。若立秋前削平鋪上,及開取之日,當陷入地,乃知力大而實重。閉戶,封泥之。二七日開,翻之。至二七日,聚之。一宿,明日出曝曬。夜則露之。遇雨則收。極乾乃止。七月上寅日作亦得。

造神麴法:小麥三石,生、蒸、炒各一石,同前法,但不用羅麵。生麥搗,須精細。先搗蒼耳等汁,又六月上寅或七月上寅日日未出時,使童子著青衣面向殺地、破地汲水二十斛。使水不盡却瀉却,慎勿令使用,忌之。面向地和絕硬,搗令熟。入屋室內,淨掃,勿令地濕。畫地為阡陌,作麴人各置巷中,此古之法。令作五小麴人,又作五小麴人,又作五麴王,中心安著一王,四方各一王守阡陌。王令稍大於麴人。其麴熟搗,脫,如前法鋪麴畢,以麴人及王字中央四方了,則祭之以脯湯餅。主人親自祭。文曰:「謹請東方青帝、土公威神,南方赤帝、土公威神,北方黑帝、土公威神,西方白帝、土公威神,中央黃帝、土公威神,某年月日辰,謹啓五帝、五土公之靈:某謹以六月上寅,造作麥麴,建立五王,各布封境,酒脯之醮,以相祈請:願垂神力,明鑑所領;令使飛蟲絕蹤,穴蟲潛影;衣色遍布,或蔚或炳。煞熱火焚,以烈以猛;芳越神薰,殊趨調領。君子酣暢,小人恭靜。虔告三神,望垂允聽。急急如律令。」讀文三遍,各再拜。泥戶後二七日,准前曬、露。

煞米法:神麴末一斗,煞黍秫米二石一斗。神麴末一斗,煞糯米一石八斗。法麴:第一年一斗米用麴八兩,二年一斗米用麴四兩,第三年一石米用麴一斤。

煞大小麥:今年收者,於此月取至清淨日,掃庭除,候地毒熱,衆手出麥,薄攤,取蒼耳碎剉和拌曬之。至未時,及熱收,可以二年不蛙。若有陳麥,亦須依此法更曬。須在立秋前。秋後則已有蟲生,恐無益矣。《齊民要术》云,宜以蒿圌窖則不蛀。

開蜜:以此月為上。若韭花開後,蜂乘則蜜惡而不耐久。

種蘿蔔:宜沙糯地。五月犂五六遍,六月六日種。鋤不厭多。稠即小間拔令稀。至十月收,窖之。至二月初,劈破種之。一尺餘一窼,厚上糞。早則澆之。若不能劈種,只依前法六月種,食至二月。若有陳子,立夏便種,盛夏食之。

作豆鼓:黑豆不限多小,三二斗亦得。淨淘,宿浸,漉出,瀝乾,蒸之令熟。於簟上攤,候如人體,蒿覆一如黄衣法。三日一看,候黄上遍即得;又不可太過。簸去黄,曝乾,以水浸拌之,不得令大濕,又不得令大乾,但以手捉之,使汁從指間出為候。安瓮中,實築,桒葉覆之,厚可三寸。以物蓋瓮口,密泥於日中七日,開之,曝乾。又以水拌,却入瓮中,一如前法。六、七度,候極好顏色,即蒸過,攤却大氣,又入瓮中實築之,封泥,即成矣。

醎豉:大黑豆一斗,淨淘,擇去惡者,爛蒸,一依罨黃衣法,黃衣遍即出。簸去黃衣,用熟水淘洗,瀝乾。每斗豆用塩五升,生薑半斤切作細條子,青椒一升揀淨,即作塩湯如人體,同入瓮器中:一重豆,一重椒、薑,入盡,即下塩水,取豆面深五七寸乃止。即以椒葉蓋之,密泥於日中著。二七日,出,㬠乾。汁則煎而別貯之,點素食尤美。

麩豉:麥麩不限多小,以水勻拌,熟蒸,攤如人體,蒿艾罨取黃上遍,出,攤㬠令乾。即以水拌令浥浥,却入缸瓮中,實捺,安於庭中,倒合在地,以灰圍之。七日外,取出攤㬠。若顏色未深,又拌,依前法,入瓮中,色好為度。色好黑後,又蒸令熱,及熱入瓮中,築,泥却。一冬取喫,溫煖勝豆豉。

收楮實:此月六日收為上。

造法油、衣油:大麻油一斤,荏油半斤,不蚛皁角一挺,槌破,去皮、子。朴硝一兩,塩花半兩。右取盛熱時,以瓷瓶盛油,以綿裹皁角、朴硝、塩花等,同於瓶子中日煎。取三分耗去一分,即油堪使。如不是盛夏要油,即以油瓶子於鐺釜中重湯煑取油耗一分,即堪使用。

製油衣:取好緊薄絹,搗練如法後製造。以生絲線夾縫縫。上油,每度乾後,以皁角水淨洗,又再上。如此水試不漏,即止。即油衣常軟,兼明白,且薄而光透。

雜事:命女工織紬絹。草茂,燒蓼灰,染紺、青雜色。收芥子。中秋後種。收花藥子。便種之。收李核。便種之。收苜蓿。收槐花。曝乾。斫竹。此月後至八月不蛀。內二神守。養魚法。具四月門中。曬氊褥、書、裘。種小蒜、蘿蔔。糶蕎麥。別大葱。造麥飯。

季夏行春令,則穀實鮮落,國多風,人多遷。

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災。

行冬令,則寒氣不時,鷹隼早鷙。

秋令卷之四[编辑]

七月[编辑]

孟秋建申。自立秋即得七月節,陰陽使用,宜依七月法。昏,尾中;曉:婁中。處暑,七月中氣。昏,箕中;曉,昴中。

天道:是月天道此行,修造、出行,宜北方吉。

晦朔占:朔日風雨,糴貴。晦同。朔日立秋,多死亡。朔日處暑,民病疽癰。

月內雜占:此月虹見,稻貴。月蝕,牛馬貴。應在來年二月。此月無三卯,早種麥。有三卯為上。

占雷雨:七日大雨,糴倍貴;小雨,大貴。秋雨甲子,禾頭生耳。秋三月雨庚寅、辛卯,粟大貴,不出一時。一時,九十日。秋甲子雷,即是雷不藏,民暴死。

立秋日雜占:立秋之日,立一丈表。注具正月。次立八尺表,度影四尺五寸二分,不宜粟。立秋天氣清明,萬物不成;有小雨,吉;大雨,傷五穀。立秋以火,不宜老人,雷風折木,多怪。

占氣:立秋日坤卦用事,日晡時西南有赤黃雲如群羊者,坤氣至,宜粟。坤氣不至,萬物不成,地多震,牛羊死,應在衝。衝在來年正月。

占風:立秋日風從艮來,穀貴,貴在四十五日中;從震來,歲多瘟疫,草木更榮;坤來,年豐;兌來,秋雨;巽來,凶;离來,秋旱,凶;乾來,暴寒;坎來,冬多陰雪。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坎,月德在壬,月空在丙,月合在丁,月厭在辰,月殺在未。

黃道:子為青龍,丑為明堂,辰為金匱,巳為天德,未為玉堂,戌為司命,凡出軍遠行、商賈、移徙、嫁娵,吉凶百事,出其下,即得天福,不避將軍、大歲、刑禍、姓墓、月建等。若疾病,移往黃道下,即差;不堪移者,轉面向之亦吉。

黑道:寅為天刑,卯為朱雀,午為白虎,申為天牢,酉為玄武,亥為句陳。已上不可犯,犯之必有死亡、失財、劫盜、刑獄之事,切宜慎之。凡用黃道,更以天德、月德、月空、月合者,用之尤吉。若值大歲、黑方、五鬼、將軍,雖云不避,亦宜且罷;世人尚欲威力臨之,即凶神不可以天福制之也。他皆傚此。

天赦:戊申日是也。

出行日:秋三月,不西行,犯王方。立秋後九日為往亡,立秋前一日,立秋日,並不可行。七月丑為歸忌,又辛亥日,卯為天羅,酉為土公,十二日為窮日,並不可出行。

臺土時:是月每日人定亥時是也。

四殺沒時:四孟之月,宜用甲時寅後卯前,丙時巳後午前,庚時申後酉前,壬時亥後子前。已上四時,鬼神不見,百事可為,架屋、埋葬、上官,並用之,吉。

諸凶日:河魁在巳,天剛在亥,狼籍在午,九焦在酉,血忌在辰,天火在午,地火在辰。

嫁娵日:求婦辰、巳日吉。天雄在申,地雌在子,不可嫁娵。新婦下車壬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四月、十月生女,害夫。此月納財,金命女,自如;木命女,凶;水命女,富貴;火命女,孤寡;土命女,大吉。納財吉日:丙子、己卯、庚寅、辛卯、壬寅、癸卯、壬子、丁卯。是月行嫁,卯、酉女大吉,丑、未女妨夫,寅、申女妨自身,辰、戌女妨父母,子、午女妨首子,巳、亥女妨舅姑。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並不可嫁娵,主生離。秋庚子、辛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壬申、癸酉、壬午、癸未、甲申、乙酉、癸巳、甲午、乙未、乙巳、戊申、戊午日。

喪葬:此月死者,妨寅、申、巳、亥人。斬草:丙子、丙寅、辛卯、癸卯、壬子日。葬:癸酉、壬午、乙酉、壬寅、庚午、己酉日,吉。

推六道:死道甲、庚,兵道丙、壬,天道乙、辛,地道乾、巽,人道丁、癸,鬼道坤、艮。

五姓利日:羽姓大利,年與月同,用子、寅、卯、申、酉,吉。宮,大利,年與月同,申、酉、丑、未,吉。商,年與月同,子、卯、辰、巳、申、酉,吉。徵亦通利。角,凶。

起土:飛廉在辰,土符在卯,土公在酉,月刑在寅。大禁南方。地囊:丙辰、丙午。已上不可動土,凶。月福德在丑,月財地在午。已上日及方位,動土吉。

移徙:大耗在寅,小耗在丑,五富在巳,五貧在亥。移徙不可往貧耗方,日、辰亦忌之。秋庚子、辛亥,亦不可移徙、入宅、嫁娶,凶。

架屋日:丁卯、庚午、丙午、丙戌、庚子、壬戌、癸卯、乙丑、壬辰、庚辰、己卯、癸未,已上吉。

禳鎮:七日乞巧、乞富貴,隨人所願,三年必應。七日取蜘蛛網一枚,著衣領中,令人不忘。七日取麻勃一升,人參半升合蒸,氣盡令遍,服一刀圭,令人知未然之事。十五日取佛座下土著臍中,令人多智。二十三日沐,令髮不白。二十五日浴,令人長壽。二十八日拔白,終身不白。

食忌:此月勿食蓴,是月蠋蟲著上,人不見。勿食生蜜,令人發霍亂。

七日乞巧:是夕於家庭內設筵席,伺河鼓、織女二星見天河中有奕奕白氣光明五色者,便拜,乞貴子。乞,只可乞一般,三年必應。穿七孔針以求巧、乞聰慧。出《風土記》。

作麴,曝書、裘,此月辟蟲。七日吞小豆,男吞一七,女吞二七,歲無病。出《河圖記》此日勿念惡事,仙家大忌。

耕茅田:《齊民要術》云:「凡開荒之地,先縱牛羊踐踏,令根浮動,候七月耕之,則必死矣。非七月,復生矣。」

開荒田:凡開荒山澤田,皆以此月芟其草,乾,放火燒,至春而開之,則根朽而省工。若林木絕大者,𠠜殺之𠠜,烏莖反。葉死不扇,便任耕種。三年之後,根枯莖朽,燒之則入地盡矣。耕荒必以鐵爬漏湊之,徧爬之。漫擲黍穄,再遍澇。明年乃於其中種穀也。

煞穀地:五、六月種美田菉豆,此月殺之。事具五月。不獨肥田,菜地亦同。

種苜蓿:畦種一如韭法,亦剪一遍,加糞,爬起,水澆。

種葱、薤:欲種葱,先種菉豆,五月中耕,掩殺之;頻耕令熟,至此月種之。每畝用子五升。又,取穀五升,先炒穀令焦,即與葱子同攪令勻,而耬一眼中種之,——塞其耬一眼。他月葱出,取其塞耬一眼之地中土培之,疎密恰好,又不勞移。種薤法,具二月中。

胡荽:同六月。

種蔓菁:地須肥良,耕六七遍,此月上旬種之。欲陳者,以乾鰻鱧魚汁浸之,曝乾種,必無蟲矣。至冬,收苗後,收根窖藏之。冬至後,爬熟,上糞,間拾。留子者,不斸。出《山居要術》。

燭芥、芸薹:是月中旬為上時。芥每畝子一升,芸薹每畝四升。

種桃、柳:柳同六月。桃熟時,墻南煖處,寬深為坑,收濕牛糞內在坑中,好桃核十數介,尖頭向上,安坑中,糞土蓋,厚一尺。深春牙生,和土移種之,萬不失一。桃皮急,四年已上,刀𠠫破皮,得速大;不爾,速死。七八年便老,十年多枯死。宜歲歲種之。

造藍淀:先作地坑,可受百束許,作麥筋泥泥之,可厚五寸,以苫蔽四壁。刈藍倒豎於坑中,下水浸,以木石壓之,令沒。熱月一宿,稍涼再宿,漉去藍滓,取汁內於十石瓮中,以石灰一斗五升,併手急打。沫聚,收作淀花。食頃,上澄清,瀉去水。別作小坑,貯藍淀著坑中,候如粥,還入瓮盛之,則成。若是只於瓮中澄如粥,亦得隨其土風所宜。其浸藍,亦隨土風用艇舩及大瓮,不必作坑。種禾一頃,不敵藍十畝。

面藥:七日取烏雞血,和三月桃花末,塗面及身,二三日後,光白如素。大平公主秘法。

造豉:《要術》云:「造豉以四孟月。大約自四月至八月皆得。」然六、七月最佳,易得成黃衣。法具六月門中。

造乾酪:取酪日中㬠曝,令皮成,掠取,更㬠,無皮乃止。得一升許,鐺中炒片時出,盤中日曝,乾令浥浥時,便乘潤團之如梨。更曝,令極乾,得數年不壞。遠年要喫,削入水中煑沸,却成酪。

上寅造麴。法已具六月中。

敗酒作醋:春酒停貯失味不中飲者,但一斗酒,以一斗水合和,入瓮中,置日中曝之,雨即蓋,晴即去蓋;或衣生,勿攪動,待衣沉,則香美成醋。凡釀酒失味不中者,便以熱飯投之,密封泥,即成好醋。

米醋法:又,先六月中取糙米三五斗,炊了,細磨,取蒼耳汁和溲,踏作麴,一如麥麴法。又取三五斗糙米,炊了,隔宿於瓮中熱湯浸,來日早蒸,蒸了,攤開,蒿覆如黃衣法。至造醋時,人炒糙米三五斗,向星露下,以沸湯潑,經宿,來日蒸之,亦無剩水,依常炊飯。候熟,每斗用湯一斗,亦蒸米了,便下湯中。待如人體,即下黃衣及麴末,大約每斗米用黃衣、麴末共二斤。三七日成。放至四十九日成,更佳。造用寅、辰、戌日。

暴米醋:糙米一斗,炒令黃,湯浸軟後,熟蒸。水一斗,麴末一升,攪和。下潔淨瓮器,稍熱為妙。夏一月,冬兩月。密封頭。日未足,不可開。

醫醋:凡醋瓮下須安磚石,以隔濕氣。又忌雜手取。又忌生水器取及醎器貯。皆致易敗。又醋因妊娠女人所壞者,取車轍中土一掬著瓮中,即還好。

麥醋:取大麥一石,舂取一糙,——取一半完人,一半帶皮便止。取五斗爛蒸,罨黃,一如作黃衣法。五斗炒令黃,熟浸一宿,明日爛蒸,攤如人體,并前黃衣一時入瓮中,以蒸水沃之,拌令勻。其水於麥上深三五寸即得。密封蓋。七日便香熟。即中心著蒭取之,頭者別收貯。餘以水淋,旋喫之。《齊民要術》云:「造麥醋,米酘之。」此恐難成,成亦不堪,蓋失其類矣。

暴麥醋:大麥一斗,熟舂插,炒令香、焦、黃,磨中掣破。水拌濕後,熱水一斗五升冷如人體,以麴一升攪和,入罌瓮中,封頭斷氣。二七日熟。淋如前法。

醋泉:麵一石,七月六日造:淡溲,作𩚼飥,熟煑,漉出,箔上攤㬠,令乾。勿令蟲鼠喫著。收𩚼飥湯八斗已來,小麥麴末二大斗,結尖量,於二石瓮中,先下𩚼飥一重,即下麴末一重,又下𩚼飥、麴末,如此重重下之,以盡為度。即一時瀉𩚼飥湯八斗入瓮中,更不得動著。仍先以磚石磹瓮底。夏月令日照著。先以七介紙單子:初下日,一重紙單子蓋頭,密繫之;一七日,加一重;至四十九日,七重足。又七日,去一重厚衣。以竹刀割作二孔,南北對開,須帖瓮脣。每以胡蘆杓南邊取一杓,北邊入一杓新汲水。每日長出五升,即入水五升。如此至三十年不竭。然則須一手取,切忌殗汚,立壞。又初造時,忌人喫著𩚼飥片子,切防家人背食之,即不成矣。造多小,在臨時。

八味丸:張仲景八味地黃丸,治男子虛羸百病,衆所不療者,久服輕身不老,加以攝養,則成地仙方,大約立秋後宜服:乾地黃半斤,乾署藥四兩,白茯苓、牧丹皮、澤潟、附子、肉桂、已上五味各二兩,山茱萸四兩湯泡五遍。古件一處搗,羅為末,煉蜜為丸,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腹煖酒下二十丸。如稍覺熱,即大黃丸一服通轉為妙。

收角蒿:置氈褥、書籍中,辟蛀蟲。

藏瓜、桃:醬、糟並佳。

收瓜子:此月擇好瓜,截兩頭,出子,和糠,日㬠。乾,挼,簸取作種。

十日醬法:豆黃一斗,淨淘三遍,宿浸,漉出,爛蒸。傾下,以麵二斗五升相和拌,令麵悉裹却豆黃。又再蒸,令麵熟,攤却大氣,候如人體,以穀葉布地上,置豆黃於其上,攤,又以穀葉布覆之,不得令大厚。三四日,衣上,黃色遍,即㬠乾收之。要合醬,每斗麵豆黃,用水一斗塩五升併作塩湯,如人體,澄濾,和豆黃入瓮內,密封。七日後攪之,取漢椒三兩,絹袋盛,安瓮中。又入熟冷油一斤,酒一升,十日便熟。味如肉醬。其椒三兩月後取出,㬠乾,調鼎尤佳。

收穀楮法構、穀、楮,三名一木也。穀楮子熟時,七月、八月收子,淨淘,曝乾。耕地熟,二月耬耩,和麻子漫撒種子,即澇。至秋,乃留麻子為楮子作煖。不和麻種,多凍死。明年正月,附地刈,火燒。一歲即沒人。三年便中斫。斫法:十二月為上時,四月次之。非此兩月斫,必枯死。二月,斸去惡根,則地熟,又楮成科,兼且苗澤。移栽者,二月亦得。三年一斫。種三十畝,一年斫十畝,三年一遍。歲收絹百匹,永無盡期。

雜事:是月也,收楮子。浣故衣,制新衣,作夾衣,以備始涼。糶大小豆。糴麥。博縑素。糶喬麥。耕冬葵刈蒿草。種小蒜、蜀芥。分薤。漚晚麻。耕菜地。伐木。斫竹、葦。㬠棗。務機杼。拭漆器。五月至此月盡,經雨後,漆器、圖盡、箱篋,須㬠乾,則不損。收荷葉陰乾。收瓜蒂。收蒺黎子。

孟秋行春令,則其國乃旱,氣復還,五穀無實。

行夏令,則其民火災,寒熱不節,人多瘧疾。

行冬令,則陰氣大勝,介蟲敗穀。

八月[编辑]

仲秋建酉。自白露即得八月節,陰陽使用,宜依八月法。昏,南斗中;曉,畢中。秋分,八月中氣。昏,南斗中;曉,東井中。

天道:是月天道東行,修造、出行,宜東方吉。

晦朔占:朔日陰雨,宜麥,而布貴,麻子貴十倍,占之直至三日止。朔與晦大風,春旱,夏水。朔陰雨,年大熟。朔無雲,麥小實;雲蒼白色如魚鱗相次東方來,麥善;有長雲正黃如羊群,麥善;黑色,麥不成,皆空合;赤色,麥枯死。已上並占來年夏麥者也。

月內雜占:此月多雨,牛貴。虹出,春粟大貴,三月尤甚。月內雨與雷,事具七月門中。此月無三卯,不可種麥。

秋分雜占:秋分先立一丈表,注已具正月門中。次立八尺表度影,得七尺三寸七分,宜麻。此日以火,地動;以水,溫疫。此日晴明,萬物更生;若小雨,天陰,善。

占氣:秋分日兌卦用事,日入西方有白雲如羊者,謂之兌氣至,宜稻,年豐;有白黑氣渾厚者,麻善。兌氣不至,歲中多霜,人多疥疾,應在來年二月。

占風:秋分日風從震來,萬物不實,穀貴,黃在四十五日中;兌來,民安而歲稔;乾來,歲多風,人相掠;巽來,多風,坎來,冬酷寒;艮來,十二月多陰;离來,凶;坤來,土工興。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艮,月德在庚,月空在甲,月合在乙,月厭在卯,月殺在辰。

黃道:寅為青龍,卯為明堂,午為金匱,未為天德,酉為玉堂,子為司命。

黑道:辰為天刑,巳為朱雀,申為白虎,戌為天牢,亥為玄武,丑為句陳。

天赦:戊申日是也。

出行日:秋不西行。自白露後十八日為往亡,寅為歸忌,又子為往亡及土公,又十八日、十三日、五日、辛亥日、癸卯為天羅,並不可遠行、嫁娵,凶。

臺土時:是月黃昏戌時是也。

四殺沒時:四仲月,用乾時戌後亥前,艮時丑後寅前,坤時未後申前,巽時辰後巳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皆吉。

諸凶日:河魁在子,天剛在午,狼籍在酉,九焦在午,血忌在戌,天火在酉,地火在子。

嫁娵日:求婦辰、巳日吉。天雄在巳,地雌在丑,不可嫁娵。新婦下車乾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五月、十一月生女。此月納財,金命女,自如;土命女,吉;水命女,宜子孫;火命女,凶;木命女,孤寡。納財吉日:丙子、乙卯、庚寅、辛卯、壬寅、癸卯。是月行嫁,寅、申女吉,卯、酉女妨自身,辰、戌女妨夫,子、午女妨舅姑,巳、亥女妨首子、媒人,丑、未妨父母。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日,並不可嫁娵,主生離。庚子、辛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戊辰、辛未、壬申、壬午、癸未、甲申、壬辰、癸巳、甲午、甲辰、戊申、戊午、辛巳。

喪葬:此月死者,妨子、午、卯、酉人。斬草:丙寅、丁卯、庚午、丙子、甲午、丙申、壬子、甲寅日,吉。殯:庚子、癸卯,吉。葬:壬申、壬午、甲申、庚戌、壬寅、庚申、丙午日,吉。

推六道:死道乙、辛,天道乾、巽,地道丙、壬,兵道丁、癸,人道坤、艮,鬼道甲、庚。

五姓秋月:徵,吉;年與日利丑、寅、卯、巳、午、申,吉。羽,吉;年與日利子、寅、卯、未、申、酉,吉。宮,大利;年與日利申、酉、丑、未,吉。商,大利;年與日利子、卯、辰、巳、申、酉,吉。角,凶。

起土:飛廉在亥,土符在未,土公在子,月刑在酉。大禁東方。地囊:丁卯、丁亥。已上不可動土。日、辰亦凶。月福德在寅,月財地在乙。已上取土吉。

架屋:己巳、癸卯、庚戌、壬戌、辛未、庚辰、辛巳、戊戌,已上架屋吉。

移徙:大耗在卯,小耗在寅,五富在申,五貧在寅。移徙不可往貧耗上。秋庚子、辛亥,不可移徙。入宅、嫁娵,凶。

禳鎮:七日沐,令人聰明多智。三日、二十五日沐浴。同正月。十九日拔白,永不生。勿以四日市附足物,仙家大忌。

食忌:此月勿食薑、蒜,損壽減智。勿食雞子,傷神。

殺春穀地:同七月法。

種大麥:此月中戊、社前並上時,每畝用子二升半;下戊前為中時,每畝用子三升;下旬及九月初為下時,每畝用子三升半。

種小麥:宜下田。《齊民要術》歌云:「高田種小麥,終久不成穗。男兒在他鄉,那得不憔悴。」上戊前為上時,種者一畝用子一升半;中戊前為中時,一畝二升;下戊前為下時,一畝二升半。此月初相爭十日,而用種便相違如此,力田者,得不務及時?

漬麥種:若天旱無雨澤,以醋漿水并蚕矢薄漬麥種;夜半漬,露却,向速收之。令麥耐旱。若麥生色黃者,傷太稠。稠者鋤令稀。以棘柴耬之,以擁麥根,則麥茂。大小麥皆須五、六月暵地。不暵,收必薄。

種麥忌日。已具正月門中。

苜蓿:若不作畦種,即和麥種之不妨。一時熟。

葱、薤:葱同月法。薤同二月法。

種蒜:良軟地,耕三遍,以耬耩,逐壠下之,五寸一株。二月半鋤之,滿三遍止。無草亦須鋤,不鋤即不作窠。作行,上糞,水澆之。一年後,看稀稠更移,苗麁如大筯。三月中即折頭,上糞。當年如雞子。旱即澆。年年須作糞次種,不可令絕矣。

種薤:同二月。此月下子,即春末生。

諸菜:萵苣、芸薹、胡荽,並良時。

罌粟:尤宜山坡。亦可畦種。

斷瓜梢:正月區種冬瓜,此月斷其梢。

踏蘘荷:二月種者,此月上旬踏令苗死,不爾即窠不茂大。

耕薤:此月上旬耩。不耩則白短。勿剪葉,恐損白。旋要食者,別種之。

枿葵:中旬枿葵:留歧,去地一二寸枿之,生肥嫩。至老,葉莖俱美。

牙麥蘗:大麥淨淘,於瓮中浸,令水纔淹得著,日中曝之。一日一度著水。脚生,即布於床下席上,厚二寸許。一日一度以水洒之。牙生寸長,即㬠乾。若要煑白餳,牙與麥身齊,便㬠乾,勿令成餅;即不堪矣。若煑黑餳,即待牙青成餅,即以刀子利開,乾之。要餳作虎珀色者,以小麥為之。術已具三月中。

造三勒漿:訶黎勒、毗黎勒、菴摩勒,已上並和核用,各三大兩。搗如麻豆大,不用細。以白蜜一斗,新汲水二斗,熟調,投乾淨五斗瓮中,即下三勒末,攪和勻。數重紙密封。三四日開,更攪。以乾淨帛拭去汗。候發定,即止。但密封。此月一日合,滿三十日即成。味至甘美,飲之醉人,消食、下氣。須是八月合即成,非此月不佳矣。

剪羊毛:候子未成時剪之,不爾則損毛。中旬後剪,則勿洗,恐寒氣損羊。

牧豕:豕入此月即放,不要餵,直至十月。所有糟糠,留備窮冬飼之。猪性便水生之草,收浮萍、水藻飼之則易肥。又法:閹猪了,待瘡口乾平復後,取巴豆兩粒,去殼,爛搗,和麻籸、糟糠之類飼之,半日後當大瀉之。後日見肥大。

養彘、獖猪:喙短毛柔者良。啄長牙多;三牙已不煩養,難肥故也。牝者子母不同圈。同圈之,喜相傷死,又食難足,所以子宜別飼之。故宜埋車輪為塲,令㹠子出入自由,則肥健。

掐尾法:㹠子生三日,便須掐尾,則不畏風。猪死者,皆尾風所致。小小者,骨細而易養。

肥豚法:麻子二升,搗十餘杵,塩一升,同煑後,和糠三斗飼之,立肥。

乾酒法:乾酒治百病方:糯米五斗,炊;好麴七斤半。附子五介,生烏頭五介,生乾薑、桂心、蜀椒各五兩。右件搗合為末,如釀酒法,封頭七日,酒成。壓取糟,蜜溲為丸,如雞子大。投一斗水中,立成美酒。春酒時造,更好。

地黃酒:地黃酒變白速效方:肥地黃切一大斗,搗碎;糯米五升,爛炊;麴一大升。右件三味,於盆中熟揉相入,內不津器中,封泥。春夏三七日,秋冬五七日。日滿開,有一盞淥液,是其精華,宜先飲之。餘用生布絞,貯之。如稀餳,極甘美。不過三劑,髮當如漆。若以牛膝汁拌炊飰,更妙。切忌三白。

作諸粉:藕不限多小,淨洗,搗取濃汁,生布濾,澄取粉。芡、蓮、鳧茈、澤瀉、葛、蒺藜、茯苓、署藥、百合,並皆去黑,逐色各搗,水浸,澄取為粉。已上當服,補益去疾,不可名言。又不妨備廚饌,悉宜留意。

收棠梨葉:天晴時採摘,薄攤,㬠乾。乾即更摘,多收不妨。遇雨淹損,不中染緋。

收地黃:《要術》云:「種地黃,熟斸地,取竹刀子斷之。每根一寸餘,畦種,上糞,下水。經年後,滿畦,可愛。此物宿根,採却還生。秋收之,以充冬用。二三月種,五月苗生,八九月根成,一畝可收三十石。」

作生乾地黃:取地黃一百斤,揀取好者二十斤,半寸長切,每日曝令乾;餘者埋之。待前二十斤全乾,即候晴明日出埋者五斤或十斤,搗汁浸拌前乾二十斤,曝之。其汁每須支料令當日浸盡,隔宿即醋惡。天陰即停住。慎勿令塵土入。八十斤盡為度,成一十斤乾地黃。忌蕪荑、猪肉、蒜、藕、蘿蔔。

收牛膝子:《要術》云:「秋間收子,春間種之,如生菜法。宜下濕地。上糞,澆水。苗生,剪食之。常須多留子,直至秋中一遍種之。但割却即上糞,不勞更種。」

收牛膝根:收根者,別宜深耕熟犂,然後下子,耬令土平。荒則耘,旱則澆。至初秋,刈取莖,收其子。九月末、十月初,用刃鍫深掘,取根。水中浸二宿,置密節中,挼去皮,排齊頭,㬠令浥浥,即手握令直。如要氣力,不如勿去皮,便曝乾,如去皮,即挼出白汁,便致力少矣。

雜事:是月收薏苡。收蒺藜子。收角蒿。收韮花,以備醬醋所用。曝書盡。㬠膠。收胡桃、棗。開蜜。糶麥種。貨百日油。打墻。造墨。造筆。壓年支油。下旬造油衣。收油麻、秫、江豆。習射。命童子入學。備冬衣。刈莞、葦。居柴炭。又內三神守。術具四月種魚門中。

仲秋行春令,則秋雨不降,草木生榮。

行夏令,則其國及旱,蟄蟲不藏,五穀復生。

行冬令,則風災數起,收雷先行,草木死。

九月[编辑]

季秋建戌。自寒露即得九月節,陰陽使用,宜依九月法。昏,牽牛中;曉,東井中。霜降,九月中氣。昏,女中;曉,柳中。

天道:是月天道南行,修造、出行,宜南方吉。

晦朔占:朔日風雨者,春旱,夏水,麻子貴十倍。二日雨,五倍。朔日風從東來半日不止者,穀麥不收。朔寒露,寒溫不時。朔霜降,歲飢。

月內雜占:此月多雨,牛貴。此月月蝕,凶。此月上卯日,風從此來,糴三倍貴,貴在來年三月、十月;東來,三倍貴;西來,賤。九月雷,穀大貴。其餘占雷,同七月占。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丙,月德在丙,月空在壬,月合在辛,月厭在寅,月殺在丑。

黃道:辰為青龍,巳為明堂,申為金匱,酉為天德,亥為玉堂,寅為司命。

黑道:午為天刑,未為朱雀,戌為白虎,子為天牢,丑為玄武,卯為句陳。

天赦:戊申是日也。

出行日:秋三月,不西行。四季之月,亦不宜往四維方。自寒露後二十七日為往亡日,丑為歸忌,未為天羅,酉為刑獄,又辰為往亡及土公,又十一日、十四日為窮日。已上皆不可遠行。此月庚寅為行很、了戾,不可上官、出行,多窒塞。

臺土時:是月日入酉時是也。不可出行,往而不返。

四殺沒時:四季之月,用乙時寅後卯前,丁時午後未前,辛時酉後戌前,癸時子後丑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並吉。

諸凶日:河魁在未,天剛在丑,狼籍在子,九焦在寅,血忌在巳,天火在子,地火在丑。

嫁娵日:求婦辰日吉。新婦下車辛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六月、十二月生女,妨夫。此月納財,金命女,多子;木命女,孤寡;水命女,大凶;火命女,大吉;土命女,自如。納財吉日:丙子、己卯、壬子、乙卯。是月行嫁,巳、亥女大吉,辰、戌女妨身,卯、酉女妨夫,寅、申女妨首子、媒人,丑、未女妨舅姑,子、午女妨父母。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不可嫁娵,主生離。秋庚子、辛亥,害九夫。陰陽不將日:戊辰、庚午、辛未、庚辰、辛巳、壬午、癸未、辛卯、壬辰、癸巳、癸卯、戊午,已上日,利嫁娵。

喪葬:此月死者,妨辰、戌、丑、未人。斬草:丙寅、丁卯、丙子、庚寅、辛卯、庚子、壬午、甲寅日,吉。葬:庚午、癸酉、壬午、甲申、乙酉、壬寅、丙午、庚申、辛酉日,吉。

推六道:死道乾、巽,天道丙、壬,地道丁、癸,兵道坤、艮,人道甲、庚,鬼道乙、辛。

五姓利月:徵姓,丙戌大墓。宮姓,戊戌小墓。羽姓,壬戌小墓。角姓大利;年與日同利,用子、寅、卯、辰、巳、午。商姓通用;年與日利用子、卯、辰、巳、申、酉。

起土:飛廉在子,土符在亥,土公在辰,月刑在未。大禁北方。地囊:戊子、戊辰。已上不可動土。日、辰亦同。月福德在午,月財地在巳。已上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辰,小耗在卯,五富在亥,五貧在巳。移徙不可往貧耗方,凶。日、辰亦同。秋庚子、辛亥,不可嫁娵、移徙、入宅,凶。

架屋:丙寅、丁卯、庚午、庚子、丙午、戊申、己卯、癸卯日,吉。

禳鎮:二十日沐,辟兵。二十八日浴。九日採荏子喂雞,令速肥而不暴園法:宜別築墻匡,小開,作小廠。雌雄皆斬去翅翮,不得令飛出。多收稗穀,及小槽子貯水以飼之。荊藩為棲,去地一尺。數掃其糞。鑿墻為窠,亦去地一尺。冬天著草;他時不用。生子則移出外,籠養之。如鴿、鶉大,却內墻中。蒸麥飰飼之,三七日便肥大也。《河圖》云:「雞白首,有六指,雞有五色,食之並殺人。」

收五穀種:是月五穀,擇好穗刈之,高釣。別打,乾㬠,以穰草窖之,勿貯器中。

辟虸蚄蟲法:凡五穀種,牽馬就穀堆食數口,以馬殘為種,無虸蚄蟲。

備冬藏:凡藏蔓菁、荏、韭輩,脆美而不耐停;若旱園菜,稍硬,停得直至二月。

收菜子:是月收韭子,茄子種。

收枸杞子:九日收子,浸酒飲,不老,不白,去一切風。

收梓實:下旬收梓實:摘角,曝乾。秋耕地熟,作壠,漫撒,再澇。明年春生。有草拔之,勿令蕪沒。後年月移之。《五行書》云:「舍西種梓——或云楸木——各五株,令子孫孝順,消口舌。」此木貴材,又易長。

收栗種:栗初去殼,即於屋下埋著濕土,必須深,勿令凍徹。路遠者可韋囊內盛,可停二日;見風則不生。春二月,悉牙生而種之。生,以棘圍,不用穿近。三年之內,冬常須草裹;二月即解去。凡木忌掌近,栗性尤忌之。

收乾栗法:《食經》云:「取栗蒲殼也燒灰淋汁漬栗,二宿出之;又以沙覆之,令厚一二尺,至後芽生而不蚛。」榛與栗同。又法:栗一石,塩二斤作水,淹栗一宿,㬠乾收之,不蛀不硬。栗性利筋骨,生腎氣,久服跛者皆差;益瘡疽。作粉,治痔疾、血痢等。有栗園者,但和蒲收之,不蚛。要食,旋出其殼。

雜事:是月糶大麥。斫竹。拭漆器。造火爐。煑膠,同二月。收豕。賣故氊。收裛衣香。收皁莢。貯麻子、油麻。採菊花。收木瓜。披蘭香。

季秋行春令,則煖風來至,人氣懈惰。

行夏令,則其國大水,冬藏殃敗,人多鼽

行冬令,則國多盜賊。

冬令卷之五[编辑]

十月[编辑]

孟冬建亥。自立冬即得十月節,陰陽使用,宜依十月法。昏,虛中;曉,張中。小雪為十月中氣。昏,危中;曉,翼中。

天道:是月天道東行,修造、出行,宜東方吉。

晦朔占:朔日風雨,春旱,夏水,麻子貴十倍。二日雨,貴五倍。一云:「來年麥善。」晦日同。朔立冬,雨血,地生毛。朔小雪,凶。朔日風從東來,春糴賤;從西來,春糴貴。朔日風寒,正月米貴。朔大雨,大貴;小雨,小貴。

月內雜占:月內有三卯,豆賤。無三卯,大豆貴。月內虹出,麻貴,兼五月穀貴。月蝕,秋穀賤。

占雨:冬雨壬寅、癸卯,春粟大貴。甲申至己丑已來雨,糴貴。庚寅至癸巳雨,糴折。皆以入地五寸為侯。冬庚戌、辛亥雷,即知來年正月米貴。冬夜同占。冬雨甲子,飛雪千里。

冬至雜占:冬至日,先立一丈表,得影一尺,大疫,大旱,大暑,大飢;二尺,赤地千里;三尺,大旱;四尺,小旱;五尺,下田熟;六尺,高下熟;七尺,善;八尺,澇;九尺、一丈,大水。若不見日為上。

占影:次立八尺表度影,得丈三尺七分,宜麻。

占氣:立冬之日,乾卦用事,人定時,西北有白氣如龍如馬者,乾氣至也,宜麻。乾氣不至,大寒,傷萬物,人當大疫,應在來年四月。人定時西北方有黑氣渾厚者,麻子貴。

占風:立冬日風從西北來,五穀熟;東南來,小麥貴,貴在四十五日中。凡八節占,皆前後一日同占之。立冬日風從震來,冬雷,凶;巽來,冬溫,來年夏旱;坎來,冬雪殺走獸;离來,來年五月大疫;艮來,人多病,地氣洩;坤來,魚塩大貴;兌來,凶。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乙,月德在甲,月空在庚,月合在巳,月厭在丑,月殺在戌。

黃道:青龍在午,明堂在未,金匱在戌,天德在亥,玉堂在丑,司命在辰。

黑道:天刑在申,朱雀在酉,白虎在子,天牢在寅,玄武在卯,句陳在巳。

天赦:甲子日是也。

出行日:冬三月,不可北行,犯王方。立冬後十日為往亡,丑為歸忌,申為天羅,酉為天獄,未為往亡、土公。已上並不可遠行。又立冬前一日、此月十日、二十日為窮日,又癸亥日,皆不可出行、嫁娵、上官,凶。又此月辛丑、癸丑為行很、了戾,不可出行、上官,多窒塞。

臺土時:每日申時是也。行者往而不返。

四殺沒時:四孟之月,甲時寅後卯前,丙時巳後午前,庚時申後酉前,壬時亥後子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吉。

諸凶日:河魁在寅,天剛在申,狼籍在卯,九焦在亥,天火在卯,地火在寅,血忌在亥。九焦、地火,不宜種蒔。天火,不架屋。血忌,不宜針灸、出血。餘日不可為百事。他月倣此。

嫁娵日:求婦成日吉。天雄在亥,地雌在卯,不可嫁娵,凶。新婦下車乙時吉。此月生男,不宜娵正月、七月生女。此納財,金命女,大吉;木命女,宜子;水命女,自如;火命女,凶;土命女,孤寡。納財吉日:丙子、壬子、乙卯。是月行嫁,辰、戌女大吉,巳、亥女妨身,子、午女妨夫,丑、未女妨首子、媒人,寅、申女妨舅姑,卯、酉女妨父母。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不可嫁娵,主生離。冬壬子,妨九夫。陰陽不將日:己巳、庚午、己卯、庚辰、辛巳、壬午、庚寅、辛卯、壬辰、癸巳、壬寅、癸卯。

喪葬:此月死者,妨寅、申、巳、亥人。斬草:丁卯、庚寅、辛卯、甲午、庚子、癸卯、甲寅日,吉。殯:乙卯。葬:庚午、癸酉、甲申、丁酉、庚申、辛酉。

推六道:死道丙、壬,天道丁、癸,地道甲、庚,人道乙、辛,兵道坤、艮,鬼道乾、巽。地道、鬼道,葬送往來吉,餘凶。天道、人道,嫁娵往來吉。

五姓利月:徵,吉;年與日利用丑、寅、卯、巳、午、申。羽,吉;年與日利用子、寅、卯、未、申、酉。宮,大利;年與日利用申、酉、丑、未。商,大利;年與日利用子、卯、辰、巳、申、酉、吉。角,大利;年與日利子、寅、卯、辰、巳、午,吉。

起土:飛廉在丑,土符在甲,土公在未,月刑在亥。大禁西方。地囊在庚午、庚子。已上不可動土。月福德在辰,月財地在未。已上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巳,小耗在辰,五富在寅,五貧在申。移徙不可往貧耗上,凶。方與日、辰同。又冬壬子、癸亥,不可移徙、入宅、嫁娵。

架屋日:癸酉、辛卯、庚午、壬辰、癸卯,吉。

禳鎮:此月四日勿責罰,仙家大忌。一日沐浴。十日拔白,永不生。

食忌:勿食猪肉,發宿疾。勿食椒,損心。

鹿骨酒:治百體虛勞、大風、諸風、虛損諸疾,久服長骨留年,久久自知。枸杞二十斤,淨洗,歇乾,剉碎。鹿骨一具,剉碎。右件以水四石,煎取一石五斗,去滓。經宿,淨掠去脂沫,澄淀,取如常水浸麴。投糯米二石:分為三、四酘。候熟,壓取飲之。

枸杞子酒:補虛、長肌肉、益顏色、肥健延年方:枸杞子二升,好酒二斗,搦碎,浸七日,濾去滓。日飲三合。

鍾乳酒:主補骨髓、益氣力、逐濕方:乾地黃八分,巨勝一升,煞,別爛搗。牛膝、五茄皮、地骨皮各四兩,桂心、防風各二兩,仙靈脾三兩,鍾乳五兩。甘草湯浸三宿,以半斤牛乳,瓷瓶中沒炊,於炊飯上蒸之。牛乳盡,出,以煖水淨淘洗,碎如麻豆。右件諸藥,並細剉,布袋子貯,用好酒三斗浸五日後,可取飲。出一升,即入一升清酒,量其藥味減則止,即出去藥。起十月一日,服至立春止。忌生葱、陳臭物。

地黃煎:生地黃十斤,淨洗,漉出,一宿後,搗壓取汁;鹿角膠一斤,紫蘇子二大升,好蘇一斤半,生薑半斤絞取汁,蜜二大升,好酒四升。右先以文武火煎地黃汁,數揚;即以酒研蘇子,濾取汁,下之;又煎二十沸已來,下膠;膠消盡,下蘇、蜜同煎。良久,候稠如餳,貯淨潔器中。每日空心,煖酒調一匙頭飲之。甘美而補虛,益顏色,髮白更黑,充健不極。忌三白。

麋茸丸:補虛、益心、強志:麋茸八分,枸杞子十二分,伏神、人參各六分,乾薑八分,桂心二分、遠志三分去心。搗篩為末,取地黃煎於臼中搗合為丸。每日食後服十丸,加至二十丸,煖酒下。忌蕪荑、蒜、大醋、生葱。

翻區瓜田:術具正月中。

耕冬葵地:是月中旬,三遍耕畢,下旬漫撒種之。宜稠,每畝下子六升。每雪時,一澇。無雪,即至臘月汲井水澆之,一遍便蓋覆之。

豌豆:是月種之。

區種瓠:如區瓜法。聚雪區中,勝春種。

種麻:是月翻地四遍,下旬種之。

區種茄:如瓜法,不移栽,亦堆雪區中。

覆胡荽:是月霜降收藏。留根,草覆,旋供食。

冬瓜:收麥䴰蓋之。蘘荷同蓋之。不爾凍死。

收冬瓜:區種者,此月飽霜後收之,於烟灰上安。或便修藏亦得。

苞栗樹:栗樹種經三年內,並須此月穰草裹之。

造百日油:是月取大麻油,率一石以窯盆十六介均盛,日中以椽木閣上曝之;風塵陰雨則墮疊其盆,以一窯盆蓋其上。時以竹篦攪之。至二月成,耗三斗。三月、五月賣,每升直七百文。三月造者,七月成。每升直三百文。其油入漆家用。其曝油盆,大如盤,深四、五寸,底平闊,形如壘子。百枝緣出橋北五窯新盆,每底輕塗小漆,慮其津矣。

塗瓮:凡瓮,七月坏為上,八月為次,他月者不堪。凡瓮,大小須塗脂,不塗則津滲,所造物多壞,特宜留意。新買瓮,勿使盛水及著雨。塗法:掘地為小坑,傍開兩道以引火,生炭於坑中,合瓮口於上,披而薰之。火盛則破,少則難熱,務令調適。數以手拭之,熱灼人手便下。瀉熱脂於瓮中,迴轉令極周遍,脂冷不復滲乃止。羊脂第一,猪脂為次。俗云用麻子脂,大悞人。若脂不濁流,只一遍拭者,亦不佳。俗以蒸瓮,水氣,亦不佳。脂煞訖,以熱湯數升刷之,却盛冷水。數日後用。用時更淨洗,日中曝乾。冬藏,宜依此法。

收枸杞子:秋冬間收得子,先於水盆中挼令散,曝乾。候春,先熟地,作畦。畦中去却五寸土,勻作五壠。壠中縛草稕如臂,長短畦,即以泥塗草稕上,裹令遍通。即以枸杞子布於泥上,令稀稠得所,即以細土蓋一重,令遍,又以爛牛糞一重,又以一重土,令畦平。待苗出時,以水澆之。堪喫,便剪,如韭法。每種用二月初。一年只可五度剪。欲種,取甘者種之,若種根葉厚大無剌者。有刺葉小者,名枸棘,不堪。

雜事:築垣墻。墐北戶。賣縑帛、布、絮。糴粟及大小豆、麻子、五穀等。可出薪炭。可縛薦,遮掩牛馬屋。收槐實、梓實。收牛膝、地黃。造牛衣。可買驢馬京中,選人少時,有可揀。又買緋紫帛、衫叚、蕉葛、簟席。賣故氊、緜絮等。盤瘞蒲桃,包裹栗樹,不爾即凍死。收諸穀種、大小豆種。煑膠。牧豕。石榴樹亦包裹,不爾凍死。

孟冬行春令,則凍閉不密,地氣上洩,人多流亡。

行夏令,則國多暴風,方冬不寒,蟄蟲復出。

行秋令,則霜雪不時。

十一月[编辑]

仲冬建子。自大雪即得十一月節,陰陽使用,宜依十一月法。昏,室中;曉,軫中。冬至,十一月中氣。昏,壁中;曉,角中。

天道:是月天道南行,修造、出行,宜南方吉。

晦朔占:朔日有風,麥善。風從西來半日不止,賊起。晦日風雨,春旱。朔日冬至,朔日蝕,朔日大雪,並年飢,有疾,有災,凶。

月內雜占:月內有雪,米賤,賤在來秋或今冬。虹出,大豆善。

占雨:冬雨壬寅、癸卯,春穀大貴。甲申至己丑巳來雨,皆糴貴。庚寅、癸巳風雨,皆糴折。皆以入地五寸為侯。

冬至雜占:冬至日,先立一丈表,得影一尺,大疫,大旱,大暑,大飢;二尺,赤地千里;三尺,大旱;四尺,小旱;五尺,中田熟;六尺,高下熟;七尺,善;八尺,澇;九尺及一丈,大水。若不見日為上。次立八尺表度影,得一丈三寸,宜小豆。

占氣:冬至日坎卦用事,夜半時北方有黑氣者,坎氣至也,小豆賤。坎氣不至,夏大寒而大水,應在來年五月。

占雲:冬至日有青雲從北方來者,歲美,人安;無雲,凶。赤雲,旱。黑雲,水。白雲,兵及疾。黃雲,土功興。子時候之。

冬至後占:冬至後一日得壬,炎旱千里;二日壬,小旱;三日壬,平常;四日壬,五穀豐熟;五日壬,小水;六日,大水;七日壬,河決;八日壬,海翻;九日壬,大熟;十日、十一日、十二日壬,五穀不成。

占風:冬至日風寒者,小豆賤。冰堅者,吉;不堅者,夏有雹。天氣晴明,物不成。多風寒,則年豐人安。冬至日風從离來,穀貴,貴在四十五日中,而小豆貴。前後一日同占。節並同。坎來,人安歲稔。震來,乳母多死,水旱不時,冬溫,人疫。艮來,正月多陰。坤來,蟲傷禾稼,人民不安其處。兌來,秋多雨,人大愁。巽來,蟲生傷物。乾來,夏多寒。冬至以水,溫疫盛行。以土,雷聲如水流。凡節占風、雲,日影遇陰晦,前後一日同占。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巽,月德在壬,月空在丙,月合在丁,月厭在子,月殺在未。

黃道:青龍在申,明堂在酉,金匱在子,天德在丑,玉堂在卯,司命在午。

黑道:天刑在戌,朱雀在亥,白虎在寅,天牢在辰,玄武在巳,句陳在未。

天赦:甲子是日也。

出行日:寅為歸忌,巳為天羅,酉為刑獄,二十日窮日,癸亥日,並不可遠行、嫁娵、上官,皆凶。

臺土時:此月每日日昳未時是也。行者往而不返。

四殺沒時:四仲之月,用乾時戌後亥前,艮時丑後寅前,坤時未後申前,巽時辰後巳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皆吉。

諸凶日:河魁在酉,天剛在卯,狼籍在午,九焦在申,血忌在午,天火在午,地火在子。注具正月門中。

嫁娵日:求婦未日吉。天雄在申,地雌在戌,不可嫁娵。新婦下車乾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二月、八月生女。此月納財,金命女,宜家人,吉;木命女,宜子;水命女,自如;火命女,凶;土命女,孤寡。納財吉日:丙子、癸卯、乙卯。是月行嫁,丑、未女吉,子、午女妨身,巳、亥女妨夫,卯、酉女妨舅姑,辰、戌女妨首子,寅、申女妨父母。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日,不可嫁娵,主生離。冬壬子,害九夫。陰陽不將日:丁卯、己巳、己卯、庚辰、辛巳、庚寅、辛卯、壬辰、辛丑、壬寅、丁巳。

喪葬:此月死者,妨子、午、卯、酉人。斬草:辛卯、甲午、甲寅。殯:丙寅、庚子、丙申、乙卯、辛酉。葬:壬申、甲申、壬午、乙酉、庚寅、壬寅、丙午、庚子、己酉,吉。

推六道:天道艮、坤,死道丁、癸,地道甲、庚,兵道乙、辛,人道乾、巽,鬼道丙、壬。

五姓利月:羽,吉;年與日利用子、寅、卯、未、申、酉。商,大利;年與日利用子、卯、辰、巳、申、酉,吉。

起土:飛廉在申,土符在辰,土公在戌,月刑在卯。大禁南方。地囊:辛酉、辛卯。已上不動土,凶。月福德在巳,月財地在酉。已上取土並吉。

移徙:大耗在午,小耗在巳,五富在巳,五貧在亥。移徙不可往貧耗方,凶。日、辰亦同。冬壬子、癸亥,不可移徙、入宅、嫁娵,凶。

架屋:甲子、己巳、壬申、庚寅、辛丑、辛未、庚辰、乙亥、辛巳、甲申,已上日架屋吉。

禳鎮:共工氏有不才子,以冬至日死,為疫鬼,畏赤小豆。故冬至日以赤小豆粥厭之。十六日沐浴,吉。十日、十一日拔白髮,永不生。勿以十一日沐浴,仙家大忌。

食忌:是月勿食龜、鼈,令人水病。勿食陳脯。勿食鴛鴦,令人惡心。勿食生菜,患同九月。

試穀種:崔寔種穀法:「以冬至日平均五穀各一升,布囊盛,北墻陰下埋之。冬至後十五日,發取平均之,取多者,歲宜之。一云「五十日」。

貯雪水:《要術》云:「是月以器貯雪埋地中。以水浸穀種之,則收倍。」

羔種:是月生者為上時,同正月。

蒸㹠子:是月生者,不蒸則凍而死,宜以籠盛㹠子,置甑中,微火蒸之,汗出則止。

別寢:是月陰陽爭,冬至前後各五日別寢。

雜事:貨薪炭、緜絮。糴粳稻、粟、大小豆、麻子、胡麻等。伐木、取竹箭,此月堅成。造什物、農具。折麻、放麻。刈蒿、棘,貯年支草於隙地,至六月及秋霖時,俱利倍。

仲冬行春令,則蟲蝗為敗,水泉減,人多疥癘。

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聲發。

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

十二月[编辑]

季冬建丑。自小即得十二月節,陰陽使用,宜依十二月法。昏,奎中;曉,亢中。大寒,十二月中氣。昏,婁中;曉,氐中。

天道:是月天道西行,修造、出行,宜西方吉。

晦朔占:朔晦風雨者,春旱。朔日風從西來半日不止者,六類大疫。朔大寒,白兔見。

月內雜占:虹見,黍貴。一云:「八月穀貴。」月蝕,凶。雜占風,同十月占之。

月內吉凶地:天德在庚,月德在庚,月空在甲,月合在乙,月厭在亥,月殺在辰。

黃道:青龍在戌,明堂在亥,金匱在寅,天德在卯,玉堂在巳,司命在申。

黑道:天刑在子,朱雀在丑,白虎在辰,天牢在午,玄武在未,句陳在酉。

天赦:甲子日是也。

出行日:自小寒後三十日為往亡,子為歸忌,酉為天獄,丑為土公,不可遠行、動土,殺人。己亥日、三十日為窮日,並不可遠行。

臺土時:是月每日午時是也。

四殺沒時:四季之月,用乙時卯後辰前,丁時午後未前,辛時酉後戌前,癸時子後丑前。已上四時,可為百事,架屋、埋葬、上官,並吉。

諸凶日:河魁在辰,天剛在戌,狼籍在酉,九焦在巳,血忌在子,天火在酉,地火在亥。九焦、地火不種蒔,天火不架屋;血忌不針灸、出血,餘日不可為百事。

嫁娵日:求婦寅、卯日吉。天雄在巳,地雌在乙,不可嫁娵,凶。新婦下車辛時吉。此月生男、不可娵三月、九月生女。此月納財,金命女,吉;木命女,孤寡;水命女,凶;火命女,宜子;土命女,自如。納財吉日:己卯、壬寅、癸卯、丁卯。是月行嫁,子、午女吉,丑、未女妨身,寅、申女妨夫,巳、亥女妨父母,卯、酉女妨首子、媒人,辰、戌女妨舅姑。天地相去日:戊午、己未、庚辰、五亥,不可嫁娵,主生離。冬壬子,害九夫。陰陽不將日:丙寅、丁卯、丙子、丁丑、己卯、庚辰、己丑、庚寅、辛卯、庚子、辛丑、丙辰、大吉。

喪葬:此月死者,妨辰、戌、丑、未人。斬草:丙子、辛卯、庚子、癸卯、甲寅,吉。殯:丁卯、庚午、丁酉、乙卯。葬:丙寅、壬午、癸酉、壬申、甲申、乙酉、庚寅、丙申、壬寅、丙午、庚申、辛酉。

推六道:天道甲、庚,死道坤、艮,地道乙、辛,兵道乾、巽,人道丙、壬,鬼道丁、癸。地道、鬼道,葬送往來吉。天道、人道,嫁娵往來吉。

五姓利月:商姓辛丑為大墓。角姓乙丑為小墓。宮、羽姓吉。年與日同。

起土:飛廉在酉,土符在子,土公在丑,月刑在戌。大禁東方。地囊:乙丑、乙未。已上地,不可修造、起土,凶。日、辰亦同。月福德在酉,月財地在亥。已上取土吉。

移徙:大耗在未,小耗在午,五富在申,五貧在寅。移徙不可往貧耗上。冬壬子、癸亥,不可入宅、嫁娵,凶。

架屋:己巳、癸巳、甲午、己亥、乙巳、乙卯、甲子、庚午、乙亥、辛巳,吉。

鎮:二十三日沐,二日、十三日、三十日浴,吉。又云:「十五日沐浴。」已上去災。七日拔白,永不生。

祀竈:《搜神記》:「陰子方臘日見竈神,因以黃羊祀之,家乃暴富。」後人行之,多獲吉馬。

食忌:是月勿食葵,發痼疾。勿食薤。勿食蟹。勿食諸脾。勿食龜、鼈。必害人。勿食牛肉。凡烏牛自死者,若北首死者,害人。構枝及桑柴牛肉者,並令人生蟲。食自死豕肉,令人體痒。

造臘酒:臘日取水一石,置不津器中,浸麴末三斗,便下四斗米飯。至來年正月十五日,又下三斗米飯。又至二月二日,又下三斗米飯。至四月二十八日外開之。其瓮但露著,不用穰草,則三伏停之,不敗。

造醬:將炒黃浸一宿後,入釜中煑令軟硬得所,漉出。將煑黃水澄。取每豆黃一斗,用黃衣末六升,神麴四升,塩五升半,煑黃水調和勻後,封閉。如乾厚,即入熟水相添。

又造醬:豆黃簸去碎惡者。磨細一石黃衣。一石豆黃,淨淘一遍,又淘之。取再淘豆水,盛於瓮中,即入豆黃,次下黃衣,熟打,封閉。三日後,入塩一斗。其塩曝乾,篩去泥土。正月已後,漸漸諸法內所言黃衣者,即是以麥罨黃衣者。見六月內「罨黃衣法」。更入塩,直至四月醬熟,都入塩九斗,即足矣。寒食時,入熟油及䭃頭之類,甚佳。

魚醬:鯔魚、魦魚第一,鯉、鯽、鱧魚次之。切如鱠條子一斗,攤曝,令去水脉。即入黃衣末五升,好酒小許,塩五升,和,如肉醬法。腹腴之處最居下。寒即曝之,熱即涼處。可以經夏食之。《月錄》云:「用麴末,恐不停久,宜減之。」

免醬:剉兔取肉,切如鱠。脊及頸骨,細剉,相和肉。每一斗,黃衣末五升,塩五升,漢椒五合——去子。塩須乾。方:下好酒,和如前法,入瓷瓮子中,又以黃衣末蓋之,封泥。五月熟。骨與肉各別作,亦得。

澹脯:取麞、鹿肉,如常脯,厚作片,陰乾,勿著塩,即成脆脯,至佳。

白脯:此月中造者為上時。牛、羊、獐、鹿等精肉,破作片,冷水浸一宿,出,搦之,去血,候水清乃止。即用塩和椒末,浥經再宿,出陰乾,捧打,踏令緊。自死牛、羊亦得。

免脯:先作白塩湯,煑熟,去浮沫。欲出釜時,尤急火;火急乾易。置箔上,陰乾即成。脆美無比。若造生者,即依脯法。如五味者,先須塩𩸆兩三宿後,猛火焙熟,乾,味甚佳矣。

乾腊肉:取牛、羊、獐、鹿肉,五味淹二宿;又以葱、椒、塩湯中猛火煑之,令熟後,掛著陰處。經暑不敗。遠行即致麨。

造英粉:第一梁米,第二粟米,須一色,不得令雜,去碎者,揀去黍米。木槽中,下水踏十遍,水清乃止。大瓮中,多以水浸,夏三十日,春六十日,不用易水,臭爛乃佳。勿令日著。日滿,汲水就瓮中沃之,攪令酸氣盡,乃止。稍稍出,研之,水攪,取白汁,絹袋濾著別瓮。鹿者更研,令盡。以小杷子瓮中打良久,抨澄之。去清水,以濃汁著盆中,以杖一向旋之三百轉,乃止。盆蓋,勿令塵汚。良久,抨澄清,徐徐去水盡。以三重布帖粉上,布上簿著粟糠,糠上安灰。灰濕更易,乾乃止。然後削去四畔麁無光者;用中心圓如鉢形光潤者,以布鋪床上,刀𠠫如梳大,曝乾,碎挼,收之。入用:擬客食及隔油衣中使,及作香粉摩身。是月作,寒食出之,勝他月。

紅雪:朴消十斤,馬牙者尤佳,並須精鍊。升麻、大青、桑根白皮、槐花各三兩,犀角一兩,淡竹葉一握,蘇木三兩,鎚碎別煎。訶梨勒三十介,檳榔二十介,朱砂一兩。先細研,藥成乃下。右件升麻等七味剉,以水二斗浸一宿,煎取一大斗,絞去滓,去淀。即下朴消於藥汁中煎,以杓揚,不得停手。候無水,即下蘇木汁、朱砂,攪和,致於盆中。冷硬,收成。療一切病冷,以水下之。產後病以酒調服之,以湯投之。忌熱肉、麵、蒜等。

犀角丸:療癰腫并發背、一切毒腫,服之腫化為水神驗方:犀角一十二分,蜀升麻、黃芩、防風、人參、當歸、黃蓍、乾薑、蓼籃、黃連去毛、甘草子仁,已上各四兩,大黃三分,巴豆二十介。醋熬令黃,去心、膜。右先搗巴豆如泥,又研令極細,餘十三味並為散,入巴豆膏同研,令至勻。鍊蜜同搗,令巴豆勻細。為丸如梧桐子大。患者飲服三丸。通利三兩行,喫冷漿水粥止之。如不利,加至四五丸。唯初服快利,後漸減丸數,取溏痢為度。老少以意增減。腫消,皮皺,痢黃,水盡,乃止。忌熱麵、魚、蒜、猪肉、菘菜、生冷、粘食等。

溫白丸:治癖塊等心腹積聚、心胸痛、喫食不消、婦人帶下淋瀝、羸瘦困悶無力方:川烏頭十分,紫菀、吳茱萸、菖蒲、柴胡、厚薄、䓀梗、皂角去皮、子、茯苓、乾薑、黃連去毛、蜀椒出汗、人參、巴豆。醋熬黃,去皮、心。右件十四味等分,搗,羅,入巴豆,研令極細勻。以白蜜和,搗二千杵,丸如梧桐大。一服二丸;不痢加至十丸。十五日後,惡濃血如雞肝等下,勿怪。忌生冷、醋滑、猪、魚、雞、犬、牛、馬、鵝、五辛、油膩、熱麵、豆、糯米、陳臭等物。

備急丸:治腹內諸卒暴百病方:大黃、乾薑、巴豆,已上等分。巴豆去心、皮,醋熬令黃,搗如泥,又研令細勻。右件大黃、乾薑,搗羅為散;和巴豆膏,研至勻。鍊蜜為丸,——更搗三千杵。若中惡客忤,心腹脹滿刺痛,氣急口噤,停尸卒死者,以煖水或酒服如大豆許大三四枚,捧頭起,令得下,即愈。若口噤定,研丸成汁,乃傾口中,令從齒間入至腹,良驗。忌蘆笋、猪肉、冷水。

茵陳丸:治瘴疫、時氣、溫、黃等。若嶺表行往,此藥常隨身。茵陳四兩,大黃五兩,豉心五合,恒山子仁、芒消、杏仁,去皮、尖,熟研後入之。已上各三兩,鼈甲三兩,去膜,酒及醋塗。巴豆一兩。熬,別研入用。右件九味,搗羅為末,鍊蜜為丸。初得時氣、三日旦,飲服五丸,如梧桐子大。如行十里許,或痢或汗或吐;如不吐不汗不痢,更服一丸;五里久不覺,即以熱飲促之。老少以意酌度。凡黃病、痰癖、時氣、傷寒、瘧疾、小兒熱欲發癇,服之無不差。療瘴神驗。赤白痢亦妙。春初一服,一年不病。忌人莧、蘆笋、猪肉。已前諸藥,臘月合,收瓶中,以蠟紙固口,置高處。逐時減出。可二三年一合。

面脂:香附子大者十介,白芷三兩,零陵香二兩,白茯苓一兩,並須新好者。細剉研,以好酒拌令浥浥,蔓菁油二升,先文武火於瓶器中養油一日;次下藥,又煑一日。候白芷黃色,綿濾去滓,入牛羊髓各一升,白蠟八兩,白蠟是蜜中蠟。麝香二分,——先研令極細,又都煖相和,合熱攪勻。冷凝即成。

澡豆:糯米二升,浸搗為粉,曝令極乾;若微濕,即損香。黃明膠一斤,令通起,搗篩;餘者炒作珠子,又搗取,盡須過熟。皂角一斤,去皮後秤。白芨、白芷、白蘝、白术、蒿本、芎藭、細辛、甘松香、零陵香、白檀香十味,各一大兩,乾構子一升。一名楮子。右件搗篩,細羅都勻,相合成,澡豆方甚衆,此方最佳。李定所傳。

香油:療頭風、白屑、頭痒、頭旋、妨悶等方:蔓荊子三大合,香附子三十介,北地者佳。蜀附子——大猛——、羊躑躅花各一大兩,旱蓮子草、零陵香各一大兩,葶藶子一大兩半,已上六味細剉,綿裹;故鏵鐵半斤碎。右都浸於一大升生麻油中。七日後,塗頭。旋添油;如藥氣盡,即換。

薰衣香:方甚衆,此最妙:沉香一斤,崑崙者甲香二兩半,蘇合香一兩半,白檀香、丁香各一兩,麝香半兩。右件並須新好,一味惡即損諸香,並搗,以麁紗羅篩之。蜜二大升,六月收者,煉之,——入朴消一兩同煉,掠去沫。候冷,和香,作劑,令可九。瓷油瓶盛,密封,入地窨。一月出之,收貯,久尤佳。唯在麁細乾濕得所,乾則難丸。燒須與香煙共盡,不可焦臭香氣。

烏金膏:治一切惡瘡腫方:油麻油一斤,黃丹四兩,冬月六兩。蠟四兩,頭髮一團。雞子大。右先炒黃丹令黑,即下油及髮,手不住攪之,從旦至午。取一點,滴於水中,候可丸,便即成也。乃下蠟。蠟消後,一兩沸,即盛於瓶中。

烏蛇膏:療惡瘡,生好肉,去水、風毒、氣腫方:油麻油一斤,黃丹二大兩,烏蛇二大兩,,搗末。鼠一介,臘月者佳。蠟四兩。右先以油煎鼠,令消,去滓。入黃丹并蛇末,以微火更煎,攪。沸後,下蠟,更煎十沸,膏即成。下入瓷器中盛封。塗瘡,一日一易爾。

辟瘟法:《養生術》云:「臘夜持椒三七粒,臥井傍,勿與人言,投椒井中,除瘟疫病。」

是月碾米:數人口,乾碾米,貯于新瓦瓮中,盆蓋,泥封一瓮。瓮開,可終一年。瓮下側塼支,令通風。

斷鼠尾:《雜術》云:「臘月捕鼠,斷其尾,至來年正月斬之,制鼠暴也。」

臘炙:是月收臘祀餘炙,以杖頭穿,豎瓜田角,去蟲。

挂猪耳:是月收猪耳釣堂梁上,令人致富。

收猪脂:臘日收買猪脂,勿令經水,新瓷器盛,埋亥地百日,治療癰疽。此月中收者亦得。

貯糯米:是月貯之。夏中糶之。《食禁》云:「孕婦食糯米,令子多白蟲。」

留羊種:同正月。

蒸㹠子:同十一月。

務斬伐竹木:此月不蛀。

造農器:收連加、犂、耬、磨、鏵、鑿、鋤、鎌、刀、斧。向春人忙,宜先備之。

神明散:蒼术、䓀梗、附子各二兩,烏頭四兩,細辛一兩。右搗篩為散,絳囊盛帶之方寸匕。一人帶,一家不病。右染時氣者,新汲水調方寸匕服之,取汗,便差。春分後,宜施之。

雜事:造車。貯雪。收臘糟。造竹器、碓、磑。糞地。造𩛿。刈棘。屯墻。貯草。貯皂莢。縳笤箒。

藝田:《要術》云:「是月燒荒,正月開之。」

溉冬葵:汲水澆之。有雪即不用。

燒苜蓿:苜蓿之地,此月燒之,訖,二年一度,耕壠外,根斬,覆土掩之,即不衰。凡苜蓿,春食,作乾菜,至益人。紫花時,大益馬。六月已後,勿用餵馬;馬喫著蛛網,吐水損馬。

掃葱:去其枯葉;不去則至春不茂。

嫁果樹:同正月。

瘞果栽:貯桃李之核,此月瘞之。至春深芽生出後,移之。

斸樹栽:此月為佳。

斫葉樹,剝桑皮,此月為上時。

斬構取皮,此月為上時,四月為中時;非此兩月,即枯死。至正月燒之。

屠蘇酒:大黃、蜀椒、䓀梗、桂心、防風各半兩,白术、虎杖各一兩,烏頭半分。右八味,剉,以絳囊貯。歲除日薄晚,掛井中,令至泥。正旦出之,和囊浸於酒中,東向飲之,從少起至大,逐人各飲小許,則一家無病。候三日,棄囊并藥於井中。此軒轅黃帝之神方矣。

庭燎:歲除夜,積柴於庭,燎火,辟災而助陽氣。

禳鎮:投麻豆辟溫法:《魚龍河圖》云:「除夜四更,取麻子、小豆各二七粒,家人髮小許,投井中,終歲不遭傷寒、溫疫。」

齋戒:是月晦日前兩日,通晦日三日,齋戒,燒香,淨念經文,仙家重之。

季冬行春令,則胎夭多傷,人多痼疾。

行夏令,則水潦為敗,時雪不降,冰凍消釋。

行秋令,則白露早降,介蟲為妖。

又臘日取皂角,燒為末。遇時疾,晨旦以井花水調一錢匕服之,必差。

又此月好合藥餌,經久不暍耳。

[编辑]

宋跋[编辑]

余今彫印此書,蓋欲盛傳於世,廣利於人,助國勸農,冀萬姓同躋富壽者也。凡百君子,依而行之,則乃子乃孫,定無飢凍橫夭之患。

大宋至道大歲丙申九月十五日記

施元吉彫字

作管反部田反尼反昨焦反秦醉反子力反於兩音禮巨淹許羈音恭呼雞呼改直例必袂古侯徒谷扶沸𧘂尺容北教楚洽紆物力軌祖雞音侍奴當羊益北角介胡力種直追。打也。音伐。舂也。女亮方問蒲巴苦洽音希奴困都禮尺玉祖紅音簡阻史他干古巧古典音勇奴代疎有音同尿奴弔苦刀烏瓜音呂尺亮音咸直立魚肺音九烏拔烏合呼各奴豆薄報苦媧在細書勺禿他各方免古孝皮賣下革居致音罕必至虛郭清歲北角市緣補過音衫𠠫郎計定念姒賜下革渠牛音帝陟栗布火音豆徐盈音遙之閏

柳希潜跋[编辑]

余甞得《四時纂要》於客中,尋常間俯而讀,仰而思,則實是農家書也。其耕種耘穫之,風雨霜露之節,與夫蠶桑、醫藥,家忌、俗諱,無不備載,今甚愛之,以為雖百金不願易也。而第恨印本無傳,知者蓋寡,遂絕人事而書得之,欲入其梓,壽其傳,與一國公共之。而間或有無稽怪誕之說,不經虛偽之言,故欲撰抄要語,以便考覽。而測海之心,雖明於涇渭之分;相馬之眼,尚暗於驪黃之辨,則有志未就者,日月多矣。

僚友朴宣氏,分憂朔州,求得書本,以充行橐。余知朴侯謹愨,好書人也,其不秘于家而刊行於世,可知矣。自慶其夙好之篤,於是乎副而公共之心,庶幾伸矣。萬曆五年丁丑中元日,儒州後裔八十歲老翁,通訓大夫行繕工監副正柳希潜謹跋。

杭州潘家彫[编辑]

徃在丁丑歲,余以繕工判官,授朔州之歸,同官柳正希潜,氏袖一書屬余曰:「君其壽傳,為一國公共之資。」吾觀是書,信農家纂要之說也。昔孟軻氏曰:「雖有鎡基,不如乘時。」夫察寒暑之氣,占風霜之,耕種及時,鋤耘有節,其有補於三農之事,豈不大哉;與夫樹植、畜牧、卜筮、忌諱,微不俱載,最所切於日用之中者也。余謹授而歸,寳而愛之,期布于世,以售吾君不秘之志也。第以朔邑凋弊,無以為措;厥後連任邊帥,時備無暇;每恨未酬吾君付托之意,尋常耿耿于懷,蹔不忘心。未幾柳君亦捐世,嗚呼痛哉!今者幸忝授鉞于茲,聖明在上,不見兵革,籌邊之餘,捐俸鳩工,以鋟于梓,不月而訖功。於是自喜其平生寳藏之書,得以刊行,而吾君地下之魂,亦可以慰矣。時萬曆十八年庚寅仲春,慶尚左兵使朴宣謹跋。

慶尚左兵營開刊

逸文[编辑]

正月[编辑]

屠蘇,孫思邈庵名。一云:屠,割也;蘇,腐也。《事文類聚》前集卷六

是月⋯⋯寅日,寅拔白。《四時宜忌》

二月[编辑]

是月⋯⋯十四日、二十八日,拔白鬚髪,良。《四時宜忌》

四月[编辑]

梅熟而雨曰梅雨。又閩人以立夏後逢庚日為入梅,芒種後逢壬為出梅。農以得梅雨,乃宜耕耨。故諺云:「梅不雨,無米炊。」《歲時廣記》卷二

六月[编辑]

種蘿蔔:諺云:「頭伏蘿蔔末伏芥。」宜肥地,沙土尤佳,瘦地用糞,作壠。先於五月内耕樓五六次,至是月六日種之。鋤不厭頻。尤宜稀,則根大而實。子陳尤佳。《養餘月令》卷十一

漚麻。《農桑輯要》卷七

七月[编辑]

立秋日以秋水吞赤小豆七七粒,止赤白痢疾。《歲時廣記》卷二十五

七月十五日,取佛座下土著臍中,……厭火災。《歲時廣記》卷三十

八月[编辑]

按《四時纂要》及諸家种藝之書,八月三卯日種麥,十倍全收。《救荒活民書》卷二

十一月[编辑]

勿食生菜,令人發宿疾。《養生月覽》

十二月[编辑]

收牛糞。《農桑輯要》卷七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