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論「文人相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論「文人相輕」 四論「文人相輕」
作者:魯迅
1935年9月
五論「文人相輕」——明術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雜文二集》和《文學論壇
署名發表

前一回沒有提到,魏金枝先生的大文《分明的是非和熱烈的好惡》裡,還有一點很有意思的文章。他以為現在「往往有些具著兩張面孔的人」,重甲而輕乙;他自然不至於主張文人應該對誰都打拱作揖,連稱久仰久仰的,只因為乙君原是大可欽敬的作者。所以甲乙兩位,「此時此際,要談是非,就得易地而處」,甲說你的甲話,乙呢,就覺得「非中之是,……正勝過於似是之非,因為其猶講交友之道,而無門閥之分」,把「門閥」留給甲君,自去另找講交道的「朋友」,即使沒有,竟「與麻瘋病菌為伍,……也比被實際上也做著騙子屠夫的所誘殺臠割,較為心願」了。

這擁護「文人相輕」的情境,是悲壯的,但也正證明瞭現在一般之所謂「文人相輕」,至少,是魏先生所擁護的「文人相輕」,並不是因為「文」,倒是為了「交道」。朋友乃五常之一名,交道是人間的美德,當然也好得很。不過騙子有屏風,屠夫有幫手,在他們自己之間,卻也叫作「朋友」的。「必也正名乎」,好名目當然也好得很。只可惜美名未必一定包著美德。「翻手為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君不見管鮑貧時交,此道今人棄如土!」這是李太白先生罷,就早已「感慨系之矣」,更何況現在這洋場——古名「彝場」——的上海。最近的《大晚報》的副刊上就有一篇文章在通知我們要在上海交朋友,說話先須漂亮,這才不至於吃虧,見面第一句,是「格位(或‘迪個’)朋友貴姓?」此時此際,這「朋友」兩字中還未含有任何利害,但說下去,就要一步緊一步的顯出愛憎和取捨,即決定共同玩花樣,還是用作「阿木林」之分來了。「朋友,以義合者也。」古人確曾說過的,然而又有古人說:「義,利也。」嗚呼!

如果在冷路上走走,有時會遇見幾個人蹲在地上賭錢,莊家只是輸,押的只是贏,然而他們其實是莊家的一夥,就是所謂「屏風」——也就是他們自己之所謂「朋友」——目的是在引得蠢才眼熱,也來出手,然後掏空他的腰包。如果你站下來,他們又覺得你並非蠢才,只因為好奇,未必來上當,就會說:「朋友,管自己走,沒有什麼好看。」這是一種朋友,不妨害騙局的朋友。荒場上又有變戲法的,石塊變白鴿,壇子裝小孩,本領大抵不很高強,明眼人本極容易看破,於是他們就時時拱手大叫道:「在家靠父母,出家靠朋友!」這並非在要求撒錢,是請托你不要說破。這又是一種朋友,是不戳穿戲法的朋友。把這些識時務的朋友穩住了,他才可以掏呆朋友的腰包;或者手執花槍,來趕走不知趣的走近去窺探底細的傻子,惡狠狠的啐一口道:「……瞎你的眼睛!」

孩子的遭遇可是還要危險。現在有許多文章裡,不是常在很親熱的叫著「小朋友,小朋友」嗎?這是因為要請他做未來的主人公,把一切擔子都擱在他肩上了;至少,也得去買兒童畫報,雜志,文庫之類,據說否則就要落伍。

已成年的作家們所占領的文壇上,當然不至於有這麼彰明較著的可笑事,但地方究竟是上海,一面大叫朋友,一面卻要他悄悄的納錢五塊,買得「自己的園地」,才有發表作品的權利的「交道」,可也不見得就不會出現的。八月十三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