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岡上廣開土境平安好太王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岡上廣開土境平安好太王碑
高句麗長壽王 高巨連
(□為殘缺無法辨識文字)
好太王碑

惟昔始祖,鄒牟王之創基也。出自北夫餘,天帝之子。母河伯女郎,剖卵降出生子。有聖□□□□□命駕巡車南下,路由夫餘奄利大水。王臨津言曰我是皇天之子,母河伯女郎,鄒牟王。為我連葭!浮龜應聲即為連葭。浮龜然後造渡於沸流谷,忽本西,城山上而建都焉。樂世位,因遣黃龍來下迎王,王於忽本東岡,黃龍負昇天。顧命世子儒留王,以道興治,大朱留王紹承基業。[遝]至十七世孫國岡上廣開土境平安好太王,二九登祚,號為永樂太王,恩澤洽于皇天,威武被四海。掃除□□,庶寧其業。國富民殷,五穀豊熟,昊天不弔,卅有九晏駕棄國。以甲寅年九月廿九日乙酉遷就山陵,於是立碑銘記勳績,以永後世焉。其辭曰:

永樂五年,歲在乙未,王以碑麗不息,□躬率往討。過富山負碑至鹽水上,破其丘部洛、六七百當,用馬兼羊不可稱數。於是旋駕,因過平道,東來城、力城、北豊、五。遊觀土境,田獵而還。百殘、新羅舊是屬民,由來朝貢,而倭以辛卯年來,渡破百殘,□□新羅,以為臣民。以六年丙申,王躬率水軍討利殘國軍□□。首攻取壹八城、臼模盧城、各模盧城、幹利城、□□城、閣彌城、牟盧城、彌沙城、□舍鳥城、阿旦城、古利城、□利城、雜彌城、奧利城、勾牟城、古模耶羅城、頁□城、□□城、分而能羅城場城、於利城、農賣城、豆奴城、沸□□利城、彌鄒城、也利城、大山韓城、掃加城敦拔城、□□□城、婁實城、散那城、□婁城細城、牟婁城、弓婁城、蘇灰城、燕婁城、柝支利城、巖門至城、林城、□□城、□□城、□利城、就鄒城、□拔城、古牟婁城、閨奴城、貫奴城、豐穰城、□城、儒□羅城、仇天城、□□□□□其國城。賊不服氣,敢出百戰。王威赫怒渡阿利水遣刺迫城,橫□侵穴□便國城。百殘王困,逼獻出男女生白一千人,細布千匝,歸王自誓,從今以後,永為奴客。太王恩赦先迷之御,錄其後順之誠。於是得五十八城、村七百。將殘王弟並大臣十人,旋師還都。

八年戊戌,教遣偏師觀帛慎土谷。因便抄得莫新羅城加太羅谷男女三百餘人,自此以來朝貢論事。九年己亥,百殘違誓與倭和通。王巡下平穰,而新羅遣使白王云,倭人滿其國境,潰破城池,以奴客為民,歸王請命。太王恩後稱其忠誠,時遣使還,告以□訴。十年庚子,教遣步騎五萬,往救新羅,從男居城至新羅城,倭滿其中。官兵方至,倭賊退□□□□□□□□來背息,追至任那加羅,從拔城,城即歸服。安羅人戍兵拔新羅城,□城。倭滿,倭潰城大□□□□□□□□□□□□□□□□□九盡臣有尖安羅人戍兵滿□□□□其□□□□□□□言□□□□□□□□□□□□□□□□□□□□□□□□□□辭□□□□□□□□□□□□□潰□以隨□。安羅人戍兵昔新羅,安錦未有身來朝貢□。國岡上廣開土境好太王□□□□寐錦□□僕句□□□□朝貢。十四年甲辰而倭不軌,侵入帶方界□□□□□,石城□連船□□□王躬率□□從平穰□□□鋒相遇,王幢要截盪刺,倭寇潰敗,斬殺無數。

十七年丁未,教遣步騎五萬,□□□□□□□□□城□□合戰,斬殺湯盡所稚鎧鉀一萬餘,領軍資器械不可勝數。還破沙溝城、婁城、還住城、□□□□□□那□城。廿年庚戌,東夫餘舊是鄒牟王屬民中叛不貢,王躬率往討,軍到餘城,而餘城國駢□□□□□□那□□王恩晉虛。於是旋還。又其慕化隨官來者味仇婁鴨盧卑斯麻鴨盧□立婁鴨盧肅斯舍鴨盧□□□鴨盧。

凡所攻破城六十四村,一千四百守墓人煙戶賣勾余民國煙。二看煙三東海賈國煙三看煙五敦城民四家盡為看煙。于城一家為看煙碑,利城二家為國煙,平穰城民國煙。一看煙十呰,連二家為看煙,住婁人國煙一看煙卌二,溪谷二家為看煙。梁城二家為看煙,安失連廿二家為看煙,改谷三家為看煙,新城三家為看煙,南蘇城一家為國煙。新來韓穢沙水城國煙一看煙,一牟婁城二家為看煙,豆比鴨岑韓五家為看煙,勾牟客頭二家為看煙,永底韓一家為看煙,舍蔦城韓穢國煙。三看煙廿一古家耶羅城一家為看煙,炅古城國煙。一看煙三客賢韓一家為看煙,阿旦城雜珍城合十家為看煙,巴奴城韓九家為看煙,各模廬城四家為看煙,各模盧城二家為看煙,牟水城三家為看煙,幹弓利城國煙。二看煙三彌舊城國煙。七看煙□□□□七也利城三家為看煙,豆奴城國煙。一看煙二奧利城國煙。二看煙八須鄒城國煙。二看煙五百殘南居韓國煙。一看煙五大山韓城六家為看煙農賣城國姻。一看煙一閏奴城國煙。二都煙廿二古牟婁城國煙。二看煙八琢城國煙。一看煙八味城六家為看煙,就咨城五家為看煙,豐穰城廿四家為看煙,散那城一家為國煙。那旦城一家為看煙,勾牟城一家為看煙,於利城八家為看煙,比利城三家為看煙,細城三家為看煙。

國岡上廣開土境好太王存時教言,祖王先王但教取遠近舊民守墓洒掃,吾慮舊民轉當嬴劣。若吾萬年之後,安守墓者。但取吾躬率所略來韓穢,令備洒掃言教如此,是以如教令。取韓穢二百廿家,慮其不知法則,復取舊民一百十家,合新舊守墓石國煙,卅看煙三百都合三百卅家。自上祖先王以來,墓上不安石碑,致使守墓人煙戶差錯。惟國岡上廣開土境好太王,盡為祖先王墓上立碑,銘其煙戶不令差錯。又制守墓人自今以後不得更相轉賣,雖有富足之者亦不得檀買,其有違令賣者刑之買人,制令守墓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