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國朝文類 卷第九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

國朝文𩔖卷第九

 詔赦

  即位詔庚申年四月

朕惟祖宗肇造區宇奄有四方武功迭興文治多

闕五十餘年於此矣蓋時有先後事有緩急天下

大業非一聖一朝所能兼備也

先皇帝即位之初風飛雷厲將大有爲憂國愛民

之心雖切於巳尊賢使能之道未得其人方董䕫

門之師遽遺鼎湖之泣豈期餘恨竟弗克終肆予

沖人渡江之後蓋將深入焉乃聞國中重以僉軍

之擾黎庶驚駭(⿱艹石)不能一朝居者予爲此懼馹𮪍

馳歸目前之急雖紓境外之兵未戢乃會羣議以

集良規不意宗盟輙先推戴左右萬里名王巨僚

不召而來者有之不謀而同者皆是咸謂國家之

大綂不可乆曠神人之重𭔃不可暫虗求之今日

太祖嫡孫之中先皇母弟之列以賢以長止予一

人雖在征伐之間每存仁愛之念博施濟衆實可

爲天下主天道助順人謨與能祖訓傳國大典於

是乎在孰敢不從朕峻辭固讓至于再三祈懇益

堅誓以死請於是俯循輿情勉登大寳自惟寡昧

屬時多艱(⿱艹石)渉淵氷罔知攸濟爰當臨御之始冝

新弘逺之規祖述變通正在今日務施實德不尚

虗文雖承平未易遽臻而飢渇所當先務略舉其

切時便民者條列於后嗚呼歴數攸歸欽應上天

之命勲親斯託敢忘烈祖之規建極體元與民更

始朕所不逮更頼我逺近宗族中外文武同心恊

力獻可替否之助也誕告多方體予至意

  中綂建元詔       王鶚

祖宗以神武定四方淳德御羣下朝廷草創未遑

潤色之文政事變通漸有綱維之目朕𫉬纉舊服

載擴丕圖稽列聖之洪規講前代之定制建元表

歳示人君萬世之傳紀時書王見天下一家之義

法春秋之正始體大易之乾元炳煥皇猷權輿治

道可自庚申年五月十九日建號爲中綂元年惟即

位體元之始必立經陳紀爲先故内立都省以緫

權綱外設緫司以平庶政仍以興利除害之事補

偏捄弊之方隨詔以頒申畫于后於戲秉籙握樞

必因時而建號施仁發政期與物以更新敷宣懇

惻之辭表著憂勞之意凢在臣庶體予至懐

  中綂元年正月赦     王鶚

我國家

烈祖肇基  先皇繼統惟圖日闢於疆宇未免

歳耀於兵威事有當爲時難遽巳朕𫉬承丕祚巳

降德音念士卒暴露者乆之而人民離散者多矣

干戈載戢田里俾安不期同氣之中俄有䦧墻之

侮顧其沖㓜敢啓兹謀皆被姦讒相濟以惡彼既

階於禍亂此當應以師徒朕惟父母兄弟之親宗

廟社稷之重遣使敦諭至于再三亂紀執迷曽無

少革以致宗族共怒戈甲乃興重念兵方弭而復

徴民甫休而再擾危疑未釋反側不安詿誤者至

及於無辜拘囚者或生於不測非朕本意䀌然傷

心冝推曠蕩之恩普示哀矜之意於戲悛心或啓

忍加管蔡之刑内難既平迓續成康之治

  賜髙麗國王暦日詔中綂五年正月王鶚

諭髙麗國王 植獻歳發春式遘三陽之㑹對時

育物冝同一視之仁睠爾外邦忠於内附肇因正

旦庸展賀儀方使介之還歸湏筴書之播告今賜

卿中綂五年暦日一道卿其(⿱艹石)稽古典敬授民時

勸彼東嵎之氓勤於南畒之事茂迎和氣迄用康

年時乃之休惟朕以懌

  至元改元赦中統五年八月    王    鶚

應天者惟以至誠拯民者莫如實惠朕以菲德𫉬

承慶基内難未戡外兵弗戢夫豈一日于今五年

頼 天地之𢌿矜暨祖宗之垂𥙿凢我同氣㑹于

上都雖此日之小康敢朕心之少肆比者星芒示

儆雨澤愆常皆闕政之所繇顧斯民其何罪冝布

惟新之令⿰氵専施在宥之仁於戲否徃泰來迓續亨

嘉之㑹鼎新革故正資輔弼之良

  建國號詔至元八年十一月    徒    單公履

誕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紹百王而紀

綂肇從隆古匪獨我家且唐之爲言蕩也堯以之

而著稱虞之爲言樂也舜因之而作號馴至禹興

而湯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還事殊非古雖

乗時而有國不以義而制稱爲秦爲漢者蓋從初

起之地名曰陏曰唐者又即始封之爵邑是皆徇

百姓見聞之狃習要一時經制之權冝槩以至公

得無少貶我

太祖聖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

圖四振天聲大恢土宇輿圖之廣歴古所無頃者

耆宿詣庭奏章伸請謂既成於大業冝早定於鴻

名在古制以當然於朕心乎何有可建國號曰大

元蓋取易經乾元之義兹大冶流形於庶品孰名

資始之功予一人厎寧於萬邦尤切體仁之要事

從因革道恊天人於戲稱義而名故匪爲之溢美

孚休惟永尚不負於投艱嘉與敷天共隆大號

  頒授時暦詔至元十七年六月   李   謙

自古有國牧民之君必以欽天授時爲立治之本

黄帝堯舜以至三代莫不皆然爲日官者皆世守

其業隨時考驗以與天合故暦法無數更之弊及

秦滅先聖之術每置閏於𡻕終古法蓋殫廢矣由

兩漢而下立積年曰法以爲推歩之準因仍㳂襲以

迄于今夫天運流行不息而欲以一定之法拘之未

有乆而不差之理差而必改其𫝑有不得不然者

今命太史院作靈臺制儀象日測月驗以考其度

數之真積年日法皆所不取庶幾脗合天運而永

終無弊乃者新暦告成賜名曰授時暦自至元十八

年正月一日頒行布告遐邇咸使聞知

  清冗職詔至元二十三年七月    李    謙

惟我

祖宗肇造區夏雖中書巳甞建立而官制未暇舉

行迨予圖大以宅中思欲繼志而述事集儒臣之

公議法前代之彞章爰立省部院臺以正朝廷綱

紀自疆土極照臨之逺而省臺有内外之分日益

月増官冗人濫甞勑有司而澄汰意能舊制之遵

承比聞近侍之言謂益曩時之弊彼不勝重任有

壅上聞苟尚蹈匪彞時惟予咎其清冗職用復前

規於戲官不必備惟其人朕恪守巳成之憲爾尚

克勤于乃事卿永肩圖報之心

  加封五嶽四瀆四海詔至元二十八年二月 閻 復

朕惟名山大川國之秩祀今嶽瀆四海皆在封宇

之内民物阜康時惟神休而封號未加無以昭荅

靈貺可加上東嶽爲天齊大生仁聖帝南嶽司天

大化昭聖帝西嶽金天大利順聖帝北嶽安天大

貞玄聖帝中嶽中天大寧崇聖帝加封江瀆爲廣

源順濟王河瀆靈源弘濟王淮瀆長源溥濟王濟

瀆清源善濟王東海 廣德靈㑹王南海廣利靈

孚王西海廣潤靈通王北海廣澤靈祐王仍各遣

官詣祠致告以稱朕敬恭神明之意

  興師征江南諭行省官軍詔 王構

爰自

太祖皇帝以來彼宋與我使介交通殆非一次彼

此曲直之事亦所共知不必歴舉迨我

憲宗之世朕以藩職奉命南伐師次鄂渚彼賈似

道遣宋京詣我近臣博都歡前河南路經略使趙

璧請罷兵息民願奉𡻕幣于我朕以國之大事宗

親在上必湏入計用報而還即位之始追憶是言

乃命翰林侍講學士郝經等奉書徃聘蓋爲生靈

之計也古者兵交使在其間惟和與戰冝嗣報音

其何與於使哉而乃執之卒不復命至如畱此一

二行李於此何損於彼何益以致師出連年邊境

之間死傷相籍係累相属皆彼宋自禍其民也襄

陽被圍五年旅拒王師義當不貸朕先有成命果

能出降許以不死是既降附之後朕不食言悉全

其命冀宋悔過或啓令圖而乃迷執罔有悛心所

以問罪之師有不能巳者今遣爾等水陸並進爾

等當布告遐邇夫以天下爲事爰及干戈自古有

之無辜之民初無與焉(⿱艹石)彼界軍民官吏人等去

逆效順與衆來降或别立竒功者驗等第官資遷

擢其所附軍民冝嚴勅將士毋得妄行殺掠父母

妻孥家口母致分散仍加賑給令得存濟其或固

拒弗從及迎敵者俘戮何疑

  即位詔至元三十一年四月     王     構

朕惟

太祖聖武皇帝受天眀命肇造區夏聖聖相承光

熈前緒迨我

先皇帝體元居正以來然後典章文物大備臨御

三十五年薄海内外罔不臣屬宏規逺略厚澤深

仁有以衍皇元萬世無疆之祚我 昭考早正儲

位德盛功隆天不假年四海缺望顧惟眇質仰荷

先皇帝殊眷徃𡻕之夏親授皇太子寳付以撫軍

之任今春宫車逺馭奄棄臣民乃有宗藩昆弟之

賢戚畹官僚之舊謂祖訓不可以違神噐不可以

曠體承 先皇帝夙昔付託之意合辭推戴誠切

意堅朕勉徇所請於四月十四日即皇帝位尚念 先朝

庶政悉有成規惟愼奉行罔敢失墜更頼宗親勲

戚左右忠良各盡乃誠以輔台德

  五鎭山加封詔大德三年  王  構

朕惟九州之有鎭山三代以爲常祀嶽瀆四海加

封爰自于先朝疆理羣方同饗冝遵於舊制乃眷

粹靈之懿其増號秩之華今加上東鎭沂山曰元

德東安王南鎭㑹稽山曰昭德順應王西鎭吴山曰

成徳永靖王北鎭毉巫閭山曰貞德廣寧王中鎭

霍山曰崇德應靈王地德恒安功恊成于奄奠民

生咸阜治浸格于隆平仍命所在有司以時致祭

務盡精嚴尚冀歆承益孚嘉貺

  建儲詔大徳九年六月     閻     復

惟我

太祖聖武皇帝

丗祖聖徳神功文武皇帝規模宏逺預建儲嗣式

與古合朕恪遵祖宗成憲允恊昆弟僉言立嫡子

德夀爲皇太子兹有日矣比者逺近宗親復以爲

請又中書百司及諸老臣請授冊寳昭示中外朕

俯從衆願於今月五日授以皇太子寳所有冊禮

其如常制属兹盛舉冝布新恩於戲慶衍無疆既

正名於國本仁同一視尚均福於黎元

  即位詔大徳十一年五月    閻    復

昔我

太祖皇帝以武功定天下

丗祖皇帝以文德洽海内列聖相承丕衍無疆之

祚朕目先朝肅將天威撫軍朔方殆將十年親御

甲胄力戰却敵者屢矣方諸蕃内附邊事以寧遽

聞宮車晏駕廼有宗室諸王貴戚元勲相與定䇿

於和林咸以朕爲

丗祖曽孫之嫡 𥙿皇正𣲖之傳以功以賢冝膺

大寳朕謙譲未遑至于再三還至上都宗親大臣

復請於朕間者姦臣乗𨻶謀爲不軌頼祖宗之靈

母弟愛育𥠖㧞力八達禀命 太后恭行天罰内

難既平神器不可乆虗宗祧不可乏祀合辭勸進

誠意益堅朕勉徇輿情於五月二十一日即皇帝位

任大守重(⿱艹石)渉淵氷属嗣服之云初其與民而更

始於戲丕承丕顯敢忘持守之心于蕃于宣勉效

忠勤之力共毗新政聿厎隆平

  行銅錢詔至大二年十月

錢幣之法其來逺矣三代以降㳂革不常

丗祖皇帝建元之初頒行交鈔以權民用已有錢

幣兼行之意蓋錢以權物鈔以權錢子母相資信

而有證今鈔法一新期於公私兩利重惟經乆之

計必復鼓鑄之規

  至大三年十月赦     姚燧

朕自嗣守丕基致孝太室奉上玉𠕋寳加謚

太祖爲法天啓運聖武皇帝光獻翼聖皇后

睿宗仁孝景襄皇帝顯懿莊聖皇后

丗祖聖德神㓛文武皇帝昭SKchar順聖皇后

𥙿宗文惠眀孝皇帝徽仁𥙿聖皇后

順宗昭聖衍孝皇帝

成宗欽眀廣孝皇帝貞慈静懿皇后于斯之時冝

降德音誕告天下猶恐數赦或賊良民今因西北

叛王不受正朔五十餘年其子察八而蓋愆前人

盡率部衆歸命闕庭及闊闊出謀爲非覬未忍置

理刑以輕典與夫崇建大刹上爲 列聖報德冥

冥下爲生民祈福昭昭者亦既成功皆我 聖母

之德之致巳於此月五日奉玉冊玉寳上尊號曰

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皇太后屬大慶禮成冝

敷渙號以新民聽於戲凢在有司一乃心力以輔

予治期厎隆平

  即位詔至大四年三月     姚     燧

惟昔 先帝事

皇太后撫朕眇躬孝友天至由朕同託

順考遺體重以母弟之嫡加有削平内難之功於

其踐阼曽未踰月授以皇太子寳領中書令樞宻

使百揆機務聽所總裁于今五年 先帝奄棄天

下勲戚元老咸謂大寳之繩既有成命非與

前聖賔天而始徴集宗親議所冝立者比當稽周

漢𣈆唐故事即正宸極朕以國恤方新誠有未忍

是用經時今則上奉 皇太后勉進之命下徇諸

王勸戴之勤三月十八日於大都大眀殿即皇帝

位凢尚書省誤國之臣先巳伏誅同惡之徒亦巳

放殛百司庶政悉歸中書命丞相鐡木迭兒平章

政事完澤李道復等從新拯治其可爲今法程拯

民急者具如左方於戲凢爾有官君子皆古所謂

治天職食天禄者冝一心力欽乃攸司無替朕命

  行科舉詔皇慶二年十一月    程    鉅夫

惟我祖宗以神武定天下

丗祖皇帝設官分職徴用儒雅崇學校爲育才之

地議科舉爲取士之方規模宏逺矣朕以𦕈躬𫉬

承丕祚繼志迷事祖訓是式若稽三代以來取士

各有科目要其本末舉人冝以德行爲首試藝則

以經術爲先詞章次之浮華過實朕所不取爰命

中書參酌古今定其條制其以皇慶三年八月天

下郡縣興其賢者能者充賦有司次年二月㑹試

京師中選者朕將親䇿焉於戲經明行修庶得眞

儒之用風移俗易益臻至治之隆

  即位詔延祐七年三月     張     士觀

洪惟

太祖皇帝膺期撫運肇開帝業

世祖皇帝神機睿略統一四海以聖繼聖迨我

先皇帝至仁厚德涵濡羣生君臨萬國十年于兹

以社稷之逺圖定天下之大本恊謀宗親授予冊

寳方春宫之與政⿺辶䖏 昭考之賔天諸王貴屬元

勲碩輔咸謂朕冝體 失皇帝付託之重

皇太后擁佑之慈既深繋於人心詎可虗於神器

合辭勸進誠意交孚乃於三月十一日即皇帝位

於大明殿誕受惟新之命庸推在宥之恩尚念

祖宗丕緒持守維艱萬㡬之䌓罔敢暇逸更頼逺

近勲戚左右臣鄰咸一乃心以輔予治

  至治改元詔       元明善

朕秪遹詒謀獲承丕緒念付託之惟重顧繼述之

敢忘爰以延祐七年十二月𥘉二日被服衮冕恭詣

于太廟既大禮之告成冝普天之均慶屬兹喻歳

用易紀元于以導天地之至和于以法春秋之謹

始可改延祐八年爲至治元年於戲奉先思孝式

昭報本之誠發政施仁聿廣錫民之福

  命拜住爲右丞相詔至治二年十二月𡊮桷

帝王之職在論一相于以表正百司綱領庶績朕

纉承丕緒厲精圖治然而澤有所未洽政有所未

舉豈委任之道有遺闕歟今特命中書左丞相拜

住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録軍國重事中書右

丞相監修國史一新機務使邪正異途海㝢乂寧

以復中綂至元之治於戲朝廷既正著端本澄源

之功風俗斯醇廣摩義漸仁之化

  諭安南國詔       曹元用

諭安南國世子陳日爌我國家誔膺景命撫綏萬

邦德澤普加靡間夷夏乃者先朝奄棄臣民朕以

裕皇嫡孫爲宗戚大臣之所推戴爰自

太祖皇帝肇基之地入承天叙於至治三年九月

四日即皇帝位遂以甲子𡻕爲泰定元年今遣亞

中大夫吏部尚書馬合謀奉議大夫禮部郎中楊

宗瑞賫詔徃諭爾國賜爾授時暦一帙惟乃祖乃

父脩貢内附有年矣我國家遇卿甚厚以占城守

臣上表稱卿之邊吏累發兵相侵朕爲之惻然于

中不知卿何爲至是豈信然耶朕君臨天下視逺

猶邇務輯寧其民俾各得其所卿其體予至懐戒

飭士衆慎保乂民俾毋忘爾累丗忠順之意

  即位改元詔        虞集

洪惟我

太祖皇帝肇造區夏

丗祖皇帝混一海宇爰立定制以一綂緒宗親各

授分地勿敢妄生覬覦此不易之成規萬丗所共

守者也

丗祖皇帝之後 成宗皇帝 武宗皇帝 仁宗

皇帝 英宗皇帝以公天下之心以次相傳宗王

貴戚咸遵祖訓至於𣈆邸具有盟書願守藩服而

與賊臣帖失也先帖木兒等潜通隂謀冒千寳位

使 英皇不幸罹于大故朕兄弟播越南北備歴

艱險臨御之事豈𫉬與聞朕以叔父之故順承惟

謹于今六年灾異迭見權臣倒刺沙烏伯都刺等

専擅自用䟽逺勲舊廢棄忠良變SKchar祖宗法度空

府庫以私其黨𩔖大行上賔利於立㓜顯握國柄

用成其姦宗王大臣以宗社之重綂緒之正恊謀

推戴屬于眇躬朕以菲德冝俟大兄固譲再三宗

戚將相百僚耆老以爲神器不可以乆虗天下不

可以無主周王遼隔朔漠民庶遑遑巳及三月誠

懇迫切朕姑從其請謹俟大兄之至以遂朕固譲

之心已於致和元年九月十三日即皇帝位於大

眀殿其以致和元年爲天暦元年可大赦天下於

戲朕豈有意於天下哉重念祖宗開創之艱恐𮥠

大業是以勉徇輿情尚賴爾中外文武臣僚恊心

相予輯寧億兆以成治㓛

  即位詔天暦二年八月十五日      虞      集

惟昔上天啓我

太祖皇帝肇造帝業 列聖相承

丗祖皇帝既大一綂即建儲貳而我

𥙿皇天不假年 成宗入繼才十餘載我 皇考

武宗皇帝歸膺大寳克享天心志存不私以

仁廟居東宫遂嗣宸極甫及 英皇降割我家𣈆

邸違盟構逆㩀有神器天示譴告竟隕厥身於是

宗戚舊臣恊謀以舉義正名以討罪揆諸綂緒属

在眇躬朕興念大兄播遷朔漠以賢以長暦數冝

歸力拒羣言至于再四乃曰艱難之際天位乆虗

則衆志弗固恐隳大業朕雖從請而臨御秉𥘉志

之不移是以固譲之詔始頒奉迎之使巳遣㝷命

阿納忒納失里燕帖木兒奉皇帝寳璽逺迓于途

受寳即位之日即遣使授朕皇太子寳朕𦍒釋重

負實𫉬素心乃率臣民北迎大駕而 先皇帝䟦

渉山川䝉犯霜雪道里遼逺自春徂秋懐艱阻於

歴年望都邑而增慨徒御弗慎屢爽節宣信使徃

來相望於道路彼此思見交切於𠂻懐八月一日

大駕次王忽察都朕欣瞻對之有期獨兼程而先

進相見之頃悲喜交集何數日之間而宫車弗駕

國家多難遽至於斯念之痛心以夜繼旦諸王大

臣以爲 祖宗基業之𨺚 先帝付託之重天命

所在誠不可違請即正位以安九有朕以 先皇

帝奄棄方新摧怛何忍銜哀辭對固請彌堅執𧨏

伏闕者三日皆宗社大計乃以八月十五日即皇

帝位于上都可大赦天下於戯戡定之餘莫急乎

與民休息丕變之道莫大乎使民知義亦惟爾中

外大小之臣各究乃心以稱朕意

  親祀南郊赦至順元年十二月   虞   集

朕膺昊天之成命承聖祖之貽謀祗纉丕基于今

三載統萬幾之兢業思兆姓之雍熈式舉禮文聿

嚴報祀爰以今年十月初四日躬服衮冕致眀

禋于南郊尊我

太祖法天啓運聖武皇帝配享上帝方至誠之孚

格嘉景貺之旋臻冝施曠蕩之恩用洽溥天之慶

於戲永言配命克肩昭事之心一視同仁益廣鴻

寧之福

  即位詔          虞集

洪惟

太祖皇帝啓闢疆宇

丗祖皇帝綂壹萬方 列聖相承法度眀著我

曲律皇帝入纂大綂修舉庶政動合成法授大寳

位于 普顔篤皇帝以及 格堅皇帝暦數之歸

寔當在我 忽都篤皇帝 扎牙篤皇帝而各播

越遼逺時則有(⿱艹石)燕帖木児建義效忠戡平内難

以定邦國恊恭推戴 扎牙篤皇帝登位之始即

以譲兄之詔明告天下隨奉璽紱逺迓 忽都篤

皇帝朔方言旋奄棄臣庶 扎牙篤皇帝荐正宸

極仁義之至視民如傷恩澤霶霈無間逺邇顧育

眇躬尤篤慈愛賔天之日 皇后傳扎牙篤皇帝

顧命於太師太平王右丞相荅刺罕燕帖木兒太

保浚寧王知樞容院事伯顔等謂聖體彌留益推

固譲之初志以宗社之重屬諸大兄 忽都篤皇

帝之丗嫡乃遣使召諸王宗親以十月一日來㑹

大都與宗王大臣同奉遺詔揆諸成憲冝御神器

至順三年十月初四日即皇帝位于大眀殿可

大赦天下於戲肆予沖人託于天下臣民之上任

大守重(⿱艹石)渉淵氷尚頼宗王大臣百司庶府交修

乃職思盡厥忠嘉與億兆之民共保隆平之治


國朝文𩔖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