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三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四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十五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四

墓誌

 嶺北行省𭅺中蘇公墓誌銘  虞集

延祐七年二月壬戍中憲大夫嶺北等處行中書

省左右司𭅺中蘇公志道子寧父卒于京師七日

戊辰子天爵以其䘮歸真定三月乙酉葬諸縣北

新市郷新城原先塋之次而刻石以文曰嶺北行

省治和林國家創業實始居之於今京師爲萬里

北邉親王帥重兵以鎮中書省丞相出爲其省丞

相吏有優秩兵有厚餉重利誘商賈致糓帛用物

輕法以懐其人數十年來婚嫁畊植比扵𡈽著羊

牛馬駝之畜射獵貿易之利自金山稱海沿邉諸

塞䝉𬒳𣷉照咸安樂富庶忘𢧐閗轉徙之苦乆矣

丙辰之冬關中猝有變未两月遂及和林守者不

知計所從出人大震恐竝塞奔散會天大雪深丈

餘車庐人畜壓𣳚存者無以自活走和林乞食或

相食或枕藉以死日未昃道無行人方是時除吏

率恇怯傾辭不慮往獨蘇公受命即行曰豈臣子

避事卽安時耶既至曰事孰急於賑飢者明日告

其長曰幙府謹治文書數實錢糓知前遇事變無

甚費失上下因爲姦利取且盡徒有粟五萬耳民

間粟石直中綂鈔八百貫安從得食請急賑之大

人人三斗㓜小六之一即亟請于朝曰倉儲無㡬

民與軍皆君之赤子賑民飢將乏軍興謹儲之則

坐視飢者之死不得已飢者急在旦暮已擅發𩓑

急募冨商大家先致開平沙静附近之粟别設重

購實邉勿惜一日之費爲經乆慮幸甚中書省以

聞■天子爲遣使護視賑飢且下令曰有能致粟

和林以三月至石與直五百千四月至石與四百

五十千五月至又减五十千至皆即給直賈運踵

至不三年充實如故乃爲成法使勾稽考覈參伍

鉗制以相承吏守之不改易扵是沿邉諸王多泥

索公持法一不予王怒使人謂公錢豈爾家物公

對曰有司知給軍事非軍事誠不敢擅與且撙莭

謹惜非爲已私王幸察亦無以爲罪皇子安王是

之褒以衣一襲呉王亦知公徒行予名馬公受而

傾槖償其賈和林禁酒法輕不能止中書更奏重

法罪至死令下三日索得民家酒一𦈢趙仲良等

五人當坐省府論後奏公持不可曰酒非三日成

者犯在格前發在格後當用後法設當坐猶當用

詺書審覆詳讞乃奏決無敢擅殺衆不可公獨上

其事中書省刑部議如公言其人皆得不死人知

公明決有争者悉詣公公曰我不得治有司事叱

遣不去卒得一言則皆服而退和林旣治事日簡

乃即孔子廟延寓士之知經者講說率僚吏徃聽

至夜乃休孔子廟故丞相順德忠獻王所築未成

而王薨至公始卒其工朝廷知公功使者徃來必

撫問慰勉監察御史按事至邊民數百人狀公行

事卓卓者數十上之御史以聞而公與同列多異

議代歸百姓不忍其去行至京師卒公𥘉以吏事

爲眞定守山西姚公天福所推擇旣知名轉𥙷山

西河東道按察司書吏用使者程公思廉薦爲監

察御史書吏轉戸部令史歴樞宻院中書省SKchar

官承直郎中書檢校官刑部主事樞宻院斷事府

經歴嶺圵省𭅺中終始不離吏事然皆有可稱者

在眞定從其尹決獄竟大旱俄雨在河東所按問

無自言𡨚者在察院從御史按事逺方能正色感

愧所事令無敢失職在戸部從禮部侍郎髙公昉

治白雲宗獄浙西白雲宗強梁冨人相率出厚貨

要權貴稍依傍釋教立官府部署其人煽誘刼持

合其徒數萬凌轢州縣爲姦利不法者能爲眀其

詿誤者出之田廬資賄當没入者鉅萬没入之良

家子女數百當還民間者還之閱二𡻕五徃返京

師以具獄上在樞宻院軍吏子孫當襲官其貧乏

至十餘年不得調悉舉行之天子使大臣行邊北

方獨以公從有弓矢衣鞍之賜在中書值尚書省

立威𫝑赫然中書SKchar多從尚書省辟公獨不赴泊

然守局如常尚書省罷分鞫其銓選不法者黜奪

必以理爲檢校官得工戸二曹濫出財物數千收

之得吏曹官資髙下失當者數十事正之在刑部

能不用上官意出故犯者能卻時宰欲殺盜内府

金而獄未具者能黜主盜吏之使盜引良民者能

刪治其條例以便引用者在樞宻斷事府能辯庶

弟之誣其兄而奪其官者緫計之益未甞一日苟

廢其職者也然和林之政偉矣我國家𥘉以干戈

平定海内所尚武力有功之臣然錢糓轉輸期會

工作計㝡刑賞伐閱道里名物非刀筆簡牘無以

記載施行而吏始見用固未遑以他道進士公卿

將相畢出此二者而巳事定軍將有定秩而爲政

者吏始專之於是天下明敏有才智操略志在用

世之士不繇是無以入官非欲以是名家趍急用

也而世或專以善持長短深巧出入文法用術數

便利爲訾病者殆未盡也不然若蘇公者其可以

從吏起家少之哉公㓜不好弄寡言咲不妄交爲

吏視文書可否奉行不待請言者坐曹歸闔門不

通問謁對妻子如嚴師友内外肅然好讀書尤尊信大

學及陸宣公奏議未甞去左右篤於教子餘奉輙買

書遺之子亦善學卒以儒成名如公志公之先趙

之欒城人再徙眞定曽祖元老祖誠考榮祖以公

貴贈奉直大夫同知中山府事飛𮪍尉真定縣男

妣呉氏贈真定縣君娶劉氏封眞定縣君黒軍萬

戸義之孫征行百户誠之女子男五人四人夭其

一天爵也以國子髙第授從仕郎大都路薊州判官

治公䘮以禮女三人適勸農司使宫天禎次適眞

定醫學録張𫎇次適承務郎河南行省都事何安

道封恭人孫男昌文於是公之年才六十耳雖久

服官政皆佐人無所自遂方郷用⿺辶䖏没君子惜之

銘曰

有肅蘇公執徳不回淵嘿自持弗耀其材始時群

公好善巳出孰學孰耕匪求乃得得不以求氣直

而昌謇謇舒舒何行弗SKchar直道(⿱艹石)倨不利涉世我

篤自信守以終始五SKchar大府位卑志行四命于朝

弥光以亨𬱃頟和城興王攸理控制朔易何千萬

里國人居之谷馬雲生尚莫徃來矧周其情御史

有簡從執以書孰害其人㨿義抉除天子德音元

戌徃布曰尓從我弓馬錫予再歴其方有法有恩

其人識知SKchar語孔文狃安易撓我際其㑹以哺以

繒幕府維㝡邊人方懐公不少畱見用駸駸而疾

不瘳炎炎弗趍寂寂弗變當爲而爲當辯斯辯退

而能思閉户深居制行甚嚴動本於儒儒行吏師

庶其在此有書滿堂以遺其子子能習之亦𠃔蹈

之豈惟官成朂公之私匪源無深匪流無長以承

以傳在此幽宫

  熊先生墓誌銘       虞集

先生諱朋來字與可姓熊氏丗爲豫章望族祖文

炳父希曽以宋淳祐丙午年生先生先生以咸淳

甲戌登進士第第四人授從事郎寳慶府僉書判

官㕔公事未上而宋亡

世祖皇帝初得江南常以名取士盡欲得故國之

賢能而用之尤重進士若故相畱公夢炎固巳爲

内相尚書而王君龍澤亦召拜行臺監察御史先

生名不在王御史下然不肯表襮苟進𨼆處州里

生徒受學者常百數十人因取朱子小學書提要

領以示之學者家傳其書幾徧天下時來鎭豫章

者多名公卿皆以客禮見先生先生和而不肆介

而不狷儒者𠋣以爲重焉憲使魏公初與先生從

容東湖之上先生指其北涯曰徐孺子故居在焉

太守陳蕃之所表也而里門西南出曰桂華無所

當矣魏公感其意更表爲髙士坊郡城外舊有宗

濂書院祠周子兵興燬之先生得郡人黄氏故居

於孺子宅東北加葺焉徙其名表之公私争致助

儼然立爲學官矣劉公宣之持憲節也尤敬先生

論經義無虚日間以政事爲問先生愀然曰郡學

上丁釋奠諸生有與執事者公固見之而是日有

盜刼傷人者南昌賊曹執而掠之𦍒儒者善柔不

能自白誣之獄成矣耳目所及尚有此又何問乎

劉公曰有是哉即日審得實立破械出此儒者以

其械械賊曹諸公由是益知先生之有用於世者

而終不敢以事溷先生也會朝廷使治書侍御史

王公構銓外選於江西於是行省叅政徐公琰李

公世安郎中馬公昫憲使盧公克柔列薦先生爲

閩海提學使者報聞而福州廬𨹧爲郡在東南儒

學之士爲最多朝廷大興文治加意此兩郡特起

先生連爲之教授先生所至考古篆籕文字調律

吕恊歌詩以興雅樂制器定辭必則古式學者化

焉故其爲教有不止於詞章記問云者既歸有司

以常格調建安簿不赴後又以福清州判官致仕

先生一視之漠如也更自號曰彭蠡釣徒而四方

學者稱之曰天慵先生云先生燕居弦雅瑟而間

歌以爲樂門人歸之者日盛旁近舎皆滿至不能

容先生懇懇爲說經㫖文義老益不倦得其所指

授多爲聞人逹官舉進士者項背相望延祐甲寅

天子獨斷以進士科取士進士科廢巳乆官府咸

不知其說以不稱眀詔爲懼獨江西行省諮問於

先生動中軌度因以申請四方得遵用之請先生

爲考官則曰應試者十九吾門不可而其後舉江

南三行省皆卑辭重禮致先生主文先生以儒事

爲重皆應之及對大廷先生所選士居天下三之

一焉𥘉先生以周禮首薦郷郡而今制周官不與

設科治戴記者又絶不見先生屢以爲言後得周

尚之以禮經擢第習此經者漸廣由先生啓之也

英宗皇帝始采用古禮親御衮冕祀太廟奮然制

禮作樂之事朝之大儒搢紳先生𪷤然恐不足以

當上意而翰林學士元公明善颺言於朝以先生

爲薦未及召而至治三年五月先生卒矣享年七

十有八先生動止有常喜怒不形於色接賔客人

人各得其意去有家集三十卷其大者明乎禮樂

之事𨵿於世教餘(⿱艹石)天文地理方伎名物度數靡

不精究焉先生娶𡊮氏子男曰永先象先太古孫

男曰昶昇昉棣生寅生冨以是年十二月望日塟

先生於豫章城南石馬之阡太古與其門人今陜

西行省左丞廉惇前進士余貞曽翰䓁使以書來

亰師求銘集受而對曰昔先生與我先君太史同

年生友誼甚重集再以侍制召復入史舘道過豫

章前先生之卒數月耳先生以其所撰瑟賦二篇

命集書之盖有所属集感焉不敢不書也先生之

墓草至是三易矣銘其敢緩乎故爲之銘曰

維昔先聖善韶放鄭律失音泯莫辯其正先生脩

能興遭宋亡抱器永歌教成郷邦於皇盛德方被

金石沛乎述作失此遺則䟽越朱弦我則不聞欲

知先生視兹刻文

  牟先生墓誌銘       虞集

隆山先生姓牟氏諱應龍字伯成甫故宋朝奉郎

知彭州贈通奉大夫桂之曽孫資政殿學士正奉

大夫累贈光禄大夫謚清忠子才之孫朝奉大夫

大理少卿巘之子也淳祐丁未清忠公以國學博

士言事忤時宰鄭清之去國扺呉興寓第而先生

生清忠公喜字先生曰翁歸稍長警敏過人日記

數千言作爲文章志趣髙邁清忠公以直道事理

宗爲時名臣登其門者一時人望先生皆得而交

之丞相江公萬里參政楊公棟髙公斯得端明湯

公漢尚書劉公克莊至折行輩下之而髙公薦之

尤力此先生之始年也先生當以世賞奏亰官輙

讓其族父諸弟而咸淳𨐌未擢進士第時賈似道

持國柄欺上罔下妄以伊周自擬衆口和附因欲

致先生乃好謂馬丞相廷鸞曰君故與清忠游今

其孫踐世科誠難能幸見之當處以髙第先生拒

之不徃見及對具言上下内外之情不通國𫝑危

急之狀考官異而不敢置上第調光州定城尉人

或惜之先生曰昔吾祖對䇿以直言忤史彌逺得

洪雅尉今固當尓無愧也沿海置司辟爲属未幾

以心疾乞告歸飬而宋亡矣故相畱公夢炎事

世祖皇帝爲吏部尚書以書招先生曰苟至翰林

可得也先生不荅畱尚書愧之旣而家益貧稍起

教授溧陽州遂以上元縣主簿致仕此先生之歴

官也先生之母鄧夫人故太史李公心傳外孫也

先生猶及見太史毎接語終日而先生之史學端

緒自此始大理公前國亡時巳退不任事至是益

不出父子之間討論經學以忠孝道誼相切劘(⿱艹石)

師友然自大官顯人過呉興者必求大理公拜床

下得一言而退終身以爲榮而先生以元子侍左

右見者感服一以爲師焉其於經皆有成說門人

不能盡傳行于世者五經音攷(⿱艹石)干卷而巳先朝

文獻淵源之懿日以曠逺時人無能言者或妄言

以自詭輒牽合無㨿先生道其官簿族系月日郷

里如指諸掌盖非直其強記如此亦故家習熟見

聞然也其爲文沛然(⿱艹石)河江之決不極所至不止

時人以爲似眉山蘇氏此先生之爲學也先生簞

瓢屢空不以介意門生故人或有餽苟非義不受

與人交樂易眞實不以矜厲爲容談𥬇傾倒援引

根㩀不見涯涘居呉興三世矣而風致猶故郷故

自號曰𨺚山先生示不忘其故云此先生之爲人

也先生娶楊氏奉直大夫知邵武軍恪之女先先

生五十二年卒再娶程氏朝奉大夫將作監繩翁

之女楊程皆眉山詩書故家也男子五人必逺必

大必逹必勝必昌其三人早世今必逹必勝在勝

程出也女四人長適蘄州路儒學教授眉山陳琛

次適建寜路緫管府知事河南雲謙次有疾不嫁

次適安吉殷天錫孫女四人先生卒於泰定甲子

三月享年七十有八以是年五月乙酉塟于湖州

烏程縣三碑郷兊山之原此先生之終也前先生

之卒一年集始免先太史喪省墓呉門先生手爲

書命其弟以其門人郷貢進士陳潤祖所述平生

來告曰子之言可信于世盍及我時爲我著小傳

集承命不敢當將詣呉興拜先生㑹有國史之召

不果泰定二年冬程夫人之弟某縣尹晉輔以先

生之子勝書來請銘曰先生之志云尓集惟家世

仁夀與先生同郷里門戸略相望先生少先太史

一歳耳先生幸不鄙棄託之以言是有以處集矣

其敢以固陋辭雖然僅能書所得而知先生者庶

其可信也其不知者固不敢言後之君子信其所

可知則其未盡知者可推見矣故爲銘曰

學孰爲博寳蔵有作運化叅錯掇拾偏駮欺世之

怍文孰爲雄江漢之東浩浩不窮𥙷苴彌縫嘻嘻

粗工有餘而藏不足而張我懷先生豈私其郷斯

文有傳百世不誣銘以信之不其逺乎

  故贈瑞安知州王公墓誌銘  虞集

昔我 仁宗皇帝天下太平文物大備自其在東

宫時賢能材藝之士固巳盡在其左右文章則有

故翰林學士清河元公復𥘉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蹈厲藐視秦漢

書翰則有故翰林承㫖呉興趙公子昻精審流麗

度越魏𣈆前集賢侍讀學士左山商公德符以世

家髙材游藝筆墨偏妙山水尤被眷遇蓋上於繪

事天縱神識是以一時名藝莫不見知而永嘉王

振鵬其一人也振鵬之學妙在界畫運筆和墨毫

分縷析左右髙下俯仰曲折方貟平直曲盡其體

而神氣飛動不爲法拘甞爲大眀宫圗以獻世稱

爲絶延祐中得官稍遷祕書監典簿得一徧觀古

圗書其識更進盖 仁宗意也累官數遷遂佩金

符拜千戸緫海運於常熟江隂之間焉泰定四年

夏部饟至京師因來告曰昔振鵬官七品旣䝉恩

贈先父曰從仕郎樂清縣尹母曰宜人今位五品

又𫎇恩贈先父母如振鵬之秩此皆

仁宗皇帝之遺恩國朝之盛典而先世積善之效

也不有以表著之是振鵬忽於君親無以昭示於

子孫族人郷里也幸賜之言而勒諸石焉余感其

言故序次其事而并及其世次云王氏始自會稽

遷永嘉宋紹興間其先世以武事得官爲保義郎

數傳爲自強生挺挺好佛學生由字在之至元廿

五年卒時年三十五今贈奉訓大夫瑞安知州飛

騎尉追封永嘉縣男配張氏追封永嘉縣君振鵬

其子也振鵬之兄龍孫爲浮屠名善集銘曰

偉哉王公即家開封繄子之功功繇名藝

仁宗之丗積拜寵異先朝文興孰究孰承慨兹其徴

 周母李氏墓誌銘      虞集

鄱陽周暾與其弟明之游京師也其族父集賢司

直應極實致之得爲國子生時制書始命有司將

以科舉取士而貴游不治進士業獨暾兄弟出篋

中所習程文數十篇示人皆驚喜取讀或就問學

焉未幾逺方獻異獸曰麒麟暾作賦千百言上之

中書省丞相大恱以属叅知政事察罕使命以官

是時陳䇿進書獻歌頌者常數十人無所遇獨暾

見知時宰人人羡道暾矣一夕暾感異萝旦而治

歸明曰兄姑畱幸有以榮吾親明代兄歸矣明至

家其母果病見明問知其兄弟在京師事爲之喜

而起後六日廼卒皇慶元年七月十九日也暾聞

訃且行亟來請曰嗚呼痛哉未有以爲榮而爲慼

(⿱艹石)此惟先生辱爲之銘用慰其地下而巳予𥨸感

而悲之爲次第其語云暾母李氏諱清世居邑之

沙堤其曾祖松善爲生以資顯祖時榮父天𩦸以

文學名適周樸儒家也昔者周氏以明經取髙科

者歳相望樸弱冠受尚書有能聲及得内助事親

理家益如志常遣暾明從師而無牽於愛暱故能

以卒業聞子三人暾明其㓜禄女二人其壻程益

徐璋斛田里之斗横山其塟處也銘曰

有肅𠔃閨門子森森𠔃孔文桉有饌𠔃醴有尊不

少延𠔃誰怨樂兹丘𠔃勿諼

 爲美縣尹王君墓誌銘   李源道

君諱惠字澤民姓王氏世居中慶之𣈆寧後徙滇

遂爲滇人曾祖考諱世𭶚氏有土甞領布爕考諱

連襲職天兵南指以其衆内屬妣張氏君軀幹魁

偉識字書敏官事始爲威楚屯田大使増粮萬石

第上其功至元廿五年雲南行中書省選主定逺

縣簿三十年遷武定路禄勸州判官大德元年調

霑益州判官招逃民二百五十四家三年調馬龍

州判官四年擢中慶路昆明縣尹階將仕佐郎用行

中書左丞劉公之薦也省檄慮囚多所平反在縣

大興水利安集流民爲戸百五十有一五年遷同

知路南州事至大三年調同知永昌州事明年改

石平州判官階將仕郎曲靖戸田有隱金糓逋懸

省檄君徃括治考覈虚實區别蠲徴人稱其平延

祐二年省議昆明壯縣再除爲尹明年改宜良縣

尹階承事郎嵩明有獄五年疑不決御史屬君推

按得情免死者十餘人六年遷仁德府爲羙縣尹

兼勸農事修孔子廟以館來學時君年六十於滇

城營江頭别墅將請老不許省復委推事建昌麗

江諸道至治元年夏五月渉金沙江渡瀘水感瘴

疾殆輿歸二年秋七月一日疾革越五日遺訓子

孫忠孝喪禮一則古母從𭶚俗語畢而逝年六十

有二越八日葬昆明菩陀之西岡三娶皆張氏子

男十人曰明沅江路揔管府照磨曰昇仁德路儒

學教授曰慶習國言曰忠府學生曰益監稅曰某

曰海曰良曰讓曰某未仕女四皆適右族孫男(⿱艹石)

干人旣塟諸孤伻書乞銘其墓嗚呼滇南之壤地

大矣自歸我職方氏六七十年朝廷置省憲以控

之官府章程文物品式幾與上國齒振古無以侔

也然其人如勞深靡落相掎爲習獷愎喜争尚有

禮義所不能盡化者萬里走書爲其先求不朽計

如王氏子者能幾人哉予甞㢘部徼南蓋悉其爲

人方以變俗爲事乃不果辭銘之以爲南人勸庶

幾有聞風而起者銘曰

維南有滇限卭𭶚皇風逺被爲樂國生斯牧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乃職半刺六州宰四邑民鴻勞止我爲息獄犴有

𡨚我爲直天之報爾亦云極子孫兟兟孔蕃殖喪

母因俗古是式遺言四方可作則矧乃要荒阻重

譯西岡之麓即藏室永垂厥聲有樂石

  安定郡夫人王氏墓誌銘   馬祖常

夫人王氏故贈翰林直學士安定郡侯胡公諱某之

夫人陜西諸道行御史臺治書侍御史彞之母也

世爲浚都鄢𨹧人父諱貞伯始宅安陽兄諱㲄由

地官屬出主襄陽穀城二縣簿夫人在父母家時雖

鍾愛於其親而食與衣常後於兄嫂及歸胡氏事

安定公持婦道終其身無懈容親紡績組紃之工

弗好世之侈靡華飾以儉以勤相安定公家政卒

能有成慈睦仁祥族姻芘之夫人有子二人長即

治書次規業儒山東憲府辟署書吏𥙷典寳監

史治書甫丱夫人謂安定公曰是兒資頴悟可令

蚤𭕒學也遂求經師講先王禮樂詩書之義善屬

文未冠令譽日著起家爲大都儒學録大都四方

髦俊輻湊於是治書學益碩大名益光顯矣省臺

交薦于上歴監察御史右司都事左司貟外郎工

部侍郎丁安定公艱𠮷服浹月即拜今官使者及

門致禮意敦請治書以侍夫人榮飬爲辭夫人曰

兒來前吾有訓汝承吾志吾逮事舅姑汝先考及

我教汝胡氏之宗事其在汝乎今國家命汝爲臺

臣西南四省四憲之評議屬之汝其速行母以我

飬爲辭焉治書上事半月夫人訃至徒御不戒號

泣東出及安陽喪次銜哀具書告其友馬祖常曰

彞不孝先妣安定郡夫人以至順元年六月六日

卒將以七月三日祔塟于先考安定郡侯之墓里

人杜愚爲之狀矣請吾友爲埋銘以刻之嗚呼人

之生有男女焉𦍒而爲男子或有所樹立於世則

不與百物俱盡幸而爲男子矣無所樹立使人惡

之惟恐其久生而何死之恤也夫人女子也爲女

而能賢爲婦而能孝爲母而能慈從其夫子有官

有封其所樹立殆過男子矣宜乎富貴夀考享厚

生之福也歟祖常與治書同學古文使爲銘義不

讓廼銘而授諸來者銘曰

在相安陽有貞慈母啓封湯沐賦安定畒煒其輝

光夫人象服柔嘉有儀百麗于福少也稚弱玊節

閨房歸于夫家組紃含章教子爼豆不繫于遷弗

雕其全而人咸天詩書禮樂六藝之師起其施施

居其孜孜廼成治書懋官臺臣又成典寳克昌克

寅克昌克寅亦旣多淑善後無疑譬彼穜稑我稼

則穫且庤錢鎛洹泉出山紆流相西欎欎栢松薈

蔚之隮𠃔矣安定幽宮是域夫人祔之恊其龜食

孫子爰殖我銘不泐

  桂陽縣尹范君墓誌銘   掲徯斯

大德中勲臣楚國公之季子帥湖南有所愛SKchar

陵范君元亨其強敏之才廉平之節風動千里人

不畏帥而畏元亨時余在長沙數與之遇而不敢

一詣門恐溷君也後二十七年㑹其從子匯于亰

師則君没十年矣乃録其行請銘君諱元鎭字元

亨其先蜀人今居安福之清化里祖巖生二子皆

爲太學生季曰景材是爲君父君早孤母劉及其

兄元方教育之至元二十五年監察御史舉廉能

爲江西憲SKchar居五年去之亰師辟徽政SKchar又辟大

司徒SKchar皆不就元貞初詔求能書金經者君在選

中經成𥙷湖南SKchar秩滿授瑞州稅使改武岡録事

攝綏寧令進郴州挂陽尹累階承事郎卒官君所

至當官而行無所阿避禄入不足則歸賣田宅以

給之徃徃初多忤而後反見知者其行事之尤著

者則在帥府有田千户者死其子曰田𦬊𦬊㓜弱其

弟田仁襲其官據其業而奴畜𦬊𦬊長愬于有司

數年不決事上帥府復多右田仁君抱牘方力争

帥怒目左右捽君且下吏梁木壞㡬壓帥帥乃止

田仁恐求援行省權相數日使逮君甚急且喻之

曰汝不用汝頭汝來汝愛汝頭勿來皆謂君徃必

死君竟徃極言田仁罪反覆無所顧不能屈乃與

𦬊在武岡民張氏欺胡氏寡弱占其産倪萬户脅

張惠以罪取其田皆奪而歸之許文炳兄弟争財

二十年不決召其兄弟涕泣而理喻之許乞罷歸

在綏寧王永眀誣舒八殺人實藍姓殺之永眀伏

辜諸峒饑疫大起死者過半下令寛征賦以䘏之

諸峒嚮化在桂陽民白有盜其牛者蹤跡無所得

方疑所捕二猫嗛牛耳鳴號于庭求猫主索之果

得牛立命償其牛而正其罪且桂陽側陋供給與

大縣等民力彫耗一以寛濟之故其卒也民無逺

近皆縞素㑹哭哭盡哀猶不忍去前後被行省及

部使者檄詰責諸郡邑凡三百餘莫不稱𠃔而不

及大用以没悲夫君之卒實至治元年十月二十

有五日年六十四以眀年十二月二十有一日塟

所居東北龍唐之原初娶呉氏再娶劉無子以兄

之子肇開爲之子年六十一乃得子曰性傳女三

人長適大都路固安州儒學正劉䝉德次適徐經

逺次適蕭信之孫男三夀駿文豹天霓女一銘曰

此孳孳稱所施而止於斯彼巍巍𠔃

 曾秀才墓誌銘      歐陽玄

秀才曾氏子一漢旣没於江南其兄德元在京師

聞而哭之慟知其塟有時奉行述乞銘於歐陽玄

拜且泣曰人之生苟有徳慧孰不願有辭於永世

也弟一漢實曽氏才子弟今不𦍒短命父兄不能

續以長願得先進一言以傳庻㡬猶未死也玄聞

其言惻然乃序而銘之曽氏永豐顯親里大家一

漢字明善本曽似翁第三子大父悼其兄之子似

俞蚤夭無後以繼之大德十年丙午五月庚午朔

生天暦三年庚午五月癸SKchar2朏死是月戊午改至

順以是年某月某日葬于某里之原一漢五歳讀

書數千百言過目成誦少長無童心年十二三能

文十五六頎然長以弁不尚浮靡不事貨殖篤志

道德性命之書能服行其言事父兄善交朋友信

遇宗族郷里之長老恭未及壯有學行辭意廪廪

趣老成人𥘉師里士劉福逺習舉業精熟㝷執摯

臨川呉先生門受諸經説大稱頴悟年二十有五

病痰喘以死方疾未甚四月十日有厲風從西來

拔並舎大木似翁簭得未濟之巽心疑之不逾月

一漢乃不起妻劉氏子男一人萬奴財四月而孤

行述似翁所自作其文不勝哀有甚於德元言者

嗚呼爲父兄鮮有不愛其子弟者論才不才恩義

有不相掩者一漢死父兄(⿱艹石)失希世重寳不能自

存嗚呼一漢眞佳于弟矣乎銘曰

麟之不角麛不如殰匽之不翰鷇不如SKchar奪其有

㩀無與之為瘉隳其垂成無生之爲寜坎而深樹

而糝無重傷其父兄之心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