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國朝文類 卷第十一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二

國朝文𩔖卷第十一

 制

  加封孔子制大德十一年九月    閻    復

蓋聞先孔子而聖者非孔子無以眀後孔子而聖

者非孔子無以法所謂祖述尭舜憲章文武儀範

百王師表萬丗者也朕纂承丕緒敬仰休風循治

古之良規舉追封之盛典加號大成至聖文宣王

遣使闕里祀以太牢於戯父子之親君臣之義永

惟聖教之尊天地之大日月之眀奚罄名言之妙

尚資神化祚我皇元

  加封孔子父母制至順元年 謝 端

闕里有家系出神眀之胄尼山請禱天啓聖人之

生朕聿觀人文敷求徃哲惟孔氏之有作集群聖

之大成原道統則堯授舜傳之周文王論世家則

契至湯下逮正考甫其眀德也逺矣故生知者出

焉有開必先克昌厥後如太極之生天地如鉅海

之有本源雲仍旣襲於上公之封考妣宜眎夫素

王之爵於戯君子之道考而不繆建而不悖于以

敦典而叙倫宗廟之禮愛其所親敬其所尊于以

報功而崇德尚篤其慶以相斯文齊國公叔梁紇

可加封啓聖王魯國太夫人顔    啓聖王

夫人

  封宣聖夫人制      虞集

我國家惇典禮以彌文本閨門以成教廼睠素王

之廟尚虚元嫓之封有其舉之斯爲盛矣大成至

聖文宣王妻并官氏來嬪聖室垂𥙿丗家籩豆出

房因流風於殷禮琴瑟在御存燕樂於魯堂功言

(⿱艹石)於遺聞儀範儼乎其合德作爾褘衣之𧰼稱

其命鼎之銘噫秩秩彞倫吾欲廣𨵿雎鵲巢之化

皇皇文治天其興河圖鳯鳥之祥可特封大成至

聖文宣王夫人

  追封孟子父母制延祐三年七月 張 士觀

朕惟繇孔子至於孟子百有餘歳而道統之傳獨

得其正雖命丗亞聖之才亦資父母教養之力也

其父夙喪母以三遷之教勵天下後世推原所自

功莫大焉稽諸徃代實闕襃崇夫功大而位不酬

寳著而名不正豈朕所以致懷賢之意哉肆頒寵

命永賁神休可追封其父爲邾國公母爲邾國宣

獻夫人

  追封伯夷叔齊制     閻復

蓋聞古者伯夷叔齊逃孤竹之封甘首陽之餓讓

爵以眀長㓜之序諌伐以嚴君臣之分可謂行義

以逹道殺身以成仁者也昔居北海之濵遺廟東

山之上休光垂乎千載餘澤被於一方永懐孤

之風庸示襃崇之典於戲去宗國而辭周粟曽是

列爵之可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義烈以激淸塵期於世教之有𥙷

可追封伯夷爲昭義清惠公叔齊崇譲仁惠公

  封周子爲道國公制    霍希賢

蓋聞孟軻旣𣳚道失其𫝊孔子微言人自爲說

斯文其未喪有眞儒之間生濂溪周惇頥禀元氣

之至精紹絶學於獨得圖太極而妙斡萬化著通

書而同歸一誠俾聖教燦然復眀其休功尚其不

泯朕守成繼體貴徳尊賢追念前脩乆稽彞典巳

從廟庭之祀盍䟽郷國之封於戲霽月光風想清

規之如在玄衮赤芾兾寵命之斯承

  楊庸教授三氏子孫制中統元年九月 楊 果

孔氏顔孟之家皆聖賢之後也自兵亂以來徃徃

失學甘爲庸鄙朕甚憫焉今以進士楊庸教授孔

氏顔孟子弟務要嚴加訓誨精通經術以継聖賢

之業

  許衡爲懐孟教官制    楊果

咨爾許衡天資雅厚經學精專大凡講論之間深

得聖賢之奥受罰者恐陳君所短爲盜者畏王烈

之知所在向風眞堪正俗可令於懐孟等處選揀

子弟俊秀者舉歸教育取作範模再令董子帷前

有傳授之弟子重使王通門下皆經濟之名臣毋

喪斯文以弼予治

  降封宋主爲瀛國公制   王磐

時逢屯否嶽瀆分疆運值休眀乾坤一統眷靖康

之餘裔擅呉㑹之奥區逺隔華風乆睽鄰好我

國家誕膺景命奄有多方炎風朔雪之郷盡修職

(⿱艹石)木虞淵之地靡不來庭罄六合而混同豈一

方之獨異用慰徯蘇之望爰興問罪之師戈船飛

渡而天塹無憑鐵馬長驅而松關失險宋主㬎乃

能察人心之向背識天道之推移正大姦誤國之

誅斥群小浮海之議決謀宫禁送欵軍門奉章奏

以祈哀率親族而入覲是用昭示大信度越彜章

位諸台輔之尊爵以上公之貴可開府儀同三司

檢校司徒瀛國公

  丞相史天澤贈謚制    劉元

周制以八統詔王必先敬故漢官以列爵馭下亦

自報功古有彞章朕兹申勸故開府儀同三司平

章軍國重事中書左丞相史天澤性資貞亮器宇

沉碓自開國以將三軍妙契淮隂之略至分茅而

推千乗甚髙孤竹之風况結知於累朝迨緫戎於

四紀及朕纂承之始克膺輔相之良内秉國均兼

筦機于右府外清邊祲幾授鉞于齋壇可謂威惠

之交孚抑亦忠勤之備至繼以荆蠻之蠢重煩汴

省之趨惟時壯猷行䇿功而飲至不圖晚志⿺辶䖏

年以謝歸申言齒德之尊端愈典刑之益命開府

第恊贊廟謀方就佚于尊罍復遺憂于邊閫兾資

偉筭用一遐陬顧上游之濟師方𠋣坐籌之勝愴

中途之病革莫収卧護之勲弗飾厥終曷旌廼績

宜表出群之行進登符六之階於戯國歩方新天

不憗遺于一老閔章加禭卿其永賁于九原營魂

有知歆予異渥可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謚忠武公

  太保劉秉忠贈謚制    李槃

臣以忠孝而事上貴輸獻納之誠上以禮義而遇

臣思篤始終之愛視死之日猶生之年故光禄大

夫太保參領中書省事劉秉忠學窺天人識貫今

古𮟏沖而有守安靜而無華昔侍潛藩稔聞髙論

適當三接之際懇上萬言之書蓋將舉天下而措諸安

以戒爲全者果於毅朕嗣服而伊始卿盡力以居多

蓋得卿實契於朕心而獨朕悉知於卿意事皆有

驗人匪他求周旋三十年不避其難剴切數百奏

各中其理共成庶政方圖任於舊人誰謂旻天不

憗遺於一老興言及此何日忘之載惟台輔之尊

厥有泉扃之賁是用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綸命峻一品之華階禭

以衮衣躡三槐之正位復加顯號允荅殊勲惟爾

英靈識予哀寵可贈儀同三司太傅謚文貞公

  左丞董文炳贈謚制    李槃

折衝禦侮誠社禝之良臣崇德報功實國家之令

典途雖殊於生死禮當極於哀榮故資德大夫中

書左丞僉書樞宻院事董文炳王佐之才將家之

子自出宰於縣甞入侍於潛藩山路間𨵿謁戎

輅逺趨於六詔風濤洶湧扈龍舟首渡於三江迨

子嗣服之年委以專征之任截彼淮浦至于海邦

招降兩浙之新民撫定七閩之故地大小數百戰

奮不顧身勤勞三十年厥有成績徃者睢陽城下

父巳殁於兵鋒比來揚子橋邊男復終於王事一門

忠孝萬古芳香及兹幹事而回方以不次而待何

言中路殱我良人蓋非卿孰佐於朕躬而獨朕悉

知於卿意弗頒異數曷慰永懐其陞一品之榮以

賁九泉之隧倘其有識歆此無窮可贈金紫光禄

大夫平章政事謚忠獻公

  丞相伯顔贈謚制     閻復

天下大統不嗜殺則一之聖主弘功蓋必資於賢

者昔在至元之際方隆混一之期有來命世之竒

材懋建殊常之偉績故太傅開府儀同三司録軍

國重事伯顔崆峒孕秀列象騰精居政府則不動

聲氣措泰山之安秉戎律則純乎仁義猶時雨之

降當其聲鶴浦渝盟之罪緫龍驤飛渡之師克廣

世祖好生之心允獲宋人誠服之意衣冠不改市

肆不易恩威普洽於三呉車書以混文軌以同聲

教遂覃於百粤逮朕(⿱𥫗綦)承之始益申推戴之誠永

懷社稷之宗臣宜侈河山之髙爵於戲曹侍中江

南之𭛠規摹一何小哉郭汾陽異姓而王崇報斯

亦至矣可贈宣忠佐命開濟功臣太師開府儀同

三司追封淮安王謚忠武

  丞相阿术贈謚制     閻復

邊外開邊四逹弗庭之域將門出將三持分閫之

權緬思百戰之勞宜用九原之賁故光禄大夫中

書左丞相兼都元帥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追封

并國公謚武宣阿术英才間世勇略邁倫當

先皇大理之征佐廼父雲南之𭛠靖蠻荒而平交

趾㧞襄漢而下江南鳶瘴揮戈萬里(⿱艹石)祍席之上

龍驤飛渡三呉歸掌握之中賛成混一之圖式副

元勲之號按禮寺易名之典加王章異等之恩於

戲青史屢書諒騰芳之有永黄河如帶尚流慶於

無窮可加贈推誠宣力保大功臣太尉開府儀同

三司上柱國追封河南郡王議武定

  丞相線眞贈謚制     閻復

蕭曹翊漢素非閥閲之家房杜匡唐卒乏鈞衡之

嗣眷先朝之碩輔綿累世之芳猷永懐弼亮之賢

庸示襃崇之禮太傅録軍國重事開府儀同三司

中書右丞相監脩國史完澤之父故光禄大夫中

書右丞相宣徽使線眞禀靈河嶽著𧰼星辰應明

良千載之期萃忠孝一門之慶梯天力競元戎奠

鶉首之郊扶日功髙奕葉應龍飛之運惟昔中書

之草創歴陳治古之宏規位望冠於百僚利澤施

於四海躬承

丗祖肇隆中統之丕圖子侍

裕皇復贊元貞之初政方𠋣具瞻之重宜昭先德

之華維垣進秩於上台列爵仍䟽於大國錫號著

勲庸之偉易名申節惠之文殊恩允出於朕心䘏

典非由於汝請表南宮雲臺之像旣彰異渥於宗

臣指天下泰山之安抑助貞勤於上宰尚服休命

永播英聲可特贈宣忠保德佐理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中書右丞相追封秦益國公謚忠獻

  丞相和理霍孫贈謚制   閻復

北方間氣寔生命世之材黄閣清風蓋出登瀛之

慨英靈之巳徃當䘏典之崇頒故光禄大夫中

書右丞相和理霍孫𣲖接元勲慶鍾全德早躡鰲

峯之首誕披雲漢之章開闢賢𨵿爲司徒而敷五

教更張化瑟位冢宰以統百官恢掦累丗之洪休

新美至元之大政掄才如崔祐甫之廣潔已有張

忠定之剛著績熈朝旣闡文眀之治䟽封列國宜

居禮義之郷可贈保德恊謀佐理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追封齊魯國公謚文忠

  翰林承㫖王磐贈官制   王之綱

崇德報功思靡忘於先正易名節惠禮具載於彞

章故翰林學士承㫖資德大夫知制誥兼脩國史

領集賢院事致仕王磐志大以剛識眀而逺惟根

本培埴於內者確乎不㧞故英粹發越於外者煥

乎有文出處無愧於心窮逹不易其守潜知逆黨

星言發青社之謀眀斥權姦露奏重紫微之柄出

于藩則用蘇民氣入視草則允契宸𠂻賛大議於

廟堂播淸芬於簡䇿諌止東伐奮不顧身請復外

臺毅然抗䟽是以皇祖篤襃嘉之眷昭考垂飫賜

之勤正有待於乞言何屢陳於謝事榮歸梓里庶

衍椿齡朕方嗣服於丕基天不憗遺於一老追惟

徃行惕用興懐俾超進於孤卿仍具頒於寵數於

戲千古淵源之學蔑以踰脩一生忠義之心諒無

愧軾顧二賢巳膺於美謚而兩字宜嫓於前休精

爽如存欽承不昧可贈榮禄大夫少保謚文忠公

  左丞許衡贈官制     姚燧

天非繼聖學之墜緒則不生命世之大才國欲與

王道以比隆肆用爲烝民之多覺何物故之巳乆

尚人思之未忘故資善大夫中書左丞集賢大學

士兼國子祭酒教領太史院事許衡玉裕而金相

凖平而繩直出處則惟義所在言動亦以禮自持

休休焉有容屬屬乎其敬人能弘道惟朝聞夕死

之是期我欲至仁匪晝誦夜思而不得行已似秋

霜烈日化人如時雨和風來席下之摳衣滿户外

者列屨逹簡在帝心者率多丞弼窮固守師說

不失善良鶴鳴九臯而聲聞于髙鳯翔千仞必德

輝乃下爰立相以堯君舜民之志所告上皆伊訓

說命之言丹扆斥姦少不避雷霆之軋擊青臺治

曆本於筴日月而送迎繇理窮而智益明隨任使

而職斯舉今旣亡矣誰其嗣之於虖在爾身有垂

沒世之名於朕心有失同時之恨雖 成廟納書

以命謚固巳振木鐸之髙風而功臣胙土則未加

用申錫蜜章於下地光靈如在寵數其承可 贈

正學垂憲佐運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追封魏

國公仍謚文正

  元帥烏野而封謚制    姚燧

惟  太祖之基命龍遂乗雲有良臣以樹勲魚

猶得水展我同姓豈伊異人故金紫光禄大夫北

京等路兵馬都元帥烏野而氣鍾光嶽之純全誠

貫金石之堅確智足謀國勇則冠軍佐天運之維

新憤人心之未定旣降復叛必煩以行故自北而

徂南首遼尾魏亦攘左而塞右膺齊背秦語其䟦

履於四方數豈戎衣之百襲爲庸巳懋其報宜豐

可當非劉氏之不王姑啓(⿱艹石)魯侯之大宇併申襃

典少慰英靈噫佳城之𣡸年三千名固巳昭乎白

日分國於肇州十二澤期不斬於黄河可贈某官

追封營國公謚忠勇

  元帥紐鄰贈謚制     姚燧

朕聞率土之臣莫如同姓千城之將尤可異恩故

逺稽於禮經用厚加乎愍𠕋具官某其在弱冠甞

爲選鋒迅與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號爲萬人之敵虓如虎視隱然

千里之威属鉅㓂之及郊乏緫戎之制閫求可居

此孰有異然其爲人心所歸不待君命之至推使

秉龯辭拒循墻即下令於轅門巳折衝於尊爼握

機旗建四川之草木知名開壁鼓行三峽之星河

動影勇頗牧之非匹䇿孫吴之可方入阽危則膺

衆所不先分賜與則如士之最下勁𮪍所蹙堅城

每摧如斯宣力於兩朝何止出竒於百戰嗚呼降

年弗永爲烈則多雖狀不及識之亦心未甞忘者

置户以守何樵牧可侵馬鬛之墟故壘即封或魂

魄猶思蠶叢之國可贈其官追封蜀國公謚忠武

  丞相阿塔咍封謚制    姚燧

臣爲委質勞於同軌之間國以念功恩及禭衣之

後雖飾終其時有所未及在追恤今日烏可或遺

爰寵幽襃用昭異數故光禄大夫江西等處行中

書省左丞相阿塔咍力齊嶽負量與川㴠託開國

将種之苞根挺明堂工師之大木受任閫外賈勇

籌邊爲

憲宗入蜀之前鋒因殘百粤非

世祖投江以尺箠不返三苗報效之私寤寐不置

百其身以奚恤一廼心之是期㑹師征險順而貞

得夬剛决柔之兆考版圖之幅裂秉旄龯以鼔行

将削尊號於偏方必使義聲以先路𫝑乗破竹名

正包茅有不待陣風蛇之蟠而已飛塵星馹之捷

如震如怒祍金革北方之強于理于𭛌盡江漢南

國之紀群𥠖壷漿而崩角㓜主席藁以𭰖頭瘁事

匪伊成功能爾凡十年爲丞于行省奄一旦違世

於先朝白雲杳歸于青山清風空遺於黄閣像未

麟䑓之貌服先龍衮之升既進師垣又建王國俾

大書於神路過者式焉示絶等於臣鄰忠斯勸矣

尚膺茂渥少慰營魂可贈推忠翊運宣力功臣開

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追封順昌郡王謚武敏

  妻扎刺而氏封王夫人制  姚燧

大帝立極之十五年嘗曰昔我

太祖戡定中夏日不暇給由天未厭宋徳故帝制偏

方命将出師一家天下今惟其時曽不三年墟其

廟社雖曰睿筭萬舉萬全亦大臣奉辭宣力死職

忘身有以致兹厥功茂哉用是追崇故光禄大夫

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左丞相阿塔咍爲推忠翊運

宣力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順昌郡武

敏王其故妻扎刺而氏在父母家幽閑而禮其移

天也淑慎有聞所可䀌傷在不夀考以語嫓徳不

及見夫丞相建希世之功以語娠賢不得食子大

夫紏官邪之禄非賁玄壤SKchar慰貞魂可封順昌郡

王大人

  丞相塔刺咍追封淇陽王制 姚燧

出入帷幄在人十能而已則千訏謀廟堂爲相一

年而疾居半竟邦家之殄瘁宜王禮以追崇故開

府儀同三司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太保太子太

師知樞宻院徽政使中政使宣徽使左都威衞指

揮使塔刺咍維昔開國之遺苗乃今太師之元嗣

由爾丗胄爲我親臣事

丗祖至今也凡三朝職食官而乆者非一日灼其

㢘明而忠亮與夫恭遜而温文眷兹中書出庻政

之原居以右相絶百僚之席使加中政機緫六軍

善調護而長宫師監纂脩以成國史如此重責皆

所𥙿爲一德可以寛鄙夫片言奚止簡繁務思過

榮之可懼視倖利以不貪同綰銀艾者十人爾先

辞免其太尉均受錫田以萬畒爾獨還致於司空

觀父子之並相一門求聖賢與尚友千古改爲改

作緇衣何頼乎武桓拜後拜前赤舄未慙於周魯

方歌功於清廟倐委魄於玄閭豈意少者没而老

者存益信神難明而理難測憐乃公獨傷於漠北

誓爾後均胙乎淇陽嗚呼何但上下床盡餘子可

束之髙閣如失左右手慨正人不作於下泉咨爾

靈明歆朕休命可特贈封謚爲懐忠昭德佐治功

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淇陽惠穆王

 妻啜思蠻公主封王夫人制  姚燧

朕自踐阼于今三年洪惟天地祖宗之佑隂陽和

平星緯咸(⿱艹石)民物豐阜邊鄙不聳朕是用大賚于

群工凡甞執政柄理者必追錫及于三丗而伉儷

之賢亦與嘉襃於戯是曠代之典也具官塔刺咍

妻某毓秀朱邸作配相門少習儀訓閑於婦道貞

順著稱垂範閨閫相厥夫子爲丗英宰而芳蘭早

萎不終榮顯懿彼宗戚失此女師開吉壤於淇陽

邦君之顯位服我新寵妥爾幽靈

  耶律鈞贈官制      姚燧

臣克厥艱而始民敏其德子焉能仕皆由父教之

忠眷予問義之人師實漢僕射之位長固求還笏

難斷抗章是用追崇其先庶以垂𥙿乃後昭文舘

大學士中奉大夫國子祭酒耶律有尚之考提領

東平路工匠所長官鈞中書猶子丞相從兄宗承

遼室之遺苗禰死金源而全節尚論其丗孰踰爾

家而又誨嗣續善詩禮之敦於以見平生戞紈袴

之習自夫共工之謝晏然同俗之安爭饋肆乎五

漿振衣岡于千仞奉先惟孝雖耆耋於禴祠也親

焉接下以恭其臧獲之乆故者民耳匪直入官而

知止抑展在家而必聞惜棄丗於九齡負爲國之

三老於乎神遊安徃定徘SKchar乎故郷衮寵即封用

昭章於疑墓嘉誄以副殊渥罔遺可特贈昭文館大

學士資德大夫追封漆水郡公謚莊慎

  髙麗國王封曽祖父母父母制 姚燧

昔我

太祖皇帝之奮舉漠北也東旌西斾分甸南服昭

德示威所向臣妾惟時三韓境壤相聮天戈一臨

開府儀同三司太子太師上柱國駙馬都尉瀋陽

王征東行尚書省右丞相髙麗國王王璋之曽祖

故髙麗王王㬚深察機運舉國内嚮事㑹之來間

不容髪自非秉志端慤明識逺慮疇克如是哉又

属遼民餘孽僣𥨸島嶼狂肆弄兵陸梁假息重煩

命將致討于時冰雪冱寒饋餉不通而㬚乃能供

時轉輸師皆宿飽軍興器仗資𦔳無闕復濟師徒

徃殄殘㓂其於肈造開基立勲王室保民興邦

之與比故得守土享年殆將四紀澤及後昆流慶

斯永傳子(⿱艹石)孫與國連戚不其韙歟是宜追崇上

爵仍易嘉名魂而有知歆茲異數可贈敦信明義

保節貞亮濟美翊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尚

書右丞相上柱國髙麗國王謚忠憲

崇德報功法舉追榮之典分邦列爵恩頒及内之

章酬我舊勲同茲顯號具官髙麗國王王璋曽祖

母栁氏傳芳令族作配髙門属皇祚之興隆偕名

藩而臣附明賢所化貞信無頗傳子至孫極冨與

貴三韓保國位同異姓之侯王五等䟽封名亞寡

君之宗室聿新殊渥庸慰淑靈可追封髙麗王妃

朕觀今天下有民社而王者惟是三韓及祖宗而

臣之殆將百載厥父菑而子復肯播曰我舅則吾

謂之甥旣勲以親宜貴與冨禮克先於事大典可

後於追崇具官髙麗國王王璋之考純誠守正推

忠宣力定逺保節功臣太尉開府儀同三司征東

行中書省右丞相上柱國駙馬髙麗國王王昛移

孝爲忠易威以惠禮樂刑政之脩者典章文物皆

𥺤然惟大猷之是經與小心之以翼𥘉由世子巳

帝女之降𨤲旋俾嗣王非公孫之復始遂罷時貢

其方物顧同𡻕賜於宗親責秉鈞以東征期奠枕

於南面追叛王挺身於遼水出選兵壓卵以泰山

戰踵未旋逆首已授雖居位未周於三紀而享年

實過乎七旬中壽共言仐代希有矧其子式糓

是似則斯人𣳚世爲不忘自官階而進之至師垣

而極矣夫旣封玄莵之墓表滄渤以爲𬓛何必刑

白馬以盟誓黄河之如帶尚期貞魄庸服恤章可

贈純誠守正推忠宣力定逺保節寅亮弘化奉慶

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丞相上柱國駙

馬髙麗國王謚忠烈

三韓爲國五季巳王雖居東⿰氵𡨋之濵實享南面之

樂田其先有功於

太祖許帝室以連姻故季女鍾愛於

世皇即公宫而命醮方穠青軒之桃李俄凄白露

於蒹葭眷懐懿親用隆恤典具官髙麗國王王璋

之妣皇姑安平公主髙麗王妃發祥坤掖分𣲖天

潢以舜妃癸比之霄明爲古公亶父之姜女善於

嫓德車服不矜其夫家樂有娠賢茅土巳纉其父

服可謂全妻道之終始苟不因湯沐之安平原進

大封曷彰尊屬於戲最他邦之道里距北闕以五

千移近甸之河山盡東秦其十二明靈可作殊報

是膺可追封皇姑齊國大長公主髙麗王妃





國朝文𩔖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