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七 國朝文類 卷第十八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九

國朝文𩔖卷第十八

 頌

  賈侯修廟學頌      呉澂

丗祖皇帝既一天下作京城於大興府之北其祖

社朝市之位經緯塗軌之制宏規逺謀前代所未

有也至元二十四年設國子監命立孔子廟暨順

德忠獻王哈刺哈孫相

成宗始克繼先志成其事而工部郎中賈侯董其

役廟在東北緯塗之南北東經塗之東殿四阿崇

十有七仞南北五尋東西十筵者三左右翼之廣

亦如之衡逹於兩廡兩廡自北而南七十歩中門

崇九仭有四尺脩半之廣十有一歩門東門西之

廡各廣五十有二歩外門左右爲齋𪧐之室以間

計各十有五神厨神庫南直殿之左右翼以間計

各七殿而廡廡而門外至於外門内至於厨庫凢

四百七十有八楹肇謨於大德三年之春訖功於

大德十年之秋于時設官教國子已二十年矣寄

寓官舎不正其名丞相以爲未稱興崇文教之實

也乃營國學於廟之西中之堂爲監前以公聚後

以燕處旁有東西夾夾之東西各一堂以居愽士

東堂之東西堂之西有室東室之東西室之西有

庫庫之前爲六舘東西嚮以居弟子貟一舘七室

助教居中以莅之舘南而東而西爲兩塾以属于

門屋四周通百間踰年而成不獨聖師之宫巍然

爲天下之極而首善之學亦偉然聳天下之望逺

邇來觀靡不驚駭嘆羡其髙壯宏敞蓋微丞相其

孰能賛承 聖天子之徳意而微賈侯亦孰能闡張

賢宰相之盛心哉侯之董役也晨夕督視不避風

雨寒暑措置分畫一一心計指授工師莫能違焉

陞本部侍郎又陞本部尚書出領他處營造事身

雖在外心未能忘廟學也至大二年還朝拜户部

尚書首詣廟學環匝顧瞻如其家然嗚呼丗之居

官者大率簿書期㑹刀筆筐篋是務知政治之有

原名教之可宗者㡬何人哉人咸以爲迂而侯拳

拳汲汲惟恐或後蓋其資識卓矣侯少時爲憲府

属憲長誣其副柄國者仇正直欲置之死數十人

皆將連坐證佐迫於栲掠悉附和以成其誣侯與

在數中獨守正不阿徇淹繫三載卒不變移受誣

者藉是得脫自户部尚書而參議省事也㑹有羅

織之獄侯議詳讞大忤時宰㡬與同罪頼救解以

免嗚呼侯之爲人如此冝其於聖道儒術深有契

也非資識之過人而能之乎侯毎以范文正期國

學諸生𪷁聞而愧輙面赤汗下夫文正之爲文正

無他亦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耳嗚

呼安得人人不負侯之所期者哉侯名馴字致道濟

南鄒平人将歸其郷故著侯之所以有績於廟學

者爲頌至大四年三月朔國子監丞吴𪷁叙詩曰

於赫皇元澤彌八埏翼翼京師風化攸先孔道昺

明千古日月 帝曰廟之以對光烈顯𠃔厖臣欽

輔神孫祖訓是承徃聖是遵相謂而馴而職而職乃

基乃構(“冉”換為“冄”)乃墁乃甓侯秪相言弗SKchar以䖍新宫巍巍有

倬其騫宫墻之西學官爰作我宏爾居爾懋爾學

爾士來游四方具瞻爾則匪遥像貌聿嚴恂恂賈

侯克敦克敏孰挫其廉孰混其畛一正不阿百折

不回族斯紏紛剸之恢恢廟學之崇 天子之德

丞相之功賈侯之力 右十章章四句

  青宫受寳頌       虞集

天暦二年六月巳酉 皇太子受寳於行幄臣等

拜手稽首而言曰臣聞古之所謂能以天下譲者

審㡬於先事謂之至徳既勌而庸巽謂之子賢是

皆人道之常而未(⿱艹石)今日之盛者也我 皇太子

以仁文之資知勇之徳當撥亂反正以纉 祖宗

之綂則躬當大難嬰犯霜露而不辭及功成治定

既膺歴服之歸則推奉 聖兄謙居儲貳而不伐

剛明之㫁堅於金石而無變素定之誠質諸天地

而無疑求仁得仁若處固有樂道忘𫝑訢然無爲

此實帝王之所難能古昔之所未有而卓然特見

於前後千萬世之内者也臣嘗讀周易而觀於乾

龍之象自潜至躍時升位異九五天飛中正極矣

益進而上庸知退夫而仲尼之賛上九曰唯聖人

知進退之正言非聖人不能及此噫仲尼發此義

於千五百年之前而昉見其事於 聖代宗社生

靈萬世無疆之福也於乎盛哉臣等幸以文學得

備延閣之顧問親逢盛禮爰敢作頌以獻頌曰

於穆 皇儲文武聖明於赫 大帝受命輯成天

運日行既明既健神交意孚曽是修逺 帝載龍

旂其行遅遟萬民徯來 皇儲有思載思載瞻于

廬于旅式好在原莫敢寜處風雨孔時道無㳺塵

肅肅鑾車通宵及晨 帝曰勞止毋趣行邁㑹言

近止交喜更慨灤陽之京 世皇所營我毋即安

次于郊坰坰有豐草雨露旣渥差坰于牧繁纓濯

濯 皇儲攸止百靈具扶群臣受詔奉寳來趨維

時范金龍光上燭匪舊以新景命攸属寳來自南

追琢有章卿雲隨之五色景芒有親有尊有友有

愛以承 武皇聖孝斯在古人有言兄弟家邦

爾臣庶於乎勿忘史臣作頌丕昭盛德旣壽以昌

子孫千億

  駐驆頌         孛术魯翀

繼天體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即位修明

丗祖皇帝隆平故事以故東平忠憲王之孫司徒

忠簡王之子拜住丞相中書至治元年(⿱艹石)曰忠

憲弼我丗皇功在社稷德在生民其勅詞臣即

王所有范陽采地朔南康莊碑之昭示悠乆冬刻

銘既完十有二月丞相承詔蕆事凢犒工勞衆郡

邑無所擾饋賀無所受 天子遣使牲牢之饗秬

鬯之禋數異禮隆不一而止父老聚觀或至感泣

明年春正月 帝幸𣵠州至碑所重瞳凝竚顧瞻

有懷秋九月幸易州還丙午帳殿碑垣之南駐輦

御殿 上顧丞相(⿱艹石)曰汝祖考之績之盛丗載

帝室維朕不忘亦惟汝之賢有以相朕益懋丗德

故也丞相頓首謝翌日既旦大宫饌已 上歩自

帳殿御金椅座碑右丞相稱觴獻萬歳壽從臣以

次進觴天顔和怡甚乆廼去丞相諭翀曰

皇上眷我祖考至此不刻以志則未有以稱汝其

銘之翀祗栗奉命用敢叙曰

太祖皇帝𨳩創大業忠宣王孔温窟哇太師魯國

忠武王木華黎佐佑神謨拓定疆宇繼丗國王皆

著大功忠憲王繇國王丗胄年十有八嶷然以鉅

德大人相 丗廟統六合舉百度厎雍熈仁覆天

下以垂大猷以迪來哲 皇上念垂統之艱難守

成之不易懷徃烈慰股肱聖度淵深非一介臣能

闚萬一敢𭅺所聞見以獻頌曰

赫赫 聖明嗣大寶位 祖武斯繩昭我皇制慨

想先正孰佐我家奄奠八紘帝業以華昔我

太祖疆理萬國忠宣忠武功髙輔翼雷雨方屯忠

武汛掃華夏之民國王䕃葆巍巍丗皇幅貟既

同弼成治隆忠憲之功奕奕忠憲虎變莫測年未

及冠烜著明烈端冕正笏不動色聲儁傑在職儒

碩在廷何昧不昭何墜不舉何絶不紹何逺不睹

三十年間再秉鈞軸天極地蟠孰匪亭毒至元始

終中外人心大耋齠童締慕至今天日清明終古

莫晦柱石廟廊宗社永頼相國今誰忠憲胤嗣民

之望之忠憲是繼克繼克庸滋益光大一以至公

熈我天載 帝謂侍臣丞相之賢家丗所因其𠡠

詞垣于忠憲勛大侈以文配永河山以竦見聞涿

鹿范陽王有采食山川蒼蒼北拱 帝極蛟螭盤

拏大鼇負之德音不劘神訶護之六龍翺翔馭日

霄漢再狩郊坰目此銘篆淵鑑昭回駐驆永懷廓

清煙霾以霽九垓從臣焜煌千乗萬𮪍能不激昻

以勵忠義丗丗䕫契生此德門君臣道合豈徒示

思忠憲來雲源源裔裔臣頌兹刋丕告無旣

  馮侯去思頌       顧文琛

皇帝即位之明年詔地官攷輿地圖舉天下縣邑

民數之繁者陞爲州置賢守臣以幸百姓於是越

之諸暨實得今馮侯翼越在漢爲㑹稽郡其民剽

輕漢甞以貴近臣爲之守猶或不振輙報聞罷自

唐以來越爲雄藩諸暨爲縣尢號難治侯始至

州訪民疾苦知姦猾爲民害由是嚴爲之禁里社

長有藏匿者同其罪姦猾望風引避民頼以安郷

胥舞文虚増稅石民以抑納爲苦侯洞察其姦令

民得自陳訴積年弊欺一旦盡去先是吏卒旁午

田里無虚日侯至悉禁戢之亦無廢事有以私謁

莫夜禱于侯者侯輙斥去之邦之士唶唶稱廉侯

聞𥬇曰廉士大夫常分也廉恥道䘮乆矣吾豈詭

衆哉吾求以不負吾所學耳凢豪強撓法者必痛

加摧抑無少假借既不逞則群怨之侯不爲動郡

政之暇輙引諸生講習經史州吏環聽之凛凛乎

有冨而教之之意㑹行省以浙西某路荒田失實

及瀕海郡鹽法多弊檄侯徃問州民數千人遮道

請畱不得請則相對涕泣如失慈父侯奉檄所至

弊衣徒歩以察微隱其所以詘姦豪而伸孱懦者

甚於爲州嗚呼若馮侯者求之古循吏殆未見其

比也或曰班固序漢循吏五人而龔黄爲之最如

龔黄者獨不可爲侯比乎僕應之曰漢循吏易能

也馮侯未易能也漢郡地方千里太守秩二千石

考最者輙入爲九卿次不失爲三輔位尊而權任

專故其道易行其化易成而其事可勉而至也今

自州而上有㑹府有部刺史方伯連率而知州官

五品秩不滿五百石制其權而撓其政者非一獨

馮侯毅然不爲利疚不爲𫝑詘蘄於必行其志然

則龔黄爲馮侯之所易馮侯爲龔黄之所難烏可

比哉衆皆譁然稱善則相率請爲文以頌侯徳頌曰

蕞爾暨陽附庸於越生齒滋衆在今爲劇 帝披

輿圖命陟而州擇賢守臣得今馮侯侯自西来羸

馬弊衣邦人還觀且喜且疑侯始爲政循循于于

惟姦是屏惟弱是扶罔俾苞苴累我名節爾氷雖

清我行惟潔堂堂乾坤如侯㡬人天實遺侯惠我

邦邦民懽呼更相告語始疑今信侯我父母昔

侯未來骨肉流亡侯既来止爾農爾商 帝憫下

人病于荐飢水利田功乃懋乃司 帝曰咨汝徃

貳其政侯拜稽首臣翼唯命我民有言侯母疾驅

天子有詔侯不敫徐世無陽秋孰紀侯徳百丗不

䃺視我兹刻

 賛

  魯齋先生𦘕像賛     王磐

氣和而志剛外圜而内方随時屈伸與道翶翔或

躬耕太行之麓或判事中書之堂布褐蓬茅不爲

荒涼珪組軒冕不爲輝光虚舟江湖晴雲卷舒上

友千古誰與爲徒管㓜安王彦方元魯山陽道州

盖異世而同符者也

  書畫像自警       劉因

所以承先世之統者如是其孤所以當衆人之望

者如是其虚嗚呼危乎不有以持之其何以居

  王𠃔中眞賛       劉因

齒未老𩯭胡爲而白耶隠然舎四海之憂𩯭雖衰

顔胡爲而壮耶凛然横千仭之秋竹石丹心砥柱

中流百折而必東寸折而不柔其履危犯險㡬禍

一身然視循黙苟容貽害當世者不優耶

  質齋賛         蕭𣂏

國子𦔳教祁君子京以質名齋自爲記且銘之

時宗工秀人題詠盡其義矣齋人蕭𣂏掇其遺而

爲賛曰

上古聖神仰觀俯察旁及鳥獸取象維八書契干

戈登降椌楬化成之具於焉以茁巍乎煥乎重華

位陟文命誕敷懋昭大徳視民如傷于湯有光SKchar

情孔思謨訓洋洋經緯三極時維至文世變風移

覆其質云世之謂文古所無有游夏言行昭昭可

考絺章繪句錦心繡口充棟汗牛世用SKchar取蔽天

之明窒人之靈繇政迄廣旤斯以成卓哉祁君矜

世之病質以自居求盡其性如彼流泉載浚厥源

彼華彼實載殖厥根如賁尚白循循勿勿立德立

言成已成物

 晦庵先生畫像賛     呉澂

理義宻微蠶絲牛毛心胷恢廓海闊天髙豪傑之

才聖賢之學景星慶雲泰山喬岳

 臨川野老自賛      呉澂

身形痩削春林獨鶴眼睛閃爍秋霄一鶚逺絶塵

滓大同寥廓自鳴自和自歌自樂

 李秦公畫像賛      程鉅夫

歴觀SKchar輔乆無儒者潜龍羽翼公乃大雅 帝曰

舊學汝遂相予眞儒之效此其權輿熈運方開明

良起喜如龍如雲如魚如水任以天下可謂大臣

勞謙得士清静寧民想其風采金玉珪璧賜之畫

圖式是百辟豈惟丹青盛德形容尚友凌煙黄閣

清風

 臨川吳先生畫像賛    虞集

業廣而精徳周而尊𨤲折群言以究斯文章甫玄

端書𠕋左右豈弟君子天錫眉壽

 西夏相斡公畫像賛    虞集

公姓斡氏其先靈武人從夏主遷興州丗掌夏國

史公諱道沖字宗聖八歳以尚書中童子舉長通

五經爲蕃漢教授譯論語註别作解義廿卷曰論

語小義又作周易⺊筮斷以其國字書之行於國

中至今存焉官至其國之中書宰相而殁夏人甞

尊孔子爲至聖文宣帝是以畫公象列諸從祀其

國郡縣之學率是行之夏亡郡縣廢於兵廟學盡

壞獨甘州僅存其迹興州有帝廟門膀及夏主靈

芝歌石刻涼州有殿及廡至元間公之曽孫雲南

廉訪使道明奉詔使過涼州見殿廡有公從祀遺

象欷歔流涕不能去求工人摹而藏諸家延祐間

荆王修廟學盡撤其舊而新之所象亡矣廉訪之

孫奎章閣典籖玉倫都甞以禮記舉進士從予成

均於閣下又爲僚焉間來告曰昔故國崇尚文治

先中書與有功焉國中從祀廟學之象僅存於兵

火之餘而泯隊於今日不亦悲夫先丗至元所摹

象固無恙也願有述焉以貽我後之人乃爲録其

事而述賛曰

西夏之盛禮事孔子極其尊親以帝廟祀乃有儒

臣早究典謨通經同文教其國都遂相其君作服

施采顧詹學官遺象斯在國廢時逺人鮮克知壞

宫改作不聞金𢇁不忘其親在賢孫子載圖丹青

取徴良史

 自賛畫象        虞集

邈乎千載之下而謂古今一時也眇乎五尺之軀

而謂天地一體也廓乎不自知其所知也欿乎未

能至其所至也俛乎(⿱艹石)憂非有傷乎其内也泊乎

(⿱艹石)休無所待乎其外也服今人之服食今人之食

同乎今之人聊以順吾際也讀古人之書頌古人

之詩思夫古之人不知老之至也

 大象圖賛         虞集

皇帝畫大象圖賜皇太子監察御史前典寳少監

臣某承命裝潢而寶藏之翰林直學士臣集再拜

稽首而作賛曰有偉馴象貢自南域鞗革鏤錫路

車是服維 皇在輿游目於式任重持安眂力知

德燕閒以思冩之几格天章龍文臻妙造極嗟爾

微勞尚𨋎宸臆師武臣能有不察識(⿱艹石)稽包犧受

圖布畫逺取不遺以啓神易擬兹形容克配古昔

臣用述賛與丗作則

 橐佗圖賛         虞集

皇武肇迹宛宛龍漠不居其康輯乗爲郭有服維

佗礧肉戴崿毳旃帷房鞗軛簟鞹軋軋千里載泉

于橐黄頭羔裘𮪍引顧却人習見聞 聖獨有作

深宫穆清思詔勒仢手著厥初伊勞匪樂公劉纉

稷于邦式廓裹粮啓行致祚八百史臣作雅稽古

𠃔(⿱艹石)

 静修劉先生畫像賛    歐陽玄

㸃之狂而有沂上風雩之樂資由之勇而無北

鄙鼓瑟之聲於 裕皇之仁而見不可畱之四皓以

丗祖之略而遇不能致之兩生烏虖麒麟鳯皇固

宇内之不常有也然而一鳴而六典作一出而春

秋成則其志不欲遺丗而獨徃也明矣亦將從周

公孔子之後爲徃聖繼絶學爲來丗開太平者耶

 黙庵安先生畫像賛    歐陽玄

寤寐乎明善誠身之書歩趨乎格物致知之學𨵿

西三鱣未必榮於教授之四丗荀陵八龍奚以過

於伯仲之一壑豈非白茅重而忠信著玄酒醇而

嗜慾薄者乎鍾期伯牙有同丗而不相遇者吾故

於黙庵之神交而益以重容城之先𮗜也

  威如蘇先生畫像賛    歐陽玄

英英紫芝皎皎素絲SKchar摉逺討黙識近思子雲精

深季海孝友徳人之容君子之守

  郎中蘇公畫像賛     歐陽玄

維子寕父爲名卿士其心塞淵如古君子既合於

古詎諧於時職是正直弗究厥施㞐家嗃嗃在國

諤諤屹如長松矯如一鶚蚤以讜言屡忤權相晚

著恵愛足食邉饟剛者必仁仁必有後冝爾有子

蕳自造秀遺像𫤌然不亡者存九原可作孰敢吏

 潘雲谷墨賛       李泂

徂徕松雲貯玄谷道人㞐中拘其獨琅琅空山萬

杵熟道人曄然開電目松雲化石石化玉崢嵘寳

氣星漢燭貢之奎章月在櫝龍光淋漓九宇福

  李莭婦馮靜君賛     王士熈

古之稱莭婦人者不特織紝組紃而已良人不天

未亡殆存出生氣于寒灰 -- 灰 之中死者得妥生者已

傳其家嗚嘑馮氏百丗猶夸


國朝文𩔖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