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國朝文類 卷第四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

國朝文𩔖卷第四

 樂府歌行

  湘夫人詠         元好問

木蘭芙蓉滿芳洲白雲飛來北渚遊千秋萬歳帝

郷逺雲來雲去空悠悠秋風秋月沅江渡波上寒

煙引輕素九疑山髙猿夜啼竹枝無聲墮殘露

  西樓曲          元好問

游絲落絮春漫漫西樓曉晴花作團樓中少婦弄

瑤瑟一曲未終坐長嘆去年與郎西入𨵿春風浩

蕩隨金鞍今年疋馬妾東還零落芙蓉秋水寒并

刀不剪東流水湘竹年年露痕紫海枯石爛兩鴛

鴦只合𩀱飛便𩀱死重城車馬紅塵起乾鵲無端

爲誰喜鏡中獨語人不知欲挿花枝淚如洗

  征人怨          元好問

瀚海風煙掃易空玉𨵿歸路幾時東塞垣可是秋

寒早一夜清霜滿鏡中

  塞上曲          元好問

平沙細草散羊牛一簇征人在戌樓忽見隴頭新

鴈過一時廻首望南州

  梁園春          元好問

𩀱鳳簫聲隔綵霞宫鶯催賞玉谿花誰憐麗澤門

邊桞痩𠋣東風望翠華龍徳宫有玉谿舘麗澤燕都西門名

  征夫詞          劉祁

頑隂漠漠秋天黒冷雨瀟瀟和雪滴途中𮪍士衣

裳單半夜銜枚赴靈壁中州近𡻕雨雪多只因戎

馬窺黄河將軍錦帳衣千襲馬上揮鞭傳令急但

令飽煖度朝夕一死沙塲吾不惜九重日望凱歌

歸安知中路行逶迤願將舞女SKchar2頭錦𣸸作征人

身上衣

  征婦詞          劉祁

青釭熒熒照空壁綺䆫月上莎雞泣良人沙塞逺

從軍獨妾深閨長太息憶初癡小嫁君時謂君不

晚擁旌麾如何十載尚輿𨽻東屯西戌長奔馳秋

風戎馬臨關路千里持矛關上去公家事急將令

嚴児女私恩那得顧恨妾不爲金鞴靫在君腰下

随風埃恨妾不爲龍泉劒在君手内飛光𦦨慕君

不得逐君行翠袖斕斑空血染君不見重瞳鳳駕

遊九疑蒼梧望斷猶不歸况今沙塲征戰地千人

同去㡬人囬君回不囬俱未見妾心如石那可轉

 留春曲         杜瑛

絮飛冷屑龍蟠玉花隕香摧鳳銜燭批頰深林呌

新緑𠋣䦨人唱留春曲春光欲去如死灰 -- 灰 眀年暖

風吹又來何如日日長相守典衣共醉花前柸殷

勤留春春不住白日西馳水東去鏡中絲髮柰老

何君當持盃我欲歌

  楊白花          李冶

帝家迷樓春晝長紫笙吹破百花香蒲萄凝碧琥

珀光燕語鶯啼空斷膓枕帷紅淚灑瀟湘玉鏡臺

前𣸸午粧茜羅綬帶𨾏鴛鴦胡蝶趂雪上SKchar2梁千

里萬里雲茫茫

  空村謡          楊弘道

凄風羊角轉曠野埃塵腥膏血夜爲火望際光青

熒頽垣俯積灰 -- 灰 破屋仰見星蓬蒿塞前路瓦礫堆

中庭殺戮餘稚老疲羸行欲倒居空村問汝何以

供朝昬氣息僅相屬致詞難⿺辶䖏言徃時百餘家今

數人存頃筐長鑱隨日出樹木有皮草有根春

磨沃飢火水土仍君恩但恨誅求盡地底官吏有

時猶到門

  羽林行          楊果

銀鞍白馬鳴玉珂風花三月臙脂坡侍中女夫領

軍子萬金買斷青樓歌少年羽林出名字隨從武

皇偏得意當時事少逰𦍒多御馬御衣甞得賜年

年春水復秋山風毛雨血金蓮川歸来宴賀滿宫

醉山呼揺動東南天明昌泰和承平乆北人𡻕獻

蒲萄酒一聲長嘯四海空繁華事徃空囬首懸瓠

月落城上墻天子死不爲降王羽林零落秪君在

白頭𨐌苦趍路傍腰無長劒手無槍欲語前事涕

滿裳洛陽城下𡻕華暮秋風秋氣傷金瘡龍門流

出伊河水北望臨潢八千里蔡州新起髑髏臺只

合當年抱君死君家父兄健如虎一旦倉皇變爲

䑕錦衣新貴見莫嗤得時失時令人悲

  金谷行          楊奐

洛陽園池天下無金谷近在西城隅晉時花草不

復見野人猶觧談齊奴齊奴豪奢誰比數酒酣愛

擊珊瑚株後堂春風滿桃李中有一枝名緑珠千

金買歩障百金買氍毹時時吹笛替郎語雲牎霧

户長歡娱層階欲下湏人扶豈料一日能捐 --捐軀紅

飛玉碎頃刻裏空使行客悲躊躇樓頭小婦感恩

死君臣大義當何如

  挑源行          劉因

六王掃地阿房起桃源與秦分一水小國寡民君

𠩄憐賦役多慙負天子天家正朔不得知手種桃

枝辨四時遺風百丗尚不泯俗無君長人熈熈漁

舟載入人間丗却悔桃花露蹤跡曽聞父老說

強不信而今觧亡國𦘕圖曾識武陵溪飛鴻滅沒

天之西但恨於今又千載不聞再有漁人迷

  眀妃曲          劉因

初聞丹青寫眀眸眀妃私喜六宫羞再聞北使選

絶色六宫無慮眀妃愁妾身只有愁可必萬里今

從漢宫出悔不别君未識時免使君心憐玉質君

心有憂在逺方但恨妾身是女郎飛鴻不鮮琵琶

語秪帶離愁歸故郷故郷休嗟妾薄命此身雖死

君恩重來時無數後宫花眀日飄零成底用宫花

無用妾如何傳去哀弦幽思多君王要𦗟新聲譜

爲譜高皇猛士歌

  塞翁行          劉因

塞翁少小壟上鋤塞翁老來能捕魚宋家昔日塞

翁行屯田校尉功不如西山瀛海接千里長城又

見開長渠要將一水限南北𥬇殺當年劉六符天

教陂澤養鴈鶩留與金人賦子虚我來郷國覧風

土髣髴撾鼓笛嗚嗚𦚾中雲夢忽巳失酒酣懷古

皆平蕪昔年阻水群盜居塞翁子孫殺欲無至今

遺老向人泣前宋監邊無逺圖

  武當野老歌        劉因

南陽武當天下稀峯巒巧避山自迷青天飛鳥不

可度但見萬壑空烟霏山不知人從太古白雲飛

來天作主旌旗眀滅漢陽津㡬閱東西互夷虜老

人住此今百年自言三丗絶人烟徃事不聞宣政

後初心欲返羲皇前脯鹿為粮豹爲席竹樹蒼蒼

𡻕寒國天分地拆保無憂恠見北風山鬼泣一聲

白鴈巳成擒回望丹梯淚滿𬓛傳語桃源休避丗

武陵不似武當深

  燕歌行          劉因

薊門來悲風易水生寒波雲物何改色游子唱燕

歌燕歌在何處盤欝西山阿武陽燕下都𡻕晚獨

經過青丘遥相連風雨𮥠嵳峩七十齊郡邑百二

秦山河學術有管樂道義無丘軻蚩蚩魚肉民誰

與休干戈徃事巳如此後來復如何割地更石郎

曲終哀思多

  白鴈行          劉因

北風初起易水寒北風再起吹江干北風三吹白

鴈來寒氣直薄朱崖山乾坤噫氣三百年一風掃

地無留錢萬里江湖想瀟洒佇看春水鴈來還

  義俠行         王惲

予爲王著作劒歌行繼更曰義俠SKchar詢其所以因

爲之觧曰彼惡貫SKchar禍及天下大臣當言天吏得

以顯戮而著處心積慮一旦以計殺之快則快矣

終非正理夫以匹夫之微竊殺生之柄豈非暴豪

邪不謂之俠可乎然大姦大惡凢民罔不憝又以

春秋法論亂臣賊子人人得以誅之不以義與之

可乎又且以游俠言古今(⿱艹石)是者不數人如譲之

止報巳私軻之劘軀無成較以此舉于㝷常萬萬

也凢人臨小利害尚且顧父母念妻子慮一發不

當且致後患著之心孰謂不及此哉然所以略不

顧藉者正以義激於𠂻而奮捐 --捐一身爲輕爲天下

除害爲重足見天之降𠂻仁人義士有不得自私

而巳者此著之心也何以眀之事既露著不去自

縳詣司敗以至臨命氣不少挫而視死如歸誠殺

身成名季路仇牧死而不悔者也故以劒歌易而

爲義俠云著字子眀益都人少沉毅有膽氣輕

重義不屑小節甞爲吏不樂去而從軍後與妖僧

髙北行假千夫長歸有此舉死年二十九時至元

十九年壬午𡻕三月十七曰丁丑夜也

君不見悲風蕭蕭易水寒荆軻西去不復還狂圖

秪與蝥蛛靡至今恨骨埋秦𨵿又不見豫譲義所

激漆身吞炭人不識劘軀止酬一巳恩三刜襄衣

竟何益超今冠古無與儔堂堂義烈王青州午年

辰月丁丑夜漢允䇿祕通神謀春坊代作魯兩觀

卯魄巳褫曾夷猶袖中金鎚斬馬劒談𥬇馘取姦

臣頭九重天子爲動色萬命㧞出顛崖幽陂陁燕

血濟時雨一洗六合妖氛收丈夫百年等一死死

得其所鴻毛輶我知精誠耿不滅白虹貫日霜横

秋潮頭不作子胥怒地下當與龍逢遊長歌落筆

増慨慷覺我髪竪寒颼飀燈前山鬼忽悲歗鐡面

御史君其羞是月授南臺侍御史故云

  田家謡          魏初

五月軍囬未有期不禁烟瘴入枯脾馬頭一骨還

家日只有弓刀似舊時

  懸瓠城歌         李材

我經懸瓠城試作懸瓠歌殘灰 -- 灰 五百載懸瓠不復

峩有唐中葉失馭将退辱進危多詆謗淮西孽雛

手指天百萬官兵不敢傍長安市上晝殺人司𨽻

走藏魂膽䘮晉公一語破紛紜意㫁心謀神莫抗

諌書不到雙闕下詔檢初成九天上煌煌日月煥

斧節慘慘風雲動鞬䩨殿前虓虎神䇿軍愬武通

顔分玉帳夜深雪花大於璧懸瓠城頭血埋仗寒

威方勁弓百鈞净影不揺旗十丈巳因猰㺄山更

沸𠕂戮鯨鯢海無浪蔡人不識緋衣兒劔氣磨天

大丞相方城大将拜道左犀甲金戈光炫晃兇嚚

狡衆五十秋白日青天破昬障兒童不遣避介胄

婦女争來沽緑醸入朝論功功有差晉公之功無

與譲英雄事徃名器虚栗斯嚅唲竟相尚外藩跋

扈驕将侮中禁深嚴嬖臣誑山東何啻百少陽秦

苑洛陽隨板蕩我歌懸瓠辭歌聲頗悲壯嗚呼唐

之覆車将誰尤後人吊古徒哀愴懸瓠城下汝水

流懸瓠城𫟪牧笛唱懸瓠歌歌已終君不見豊碑

野火化爲土悵望文公及𣈆公

  冰荒子歌        鮮于樞

水荒子日日悲歌向城市辭危調苦不忍聞妻孥

散盡餘一身城中米貴丐者衆﨑嶇一飽經千門

城中昔食城外米城外人今食城裏耕者漸少田

漸荒政恐明年不如此水荒子行歌乞食良不惡

猶勝弄兵獄中死

水荒子聴我語忍死休離去郷土江中風浪大如

山蛟鱷垂涎寜貫汝路傍𭧂客掠人賣性命由他

還更苦北風吹霜水返壑稍稍人烟動墟落賑濟

欲下逋負除比著當年苦爲樂水荒子區區吏弊

何時無聞早還郷事東作

  湖上曲          鮮于樞

𫟪蕩槳誰家女緑𢡖紅愁問無語低回忍淚並

人船貪得SKchar2頭強歌舞玉壷羙酒不消憂魚腹熊

蹯棄如土陽䑓萝短匆匆去鴛鎻生寒愁日暮安

得義士擲千金坐令桑濮歌行露

  烈婦行         趙孟頫

至元七年冬濱州軍士劉平之戍𬃷陽與其妻胡

俱道宿車下爲虎所得起追及之殺虎脫其夫吾

聞之中原賢士大夫如此乃爲感激慷慨作烈婦

行以歌之

客車何焞焞夫挽婦爲推問君将安去言徃𬃷陽

戍官事有程宿車下夜半可憐逢猛虎夫命懸虎

口婦怒髪指天十歩之内血相濺夫難再得虎可

前寧與夫死母與虎生呼兒取刀力與争虎死於

妾心始平男児節義有如許萬𡻕千秋可以事明

主馮婦卞莊安足數嗚呼猛虎逢尚可寗成寗成

奈何汝

  沉沉行          虞集

沉沉天宇玄以黝星河如銀垂近人牛羊漫散草

多露大帳中野旁無隣去年八月羽書急婦女上

城小兒泣今年八月天子來身屬櫜鞬月中立

  車簇簇行        馬祖常

李陵臺西車簇簇行人夜向灤河宿灤河美酒斗

十千牛馬飲者不計錢青旗遥遥出華表滿堂醉

客俱年少侑盃小女歌竹枝衣上翠金光陸離細

肋沙羊成體薦共訝髙門食三縣白髪從官珥筆

行毳𫀆衝雨桓州城

  竹枝歌京城南粟侯玩芳亭與仲淵子方同賞牡丹馬祖常

城南牡丹一百本翰林學士走馬來渡水楊花逐

飛燕剪衣雲影覆春臺

粟侯宅中花一園客來飲酒費金錢眀朝碧樹春

城合恨不江東問酒船

  玉環引送伯庸北上     王     士熈

崑山有美璞昆吾有寳刀推雪漉寒氷凝此英瓊

瑶團團月長滿皛皛白雲淺似環環無窮寥寥人

意逺有美天山人皎潔同精神禁垣青春多大珮

垂朝紳腰無大羽箭肘有如斗印結束上京行騮

駒驟長靷不採珊瑚鈎海深安可求不執水蒼壁

漢庭羅公侯愛此玲瓏質題詩贈與客百金一朝

傾三年不可得不得只空行山泉琴峽鳴摩挲龍

門石憶憶應留情天風北極髙歸途踏霜草不惜

玉環分只願君還好

  早朝行         王士熈

石城啼烏翻曙光千門萬户開未央丞相珂馬沙

堤長奏章催喚東曹郎燕山馹𮪍朝来到雨澤十

分九州報輦金馱帛分逺行龍沙士飽無鼓聲閣

中龍牀琢白玉瑟瑟圍屏海波緑曲䦨五月櫻桃

紅舜琴日日彈薫風

  畫馬歌         范梈

錢君𦘕人勝畫馬安得名騘妙天下青雲𨼆約見

龍文有意軒昻駛華夏圉官山立頎而髯朱衣黒

帶髙帽尖問渠掌握詎有此牽控寧知人汝嫌君

不見才士受束縛徃徃因之縱寥廓

  蘇小小歌         辛文房

東流水底西飛魚衘得錢塘紋錦書㡬回錯認青

騘馬著處閑乗油壁車鸚鵡盃殘春樹暗蒲萄衾

冷夜牎虗蓮子種成南北岸苦心相望欲何如

  李宮人琵琶引      掲徯斯

茫茫青冢春風裏歳歳春風吹不起傳得琵琶馬

上聲古今只有王與李李氏昔在至元中十九辭

家來入宫一見丗皇稱藝絶珠歌翠舞忽如空君

王豈爲紅顔惜自是它人彈不得玉觴未舉樂未

停一曲便覺千金直廣寒殿裏月流輝太液池頭

花發時舊曲半存猶觧譜新聲萬變緫相冝三十

六年猶一日長得君王賜顔色形容漸改病相㝷

獨抱琵琶空歎息興聖宮中愛更深承恩始得遂

歸心時時尚𬒳宮中召強理琵琶弦上音琵琶轉

調聲轉澁堂上慈親還佇立回看舊賜滿床頭落

花飛絮春風急

  舶上謡送伯庸以畨貨事奉使閩淛   宋   本

江華江月要才情多病堪憐馬長卿莫向都門折

楊栁帝郷春色不南行

流求真蠟接闍婆日本辰韓薉貃倭畨船去時遺

矴石年年到處海無波

朱張死去十年過海㓂凋零海賈多南風六月到

岸酒花股篙丁奈樂何

湧金門外是西湖隄上垂楊盡姓蘇作得呉趨阿

誰唱小卿墳上露蘭枯

舊時家近黒橋街三十餘年不徃來慿仗使君一

問訊楊梅銀杏㡬回開予以至元廿六年出杭故居東南隅四條巷旁有橋

名黒橋居有楊梅銀杏二樹在巨井上

閩中父老白髭鬚老子風流記得無昔日郎君𮪍

竹馬如今使者駕軺車伯庸之先甞仕閩中

素馨華畔十八娘炎雲瑞露酌天漿一日供厨三

百顆使君館劵莫支羊

薫陸胡椒腽肭齊明珠象齒駭雞犀丗間莫作珍

竒看斛使英雄價盡低

東海澄清南海涼公厨海錯照壷觴郎君鮝好江

瑶脆水母線眀烏賊香

眀年歸路蹋陽和缺胯輕衫剪越羅春風通恵河

頭路還與官家得寳歌

國朝文𩔖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