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七 國朝文類 卷第四十八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九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八

祝文

  江南平告太廟祝文    王磐

踐柞守文雖奉巳成之業繼志述事敢忘未集之

勲眷靖康亡滅之餘擅呉㑹膏SKchar之壤依慿江險

壅隔皇風累興問罪之師猶守執迷之意逮戈船

飛渡列戌土崩始悟前非方圖改過遂稱臣而奉

表願納地以歸朝宋王㬎巳於某日月來至闕下

其江南郡縣人民巳委官撫治了當朔雪炎風盡

書軌混同之地商孫夏裔皆烝嘗助祭之臣顧沖

眇以何功實 祖宗之餘廕尚祈昭監永錫休嘉

  太廟火灾告祭祝文    閻復

大德六年𡻕次壬寅六月癸亥朔十二日甲戌

孝曾孫嗣天子臣某謹遣攝太尉中書左丞相臣

哈刺哈孫答刺䍐敢昭告于

太祖聖武皇帝於穆清廟對越在天便殿火灾震

驚神御聿懹懼省祗薦苾芬祖考以寜來格來享

  得玉璽奏告大廟祝文   王構

維傳國之守器爲歷代之珍符得自神臯進由憲

長詢以僉言則脗合考之圖制則無差皆祖宗孚

佑而致然亦祚胤隆昌之所繫是烝是享孔惠孔

時以介夀祺以流曾慶右第一室

昔黄龍薦瑞有虞肇基玄扈授圖周成襲祚誕膺

景命夫豈無徴方忝嗣于徽音遽親承于鎭寳䑓

臣貢上良用惕然殆天相皇元啓萬丗無疆之業

抑如大琮玄璧爲宗闈丗守之珍靈貺之來盍知

所自尚祈叶兆旣壽永昌右第二室

閟宫儲祉德著神儀瑞玉來歸孝孫有慶矧在嗣

徽之始進由耳目之官上以表信於神祇下以系

隆於後嗣爰修報典思媚太姜俾熾而昌長膺戩

糓右第三室

猗維瑞璽顯伏靡常麟質鳯章萬丗所寳式當今

日啓佑皇圖糓旦于差告蠲致享以燕翼子於萬

斯年右第四室

  加諡祖宗告祀南郊祝   姚燧

至大二年蒼龍己酉冬十月庚戌朔十有九日

戊辰嗣皇帝臣某臣頼上天之祐祖宗之靈得以

眇末之躬託於億兆京垓臣民之上持盈守成凡

今三年身至太廟兩嘗祼将非獨於親立愛臣家

庶亦孝治可先天下而祠官讀祝於

太祖室惟曰聖武皇帝

睿宗室亦惟曰景襄皇帝至

丗祖室則曰聖德神功文武皇帝名譽之美垂無

窮者多及六言顧於創業之祖垂統之宗開我後

人繼繼承承億萬維年者稱述成功盛德有所未

盡心寔欿然謹遣太尉尚書右丞相臣某禋致牲

玉燔柴泰壇昭告 昊天上帝加諡

太祖曰法天啓運聖武皇帝

睿宗曰仁聖景襄皇帝伏惟圎靈居髙聽卑灼臣

微忱敕我祖宗歆此嘉誄臣不勝感激戰栗之至

  己卯春釋菜先聖文    劉因

聖代天言明告萬丗寥寥方𠕋孰傳聖言天啓聖

心程未将命堙晦浚闢聾聦瞽明謂當後人承此

遺澤孰云剽盜資我而文肆焉多岐孰㑹其一徒

爲瞻仰有惻此心因早躁狂(⿱艹石)将有志中實脆屈

未立巳頽揆厥無成實由貪懦時馳意去凛不自

容顧念初心怳焉如失今此闢舘惟我之求講學

有徒進脩有地研窮參訂亦復有書於古遺言於

今學者尚有禆益少慰此心但懼悠悠復循前軌

惟神啓迪實有臨之

  告峨山龍湫文      劉因

嗚呼一邦之望有峨惟山山之精深聚而淵泉山

川惟形有神棲之雲雷雨露神實司之今是邦

凶旱極矣豈神之靈坐視而不恤哉蓋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數

出于天非神之所得專也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咎由於人非神

之所得而釋也是以使神函蓄靈潤雖欲發之而

不得也雖然山川之神受命于天而主佑下民者

也今欲佑之而不得矣則當爲之請命于天昭昭

在上安有不從由是言之神雖欲無責烏得而無

責也且小民至愚窮且極矣而無所歸誠則惟滛

昬之鬼是求夫滛昬之鬼乃神之所當屏黜而下

民之衷亦神之所當誘相也今氣運巳窮矣窮則

必通或天降之雨則小民必歸功於滛昬之鬼

惑信愈篤孰能禁之今是邦之大夫致禱于神則

是禱其所當禱矣旣禱其所當禱而當禱之神能

隨其禱而應之以雨使旣足而又周浹焉庶小民

之愚知天地之間自有名山大川之正神實能闔

闢隂陽而神妙造化而境内吏民之所當敬修其

壇壝潔其牲幣而事之而向之所謂滛昬之鬼

眞不足信矣如是則人情丗教或自此而變之則

鬼神之惠又不但一雨而巳矣如其不然則是雲

雷之澤神其不可司之旱乾之虐神實不恤之天

命之職可怠而曠之惑邪之俗可助而成之又何

望焉又何望焉敢告

  封龍書院釋菜先聖文   安熈

大德十年歳次丙午秋七月己巳朔越翼日庚

午後學安熈敢昭告于先聖至聖文宣王熈愚極

陋緫角趨庭私淑諸人寔始聞道自兹厥後欽誦

遺編近本程朱上窺思孟以求經㫖以探聖心庶

竭駑頑進德脩業孰云不力中道而迷悲嘆窮廬

摧頽巳甚雖由病廢實亦惰偷内自省循枯落是

懼茲焉感憤避俗巖居追憶舊聞卒究前業洒掃

應對謹行信言餘力學文窮理盡性循循有序發

軔聖途以存諸心以行諸己以及於物以化於郷

或兾有成不悖於道茲㳙𠮷日載見祠庭㫖酒蘋

蘩式陳明薦尚蘄啓迪實誘其衷庶假威靈不至

大戾謹率諸生恭脩釋菜之禮用伸䖍告

 祭海神文         虞集

潮失故道犯我鹽官有司捍防民力旣殫閱歷歳

時靡濟兹害浙郡多下𢙢就淪敗民實何辜不德

在予相臣來言交脩用孚乃勑中外悉智展力相

爾有神亦克受職我土旣固民生厎安六府治脩

報祀萬年

  祭伍子胥文        虞集

爾以忠隕主潮于呉潮今爲灾呉其沼乎爾其揚

靈具訓海(⿱艹石)俾妥其常母作民虐旣止旣安民遂

有生爾作明神永有令名

祭文

  祭國信使王宣撫文    楊奐

維歳次癸卯四月丁未朔二十有一日丁卯某官

某謹具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故宣撫御史大夫

國信使王公之靈嗚呼两軍之間零丁數𮪍江湖

十年風霜萬里不知其幾徃幾來而卒至於此乎

人主察其深誠天下仰其大義鬼神録其隂功簡

䇿炳其髙議然事之濟與否也非智力之不周或

期運之未至不然以公之行不能決和事於一言

載信書於萬丗而使干戈相㝷膏血塗地猶執迷

而不巳我公初年委身烈祖千載一時雲龍風虎

蔡城旣下楚茅不來殺氣盤礴吞江噬淮義膽披

露上心亦囬使星南飛迓車擁路歡動牛斗嘆其

來暮應對欵曲不武不怒殷監弗逺請視全夏剖

析利害略無假借我不彼欺彼不我詐宴勞稠疊

朝繼以夜歸奏龍庭君相交俞慮後參差或懷異

圖公爲國許人爲公憂蛟鱷之淵而堪再投公獨

坦然汝無我尤我君我相寜不我謀丁酉之冬公

過陽平贈我雄篇出言甚誠两國好合頼子以成

子才子名揺動江城適有家累莫果其行公實我

知我自不能此所以含辛茹酸愧負SKchar冥也嗚

呼哀哉頃聞使車淹留沔陽忽報江陵坐易星霜

宵夢飛飛不知在床玊溪東館金碧熒煌恍然門

開𣗥圍堵牆太山旣裂始知不祥㡬年金節炤燿

南荒一日⿰氵𭝠棺歸來朔方将大限之難逃抑生靈

之禍未央顧公之室豈無橐裝千金一揮廪無見

粮賔客蕭條路人慘傷嗚呼哀哉我生後公仕及

同時人之於公其孰不知我之知公獨與丗而背

馳陸公何人屈趙佗而朝漢闕終軍孺子携長纓

而羈南越無以成敗輙生予奪公之清衷遐略髙

名大節可以撼天壤摩日月而素志未酬徒賫恨于

九原此余所以撫地大慟繼之以血也嗚呼哀哉尚享

  祭太保劉公文       徐丗隆

至元十一年歳次甲戌冬十二月望日博州路

緫管徐丗隆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太保劉

公之靈嗚呼天興大元六十餘年王氣所鍾有開

必先聖不獨出衆賢從之聖賢相逢千載一時巖

巖劉公首岀襄國學際天人道冠儒釋𥘉冠章甫

潜心孔氏又學葆眞復參靈濟其藏無盡其境無

涯鑿開三室混爲一家逆知天命早識龍顔情好

日宻話必夜䦨如魚得水如虎在山易地諸葛

天道安道人其形宰相其心誰其似之黒衣惠琳

數精皇極禍福能決誰其似之邵君康節詩詠髙

逸方外神逰誰其似之碧雲湯休字畫清勁筆中

法具誰其似之黄山文孺扈從王師柔服哀牢公

於是時蜀之韋臯堂上出竒鄂江飛渡公於是時

晉之杜預天王旣尊山人自晦公於是時唐之李

泌相宅⺊宫兩都並雄公於是時周之召公中統

建元宣撫十道多舉名儒親草其詔至元入省命

賛萬機暫決大議力辭以歸上亦知公不屑細務

止解中書仍居保傅官制未定公圖列之朝儀未

肅公奏閱之方其弘化儀形萬方天遽奪之今也

則亡生平少疾質眀猶唱開戸視之掩書長徃

天子震悼朝臣涕洟下至行路靡不哀思國事有疑

誰與稽之民歳有灾誰與禳之僚友有咎誰與救

之人之老成寜復見之曩過趙郡識二大士曰蕭

曰劉器量包丗混迹佛老心同孔周仁雨義風欲

灑九州蕭巳先蛻獨餘藏春栽培桃李徧滿君門

身爲師賔門多卿相生𬒳殊遇殁𫉬大塟公旣無

憾我獨何悲第愧老繆嘗辱公知愛我文辭許我

典故視草翰林持衡文部公非私舉我豈懷恩言

念知舊徃𡘜其墳南州孺子生芻一束奠章冩心

老淚盈掬嗚呼衰哉尚饗

  祭硯司業先生文     滕安上

至元己丑十有二月某日門生國子博士滕安上

謹遣子羽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司業先生硯

公之靈士之文章與丗汙隆百年以來南北不同

惟公述作有稽其中學者師之知所適從士之志

操與齒盛衰一生之間終始自違惟公抱負白首

不移學者仰之得其表儀於戲教授東垣淵淵乎

經義之學司業成均表表乎忠孝之教其起之暮

也固非淺淺之可議其去之果也又非庸庸之可

效公之歸老猶振頽波遽云逝矣爲之奈何八十

雖壽在公匪多聞公易簀了然不亂平生之守於

此益見自公之歸夢寐見之况於永訣無復見期

一官羈人送不及尸千里致奠寓哀一詞

  祭魯齋先生文      吕端善

公之道在天地德在人心行義在朝廷功業在後

丗者章章表表如日之在天如泉之在地爲門生

者不當以是瀆陳之惟其私心之不能自巳者敢

以告之公之生以扶人極振人綱爲心没而不應

肯忘也今人極其立乎人綱其明乎下土茫茫豈

無才良間有作者敢希厥成言語不通趨詣不同

聞望不崇誠孚不隆猷之雖逺羣呼四訌謂角而

童謂雌厥雄使公而在猷難厥終公而已矣疇能

奏功維𫎇古生嶷然古風稔公之教在耳藴公之

化于躬雖所賦有厚薄所得有纎穠惟公擇其尤

者相之導之以隂誘其衷使之黙識心通視明聽

聦謀嘉慮忠言行諌從則可以鞏國家無疆之祚

惟寜永生民無疆之休惟洪則我後人于子于孫

亦叨居于至化之中生也望於公没也又望於公

于以見生民之心望望於公者無窮也

 魯齋先生陞從祀祭文   許約

皇慶二年六月十四日癸酉欽承 綸㫖以先師

文正公魯齋先生列于大成至聖文宣王從祀之

位門人許約等謹以清酌庶羞之奠合辭而祭之

曰自太極判而人文開包羲作而卦畫始備物以

致天下之用成器以爲天下之利蓋肇乎乾坤者

惟一理盈乎宇宙者惟一氣人倫由是而明萬事

以之而理王之所以王帝之所以帝百丗同符有

一無二迄于周衰篤生聖人有德無位遭時之屯

周流天下而不我用乃獨任乎斯文明王道於已

晦振綱常而再新顔曽再傳而得子思至孟子獨

不迷其津泯泯棼棼歷歳時之旣乆承承繼繼乃

寥廓而無聞迨乎有宋寔生周子畫無極之大原

爲萬物之根柢扶泰山巳摧之巔發千古不傳之

祕淵淵河洛大暢斯㫖天理之微人事之著鬼

之幽至于子朱子而大備天眷皇元我文正公寔

有得於此也合衆議而有歸惟前賢之是證旣縷

析而毫分亦提綱而振領盡小學之精微爲後人

之龜鏡言仁義必本諸身言道德必由乎性動静

必循乎禮終始不忘乎敬春風藹然物我融㑹氷

瑩然表裏輝映出而佐時也必欲厎雍熈之和

進而事君也必欲止唐虞之聖事必探乎幾先俟

其乆而乃應言治亂之所生盡天人之交勝其髙

也入於無倫其近也不離於日用叙天工而振王

綱正人心而祈永命觀其運用天理而見諸行事

者欲名言而奚罄耶蓋嘗思之以百年凝道德之

身千載繼絶學之志由布衣而起田野緫庶官而

宅百揆明曆象以授人時創辟雍而教胄子忠言

亹亹氣不少衰爲學孜孜老而後已蓋其所造者

深所積者廣舉而措之事業者獨髙乎一丗非義

精而仁熟道全而德備者疇克爾耶宜乎

聖天子念之不忘崇以魏國之封褒以文正之諡

又欲嘉惠後人也乃命列于從祀之位旣相其子

又撫其孫猶諄諄而不置也況約等親出其門提

耳之言面命之誨天地純全古人大體朝焉夕焉

誘掖諄至容聲謦欬不逺伊邇嗚呼昊天罔極之

恩仰而思俯而戚SKchar其有旣耶

  祭康先生文       王思廉

翰林學士承㫖致仕王思廉致祭于故國子博士

康先生之靈而言曰呉楚竒材楩楠豫章下蔽牛

馬上摩穹蒼脩直堅緻可棟可梁斧以斯之不得

締構乎明堂渥洼異種緑耳飛黃過都歷塊電掣

龍驤以駕大輅和鸞鏘鏘困於鹽車弗𫉬馳騁乎

遐方先生之學經笥書囊先生之才錦心綉腸視

草北門制禮奉常外而藩宣内而賛襄何施匪冝

皆其所長進用無媒竟老國庠猶木之不遇於匠

石𩦸之不遇於孫陽噫嘻孰維孰綱孰主孰張吾

欲問之神理茫茫𦒿英巳矣識者嘆傷雖然有德

以化其郷有文以流其芳愈逺愈思愈乆愈光是

之謂不亡

  祭徐承旨文        李之紹

大德五年春二月辛卯中書平章政事賽典赤

等謹致祭于故翰林學士承㫖徐公之靈嗚呼古

人有言人材實難撫治論賢遺丗永歎才與時夸

識局于器文勝自敷授事則躓偉哉通儒慨惟容

翁蚤奮其辭乗時之隆肆其餘長見於治功出入

中外曰亦有歳素髪滿幘歸掌帝制渾渾周誥我

庶見之諤諤廷議我庶選之朝有老成衆與有慶

孰云其去有不惆悵君子之心夙夜本朝忍失去

之以逺爲超劃爾歸盡嘖嘖稱遽身有遺用永蓄

弗著千里寓哀匪𡘜其私國之遺老我寜不思

  祭𡊮學士文        虞集

昔在故國寓都海邦乃睠鄞越視漢河陽王公近

臣專邑列府卿士以還民莫或數公生其間不靡

不矜師友是求問學是承先宋旣亡文獻淪隊遺

老或憗力接淵懿家藏多書侔昔石渠下至琴弈

亦㝡其SKchar博學洽聞瑰偉精瑩人無間言公亦自

信我從草茅或援起之公以賞延後先京師于時

同朝多士濟濟公獨我友尚論其丗制作討論必

我與聞或辨或同有定無諠公泰而舒我蹇㚄跋

三十餘年亦多契闊公在禁林益躋華階人曰孔

冝公曰足哉歸而𭔃書朂我慰我亦喜優㳺自詫

其果曰易春秋曽與子談将卒成書恐老弗堪老

不廢學唯予與爾終訂無忌庶其在子言猶在耳

俄以訃來噫天生公乃止斯哉儒林木萎壁府星

隕伊邦之瘁伊道之閔區區深悲逺莫致之託公

郷人致茲哀辭公聞之乎不聞之乎

 哀辭

  平章政事廉公哀辭    李元禮

嗚呼哀哉識公於生之日哀公於死之後者人情

也哀公於死之日昧公於生之前者人情乎嗚呼

識而哀一人之私哀也哀而不識天下之公哀也

方公之在相位也朝廷𠋣之以爲重四夷頼之以

爲安萬民化之以爲治隂陽調和而品物無不遂

矣及公以病去位也天下皇皇祝公無恙豈期沈

痾反復而竟不起矣嗚呼哀哉蒼天蒼天果蒼蒼

耶胡爲遽奪公以亡耶伯夷之清伊尹之任魏徴

之良耶其忠䰟正氣散在天壤間幾丗幾年復爲

賢相耶不然将升而爲星辰峙而爲山嶽流而爲

海爲江耶嗚呼作善降祥不善降殃何此理之反

常而不可明耶故余誄公以辭者蓋非一已之私

傷亦以公天下之哀而哀萬民之失所望也

  林處士哀辭       𡊮桷

道家言黜聦明去健羡形神始完是果爲得道耶

古者上壽百二十歳竊不死之說者曰脩之益眞

其道彌親壽而無德與名君子恥之故脩短有命

遺壽焉猶可言也名德不至則澌盡腐㓕又安所

取哉古之人(⿱艹石)是者衆矣今得一人焉曰林寛字

彦栗形臞而器温其於學也汲汲然逐日以補有

不足焉則力探簡䇿以自證其爲文必達於理而

始精於詞謂詞者載理之具也理不足焉詞雖精

無益也深思以求之傍取傳記之說勦絶傅㑹據

宗統原以㑹于一復懼其未盡是也則袐重自念

将周㳺四方闕疑廣聞目擊而心領焉噫(⿱艹石)可謂

勤已矣道散於九流百家彌綸者至矣其弊有不

勝言者汎溢俚雜尸坐瞠目漸入於無聞之傳予

甞察彦栗知其心有深憂者焉余始見于姑蘇氣

和以謙再見于京師愀然以思取士之道非一嚴

畛域析豪髮有司者之過遺逸不舉則凡吾徒在

官者誠有罪彦栗志不在是推彦栗之志在問學

爲之而不果就(⿱艹石)是者眞有命矣悲夫延祐六年

三月卒于京師年三十有九其弟宇友謹𡘜且曰

吾必奉䘮歸呉興呉興吾先人所藏遂爲詞以申

其哀焉辭曰

氣清明兮受元陽德弸中兮闇以章挈太古𠔃儼

九皇播絜精𠔃瓊圃芳力未具𠔃志則專一葦渺

𠔃濟巨川慨不進𠔃道逺邅白晝速𠔃隂風旋數

寔紀𠔃吾何愆路孔脩𠔃神獨還靈旐遷𠔃木葉

丹儼夫人𠔃在空山玉蓉冠𠔃紫佩蘭

  丁文苑哀辭       許有壬

哈八石取父字姓丁字文𫟍于闐人與予同登乙

卯進士第倅固安州椽左司除禮部主事予佐吏

部故㳺從爲多改袐書著作拜監察御史又與予

同官南坡之變梟獍黨與列據津要文𫟍康里子

山曁予實同論列遷戸部貟外郎予在左司計事

率相見俄僉浙西道廉訪司事遂間南北予居武

昌適移湖北新制憲官各色用止一人長憲者同

岀西域即日引退䑓報不允文𫟍曰無例且退持

疑文冐進可乎堅卧不起予跧居絶人事獨相徃

來鵠山楚觀之絶頂梵宫琳宇之僻地荒城廢壘

村居埜池靡不至焉時絶江登大别𪧐郎官湖賦

詩談論無虚日一日把酒相属曰人生離合有數

君閒我退針芥相投但恐造物見妬不終遂此先

子監祁陽縣有惠政潜德未章子亟銘之予不獲

辭焉未幾予除兩淮轉運使文𫟍移山北邸報同

日至山北置大寜古白霫地去京師東北尚八百

里陸不可挈家水縈紆五千里扶病擁㓜殆不能

爲謀予官揚州﨑嘔來過曰我非瀆於進也主上

新政不敢不行而老㓜累我且都而杭杭而鄂鄂

又山北有力且疲況貧乎鄂不可留揚未貴亦不

可居杭吾樂之糓又差賤且其人德我吾謀定矣

廼命諸子買舟而東獨挈一小僕乗傳而北予留

之飲三晝夜而後去酒中嘗曰我作事素勇今殊

猶豫何也予戯之曰人改常不佳君豈厭丗邪廼

笑曰昔温公記宋子才暴謔其言偶驗我不信也

因出臂示其堅實曰斧吾擊亦不死也於虖今乃

眞死矣蓋時方大疫暑行至東平主僕皆病歸抵

淮安卒于舟中至順元年六月二十三日也郡大

夫率其國人菆之予旣爲位𡘜遣人省其墓告其

家子慕卨迎柩歸艤舟餞别之地𡘜爲之慟監

公塟祁陽逺不能祔予欲蜀岡買地處之慕卨曰

杭西山先人所愛因可守也遂謀塟焉母子力不

能舉SKchar司曁他官府(⿱艹石)嘗徃來共⿰貝專之得楮幣中

統餘萬緡旣襄事餘可經理其家淮東憲長荅里

麻嘗同官閔其貧請賻于朝不報初文𫟍爲固安

𨽻京號難治民劉奉益横甚塞祈烹五十羊聚羣

不逞震動里閈執而發其推埋焚剽數十事度不

解逸去反肆誣構詔大官雜問禁中辯折明直劉

寘于法築堤堰三百里河以不害兩道凛然折彊

暴如拉朽蜀兵未戢按部直要衝布置施爲(⿱艹石)

於兵者統兵省臣薦其有将帥才可治邊事云内

外持憲知無不言制吏軰噤不得出一語平居論

事慷慨歷落一坐盡傾遇事則奮發勇徃無前長于

觀人某邪某詐黙以相告後輙多驗作歌行豪宕

如其人古詩清粹皆可傳也延祐𥘉朝廷始以科

舉取士天下之大才五十六人出官四方或懦於

施或汚於賄歷歷在人得免詬議如文𫟍者可數

而天復中道畫之於虖惜哉予昔銘監縣公謂其

多善未報當在文𫟍今文𫟍壽才四十有七賷志

以没此又何邪豈天又尼其身而大其後邪天道

是邪非邪予益惑矣嘗獨坐閱同年録十六年間

鬼録者十五人矣尚忍以區區聲利置𮌎中乎

或者視爲四海九州之人恝乎無情予不忍也慕

卨将狀其行實求予爲銘而其狀未至爲之辭以

發其槩且以寫予哀云天之生才𠔃亦孔之艱前

不知其幾丗𠔃後復幾年何林林之百萬𠔃獨靳

於賢器方適用𠔃陶復不堅雲未雨而掃蕩𠔃華

未實而摧殘豈矰繳之在天𠔃惡有翼之髙騫SKchar

冥之中𠔃孰司其權昔君之北𠔃歌呼水壖今君

之來𠔃丹旐翩翩藥膳匪良𠔃道路迍邅妻子睽

隔𠔃良友棄捐 --捐我哀SKchar忘𠔃我言SKchar殫西山蒼蒼

𠔃惟所便安玉樹森立𠔃澤流有原冀伸於後𠔃

以報其前破不可完𠔃逝不可旋惟生無愧𠔃雖

殁猶存脩短有數𠔃吾其舎旃馬革牖下𠔃非蟻

則鳶九原有知𠔃其然不然

 諡議

  何忠肅公諡議榮祖    虞    集

嘗聞善相天下者蓋必本忠厚之心廓容受之量

明事理之識周經營之材極乆逺之慮躬負荷之

責而後可庶幾也是故待事有先幾應變有餘智

持乆有定功處物有成謀其功業始可得而論矣

(⿱艹石)命與時遇位以倖致者充數之羞欺丗之禍彼

且無逃於天地之間生民何頼焉觀於至元大德

之間以大臣賛國論不爲近利細故所動揺本之

以祖宗之舊典定之以禮律之微意以成天下之

務者平章政事何公何可少耶公爲御史中丞時

權臣用事數爲所危公守職不變終以是去位天

下之望固巳在公矣

成宗皇帝在位完澤公之威重沈毅答刺罕公之

仁明正大實相左右朝多君子正人而公獨以𦒿

老精練彌縫條理於其間豈漫焉嘗試而爲之者

哉卒能成太平之盛非偶然也然於是時好功興

利之徒間岀其間偵國家財用之急積慮宻講将

有所作爲議數上公必正坐堂上奮仁者之勇明

目張膽論民命國體之所以然發言折其謀使不

得行耕田鑿井之民晏然無所顧慮以遂其生理

於當時者公存心之最著者也𫾻歷䑓省數十年

皆要官重任然衣服飲食之奉儉約不異於儒素

身死之日賜金給用之外略無餘貲此其立志非

常人所及冝其所成就如此謹按諡法廉方公正

曰忠執心決斷曰肅請易公名不亦冝乎

  陳文靖公諡議     虞     集

昔者有道之君子内充然而有餘無所待乎外也

未嘗求用於丗亦未嘗不求用於丗也有天下國

家者知其有道尊敬而信用之則爲之出於是應

之以文學政事隨施而見不爲喜幸不用則不爲

變移其志大矣然或者假事以自售巳見用而無

足以行也則以偃蹇日取盛名終身不一試謂古

今爲可誣也耶故翰林學士陳公方盛年時閉戸

讀書未始有求用之心及爲朝廷所用諄諄然視

其職事之所在而謹奉之略無厭常喜竒髙自標

致之意始終清要蓋迫而後動來而後應定而後

就恒無心於其間此其視無能而求用避事而取

名以傲忽欺罔一時者爲何如也故其髙文大𠕋

以華國者皆舒遲温厚之言横經論道以淑人者

皆文質兼備之教論禮則欲修一代之經司刑則

知先無訟之本至於處己接物温恭退讓君子視

之則樂其雍容小人仰之則失其鄙暴謂之大儒

先生斯無忝矣謚法道德愽聞曰文仕不躁進曰

靖謚曰文靖其合公之行也哉

  姚文公謚議      柳      貫

天地眞元之氣一㑹則聖神代作揚熈秉耀承華

恊瑞以開太平而必有不丗出之臣挺生其間攬

結粹精敷爲制述於以增煥盛德大業而聳之三

五載籍之上蓋數百年而得一二人焉其有關於

氣運者如是豈徒乎文哉乃(⿱艹石)先正魏國許文正

公之在吾元實當

丗祖皇帝恢拓基圖之始倡明道宗振起來學一

時及門之士獨稱集賢大學士姚公燧爲能式纂

厥緒以大其承然觀公之言而考夫文正之學則

其機籥之相須殆不啻山鳴而谷應雲起而龍翔

也故大德至大皇慶之間三宗繼照夭下乂寜而

公之文章蔚爲宗匠典𠕋之雅奥詔令之深淳固

巳抉去浮靡一返古轍而銘志箴頌之雄偉光潔

凡鏤金刻石昭德麗功者又将等先秦兩漢而上

之以闖夫作者之域排沮詆訾不一二而家傳人

誦巳十百雖欲揜之孰得揜之哉他日良史執筆

以傳儒林則公在文正之門豈直儕之㳺夏而巳

也易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然則以之節惠公奚

慊焉謹按諡法博文多見曰文敬直慈惠曰文請

諡之曰文

  蕭貞敏公諡議𣂏     劉     致

聖王之治天下也必有所不召之臣蓋志意脩則

驕冨貴道義重則輕王公蟬蛻塵埃之中翺逰萬

物之表不事王侯髙尚其事者以之傳曰舉𨓜

天下之民歸心焉故必蒲車旌帛側席以俟其至

兾以勵俗興化猶或長徃而不返亦有旣至而不

屈則束帛戔戔賁于丘園者治天下者以之也於

吾元得二人焉曰容城劉因京兆蕭𣂏君始由平

章咸寜王野仙薦

丗祖徴不至授陜西儒學提舉繼而

成宗武宗仁宗累徴授國子司業集賢直學士未

赴改集賢侍講又以太子右諭德徴始至京師授

集賢學士國子祭酒諭德如故㝷得告還山年七

十七以壽終士君子之趣向不同期各得所志而

巳彼不求人知而人知之不希丗用而丗用之至

於上徹帝聦鶴書天出薜蘿動色巖戸騰輝猶堅

卧不起不得巳焉始一至卒不撓其節不隳所守

而去亦可謂得所志也巳方之於古則嚴光周黨

之流亞歟雖其道不周於用而廉頑立懦勵俗興

化之功亦巳多矣且其累徴而不起蹔出而即歸

不旣貞乎以勤自居其好古好學之心不旣敏乎

按諡法清白守節曰貞好古不怠曰敏請諡曰貞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