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正編撮要/卷之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國朝正編撮要
卷之六
 

國朝正編撮要卷之六

附廢帝原賜名洪佚,憲祖第二十九子也。母瑞嬪張氏。以紹治七年九月生,封朗國公。嗣君廢,得立,紀元協和。亦被廢弑。同慶二年議,準依宋子昱、齊炤業例書。

癸未,嗣德三十六年六月戊辰,阮文祥、尊室說廢嗣君立之。辰科道中有潘廷逢,以廢立大事諫。令縛于錦衣獄舍,坐革回籍。

乙亥,行晋尊禮于太和殿。方排班,有一鳥飛集殿樹,大鳴四聲。又宣詔辰,有群羊過金水橋外。人或以爲不祥。

召北次提督陳春撰、淸化商辦張文悌回京。以京防正緊,召之。撰尋授京城副提督。

封提督劉永福爲義良男。因晋光推恩也。

七月,以諒平巡撫呂春葳充候命。使直學士充纂修阮勸副之。尋以改立新約,不果行。

大法沠兵船來茶澳者多,與順安汛迫近。命掌衛阮文仕捧令旗一、兵事牌一,將軍尊室說便宜行事。

大法沠將兵船攻取順安鎮海城。自十五至十八連日攻射。防臣黎仕、黎準、林宏、阮忠死于陣。

大法欽差全權大臣何阿𣒣書來議和。命協辦休致陳廷肅充全權大臣,吏部尚書充機密阮仲合副之,前往使舘,謀定和約。此次申約,再三商講。至建福元年五月,始互交。

山次官兵及淸弁與大法兵戰于香粳、富演等處,勝之。辰海城已失守,聞報,亦不之喜。

大法參哺復來住京欽使。

阮文祥、尊室說請敕,廢原嗣君瑞國公爲公子,移居于太醫院謁堂。

追贈海城陣亡,各炤贈銜卹蔭,又加給錢幣有差。命各省各賜祭一次。尋準列入忠義祠。

大法兵入安陽縣海陽,逼知縣陳下船。投江死。

丙辰,日色靑。早分靑色,漸而變白。人行無晷,終日無光。

辰北次未盡撤兵。帝曰:「黃佐炎若不善辦,更生艱著。」又諭令:「卽撤兵勇,以示信。至如劉團與淸官,非我所能號召。經約與法官自辯,於我不干。亦應將此情書與全權知。如此方合辰勢。」

以吏部尚書阮仲合爲欽差大臣,工部尚書陳文準、吏部參知洪肥爲副欽差,禮部辦理丁文簡爲參辦,前徃北圻,與大法全權商謁。凡一切交認城池,曉戢人民,並罷撤兵勇諸事宜。

大法沠逼海陽,省臣就海防布政武肅南定人憤卒。

賞乂安山防使黎允迓等紀級有差。募蛮丁九十名,懇田土二千七十餘畝。賞允迓紀錄二次,阮才選加一級,胡惟淨陞一秩。省臣賞紀錄二次。又令省臣竝防使熟查各轄上遊,量設支屯,摘出揀募,隨勢耕懇,竝曉勸諸蠻土民歸成村邑,著簿認徵,務期成效。

廣西巡撫倪文蔚覆書報有遣使徃封。前有報國孝書。阮文祥、阮有琚徃使舘,說法使知之。

撤南定提督謝現、海陽提督尊室槐回京。現尋由淸官給提督印,招集義勇,不果回。

山西軍次贊襄阮善述海陽人受淸官札,委引淸弁回海陽,糾集義勇。辰諸處起兵,均由善述領,淸官憑札。

丁丑,阮文祥、尊室說廢帝弑之,及大臣陳踐誠。奉皇三子入居皇福殿。

毅皇帝,諱  上從日下從天,字膺  左從示右從古,又字膺  上從癶下從豆,翼第三子也。原堅國公洪侅府妾裴氏淸所出,以己巳年誕。嗣德二十三年正月,甫二歲,入宮,爲皇少子,命學妃阮文氏專育之。三十五年秋,出堂讀書于閱是堂之左,賜名養善堂。三十六年癸未十月,朗國公廢。辰帝居謙宮,諸臣迎回立之。在位一年,壽十有六,寧陪陵。

癸未,嗣德三十六年十一月三日庚辰,卽皇帝位于太和殿,以明年甲申紀元建福,頒恩詔凡二十六條。

準機密院商舶臣徃與大法欽使參哺商通海運。是年秋,順安汛爲大法兵封禁,外國商船不許出入。沱㶞銅船、機括、礟械、亦各收取。

準現干議之河去春、南今春、海陽今夏失守,順安海防失利今次諸臣各加恩寛減有差。以此次戰和未定,変來倉卒,防守頗难。故特加恩減。原河寧總督故黃耀,準仍舊銜,仍列忠義祠以旌之。

諭命北圻軍次統督黃佐炎,寧太總督兼次務張光憻,提督吳必寧、黎文虎、阮文諸,贊理梁歸正,贊襄阮善述等,各撤回京。初,淸國自大法官攻取河城之後,節派營團于內地諸邊省竝山北二省住紮,雖曰爲我全圻聲援,寔則以自固藩屏也。今秋,大法船來攻順汛,申定和約。經令諸次省各撤兵勇,而諸次省官尚爲淸弁伴住。至是,大法全權何𠚢𣒣兩次書回。住京欽使參哺言:「貴國定攻淸弁,乞明示我官,不應與淸弁通。若尚畱助淸弁,是逆朝命,仍計將山北次省諸臣,要各明行揭革。」欽差臣阮仲合亦曾言:「擇禍取輕,請召佐炎等回京,聽大法官自辨,庶爲省事。」於是院臣奏請執理覆駮,仍準撤佐炎等回京,以塞人言。許之。院臣卽遵覆到。貴使意亦順慰,故有是諭。嗣該二臣等亦仍爲淸營弁伴住。迨法沠官占據山北與三省,始各陸續散囘,或別去。

南定提督謝現、按察使范務敏、建昌府知府黃文槐,各納印別去。

以諒平護理呂春葳充正使,諒山按察黃春渢副之,遞表如淸。嗣爲大法官要我必絕淸好,乃不復遣。

大法官來攻山西,營團軍潰,遂入省城。總統黃佐炎回次熟練。山西不守之後,省臣移住無固莅者。大法帥姑陂咨促河內護督阮有度遴舉。度咨遴原直學士阮勸權領總督,侍杜成玉蘊權領布政,皆不至。乃以秀才阮文原、商政管理阮厚充之。事聞,機密院奏請,不準。商與欽使參哺書達停之。

十二月,申諭南北平教相安。辰公子洪鎭定郡公綿寘之子糾黨,燒殺陽和社屬香茶縣教民。事發,擬斬决。以南北亦多平教之見,併申諭之。

北圻欽差吏部尚書阮仲合、署工部尚書陳文準回京。以商說無狀認咎,準先解職靜候。

移設廣治山防衙竝甘露府衙。防臣以榜山社地寛廣,請移建,幷府衙亦移于防內。許之。

準順安汛陣斃弁兵贈卹蔭饒有差。先是,經準,諸大員黎任、黎準、林宏、阮忠炤例贈卹。至是,兵部究明彙奏。管率以下凡二百五十六員人。

準河內勦匪諸員人賞贈有差。該轄自十月以來,匪徒乗隙擾掠二次,逼圍應和府。城府員糾率兵勇,固守府城。後自解圍。節次功勦,具有擒斬之寔狀。故準炤例擬辦。領應和府知府高春育陞授知府。率隊阮文戎免其革,畱。陣斃之副總阮建俊追贈従八品百戸。

彗星見。見西南方,尾指東北,體色微暗。長六七寸,夾于亥宮壁宿之下。數日,減。

甲申,建福元年淸光緒十年正月,命水步諸營、統掌,修理京城四靣城上及鎮平臺諸城門。礟臺門扉、暫舍、垛場、礟架、竹楼各等項。

準吏部尚書兼兵尊室說專領兵部尚書,阮文祥改領吏部尚書,范慎遹改領戸部尚書,朱廷計改戸部左參知,阮誠意改署工部左參知。

二月,淸化護督尊室腸、山防使胡思恭、副使杜輝瓚,以燒教民坐罪有差。

大法帥眉臚來攻現住北省淸弁,乃入省城。又進去太原城,盡將銀錢、銅噐等項載回北省。由是太原一境爲團練散勇蹂躪。至五月,法官始分兵駐之。

乂安襄、葵二轄舍匪與淸散匪串通,引來擾掠。

三月,大法官攻取興化省城。準原山次黃佐炎、梁思次、吳必寧、阮廷潤,竝興省阮光碧等各回京候責。已而光碧南定程浦人委人納印,潛向上游徃淸,尋卒于該省山分。佐炎、思次、必寧取次回京。廷潤尋徃淸國,阮文甲、阮善述各別去。

鄉試覆覈。改定文鄉試覆覈例,復增秀才解額。原例一舉二秀。至是準定一舉三秀,以廣士途。

申定會、庭試例。

四月,追諡黎出帝爲愍皇帝。冊文有「縻常者命,难爲復夏之少康;不死其心,無愧殉明之莊烈」之句。

五月,大法官兵來住宣光。巡撫黃相協爲黃守忠迫,徃龍州,尋卒。同慶年間,追贈禮部尚書。

大法全權大臣巴德哪、監督黎那來定新約。先是,大法監國接我國書,尋報探慰,竝言「所定和約,願斟酌公平」等意。又以月前經沠全權前徃報知,乃命戸部尚書范慎遹充爲欽差全權大臣,工部參知尊室𤄫權充該部尚書,充副全權大臣,參知朱廷計、侍郎良城,均充護接,以備臨辰酬應。又準預授款接諸事宜凡五款以俟。至是,巴德哪、黎那帶隨沠隨兵等抵使舘,以大法國欽給敕書奏達。準慎遹、𤄫以敕書相見對較,傳旨慰答,商定和約,以月之十三日丁亥約成。是日,卽會同將原淸國封印銷鑄。旣而全權又以監督黎那爲住京權欽使。代巴𩼁

大法領事那員復來平定施耐汛商政所住辦。前該別沠,這稅由我官專收。至是沠來,要編交節次征收稅銀。

命增設廣治山防衙參辦竝領兵官。以輯撫事繫,增設各一。

大法住京欽使黎那以水部尚書電報淸法兩國現在天津講和,方定約書,尚未互交,由機密院奏知。

淸營兵與大法兵交鋒于諒山觀音橋,進復北麗屯。

六月,準定山、北、興、宣、太、東諸省次失守諸臣降革免議有差。

帝不豫。十日壬午崩。阮文祥、尊室說等傳示遺囑,以皇弟膺Lịch of Hàm Nghi Nguyễn Phúc Ưng Lịch.png入繼大統。

咸宜帝 字膺Lịch of Hàm Nghi Nguyễn Phúc Ưng Lịch.png。堅國公晋贈皇叔父純毅堅大王第五子。母潘氏嫻。以辛未年誕。

甲申六月十二日,卽位于太和殿,以來年爲咸宜元年。

七月,修理廣南山防,督勦使陳文璵請加完聚,以壯左畿之輔。故修之。

八月,準設常春、良政屬淸化壽春府二州,㨍辦以鄭澫總土酋之子琹伯爍爲之。從督臣尊室澈之請也。

九月,阮文祥、尊室說移置原嗣君瑞國公于獄,幽殺之。

大法住京欽使黎那來書,言:「法國與淸國講和在燕京,俄國爲之調停。」書由院舶奏達。

淸商李成隆暗載異樣銅錢,投來廣義安永澳。事發,擬斬决。後該商羅酉等,亦以此樣錢賣買,竝問斬。

欽使兼北圻全權盧眉唹抵代,舊使黎那回國。

十二月,大法帥統兵眉臚敗淸營于諒山棟完屯,入住省城。

己酉年咸宜元年、淸光緒十一年,停廣南海防正副使。大法沠自去臘起辦商政,收淸商出入港竝鴉片稅。該防不復預辦。故停之。

二月,撤京城上所指使舘礮輛。辰大法沠釘閉諸礮信門,凡四十五輛。

四月,大法住京欽使參哺來書言:「淸法二國講和在燕京,是月二十八日,約書押記,互交事淸。請咨北圻諸省知之。」

五月二十三日乙卯,京城事發,尊室說挾帝,奉三宮命,駕北幸。二十四日丙辰,帝與三宮駕抵廣治省,駐蹕行宮。二十七日己未,駕幸治省山防。三宮仍在廣治行宮,阮文祥奏請回鑾謙宮,以定眾志。祥辰畱商,大法官限以二月邀駕還也。六月,三宮以初三日回鑾,初五日回抵謙宮。尊室說擁駕駐治防。說挾帝命,申諭天下勤王;又另諭,示阮文祥竝諭慰京中周親。各一道,由驛轉送到京。皆月之初七日以前事也。

三宮諭旨,準沠詣行在,奏請御駕回鑾。

辛未,駕北幸,至寶薹駐蹕。癸酉,駕復回甘露舊府城。初九日,駕至寶薹。聞大法船泊日麗汛,又轉回山防,以従山道。十一日,抵舊府城。

丁丑,駕幸上道,至鎭牢堡。由枚嶺道前徃,十五日抵堡。二十日壬午,駕至畔𣴓柵,尋至咸操自畔𣴓堡前進二十日,抵咸操駐蹕,近穹江之北,抵河靜山防七日。敕河靜省防運餉開路迎駕,抵該省山防。省臣以聞。三宮復批甚喜,準懸賞加倍銀數,俾早迎回,免礙欽差。尊室𤄫將河靜兵三百五十名,竝領兵一,抵防迎駕,傳言大法兵來。說卽挾駕別徃,竟不克迎。

三宮懿旨,申諭中外地方、紳豪、監目、平教,俾各相安。

大法都統姑𠚢貲執阮文祥下獄,下火船,駛回嘉定。尋併與范慎遹、黎訂載回法國。慎遹途中病卒,投屍于海。

三宮諭旨,以大法兵分沠駐壓,都統商議廣南至平順、廣治至淸化,分沠駐壓,以奠民居。俟京城交淸,揀兵克額,另當撤回,免人疑訝,故有是準。

迎堅江郡公入嗣皇帝位。

純皇帝,諱  上從日下從弁,字膺  左從示右從唐,又字膺  左從豆右從支

帝乃堅國公洪侅長子,母裴氏。以甲子年誕。嗣德十八年,育於宮中,辰二歲,命善妃阮氏養之,是爲皇二子。三十二年出閣,居正蒙堂。三十六年正月,封堅江郡公。乙酉年嗣統。在位三年,壽二十有五,寧思陵。

八月丁丑,卽位于太和殿,以明年爲同慶元年。頒恩詔十二條。

修國書,致遞于大法國,謝厚意也。又表全權姑貲爲保護郡王、欽使參哺爲保護公。

大法官交還銀二萬兩十兩條二千、銅錢二萬緡。恭進大內銀萬兩、錢萬緡,兩宮錢萬緡。辰我一初回城,故大法官摘還此數,恭進以備在內支用。至如倉庫,仍由大法官兵更守,每月炤應支俸餉錢米,摘交倉場,認守炤發。

準阮有度爲顧命良臣,加太子太師、勤政殿大學士、保國勲臣,仍兼機密大臣,充北圻經略大使,晋封永頼伯。潘廷評爲顧命良臣,陞授協辦大學士,署文明殿大學士、佐國勲臣,領吏部尚書,仍充機密大臣,管理欽天監事務,晋封扶義子。

廣南紳豪結爲義會,山防使陳文琠主之。糾眾迫據省城。大法進兵,逐之。

河靜黎寧羅山人,故布政黎堅之子。糾眾迫據省城,布政使黎玳遇害。按察鄭文彪爲所執,病没。府縣均棄城逃避,全轄皆起兵相應,兵火之厄,視諸轄爲最。

富安紳豪占據省城,布政范如昌爲所逼監。按察領兵皆逃避。

咸宜帝至河靜山防,防使阮政以兵來迎,紳豪亦有來接者。乃奉帝住防衙署,飭撥民勇,增構暫舍,爲久住計。政尋脫避,回乂省住。

大法欽使參哺回國。巴惟耽權使務。

表副都統巴惟耽爲保國公,參贊范泥爲翊國公。尚書生碧爲衛國公。

淸化土酋何文旄引淸匪回錦水縣,誘士民乘間擾掠。

蘆匪俗號𡓁茌。興化夾界。黨夥合,與河內靑池、靑威、應和、常信諸逸犯滋擾河內。藩臣高春育前徃勦截,親督轄人八品阮柷、九品馮文逡,竝各算兵交攻。匪徒敗竄,斬獲甚眾。隨各收復府縣城。事聞,準賞春育軍功紀錄二次、金磬一靣,有垂纓。柷、文逡紫金牌各一靣,陞秩有差。旨錄左右兩畿,咸使聞知。

準是年十月朔以後改著爲同慶乙酉年,通錄中外。

削尊室說尊籍。

同慶乙酉年十月,命淸化以南至平順揀束習兵。炤新定約也。

廣治省派兵,與大法官勦甘露,由靈山分驛路通。張廷繪、阮自如等皆竄走。

乂安諸府縣兵起。原督學阮春温、山防黎允迓主之。大法提督將兵進勦,屢獲勝伏。命機密院修書慰贈之。

帝以京城有事,咸宜播遷,紳豪士庶有勤王唱義之心,固非好亂。乃降諭曉示,使早回頭。又以說竊弄權柄,託名義煽民心,諭北圻士庶使知之。

廣平省轄廣澤、宣化、布澤諸府縣紳豪起義,建勤王舉義各號旗。原知府阮范遵主之。布政阮廷揚被害。

製保護旗號。入葉分交六部、機密、行人司,俟慶節並大法元旦共政等日各懸掛。

大法官進抵河靜山防衙。前月,咸宜帝抵靜防,以詔旨號召紳豪,分設官吏,屯截衝要,爲久住計。至是,說復護帝回蟡汛,屬廣平土酋張允首所居。畱此潛隱,而自與春撰北去。所設員聞防衙不守,棄省逃竄,省城亦收復。應義者知事不可爲,各回安業。或由省呈辨,惟潘廷逢不肯回頭。

大法官攻復廣南山防衙,捉原防使陳文璵。尋殺之。辰璵將來京候旨。纔抵該省,爲大法官所拏。

何文旄擾壽春、錦水轄。淸化省臣與大法官勦,破之。

甲寅,太白晝見。夕見行在大陽,後相隔四十六度。彗星出東南方。尾指西北,長約七八尺。

命協辦大學士領吏部尚書潘廷評前徃廣平經略。

初許領徵廣南桂稅。

丙戌,同慶元年淸光緒十二年,降生一千八百八十六年正月,廣義阮欒慕德人,故總督阮伯儀之子。與平定裴佃、鄧題,引黨分三道,徃廣義滋事。防臣阮紳迎擊,大破之。

準阮有度充全權大臣,阮述充副全權大臣,遞和約、礦約,徃使舘與權欽使赫蘇互交。

以互交禮成,修國書,備品項,致贈大法監國及北圻文武法官。命阮有度徃河內致意。

海陽自京中有事,逆黨橫行府縣,或要迫美豪、錦江,或攻逐平江,或捉去嘉祿,餘亦相繼失守。督臣阮誠意以現情咨院,聲請洞悉。

二月,淸化梗民于省城糾聚三百餘人市番裝作雇俚,竹槓內藏短刀,謀入城襲役。事覺被拏,尋竄去。

命潘簾充欽差大臣,范富臨充副欽差,持節徃廣南,輪徃各省曉諭,使各回頭。再準差臣奉擬誥示一道。帝親加裁定,命史舘印諭誥各一百本,交差臣到處粘揭。

三月,贈大法監國及文武官員龍佩星,凡一百十二枚。

權北圻經略阮仲合以全圻情勢咨院。辰北圻事體已別,非能一一奏報。故年一二次,由院具奏候悉。

平順黨夥攻破寧順府,進迫省城。撫臣藩臬各散避。遂據之。

四月,廣平黨夥執欽沠武伯濂,殺之。追贈侍講學士,率隊等亦得贈。

廣治商佐黎琛、副領兵黎春崢巡緝至武舍社屬肇豐府,爲賊所攻。春崢遇害,琛被執。

帝以南北久未靖,廣南以南已命欽差大臣撫戢,欲御駕北巡。先徃河內檢整軍寔,轉回淸化以南,取次撫勦,電咨北圻全權大臣。嗣覆言:河內城已經撤破,擬于淸化駐蹕,方爲穩重。

五月,準義定防臣阮紳陞兵部參知,晋封延祿男,充義定招討處置使。

十六日丁未,車駕發京師。

全權來書,言金銀一半交還我國;一半載回,改鑄銀元,竝充給習兵二年,與諸工作之費。命戸部侍郎胡蔍檢認,本國分銀併條元錢各項,共重七萬八千四百二十一斤;金錢五百九十四枚,共重十一斤。貴國分銀條共重三萬二千二百三十五斤;金竝條錠牌錢各項,共重三千五斤。均秤用赤毛衡,每斤當中平衡十一兩八錢。互編交執炤。

帝駐蹕州市,命駕觀風。賜安寧社靈牧及教民金銀錢有差,避難者賜銀一百元。

廣平被燒教民,省城給米八百方,貴官給銀二百五十元。靈牧裴光祿再乞籌劑,院臣以商,欽使覆不準。仍命飭諸靈牧及住省法官知之。

駕抵廣平駐蹕。準揭飭渠目引身投首。

平定夥分道徃廣義滋擾,招討使阮紳攻破之。

八月,帝議回鑾。以王體違和,人畱不便,乃委三圈官徃河內商。全權大臣備火船到麗汛護駕。初七日丁卯,率在行官軍下船。越日抵京。

廣治省合大法官勦匪于越汛之南,獲匪渠黃文福八道提督,殺之。

九月,準黃佐炎開復原銜,充右直畿安撫經略使,假節旄,得便宜行事。仍前徃廣平處置。稍帖另徃靜、乂、淸,隨宜措辦。仍申諭紳豪曰:「俊傑要在識辰,君子貴能改過。去年京城事後,咸宜奔播,間有迫於公憤,號爲勤王,騎虎勢成,林谷逋逃,徃徃以咸宜藉口。節經諭準,迎回咸宜,襲封公爵。或爲北圻總鎮紳豪出首,均聽免罪。近又親駕董戎,先徃治轄,豪目多詣投首,轄民漸安。乃至廣平紳豪,尚多嘯聚。夫朝廷有寬大之詔,而草野無徯應之誠,是獨何必,得非謂本國難爲人保全歟。不思現今天下大局已定,治象一新,友邦修和,各守其舊。一政一令,均操自主之權,有誰阻礙。而卻一次遲疑,甘作首鼠見乎。抑謂咸宜此回,殆無權祿,爾等亦無所聊賴歟。且仁人之於弟,親之欲其貴,愛之欲其富。咸宜,朕弟也。朕今推廣仁心,咸宜如有回朝,準封淸、乂、靜三省總鎮,厚以俸祿,飲食供具,一如王者,而何貶乎。現準舊臣黃佐炎開復東閣大學士,充爲右直畿安撫經理大使,亦欲安之,非勝之也。自今紳豪,各宜及早回頭,放散兵勇,束身歸命,由各地方或由諸次省稟辦。除黎說勢難起用,如肯回頭,姑聽追回間散外,餘渠目中,何係原有官職,如張文班、阮直、阮諸、黎模楷、阮元珹、潘仲謀、阮春温、黎允迓、吳春琼等,各聽仍原銜,量補平、治以南諸省,以圖晚節。與原未準放赦之陳春撰、阮范遵、潘廷逢,果能回首,具有寔狀,察係悔改真心者,朕亦寛減前罪,另賞職銜,以安反側。餘俟果回,察有真心,另行擬辦。這款,此次大法全權琨玻抵京覲謁,朕經靣商貴大臣意合,斷不食言。各宜猛省,若經曉飭,猶有逡巡不决,坐昧先幾,至此大兵一臨,玉石俱焚。朕雖至仁,亦難爲爾等計矣。」

以鎮平臺爲讓土,銅礮破鑄銅錢,以備構造。

命修本國疆界彙編,以光祿寺卿黃有秤充董理。書成,各加賞。

大法兵進徃廣南桂山縣巡勦,蹅破忠祿社屯。

十一月,左直畿副欽差范富臨坐罪革職効沠。緣該員惧禍,不俟旨回京待罪。

準阮知方列賢良祠,潘清簡、林維浹、張文琬等均量與開復。

準休致武仲平給每月錢二十緡、米三方。

十二月,平定渠目多詣省投首。準炤原銜賞陞,由省效用七人,餘各放回安業。

丁亥二年降生一千八百八十七年、淸光緒光緒十三年正月,興安巡撫黃高啟寔授總督,兼勦撫使。辰荻林匪黨蔓延,東北權經略阮仲合言高啟頗有幹略,地轄情勢稍諳。故有是命。

住淸化大法兵大破范澎兵于巴亭屬莪山縣,蹅平之。先是,澎與黃苾達、丁功壯等據險設屯,法官攻之不克而回。乃飛報南寧諸省,會圍數月,澎等潰圍出走。乃克平之。

二月,賑葵、襄二府流蠻。二轄節被匪擾,多散徃河靜之香山縣。命賑之。

三月,住鳴琹屯屬廣平宣化縣大法官射殺阮范遵。贈中項金磬一靣。

四月,淸化范澎原侍讀領按察,起事,稱贊理。以子范消被獲,詣省投首。消得釋,澎於是夜自縊。黃苾達亦爲社民捉解,大法官射殺之。丁功壯後潛來乂轄襄陽府,爲官兵射殺。

設大法字話學場,以檢討兼行人司葉文疆、掌教行人司務阮有敏助教。

閏四月,住河內大法官執原布政使阮高。高不屈死。

乂安大法官尋獲原督學阮春温。次年四月引回京。後商釋,許在外。尋病卒。

平定次大法官拏獲枚春賞舉人,稱元帥、裴佃、阮德潤及副將以下十一人,均斬之。

五月,準右直畿欽命大使黃佐炎撤回俟旨。

復準阮有度徃北圻,仍充經略大使。

清化拏獲秀才阮芳稱副都統及其子烱稱領兵。芳卽自盡。

大法國共政節日,欽使請閱兵于午門樓前,奉帝登樓御閱。奉御閱至此始。

六月,阮紳兵襲破阮斆黨于安林山分,斬渠目,收獲礮械、錢糧無算。

七月壬戌,流星有聲如雷。自東西流過西北而隕,色靑赤相間。初如礮轟,繼二三聲,如小雷聲。

阮紳搜獲阮斆,以朱旗報捷,檻送回京。旬日間,渠目多首。廣南平。

乂安紳豪出首四百四十二員,各準回貫安業。

準欽差大臣阮紳加尚書銜,仍充義定勦撫使,加賞大項勞能可獎金磬一靣。

以阮述爲左直畿宣慰處置大臣。述以廣南轄彫耗情形,奏請咸宜元年丁田竝別納諸稅例。除鴉片、燕窩、煤炭、酒諸稅炤價徵收外。欠于盡行豁免。許之。

十月,文明殿大學士、扶義子潘廷評坐事論死。

十一月,乂安原洪臚寺少卿阮珹出首。尋病死。

十二月,大法官交回功臣廟竝京城內自西南門至正西門諸兵舍。存各所未交。

戊子三年降生一千八百八十八年、淸光緒十四年正月,建北圻經略衙。

二月,全權大臣功增來京進謁,竝進國書。歷叙新統領初監國,誠心修好之意。

帝幸使舘探慰,命尊人、廷臣修書商謁。

始給行人場學徒月餉,竝準除稅徭有差。從葉文疆之請也。

三月,設北圻芳林省于不拔縣芳林社。摘將山西省美德道、寧平省等轄凡屬蠻土民者,由公使官管治。

日報局。四月,大法官初設大南日報局。

沠醫官徃使舘,學植痘法。

乂安地生毛。長二寸許,其色黑。

淸、乂沴災。

設廣義典農衙。省臣摺將原權布政武惟靜咨呈:「該轄荒莽,田土與譚沮沙孕,堪懇稍多。請盡懇其地,以興地利。請由該員董理其事,用土著,設㨍佐一人,加派省屬竝管率、將兵一百住辦。其俸餉牛耕田噐,聽捐貸炤給。三年後,炤數賞罰。」

五月,準租粟改折納錢文。每斛折錢八緡。

六月,西商都配前已徵淸、乂各色木、竹、藤三項,茲乞竝源頭產稅各項連徵三年,準戸部議定條款,發交認辦。

七月,欽使赫蘇委交住辦疆界三圈官盧,初譯書一。院臣奏請,由各省臣察諳屬諸蠻地情勢者,授以官銜,沠徃探察。

八月,以屬沱㶞地爲大法官讓土。

九月,改安溪經理衙爲平溪縣,設官吏治之。縣屬平定上游。

十月,住廣平大法屯官護咸宜帝回順安汛,因搭火船,徃英車兒地居住。先是,張光玉、阮定情向屯投首。卽引大法官,徃宣化上源繩局處護回汛所。隨接全權抵商擬,應護回別地住處,俟我國寧帖,另送回院。乃準院臣叚文評等前徃順汛,探慰回奏。隨卽搭徃。

十一月,廣平武進士、原提督黎直率夥百餘,竝礮械向順排屯投首。院臣以編詞語意悖慢,商全權處置。嗣全權話叙,按各投首,貴官經許免罪,且約以厚賞。茲應停賞,仍聽免罪,責令誘匪,必能盡力效勞。院臣以聞。許之。

全權黎那商叙出駕支費由我國給用,仝年銀四千九百八十一元;隨丁一,銀二百九十九元。

十二月,帝不豫。二十七日崩。皇子六,皇女三。群臣以帝子均尚幼沖,未堪繼統,奉迎恭惠皇帝之皇七子入繼大統。

國朝正編撮要卷之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