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革命與階級鬥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民革命與階級鬥爭
作者:恽代英
1926年8月25日
本作品收錄於:《革命生活

 载《革命生活》第17期,恽代英讲,林焕源笔记

  在講國民革命與階級鬥爭這個題之前,我們先要知道現在一般人對於國民革命是有兩種的解釋:一說國民革命是全民革命;一說國民革命是各階級聯合的革命。這兩種解釋,表面上看起來是沒有什麽分別,不過我們要知道說話人的意思並不是如此。他們有些人以為既然是全民革命,就不應該分出階級來,所以國民革命是四萬萬同胞起來革命,沒有階級的。卻是另一方面有些人則說階級仍然是有的,只是各階級聯合起來革命就是了。實際上究竟有沒有階級?我們是不可以籠統的說一說就算了事,現在不妨詳細討論一下:

  階級的存在是一件事實。我們不能不承認國民革命;仍然不能不承認階級的存在。誰敢說中國人當中個個都是一樣平等,沒有壓迫的人和被壓迫的人?所以階級是有的。雖然中國的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界限沒有似外國那樣明顯,但到處仍然有資本家,有工人,有地主,有貧農,無論爾怎樣不承認有階級,而事實仍然是如此。有人說中國沒有資本家,但是“先施”、“大新”、“永安”……這些大公司是不是中國資本家開的?至於中國有“工人”那更不用說了。不能因為中國資本家少便說沒有資本家。中國的資本家仍然會壓迫工人的,或者壓迫得要更加厲害。階級在事實上明明是有,不能說他沒有。總括說起來中國的確是有階級,階級的存在是一種事實。如果我們已承認有階級——地主、貧農、資本家、工人,那末階級間不免就要發生沖突,因為他們的利害是沖突的——地主要多收一點租,農民是想減少一點租,資本家想增加工作時間、減低工資,工人則想增加工資、減少工作時間,這種沖突是沒有法子避免的。若是沒有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爭鬥是不會發生的,否則你要使他們不發生鬥爭也是不可能的。有人說階級爭鬥是人們提倡起來的,以為是馬克思發明出來的,實則階級鬥爭是幾千年來的事實,馬克思不過將他說明罷了。過去的事實,壓迫者對於被壓迫者起來反抗,便說他們是造反、沒良心,而不知道這便是有了階級之後,自然發生這沒法消除的階級爭鬥。

  階級鬥爭在某一時期是不甚厲害,大概被壓迫階級愈覺悟,愈有組織,則鬥爭愈劇烈。現在世界上的工人、農人漸覺悟到自身的利益,漸次組織了,階級鬥爭遂一天劇烈一天了。今姑以學生為喻,學生平日受了教職員的壓迫,不一定知道反抗,因為有了覺悟和學生會組織之後,便起來說,那個教員不好,那個是飯桶……來做擇師運動了。國民革命是要各階級能夠覺悟,為自身利益團結組織起來。——不要只是空洞的說“保種愛國”,因為只有為自身利益奮鬥,最能使人勇敢而不妥協。

  有些人(如國家主義者)說,國民革命是愛國保種,但我們就不是這樣說。我們說國民革命是要各階級為自身的利益團結組織起來奮鬥。他們是說為國家,我們是說為民眾自己。我們是反對他們那種空洞不著實的說話。若說為民眾自己的利益,便比較容易喚起一般人。不然,現在許許多多有知識的人,叫他去救國尚且靠不住,其他更不用說了。可是我們說為民眾自身利益,人們便要說我們不要國家。實則我們何嘗不要國家,不過“愛國家”這句話實在太空洞了,不如說為民眾自己,為解放四萬萬人,比較容易使人勇敢去奮鬥——我們告訴各階級的人,為自身的利益,都要起來反抗帝國主義,國民革命一定要靠民眾自己組織團結的力量,才可以壓倒一切反動勢力,不是靠少數英雄、俠士或義軍可能成功的。

  我們一方面要使民眾覺悟為自身的利益去奮鬥,一方面要使民眾組織團結起來。我們知道少數人是不能完成革命的。以孫中山先生的偉大,經過四十年的奮鬥尚不能使國民革命成功,他積四十年之經驗,最後對我們說要“喚起民眾”,這就是說革命並不是少數人可能完成的。所以國民革命一定要各階級民眾覺悟,各階級有組織,他們都來參加革命,才做得好。以前革命運動之所以失敗,就是還沒有得到民眾的幫助。我們的責任是宣傳民眾,組織民眾。但民眾有了覺悟,有了組織,階級觀念遂明顯起來了,這是沒有法子的。

  中國的國民革命,如是不要工人、農人有覺悟有組織,要使革命成功,我們知道事實上是不可能的,要說明這一點,我們不能不認清楚國民革命當中,各階級所處的地位如何。

  軍閥買辦階級通常是反革命的,有時因與帝國主義者利害沖突,或為民眾勢力所鼓蕩,亦可相當的贊助革命,但他們常易因利害關系欺賣民眾。如“五卅”慘案張作霖、孫傳芳、上海買辦階級也能相當的贊助革命運動,但叫他去和帝國主義奮鬥,是不可能的,是靠不住的。倘使帝國主義者給了一點恩惠給他,他馬上便可以反革命的。中國的革命若靠他們來幹,人人都知道是不可能。

  工業資產階級與國貨商人,為自己利益是愛國的,他們是熱心收回海關、抵制外國經濟侵略的,但因為人少而資本又每與軍閥、帝國主義有關系,故每懦弱而妥協,國民革命他們是可以暗中幫助,而不敢明露面目以觸怒帝國主義、軍閥。

  高等知識分子(學者、教職員),在知識與感情方面都應該愛國的,但他們完全倚賴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以為生活,實際上多是反革命或搖動不定的。所以嘴裏雖然整天說愛國,叫他實際上做起來,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們多是空口談革命的國家主義者,說要多讀一點書之後才來救國。他們自己不出來革命,看見人們出來領導革命又要喝起醋來。他們看見工農階級出來領導,便說他們沒有知識——而自己不出來幹。他們一方面怕得罪革命的群眾,一方面又怕得罪反革命的人們,這是高等知識分子之通病。

  小商人受各種的壓迫,他們是可以革命的,但生活比較安定而無組織,易於受大商人的欺騙,以至妥協,甚或受反革命派的利用。若是我們能夠宣傳使他們覺悟,把他們組織起來,仍然可以革命的。

  學生是勇敢而喜做事,但浪漫而多個人欲望,尤其是領袖分子易與權勢勾結,謀個人利益。因此學生每不容易團結,很難使團體組織得好,他的好處就只是勇敢而肯做事。

  手工人、農民是貧困受壓迫,可以毫無顧忌,以從事於革命的,但最困難的就是散漫、不容易組織起來。

  產業工人貧困比手工人、農民更甚,他們除了一雙勞動的手以外,什麽都沒有,且日常感受壓迫,他們因產業發達集中城市,儼然成為有紀律的軍隊。手工人或農民感受壓迫痛苦是斷續的,一時的,產業工人則無時不感痛苦、不受壓迫,所以我們說產業工人是最革命的勢力當中最有力量的,這是事實。我們革命若丟開有力量的工人、農人,而只知去宣傳沒力量的群眾,革命是不會成功的,因此,在國民革命進程中要特別註意宣傳和組織工人、農人,雖然學生、商人仍然要宣傳組織,但工人、農人有了覺悟,有了組織之後,便要發生階級鬥爭。有些團體是不贊成階級鬥爭的,若他們不去做便已,若要去宣傳組織工人、農人,則階級鬥爭中自然發生出來了。

  最後我們來討論,應否反對階級鬥爭?

  第一,如要反對階級鬥爭,便先要否認壓迫階級的存在,不然,被壓迫者與壓迫者的鬥爭,我們是應該贊助被壓迫者的。尤其是我們國民黨黨員,不應該反對階級鬥爭,因為我們國民黨黨員是要打不平的,若是反對階級鬥爭,便反是幫壓迫的人去壓迫他人了。所以現在一般不贊成階級鬥爭,實際便是幫助壓迫者對被壓迫者鬥爭。

  第二,被壓迫者越能階級鬥爭,越易養成國民革命的覺悟與力量,而且能防上層階級的妥協性。階級鬥爭越厲害,國民革命的空氣越濃厚。有人說,我們說階級鬥爭是帝國主義之利,這是錯的,帝國主義者見農工階級跑上革命戰線來是很害怕的,所以階級鬥爭並不是破壞國民革命,實所以促成國民革命。我們實在沒有理由去反對的。

  第三,我們同時要註意國民革命非農工階級單獨所能負擔,必須聯合各階級去幹。因為目前中國產業工人不多,而農人又很渙散,沒有知識,若不聯合其他階級革命是不容易成功的。一方面說要階級爭鬥,一方面說要聯合各階級,如此豈不是矛盾嗎?我們可以說完全不會的。因為各階級為著其本身利益,仍然要聯合起來對付敵人——一方面盡管講階級鬥爭,一方面仍不能不聯合起來,若因為要各階級聯合,便不許人階級鬥爭,這是錯的。

  第四,應該註意在國民革命尚未成功之前,農工階級是不能得到完全解放的。農工階級必須註意離間破壞。資產階級是壓迫人的,當然在消滅之列,戴季陶先生亦主張消滅階級,但現在時候還沒有到。我們若就提出“打倒資本家”的口號來,那末很容易中反動派離間破壞之計,所以工農階級對於這點要特別註意。

  總即上面的意思,簡單說起來,國民革命是各階級聯合的革命。但階級還是存在,仍然有階級鬥爭。階級鬥爭愈劇烈,則國民革命愈易成功。但其間有些限制,就是在國民革命進程中,農工階級還不好提出“打倒資本家”的口號來,雖然是階級鬥爭,一方面仍要不妨害各階級的聯合戰線,這樣國民革命才能成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