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賊孫文/孫文之盜竊時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回 孫文之出身 國賊孫文
第二回 孫文之盜竊時代
第三回 孫文之亡命時代 

卻說孫文回到廣東,廣東風氣先開,這時正在講究新學。孫文就冒充新黨,到處跟人拉攏。人家見他從海外回來,就信他真有外國學問,跟他討論討論農學。孫文就大吹起來,說農業在中國怎樣不興,外國農業又是怎樣發達,自己又是在外國大學堂專門研究農學畢業的。又勸大家立個農學會,乘此研究起來。大家自然贊成,這會長一席不消說要推孫文了。孫文假讓了半天,也就允了,從此孫文又變了農學會會長。這會長雖不比什麽官長的闊綽,可也很有勢力,動不動勒索人家錢鈔。又在 各地開了分會,有錢有勢。

正在得意當口,恰巧省城來了個相面名叫王半仙王鐵口,孫文邀他看相,自然一味恭維,說他大富大貴。孫文聽了,自是喜歡,想著小說 上那種人物都是平地起家,自己此刻勢力不小,如何成不了事?當時存了一種野心,就拿著會費到香港去買槍炮,又在各處勾結土匪。土匪本是廣東出産的什麽三點三合哥老等會,都在廣東。孫文一一結識,又拉了幾個本地有名的痞棍叫做陸皓東,楊衢雲幫他做事。這陸楊兩人就獻計道:“咱們會中,文謅謅的都不濟事,須得另招一班有氣力的苦人方才使得。”就在本地貼起招工開礦的條子,頓時間有了一二百人,暗暗的帶往省城,每人給一根紅布帶子,上寫太平兩字,打算第二天放火燒城,滿滿的搶他一飽。不料這事做得不密,頭天先被巡防營查著了。巡防統領李家綽連夜派兵圍捕,登時把一百多人都拿住了。殺的殺,剮的剮,不消說辦了個盡法懲治。

可憐這一百多人送死在孫文手裏,死得還莫名其妙呢!陸皓東也在死數,楊衢雲連著軍器沒有到省。後來楊衢雲在香港落魄,孫文竟置不理。後話休提,單說這時各人都已死傷,單單的把孫文跑了。按察使張人駿還出了一千元的賞格拿他,他卻帶上會裏頭的款子登時逃向海外去了。出了國境,先到日本,就在橫濱去了發辮,穿上西裝。聽說美國華僑有錢的不少,就搭著海輪向美國開去。到了新金山,就使出他從前伎倆到處吹牛,逢人求說。這華僑都是些廣東人,很重鄉情,又是久在外國,不懂得世故的。自然受他欺騙。一千八百的受他敲詐。孫文一路括錢到得英國,早又是年末歲初,是光緒丁酉年了。駐紮英國的公使龔照瑷聞得孫文將到,早已安排計策。

孫文到了倫敦,不免遊遊公園,瞻仰瞻仰六街三市,見對面來了一個人,黃黃的臉兒、高高的鼻兒,確是華僑樣子。孫文是受過華僑好處的,少不得上前招呼。那人殷勤得很,說他也是廣東人,今日遇到同鄉,一定要請過去談談。孫文就跟他走。走走進了一所高大洋房,那人一直把他領到上一間房內,呀的一聲門就關了。四處找不到出路,等到上燈時候,方見有人送飯進來,才知道這是公使館。因爲接到政府電報說孫文在廣東主謀造反,其餘一百多人家族也都向地方衙門訴冤,都說孫文借著開礦名目騙他們去送死。政府行文各省捉拿。後來知道到了外洋,就打電給英國公使。可是外國地方有主權的,不能隨便拿人。只得密密的軟禁在使館裏頭。打算把他裝在櫃內連櫃送回本國。孫文聽了這信,知道自投羅網,一到本國就沒命了。打算逃又逃不脫,又沒個親戚朋友可以來救。猛然間想起了一個人名叫經得立,是英國人住在倫敦。從前在香港跟他受業過的。有了這人便有希望。登時草草的寫了一張條子買通了看守的人托他送去。

經得立看了條子,他們宗教家慈善爲本,願意人家生,不願意人家死的。又因爲公使館在英國地方拿人,侵礙了他們主權,自然不願意。一面又聽了孫文閑話,說得公使館如何虐待,登時去報告了他們外交部。外交部拿公法去責問公使。公使沒法違抗,只得放了。第二天英國報上便詳詳細細的登出,都說孫文是政治犯,這政治犯是因爲改革政治的犯人,行迹都很高尚,心地都很光明,國際公法上該當保護的。論孫文那種行爲如何夠得上政治犯,簡直是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可惜當初龔公使不懂得法理,要是懂得法理,把孫文的行徑通知英國政府,說他是個殺人掠物的盜犯,應該請英國官廳裏頭派差去拿,再交還中國政府治罪,那就沒有事了。偏糊裏糊塗的一拿,拿上了,又糊裏糊塗的一放,倒成就了孫文政治犯名目。孫文益發得意了,託人把公使館拿捕的情形,編成英文,分送英國人,孫文革命黨聲名,從此就大著了。

 第一回 孫文之出身 ↑返回頂部 第三回 孫文之亡命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