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家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日为第廿一届第一次世界大战休战纪念日,对于一切爱好和平和国际秩序的人士,今日将必是一个伤心的节日。东亚大战已进行了廿八个月,欧洲渐发展为重大的战争迄今也已有七十天了,而战后秩序的伟大象征国联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效用。

  为过去的失败与错误而哀悼是没有多少用处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但是从过去的失败获得教训,倒是十分有用的。这个教训当有可利于梦想和创造未来的人。

  两周以前英驻美大使洛辛侯爵说,“和平可由裁军获得,但大规模裁军需要有足够的力量来支持法律,特别是要对付国际的匪徒。”

  洛辛爵士由最近国际关系与国际组织的历史获得最重大的教训。未来的联合国必须是一个“强制执行维持和平的联盟”;一个无法强制执行和平的国际组织是虚渺和不切实际的。

  我认为一些原则以便于实施这个基本观念是必要的。

  第一,未来世界秩序必须建立在各国确切的许诺,而不是在虚渺的抽象观念上。例如1939年英法对波兰、罗马尼亚与希腊的保证就是确切的许诺。而巴黎的《凯洛格——勃莱恩公约》即是虚渺的抽象观念。列登伯爵曾说过:“一个国家的许诺越大越确切,被卷入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少。”这句话听起来好像似是而非,可是广义的说却是实在的。他引述门罗主义就是一个确切许诺的例子。

  第二,古老的各国间形式上平等的观念必须辅以分等级负责任的原则,即按照各国能力、兵力、地理或战略地位分等级负担责任是荒谬的。

  第三,由分担责任观念可推广至地区领导与合作的原则。国联致命的错误所在就是它不能有效的执行职责,甚至把它的范围缩小为欧洲国联却无法执行职责。一碰到某地区发生重大的冲突,国联就感到缺乏一个地区组织来有效执行其职责。我所建议的地区领导与合作可由美国在西半球所执行的历史任务作为例证。未来的联合国应当是欧洲联盟、美洲会议、英国国协、太平洋会议、西部与西南亚各国会议等等的地区组织的超级联盟。

  一个有确切约束和作为的各国和各国际集团分担职责的地区联盟与联合体的联合国,是我所要向一切梦想建立一个更有效、更好的世界秩序的人提出与希望他们予以慎重考虑的。

(本文为1939年11月11日胡适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台的英文演讲,郭博信中译文收入胡颂平编撰:《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5册)